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最後的虛無鏡像讓機械族無可奈何,哪裡任何裝備都會報廢,所以機械族打造的恐怖大軍只能在外圍充當防禦的作用。

本來葉凡覺得地方擁有母巢,對於遠征軍來說是不公平的,不過現在看來雙方都是半斤八兩,都有自己讓敵人頭痛的兵員製造方式。

葉凡一行人的到來自然受到了這些機械族武士的檢查,他們都有機械族提供的身份認證信息,只需要對他們的身份卡牌一掃,據說整個神泉前沿基地的機械族武士都能知道他們的身份信息。

雖然機械族武士非常強大,但是葉凡這些機械族武士也就那樣,如果真的開戰,或許數以千萬數量太恐怖外,他真的可以碾壓。

雖說很多裝備用不了,但是機械族還是給葉凡準備了不少機械族打造的神劍,這些東西居然都是主宰級神劍,這讓他很是無語。

以前要得到一件主宰級裝備何等困難,可是這個機械族給人裝備全都是批量贈送,他們也不問你是否需要。

葉凡當然不會說自己不需要,有好東西不要那是傻子,既然機械族不在乎,他何必多嘴。葉凡一行進入了小鎮,這裡當然不止機械族武士,要進入虛無鏡像區域還是需要依靠生靈武者,所以這裡有很多半步主宰。

這裡的武士穿著的都是機械族的裝備,這東西雖然砸進入虛無鏡像區域會失效,但是本身的物理防禦還是非常可怕的。

「你就是葉凡閣下吧,我是端木雲燕,這座小鎮的負責人,今後你們需要的補給都可以從小鎮獲得。」

葉凡剛剛進入小鎮,面前就出現十多個武士,他們的實力都非常不錯,不過跟那些機械族的武士一比還是有很大的差距。

葉凡到沒有想到這裡的人對他的信息已經完全掌握了,看樣子這個機械族傳遞信息的能力絕對是常人無法企及的。

「我們想要儘快進入虛無鏡像區域,你們只需要給我們地圖就成。」

葉凡並不打算在小鎮上浪費時間,他其實很想打開神關,去參加更強的戰鬥。要修鍊只有跟真正的強者戰鬥才行,而眼前的神關無疑就是最好的戰場。

「虛無鏡像區域非常可怕,機械族武士完全失去作用,目前進入虛無鏡像中的武士已經達到百萬之數,這才剛剛開始,可見裡面的兇險有多麼的恐怖。所以我個人建議你們還是先了解一下情況,不要貿然深入虛無鏡像區域。」

端木雲燕皺眉,她的眼中閃過一絲無奈,似乎對於葉凡的話感到非常不理智,甚至說有些狂妄了。

「不用這麼麻煩,將地圖給我,」

葉凡沒有多說什麼,他自然不會去告訴其他人自己的實力有多變態了,武力這東西還是需要親自掩飾,靠嘴皮子是很難讓人信服的。

葉凡非常強勢,有時候根本沒有必要解釋,機械族給他安排的身份可是非常高的,所以他有什麼想法端木雲燕最多也就是建議,如果他不願意配合,她壓根沒有任何的辦法。

「好吧,既然大人堅持,我們會最快速度準備好。」

端木雲燕將葉凡一行領進小鎮之後很開離開,對於葉凡來說真的沒必要修整,他現在迫切的想要戰鬥,一般的半步主宰對他來說根本沒有任何威脅,所以還是這種險惡的環境,跟絕對給力的敵人,才能給他的修鍊帶來更多的磨練。

「大人,這些傢伙真是狂妄,虛無鏡像區域那麼危險,他們居然這麼迫不及待的要進入其中,我看他們很開就會損失慘重。」

「我看絕對是全軍覆沒,那地方任何準備都沒用,足夠多的數量才是王道,不然別想穿越虛無鏡像區域。」

端木雲燕身邊的武者都對葉凡的態度很是不滿,其實葉凡根本沒有什麼輕蔑跟囂張的舉動,但是他的那種淡然跟絲毫不在意,還是讓這些武者感覺很不爽的。

「你們不要說了,這些可是機械族特別送來的,肯定有什麼特殊能力,所以咱們還是將足夠多的補給給準備好,希望他們能夠走得更遠。」

端木雲燕搖頭,她們這些在小鎮的人只是負責後勤補給,戰鬥力可不是很強。葉凡雖然顯得囂張跟自負,但是他的實力絕對恐怖,給她的剛感覺就算是那些機械族武士也比不上。擁有這樣的實力肯定會自負了,所以端木雲燕認為沒什麼好生氣的。

端木雲燕的效率還是很高的,很快足夠葉凡整支戰隊支撐數年戰鬥的物資都已經準備,當然,地圖自然是少不了的。

葉凡很快離開小鎮,在沒有進入虛無鏡像前到處可以看到機械族武士在負責境界,這些純機械武士就是這點好,他們根本不需要休息,所以想要偷襲機械族把守的區域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葉凡當然不會步行過去,他立馬腳踩道劍,最快速度殺向虛無鏡像區域。跟著葉凡的武士們都使用同樣的方式,上百年的時間足夠他們掌握御劍飛行的能力了。這片區域也只有機械族的武士才可以飛行,可是葉凡一行這種腳踩道劍飛行的方式還是非常風騷的,這引來無數人的觀摩。

「兄弟,你們這方法真是給力啊,所有人都不能飛行,可你們卻不受任何的影響。」

御劍飛行速度絕對非常恐怖,就算是機械族用來代步的工具也比不上。葉凡一行靠近虛無鏡像區域時,很多武者圍上來,大家都是一臉的羨慕。其實對於半步主宰級別的武者來說每一個都有飛行的經歷,可是自從進入諸神黃昏之後,這種能力統統消失了,現在看到有人無視諸神黃昏的規則,他們豈能不羨慕。

「你們這是機械族的技術?」

這種新奇方式,讓很多人猜測肯定是機械族創造的方式,似乎也只有機械族才有這種能力了。

「這叫做御劍飛行,是一種修鍊體系衍生出來的飛行方式,可不是機械族創造,而且你們沒有發現嘛,這些神劍都是道劍,這可是劍道法凝聚而成,所以就算進入虛無鏡像,這些道劍的威力也不會受到任何的影響。」

葉驚天冷冷說了一句,然後就不再說話了,道劍就是他們這次進入虛無鏡像的殺手鐧,畢竟這裡其他裝備都不能用,唯獨武者的神道不受影響。說來葉驚天對葉凡的修鍊體系已經佩服的五體投地,這種大道法規直接演化神兵的方式太罕見了,而且威力還超級恐怖。

葉凡一行人的到來到沒有引起多少圍觀,畢竟他們很快收起道劍。

戰爭從來都不是簡單的事情,尤其當遠征軍半步主宰級別的高手數以百萬計時,要想開啟一場戰鬥同樣不是簡單的事情。葉凡想要儘快的投入戰鬥,可是他才剛剛抵達這裡,又碰上修整的時間,所以這時候就算他迫不及待也必須忍耐。

虛無鏡像區域的戰鬥跟諸神黃昏其他地方也差不多,這片區域有數不盡的猩紅武士,只不過實力都要更加的恐怖。

葉凡在進入半步主宰大軍之後,發現自己很難有什麼話語權,畢竟他從未展露過自己的實力,所以他已經有了想法,一旦大戰開始,他就要讓這幫傢伙長長見識,看一看他如何一個人制霸整個戰場的。

葉凡對於遠征軍的進攻手段不以為然,這些人完全將通過虛無鏡像區域當做是一場戰爭了,很多策略湧出來,看上去非常專業。

葉凡從來都不是什麼戰略高手,他最擅長的就是單挑,一個人挑戰無數人,如果讓他來布置戰鬥那就簡單了,他會直接放出自己的道劍,將所有人敵人都秒殺。

要修整,他現在迫切的想要戰鬥,一般的半步主宰對他來說根本沒有任何威脅,所以還是這種險惡的環境,跟絕對給力的敵人,才能給他的修鍊帶來更多的磨練。

「大人,這些傢伙真是狂妄,虛無鏡像區域那麼危險,他們居然這麼迫不及待的要進入其中,我看他們很開就會損失慘重。」

「我看絕對是全軍覆沒,那地方任何準備都沒用,足夠多的數量才是王道,不然別想穿越虛無鏡像區域。」

端木雲燕身邊的武者都對葉凡的態度很是不滿,其實葉凡根本沒有什麼輕蔑跟囂張的舉動,但是他的那種淡然跟絲毫不在意,還是讓這些武者感覺很不爽的。雲燕搖頭,她們這些在

「你們不要說了,這些可是機械族特別送來的,肯定有什麼特殊能力,所以咱們還是將足夠多的補給給準備好,希望他們能夠走得更遠。」 戰爭的號角吹響,殺戮之氣籠罩天地間。大地震顫,彷彿聽到巨人緩緩靠近的腳步聲。霧霾擴散,似那吞噬一切生靈的怪獸,悄無聲息的就佔領了大片區域,向著遠征軍所在侵襲。

氣氛壓抑的過分,遠遠的能聽到躁動不安的獸吼,狂野而純粹,生靈血脈中的野性被喚醒了。

葉凡抬頭看著遠方的天空,大戰開始了,武者們在聚集,沉默讓原本壓抑的氣氛變得更加的壓抑。

這種感覺能讓人窒息,可似乎戰爭跟葉凡沒有關係似的,始終沒有人來通知他,這很不好,他討厭被排斥在外。

葉凡不認為自己是救世主,他只是純粹的想要戰鬥跟修鍊,衝擊更高等的境界,找到一重主宰的秘密就是他需要做的。

管他這場大戰的勝負如何,自己不屬於這個時代,哪怕打得天崩地裂,歷史都已註定,意外進入這個時間段的葉凡自認無法掀起一片浪花。這不是葉凡謙虛,這是十重主宰都難保全性命的時代,這是真正的神話時代,而他連最基本觸及神話的資格都欠缺,試問如何去影響跟改變進程。

如果真有這樣的心思,葉凡認為這才是真正的狂妄,而往往狂妄就意味著距離死不遠了。名垂不朽,大英雄的事情還是讓真正你能頂天立地的人去做吧,他只想找到自己需要的,然後回到那原本屬於他的世界。

沒有誰能阻止!

葉凡不打算處於戰爭之外,荒唐需要戰鬥,這不需要任何人來認同,踏上戰場,揮霍自己的力量。

戰隊非常沉默,百年的相處,大家都彼此熟悉,不過這些半步主宰們都察覺到今天的葉凡有些不一樣,他似乎更加的渴望戰鬥。

戰場上百萬大軍在移動,這時候一支數萬人的隊伍沒有按照命令移動非常的扎眼,機械族的技術真的顛覆了葉凡的認知,整個戰場外圍都處於監控中,但他們的戰隊移動時立馬就被機捕捉到,並傳遞到指揮部。

冰冷的命令很快出現,命令他們停止一切行動,等待命令跟調查。

「嘿!」

葉凡冷冷一笑,他們並不隸屬於任何部門,所以遠征軍指揮部對他們的命令是沒有效的,這可是機械族美女特意告訴他的,說攻下神關該如何你在自己看著辦,沒有誰能夠影響個人指揮你。

顯然主宰是可以影響葉凡決定的,不過非常可惜,諸神黃昏目前是不會出現主宰級存在的,那麼他就是自由的,如同天空的鳥兒,任意振翅飛翔就是他應當去做的,何須去理會遠征軍指揮部那些愚蠢的傢伙的命令。

機械族的技術真的很贊,葉凡由衷讚歎,處於戰場任何一個角落,每一個指揮官都能輕易將自己的命令傳遞下去。葉凡認為回去之後,自己要研究機械族這些技術,方便跟身邊的人交談。

葉凡沒有理會遠征軍指揮部的命令,我行我素,繼續穿越籠罩虛無鏡像的迷霧。葉凡一行沒有使用任何交通工具,這是純粹的不行,可速度卻快到極致,很快就從消失在迷霧中。

遠征軍指揮部內罵聲一片,戰場上最怕的就是這種不聽指揮的人,碰到絕對要軍法處置,絕對不能慣。

「大人,他們的級別不受我們統領指揮,我們無權干預他們的行動。」

「什麼?」

遠征軍統帥一臉的震驚,他沒想到遠征軍中居然還有不受自己管制的存在,這麼牛逼的人,為毛我到現在才知道。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大人,是最近來的,根據系統的信息顯示他們是受主宰指派而來,具有特特殊使命,我們無權干涉,也無用配合。」

遠征軍用的都是機械族打造的作戰系統,非常強悍,能夠將整個戰場的情況數據化,所以葉凡一行的身份跟任務很快被調查到,只不過也只是大概的說一下,等於什麼都沒有說,顯然遠征軍中包括統帥在內都沒有許可權知道葉凡一行的具體任務。

「大人,我們接下來怎麼做?」

遠征軍統帥一臉無語,既然不受自己管轄,那自己肯定沒有權利懲罰,所以這事也就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他只希望這些傢伙不要干擾整個戰鬥的進行。

「不用管他們,我們還是按照計劃好的開始進入戰場。」

遠征軍統帥部的人很快做出選擇,在他們看來幾萬人無關大局,就算這些人能折騰,也不可能影響到整個遠征軍大戰的準備。

大軍很快向著戰場開進,虛無鏡像戰場非常兇險,這裡堆積了數量恐怖的猩紅武士,先鋒軍很快抵達戰場,他們已經做好馬上開戰的準備,只是踏入猩紅武士鎮守的區域時戰敵人的影子都沒有看到,這讓遠征軍上下都一臉的懵逼。

「什麼情況?」

當進入虛無鏡像戰場時,機械族的技術就排不上用場了,這時候自然無法將戰場的景象發回來,只能通過文字的描述。

「大人,根據得到的情報現實,鎮守虛無鏡像戰場的猩紅武士全部陣亡,現在大軍通過的地方沒有一個活口,基本上全都被一擊秒殺。」

遠征軍總部上下全都一臉的懵逼,他們完全想象不出,虛無鏡像戰場這麼大一片區域的猩紅武士居然被幹掉了,難道這是主宰級別的高手進入了戰場?

不可能!

遠征軍上下都清楚,主宰是無法進入這片戰場的,要不然也不用他們這些人主導戰爭。可是不是主宰又能是誰,居然能夠如此輕易的就將這片區域的猩紅武士這麼短時間內滅掉。

是那些人!?

遠征軍統帥部全都震驚了,他們第一反應就是機械族或許打造了什麼可以在虛無鏡像戰場使用的武器,這才對猩紅武士造成了毀滅性打擊。這些統帥們絕對不會想到猩紅武士全都是被葉凡一個人幹掉的,在進入虛無鏡像戰場的瞬間他將自己的道劍放出,這可是上千萬道劍,閃電間就將整個戰場覆蓋,他甚至都不用去瞄準,只是一波波掃射,就能將所有猩紅武士大成馬蜂窩。不過葉凡沒有這麼粗暴的去做,雖然放出去了上千萬的道劍,但是每一口道劍都能操控自如,就算什麼也不管,道劍中的靈也會自主操控,將鎮守這片區域的猩紅武士清掃一空。

道劍化神境界太恐怖了,葉凡發現動用這個境界半步主宰在他的面前跟螻蟻沒什麼區別。虛無鏡像戰場讓遠征軍損失慘重,讓機械族的武士舉步不前,可是當葉凡進入戰場之後,他直接憑藉一己之力橫推整個虛無鏡像戰場。

虛無鏡像戰場后就是神關?

重生之戀愛養成 錯!

葉凡發現通過虛無戰場之後進入了一個可怕的中立區域,在這裡別說御劍飛行,僅僅走路穿梭都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如此可怕的重力絕對是無數半步主宰的噩夢。這裡所說的噩夢可不是指重力本身,如果僅僅只是重力還能克服,可是在這片區域會有一種特殊的重力生物,他們不會受到任何影響,可以想象這樣的環境下碰到這麼一群開了掛的猩紅武士,後果絕對不會有多好。

重力無處不在,葉凡的行進速度不得不降下來,更為可怕的就是無數的猩紅武士出現,無視重力的他們讓你心裡都要抓狂。

葉凡平時都喜歡開掛,就像通過虛無鏡像戰場時,放出上千萬的道劍,他開的掛可要比這些猩紅武士過分多了。可作為一個經常開掛的男人,葉凡最討厭有人在自己面前開掛,對於這種掛逼絕對是零容忍度,每次看到都想要將之轟殺至渣,現在他非常煩躁,怎能特么的不講道理,只有我能開掛,你們統統都要老實本分。

葉凡還是有辦法的,他將重力母巢弄出來,既然這些猩紅武士都是有母巢打造,那麼可以肯定重力母巢在這裡一定能夠如魚得水。

「大人,這是什麼地方,我感覺到了同類的氣息,她是如此古老,如此的血脈純正。」

重力母巢的聲音在葉凡腦中回蕩,又驚又喜,這是遇見同類的正常反應。

「這麼說來造成這片區域產生可怕重力的罪魁禍首就是你的同類?」

「這個倒不是,重力應當是這片區域天然擁有,不過這種環境是我們重力母巢最佳的生活環境,那位同類只不過是這片區域一個房客。」

「既然你那位同類可以在這裡興風作浪,我想你也不會比對方弱吧?」

「太人太看得起我了,那傢伙可是主宰級存在,我最多也就是至神尊,這哪裡能夠相提並論。

重力母巢有些委屈的說,主宰何等恐怖,她在這個同類面前只能算是渺小的螻蟻。

「這個地方肯定有什麼適合你們重力母巢的東西,如果找到了能否讓你快速晉級?」

「其實不用我吞噬,只要大人能夠掌握重力本源,我也能從中獲益,藉助大人的力量強大很容易。」

重力母巢的話讓葉凡一愣,只要讓我自己強大就足夠了?這樣的話倒也不是什麼難事啊。

葉凡知道自己的劍道法中可是有很多重力劍道法,這麼說來這片重力區域對於他來說不是什麼大不了的地方,他完全可以將這裡當成自己的地盤,那重力母巢可以開掛,他完全也能開掛,到時就看一看誰能成為最大的掛逼。

葉凡開始忙碌起來,他將自己體內所有的重力劍道法調出來,然後一同灌入重力母巢體內,如今他的實力恐怖到無法形象的地步,重力母巢在他的道劍注入時,瑟瑟發抖,她不得不感嘆他的成長速度。

如何讓重力母巢進化?

葉凡發現事情其實非常簡單,他只需要動用道劍化神的能力,直接就可以將重力母巢練上來。這不,葉凡簡單輕鬆的就讓重力母巢達到半步主宰級別,雖然跟隱藏在這裡看的重力母巢有著難以逾越的差距,但是半步主宰還是讓重力母巢非常興奮。

「大人太強大了,需不需要屬下打造一群女神服侍您?」

重力母巢還是知道回報的,居然想到製造女神服侍葉凡。不過葉凡顯然沒這方面的需要,擺脫,這裡可是戰場,真正血腥的場面,另外一座戰場很不適合開啟。葉凡拒絕了重力母巢的回報,然後開始尋思如何找到隱藏在這個地方的重力本源。這裡既然有主宰級重力母巢,那麼重力本源肯定也有主宰級別,如果能夠讓重力母巢得到這些力量,她說不定能夠成為一座主宰級母巢,只要成功了,母巢肯就會牛氣起來,最終獲益的自然也會是他。

葉凡直接祭出殺手鐧。

真武之眼!

讓這雙眼睛告訴自己答案在什麼地方,不過他很快發現難度有些超乎想象的大。葉凡的實力自然是恐怖的,只要主宰不出來,絕對沒有人是他的對手,可是讓他的吃驚的就是一種全新的猩紅武士出現了,這些傢伙身上的甲胄看上去跟其他猩紅武士沒有區別,可是他發現防禦力就變態了,他的道劍根本打不穿。

葉凡的心思變得凝重,他有預感,這種特殊的猩紅武士出現就是在針對他,這恐怖的防禦力除非動用主宰級武器,不然根本砍不動。

母巢最讓人頭痛的什麼?

無窮無盡的數量。

當一尊肉身堪稱變態的猩紅武士出現之後,數量驚人的類似猩紅武士就不斷出現,葉凡發現戰鬥變得艱難,雖然他能夠將這些件傢伙一次次轟飛,但是無法將其幹掉,他所做一切都是無用功。

怎麼辦?

道劍不夠看了,葉凡只能祭出機械族打造的神劍,這可是主宰級神劍,不說其他,僅僅鋒利的程度就非常可怕。

這次葉凡的手中有一千口主宰級神劍,這個數量真心不少了,他這段時間一直都在孕養這些神劍,煉化自然不可能,這畢竟是主宰級神劍,他要做的就是讓這些神劍跟自己契合。好在機械族製造這些神劍時似乎用了一種非常特殊的技術,那就是將神劍跟他綁定了,他能夠輕易操控這些神劍,同樣似乎也只能由他來操控。

能夠操控還用得著祭煉?

這種想法是要不得的,神劍的確跟葉凡綁定了,他能夠動用這些神劍的所有能力,可如果要想利用這些神劍使用他自己的劍道,那就會威力大打折扣。沒辦法,契合度不夠,就是教案神劍威力堪稱恐怖,可他也難真正做到得心應手。

神劍要想真正完美運用自然困難,可用來收割猩紅武士的生命還是可以做大的,只是上前口神劍數量還是太少,這東西也只有放出去,親自割下猩紅武士的頭顱才能完成斬殺,當然了,擊穿神心也可以,不過相對而言斬首才是最容易擊殺方式。

一千口神劍正在給葉凡開道,雖然速度上跟原先很高一個區域相比差了很多,但他的推進腳步無疑沒有被阻擋。

操控上千口神劍絕對是非常強悍的戰鬥方式,不過葉凡感覺還是有些不爽的,看上去殺傷力的確可怕了,但是每一口神劍都沒有操控道劍那樣自如,對他的修鍊沒什麼效果。

很快葉凡做出改變,他不打算這麼簡單粗暴的戰鬥了,他直接將這些機械族的神劍交給手下使用,然後自己使用龍刃戰鬥。手持神劍,近身肉搏,這才是葉凡最需要的戰鬥方式,對他的好處自然也是最大的。

龍刃非常強悍,這可是御天大帝的兵器,就算不是九重主宰境界,起碼也是六重主宰境界,干翻這些防禦力變態的猩紅武士肯定不是問題。

手持龍刃怒斬,每一擊都能將葉凡純粹的肉身力量展露,這不是動用道劍,但是龍刃跟他的契合程度還是非常驚人的,絲毫不比道劍差分毫。

葉凡喜歡這種戰鬥方式,血與火的戰鬥才能讓他的劍道得到磨練,機械族打造的神劍威力的確強悍,可是這對他的修鍊沒什麼幫助。會出現這種情況葉凡理所當然的認為這是機械族技術雖然變態,但對他的武道了解非常不過,無法真正跟他的劍道境界契合。

葉凡帶著戰隊艱難的開道,他們似乎又回到百年戰爭的初期,不管打什麼都非常艱難,這種狀態不僅讓葉凡滿意,其餘人也非常滿意這種艱難敢,因為這樣才能讓他們的武道得到磨練。

綜主fate金光閃閃捕麻雀 終於葉凡帶著自己的戰隊進入一座巨大的地穴口前,不用說母巢肯定就在這個下邊,目前諸神黃昏中可不孕育主宰動用自己的力量,主宰級母巢也只能在這裡繁衍生息,她們只能使用繁殖的能力,而不能動用主宰的戰鬥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