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集完魃血之後,藍楓在玄牛山上逗留了片刻,便念念不舍地行下山去。

剛到山腳,藍楓便猛然停下步子,眉頭下意識地皺起,轉頭問道:「老師,你有沒有聽見什麼聲音?」

還沒等老者開口,原本來若有若無的聲音便逐漸地加重:「嘭、嘭、嘭……」

即便隔著極遠的距離,藍楓都彷彿能夠感受到地面在輕微的顫抖著,未知的突髮狀況,讓得少年的心頭莫名的有些心悸。

只見老者朝著妖獸森林的方向瞧了一眼,那渾濁的目光陡然一震,一道猶如烈陽般刺目的精光驟然掠過,老者猛地低喝一聲:「獸潮,是獸潮,快逃!」

聽得『獸潮』二字,藍楓眼眸驟然一縮,臉色頓時狂變。

沒有絲毫的遲疑,藍楓一轉身便拼了命地朝著遠離妖獸森林的方向狂奔而去,心頭也是狠狠地狂震起來。

與妖獸有關的諸多災難之中,最恐怖的莫過於獸潮,在近乎無窮無盡的前仆後繼妖獸面前,即便是地級乃至更為強大的人類,都沒有任何抵抗力,若不逃跑,便只有死路一條。在這等恐怖的災難面前,個人實力顯得蒼白無力,除非是駕凌於凡俗之上的神級高手。

在藍楓驚慌逃竄之時,妖獸森林邊緣之處,卻是逐漸地瀰漫起淡黃的塵灰,這些塵灰幾乎將妖獸森林邊緣數十公里的範圍盡數籠罩了進去,而在這些塵灰籠罩的區域之內,視線極為模糊,隱約可見密密麻麻的不同種類的妖獸如潮水般朝著前方的大地覆蓋。

在獸潮的最前方,十多頭實力恐怖的妖獸領跑,並且逐漸地拉開與後方獸群的距離。

這些領跑的妖獸,每一頭都擁有著異常恐怖的實力,單是其無意之中散發的氣息,便讓得藍楓一陣心驚肉跳,絲毫不敢與之對抗。

約莫數十息的功夫,藍楓逃至玉水河邊,聽著身後愈發驚人的動靜,其漆黑眼眸之中閃爍著一抹絕望之色,這種絕望,即便他面對擁有著月級巔峰實力的華叔之時,也不曾出現過。

一個電影帝國的誕生 大力地握著拳頭,藍楓心頭不甘地狂吼:「啊!」

他還有許多願望沒有實現,還有許多事情沒有完成,怎麼能夠死在這裡,怎麼能夠如此憋屈地將生命留在這裡。

疾步狂奔之間,其視線落在玉水河河面之上,那絕望的眸子里,乍然閃過一道亮光。

回頭望了一眼身後相距不過數百丈的十多頭實力異常恐怖的妖獸,藍楓狠狠地咬了咬牙,在衝到岸邊之時,縱身一躍,一頭栽進河水之中,濺起一朵巨大的浪花,旋即便沒有了動靜。

「轟隆隆~!」

幾乎十餘個呼吸的功夫,十多頭實力異常恐怖的妖獸,便自玉水河穿梭而過,龐大的身軀震得地面一陣輕顫,極速賓士所造成的狂風也是在半空之中呼嘯,讓得玉水河的水面盪起一股股漣漪。

領跑的妖獸剛一穿過,後方的妖獸便緊跟而上,自那一條寬闊的橋面上擁擠著穿梭而過。

這一座盡數由金屬鍛造而成的久經考驗的寬闊橋樑,卻是在這一刻輕輕顫動著,發出一道道猶如凄厲嚎叫般的摩擦聲,那巨大的支架也是在輕輕晃動,彷彿隨時都可能散架一般。

大橋足足經受了兩刻鐘的折磨,方才支撐到獸潮盡數穿梭過去。

「噗!」

只見一道瘦小而狼狽的身影自水底躍出,落在大橋一旁,口中吐出一道水箭之後,大口地喘著粗氣:「呼……呼……」

許久之後,少年貪婪地呼吸了一口寒冷的空氣,蒼白的小臉上,恢復了一絲血色。

望了前方那浩浩蕩蕩的獸潮一眼,瞧著幾乎被夷為平地的豐鎮,少年唇角狠狠地抽搐了一下,擦拭掉眼角周圍的水珠之後,方才有些心有餘悸地道:「好險!」

若非關鍵時刻躲進河水之中,只怕他現在便猶如幾乎被夷為平地的豐鎮一般,連一點肉渣都不會留下。

與少年不同的是,老者臉龐之上的凝重,卻是並未因為避開獸潮而減少,他沉聲道:「小傢伙,你莫要高興得太早,這獸潮,你的確躲過去了,但你那些族人,卻是未必躲得過去……」

聞言,藍楓那剛放鬆下來的心,卻是再度懸了起來,臉色狂變地道:「糟糕!」

「不用白費力氣了,即便你現在追上去,也已經晚了。」似乎是察覺到了少年的意圖,老者緩緩地搖了搖頭,目光掃向了紅石城的方向,依舊沉聲道:「你如今只能祈禱,希望紅石城那些人類高手能夠阻擋獸潮的腳步,否則……」

「沒有否則!」藍楓粗魯地打斷了老者的話語,漆黑的眼眸之中泛著一抹紅光,「他們肯定能擋住的,肯定可以的!」

豪門酷少放過我 沉默了一下,老者沒有責怪少年的不敬,面對這般情況,少年沒有崩潰,便已是極為不錯的了。

凝望著遠方漸遠的獸潮,老者若有所思:「妖獸暴亂,獸潮……」

豐鎮之人世代居住於此,雖然毗鄰妖獸森林,但已數百年不曾遭遇過如此災難,上一次妖獸暴亂還得追溯到三百年以前,並且事出有因,如今毫無徵兆便爆發一場妖獸暴亂,更是引起恐怖之極的獸潮,其中必然存在著某種原因。

只是,究竟是什麼原因,以老者的閱歷,一時之間仍舊是猜不出來。

「想要阻止這一場悲劇,便須得找到妖獸暴亂的原因才行!」目光投向妖獸森林,老者隱約察覺到,問題的根結所在。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藍楓緩緩抬起頭,邁出步子,朝著獸潮的方向急追而去:「無論如何,一定要阻擋獸潮繼續前進……」

儘管他的力量在此等恐怖的獸潮面前顯得無比的渺小,但若是有足夠多的人類高手聯手狙擊,未必沒有一點機會。 在藍楓朝著紅石城的方向疾奔而回之時,獸潮所造成的巨大動靜,也是驚動了許多的修鍊者,實力稍弱之人,只得拼了命地逃竄,實力稍強之人,則是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奔往紅石城,將獸潮來襲的消息傳至各大勢力。

當這個令人震撼的消息傳回紅石城之後,包括城主府、八大家族、猛武學院在內的所有勢力之人皆是坐不住了,臉色狂變的同時,紛紛傳下了新的命令。

到得此時,各大勢力再無保留,以猛武學院與城主府兩大勢力為首,各大勢力紛紛派遣勢力之中最精銳的戰力,甚至親自披掛上陣,聯合開赴橫河鎮,狙擊即將來臨的獸潮。

這般奇怪的舉動,自然也是引起了城內城外無數居民的恐慌,一股驚惶的氣氛,逐漸地籠罩著這一座古老而繁華的邊城。

盤膝坐在一頭體型巨大的坐騎背上,紅石城城主秦德臉龐之上浮現著凝重之色,儘管戰鬥還未開始,但卻能夠隱約感受到空氣中若有若無的硝煙氣味,望了一眼周邊諸多將士與各大勢力的修鍊者,秦德深深吸了一口氣:「此戰過後,也不知能有幾人倖存下來……」

可以預見,這將是一場無比慘厲的戰爭!

駕凌於周邊數座城池之上的紅石城,或許也將在此戰過後,力量銳減,降至周遭數座城池的末位。而這,卻還是最樂觀的估計。

在其心頭,甚至做好了接受更壞結果的準備。

回頭望了一眼依稀能夠瞧見大致輪廓的紅石城,秦德緊了緊手中的長槍,臉龐上逐漸地浮現起一抹堅定之色,秦家的根便是在這裡,城內城外更是存在著上百萬的生靈,無論是為了秦家,還是為了這些無辜的人類,他都不能夠放任妖獸靠近哪怕一步。

與之相比,八大家族的想法則是要簡單許多,若是能夠保住紅石城中的家族基業,他們自然是不會輕易放棄,但若是事不可為,那麼他們也不會與妖獸死拼到底。

在這些家族之人心中,排在第一的永遠是家族的延續與自身的利益。

「猛武學院出動了多少高手?」慢慢收起心中愁緒,秦德朝著身旁的中年將領沉聲問道。

聞言,中年將領恭敬地答道:「大人,猛武學院長老團盡數出動,共三位日級高手,五位月級後期高手,以及執法堂二十多位學員,除此之外,那位秦長老恰巧負責此次清剿行動,在前方坐鎮!」

聽得秦長老的名諱,秦德心頭鬆了一口氣,前者的實力有多恐怖,他自然是極為清楚的,有這位高手坐鎮,秦德也放心不少,至少,在他們到達橫河鎮之前,獸潮一時半會兒恐怕還突破不了他的封鎖。

「那位院長呢?」提到秦長老,便不得不提及另一人,想到那位實力不在秦長老之下的神秘院長,秦德不由開口問道。

略微遲疑了一下,中年將領苦笑道:「據說,那位院長還在繼續閉關,並不關心前方戰事……」

眉頭猛然皺起,秦德冷哼一聲,極為不滿地道:「事關百萬人的生死,以及猛武學院的存亡,他當真一點也不關心?」

最強棄妃,王爺霸氣側漏 苦笑著搖了搖頭,中年將領沉默了下來,不知如何開口。

唇角泛起一抹冷笑之意,秦德淡淡道:「或許他真的是個了不得的天才,實力也極為強大,這紅石城內,怕是只有秦長老能與之比肩,但這個人,根本沒有資格擔任這院長之位,單論德行,他便過不了關……」

「大人,那人的身份極不簡單,若是這番話讓他聽見……」

「哼,聽見便聽見,他是猛武學院的院長,但我亦陛下親口冊封的城主,我就不信他敢明目張胆地對付我!此戰過後,若是我還活著,必將前往王都,請求陛下制裁此子!」

儘管實力比不過猛武學院的院長,但論及地位,秦德卻是並不比對方低。

猛武學院雖是萬器閣的產業,並不接受漢王朝的管轄,但這裡畢竟處於漢王朝境內,萬器閣也不會過分地得罪漢王朝,因此,對於漢王朝國王的意願,萬器閣也不能夠直接無視。若是漢王朝國王開了口,說不得萬器閣還真會懲罰猛武學院的院長。

將這番話聽在耳中,中年將領卻是沉默不語,這樣的話題,他一個小小的邊陲將領,顯然是沒有資格參與的。

無論是城主,還是猛武學院的院長,都不是他能夠得罪得起的。

時間緩緩地流逝著,各大勢力組建而成的雜牌大軍,朝著橫河鎮不斷地挺進,聲勢浩大,雖不及獸潮那般狂暴,卻也差不了太多。

橫河對面的一條黃土大道之上。

瘋狂疾奔的過程中,沿途與人類廝殺的妖獸,紛紛加入到獸潮之中,讓得獸潮的聲勢越發浩大,田野、建築、道路,所有的一切,都在無數的獸蹄之下,化作廢墟,獸潮過去之後,只留下一片慘敗景象。

而在獸潮之後,一道略微稚嫩的身影,卻是緊追不捨,彼此之間的距離,也是在不斷地拉近著。

來不及擦拭額頭之上的熱汗,藍楓目光鎖定在前方那聲勢令人心悸的獸潮上,心頭默默計算著自己與獸潮之間的距離后,不由得咬了咬嘴唇,再次加快了腳下的速度,極速掠往前方的身影,拉出一排長長的殘影。

「小傢伙,先休息一會吧,這樣下去,當你追上它們之時,已沒多少體力,於戰鬥極為不利。」皺了皺眉,老者緩緩道。

「不!」

極速奔跑之中的藍楓,聽得老者之言,卻是毫不猶豫地搖頭拒絕,一邊喘著粗氣,一邊說道:「父親與舅舅他們就在紅石城外,時刻都可能遭受到獸潮的衝擊,我如何能夠停下來休息?何況,我的肉身不弱於月級中期妖獸,甚至還強大一些,這點體力,我還承受得住。」

望著少年堅持的模樣,老者沉默了一下,旋即嘆氣般地道:「如此,便隨你吧。」

跟隨在獸潮後方,過得片刻之後,藍楓已是逐漸靠近橫河鎮了。

不過,還未等到他到達橫河鎮,老者便突然微笑開口:「小傢伙,你暫時不必擔心你父親與你那些族人的安危了……」

小臉上浮現一絲驚愕,藍楓不解地望向老者。

「呵呵,你那位秦老師似乎提前察覺到了獸潮,已經在橫河橋邊糾集了大量的修鍊者,狙擊獸潮,雖未必能夠攔得住這些畜生,但阻擋一陣子應該還是沒問題的。」老者淡笑著解釋道。

地級高手雖無法主導一場戰爭的結局,但這般強大的個人力量,多少還是能起到一些作用。

聽得老者所言,藍楓漆黑的眼眸頓時煥發一抹光亮:「秦老師也在,這……真是太好了!」

雖然不曾見識過地級高手的實力,但沒有人能否認地級高手的強大。作為紅石城兩大地級高手之一,秦長老無疑是極為恐怖的存在,即便面對著堪稱災難的獸潮,也是擁有著一點反擊之力。

橫河對岸。

感受著地面輕輕顫抖,耳邊傳來驚雷般震耳欲聾的聲音,所有修鍊者都忍不住一陣心驚肉跳,甚至眼眸之中還閃爍著一絲驚懼,一時之間竟是被這浩大的聲勢震懾住了。深吸了一口氣之後,眾人下意識地緊握了一下手中的武器,彷彿這樣才能夠勉強感受到一絲安全感。

秦長老也是臉色凝重地望著被塵灰瀰漫著的河對岸,神色肅穆,沉默良久之後,方才緩緩吐了一口氣,沉喝一聲:「所有人準備,尖刀列陣!」

並不洪亮的聲音,卻是清晰地傳入了場中每一個人的耳中。

下一刻,周圍數千人頓時紛紛移動起來,列成一個三角般的箭頭陣型,在隊伍的最前方,也就是尖刀列陣的陣頭之處,秦長老持劍而立,在其之後,則是三位日級高手,再往後則是數十位月級高手……

對於沒有經歷過軍事訓練之人而言,尖刀列陣無疑是最容易操作同時也能夠發揮出更強大的力量的陣型!

三角般的尖刀陣型隊伍之中,所有人的臉龐之上,表情皆是無比嚴肅,年長者如秦長老般年過花甲,年幼者如猛武學院的一年級新生般還未成年,然而無論出於哪個年齡層次,所有人都無一例外地持著手中武器,眼神之中隱含一絲訣別的意味。

清澈的河邊,一股肅殺之氣漸漸瀰漫開來。

不一會,瀰漫在半空的塵灰,愈發靠近橫河,驚雷般的巨響也是彷彿在身旁響起一般,密密麻麻的妖獸身影,逐漸地闖入了眾人的視線之中。

望著那一眼看不到邊際的密密麻麻的妖獸,所有人都感覺頭皮發麻,一陣心驚肉跳,好不容易積蓄的膽氣,竟是硬生生被這一股恐怖氣勢擊破,蒼白的臉龐上浮現起一道恐懼之色,幾欲轉身而逃。

「有老夫在,你們怕什麼!」留意到身後眾人的模樣,秦長老臉色微微一變,唇角蠕動了幾下,一道猶如炸雷般的聲音陡然響起,將所有人都驚醒過來。 瞧得秦長老淡然而立的身影,眾人微微鬆了一口氣,彷彿找到了主心骨一般,驚慌的情緒得以平復少許。

儘管獸潮之中的妖獸數量多得駭人,領頭的十多頭妖獸更是極為恐怖的存在,但只要有秦長老這位地級高手坐鎮於此,他們便還有著一點點反擊的希望。

不過,並非所有人都將希望寄託於秦長老身上,譬如齊晟、季楓等人。

目光鎖定著極速掠近的獸潮,季楓不由舔了舔嘴唇,眼眸之中頗有些火熱:「這次或許可以殺過癮了!」

聽得身旁的季楓所言,齊晟卻是淡淡一笑,深邃的眼眸之中,猶如死水般平靜。

數個呼吸之後,無論是期待還是懼怕,獸潮終於還是從橫河橋穿梭而過,並不曾因為眾人的想法而停止動作。

在獸潮抵達河對岸之時,秦長老口中頓時傳出一道猶如驚雷般的沉沉低喝:「殺!」

其話音剛剛落下,由數千位年齡不一的修鍊者組成的尖刀陣型隊伍,便朝著密集的獸潮衝擊而去,瞬息之間所爆發的威勢,竟是絲毫不弱於那恐怖的獸潮,甚至略有過之。

人類大軍與獸潮轉瞬間對撞,彼此之間皆是毫無保留地釋放出至強的力量,讓得附近的空間為之扭曲,大地劇烈震動起來,旋即龜裂,形成數十道寬闊無比的裂縫,實力不濟者在第一輪衝撞之中便被掀飛,一時之間,人仰馬翻,鮮血四濺,場面極為壯觀。

瞧得獸潮的恐怖沖勢被硬生生遏制,秦長老眼睛微微一眯,來不及擦拭濺射在蒼老臉龐上的妖獸之血,便大喝了一聲:「殺!」

深吸了一口氣,秦長老與三位日級高手便猶如商量好的一般齊齊脫離了隊伍,迎著獸潮前方的十多頭日級妖獸沖了過去。若是放任這十多頭日級妖獸不管,那麼人類這邊組成的隊伍必將遭受到毀滅性的打擊。因此,他們四人的主要任務,是牽制十多頭日級妖獸,而非斬殺其餘妖獸。

二嫁:豪門棄夫 秦長老與三位日級高手一走,齊晟便成了隊伍之中至強的存在,他沒有絲毫的遲疑,持著手中的細劍,毫不猶豫地帶領著尖刀陣型的隊伍繼續朝著前方衝擊而去:「殺!」

「殺!」

「吼!」

震耳欲聾的吶喊與吼叫聲,自尖刀隊伍與獸潮之中傳出。

凜冽的寒風中,鮮血四濺,在大地之上流淌,旋即凝固結冰,猶如染紅了的冰花,異樣的凄美。

劇烈的廝殺之中,大量的妖獸隕落,人類修鍊者的數量也以極為驚人的速度銳減著。

這一刻,如齊晟這般強大的存在,也是時刻處於險境,若非擁有著不弱的越級戰鬥的能力,只怕早已死於月級後期乃至月級巔峰妖獸之手,相較之下,其餘的首席學員,抑或季楓等修為不弱之人,境地則是更加危險,猶如地震中的山體般,搖搖欲墜。

僅是片刻的交手,獸潮一方便取得壓倒性的優勢!

儘管齊晟、季楓等人斬殺妖獸的效率極高,卻是架不住妖獸的數量龐大,或許月級妖獸的數量並不比人類之中的月級高手多,但星級妖獸的數量,卻是人類的數十上百倍,在數之不盡的妖獸衝擊下,元氣與體力皆是極速消耗著的人類修鍊者,逐漸地招架不住了,死傷者也是愈發多了起來。

「高風!」

望著被一頭月級後期妖獸一巴掌拍飛的青年,齊晟那平靜的臉色終於大變,深邃的眼眸之中掠過一道憤怒之意,目光掠向那一頭月級後期妖獸,齊晟口中猛然怒吼道:「畜生,我殺了你!」

只見得其手中細劍猶如疾風般劃破半空,瞬息之間便落在那一頭月級後期妖獸身旁。

一道猶如殘月般的劍芒自細劍之中激射而出,速度快到極致,沒等月級後期妖獸反應過來,便已從其脖頸之間劃過,待得殘月般的劍芒消失之時,月級後期妖獸的頭顱,也是朝著地面墜落而去。

藍色中階元技—殘月斬!

青年的死亡彷彿勾起了齊晟心頭的殺戮之氣,一劍斬殺了月級後期妖獸之後,竟不作絲毫的停留,轉身便斬向了另一頭月級巔峰妖獸:「死!」

在其憤怒的驅使下,這一門威力極為恐怖的元技,竟是在原本的基礎上硬生生增強了幾分,便是前方這一頭月級巔峰妖獸,也是被一劍劈成了重傷,一隻粗壯的手臂,赫然被斬斷,戰鬥力大打折扣。

轉瞬間,一頭月級後期妖獸與一頭月級巔峰妖獸,一死一重傷。

「好強!」餘光瞧見這一幕,季楓等人無不是倒吸一口冷氣。

這一刻,猛武學院第一首席學員,終於展露出其恐怖的實力,露出了深藏的獠牙。

其餘人在瞧見這一幕之後,亦是震撼無比,不過更多的是振奮,隊伍之中存在著一位如此強大的高手,自然是讓得整個隊伍的士氣大振,一時之間,人類修鍊者們的攻擊竟是愈發凌厲起來。

被十三頭日級妖獸圍得脫不開身的秦長老,在瞧得這一幕之後,心頭也是暗暗鬆了一口氣,不過其臉龐之上的凝重之色卻是並未褪去,他十分清楚,即便人類大軍暫時士氣大振,展開反撲,卻無法改變最終的結局,除非……

餘光掃了一眼戰場的後方,秦長老深深呼了一口氣:「除非援軍能及時趕到……」

然而紅石城與橫河鎮之間的路程可不短,儘管援軍早已出發,但能不能及時趕到,卻還是一個未知數。

接下來果然如同秦長老猜測的那般,隨著戰鬥繼續進行,在如潮水般的妖獸衝擊之下,人類修鍊者們好不容易提起來的士氣,再度被衝擊而散,局勢愈發危險了。

短短片刻的時間,所有人皆是渾身浴血,已是認不出各自的身份了。

數千位修鍊者,數量銳減至八百,傷亡之慘烈,令人髮指,妖獸隕落的數量雖多於人類修鍊者,但相對於其總體數量,死去的這點妖獸實在是微不足道。大地之上,枯黃的小草被顏色各異的鮮血澆灌,顯得極為妖異。

戰鬥到得此時,所有的人類修鍊者,心頭皆是充滿了絕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