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此刻,誰都可以看得出,這巨掌發自一名強大的准帝之手。

這讓各方勢力心驚肉跳,唯獨月家的人馬,他們眼中有些淚花,這煎熬總算到頭了。

這巨掌的氣息太讓他們熟悉了,這不是出自於月步雲之手,又會是誰呢?

巨掌騰空而起,最終化為漫天金光消散在空中,緊隨其後,一名中年男子從虛空走徒步走了出來。

他頭戴金冠,莊嚴肅穆,身上沒有任何氣息顯露,正因如此,才讓各大勢力的人莫名驚恐。

「月步雲,月家之主!」

周丹聲音無比的冰冷,他盯著月步雲,眼中儘是瘋狂,此時的他不僅沒有任何懼色,身上更是爆發出一股難以磨滅的強烈戰意。

月步雲掃蕩四周,看著狼藉不成樣子的戰場,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不過他並沒有多說什麼,最後將目光放在周丹的身上。

周丹同樣目光閃爍著金光,就這般與月步雲對視著。

這一幕深深烙印在各大強者內心中,月步雲乃月家之主,更是一名貨真價實的准帝強者,周丹不過是二紋至尊,竟然敢於其這般直視。

如果換做尋常人,估計早就被嚇破膽子了。

誰敢蔑視准帝之威?

「你的實力讓我感到很驚訝,成長的速度的確很快。」月步雲終於開口了,他的聲音聽不出任何喜怒哀樂,只是其身上卻沒有攜帶任何殺意。

周丹嚴陣以待,他可不覺得月步雲不會出手,既然他敢出現,就是冒著極大的風險。

「你敢違背帝盟條約,對我們出手嗎?」小雷晶虎將帝盟給搬了出來,說句實在的,面對月步雲,即便他是變異神獸,也絕對不是對手。

而今只有將帝盟給搬動出來,好讓月步雲忌憚。

當然,他們已經做好的最壞的打算,月步雲最終發瘋對他們出手。

「帝盟條約限制我們不能殺了你們,可是卻沒有限制我們不能插手啊。」

月步雲輕笑一聲,似乎渾然不在意帝盟條約的限制。

「你這是在找漏洞,相信你若是對我們動手,必然會遭受帝盟的制裁。」

小雷晶虎很細了口氣,只是他體內的能量已經在瘋狂地催動起來了。

一旦有不對勁,他便自燒元神,激活天賦神通,動用族中禁忌之術。

當然,這是他最後的打算,面對準帝強者,唯有如此才有一絲活下來的可能。

准帝境,凌駕於天道之上,掌控著本源之力,舉手投足都可以覆滅一方世界。

如果月步雲出手,小雷晶虎也沒有絕對的把握可以擋的下來。

同樣,周丹也緩慢的調動其至尊海里的能量,兩股不同屬性的能量在慢慢融合,幻化出一種新的能量體。

而這能量體便是有真元與魂力結合而成,兩者融合后顏色變得極為鮮艷紅亮,兩棵至尊道樹也逐漸的變了顏色。

這是周丹的最後手段,也是最為強悍的手段,以至尊道樹,對抗敵人。

至尊道樹是本源之力所化,唯有至尊道樹才有擋住准帝強者的可能。

當然,這樣做的後果只有一個,那就是至尊道樹毀去,如果運氣好,還能夠將一身修為給修鍊回來,但若是稍微有些差錯,永生永世就無法成為至尊強者。

為了對抗月步雲,周丹明顯已經豁出去了。

「父王,你這麼做到底為什麼?」月天來到周丹身邊,將其擋在身後:「周丹與我親如兄弟,數次救我與水深火熱之中,若是沒有他,我早已身死。」

「你不是一直教導我們,誰對我們有恩,我們就報答誰嗎?」月天為了能夠保住周丹,已經不顧形象了,甚至都有和月步雲翻臉的趨勢。

月步雲笑而不語,只是他眼中卻有著讚賞之意,這讚賞,明顯是對月天很滿意。

「月兒,為夫如此做也是為了你。」月步雲一語驚人,讓各方強者莫不震動。

月天同樣也是一怔,可是他眼中卻有著無盡的疑惑。

「罷了。」月步雲突然揮了揮手,旋即表情嚴肅的說道:「而今九洲大陸暗流洶湧,浩劫即將來臨,在面對浩劫,即便是為父都沒有活下來的信心。」

「故此我有一心愿未了,特此向將你培養起來,保留住我們月家的根基。」

「什麼?」月天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自己父親,聲音頓時有些沙啞道:「可是你為什麼將我禁錮在祖地,又為什麼對我兄弟出手?」

「難道這就是你的培養方式?」月天說道最後,聲音更是有些哽咽。

「是啊,這就是我的培養方式。」然而出人意料的是,月步雲卻是直接承認了。

「你可知道我當上這帝王,我們月家損失有多慘重嗎?」月步雲想起了當初,忍不住說道:「當初我月家永生境層次的強者死了七百多人,就連祖地都差點被毀掉。」

「而現在我已經看到你成長起來了。」

月步雲說到這裡卻很欣慰:「如果我不將你囚禁起來,或者我不設法將周丹逼入絕地,現在的他可有這種成就?而你又如何能打破心中桎梏,培養出無敵信念?」

「需知,強者之路,若是喪失無敵信念,終究泯然眾人矣。」 鑽石總裁 月步雲說道。

「這件事對周丹來說或許有些不公平,但為了我月家今後能夠在浩劫面前活下來,只能對不起他了。」

月步雲搖了搖頭苦笑道。

這是他的計劃沒錯,但是計劃似乎有些超乎了他的意料。

像混沌神斧被奪,月家在拍賣城的勢力給清除等事情都沒有在他的預料之中。

按照他的安排,當初肯定不會甘願臣服,而那時候變回與月家脫離,無法在陸亞帝國待下去。

不過所幸月藍的出現,將一切的事情都退回到軌道上,周丹進入祖地,將月天給救出來了,而月天也因此誕生出無敵信念,今後只要能成長下去,必然為一代絕世強者。

這便是月步雲的計劃,他要培養月天,讓他繼承自己的帝王之位,而他便能全心全意去迎接這場浩劫。

「父親,那我呢?難道你只是將我當成一枚棋子?」這時候月興斯忍不住大叫,他不願意相信這一切。

「你?」然而月步雲卻突然轉過身,兩眼迸發出一道強烈的殺意:「你侵佔我兒身體,還想繼承我的位子,真是當殺!」

月興斯面色突然發白,身子怔怔倒退,臉色變幻莫測。

「我不知道父親你在說什麼,我就是月興斯,我是你的四兒子。同時我也是陸亞帝國的帝王。」月興斯大叫。

而這一幕讓各大強者為之震驚,這月步雲發瘋了還是他們耳朵有問題?竟然說月興斯不是他的兒子。

「異族,受死!」月步雲卻懶得廢話,手臂突然暴漲,直接對著月興斯抓了過去。

而這時候月興斯身上突然爆發出一股凌然的黑色氣息,這黑色氣息輕易便將月步雲的手臂給粉碎。

而後月興斯的氣息開始攀升,一股比月步雲更加強大的氣息將整片空間都給籠罩了起來。

這一幕讓各大強者震驚不已,當他們看向此刻的月興斯,臉上瞬間被驚恐給取代。 嘩啦啦~~

四周立刻混亂不堪,眾強者開始不要命的狂奔。

即便連袁家與黃家的人同樣如此,今天的事情實在讓人震驚,原本不過是想剿滅周天盟,結果卻准帝插手,更是驚現異族。

種種的一切讓他們心生恐懼,連忙向家族求救。

轟!

然而四周的場景突然變幻,此刻眾人已經不再皇城之中,而是進入一個充滿黑色氣流的灰暗空間,這便是月興斯的『神國』。

不,準確來說,應該是異族的『神國』。

六股勢力盡數被異族准帝給收入『神國』之中,即便是月步雲也在此列。

月步雲臉色微微一變,看著眼前這已經變了模樣的異族准帝,他高達百丈,頭頂上有一個長角,被黑色氣體給纏繞著。

千支手臂顯化而出,攪動風雲,讓『神國』中的黑色氣體變得更加濃郁,眾人遭受巨大的壓迫,全身修為被壓制到只能發揮出一半的實力。

「千足獸,你是千足老祖?」月步雲見到異獸變回本體后,臉上的神色更加的難看,因為他認出了此異族強者的身份。

「哈哈,多少個混沌紀元了,想不到我千足老祖還在你們九洲大陸吧?」百丈高,揮動著手中千支手臂的千足老祖聲音很是陰冷。

「我兒呢?」月步雲冰冷的說道。

既然認出了對方,那就有法子對付了。

「你兒?早就被我吞噬了。」千足老祖冷笑道。

「畜生!」月步雲聞言大怒,他雖然圍堵喜愛月天一子,但是其他人也是他的親生骨肉,哪有見死不救的道理。

而今聽到千足老祖竟然將他兒給吞噬了,讓月步雲很是惱火。

但是他卻沒有急著動手,因為此次情況很不妙,千足老祖是一名極為強大的異族准帝,其出現與遠古時期,死在他手中的人族准帝不下三人。

以月步雲此時的實力,根本不是千足老祖的對手。

「死吧!」千足老祖突然對月步雲展開了攻擊,『神國』中降下了數之不盡的黑色氣體,將眾人籠罩住,試圖黑氣入體,將眾人給控制。

眾人竭力抵擋,准神器亮起的五彩神光,將他們保護住,而一些境界較弱的修士則是取出了天神法器,抵擋著這些黑色氣體。

周丹手持混沌神斧,神光大漲,將周天盟眾人給籠罩住,而後意念猛然催動,將周天盟的成員盡數收入『神空間』之中。

他知道面對這等層次的存在,只有將他們守護在『神空間』方有一絲活下去的可能。

「哼。」月步雲冷哼了一聲,在其周邊也出現了一個金光燦爛的光團,而這光團不斷的擴張,將絕大部分的修士都容納進這光團之中。

光團無限擴張,霎那有數百萬里,這便是月步雲的『神國』。只是他的『神國』明顯要比千足老祖弱了許多,畢竟他的『神國』也不過顯化在千足老祖的『神國』之中。

而後在周邊,出現了月步雲數百道分身,他直接對著千足老祖撲殺了過去。

千足老祖揮動千支手臂,同樣剛猛無比的對月步雲展開攻擊。

在他看來,只要解決掉月步雲,其他人就不足為慮了,而他也可以順利吞噬這些人。

砰砰砰~~~

千足老祖的千支手臂突然變長,猶如觸手,霎那擊穿了月步雲的的數百道分身。

噗嗤~~

僅僅一次交鋒,月步雲便敗了,但是讓人感到疑惑的是,月步雲並沒有露出任何慌張之色,相反臉上還出現了一抹笑意。

「原來你只不過是真靈狀態,沒有真正復活。」月步雲說出了驚語:「看來在遠古一戰中,你的確死了。」

千足老祖冷笑不已,他沒有駁斥也沒有承認,只是他聲音很是陰冷的說道:「即便我只是真靈狀態,對付你我想足夠了。」

「是嗎?」 許你一世情緣 月步雲神光大漲,而後看向身後不遠的周丹:「可將混沌神斧歸還?」

周丹視若無睹,混沌神斧而今在他手中運用自如,只不過由於境界太低無法發揮出真正的實力罷了。

即便知道之前所發生的一切都是假的,皆都是月步雲的算計中,但是混沌神斧而今子他手中,已經沒有歸還的可能了。

因為這是月家欠他的!

月家有什麼資格去利用他?如果不是周丹足夠強大和驚艷,早就身死了,若是月步雲三言兩語就可以解除他對月家的敵視,那就有點幼稚了。

月步雲臉色微微有些難看,當即說道:「可願將混沌神斧借用與我一次?」

不得已,月步雲只有如此,他也知道自己的計劃對周丹來說很不公平,不過沒有混沌神斧,他還真的不是千足老祖的對手,即便千足老祖只是真靈狀態。

「好!」周丹最終選擇同意,畢竟眼下也只有月步雲才可以擋住千足老祖了。

而沒有混沌神斧的月步雲,只不過是尋常的准帝,故此想要對抗千足老祖就有些困難了。

「混沌神斧!」千足老祖眼中流動著驚人的光芒,目光鎖定住周丹,在看向其手中的混沌神斧,眼中充滿忌憚。

可以看出這一刻他有些擔憂了,對於混沌神斧,他很了解,當初之所以戰死,就是被這混沌神斧給劈死的。

而今混沌神斧再現,以他現在的狀態怎麼可能擋的下來。

故此千足老祖不可能讓月步雲拿到混沌神斧,甚至他已經開始對周丹展開了攻擊了。

此時的千足老祖僅僅只是真靈狀態,但卻擁有準帝中期的可怕戰力,而這裡更是在他的神國之中,即便是准帝後期的強者出現了他都可以一戰。

數只觸手立刻對著周丹捲去,攜帶著黑色氣流,速度更是達到了百倍光速!

周丹心下大驚,兩大世界降臨,更是怒劈出『陰陽逆轉』,但是碰到這數只觸手的時候卻直接崩裂,兩者相差太大,根本不在一個層次之中。

觸手的威能沒有收到半點影響,其仍舊以百倍的光速對著周丹狠狠刺去。

周丹全身緊繃,他感覺到一股莫大的威脅,甚至元神都在此時有些顫悸,唯有真靈沒有任何不適。

「哼。」月步雲動手了。

此刻的他也達到了百倍光速,『神國』直接籠罩而來,將周丹給保護在其中,而那些觸手在觸碰到月步雲的『神國』后便直接崩塌,消散在四周。

『神國』之威,勢不可擋。

饒是千足老祖的實力要強過月步雲一大截,在他觸犯到月步雲的『神國』后也要遭受到毀滅的打擊。

『神國』之威不可犯,便是這個道理。

周丹緩緩鬆了口氣,面對這種層次他第一次感覺到有心無力,而此時的他對力量的追求更加的渴望。

一切只有自身實力強大,命運方能自己主宰。

「找死!」數只觸手被毀去,千足老祖頓時怒喝,他的『神國』散發出一股神威,這神威直接令月步雲咳血,而其『神國』從數百萬里直接被壓縮到數十萬里。

月步雲的『神國』遭受到千足老祖『神國』的可怕壓制,如此下去,月步雲遲早要落敗。

「趕快給我。」月步雲焦急的說道,沒有混沌神斧,他還真的不是千足老祖的對手。

周丹也知道時間緊迫,只不過就在他要解除與混沌神斧聯繫的時候,千足老祖突然一聲大叫,臉上充斥了恐懼。

下一刻,他的『神國』裂開一口大縫,只見一名老者出現在他的『神國』之中。

「太祖!」月步雲驚喜連連,來者並非別人正是月家的太祖,月蒼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