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既然你說不是,那你說說,你要拿亡魂法杖做什麼?!」金印寒聲問道。

「我要將它還給魔族。」柳雲祁渾不在意的說道,他身邊的一眾人聽他如此說,面色頓時就變了,在柳雲祁身邊這麼多年,他們什麼樣的風浪沒有見過?他們也都知道魔族意味著什麼。如今柳雲祁卻說要拿了亡魂法杖還給魔族?這不得不讓他們心中訝異。

「還說不是魔族的人?!你這個人族的敗類!」頓時,兩名中年人身上的殺氣又再次向著柳雲祁籠罩了過來。驚風等三人連忙要攔住柳雲祁的面前,卻被他抬手阻止了道「忘了跟你們說過的嗎?別輕舉妄動。」

隨即,又再次將目光轉向了兩位中年人,有些無奈的說道「兩位老爺爺啊,你們能不能先聽我把話說完?能不能不要動不動的就爆殺氣,很嚇人的啊。」

「你這個人族的敗類!還有什麼好說的?!」金印怒目圓瞪,長劍直指柳雲祁胸口道。

「嗨喲,兩位爺爺,要如何,能不能等我說完話再做決定啊?你們這樣的話,我會很有壓力的啊。」柳雲祁一臉的無奈。

互相對望了一眼,紅玉道「老金,就先把劍放下吧,聽聽這小子想要說些什麼好了」

冷哼了一聲,金印道「好!就讓你說,如果你不能說出個所以然來我的劍下照樣不會留你!」

柳雲祁緊繃的心這才微微放鬆了下來「兩位爺爺,不知道萬年前的事情你們還記得多少呢?」

「萬年前的事情?!」

紅玉與金印都是皺了皺眉「小鬼,我怎麼覺得你很了解我們的事情啊?萬年前的事情你又知道多少?說來與我們聽聽?!」

「知道的也不多,只是知道萬年前,梵蒂岡不過是一個小勢力而已,而你們卻被梵蒂岡的光明神泰勒斯所利用,一起去滅掉了風暴神殿。而後,你們又在泰勒斯的挑動下發生了內鬥。最終,你們幾大神殿全都被泰勒斯所消滅,就連你們都先後身隕,你們說,我說的對不對啊?」柳雲祁侃侃而談道。

而他身邊的驚風等人乍然從柳雲祁口中聽到這麼勁爆的消息,他們頓時都驚呆了,一臉不可思議的看向了他。

「小鬼!你居然知道的這麼清楚?!你是從哪來聽來的?!是誰告訴你的?!」紅玉與金印的面色又是一變。

「是誰告訴我的,不久后你們自然會知道,如今我只想問你們,被泰勒斯如此的算計,你們可想報仇?還是覺得在這裡稱王稱霸就挺好,就這麼守著亡魂法杖一輩子?」

「報仇?!多少年過去了?而我們又都變成了這樣,你認為我們還有機會能報仇嗎?!」紅玉冷笑了起來。

柳雲祁聳了聳肩道「沒錯,雖然我沒有見過泰勒斯,但是想想,萬年前他的實力就已經所向睥睨了,如今萬年的時間過去了,想來,大陸第一強者是實至名歸吧?」

「大陸第一?呵呵,當年那個只會在背後搞小動作的小人如今也敢妄稱大陸第一?!」金印也是冷冷的笑了起來。

「有戲!」輕輕勾了勾嘴角,柳雲祁接著道「如今萬年時間已經過去了,梵蒂岡與萬年前相比早已經不可同日而語了,大陸上能夠撼動他們的勢力幾乎已經不存在了。」

「哦?既然你知道不可能,那你還妄想著報仇?!而且,你報復梵蒂岡與拿亡魂法杖之間又有何聯繫?不要告訴我,你拿亡魂法杖只是想要出心中的那口惡氣。」

「自然不可能,僅僅為了出氣,那小爺的氣已經撒的夠多的了。要知道前不久我才剛剛殺了他們一個供奉殿的長老,一個罰罪長老團,以及他們罰罪殿主,如此大的一股力量折在了我的手裡,又有什麼氣不能出的呢?」

「什麼?就憑你?!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你也不過才聖者的實力吧? 我來治癒你,你去愛別人 供奉殿長老、罰罪殿主、罰罪長老團,你說包括兩名聖人在內的眾多聖者都死在了你的手裡,這話你是在哄誰呢?」

「別管我是不是在哄你們,我也沒打算跟你們證明這一切,我只是想要跟你們證明我滅梵蒂岡的決定。還有,誰跟你們說的,拿亡魂法杖跟滅梵蒂岡沒有聯繫了?」

「呵呵,那你小子倒是說說看,兩者的聯繫在哪?!」

「當年,魔族與獸族原本是大陸上實力最薄弱的兩個種族,但是經過你們的內鬥之後,一躍與我們人族成三足鼎立之勢,當然,我們人族還是占的上風。 無敵掃碼系統 因為有梵蒂岡在,這萬年來,大陸上也是相安無事,梵蒂岡在發展,另外兩族也在發展…」

「說重點!」

「兩位爺爺,我想說的是,那兩族再怎麼發展也不可能強的過梵蒂岡。如果單家與梵蒂岡碰上的話,那梵蒂岡頂多傷筋動骨,若是兩族聯手的話你們覺得會不會有勝算呢?!」 「什麼?!」在場的人面色頓時驟變。

紅玉與金印的面色當時就沉了下來「你小子是瘋了嗎?!居然想裡通外敵?!」

「通敵的想法我可是從來都沒有的哦,但是啊,你不覺得,如果讓這三家開戰的話,滅了一個梵蒂岡,魔族與獸族就算兩族再聯手都不會是我們人族的對手,那時候,我們人族可就是名副其實的大陸主宰了~」柳雲祁冷冷的笑了起來道。

金印的表情也是一變,看著柳雲祁的神情也有些不同了起來「什麼?!那你的意思就是說,在消滅梵蒂岡的同時削弱魔族與獸族?!再最後讓人族發動戰爭,最終讓人族統一大陸?!」

而得到如此的結論,在場的所有人看著柳雲祁的神情都是不一樣了起來。這是何等大膽的計劃,在算計梵蒂岡的同時還要將另外兩個外族算計進去,一箭三雕也不過如此吧?!

「之後會怎麼樣我並不知曉,也不想去管。我只知道,如果我的計劃順利的話,人族為大陸主宰是肯定的了。」柳雲祁道。

「哼!空口說白話誰不行?!你憑什麼保證魔族與獸族一定會聽你的?!在當時,泰勒斯那個老神棍就擅長蠱惑人心。按照你的說法,萬年的時間已經過去了,怕是他大陸上早已經信徒遍地了吧?!梵蒂岡如果真遭遇兩族圍攻的話,你認為會有人不伸出援手嗎?!」紅玉冷哼了一聲道。

「準備早已經開始了,這一年之內,我必會讓梵蒂岡臭名昭著,到時候我再聯合一些勢力,我看誰敢相幫!至於魔族與獸族,放心,只要你們肯將亡魂法杖給我,與之積怨多年的魔族一定會跟梵蒂岡開戰的。至於獸族,不過一群野獸而已,挑撥他們會很難嗎?」柳雲祁陰陰的冷笑了起來。

金印與紅玉互相對望了一眼,兩人頓時都是沉默了下來,儘管柳雲祁說的好像很有把握,但是他們誰也不知道柳雲祁話中究竟幾分真,幾分假。

沉吟了片刻,紅玉問道「告訴我們,你是從哪來知道我們的事情的?!當年的事情,除了我們少數幾人之外應該沒有人能知道的才對,你卻知道的這麼清楚,一定是熟知真相的人告訴你的對不對?!」

「對,是有人告訴我了,但是,在告訴你們之前。你們,特別是你,金印爺爺,你知道了之後不得對我出手!你發誓!」柳雲祁一臉認真的望向了金印。

金印微微皺了皺眉頭「你小子該不會幹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怕我們知道吧?」

「小爺見不得人的事情干多了,還怕你知道一兩件嗎?跟這些沒關係,總之,你先答應我就是了。」柳雲祁撇了撇嘴道。

沉吟了片刻,金印最終還是點了點頭道「好,我答應你,看你想要搞什麼鬼。」

「其實這一切都可以說是緣分使然,誰能想到,萬年前的風神柳明熙、生命之神宋刑、水神閆菲、大地女神碧絲如今都在我的體內住著呢?」

柳雲祁的這一席話是讓驚風等人摸不著頭腦,而金印與紅玉則是臉色驟變「你說什麼?!」

「喲,老夥計,萬年不見,你可還好?」柳雲祁的話音剛落,一道略顯滄桑的聲音突兀的自他的體內傳出。

頓時,金印的眼中帶上了一抹狂熱「柳明熙,真的是你?!」

「紅玉,萬年未見,你過的可好?」閆菲也是說道。

「閆菲,你居然真在這小子的體內?!」紅玉的臉色驟然一變道。

聽到自柳雲祁體內突然傳出了其他人的聲音,驚風等人的面色也是一變,俱都是一臉古怪的望向了他。

眼見金印那拿劍的手都開始顫抖了起來,柳雲祁連忙道「金爺爺,你答應過我的!不會對我動手的!您可要說話算話啊!」

「嘖!」金印看著柳雲祁的神情頓時就不爽了起來「你小子居然敢算計老朽?!」

「哪敢啊?我這也是自保啊,我一個小小的聖者又哪是你這樣的大能的對手啊。」柳雲祁訕訕的笑了起來。

「閆菲!」

只見火光在柳雲祁的眼中一閃,還未讓他反應過來,紅玉的魂體突然鑽入了柳雲祁的體內。

「大哥!」

「父親!」

「雲祁哥哥!」

驚風等人大驚,眼看著紅玉的魂體鑽入柳雲祁的體內,臉色驟然大變。

「誒?!」

柳雲祁怔了一下,在下一刻,四周的火元素突然暴動了起來,熊熊的火光自柳雲祁的身上燃起,他身上的衣物除了那件隱身斗篷外在瞬間便都被盡數焚毀,海量的火元素自四面八方朝他的體內就涌了進去。

「啊!」

強烈的火焰灼燒當時是讓柳雲祁的皮膚開始枯黃焦黑了起來,但是在隨之湧出的水元素與木元素的幫助下,燒焦的皮膚又迅速的開始復原,如此,在復原與燒焦之間不斷的重複,頓時是痛苦的柳雲祁在原地打滾哀嚎了起來。

「父親!」驚風等見其如此,俱都是想要出手幫助,可是他們卻又都不知道該如何去處理這個問題,畢竟這火焰看起來是從柳雲祁的內部燒起來的啊。

「呵…」嘴角輕輕勾起了一抹弧度,金印也是冷笑了起來「原來如此,小子,你居然敢算計老朽,若是不給你一點苦頭吃吃你就不知道老朽的厲害。雖然是痛苦,卻對你來說也是機遇,但你能不能把握的住老朽就不知道了。」

「滾開!」一揮手,正在柳雲祁身邊手忙腳亂的驚風等人都是被金印震退了開去,一個閃身,金印也是融入到了柳雲祁的身體之中。

當即,一陣金光再次自柳雲祁的身上爆閃而出,這聖城要塞之中的金元素也是瞬間就暴動了起來,統統的朝著柳雲祁這邊涌了過來。

「嘩啦啦…」

與此同時,就像是受到了牽引一般,柳雲祁身體的各個部位都閃現出了各色的光芒,金木水火土風,六種屬性的氣息自他的體內衝天而起,整個聖城要塞的空間之中,這六種元素瞬間暴動了起來一如狂猛的海潮一般自四面八方朝柳雲祁衝擊而來。

「什麼?!」

「大家快退!離這個人類遠一點!」

頓時,一眾精獸們大驚失色,連忙的有多遠退多遠。而驚風等人,雖然想要上前幫助柳雲祁,但是卻因為那狂猛的元素而靠近不得。

「啊!!!」

在元素海潮接觸柳雲祁身體的剎那,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自他四肢百骸湧出,龐大至極的天地元素在那瞬間幾乎就要將他的身體給壓扁,但是卻又在宋刑等人的拚命維持下使得他並沒有第一時間被元素海潮壓扁,但是那種難以言喻的痛苦卻讓他忍受不住大聲哀嚎了起來,皮膚逐漸的開裂,絲絲鮮血自他裂開的皮膚不斷滲出,隨即又被熊熊燃燒的烈焰所焚燒殆盡。

「你…你們兩個實在是太過分了!不經我們的同意就闖了進來!就因為你們,雲祁又到了這種必死的局面之中!你們這兩個傢伙!要是雲祁有個三張兩短,我跟你們沒完!」閆菲惱怒的聲音自柳雲祁的體內響起。

紅玉有些委屈道「閆…閆菲,我…我也不是故意的啊,我只是太想你了,想要見見你而已。」

「哼!這小子的生死與我何干?!死了也正好,柳明熙,到時候我們又能好好的打一架了!」金印道。

「金印!老朽今天把話放在這裡,若是雲祁今天出事了,老朽跟你沒完!」柳明熙道。

「再加上我一個!老匹夫!你不要以為弄死了雲祁你就能逞心如意了!到時候是我們幾個打你們兩個!做好覺悟吧!」宋刑道。

「今天雲祁若是死在了這裡,我必會讓你們兩人陪葬!」碧絲也是道。

聽著體內柳明熙等人的宣言,柳雲祁的心此刻是暖暖的,直到此刻他才終於知道了柳明熙等人對他的關心,這讓他很是感動。

但是,渾身那撕心裂肺的感覺是讓他一點思考的餘地都沒有,他的聲音早已經沙啞,只能在原地不停的翻滾哀嚎著卻什麼都做不了。 萌寶來襲:總裁爹地太難纏 在這痛苦的掙扎之中,逐漸的,柳雲祁的渾身青筋暴露,開始鼓脹了起來,一如充氣的氣球一般,他渾身是越漲越大,就連他的聲音也變得更加的粗狂了起來。

「隆隆隆…」

此刻,聖城要塞外的天空之上,雖然是晴空萬里,但是隱隱的卻有著一陣陣的雷鳴轟響傳出,這種異變當即是讓守護聖城要塞的一眾人等紛紛走出了居所皺起了眉頭,越發成熟風韻的迦娜抬頭看向那虛無的天空,眼中隱隱有著一抹擔憂之色「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誒?!這是什麼?怎麼回事?」此刻,正處在浪潮中心的柳雲祁突然感覺到一道道不屬於自己的記憶開始不斷的流進了他的腦海,他怔了一下,頓時,他反應了過來「這…這是…兩位爺爺的記憶嗎?!」 「獄主萬歲!」

石柱分身身後,一群創世天宮的老人都是激動地喊著。

這才多久,盟主就在魔界獲得這麼多認可了?

能夠跟隨石柱身邊,不但可以飛升神界,擁有如今這一身實力,還能做出如此震動神界的大事,就算是死也值了。

此刻,他們看向石柱分身的眼神都露出一股堅定。

最終,石柱分身在一群人的恭維下回到了主殿。

主殿內,石柱分身、諸葛青雲、九嬰三人坐在一起。

「兄弟,接下來咱們是不是可以乘勝追擊,將這附近地盤全都接收了?」

九嬰搓了搓手掌,看向石柱分身問道。

「不行!」

「大哥難道忘了,當初我們說好的,要利用我現在這具身體塑造出一個偉岸形象,將水神殿這面旗幟重新樹立起來。」石柱分身看向九嬰說道。

「此事我當然記得,只不過我看下面那些天神、天人、天奴對咱們魔界不那麼排斥了,這才想著直接擼袖子幹嘛!」九嬰說道。

神界還有地方對魔界中人不排斥的,這種情況他九嬰還是第一次見到。

要知道以往他們這些魔神來神界,那幾乎都是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若非自己一身實力不弱,只怕早就被這些人給吃的渣都不剩了!

「九哥想要在神界打下一片基業的心情我理解,我相信魔界很多魔神都有這樣的想法。」

「不過這種事情急不來,萬一到時候遭到神界各路強者圍攻,那就情勢危急了!」石柱分身看向九嬰認真道。

「石兄所言並非空言恫嚇,而是真的有這種可能,還請九嬰大人不要見怪!」

一旁,諸葛青雲說道。

「嗯,兩位兄弟所言甚是,我剛才是有些莽撞了!」

經過二人這一勸說,九嬰這才點頭道。

「好了,我們商議一下接下來要做的事情。」石柱分身說道。

「這種事情,兩位兄弟商議就行了,到時候告訴我怎麼做就行。」九嬰擺擺手說道。

「這怎麼行?」

石柱分身急忙搖頭不答應。

就這樣,九嬰被石柱拉了坐下來,三人一起商議下面的事情。

不久,九嬰便來到前面巨大廣場上。

「大人,是不是又有什麼事情吩咐我們去做?」

圖疆等魔神聚集過來,看向九嬰殷切道。

「不錯!我兄弟說了,準備從這些囚牢中釋放出一批表現不錯的天神,讓他們改過自新!」

九嬰看向眾魔神說道。

他的聲音有些大,幾乎所有囚牢中的囚犯都已經聽到了。

一聽到這種消息,這些天神臉上都露出一股激動。

原本以為自己只能在囚牢中等死了,沒想到如今居然不用死,還有能夠改正的機會?

「大人,用我,我最聽話!」

「大人,我手中還有不少機密,我願意全都說出來換取一條命!」

「大人,選我吧,我在這些人中罪孽是最少的了!」

「大人,我願意從此投身魔界,奉大人為尊!」

「大人」

「………………」

「哈哈哈哈哈」

圖疆等魔神看著這些囚牢中天神的嘴臉,臉上都是露出放肆地笑容。

像這種手段,那在十八層地獄都是慣用的手段了。

否則,十八層地獄如何能夠在短短百年時間內壯大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