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世界怎麼會有如此醜陋的女子!

以他前世的成就,不知道有多少絕美女子自願來到自己身邊,昊淵敢說,只要他一句話,那些女子都會乖乖脫了衣服,在床上等他。

而眼前的這個女子,簡直丑到了改變他的世界觀。

「見過父親大人。」

昊淵索性扭過頭去,不再去看那個少女,但心中隱隱間,有種不妙的感覺。

「你便是昊淵?」

誰料,他的話音剛剛落下,那個少女竟然自己來到昊淵面前,用著她那雙極小的眸子注視這他。

「你是?」

昊淵眉頭微皺,說實在的,他一點都不想和這個女子多待一刻。

「柳家,柳清茹。」少女齜牙咧嘴的一笑,將她那齙牙完整的露了出來。

「柳家?柳清茹?」

聽到這個名字,昊淵眉頭微微一皺,腦海中忽然翻出一些記憶。

這柳家算是羅天城的最強家族,論實力,他昊家根本沒法與之相提並論,甚至,就算放眼整個天雲國,這柳家都是有著極高的話語權,沒有多少人敢得罪。

而那柳清茹則是那柳家的二小姐,論身份,不知道比他昊淵高出了幾個檔次。

他們昊家一直想和柳家攀上關係,這些年來,兩家生意上倒是有著不少來往,久而久之,昊家也是成為了僅次於柳家,羅天城的第二大家族。

秦塵皺著眉頭,不知道這柳家之人前來所為何事。

「雖然是個廢物,但長得倒還英俊,不錯。」

那柳清茹仔細打量了昊淵一番,倒是頗為滿意。

「昊淵,你身為我昊家三公子,自然知道柳家與我昊家的關係,今日柳家三長老前來,希望你能與柳清茹小姐結為一樁美談,讓我們兩家的關係更進一步。」

昊嘯天身旁,昊家大長老昊龍緩緩的開口道,面龐上充斥著威嚴,讓人無法抗拒。

結婚?和那柳清茹?

昊淵眉頭大皺,自己怎麼就突然出現了個婚約?還和眼前的醜八怪?

「這不可能。」昊淵目光眯成一條線,忽然說道。

他昊淵是何等人物,就連絕色美女都無法投入自己懷中,眼前的的這個醜八怪又算得了什麼?

整個議事廳的氣氛頓時安靜下來,不少人目光震驚的頂著昊淵,顯然沒想到會拒絕的這麼乾脆。

這昊淵是瘋了嗎,竟敢頂撞大長老?

每個人都像看鬼一樣的看著昊淵,從前大長老的命令,後者根本不敢吭一聲,今日不知道吃錯了什麼葯,竟然敢如此放肆

昊淵雖然身為昊家三公子,但在昊家卻不受絲毫尊敬,相反的,他過的連那些下人都不如。

天武大陸上,強者為尊,像是昊淵這種都沒覺醒血脈的廢物,根本沒有說話的資格。

「昊淵,你是在找死嗎,竟敢衝撞大長老!」

「你這個廢物,能有人嫁給你就不錯了,你還敢拒絕,更何況對方是柳家二小姐!」

「還真以為自己是個什麼東西,居然敢和大長老這麼說話!」

「….」

議事廳門外,昊家的一眾族人,在聽到昊淵的話語后,口中不由得議論起來,說話極為難聽。

昊淵面色不變,靜靜地站在那裡,雙眸直視大長老昊龍,沒有絲毫畏懼。

「你!找死!」

昊龍勃然暴怒,強悍的威壓籠罩在昊淵身上,這個小子竟然敢這麼和他說話,難不成他還真以為自己不敢殺了他?

「昊龍,你幹什麼!真當我這個族長不存在嗎?!」

昊嘯天面色也是一沉,目光冷冽的望著昊龍,這幾年來,隨著後者實力的增強,這昊龍真是越來越不把他方才眼裡,竟敢當眾殺他兒子。

雖然昊淵是個廢物,但卻終究是他昊嘯天的兒子,別人還動不得!

望著父親昊嘯天,昊淵內心也是不由得一顫,雖然平日他們父子兩人很少見面,但在昊淵的記憶中,昊嘯天對自己的疼愛,卻並未有什麼改變。

甚至,就連他那兩個兄長,都沒有這種待遇。

若不是這些年一直是昊嘯天維護他,恐怕他早就死了。

「哼,這豎子大逆不道,今日老夫必要教訓他一番,你給老夫滾開!」被一個廢物小輩衝撞,昊龍自然忍不了,雄渾的真力一震,一股強悍的威壓,籠罩在整個議事廳。

議事廳之外,昊家自己面露驚色的看著裡面,昊龍的氣息,竟然絲毫不弱於昊嘯天。

這昊龍,竟然也晉入了三階地級!

半刻后,諸人面龐通紅,面露驚喜之色,隨著大長老昊龍晉入地級,他們昊家的地位在羅天城的地位,自然會有不少提升。

昊淵淡淡瞥了那些人一眼,三階地級?很厲害嗎?他前世是需要動動手指,就會有億萬地級強者神魂俱滅。

「行了!」

就在這時,那柳家三長老面色難看的沉聲喝道,那氣勢蓬勃的二人見狀,也是紛紛收其真力,面露冷色的看了對方一眼,便回到各自席位。

柳家三長老目光中掠過一抹冷色,緩緩開口道:「小子,你可知道你這種魯莽所帶來的後果,柳家,你惹不起!」

昊淵看著他,淡淡一笑,道:「後果?呵呵,柳家,很厲害嗎?」

唰!

大廳中頓時安靜下來,一道道目光駭然的看著昊淵,柳家身為羅天城最強家族,不知道比他們昊家強出多少,這個傢伙竟然敢說柳家不厲害?

這昊淵,完了!

那柳家三長老一愣,忽然怒笑:「好,你這小子倒是有意思…」

隨後,他怒視昊龍,剛要說話,忽然一道聲音打斷了他。

「既然昊家這位三少爺不願意,那這門親事我柳清茹不結也罷!」

只見柳清茹面無表情,看著昊淵,冷冷道:「我知道我丑,但別以為我配不上你,你一個廢物少爺妄想與我柳家高攀,我柳家還不稀罕!」

「一個廢物,長的好看點又怎樣,終究不過是個笑柄。」

「你和我,永遠都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說罷,只見她手掌一翻,一枚丹藥忽然出現在其掌心之中,散發著一股淡淡的丹香。

「此乃引血丹,二品丹藥,服用此丹者,自身體質會發生細微的改變,對於肉體力量也會有著極大地提升,足以讓你擁有堪比二品玄階的力量。」

「我柳清茹也不是無理取鬧之人,這枚丹藥,就當我是柳家打擾你這個少爺的賠償,從此,你我二人不再有任何瓜葛!」

ps:求收藏,求推薦票!!!已有老書《凌星紀》,還望大家支持一下。 「竟然是二品丹藥?!」

「昊淵這個廢物何德何能,竟然能得到二品丹藥!」

「二品丹藥,就算放在我昊家都是極為稀少,恐怕也只有像丹閣那樣的地方,方才有的賣!」

「….」

門外,昊家一眾子弟,在看到柳清茹手中的那枚丹藥后,頓時一片嘩然之聲,一雙雙目光嫉妒的看著昊淵,似是恨不得將那丹藥直接搶過來。

二品丹藥,唯有二品煉藥師方才能煉製,整個羅天城中,也只有丹閣有二品煉藥師而已。

在眾人熾熱目光的注視下,昊淵伸出手掌,將那丹藥接過。

「引血丹嗎…」

昊淵嘴中喃喃說道,沒人發現,他的眼中竟然掠過一抹思懷之色。

記得前世,這引血丹不過是他無聊時,隨意所創的而已,當時他將這丹方贈予丹閣,沒想到重生后的他,見到的第一枚丹藥就是這引血丹。

昊淵無奈的搖搖頭,真是造化弄人啊。

「咔嚓!」

就在諸人羨慕灼熱的目光注視下,只聽得一道清脆聲忽然想起,傳遍整個議事廳內。

下一個,他們便是吃驚的見到,昊淵竟然輕輕一握手掌,那手中的丹藥竟然化為粉末,飄散在整個大廳中。

「首先呢,我要糾正三點…」

將丹藥捏碎后,只見昊淵忽然一笑,聲音聽起來極為平靜。

諸人看著昊淵的舉動,都是一愣,誰都覺著這個廢物瘋了。

「這個混蛋,居然把二品丹藥捏碎了!」

「可惜,這個廢物為什麼不給我,那可是二品丹藥啊,就算在丹閣中都是千金難求。」

「….」

大廳之外,不少人回過神來,眼神憤怒的頂著昊淵,充滿了惋惜之色。

那可是二品丹藥啊,在場不少人都沒服用過這種丹藥,誰能想到,這昊淵竟然說捏碎就捏碎。

昊淵沒有理會他們,而是繼續淡淡的開口說道。

霸道總裁偷偷愛 「首先,你我二人本就沒有任何關係,什麼叫做再無瓜葛?」

「其次,你這二品丹藥手筆太大,怕我現在還消受不起…」

昊淵心中冷笑,這種層次的丹藥,如果在他前世,他根本就不屑一顧,更何況,只要他覺醒了血脈,憑藉著自己的煉丹造詣,這類丹藥不就是手到擒來?

「最後….」

「你一個黃級後期的垃圾而已,有什麼資格與我這樣說話?」

恐怕眼前位柳家的二小姐太把自己當回事了吧,嗯…如果是那柳家大小姐來的話,說不定他還能好好說話,可眼前的這個醜八怪就….

昊淵話音一落,整個大廳中一片安靜,眾人面色驚駭的看著他,一個連血脈就沒覺醒的廢物,有什麼資格說柳清茹是垃圾,要知道,後者的天賦,即便放在天雲國,都算作頂尖的行列。

雖說長得丑,但實力卻是沒話說。

這昊淵,莫不是真的被嚇傻了吧?

昊淵沒有理會他們的目光,而是繼續開口。

「你說的沒錯,我和你的確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他是誰,他是曾經天武大陸的一代傳奇,受世人仰慕的天驕人物,這柳清茹何德何能和他是同一世界之人?

柳家?只要他能覺醒血脈,他相信,憑藉著自己前世的造詣,再加上天血聖體,不用多少時間,就能輕易拍死。

「一個廢物,也敢說出如此大話。」

見到昊淵那毫無波瀾的面龐,那柳清茹的眸子中掠過一抹冷意。

「你我本是天地之別,無論你再怎麼伶牙利嘴,也終究改變不了你我間的差距。」

她倒沒有在意昊淵最後那句話,一個廢物說出那樣的話,無非就是嘩眾取寵。

「不過既然你放棄了這唯一的機會,那你這廢物之名,也終生無法摘去。」

「我們走!」

最終,柳清茹將目光收回,淡淡的喊了一聲,直接扭頭離開。

聽到柳清茹的話,那柳家三長老也是一臉難看,朝著昊嘯天拱了拱手,淡淡說道:「昊家主,告辭!」

「哼,這件事,我柳家還沒完!」

「待得半年後天脈會武上,你們昊家完了!」

「不送!」望著柳家二人的身影,昊嘯天也是淡淡說道,語氣頗為冷漠。

待得二人的身影徹底消失,那昊龍狠狠地瞪了昊淵一眼,隨後冷冷說道:「此子得罪了柳家,昊嘯天,接下來的事你自己管吧!」

說罷,那昊龍率領一群長老,頭也不回的獨自離去。

「父親,孩兒以前不懂事,從今以後,昊家永遠都不會再受委屈。」

待得所有人走後,只留下昊嘯天與昊淵二人,後者竟然直接給給他跪下磕頭。

從前的昊淵的確只是個廢物,可如今…他前世為九天武帝,天武大陸上曾經的天之驕子,蓋世無雙。

前世,他是孤兒,在武域中無依無靠,直到遇見了羅千塵和東方馨兒后,他方才感受到了一絲溫暖。

即便他最後墮入魔道,背叛親離,但他依舊無怨無悔。

如今,他既然有了家人,自然不可能讓他們受到任何委屈。

被昊淵這一跪,搞得昊嘯天微微一愣,旋即回過神來,心中頗為感動。

「好孩子,你快起來,這些年來然後你受委屈了。」

這些年來昊淵被昊家之人冷嘲熱諷,而他身為昊家家主卻沒有過問,即便他沒少維護後者,但心中依舊過意不去。

今日,柳家醜女更是上來提親,而他卻連家族內部的矛盾都處理不好,只能暗暗無力。

比起昊淵的大哥二哥,他真的虧欠了昊淵不少。

昊淵不在意的搖搖頭,想了想說道:「父親,你能不能給我安排血脈覺醒,我想再試一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