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后羅征又找了一個角落坐了下來,再次閉上了眼睛。

方才羅征露的那一手,引起了平台上不少人的注意。

大部分人都收起了那份輕視之心,就連一些踏入先天秘境的內門弟子,眼中也閃爍一抹凝重。

武者都喜歡將自己代入一個假設的危險之中,試想倘若剛才自己是是那位壯漢,能否躲開羅征的刀?

絕大多數人心裡都得出了一個答案:躲不開。羅征方才的反應太快,出手太突然。

羅征當然不會無聊到揣摩這些人的心思,坐在原地冥想了一會兒,就聽到空中傳來一陣震顫的聲音,他抬頭就看到一個龐然大物從高空降了下來。

那是一架巨型飛天輦。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我族有規定,若被男子看光身子,就做他的女人,而你,是第一個看光了我身子的男子,以後,你就是我的丈夫!」

聽得女子的話,蕭寒徹底傻了眼,一臉目瞪口呆的表情。

看光身子就得娶?天底下居然還有這種奇葩規定?這規定要是放在地球上,那…還得了?

而且看著女子那一臉認真的神情,絲毫不像是開玩笑。

此刻,蕭寒的內心感覺有點兒崩潰,你丫的這到底是個什麼情況啊?

這是神州大地在對他的初次到來,表示歡迎嗎?

「咳咳,這位美女,其實,我剛才什麼都沒有看見。」蕭寒回過神,很冷靜地看著面前女子那白皙誘人的酮體,乾咳了一聲后,一本正經地說道。

聞言,女子一怔,霸道而凌厲的美眸眨了眨,顯然有些蒙,眼前這人,怎麼睜著眼說瞎話呢?明明看見了,而且還一直盯著看,眼睛都不眨一下呢。

「你不願意娶我?」隨即女子反應過來,顯然面前這男子不願意娶她,故意推脫。

蕭寒古怪地看了眼面前的女子,有點懷疑這女子是不是有點不太正常,這女子的思維,著實讓他不知所措。

「先走為妙。」隨即蕭寒不敢多留,身形一閃,準備踏空而去。

「你幹什麼?!」

然而,蕭寒剛欲轉身之時,那女子取出一把鋒利的匕首,徑直朝著自己的心臟刺去。

蕭寒大吃一驚,眼疾手快,迅速從女子手中奪走匕首。

「你這女人,瘋了不成!」蕭寒面龐上也是隱隱浮現一抹怒色,瞪著女子道。

「族規如此,我貞潔已毀,你不娶我,我就得死!」女子看著蕭寒,道。

「這什麼狗屁族規啊,我去他大爺!」蕭寒心頭忍不住咒罵,而且這女人也太一根筋了吧,就這麼聽族規的?

「你不要再尋死了,要我娶你也行,除非你能讓我喜歡上你?」蕭寒目光閃爍,沉吟片刻后,說道,只能暫時想出這權宜之計了,不然這女子尋死覓活的,他受不了。

「好,一言為定!」女子說道。

聞言,蕭寒也是鬆了一口氣,他這遇到的是什麼人啊。

「你先把衣服穿上吧。」蕭寒在女子嬌軀上掃了一眼,忍不住老臉一紅,這麼面對面跟著一位赤裸的女子說話,雖說很享受,但是也能難受啊。

「我都是你的女人了,你還怕什麼。」女子很自然的說道,一邊說著,還愈發靠近蕭寒,嬌軀已經貼在蕭寒身上,誘人的體香撲面而來,惹人心蕩漾。

蕭寒:「……」

此刻蕭寒的內心真是絕望的,這女人有些可怕啊,他連忙退開,跟女子保持一定安全距離,雖說他很帥,但用不著這麼直接吧?

看著蕭寒那有些難為情的樣子,女子柳眉微蹙,隨即她縴手一招,一件黑色衣裙飛出,她嬌軀一旋,頓時將衣裙穿好了。

蕭寒眼前一亮,這女子真的很美,此刻,她秀髮微干,有水珠滴落,絕美的鵝臉蛋兒上也依稀掛著滴滴水珠,不過那眉宇間總給人一種很強勢霸道之感,仔細看去,她猶如一頓出水的黑色蓮花,霸道的氣質中又摻雜幾分不染世俗煙火之感。

不得不說,這女子,很奇特。

「這樣可以了嗎?」女子再一次走到蕭寒面前,微微擺弄了一下自己的衣裙,說道。

「嗯,很漂亮。」蕭寒抹了把額頭上的冷汗,心中也是鬆了口氣,總算是能夠正常交流了,剛才那赤身裸體,簡直是對他的折磨啊,不過所幸蕭寒與美杜莎那樣的尤物瘋狂纏綿了幾次,因此如今對美人的抵抗力倒也不差,要不然剛才真的很有可能犯罪。

「我叫蕭寒,你叫什麼名字?」蕭寒先介紹了一聲,而後又問起了女子的名字。

「魔音。」女子美眸微閃,道。

「魔音?」聞言,蕭寒略顯古怪的看了眼這自稱魔音的女子,難怪性格古怪,這姓氏也夠古怪的,想必這一族都有點古怪。

「那個,我之前和朋友是通過空間傳送陣一起過來的,結果在傳送過程中失散了,我想問一下,我現在位於神州大地的哪個位置?」蕭寒問道,他只說是朋友,沒敢說女友,畢竟眼前這女人惹不起。

「神州浩土的南荒地域,而這裡,則是南荒中央區域的一方勢力,名為魔門。」魔音道。

「南荒?魔門?」聞言,蕭寒目光閃爍,算是定位到了自己的方位,他來時已經看過神州大地地圖,自然知曉南荒,這裡是神州四荒之一。

「那你…不會是這魔門的門主吧?」蕭寒突然意識到了什麼,古怪地看著魔音,問道。

「不是,魔門有三大殿,我只是魔門中的一殿之主,我與這魔門並無任何淵源,當初我來此,也只是沖著這個勢力的名字而已。」魔音說道,似乎怕蕭寒誤會她與魔門有什麼,還特意解釋了一下。

聞言,蕭寒點了點頭,算是徹底搞明白了自己所處的環境情況,心中也是微微鬆了口氣,神州大地,南荒,魔門,原來如此。

「小柔,能提供雪琴她們二人的消息嗎?」這時,蕭寒在心頭與系統交流著,心中自然也是極為擔憂二女,這茫茫神州,讓他上哪兒找人,自然只有靠系統提供線索了。

「主人,抱歉了,系統不會提供線索,她們只能靠主人自己去尋找了。」小柔說道。

聞言,蕭寒不覺苦笑,就知道是這麼一回事,難怪當初僅僅花費一千萬積分,系統就給他兌換一個如此遠距離的傳送陣,現在看來,果然是沒那麼簡單啊。

「不過,主人也不必擔憂她們的安危,她們自會有屬於各自的機緣,主人有主人的路要走,她們,自然也有屬於她們的道。」小柔又說道。

聽得小柔這話,蕭寒懸著的心也終於是放了下來,沒事就好。

只是,他心中還是有想念與擔憂,二女現在又在何方呢?

想必她們此刻也在著急尋找他吧?

可是,神州這麼大,從何找起?

想到彼此不知彼此的所在,又無法傳話,蕭寒心中也是不覺有些莫名的煩躁。

原來我愛了你這麼多年 畢竟,這不像地球,即便相隔千里,可以打個電話隨時詢問情況,這裡是異界,相隔千里的話,那就是杳無音訊。

「另外,主人,經檢測系統需要維護升級,所以要停止為您服務一段時間,這段時間,只能靠主人自己了,希望主人小心行事!」小柔又補充了一句。

話音一落,小柔便徹底沒聲了,也就在此刻,蕭寒有一種奇妙的感覺,冥冥中,他似乎感覺不到系統的存在了。

這一剎那,蕭寒有種莫名的心慌,就像是突然之間失去了自己最大的依仗。

那種感覺,有失落,有擔心,有害怕,有焦慮,有著各種情感的交織。

總之,一句話,如今的蕭寒,沒了系統。

這一刻,蕭寒真正在鬥氣大陸上感到了心慌,那種對未來無法把握的恐懼,讓他感到了害怕。

「呼…」

不過很快,蕭寒便是冷靜了下來,越是這種情況,越是要冷靜,慌,只會讓你更加被動。

冷靜下來后,蕭寒也是迅速清空了腦海中的焦慮等一系列負面情緒,他也在迅速整理思緒,以及在對未來做出規劃。

首先,系統只是維護升級,只消失一段時間,不必太過擔心,以他如今的實力,也足以在鬥氣大陸自保。

其次,對於未來,他要去尋找到雪琴和美杜莎。

可是,問題來了,茫茫神州,尋人無異於大海撈針,他該怎麼去尋找呢?

「若是我蕭寒之名響徹整個神州大地呢?」

這時,蕭寒腦海中不覺浮現出這個念頭,若是他的名聲夠大,那麼,縱使神州浩瀚,雪琴二女也能聽到他的名字,到時候找到二女豈不是輕而易舉?

「看來眼下最重要的,還是提升實力,等實力到一定層次,我就在神州之上組建帝閣,到時候雪琴她們就能找到我了。」蕭寒目光閃爍,心中明了,已然有了自己的打算。

一切,還是需要強大的實力。

「既然如此,那麼我的神州歷練之途,就從這南荒魔門開始吧!」蕭寒眸子中的迷茫困惑,在此刻一掃而空,眼中再次燃起了炙熱的鬥志。

一個人,迷茫、困惑,這很正常,但是,有了方向,有了目標,人,隨時可能煥然一新!

朝著既定目標,奮勇拼搏,人,又怎麼會迷茫?又怎麼可能會沒有鬥志呢?

「蕭寒,你怎麼了?」看著神色不斷變幻的蕭寒,一旁的魔音柳眉微皺,有些擔憂道。

「沒什麼,現在已經沒事了。」蕭寒搖了搖頭,心境已然平靜下來,他目光又看向魔音,有些不好意思說道:「那個,魔音,我想留在魔門中修鍊一段時間,不知能不能?」

「當然能留在這裡,不然,我怎麼讓你喜歡上我呢?」魔音走了過來,隨即主動牽著蕭寒的手,道:「走,我先帶你去我的音殿中挑一所居住的行宮。」

蕭寒一臉苦笑,他真不知道,此刻,他是應該悲還是應該喜…… 飛天輦在帝國之中並不常見,究此原因還是太昂貴了,一架飛天輦的價值就約等於一把上品玄器。

關鍵是上品玄器可以極大的增強武者的實力,而飛天輦僅僅只是一個代步工具而已。

所以像羅家所在的崇陽郡,沒有任何家族會花大價錢購買飛天輦。

只有在帝都這樣的富蔗之地,飛天輦才變成了常見之物。

可是這種巨型飛天輦,羅征還是第一次見到,看著如此龐大之物竟然懸浮在空中,慢慢的朝下方壓過來,羅征也感到無比的震撼。

在場的其他人,倒是見慣不怪,見到這巨型飛天輦降臨,紛紛站了起來,出發的時間到了。

巨型飛天輦緩緩的停靠在青天台旁邊,從巨型飛天輦的側面伸出一道浮橋,搭在了平台的邊緣,從裡面走出了幾個人,站在的浮橋旁邊。

平台上的青雲宗弟子們就紛紛將自己身上的令牌遞上去,讓那幾個人檢查之後,就通過浮橋,鑽入了巨型飛天輦的內部。

羅征跟在眾人的後面,輪到他的時候,他也將自己身邊的令牌呈上去,當那幾人發現羅征不過才是煉髓境的時候,臉上也露出詫異之色,倒沒有多說什麼,檢查完令牌后,就示意羅征可以進去了。

羅征踩過浮橋,就鑽入巨型飛天輦的內部。

這飛天輦的內部空間很大,沿著飛天輦的牆壁有一排排的座椅固定在地上,羅征依舊找了角落的一張座椅坐了下去。

沒過一會兒,腳下傳來一陣震顫的感覺,巨型飛天輦就開始升空了。

從座椅旁邊的窗戶望出去,這裡能夠看到青雲宗的全貌。

連綿不絕的山脈延伸到天際的盡頭,這青雲宗的佔地面積相當於帝都的四分之一,但若是將青雲宗後面連綿不絕的山脈增加進入,則比帝都都還要大!

就在這時,在羅征的視野之中,出現了一座黑色的山脈。

青雲宗內,絕大部分的山上都是翠綠蔥蔥,樹蔭環繞,那座黑色的山脈忽然出現在此處,便顯得十分突兀。

「煉獄山」三個字頓時浮現在羅征的腦海中。

記得周顯說過,煉獄山通體都是純黑一片,還不斷地冒著灰色的煙霧,散發著一股硫磺的氣息,遠遠的看起來就像是一座煉獄那般恐怖。

羅嫣,就在那座山中。

羅征極目遠眺,想要將那座山中的一切都收入眼中,但不一會兒就露出一絲苦笑,自己卻是魔怔了。就算自己進入煉髓境,耳目一新,可是憑藉他的目力,如何能從萬里高空看清楚山中何物?

何況煉獄山如此龐大,想在其中找到自己的妹妹羅征?無疑是痴人說夢話。

想歸是這麼想,但是羅征還是將目光牢牢的鎖定在煉獄山上,只有巨型飛天輦轉向之後,那煉獄山消失在自己的視野,才將目光收回來。

巨型飛天輦的飛行速度極快,從青雲宗到帝都南方,也只用了三個時辰。

不少武者已經開始竊竊私語,有些武者都開始做準備工作,看樣子馬上就要達到目的地了。

就在眾人正在準備的這個時間段,異變突起!

「哐當!」

巨型飛天輦靠右邊的一扇琉璃窗忽然碎裂,從窗外伸進兩刀綠油油的刀片,那刀片如同剪刀一般,相互交錯,瞬間就將靠窗一人的腦袋整整齊齊的削斷。

而一個長滿複眼的腦袋伸進來,一口將那人的腦袋咬住,很快就退了出去。

血,順著那人的脖頸噴濺在巨型飛天輦的天花板上。

巨型飛天輦的內部,眾人沉寂的兩秒,立即有人吼道:「蟲襲!大家戒備!」

敢於接受蟲潮任務的人,無一不是身經百戰,經過短暫的慌亂之後,所有的人都反應過來,迅速的向中間靠攏。

「那就是刀蟲?」

剛剛羅征瞧的十分清楚,那刀蟲大約有一人高,通體都是綠色,頭部長有複眼,摸樣猙獰醜陋,背後有翅,長有六足,最上面兩足卻如同兩片扁平的長刀,鋒利異常。

羅征剛剛跳下椅子,他身邊的琉璃窗也轟然碎裂,一隻刀蟲向羅徵發動了襲擊。

一對綠油油的刀片,從左右兩個方向朝著羅征剪切而來,那刀鋒速度極快,竟然是想把羅征攔腰切斷。

第一次接觸這種妖獸,羅征也有些緊張,他不退反進,一出手便是一記猛拳,砸向了那刀蟲的腹部。

在這刀蟲的腹部,長有一層厚厚的甲殼。

原本羅征以為他一拳,就將將那甲殼打的碎裂四散,沒想到那甲殼竟然如此堅固,羅征的一拳並沒有破開。

「糟糕!」

這一拳頭沒有起到效果,迎接他的便是把兩把刀鋒。

「唰!」

就在此時,一道黑紅色的劍芒從羅征的身後迸射而來,那道劍芒犀利至極,竟然直接將那隻刀蟲的頭顱切開。

那隻刀蟲的頭顱雖然被破壞,但依舊強悍的揮舞著手上的兩片刀鋒,只是沒了準頭,速度和力量都大打折扣,羅徵才得以逃脫。

「多謝朋友出手相救,」羅征趁機閃到一個安全的角落,朝著一位黑袍弟子說道,那黑袍弟子是一位年輕男人,但是腦後卻扎著一條長長的馬尾辮,他剛才凝結出來的黑紅色劍芒並非真氣,而是貨真價實的真元!這位馬尾辮竟然是一位先天秘境的強者!

「我們都屬青雲宗門,這點小事,不算什麼,」馬尾辮青年淡淡說道:「刀蟲的腹部十分堅韌,它的破綻是頭部,除非你是鋼筋鐵骨,否則不要被它們圍住。」

羅征點點頭,這人雖然冷淡,但是不僅方才救了自己,還將刀蟲的一切弱點簡單扼要說了一遍,在青雲宗內這種人算是十分難得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