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周知之死心塌地接受之後,卻又被告知這是騙你的…

一旁的守在團長辦公室的助理小妹見到周知之出來后,便貓著身子鬼鬼祟祟的走了過來。

「被耍了?」

周知之聞言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何止被耍,還被耍了兩次。

「剛才你進去的時候我就想提醒你了,這位新團長最喜歡整人了,我們都被整過呢!可是你剛剛走得急匆匆的,我都沒來得急提醒你…」

助理小妹望著周知之深有同感的點了點頭

見狀,周知之表情更加鬱悶了。

「碰上這樣一位新團長,真不知是福是禍…」

團長辦公室內,原風吉望著桌子上周知之剛剛呈上來的報告書,五指不斷的在桌面上敲打,此時他已經收起了玩世不恭的笑容,表情嚴肅,盯著報告書像是在思索著什麼。

……

昏迷后的第四個月,入夜,冷玉從昏迷之中醒來,病房之中此時只有他一人,瞳子看來回去休息了。

他的傷勢對普通人而言那是致命的,但對覺醒者而言,只要沒死,只要醫藥和治療手段到位,痊癒不過是時間問題而已。

所以,他在病床上躺了四個多月後,便自然而然的清醒了過來。

不過,他的實力卻並沒有完全恢復,還需要一段時間靜養,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畢竟超常態的後遺症擺在那兒。

此時的他手中正捏著一部手機,望著病房之外城市的炫彩夜景,怔怔出神。

當凌晨兩點之中來臨之時,萬物靜籟,天空之中星光忽明忽亮,偶爾有一顆流星劃過天空,照亮了黑暗的宇宙深空。

終於,冷玉下定了決心,打開了手機。

「嘿!冷玉好久不見,最近有沒有想我啊?恭喜你,考入了自己夢寐以求的師範大學,距離自己的夢想又近了一步,鼓掌鼓掌…..」

這已是一段拍攝在六年前的視頻,視頻之中,少年溫柔的笑臉,一瞬間打破了冷玉的心防讓冷玉在無聲的哭泣之中,流下了一串串滾燙的淚水……

第二天清晨來臨之時,懶散的陽光照進了病房,當瞳子帶著一束鮮花踏入病房之時,病床上的人早已消失的無影無蹤…..

濕答答的床單上還殘留著一絲餘溫,窗帘在微風中飄舞,陽光灑在了瞳子手中的鮮花之上。

那是一朵,向陽花…

「祝你旅途順利,面癱男…」

瞳子將手中的向陽花輕輕插入了花瓶之中,隨後飄然遠去… 淅淅瀝瀝的小雨之中,一名少年拉著一名少女的手,帶著焦急的神色急急忙忙地跑過街道和人群,像是在躲避著什麼人一樣,慌不擇路地踩過積水,三步一回頭的逃亡著。

「哎喲!」

由於地面積水太多,女孩不小心滑了一腳,摔倒在了泥地之中,頓時摔了個狗啃泥。

「快起來!」

少年連忙拉起少女,也顧不上處理摔傷的傷口,匆匆忙忙的消失在了街角。

「別害怕!我會保護你的!」

街角的小巷之中,少年用衣袖將少女臉上的泥水抹乾凈后,語氣堅定的對著驚魂未定的少女安慰道,他才十五六歲,臉上的稚氣未消,但望著懷中柔弱的少女,眼神卻極為堅定。

而他懷中的少女也才是十五六歲,但心態卻明顯不如少年,此時,她那張精緻的臉蛋上寫滿了慌亂。

「小安,我們會不會被抓?」

少女帶著一絲絲哭腔對少年問道,就在前不久,她的閨蜜為了保護她被人抓走了。

「小雨別怕!有我在!我會保護你的!而且,我們還有異能!我們會變得更強大!以後我會將他們都救出來的!」

名叫小安的少年語氣堅定異常,這堅定的語氣,讓這名名叫小雨的少女多多少少感覺到了一絲安心。

「嗯!」

在少年的感染下,少女也變得堅強了一點。

事情還要從半年前說起,半年前,天降異象,一道聖光照耀大地,無數人在聖光的照耀之下獲得了異能,有的人變得力大無窮,有的人則是可以操控火焰冰雹。

於是,平靜的生活被打破了。

原本少年少女也只是普通的初中學生,但他們也在那聖光之下成為了異能者,於是他們的命運軌跡便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和其他人一樣,剛開始的兩三個月里,他們享受著異能帶來的種種便利,可惜好景不長,一隊突然冒出的怪人,開始大肆抓捕他們這些異能者,他們自稱執法者,個個實力高強,比他們這些所謂的異能者要強太多了

幾乎是一夜之間,大量異能者被抓。

大牌總裁愛撒嬌 少年少女自然也不例外,他們也遭到了追捕。

「該死!我們做錯了什麼!為什麼要抓我們!為什麼! 極品女總裁 又不是我們自己想要獲得這些異能的!該死!」

一想到這裡,名叫小安的少年便氣憤不已,氣急之下他一拳打在了牆壁之上,將牆壁砸出了一個大坑!

要不是他實力強一些,早就和他的同伴一樣,此時已經被那些自稱執法者的人抓去,關到某個地不知名的地方去了。

此時,少年和少女沒有注意到,在他們藏身的這條小巷子中,還有兩名乞丐,這兩名乞丐,一名乞丐很老了,躺在地上捲縮著身子,一動也不動,彷彿死去多時。

另一名乞丐模樣很年輕,依稀可以見到他那帥氣的臉龐,但此時他卻是滿臉鬍鬚渣子,禿廢異常,此時他正目光獃滯地望著陰雲密布的天空,失魂落魄的模樣讓人不禁生出一絲絲心疼。

砰!

就在這時,一道身影從天而降,像一顆炮彈一般落在了少年好少女的眼前。

「找到你們了,老鼠們!」

這是一名身材高大的男人,體型魁梧,一雙凶神惡煞的眼珠子正望著少年少女,猶如在審視自己的獵物。

見到這個男人,少年小安心中一驚,少女小雨更是害怕的躲在了少年的身後瑟瑟發抖,彷彿見到了什麼令她恐懼的事情一般。

「可惡!你們這群執法者的走狗!為什麼要抓我們!」

見到這個男人,少年頓時呲牙欲裂,眼前這名男人正是那群自稱執法者的其中一員,也正是他將自己的好友和少女的好友抓了去了,眼下也不知道被關在什麼地方,在遭受什麼樣的罪過。

「為什麼抓你們?這不是廢話嗎!?你們的存在擾亂了社會安定!」

說完之後,男人動了,他身子一晃便繞到了少年的身後,還不等少年反應過來,便將他身後的少女一把抓了過去。

「小雨!」

見到少女被抓,少年頓時憤怒不已。

他猛的衝到男人身邊一拳轟出!可惜他的攻擊只是憑藉著蠻力,毫無章法技巧可言。

「哼!無知!」

男人看破少年的攻擊后,一腳踹出,便將少年踢飛,身子倒在了小巷子中那兩名乞丐的身邊,咳血不止。

踏踏踏

腳步聲傳來

男人帶著強烈的壓迫感,一步步向著少年逼近。

「啊!」

少年一聲大喝,猛地從地上彈起,紅著雙眼朝著男人沖了過去,速度極快!

「不愧是本體類覺醒者,可惜現在只是個孩子,遠遠比不上成年後的本體類覺醒者!連基礎的覺醒線都沒有達到」

男人望著少年眼中閃過一絲讚歎,他很清楚少年口中那群所謂異能者是什麼性質,那就是覺醒者而已。

只可惜,因為未成年的關係,少年的身體還未發育完全,剛剛覺醒的他們實力要低於基礎覺醒線,眼下這個少年,只不過才勘勘達到五倍超越普通人極限的水平而已,還遠遠達不到真正的本體類覺醒者的水準!

更何況,這些人不過是野路子出生,連心念的性質都搞不清楚,所以對上正牌覺醒者,自然是一敗塗地!

而這個男人,則是地地道道的本體類覺醒者,而且成為覺醒者后已經過去了多年,身體素質早已超越普通人極限十五倍!

要知道,地地道道的覺醒者可都是在死戰之中覺醒心念從而成為覺醒者的!光戰鬥經驗便甩這群野路子出身的覺醒者十幾二十條街!

戰鬥力自然不言而語

這一點,冷玉也比不上,要不是因為冷玉在覺醒之前接受過黑老怪大量的指導,恐怕他也比不了這樣一群人!

當時的他只是身體不行,但殺人技巧,戰鬥技巧已經磨練到了一個極致!

所以,在這個男人面前,少年的這點實力,遠遠還不夠看!

砰!

一腳,少年便被再次踢飛,再一次倒在了巷子中那兩名乞丐的身前!

「小安!快跑!不要管我了!你快跑!」

被男人夾在腰間的少女見到這一幕,眼淚頓時嘩嘩流下,她不斷的揮舞四肢,想要阻止男人的步伐。

可惜,男人的身軀好似鋼鐵,她那如雨點一般的拳頭落在他的身上沒有起到絲毫作用!

「嘖嘖,真是感人的一幕…」

來到少年身前後,男人居高臨下地望著倒在自己腳下不斷咳血的少年,眼中閃過一絲玩味的笑容,他的目光一掃,在見到小巷子中的那兩名一老一少的乞丐后,頓時露出一絲鄙夷的表情。

「渣滓!」

罵完之後,男人動了,他一腳踢出,腳尖踢向了那名老乞丐的太陽穴!他竟然想將這名與自己無緣無故的老乞丐一腳踢死!

「你會死的」

見到這一幕,一旁眼神禿廢的年輕乞丐突然開口說話了,他的話讓男人的攻擊猛的一頓,在半路之中停了下來。

「呵呵!」

男人收回了自己的腳后不屑的笑了一聲

隨後男人將自己收回的那隻腳猛地踢向了那名年輕的乞丐!

唰!

急速之下!男人的腳尖劃破空氣,直往那名年輕的乞丐腦袋踢去!

「你會死的!」

這時,那名身子捲縮在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的老乞丐說話了。

他的話讓男人又是一頓,隨後詫異的望了一眼說話的老乞丐。

「搞什麼鬼?」

容我緩緩,來時遲 男人有些納悶,搞不清楚這兩個乞丐哪來的勇氣說他會死,於是不信邪的他停在半空中的腳尖再次動了!這一次他帶著必殺的決心!猛的朝著那名年輕乞丐的太陽穴上踢去!

「不要…不要!別殺他們!我跟你們走…」

就在這時,那名躺在地上被男人一腳踢得口吐鮮血的少年說話了,聞言,男人的動作又是一頓。

「嘿!真T娘的有意思!」

男人還從來沒有遇見過這樣有意思的事情,於是他大搖大擺站在哪裡饒有興緻的看起了戲來。

「放過他們,只要你肯放過他們和小雨,我願意跟你們走…」

名叫小安的少年,在地上一點點爬著,剛才男人的那兩腳下了死手,所以他的五臟六腑已經受到了重創。

少年拖著身子爬到了男人的腳邊,抓住男人的褲腳,用盡全部力氣抬起了自己頭顱,望著面無表情,身材魁梧的高大男人再次說道:「放過他們…放過小雨,只要你肯放過他們,我願意束手就擒…」

「小安!嗚嗚嗚…」

聽到這名少年的話后,被男人夾在腰間的少女小雨頓時失聲痛哭:「誰來救救我們,誰來救救我們…」

小雨淅淅瀝瀝之中,少女的哭泣的聲音越來越小,越來越小,以至於最後,她漸漸絕望了…

此地只有兩個乞丐,自身都難保,沒有人來救他們…

「哎呀呀!想不到老頭子居然也會被有人救的一天,喂!那邊那個臭要飯的!你去幫幫忙,打死這個男人,救下這兩名少年少女吧!」

就在這時,老乞丐對年輕的乞丐說出了讓人吃驚的話,他居然讓那個禿廢的年輕乞丐起身打死那個男人,救下那兩名少年少女!

老乞丐的話讓哭泣的少女和少年呆了,少女更是一時間忘記了哭泣!

而那個男人則是笑了。

「呵呵!啊哈哈哈! 連哭都是我的錯 真TMB有趣啊!自身都難保的老乞丐居然讓另一個自身都難保的乞丐打死我救人?你在開完笑嗎!!!」

怒氣沖沖的男人一聲暴喝,音浪滾滾之下竟然將周圍淅淅瀝瀝的小雨都被震散了,腳下的少年更是吐出了鮮血,加重了傷勢!

可見,他的實力有多可怕!

而此時,那名年輕的乞丐不再目光獃滯的盯著陰雲密布的天空,而是,將自己禿廢的眼神,放到了那個男人的身上。

「無聊!」 「無聊!」

陰雲密布的天空之下,禿廢的乞丐目光獃滯,他的眼中彷彿失去了所有的色彩,只留下黑白。

細雨帶著枯朽的風刮過他的臉龐,將他的長發吹散,露出一張彷彿飽經滄桑的臉,明明是那麼的年輕,卻又像一個老人,臉上儘是憔悴。

他的耳朵彷彿聽不見任何的聲音,哪怕身旁的那個男人在聽到他的話后憤怒的在他耳邊咆哮,他也依然沒有絲毫表情。

像是一個心已經死去的人

這個年輕的乞丐,不是別人,正是冷玉。

距離他離開醫院已經有一個多月了,這一個月以來,他一直在流浪,漫無目的的流浪。

不吃,沒喝,未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