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他答應我,不管輸贏都會贈予足夠的冰靈草!」

「冰靈草?」天岩一臉鬱悶的說道,「天凌師弟,你怎麼早說啊!你要什麼材料跟我說啊!

只要合理的,不管輸贏我都給你一點啊!」

「一點?是多少?」天相冷嘲熱諷的說道,「師弟,你的誠意不夠,還怕輸,何必勉強自己呢?」

「怕輸?!」天岩聞言吹鼻子瞪眼的說道,「我弟子玄機,法寶無數,神機妙算,能斗轉乾坤,先人一步!

我還會怕輸?!」

「……」一群天字輩弟子翻白眼。

「算了,師弟,別逞能了。」天相一臉得意的說道,「我們都已經達成約定了!

一座山峰,外加五百年份的二十株幽魂草,和二十株冰靈草!」

「嗯?」天霞聞言,眉頭緊皺。

「通幽丹?!」其餘天字輩弟子也是驚訝起來。

「難道他還想在比斗之前突破境界?不過他有千年何首烏他嗎?」

「不至於吧,天相師兄又不傻,不可能現在給他!」

「那他真以為自己能贏?」有人冷笑道,「天相實力不怎麼樣,但是運氣那是賊好!門下弟子從上到下,那都是天賦極強!

而玄悠更是全宗門玄字輩弟子第一!

這小子還真是初生之犢不怕虎啊!」

「輸贏那也是人家的事!」有人嘆氣道,「只能說,天相師兄又撿到便宜了!」

立下賭約之後,一群人在說話間惋惜的離開了這裡,不過討論得最多的還是關於天凌為何如此行事!

而顧凌此時一言不發的飛身至雷磁山,回到大殿之中,就拿出傳音符微笑的說道,「無山師叔,這段時間就靠你的萬母磁星了啊!」

「放心吧,師侄。」對面傳來無山豪爽的聲音,「不過,你確定能打過天霞嗎?

雖說你是天雷之體,但畢竟還沒有通幽,而這個天霞一聲不響的突破到了凝神境,她有多大的能耐我還真不是很清楚。

而且她還是王級荒蕪,著實有些摸不透!」

「別的我倒不擔心,就怕她有至尊道器。」顧凌也略微有些沉思地說道,「依師叔所說,她手下有兩件皇級道器,閃雷、天化也是樣樣精通,但以我的天雷之體相對也並不艱難。

主要擔心她有沒有至尊道器!」

「你都沒把握,你還敢如此,真是膽大啊!」無山無言的道,「至尊道器有的可能性太小,就算她有這些材料,也有天陽的天雷眼,也只能做出偽至尊道器。

用我借你的紫鱗真武甲,也並不畏懼!

關鍵是你有沒有把握將她打到認輸!

現在的天霞可不是以前,你要是把她打暈了,或者打得很狼狽,被凌空盯上可就壞了!」

「沒有。」顧凌輕輕的吐字,讓無山一陣心跳突兀。

「師侄,你可別唬我!你可是連我的皇級道器和神通都能擋下的!

要是你沒有把握讓她認輸,你可別使用我的紫鱗真武甲!不然也被凌空惦記上,可就不好辦了!」

「對她我還是有把握,」顧凌輕聲道,「但是要不傷害她的前提下,有點困難!

不過,就算如此,有您的萬母磁星,應該可以限制一點她的法寶。

靠肉身打起來,閃雷和天化,她都不是我的對手!」

「希望吧。」無山一副隨意的樣子笑道,「你那玄塵我看也懸。

反正你贏了,給我一座山峰,日後咱們好好聯合!

要是你輸了,你日後就立天道誓言成為我的弟子!

哈哈,其實我更希望你輸!」

比起對於玄塵和子鄧的驚訝,無山更在乎的是天凌這個聖體!

顧凌聞言也笑了起來,道,「師叔,我想問一下,宗門大比上,一般的弟子都得去嗎?」

「從掌門往上下算,一共三代弟子。」無山無聊地說道,「也就是走走過場,實際上都是大宗門之間的攀比和晉位!

基本上都得去,特別是你這種新面孔,和你門下的新晉位的弟子!

不過去了也不錯,可以認識一些五湖四海的修士,從他們嘴裡也可以得到一些你想要的訊息!

說實話,你的通幽丹倒是不是很難,回頭在自己找不到,還可以和其他的修士兌換,

只不過代價很高。

但你想要煉製九霄雲雷陣器,恐怕不是一時半會能完成的!

你的天雷之體忽然恐怖,但修為太低,也不知道通幽之後能不能引下紫霞驚雷!

至於你在藏經塔裡面得到的那本秘法,有點驚人!」

無山臉色也有些動容的說道,「但是要煉製,恐怕沒有至尊的實力,就算有材料也煉製不過來的!」

顧凌心中明了,不過材料還是要收集的,也許等他修為太高點,他的荒源也可以試一試。

話不多說,顧凌繼續沉澱下來,開始使用雷引陣更快的吸收來自四周的雷靈氣!

而到了晚上他就開始煉製他的萬母磁星塔,這個原本屬於天齊的王級法寶!

融合了萬母磁星盂之後,它的重量越來越高!

冷酷上司別誤會 再加上最近搜刮的萬母磁星的灌輸,顧凌打算將它一直成長下去。

只是現在的他還沒有通幽,無法將法寶沉入湧泉達到心意相通,可以隨心所欲。

但它的吸力和削弱法寶和神通的能力沒有什麼變化!

(本章完) 至於紫鱗真武甲也是一件皇級道器,這是無山借用給他,是由萬年玄龜的龜甲所煉製而成!

能防禦一些皇級神通和法寶,只不過他不能夠動用其中的神通陣法而已。

這也是無山想要隱藏自己的所借用的。

簡單的交談之後,他就通過雷引陣開始修鍊。雖然還是不能夠引出紫霞驚雷和九霄雲雷,但一般的雲雷也足夠顧凌吸收了。

或許等到他突破通幽境之後可以試一試。

而到了晚上,他就開始煉化萬母磁星塔,這也是他為什麼要在九個月以後比斗。

為此,他也是做了不少的準備!

不過,此時他眉頭微皺,因為修鍊的時候,魔種在歐陽清不在的情況下又開始蠢蠢欲動了!

看來還是不能讓她離自己太遠!

天空再度變換,天化宗一切如常。

只不過因為雷磁山和天霞以及天相的對賭之時引起了大部分弟子的注意和議論!

甚至連無字輩和雷字輩的修士都不禁猜測和心動!

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 只不過他們不會放下身段去和自己的晚輩去爭一個弟子!

也不符合宗門規矩。

而心思最重的還是天陽。

畢竟這可是聖妖啊,一旦成為他的弟子,日後培養起來,在宗門大比上一出手,那肯定是震驚全場!

甚至能夠一舉晉陞王品宗門獲得更多的資源和領域也說不定!

加上還有洛水雲星宗作為靠山,也不會有人敢和他們挑釁,或者爭奪弟子!

除非是那些聖教和聖地,但他們都是要臉面的!

而此時,天陽心情有些激動和複雜,甚至看到自己身邊的九霄雲雷畫戟都有些意動!

天化宗的上上下下的弟子都對九個月後的比斗充滿了期待和好奇。

有人歡喜有人愁,也有人擔憂。

其中,雷磁山的眾弟子就是擔憂之一。

不過在顧凌的吩咐下全都安分守己,各執其職。

只是今天他們感覺整個山峰有些奇怪和詭異!

漫天的雷霆和繁星點點的夜空突然變黑霧籠罩!好像悄無聲息的淹沒了整個山峰!

而且在山峰的懸崖峭壁邊緣也猛然的出現漆黑無比的黑淵!好像要將他們吞噬一般!

無比的詭異和寂靜!

讓往日天空中的雷霆咆哮和震動的巨大響聲全都沒了聲息!

甚至四周的颶風呼嘯也感覺不到一絲分毫!

有的弟子立馬畏懼的利用法術攻擊黑淵,卻發現全都淹沒了進去,沒有一點身影!

更重要的是他們的大陣可是一直維持的打開著!怎麼可能出現這等詭異的異像?

「不會是宗門長老要對我們暗自動手吧?」有人心中膽寒的說道。

「不會吧?」有人既害怕又不願意相信。

「要殺也不是應該殺我們啊!」

「這不像我們天化宗的大陣!」

「應該是異像吧?」

「希望吧!」

……

一群人都在抬頭的看著天空議論紛紛,但心情無比的複雜和恐慌!

「全都給我安靜點!」玄虛此時看到這等景象,也是心中震撼!

但看到弟子們的慌亂,鎮定地說道,「這應該是異像!大家不要驚慌!我先去稟告師尊,你們都不要輕舉妄動!」

說完他就連忙朝著大殿飛去!

但心裡卻是惴惴不安,莫名的感覺到一股寒意!

可當他到達大殿之時,卻猛然發現自己被無形的能量彈了回來!!

而且威力之大,能量之恐怖,直讓他的渾身彷彿被火燒一般,無比的痛苦和難受!

「這是,有人針對師尊!!」瞬間,他心中巨駭!

難道是道皇不成?

新婚愛未眠 能突入王級的天地大陣的也只有道皇以上的人物啊!

「你們快看!!師尊的大殿之上被黑霧給包圍了!」有一名弟子臉色大驚失色的看著頂上,滿臉驚恐道,「難道真的有人要針對師尊?

這,這,這能進來的,也只有道皇了啊!!」

「完了完了!!這下完了!!」看到這一幕,有人瞬間臉色慘白的說道,「有道皇出馬,師公還能抵擋嗎?

要是師公完了,我們怎麼辦啊?」

一干弟子聞言,滿眼顫抖,望著天空的異像感到無比的恐懼!

他們從來沒有見過這等詭異的力量,也沒有見過這種悄無聲息就突入王級的天地大陣之內的黑霧!

好像無邊的黑暗,天外天的無限黑洞一般!無盡的漩渦正在大殿的上頭不住的靠近和迴旋籠罩!

剎那間,狂風呼嘯,遠處的黑氣如同地獄深淵一般,幽冷,冰寒撤股的傳入每個人的心魂!

「這真的是道皇嗎?」歐陽雅滿臉懼怕和沙啞的顫抖道!

歐陽清也是滿臉不敢置信,怎麼會有道皇對師尊動手呢?

他心裡畏懼,卻十分的著急,沒過一會她就咬著牙,朝著大殿沖了過去!

「姐!別去啊!快回來!」歐陽雅急得大聲喊道!

「這玄清,還真是……哎!」玄莜等人此時畏懼的都不敢亂動,看到玄清衝出去的一刻,她又是好笑又是無語!

但心中更多的是絕望!

她被巨風覺得緊咬著牙關,感覺十分的寒冷,卻陰陽怪氣的說道,「都這個時候了,沒什麼實力,還喜歡去添亂!」

「不準說我姐!」歐陽雅滿臉氣憤道,「她至少敢去,你連去的勇氣都沒有!」

「你怎麼不去?」玄攸凍得滿臉慘白,卻斜了她一眼,「這可是道皇!誰去誰就是找死!估計連師尊在裡頭也……」

「玄攸!你說話小心點!!」 總裁前妻太迷 玄辛生咬著牙,冷冷的盯著她說道,「還不知道什麼情況,小心禍從口出!」

玄攸聞言一陣語塞,卻不敢在多言!

而玄辛生臉色無比的沉重和緊張,如果真的是道皇的話,那他們這些弟子可真的就完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