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界線----

emmmm,在車上寫完這章的,要開學了,但是每周兩更還是會保證的。

感謝各位的支持,謝謝。 劇痛傳來,【艮】號在劇烈地震動。任天翔愣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事情。

他的【艮】號,居然被打了!而且,那麼重的一套機甲,居然是被一拳打飛的!一拳啊!

所有人都呆住了。他們都看到了,【艮】號被一拳打飛!那可是任天翔駕駛的機甲,任天翔是頂級駕駛員,而且他的反應絕對不弱,那麼,來者到底是誰,他到底有多強?

那具機甲站在原地,沒動,而是默默地看著任天翔的【艮】號。這具機甲全身覆蓋著外附裝甲,看不出這是什麼型號的機甲。

【艮】號重重地摔在了地上,短時間內竟然無法站起來。任天翔檢查了一下,他發現【艮】號的正面裝甲竟然被擊碎了!那可是中型機甲的正面裝甲的啊!一拳擊碎是什麼概念?想到這裡,任天翔的冷汗「唰」的一下就冒出來了。

這時,系統通知又來了。

「用戶認證成功,模式更改--團隊模式,隊伍分配成功。」

通訊突然改變,任天翔他們的通訊頻段中又加進了四個通訊號碼。

「八對一。」 說好的末世呢 任天玲的畫面一出來就聽到她肯定的聲音。

所有人心裡一沉。這個戰鬥模式是對方選擇的,說明對方有把握以一挑八。

「神級了,那一拳只有神級能打出來。」軒轅琉璃也說道。

「試試,萬一是機甲的增幅呢?」洛斯也沉聲道。

任天翔的【艮】號此時終於緩過來了,他控制【艮】號站起來,並開啟了能量護罩。

「剛剛他沒有用異能,是純力量。」任天翔自己都察覺到自己的聲音很低沉。

「純力量達到神級強者的程度!」任天晴驚呼。

這時,一個陌生的聲音從那具新來的機甲中傳了出來。

「喂,你們,快點,我趕時間。」

這不是人類的聲音,應該是通過機甲內的變聲器換成了電子音。這就說明了,對方不願意暴露身份。

「什麼人嘛。」墨翟撇撇嘴,不屑地說。

任天翔又檢查了一遍【艮】號的機體,還好,除了正面裝甲被擊碎了外,【艮】號就沒有什麼大問題了。

「晴兒。」任天翔突然喚道,「我們兩人,和他比比力量。」

任天晴一愣,但是隨即就笑了起來,熱血地說:「好!」

「上!」任天翔爆喝一聲,【艮】號應聲飛射而出。

【巽】號緊隨其後,任天晴果斷就將手速爆到一百動每秒。

任天翔身形一閃,已經竄到了那具機甲的身後。

二人的精神力全力調動起來,精神力在體內瘋狂地運轉,瞬間蘊含了力量屬性。

「打!」

又是一聲短促的爆喝,【艮】號的八個推進器噴發出了近乎白色的火焰。另一邊,【巽】號也是一樣,八個推進器噴發出白色的火焰,在機甲手肘出也有兩個小型的推進器噴出火來。

再看那具機甲,做出了雙膝微曲的動作。下一刻,那具機甲就飛竄了出去。

太快了!幾乎是瞬間,機甲就橫跨了幾十米的距離,來到了任天晴的【巽】號面前!

一拳!又是一拳!這具機甲又是一拳揮出,直接和【巽】號的拳頭硬撼上!

又是「轟」的一聲,【巽】號直接飛了出去。【巽】號的手臂被打得錯位,手指更是被硬生生打碎。是真的打碎!【巽】號右手的手指已經變成了一攤碎片,漱漱地掉在地上。

而那具機甲在將【巽】號擊飛的那一瞬間,收住了前沖的速度,緊接著,它轉過了身!

它的下一個目標是任天翔的【艮】號!

又是一拳轟出,這一次它沒有像與【巽】號那樣對拳,而是錯開了【艮】號的長劍,直直地向【艮】號的腦袋轟去。

任天翔自然不會錯過這麼好的幾乎,全身精神力調動起來,轉化為了力量屬性,朝著那具機甲的手臂砍去。

對於機甲來說,力量屬性是最適合它們的異能了,在所有異能中,只有力量屬性可以被機甲完美的運用出來,這也是任天翔選擇使用力量屬性與這具機甲硬剛的原因。

任天翔覺得,用【艮】號的腦袋去換敵人的一條手臂是絕對划算的,畢竟腦袋沒了還有備用的感測器可以使用,而手臂沒了是不可能現在維修的。

【艮】號的腦袋毫無懸念地被打爆了,這是任天翔預料之中的,但是他沒有想到的是,自己的利劍砍在那具機甲的裝甲上,居然只留下了一道淺淺的白痕!

下一刻,又是一股巨大的力量將【艮】號掀飛了出去。那具機甲竟是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又揮出了一拳!

所有人心裡都升起了一股恐懼之感。他們駕駛的可是龍會中最先進的第三代Ⅴ型機甲,現在隊伍里的兩大強者任天翔和任天晴居然被這具第三代Ⅲ型機甲吊打!說好的代種壓制呢!

就在這時,那具機甲身上的外附裝甲發出了「咔咔」的聲音。然後,就在大家的眼前,它褪去了那厚重的外附裝甲,露出了機甲的真容。

「【女武神】!」任天玲突然驚呼。她的聲音有些顫抖,那是因恐而顫。

「【女武神】?很厲害嗎?」洛斯撇了撇嘴,問道。

「【女武神】是龍會第三代Ⅲ型機甲中單兵作戰能力最強的一套機甲。」任天晴壓制住內心的激動,說道,「這套機甲融合了重型機甲和輕型機甲大部分優點,使得這機甲既有重型機甲的防禦能力又有輕型機甲的超強機動性。而在【女武神】被研發出來之後,就一直佔據著三代最強機甲的位置,由個別神級的頂級駕駛員駕駛的【女武神】可以與二代機甲甚至一代機甲相媲美。而且,【女武神】機甲還配備了一套電磁脈衝裝置,那是所有機甲的剋星。」

「就連我們的三代Ⅴ型機甲都不是它的對手嗎?」陳羽昂迷茫了。

看著獨自站在競技場中央的那個【女武神】,他們的心都涼了半截。

突然,軒轅琉璃的【乾】號收回了古琴,抽出了一柄長劍,笑道:「管他多強,拼了!」

這次就連任天玲都愣了愣,隨即想到自己的反應確實太丟臉了,於是也拿出了武器,笑道:「那就,和他拼了!」

…………

————分界線————

正在弄咱龍會的主題曲,大概大家這周六就可以聽到了。 褪去外附裝甲的【女武神】顯得格外精巧。乳白色的機體帶有金色的塗裝,在陽光下熠熠生輝。也正是這塗裝代表了這具【女武神】的駕駛員的身份,白袍金絲,正式龍會的二級白袍長老!

龍會中,或許首席成員以下的等級會被破格提拔,例如任天翔,但是首席成員以上的長老體系就沒有絲毫可能,三級黑袍長老只能是仙級或者聖級強者,二級白袍長老只能是神級強者,首席血袍長老只能是幻級強者。他們現在面對的是龍會二級白袍長老,也就是神級強者!

任天玲率先行動了。她的【坤】號腳踏虛空,利用她的空間元素縮短了她與【女武神】的距離。同時,【坤】號從「菲尼克斯」中抽出了一柄九節鞭刃。

一股力量意境爆發出來,她要守護自己想要守護的一切,此時最好的方式便是進攻!

緊隨其後的是軒轅琉璃的【乾】號。儘管她只有鬼級巔峰,但是她已經將力量意境構築完成,證道法寶也有了,此時所差的,也不過是一顆圓滿的道心而已。

她也釋放出自己的力量意境,那一種合眾的力量,瀰漫在了整個競技場中,他們隊伍的所有人都被這個力量所感染,獲得了戰鬥力的增幅。

實際上,軒轅琉璃此時已經與普通的仙級強者沒有多大差距了,現在她有有了增幅,實力更是提高了一大截,現在就算是面對超越她一個大境界的聖級強者,她也可以立於不敗之地。

現在,他們面對的是一位神級強者,超越他們太多太多了,就算是他們所有人拼盡全力,也沒有十足的把握能夠勝利。

洛斯此時,已經快要化成一道光了!【震】號的速度已經超越了曾經最快速度的好幾倍,在沒有時間的控制下,想要抓住它非常困難。

之後一個爆發的是星靈落。在學院大比時使用的那些印記又圍繞在【坎】號身邊。而一道靈巧的灰色劍氣正在【坎】號的利劍周圍不斷躍動。大家都清楚,這一道灰色劍氣便是星靈落封印的星族前輩的至高劍氣,九天星辰劍!

任天晴的【巽】號已經利用空間元素隱藏於附近的空間中,她的力量屬性已經調動起來,隨時可以對【女武神】發動致命一擊。

至於任天翔,他現在是隊伍中最慘的一個。【艮】號的頭已經沒了,胸前的正面裝甲被打得粉碎,幾乎已經可以透過裝甲看到駕駛室的外壁了。儘管【艮】號現在還能戰鬥,但是能發揮出幾成的實力任天翔就不確定了。現在最大的可能就是任天翔全力爆發攻擊一次,然後【艮】號被【女武神】擊毀。

此時,面對著小隊中兩位最強的逼近,【女武神】終於動了。

【女武神】抬起手臂,輕飄飄地揮出一拳。

頓時,天地異變!

藍天白雲陽光都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大片大片綠色的數據流。這是模擬網路的應急措施,一旦檢測到一部分伺服器無法運算時,系統會緊急將一些無關緊要的部分的伺服器抽調走,留下這樣大片的數據流。

能將模擬網路的應急措施給打出來,這一拳的威力可想而知。

任天玲和軒轅琉璃的身形一頓,她們周身那滔天的力量意境竟然在一股莫名的力量下分崩離析!

不可思議!真的是不可思議!她們不是沒有遇見過神級強者,但是能夠一拳崩壞兩股力量意境的神級強者,從來沒有!

不止如此,隱藏在空間外的任天晴悶哼一聲,隨著【巽】號一起跌落出來。洛斯的【震】號停了下來,坐在駕駛艙內的他雙眼一黑,竟是直接噴出了一口鮮血。而星靈落的那道灰色劍氣也同樣在這一拳下破碎。至於陳羽昂和墨翟,他們二人在後排,倒是沒有受什麼傷。

不過,【女武神】不會給他們喘息的機會。

不知何時,【女武神】已經閃身來到了【艮】號的身後。 從斗羅開始的輪回先知 又是一拳,一齊擊毀了【艮】號的推進器,然後【女武神】一把抓住了【艮】號的右臂,將其拋了出去。而拋出去的那個方向,正是任天玲所在的方向!

任天玲心中一緊,手中的九節鞭刃立刻收了回去。被拋過來的是任天翔,她不可能對他出手,也不可能躲開放任任天翔被砸到牆上。此時【艮】號的推進器被擊毀,任天翔甚至連平穩著地都做不到。因此,任天玲準備抓住它。

【坤】號的抓地力開到了最大,並且它張開雙臂準備接住飛來的【艮】號。

一切都是在電光火石之間發生的,其他人都還沒有反應過來,【艮】號就已經狠狠地撞在了【坤】號身上。而與此同時,沒有人察覺的【女武神】,又揮出了一拳!

沒有任何時間反應,所有人的全息屏幕直接黑屏了。

「戰鬥結束,數據已清除,駕駛艙打開。」

隨著系統的聲音出現,八個人的機甲都打開了正面裝甲,將駕駛艙放了出來。

所有人都還處於震驚之中。剛剛【女武神】的最後一拳帶給他們的震撼太強烈了。那一拳已經返璞歸真,幾乎就要引動法則來抹殺他們了!

「你們也不怎麼強嘛。」突然有人說道。

一句話,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在艙室的前方,站著一名女子。她身著一件金絲白袍,負手而立,笑吟吟地看著八人。她的身後,是一個銀白色的模擬倉,看來她就是【女武神】的駕駛員了。

「媽!」任天晴驚喜地叫道,「您不是去參加談判了嗎?這麼快就回來了?」

任天文一抱住竄過來的任天晴,撫著她的小腦袋,寵溺地說:「我知道你們回來,所以就想早點回來看看你們,會以一結束我就派專機過來接我。」

此時任天翔苦笑著走了過來,說道:「媽,您剛剛是在針對我呀。」

任天文撇撇嘴,笑道:「聽你師父說,你最近好像有些膨脹,基本上是無法無天了。為了穩固你的道心,我回來第一件事就是把你給揍一頓。」

任天翔的臉頓時就黑了下來,什麼他膨脹了,什麼穩固道心,這是在開玩笑吧?

笑了過後,任天文便面對這靠攏的八人說道:「好了,孩子們,自我介紹一下。我是天翔和晴兒的母親,之後的集訓由我來訓練大家。」

「集訓?」陳羽昂不明白怎麼突然就要集訓了。

「是的,是訓練你們機甲操控能力的。」說著,任天文狡黠一笑,「我保證,你們會有一個難忘的假期的。」

…………

————分界線————

emmm,主題曲《守護》的歌詞已經寫好了,待會兒我會把歌詞發到作品相關里,應該會有鏈接吧。

從現在開始,我們立一個規矩吧,本章說滿五十我就加更一章,不是我瞎說,我肯定我一章都加不了! 邪斷魂走上大殿,目光灼灼地盯著坐在大殿最盡頭的那個人。邪斷魂知道,自己不是那個人的對手,但是自己擁有龍泉劍和陰陽瞳兩大神器,那個人也絕不可能留得下他。

他可是連軒轅擎天都讚嘆不已的天才,如今他也才二十多歲,卻是連大殿中的十位龍王都不放在眼裡,這大殿中能傷著他的人,只有奧汀斯·凱奇。

短暫的沉默之後,卻是奧汀斯先開口打破了沉默:「邪斷魂,大人已經將你的事情告訴我了,毀滅神位,你準備何時獲取?」

「這就不需要前輩操心了,我自會處理。前輩現在只需要將通天塔打開,送我去神道即可。」邪斷魂冷笑一聲,毫不客氣地回答奧汀斯。他畢竟也是來自星皇帝國,與龍王敵對了那麼多年,他不可能對奧汀斯俯首稱臣。這一句「前輩」的尊稱,已經是邪斷魂能做到的極限了。

奧汀斯沒有在意邪斷魂的不敬,反而微微一笑,說道:「我一直很欣賞你,你能為達成目標不顧一切,不像軒轅擎天那小子。不過……很遺憾,我就是想幫你也沒有辦法,因為,通往神道的通天塔,並不在龍泉大陸。現在嘛,應該是星秋任命的百里家族在那裡鎮守,你想要去神道,還是要過得了百里家族那一關才行。」

邪斷魂也不和奧汀斯多說廢話,直接就開口問道:「在哪兒?」

「心城,龍宮。」

……

邪斷魂踏上最後一階台階,停在了那扇大門前。他終於冷靜下來了,但是所有發生的事情都不可能挽回了。

我這是……怎麼了?邪斷魂雙眼空洞,全身不住地顫抖起來。

他看了看自己的右手,那裡並沒有血跡,但是他很清楚自己的手上到底沾染了多少人的性命。

他迷茫地轉過身,茫然地看著階梯下的一片禍害。無言,也沒有更多的動作。他的大腦里現在是一片空白,沒有任何畫面,也沒有任何思考。

通天塔下的火海好的蔓延,他站在這裡隱隱約約還能看見從四面八方趕來救火的人。而這片火海,便是星皇帝國頂尖家族百里家族的葬身之處。

千年世家,叔伯子弟,都在這火海下毀於一旦。甚至是他的師父,帝國的守護神軒轅擎天也差點隕落於此。他說的不錯,這世間已經沒有多少人是他的對手了。

這一戰之後,他得到了百里家族鎮守神器清風弩,十方神器已有其三,如今的他,便是創世神血月見了也要暫避鋒芒。

他真的是個天才,甚至說他是自創世神血月創世以來最有天賦的人都不足為過,因為他是唯一一個不藉助血月的力量便可與其並肩的存在!

「你還不上來么?」

她的聲音,猶如一道驚雷在他腦海中炸響,轟碎了那些空白,將她的聲音填補了進去。

邪斷魂轉身,見到了她。這是他與她第一次見面,她的微笑就已經銘記在他的心中。 御劍仙瑤 這一刻,他牢牢地記在心中,用一句詩贈予了她。

未曾相逢先一笑,初會便已許平生。

「你好。」她用那猶如天籟一般的聲音說道,「我是血月大人的副手,墨依帆,神位史詩。大人派我來接你,去獲取毀滅神位。」

……

邪斷魂走在走廊中,努力地思考自己的措辭。畢竟就算他是毀滅神位的擁有者,呀觸碰不得血月這位至高神的權威。但是他這次是真的忍不住了,他必須從血月哪裡得到答案。

終於,他通過了走廊,來到了這座華麗的宮殿中。

那裡,有一張王座,一張淡藍色水晶製成的王座。而血月就坐在王座上,雙眼微闔,彷彿睡著了一般一動不動。

這就是創世神血月。誰能想到,就是這樣一位其貌不揚的青年創造了這些世界,並將世界掌控在手中?或許血月近看會有點小帥小帥的,但是他絕對是放到人海里找都找不出來的那種。

月華庭 「大人。」邪斷魂雖然心中急切,但也不能失了禮節。

「何事?」血月一副波瀾不驚的樣子,彷彿對任何事情都漠不關心一樣。

「我要見依帆。」邪斷魂毫不客氣地說。不過,他表面平靜,內心已經掀起了滔天大浪。他現在面對的可是血月啊!那個他永遠無法觸碰道德存在!他現在竟然……對他毫不客氣。

血月微微抬眼,好像終於聽到了一個他感興趣的事了。他輕笑一聲,便說道:「我已經與你說過多少次了,依帆已去閉關。為屠盡那些叛徒,她的實力必須提升上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