「哦?」

就在昊嘯天疑惑間,只見昊淵手掌一抬,下一刻,大廳之中,忽然有著真力微微起伏,波動而起。

一縷無形的真力,順著昊淵的手掌,不斷朝著他們這邊湧來,雖然細微,但卻永恆。

「這是….」

見到這一幕,昊嘯天也是瞪大雙眼,下一瞬間,只見他臉上充滿著不可意思。

「淵,淵兒…你竟然能引動天地真力?」

昊嘯天的聲音有些顫抖,不僅是他,就連其身後的羚兒都是小手捂著嘴,一臉震驚的看著這一幕。

天武大陸之上,誰都知曉,武道一途,唯有覺醒血脈,方才能引動天地真力,修得武途。

而現在,昊淵卻根本沒有覺醒血脈,就能引動天地真元,無論任誰,都會極為吃驚。

「今日一早醒來,不知為何,我竟然能引動天地真力,而且體內血脈,隱隱間有著一股要覺醒的趨勢。」

昊淵微微一笑,並沒有告訴昊嘯天真相,只是敷衍說道。

「好好,不管如何,我兒終於不再是廢物了,如果你能覺醒血脈,想必在昊家都會重新獲得地位!」昊嘯天大笑。

今日柳家之人前來提親,本就引得昊嘯天不爽,誰料,他兒昊淵不僅把那柳家二小姐直接趕了回去,還帶給他這麼大一個驚喜。

雖說如今昊淵已經十五,但如果真能覺醒血脈,無論血脈品階的強弱,至少他有了在昊家說話的底氣,而他昊嘯天,也不用為了昊淵,處處讓著那昊龍了。

「好,明日我便給你安排血脈覺醒!」

ps:這本書是傻魚精心準備,其中花費了不少心血,所以動一動小手,加個收藏,給個推薦票,也可以在評論區多多交流喲。 第二天一早,昊淵先問昊嘯天要了一些銀幣,便來到了藥材市場,買了一些藥材,配置成了幾瓶葯業。

如今昊淵雖然沒法修鍊真力,但前世身為九天武帝的他,也有著不少秘法引動天地真力,再加上自己九品帝級煉丹師的煉丹造詣,煉製一些低階靈藥自然沒什麼問題。

這種藥液,名為醒脈靈液,是武域一眾十分流行的葯業,當然在天雲國這種地方肯定沒有。

昊淵身具天血聖體,覺醒血脈本就困難,再加上如今他已年近十六,想要覺醒血脈也是有著不少危險,而這醒脈藥液便能提高武者體內的血脈濃度,提升其覺醒血脈的機會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昊淵一邊感受新的身體,一邊服用那醒脈藥液。

直到日過午日,昊淵喝光的所有的醒脈藥液。

閉目修鍊的昊淵忽然睜開雙眸,射出一道凌厲的光芒。

「是時候去覺醒我體內的血脈了…」

血脈聖地,是羅天城一座極為宏偉的建築,是所有人心中的聖地,唯有在此,方才能覺醒自身血脈。

當昊淵隨著昊嘯天等人來到血脈聖地的時候,已經是中午時分,血脈聖地門口到處是人聲鼎沸,行人穿梭,熱鬧非凡。

昊淵望著血脈聖地的大門,心中一陣複雜,前世的他乃是一位九品血脈皇師,唯有武域的血脈神地,方才能入得了自己的眼界,像是這種分下來的血脈聖地,自己根本不會踏入。

想不到,如今自己竟然要在這種地方覺醒血脈

看著那熟悉的血脈聖地標誌,昊淵心中感嘆萬分,最終眼神漸漸堅定起來,隨著昊嘯天等人,輕輕步入了血脈聖地之中。

血脈聖地中,人頭涌動,昊嘯天一行人浩浩蕩蕩,剛一進入其中,便是引得不少人的注意。

「快看,那伙人是誰,就然如此大陣仗。」

「這你都不認識?那可是咱們羅天城昊家之人,領頭之人便是如今昊家家主,昊嘯天。」

「那個少年應該就是昊家三少爺昊淵吧,據說他如今十五年華,都沒覺醒血脈,看來這次是想再碰一次運氣。」

民國之絕代商女 「切,碰運氣有什麼用?快十六歲了都沒覺醒血脈,幾乎就是不可能還能覺醒血脈,今後註定做一個廢物。」

「….」

聽著周圍那些人的低聲沉語,昊嘯天一行人卻是沒有理會,直到一名老者含笑迎來。

「哈哈,原來是昊家主來了,怎麼,三公子又要覺醒血脈了嗎?」

雖然老者笑的很親和,但昊家子弟的面色都是一沉,誰都能聽出來對方的嘲諷之意。

昊淵身為昊家三少爺,直到直到十五歲都沒覺醒血脈,這在羅天城內的確是個笑柄。

「這就不勞肖大師操心了,給淵兒安排覺醒血脈就好。」昊嘯天眉頭微皺,聲音有些淡漠。

肖大師嘴角露出一副不屑的笑容,都十五年了還沒覺醒血脈,現在就想覺醒血脈?簡直就是痴心妄想。

雖然心中這樣想著,可那肖大師表面上卻露出一副猶豫之色,蒼老的眉頭微微皺起,似乎有什麼難言之隱。

「有什麼問題嗎?」察覺到後者的神色,昊嘯天也是問道。

肖大師輕嘆一聲,道:「諸位還是請回吧,這幾日我血脈聖地覺醒血脈之人頗多,血脈大師的人手不夠。」

聽到此話,昊嘯天等人的眉頭也是微微一皺,血脈覺醒的儀式極為複雜,一不小心就會對自身血脈造成危險,所以想要覺醒血脈,就必須有血脈大師為中介,方才能覺醒。

可現在血脈大師人手不夠,昊淵想要覺醒血脈就極為困難。

「那諸位血脈大師何時才能有時間?」

「最快的,也要一個月之後。」肖大師一嘆,無奈道。

「什麼!」

聽到此話,昊嘯天等人的眉頭大皺,若是從前等一個月時間自然沒問題,可如今,距離昊淵十六生辰不過只有十日,一旦後者過了十六歲,就將永遠沒法覺醒血脈。

「肖大師,你看能不能通融一下,距離淵兒十六生辰不過只剩十日,一個月的時間…我們根本等不起啊!」昊嘯天滿臉苦澀。

看著昊嘯天這副模樣,那肖大師心中也是暗自叫爽,堂堂昊家家主用這種懇求的語氣朝自己說話,真是想不爽都難。

肖大師輕輕一嘆,為難的搖搖頭道:「血脈聖地的規矩您又不是不知道,肖某即便想幫你,可真的有心無力。」

這….

婚寵告急:陸大少請止步 昊嘯天等人慌了,以至於他們都沒看到肖大師面龐上那一抹細微的譏笑。

一旁的昊淵卻是察覺到了,雙眼微微一眯,心中冷笑,這個老傢伙,竟然敢坑我。

「我不需要血脈師,給我安排一間血脈室足以。」就在這時,昊淵忽然一笑,淡淡說道。

「哦?」

眾人一愣,隨後都是驚異的看看向昊淵,都是認為自己剛才聽錯了。

「小子,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血脈室里的儀器唯有血脈大師方才會使用,你一個廢物小子,能會什麼?」那肖大師的面色有些難看,道。

他本來想藉此來譏諷一下昊淵,卻沒想到後者會這麼狂。

給他安排一間血脈室?

當自己是血脈大師嗎?

真是瘋了!

「我會不會就不勞你操心了,倒是你耳朵該治治了,沒聽到本少說話?」昊淵擺了擺手,語氣中有股毋庸置疑的味道。

凰謀之毒後傾城 「你!」

在場眾人都是驚慌失措,顯然是沒想到昊淵會說這樣的話,昊嘯天等人剛想阻止後者,卻被那肖大師前先一步。

「好,你很好,來人,給這小子安排一間血脈室,我倒要看看,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能有什麼本事!」

聽到肖大師的話后,昊嘯天等人瞬間變色,暗道一聲完了,一臉苦澀的看著昊淵,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可是後者卻像沒事人一樣,平靜的注視前方。

「閣下請跟我來。」一個女子緩緩走來,語氣極不友善,在她看來,昊淵完全就是狂妄的表現。

昊淵被她帶走後,周遭也是響起一道道嘩然之聲,倒是頗為熱鬧。

不少人都冷嘲熱諷的望著昊嘯天等人,昊淵身為武道廢物,這是整個羅天城人盡皆知的事,可今日,這個廢物卻是說出如此大話,在場之人自然覺著好笑。

他們都想看看,昊淵這個廢物,究竟如何把昊家的臉丟光。 此時,在血脈聖地血脈室區域。

一個精緻的房間里,一名身著長袍老者,指著血脈室的儀器,對著一旁的管事沉聲說道:「劉管事,這批血脈儀器是會長大人,親自從上級血脈聖地要下來的,據說使用起來十分複雜,目前就連會長大人他也正在探索之中,咱們分部之中,除了會長大人外,誰都不能動用,不然,一旦出事,我拿你是問,明白了嗎?」

「是,梁副會長,您放心便是,有我在,保證一隻蒼蠅都飛不進去。」劉管事拍著胸脯道。

「那行,會長大人那還有點事,我就先過去了。」

待得梁副會長離開后,片刻后,忽然一道焦急的聲音從外面響起。

「劉管事,劉管事在嗎?」

劉管事眉頭微皺,有些不滿的說道:「什麼事,大吵大鬧的成何體統?」

那人見到他,似乎看到救星一般,連忙說道:「劉管事,孫通大師在給人覺醒的時候,血脈儀器出現了故障,您趕緊去看看。」

「什麼?有這回事?!」

劉管事一驚,這可不是什麼小事,要是出了什麼問題,甚至會影響血脈聖地的聲譽。

「趕緊帶我去看看!」

心急之下,劉管事也顧不了太多,急忙隨著那人跑到孫通的血脈室,一時就連梁副會長剛才吩咐的事,都拋擲腦後。

在劉管事離開沒多久,有兩個人便是來到血脈室區域。

昊淵隨著那名侍女來到血脈室區域,此時,血脈室外面人山人海,不少人的面色都極為亢奮,顯然是期待著自己血脈的覺醒。

當然,也有不少人面色頗為難看,唉聲嘆氣,看樣子,就知道這些就是沒成功覺醒血脈的少年少女。

「這裡就是我們血脈聖地血脈室的所在了,這裡每一個房間,都有覺醒血脈的儀器,我建議你還是不要太狂妄的為好,不然,你昊家的臉都會被你丟盡。」

那侍女帶著昊淵來到一間血脈室外,面色上浮現出一抹傲氣,顯然沒有把昊淵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放在眼裡。

後者的面色有些怪異,他真的很好奇,這個侍女有病吧,自己連個血脈師都不是,還敢在他面前傲氣?

昊淵搖了搖頭,懶得和這種垃圾廢話,剛準備進去,忽然目光瞥到一旁的房間,腳步微微一頓。

「這也是你們血脈聖地的血脈室?」

昊淵所指,正是劉管事剛剛所在的血脈室。

那侍女柳眉微皺,頗為不滿後者無視了她的話,只是哼哼道:「這裡每一個房間都是聖地的血脈室,平常只有各位大師才會使用,像你…」

「咚咚!」

還不待她說完,只見昊淵直接走進了房間,將血脈室的大門關了上去。

那侍女狠狠地跺了跺腳,出來一定要讓這個目中無人的小子好看!

昊淵望著眼前的這台血脈儀器,也是微微一笑,這些都是武域標配儀器,至於剛才房間的,早就不知道被淘汰了多少年。

這套血脈儀器,不但精準度更高,對血脈師的要求,也低了不少。

昊淵本來還擔心自己只能引動天地真力,無法自我覺醒,不過現在看來,這一切都不是事。

「滴滴滴…」

隨便檢查了一眼血脈儀器,發現沒什麼問題后,昊淵也是安心盤腿坐下,微閉雙眸,一顆心也是迅速沉靜下來。

正常人想要給自己覺醒血脈,那幾乎就是不可能,可他昊淵前世身為九品血脈皇室,這對他而言,自然算不了什麼。

昊淵催動秘法,引動天地真力,一縷縷真力頓時朝著他匯聚而來,最後湧入他面前的白色水晶內。

白色瞬間迅速點亮,浮現出一道道玄奧晦澀的紋路,伴隨著光芒的升起,一股神秘強很的力量籠罩住了昊淵,如皎潔月光,將後者包囊其中。

光芒之下,秦塵感覺到自己身體瞬間通透起來,隨後他吞下一枚丹藥,體內血管,如同水晶一般,將其中的雜誌盡數剔透。

這是淬體丹,昊淵體內雜誌太多,唯有將這些雜誌清除乾淨,他方才能進行血脈覺醒。

下一刻,昊淵深深地吸了口氣,隨後面色一變。

他感覺到,自己體內忽然血肉翻湧,自己的血液頓時爆發出一股恐怖的氣息,周圍的空氣被震得微微顫動,一道道破空聲不斷響起,昊淵只覺著,自己的血液此時猶如被天嫉一般,想要將之毀滅。

天血聖體!

嬌妻楚楚動人 昊淵眉頭緊鎖,身體劇烈顫抖著,就在某一刻,只見他渾身上下竟是流出鮮血,這些血液呈現暗紅之色,不過短短半刻鐘后,昊淵整個人都被血給包囊,看起來就是一個剛從血池裡爬出來的人。

「啊!」

突然,昊淵一聲低喝,只覺著體內劇痛無比,就好像自己的血液就要爆炸一般,他相信,用不了一炷香,他體內的血液就會直接爆裂而亡。

昊淵心中冰涼。

上天竟然如此絕情。

我雖前世為魔,但卻做事問心無愧,反倒是那些虛情假意的聖者,嫉我天賦,滅殺於我。

還有羅千成和東方心兒這對賤人,那道自己真的要看著他們逍遙法外?

不!

昊淵心中怒吼。

天意如何,大道又如何,敢許逆吾意之人,不管你是何物,都將要死!

蒼生眾度,萬道輪迴!

絕情萬物,逆天而為!

蒼天欺我,斬斷何妨!

世人負我,殺盡便是!

「血禁之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