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了,都是靈器所需的材料。至於煉製更高等級的魂器所需的材料,是沒有準備的。

因為這年輕一輩的煉器師中,也不可能有人煉製出魂器來。

所有的煉器師開始煉器之前,都會先盤腿入座調息下,畢竟等會操縱火元素時,將是一個非常艱辛的過程。

他們必須要先醞釀好火元素功法,等到自己的脈絡運轉成熟了,才好下手催動。

並且他們要先想好煉器時的基本流程和動作變化,畢竟煉器的過程是非常複雜的,有時候一點點的偏差,就有可能導致前功盡棄。

雖然說煉器的失敗率沒有煉丹的失敗率那麼高,但是武器的品質打磨卻是需要一定的運氣的。

就算是一些名家,在煉器的時候也會出現差錯。一旦某個火候掌控的不好,次品說出現就出現。

所以說,煉器開始前的醞釀是非常重要的。

但是鹿羽可沒有那個閑工夫去醞釀去冥想,隨隨便便來到了火井旁之後,直接就是一手掀起了井蓋。

嘩!

因為鹿羽打開井蓋的方式太粗暴了,火井深處涌動的熔漿騰升出濃濃的煙霧來,周圍火元素的力量一下子變得狂暴起來。

鹿羽這粗暴的行事風格,讓眾人是大跌眼鏡。

「鹿羽這小子怕是連最基本的煉器常識都沒有啊!他居然不醞釀,就直接打開井蓋!真是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傢伙!」

「倒要看看他這樣怎麼能鍛造出武器來!他要是能成功,我當場自刎!」

在眾人驚詫的目光中,鹿羽又隨手拿起了一根火銅精鐵,插到火井中,對著裡面的熔漿便是攪拌搗弄起來。

就像是一個做飯的伙夫一樣,這根價值不菲的火銅精鐵在鹿羽的手中,似乎也變成了燒火棍。 重生之異能狂妻 正如鹿羽一開始感應到的那樣,因為人皇火山的劇變,這地底的熔漿發生了一些變化,連帶著火井都出現了問題。火井中的能量並不穩定。

如果是其他煉器師在這裡煉器,不管是用哪一口火井,都將出現和先前元康一樣的情況,出現火井崩裂。

也就是他鹿羽煉器,可以無視火井的能量變化。

當年,他和卡索王子共同參研巔峰煉器之道,他將自天古寶地中看到的有關煉器的奧秘分享給卡索王子。他傳授了一門要訣,那就是「平風熄焰」。

不管外界的火焰和火元素怎樣變化,掌握好合適的功法,是可以達到不變應萬變的程度的。

這個時候施展「平風熄焰」是最為合適了。

在外人眼中,鹿羽好像只是拿著火銅精鐵胡亂攪拌,實際上他暗中運轉著功法脈絡。下方火井本來不穩定的熔漿,因為他而重新穩定下來。

當火井穩定下來之後,這一根火銅精鐵的也燒的通紅。

卡索王子有一門無上的聖級煉器手法,這個世界上除了卡索王子之外,便就只有鹿羽知道了。

鹿羽運轉著卡索王子當年鍛造准聖器的聖級煉器手法,通過自身的呼吸吐納和心法運轉來震動經脈,從而來帶動著下方火銅精鐵的淬鍊。

精鐵上都是有雜質的,鍛造成武器精鐵的過程,便是一個去除雜質的過程。

別人去除雜質,都是要靠操縱火焰,繁複的調節火候的變化。但他卻可以用這匪夷所思的聖級手法,來直接驅出雜質。

聖級煉器手法一共是「七七四十九震」,震蕩起來帶動著節奏,契合著天地周期演變。

本來煉器師進行這一道去除雜質的工序,需要耗費將近一個時辰的努力。就算是一些煉器師中的宗師,也都至少需要耗費半個時辰的努力。

而這一道工序對鹿羽而言,卻發生在須臾之間。

在大家都以為鹿羽還在用「燒火棍」試火的時候,鹿羽卻已經讓火銅精鐵完成了最基本的工序。

弄完火銅精鐵之後,又來開始搞玄鐵精鐵,一根玄鐵精鐵插到火井中搗弄一陣,便就將雜質給去除了。

玄鐵精鐵之後,就是玄雲精鐵……

周圍的優秀煉器師們卻是看的要吐血了,他們可不知道鹿羽在輕描淡寫中已是完成了一個重大的工序。他們左等右等,只是看到鹿羽在搗火玩。

鹿羽這哪裡是在煉丹,分明就是一個地地道道的伙夫在玩弄燒火棍。

「鹿羽這傢伙分明是在耍我們大家!他怕是連煉器的皮毛都不懂!」

「是啊,我看乾脆將他直接拿下,打入地牢!他蔑視我們就算了,居然敢蔑視元康少國主的威嚴,就算是將他斬首,也不為過!」

「等等!大家注意到沒有,鹿羽這小子的手臂在隱隱震動著,似乎很有規律。莫非這是他煉器的其他路子?」

被人提醒,眾人漸漸都發現了鹿羽手臂的確是在隱隱震動,而且震動個不停。

但是眾人可不認為這裡面有多大的玄機,在他們看來,鹿羽這簡直就是亂來。

煉器可不是跳舞,手臂震來震去做什麼,這和煉器有什麼關係?

反正大家是看的越來越不耐煩,大家可沒功夫陪著鹿羽在這裡玩。

就在這個時候,鹿羽的搗火行動忽然就結束了。

三大主材料精鐵全部都燒的通紅,鹿羽將三大精鐵全部架在了火井口上,開始了塑形。

煉器界有一個共識,煉器總共可以分作十八道工序。每一步的工序都非常的重要,一道道的工序層層遞進,才可以成功煉製出武器。

但是在鹿羽的煉器之道中,要鍛造出武器,其實就兩道工序。

第一道工序他剛才已經做了,那就是去除雜質。還有一道工序他正要做,那就是接下來的塑形。

當年,他和石人族卡索王子相互交流,一起參研出了巔峰的煉器之術,那才是真正無上的煉器大道。

在他的眼中,真正的煉器之道反而是非常簡單的,一切化繁為簡,其實就是這麼兩道工序。

精華壓縮到了極致,往往是最為簡單的!

「打造什麼類型的武器呢?」

鹿羽的腦中閃過念頭。

武器的類型有許多種,此時他腦中縈繞不散的卻是王劍。

行了,就劍吧!

他將根據王劍的外形,打造一柄中規中矩的劍。

在這『塑形』的過程中,他拿出了自己錘鍊武器的傢伙。

是鎮天石。

似他這般已經參悟到了煉器大道的人,萬般變化不離其宗,需不需要鎚子,對他來說,已經不重要了。

隨便拿出一個堅硬的東西,都可以捶打塑形。

而要論堅硬,鎮天石顯然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鹿羽一手拿著鎮天石,已是直接對著三大精鐵捶打了下去。

「鐺!鐺!鐺!」

石頭砸在精鐵上,發出了獨特的聲音。

這一幕,卻是讓眾煉器師徹底的要瘋了。

「什麼!他居然拿一塊石頭來錘鍊武器!」

「天啊,他真的是拿一塊石頭啊!」

眾人被鹿羽刺激的不行。

如果說剛才鹿羽那玩弄燒火棍的樣子,還只是讓他們情緒波動一下的話,那如今鹿羽用石頭砸鐵,則是要讓眾人吐血身亡了。

古往今來一萬年,還從來沒見到哪個人用石頭來錘鍊武器的!

雖然說這個鎮天石看起來五顏六色的有些不一樣,但擺明了就是一塊石頭,並不比其他石頭大上多少。

鹿羽將神聖的煉器當成什麼了,當成了砸破爛的遊戲嗎?

本來大家身為煉器師,都有一種自豪感和榮譽感。但是鹿羽這個砸石頭煉器的人,卻將他們的自豪感和榮譽感給砸的稀巴爛。

這已經不是開玩笑的問題了,而是鹿羽在侮辱大家的智商!

「鹿羽太肆意胡來了,簡直就是故意侮辱我們煉器界!我們好好的煉器大會,卻被這個人來搗亂,傳出去將成為我們天心上國的笑柄!我建議現在就拿下他問罪!」

「沒錯!不用再和他浪費時間了!大家一起將他拿下問罪!」 很多煉器師便要動手,最後卻是袁瀟攔住了大家。

袁瀟陰陽怪氣的說道:「大家不必急在一時,現在煉器還沒有結束,就這麼拿下他的話,只怕要落人於口實,說我們不夠大度。既然他正在煉製,那就讓他煉製完!等他失敗的時候,我們再去拿下他,卻看那個時候他還有什麼話說!」

他頓了一頓,冷笑說道:「少國主已經很心胸寬廣了,不是沒給鹿羽這個散修機會,是鹿羽自己作死,那就怪不了別人了!」

袁瀟充分幫元康考慮著面子的問題,可以說伺候的無微不至。

大家就等著最後的結果了,他們相信鹿羽很快就要吃癟。

大家都是煉器的行家,知道鹿羽從一開始就錯了。他們根本就沒見到鹿羽去除精鐵中的雜質,其他的好幾道工序也沒做,這已經註定了煉器的失敗。

現在就算是鹿羽用石頭捶打的再歡,又如何能鍛造出靈器來?

接下來,大家都在冷眼旁觀著鹿羽用石頭砸鐵,他們越看,越是冷笑不已。

因為鹿羽就只是用石頭雜鐵,根本就不用秘銀、礦鹽石這些輔助材料。

另外,碧落泌乳、靈龍露這樣的調劑火候的物品也根本不去澆灌劍體。

甚至的,連三色草這樣的打磨靈器紋路的寶貝也都被鹿羽放棄了。

反正鹿羽就只是專心的砸鐵!

「鹿羽這小子真當煉器是打鐵了……」

「我看他就是一個鐵匠出身吧!」

眾人覺得鹿羽離譜到家了,隨著時間的推移,鹿羽就越是錯的多。

然而不久之後,錯的離譜的鹿羽的手中,一柄中規中矩的劍的模樣卻是越發的清晰。

鹿羽就這樣用石頭來捶打,居然還真的打出了一柄劍!

「什麼……」

越來越多的人看到這一點,嘴巴都是張開的合不攏了。

禁區之狐 其他的不說,單就說鹿羽這石頭砸鐵的水平,還真是絕了……

鹿羽這小子從小到大就是干鐵匠的吧,這樣用石頭都能直接砸出劍器的樣子來。

而當鹿羽手中的劍器泄露出一道氣息時,眾人就真的坐不住了。

這柄劍中,居然有靈性!

眾人確定自己感應的沒錯,鹿羽手中打造出來的劍,真的是有靈性!

有靈性,意味著這劍就是靈器!

不管鹿羽這劍最後的質地怎樣吧,但是靈器已是鐵一般的事實。

眾人想要不相信都沒有辦法。

「不可能啊……」

這些優秀的煉器師們一時間感到天旋地轉,他們感覺自己整個世界似乎都被顛覆了。

剛才鹿羽的表現大家是看在眼裡的,壓根就沒做過正經煉器的事情,十八道工序大部分也都沒搞。這一場煉器可以用破綻百出,啼笑皆非來形容。

但正是這麼一個破綻百出、啼笑皆非的煉器,卻真的鍛造出了靈器!

這簡直是見了鬼了!

「鹿羽的野路子似乎還真的有用……」

很多人都獃獃的說道。

袁瀟也是完全傻眼了,他本來都準備動手拿下鹿羽了,鹿羽卻就這樣莫名其妙的搞出了一件靈器。

尤其是周圍人被鹿羽驚成那個樣子,更是讓他內心大怒。

「他鍛火精華做不到七點真火,那就算他輸了這場比試了。大家不要忘記了一開始的約定,等會也好一起做個見證。」

袁瀟十分狠毒的提到了這個事情。

袁瀟的意思很明顯。鹿羽就算是成功煉製出了靈器,但只要這個靈器沒能催動到七點真火來打磨,那就算是輸掉了這場比試。

根據一開始的約定,鹿羽不僅得不到金玄丹,還將被問罪!

反正他是不打算放過鹿羽,不管是出於他本人對鹿羽的敵視,還是元康少國主對鹿羽的不滿,他都要好好的打擊鹿羽。

被袁瀟這麼一提醒,大家頓時紛紛反應過來。

鹿羽可遠沒有通過考驗呢!

鹿羽能不能過關,還要看最後的鍛火精華。

濺射七點真火,考驗的可不僅僅是煉器,還有對火元素的操縱。

這是一種綜合實力的體現,鹿羽就算是有點野路子,但砸鐵的功夫,在鍛火精華上可派不上用場。

就在這個時候,鹿羽也催動著劍器到了這最後的關頭。

嘩!

這一柄劍飛起來,在半空中快速旋轉,保持著一種能量迸射的狀態。

對於這個程序,大家都很清楚了。

接下來的鍛火精華,就看能搞到多少點真火淬鍊到劍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