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柳雲祁那緊皺的眉頭楊白雪不禁疑惑道「雲祁哥哥,你這是怎麼了?」

柳雲祁在一棵大樹之上停下了腳步皺眉分析道「以姐姐的暴脾氣,收到了我的信之後肯定會想方設法的要把我抓回去。而她在這裡也算是人生地不熟的,也沒什麼可以依靠。要說有的話,那就是御天宗的少宗主了,如果姐姐她是找他幫忙的話…」

「找他幫忙的話怎麼了?」楊白雪疑惑的望了柳雲祁一眼,不屑的輕哼了一句道「以雲祁哥哥的實力,就算他幫忙了又能怎麼樣?」

「小白,你才剛剛接觸這個世界,對這個世界並不了解。」柳雲祁搖頭嘆息了一聲道「以御天宗的實力,別說是現在的我,就算我的實力再上一個階段也不會是御天宗的對手,如果姐姐真的請動了御天宗少宗主幫忙的話,那我們可就麻煩了。」

「啊?那麼厲害啊?!」楊白雪微微吃了一驚,隨即撇了撇嘴道「厲害又怎麼樣?!雲祁哥哥的易容術那麼厲害,就算是哥哥你站在他們面前他們都不一定能認的出來,你又有什麼好擔心的呢?」

「易容術?」柳雲祁臉上一陣詫異,磨搓著下巴點頭認同道「好像有點道理,以我如今的易容術,絕對不會讓人輕易的認出來的,可能是我多慮了吧。」

說著,柳雲祁又抬頭看了看天上的圓月道「好了,現在天色也不早了,我們還是早點回去休息吧,這兩天也是把你給累壞了。」

「唔~」楊白雪頓時一臉惱怒狀的鼓起腮幫子道「既然雲祁哥哥知道,那你準備怎麼補償小白啊?~」

柳雲祁輕輕撫摸了下她的頭頂柔聲道「知道啦,那到姐姐結婚那一天為止哥哥都陪你玩個痛快如何?」

看著柳雲祁那柔和的臉色,感受著頭頂柳雲祁手掌的輕柔楊白雪臉上是微微一紅,隨即歡呼道「好耶~!這可是雲祁哥哥說的哦~,這兩天小白一定要好好玩玩~,到時候你可不要反悔哦~」

柳雲祁柔柔微笑道「放心吧,哥哥一言九鼎,一定不會反悔的。」

第二天一大早,柳雲祁在那半睡半醒之間就被楊白雪從床上拉了起來,看了看外面的天色他睡眼惺忪的不滿道「不會吧小白?這才幾點啊你就把我拉起來?!哎喲,這麼早你是想要幹什麼啊?昨天晚上我們那麼晚回來本來就沒睡多久,你就讓我再睡一會吧,要是你覺得肚子餓的話就自己下去吃,反正你也知道餐廳在哪裡。」

說著,柳雲祁便要再次的躺倒在床上,楊白雪是及時拉住了柳雲祁不讓他躺下道「雲祁哥哥,你忘了昨晚答應過小白什麼了嗎?難道你這麼快就把對小白的承諾忘了嗎?」

柳雲祁聾拉著眼皮道「哥哥沒忘,只不過是現在時間太早了,你就讓哥哥再睡一會好嗎?五分鐘,就五分鐘。」說著,柳雲祁對著楊白雪伸出了一根手指在她面前晃了晃便要躺下去。

「五?」看著柳雲祁的那根手指,楊白雪是微一愣神,隨即再次將柳雲祁拉扯起來道「雲祁哥哥~,你快別睡了~,再睡的話小白就要生氣了哦~」

許久,在柳雲祁與楊白雪做了一番激烈的抗爭之後,他終於是拗不過楊白雪的執著,一臉無精打採的跟在她的身後朝著樓下走去。

看著前方那興高采烈的楊白雪柳雲祁心裡實在是想不通,昨晚上他感覺到楊白雪明明睡的是比他還晚,而如今她起的比柳雲祁早不說,精神還如此的飽滿。良久想不通其中原理的柳雲祁在心中不禁的感嘆了一句:女人還真是一種奇怪的動物啊~。

兩人徑直的下了樓,在旅館的餐廳之中隨便點了份早餐。在等餐的途中柳雲祁剛要繼續趴到桌子上補眠,突然感覺到了周圍傳過來了幾股異樣的視線,他猛然轉頭朝著四周打量過去,只見他們隔壁的幾桌食客目光是有意無意的會向著他們這邊打量而來。

柳雲祁的心裡頓時一陣奇怪,只聽周圍的一些女侍應則在小聲的竊竊私語道。

「誒~,你看,那邊的那兩小孩就是開房間的那兩個,還真是大膽啊,才這麼小就做這種事。」

「是嗎?你看他們的穿著,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該不會是私奔出來的吧?」

「嘻嘻,如果是這樣的話也太大膽了吧?不過我怎麼覺得有些爛漫呢?」

「爛漫個頭啊?!這麼小的孩子不叫爛漫,那叫胡鬧!」

「噓~,快別說了,他們看過來了。」

聽著周圍的那些議論聲,柳雲祁不由的無奈的長嘆了口氣。 其實在柳雲祁決定與楊白雪住一間房間的時候,雖然是一間雙人房,但是在那時候他其實已經做好了這種被人譴責的準備。

沒辦法,這也不是柳雲祁想要這樣的,誰讓楊白雪跟他說自己一個人在這陌生的環境里無法入睡呢?儘管柳雲祁當時是意志堅定,但是他依舊無法無視楊白雪的苦苦哀求,於是乎就變成了如今的這種局面。

感受著周圍的那群人那炙熱的目光,柳雲祁長嘆了口氣,同時心中暗暗的下定決心一定要讓楊白雪學會獨立,至少得讓他適應一個人一間房間,不然的話每到一個地方就得忍受別人的目光,這也是一種很痛苦的事情。

而楊白雪還一臉不明覺厲的問著柳雲祁道「雲祁哥哥,他們在說什麼啊?私奔是什麼意思啊?還有,他們為什麼一直看著我們啊,看的小白好不舒服啊~」

看著楊白雪那一臉純真的樣子,心知這裡不是解釋的地方的柳雲祁長嘆了口氣道「這些等晚上我在跟你解釋,到時候你就明白了。」

「哦~」楊白雪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道。

吃完早飯之後,柳雲祁便與楊白雪上到了大街之上,早上,正是平民百姓買菜的高峰期,所以此時的街道上是異常的擁擠,為了防止兩人走散,兩人是將手牢牢的牽在一起在這擁擠的人潮之中穿梭。

待擠出人群之後,柳雲祁不禁長出了口氣道「說了晚些時候再出來就是不聽,看吧,這街上都擠成什麼樣子了,還怎麼玩啊?」

然而,楊白雪並沒有將柳雲祁的話聽進去,她指著街道對面的一家服裝店道「雲祁哥哥,那是什麼地方啊?怎麼有那麼多的漂亮衣服啊?」

柳雲祁不由的微微一愣,打量了下艾麗身上的衣服。雖然她身上的衣服也配上她的容顏也算是清新脫俗,但是衣服上依舊是難以掩飾那歲月的痕迹,明顯的,她身上的衣服有些年頭了。

柳雲祁對著楊白雪柔柔一笑,主動的牽起她的手向著街道對面走去道「那裡是專門賣漂亮衣服的地方,我們進去看看吧,正好也給小白挑選幾件漂亮的新衣服。」

「賣漂亮衣服的地方?」被柳雲祁牽住小手的楊白雪小臉不禁微微一紅,抬步跟在柳雲祁後面疑惑的問道「跟那賣漂亮耳環的地方一樣嗎?」

柳雲祁一邊擠開面前的人群一邊開口說道「恩,一會啊~,哥哥會帶你去賣首飾的店面、和賣化妝品的店面去看看的,那些地方都是你們女孩子喜歡去的,到時候喜歡什麼儘管跟哥哥說,哥哥什麼都會給你買的。」

「女孩子喜歡去的地方…」楊白雪看著柳雲祁的背影一陣愣神,嫣然一笑道「雲祁哥哥,你對小白可真好。」

「哎~」柳雲祁長長嘆了口氣道「沒辦法啊~,誰讓你是師傅的女兒呢?哥哥不對你好對誰好啊?~」

柳雲祁的回答使得楊白雪的眼神一暗,不滿的撇了撇嘴小聲嘟囔道「哼!不說這句話能死啊?!」

待到了服裝店之中,楊白雪看著面前那一大堆花花綠綠的漂亮衣服頓時滿眼的星星道「哇!雲祁哥哥,這裡有好多的漂亮衣服啊?小白真的可以隨便挑嗎?」

而楊白雪的這如同土包子的發言頓時令周圍的店員齊刷刷的投來了注目禮,柳雲祁無奈的揉了揉太陽穴,以異常兇狠的眼神瞪回那些店員之後柔聲回答道「沒錯,喜歡哪件儘管跟哥說,哥不差錢。」

說著,柳雲祁還異常囂張的高聲喊道「服務員!快過來給我家小白挑衣服!」

聽到柳雲祁的話語,由於之前被柳雲祁瞪過,那些女服務員們都有些畏畏縮縮的不敢過來。兇狠的眼神她們也不是沒見過,但是,就在柳雲祁瞪她們的時候她們心裡莫名的感覺到異常的恐懼,這使得她們如今看著柳雲祁就如同在看洪水猛獸般害怕。

她們的眼神使得柳雲祁有些煩躁的說道「你們這開的是什麼店啊?! 釣魚青年的快樂生活 怎麼連個服務員都沒有?!怎麼做生意的?!你們老闆在哪裡?!」

沒辦法,柳雲祁這就是在故意的為難她們,誰讓她們之前都以看不起人的表情看著楊白雪呢?而柳雲祁這人一向護短,最見不得別人欺負他身邊的人。而柳雲祁雖然嘴上不說,但是心裡是把楊白雪當做自己人的,自己人被欺負了他當然是要找回場子的了!

而對此毫不知情的楊白雪則無視一切的自顧自的在一旁挑選著自己喜歡的衣服。

不消片刻,一名身形臃腫的中年婦女掀開門帘從裡間走了出來,看著那一群畏縮不前的女服務們,她頓時是大皺眉頭的道「怎麼回事?!客人都上門了你們怎麼還聚在一塊不去招呼客人?!」

柳雲祁適時的補充道「本來看著你們這的裝潢不錯,衣服也不錯,那服務員應該也是不錯的,可是如今見到可真是讓人大失所望啊~,偌大的店面居然連一個服務員都沒有,這種店面能開的下去也真是奇迹~!」

那中年婦女也就是老闆見柳雲祁這一副無所顧忌的樣子,又見其衣著華麗,頓時對著柳雲祁陪了個笑臉道了個歉道「對不起,這些夥計都不懂事,得罪了大人,不如由我來親自服務大人吧,不知道大人想要什麼樣式的衣服啊?尺碼又是多少呢?」

「不是我~」柳雲祁沖著一邊被無視的楊白雪努了努嘴道「是她,幫她選幾身適合她的衣服。雖說我不差錢,但是不合身的衣服可不要拿出來丟人知道嗎?!」

順著柳雲祁示意的方向望去,那老闆娘頓時是誇張無比的說道「哎喲,還真是位漂亮姑娘啊!這位少爺,您就瞧好吧~,我保證把這位姑娘是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說著,老闆娘便樂顛顛的朝著楊白雪走了過去。

而從沒跟陌生人說過話的楊白雪如今突然被人搭話,頓時顯得有些局促不安的朝著柳雲祁看了過來,柳雲祁對其回以一個溫柔的微笑示意她可以放心。有了柳雲祁的肯定,楊白雪頓時放下了心來,雖然依舊有些羞怯,但畢竟還是大著膽子和老闆娘交流了起來。

看著這一幕柳雲祁欣慰的點了點頭,當時在給柳絮選禮物的時候,禮物雖然是楊白雪選的,但是基本上的交流還是柳雲祁來完成的。在面對那些店員的詢問時,儘管那些店員已經足夠溫柔了,但是楊白雪是依舊難以下定勇氣開口說話。

沒辦法,誰讓她從小几乎是沒接觸過陌生人呢?而當初她主動和柳雲祁說話主要是因為她本身就已經照顧了柳雲祁多日,而柳雲祁又和她的年齡相近,所以楊白雪才能大著膽子和柳雲祁交流。

柳雲祁在那首飾店裡看楊白雪是如此的怕生,當時還為她擔心了好一陣子,一直在擔心著這樣的孩子以後該怎麼獨立。如今好了,楊白雪是自己主動的踏出了第一步,而這可喜可賀的第一步也絕不會成為那最後一步的。

柳雲祁心中正暗自欣慰著,突然,他又再次的在人群之中注意到了一股異樣的視線。他猛然轉頭朝著街道看去,由於街道上的人潮實在太過擁擠,使得柳雲祁根本就無法找到那股奇異的視線來源。

見其如此,柳雲祁猛然的開始集中精神去感知周圍的一切,可是,出乎意料的是,在他的感知之中並沒有任何一個可疑之人的存在,這不由的讓柳雲祁不由的暗自嘀咕著自己是不是神經太緊張了,感覺錯誤了。

不知不覺半個小時過去了,而這半個小時之中,楊白雪是不停的在穿衣服與脫衣服之間轉換著。而每換一件衣服都要在柳雲祁面前轉一圈,詢問柳雲祁是否好看。

柳雲祁一開始還是興緻勃勃的回答著楊白雪的問題,但是到了後面柳雲祁的答案則是千篇一律的好看與不好看。這也不能怪柳雲祁,這實在是柳雲祁已經詞窮了,畢竟,接連誇一個女人十分鐘可是不容易的事情啊。

而見柳雲祁似乎是已經沒了興緻,楊白雪似是也沒了興緻般不再挑選衣服準備和柳雲祁結賬。然而儘管時間並沒有多長,當柳雲祁看著那幾乎要堆成小山的衣服時還是吃了一驚,同時感嘆著女人的購物天性是多麼的可怕,就算是一名不喑世事的女人也是一樣的。

付了錢之後,楊白雪是興高采烈的將衣服收入了空間戒指之中,在那老闆娘的歡送之下與柳雲祁離開了服裝店。

然而,在柳雲祁二人走出服裝店的時候,那股異常的視線又再次的出現。柳雲祁又再次轉頭望去,可還是找不到視線的出處,感知也是感覺不到有什麼異常的地方。

一次是巧合,兩次是碰巧,到第三次的時候就跟這前兩者沒什麼關係了。雖然第一次在旅館的時候柳雲祁成功被服務員轉移了視線,但他依舊留了個心眼,加上剛才的那兩次,柳雲祁絕對有理由相信,有人正在暗處監視著他。

這個發現不禁的讓柳雲祁暗自皺了皺眉,在這裡他可以說是沒有和任何人接觸過,更不要提有什麼仇家,更何況以他如今的面容別說是仇家,就連最熟悉他的人都不一定能認得出來,可是這一莫名的監視又是因何出現的? 可是,既沒有仇家在這,又不會有人認出他,那到底是為什麼有人會監視他呢?

想來想去,柳雲祁就想到那麼一個可能對他有企圖的人,那就是柳絮。如今,只有她與她身邊的幾個女人知道柳雲祁回來了,而知道他回來的柳絮最有可能想做的一件事情那就是要抓他回去。可是,奇怪的事是,柳絮並不知道柳雲祁有練習易容,那她又怎麼會派人不問身份的監視柳雲祁呢?

其實,這只是柳雲祁一廂情願的想法罷了。雖然一開始柳絮並沒有發現柳雲祁偸練易容,但是隨著時間的延長,柳雲祁那怪異的舉動依舊是難逃柳絮的眼睛,再加上柳絮的化妝品異常的減少,逐漸的,柳絮便起了疑心,最終,在她的細心之下她發現了柳雲祁在偷拿她的化妝品偸練化妝。

一開始其實柳絮是並沒有在意,只當柳雲祁是貪玩。但是隨著後來柳雲祁的化妝技術越來越厲害,她便開始關注起了柳雲祁,直到柳雲祁成功將自己的臉化成別人的樣子的時候,柳雲祁是徹底的把柳絮給震驚了。

於是乎,在以後的採買之中,柳絮每次買化妝品都會特意的多買幾個人的量供柳雲祁使用,而愚蠢的柳雲祁竟是一點沒有察覺出來這其中的變化,還在暗自得意著自己瞞天過海的本事有多麼的強大。

搖了搖頭將腦海之中那紛雜的想法甩到了腦後,柳雲祁心中想道「不管你們是誰的人!不管你們是如何認出我的,我的易容術可是天下無雙的!等我換一副面容我還看你們怎麼找到我!」

柳雲祁眼中閃過了一抹強烈的自信,拉著楊白雪就轉入了一旁的小巷子之中。不多時,當柳雲祁與楊白雪從一旁的巷子之中出來之時,兩人已經是換了另外一副面容,另外一副的裝扮。

楊白雪也成功的被柳雲祁從一個巧笑嫣然的少女畫成了一副丰神俊朗的偏偏公子的模樣。

轉頭看了眼身邊的「作品」,柳雲祁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得意的微笑道「這下你們總認不出我們了吧?!」

而正得意的柳雲祁並沒有發現此時浮現於楊白雪臉上的紅暈,以及她那時時朝著柳雲祁注視而來的羞怯的眼神。

就在剛才,柳雲祁突然將楊白雪拉入了小巷子之中。在楊白雪的不明所以之中柳雲祁突然脫掉了她的衣服,雖然只是外衣,但是一個女孩子的衣服對女孩子有多麼大的意義我想不用說大家都知道。

外衣被柳雲祁略顯粗魯的脫掉的楊白雪頓時頭腦一陣發矇,雖然後來柳雲祁又重新的給她穿上了另一件外衣,但是正處於凌亂狀態的楊白雪是根本沒注意到這點,甚至都沒感覺到柳雲祁對她的臉做了什麼,只是一個勁的猜測著柳雲祁到底是要做什麼。

直到剛剛她再次被柳雲祁拉出小巷子之時她才終於回過了神來,明白是自己誤會了柳雲祁,但是由於之前的發矇,她是依舊不知道柳雲祁對她做了什麼,於是她心中是一邊一個勁的抱怨著柳雲祁怎麼怎麼地,一邊偷眼羞怯的觀察著柳雲祁此時臉上的表情。

看著柳雲祁臉上那一閃即逝的得意之色,楊白雪是微微一愣,隨即似是誤會了什麼似的惱怒的鼓起了她那粉嫩的腮幫子,伸手在柳雲祁的腰間用力一掐。

「嘶~」

腰間的疼痛頓時讓柳雲祁直抽冷氣。

柳雲祁一臉不明所以的朝著身邊的罪魁禍首望去,楊白雪對著他是鳳目圓瞪,隨即不再理會他的氣呼呼的朝前走去,而楊白雪的反應更是讓柳雲祁的心中一陣疑惑不解,剛要追上去問個清楚,豈知,那股異樣的視線又再次的出現。

柳雲祁頓時頓在了原地,他心裡不明白。為什麼?!為什麼他那完美無缺的易容術會一點作用都沒有!到底是哪裡出現了紕漏?!還是他的易容還存在著他所不知道的問題?!這不可能!就連愁雲都曾經說過他靠著這一手絕活就算是當殺手都沒問題,又怎麼會有什麼他不知道的問題存在呢?!

心思電轉之間,柳雲祁將心中的疑惑通通的拋諸腦後。一個閃身便來到了即將跨出小巷子的楊白雪的身邊,他伸出了一條手臂直接摟住了楊白雪的腰身便再次的返身繼續往著小巷子的更深處衝去。

而尚且不明白情況的楊白雪被柳雲祁的這一手是嚇了一跳,她不明白,為什麼柳雲祁才剛剛愚弄了她,這會她明顯是氣還沒消的情況下柳雲祁居然還敢做出這麼大膽的動作。

想了半天想不通的楊白雪終於回過了神來,她一邊掙扎著一邊怒瞪著柳雲祁道「雲祁哥哥~,你幹什麼呀?!剛剛愚弄小白愚弄的還不夠嗎?現在你還想幹嘛啊?!」

「別吵!」柳雲祁怒瞪了楊白雪一眼,眼中閃過了一道寒光道「有人追上來了!」

說著,柳雲祁便在原地停了下來,而楊白雪這時也是終於反應了過來警惕著周圍的一切。從柳雲祁的眼神之中她就能看的出事態有多麼的嚴重,但她心裡依舊是憤憤不平的道「哼!壞蛋雲祁哥哥~敢凶小白!看一會小白怎麼收拾你!」

在小白鬍思亂想之間,五道身影突然出現在了他們的四周將他們牢牢的圍在了中間。

只見其中一名滿面嚴肅的中年男子以一種探究的眼神打量著柳雲祁二人道「老鬼,是不是這兩個啊?可不要抓錯人了啊?」

一名鬍鬚花白的老者一邊捋著鬍鬚一邊點頭說道「應該不會錯了,少宗主的夫人說過。她的弟弟擅長化妝,並且實力不在武王之下。剛剛這兩個小傢伙在進出巷子的時候樣子是判若兩人,再加上剛剛他們所展露出來的些微實力,應該是不會錯的了。」

「少宗主夫人?」柳雲祁頓時是愣在了原地,他終於知道監視著他們的人是誰了,原來是柳絮所派出來的人馬,同時也終於明白了自己剛剛在他們面前是放了一個致命的錯誤才把自己暴露了出來,不然的話,他們可能只是懷疑,不會如同現在這般篤定。不過,這五個武王,為了他,柳絮這鬧出的動靜可是不小啊~。

可是,柳雲祁的心裡還是不明白,為什麼柳絮會知道自己會易容術,在他的認知之中,柳絮她們應該是不知道的才對啊?

甩了甩頭,將腦中想不明白的問題拋到了腦後,臉上換上一副害怕的神色將楊白雪抱在了懷中道「各位叔叔伯伯們,你們是想要做什麼?如果你們是要錢的話,我們兄弟兩還有些,你們可以統統拿去,但是請不要傷害我們。」

突然被柳雲祁抱在懷裡,楊白雪臉上不禁的染上了一抹紅暈,不明白柳雲祁為什麼如此的她抬頭想要詢問柳雲祁到底要做什麼,柳雲祁是死死的將她抱在懷中不讓她開口說話。然而,縱然是楊白雪此時心中有著強烈的惱怒,但是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的她也只有忍了下來乖乖的被柳雲祁抱在懷裡,同時心中暗暗的發誓,等這件事過去了一定要給柳雲祁好看。

「哈哈~」只見柳雲祁身後的一名中年男子不禁的開口發笑道「瞧這小子,還在跟我們裝呢~」

擋在柳雲祁側面的一名面容艷麗的女子也是不禁的掩嘴輕笑道「柳少爺,你也不必跟我們裝了,你早就露陷了。放心吧,我們不是壞人,是少宗主夫人,也就是你姐姐特意讓我們來找你的,你不用這麼擔心,我們並不是你的敵人,跟我們回去見你姐姐吧~,這麼久不見了,她可是很想你呢~」

「姐姐?」聽到這裡,楊白雪心中的警惕是不自覺的放鬆了下來,想要抬頭向柳雲祁發問,豈知柳雲祁的雙手仍是緊緊的摟著她的腦袋不讓她冒頭說話,這不禁讓楊白雪心裡暗自生著悶氣,她不明白,不明白為什麼柳雲祁不讓她說話。

其實,這實在是柳雲祁太過熟悉楊白雪的秉性,不喑世事的她很容易就能被別人三言兩語的帶入溝裡面去並且現出原形,連帶著也會把他給賣了,所以柳雲祁才當機立斷的把楊白雪的腦袋死死的抱住,不讓她的絲毫表情泄露給他們看,同時也不給她說話的空間。

只聽柳雲祁依舊是滿臉害怕加慌張的樣子望著他們道「宗主夫人?姐姐?我…我不知道你們在說什麼!你…你們到底是想要幹什麼?!是想要拐賣我們兄弟兩嗎?不!求求你們不要這樣子!我家裡很有錢的,只要你們想,我會讓我父親給你們送來很多很多的錢的!救命啊!快來人啊!這裡有人拐賣兒童啦~」說著,柳雲祁又猛然的大喊大叫了起來。

五名武王高手是面面相覷了一眼無奈道。

「看來這小子是打定主意不會和我們合作了~」

「那現在該怎麼辦?」

「怎麼辦?哼!宗主夫人說了,如果他不願意跟我們回去的話抓也要把他抓回去!不過大家小心了!這小子雖然年歲不大,但是實力不凡,據少宗主親口說過,他很有可能已經有武王的實力了!」

「哼!就算他是武王又如何?今天我們這麼多人在場,難道還抓不到一個小毛孩嗎?!」 看著那緩緩壓上來的五名武王高手,心知躲不過這一架的柳小白長嘆了口氣,鬆開了抱緊著楊白雪的手道「這世界還真是一點溫暖都沒有啊~我的叫聲已經是足夠凄厲動人了,結果連一個來救援的人都沒有。」

五名武王是微一愣神,那名長相美艷的武王展顏一笑道「那麼,你了打算跟我們走了嗎?這樣也好,本來就是一家人,省的我們動手傷了和氣不是?」

「哎呀,你的這個誤會可就大了啊~」泊泊的鬥氣開始從柳小白的身體之中湧出,他的嘴角輕輕的勾起了一抹邪魅的微笑道「一般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不是那種束手就擒的人。所以啊~,如果你們要想我跟你們回去的話,最好是把我打趴下,不過你們是最好有個心理準備,我從來就不知道手下留情為何物。」

還是因為年齡的原因,儘管穆飛羽告誡過他們柳小白的實力很有可能已經達到了武王的境界,他們在見到柳小白的第一眼雖然是第一時間去探查柳小白的實力,但是卻不知為何就好像是被無形的屏障擋住了般,他們是根本就探查不出來,又是因為柳小白的年齡因素,使得他們心裡產生了輕視之心。

如今柳小白的鬥氣一外放,他們立即就感受到了穆飛羽是所言非虛,他們頓時是臉色大變,滿臉不敢置信的盯視著柳小白道「這!高階武王?!這怎麼可能!這麼小的孩子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強的實力!」

「柳少爺果真是妖孽啊!難怪少宗主會如此的重視他!」

「哼!就算他也是高階武王又如何?如今我們這裡也是有兩名高階武王的,剩下的也都是中階武王!這種實力再加上我們平時所研練的陣法,別說是高階武王,就算是頂峰武王我們也不用害怕!」

「哼!這還用你來提醒?!誰說我害怕了?!我只是在吃驚他的實力而已!」

看著這五名武王高手那大驚小怪的樣子,楊白雪是直翻白眼不屑道「小白哥哥,高階武王很厲害嗎?他們為什麼都那麼吃驚?」

柳小白溫笑著搖頭道「小白,他們吃驚的並不是我的實力,而是我的年齡。」

「哦。」楊白雪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疑惑道「小白哥哥,你真的要跟他們打嗎?聽他們的意思,他們好像是你姐姐派來的。既然是你姐姐派來的,那就不是壞人,為什麼不就這樣跟他們回去去見你姐姐呢?」

「小白,有些事情你還不懂,所以哥哥不會怪你。哥哥現在只問你,你會幫哥哥嗎?」柳小白輕輕撫摸著楊白雪那柔順的頭髮道。

楊白雪認真的看了柳小白一眼,點了點頭,從空間戒指里取出了一把長劍,鬥氣緩緩從她身上湧出道「恩~,不管小白哥哥到底是有什麼打算,小白都會站在哥哥這邊的。」

「恩~,小白真乖。」 頂級閃婚:帝少的心尖寵 柳小白輕輕磨搓著小白的腦袋附耳在她耳邊輕聲道「但是,你也要記得手下留情哦,打傷可以,千萬不要殺人,畢竟怎麼說他們也算是自己人,哥哥也不想兩邊鬧的不愉快。」

「小白哥哥~,你不要老摸小白的頭,小白會長不高的。」柳小白那溫柔的舉動使得小白臉上是微微一紅,不滿的抬手拍開柳小白磨搓著頭頂的手掌白了他一眼道「這還用哥哥說嗎?小白也不想隨便殺人的。」

柳小白看著楊白雪那護在腦袋上的手,繼續伸手過去打趣道「本來就已經長不高了,再摸也不會矮到哪裡去的啦。」

「小白哥哥真討厭!」楊白雪拍開柳小白伸過來的手掌對著他是怒目而視道「父親說了,小白還會長高的,到時候小白是會長的好高好高的!到時候小白也要摸小白哥哥的頭。」

「哦?是嗎?」柳小白似笑非笑的看著她道「女孩子長那麼高是不會有人要的哦~」

楊白雪是微微一愣,滿面惱怒的對著柳小白施以紛亂的粉拳攻擊道「小白哥哥真討厭…討厭…」

柳小白是伸手一一擋住了她的粉拳攻擊,還故作疼痛的哀嚎不止道「哎喲~,小白,你真打啊?可真是疼死哥哥我了~」

而周圍正在圍觀兩人打情罵俏的五名武王高手感受著楊白雪身上的氣息頓時是大驚失色,由於穆飛羽對他們提醒最多的是柳小白,所以柳小白身邊的楊白雪則是被隱藏在柳小白的光環之下,被他們是自動的忽略掉。

他們可不相信,這世界上已經是出了柳小白這一個妖孽了,如今會再多出一個。可是,如今的結果是大出他們的意料。楊白雪不僅是一名武王,而且與柳小白一樣的是高階武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