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還有為各位武修道友準備的裝備,稍候就將由江某弟子取來,雖然這些東西都是價值不菲,但為了東國,這點物資江某還消耗的起!即便是傾盡所有,也定要他西方妖教來得去不得!」

在場眾修士聽了哄然叫好,幾大化神境界高手與各方掌教高層也面露喜色的齊稱大善。

不過雖然各派都不準備把好東西拿出了,但也知這次是他東國修道界生死存亡之機,正邪各派除了安排駐守山門的少數精銳弟子外,幾乎是門人弟子傾巢而出,就連修羅魔宗被剿滅之後,因同屬魔門為了避嫌而一直不曾露面的天魔宗,也答應到時定會舉派趕來。

對於不久之後的大戰,說他們不擔心,那是假的。不過有此江元峰提供的護身玉符,他們各自門下的精英弟子之安全必然有了大大的保障,戰後損失的人數,至少比之前預計將要直減九成,怎能不令這些執掌一派的掌教長老們感到欣喜若狂?甚至一些高層們都有心打算戰後就將江元峰提供的這些寶物佔據起來,這些東西一件兩件雖不出奇,但是一批成套的法寶裝備,就足以組成一支戰無不勝的修道大軍了。

不過江元峰卻對此早有安排,那護身的玉符乃是一次性的,承受過多打擊之後就會碎裂,所以戰後如何處理,他自是沒有意見。

不過那出自寶庫的天兵裝備,卻是必須收回的。以免那些得了寶物的門派會心生異念,企圖憑藉這些天兵裝備做出什麼事來。 ?二百二十六邊境戰火(2)

且不說其他諸多勢力的打算,眾人商議了半日,江元峰抽空回了趟碧峽仙府,門下除了二老、碧玉二童子與小狐狸留守仙府裡外,將其他人全部帶領出戰。當然為了保證他們的安全,江元峰也早為他們準備了真正赤城天闕寶庫中留下的上古護符,可以抵擋真仙一流的全力攻擊,而不是交給各派的那些自己的仿製品。

而且這次他一反常態的在天宮寶庫中取出了大量物資,其中包括之前所說的五百套上古天庭的制式裝備。這些兵戈鎧甲都有仙器的品質,天階上品法寶的實際威力,本是上古天庭最下等兵丁的裝備,由五百個武修高手穿戴上之後,不但能使他們的攻擊力大大的提高,而且這些鎧甲防禦力雖不如那特製的玉符,卻也足以讓他們抵擋化神境界高手的多次攻擊了。

這五百個武修高手將作為此戰攻擊的主力,而佩上了江元峰拿出的另外五百枚替身玉符的五百法修高手,則類是移動炮台一般,是這場戰爭中最主要的殺敵武器。

自身安全有了保障的法修們就可以肆無忌憚的準備大威力的道法、禁術,甚至以命換命,以一換百的去殺傷敵人。因為就算受到了致命攻擊,有了玉符帶來的多一次生命,他們也可以釋放了法術殺完了敵人之後,再全身而退。

無形中,江元峰已成為了握有華夏一方決定權的首領人物。

當各方備戰完畢,教廷敵人也已集結,江元峰騎著四足生雲的神獸金毛吼,帶領門下趕到的時候,華夏一方的氣勢一時為之大漲。

到底是洪荒神獸,經頂級神獸鹿老的悉心調養后,這成長期的金毛吼不但養好了傷勢,而且還重新修鍊出了元丹。只憑肉身就有不下於化神初期的實力,配合自身修為,五大化神境界高手中,排名末尾的崑崙元真子、元靈子師兄弟已經不一定是它的對手了。

看著江元峰又添一大助力,眾人不由大為興奮羨慕。只有崑崙元真子師兄弟隱隱有些嫉妒之意。

按他們的想法:「我崑崙一直是玉清正統,人間道門領袖,但此時卻不得不受人指揮,而且風頭也全被他人搶走。不過人家是上古神人轉世,實力又超過我們兄弟二人,而且又與上清、崆峒兩派親近,單憑崑崙一派恐怕無法與之對抗。」

「如果能夠打通天人通道,不但能得天庭賞賜,而且也可請來飛升上界的崑崙歷代祖師們助勢,要知我玉清一脈在上界的勢力可是各方最大,而且天庭也不會容忍他江元峰自封大帝,即使他是神人轉世也不可能,那麼我崑崙派自然又可以成為人間道門領袖了!」

想著這些,開啟天人通道這一想法在崑崙派兩大高手心中是越來越強烈了!不顧大戰在即,這兩師兄弟就開始暗中謀划著,怎樣才能達到他們的目的。

其他人不知崑崙二人的暗中計較,這時道盟已經接到了一個不好的壞消息。

還未到教廷定下的攻擊時間,敵人卻已經趁夜分派了不少人手,於華夏邊境各處開始偷襲,妄圖侵入華夏境內。

多虧了當初改造華夏元氣的時候,江元峰心生提議,與道盟各派聯手在邊境與各大城市中都設下了陣法與禁制,其中邊境的布置最為嚴密。如今又經過重塑龍脈時幾大化神修為高手的補充,邊境各地都有陣法禁制守護,依託於華夏龍脈與大陣,能量源源不絕,組成守護整個華夏大地的巨大屏障,可以說是銅牆鐵壁固若金湯也不為過。

再加上道門分派過去的一部分各方修士輪番在內部主持,只要江元峰他們這邊牽制住了教廷主力,不讓降臨的天使高手出手頭襲,那麼那些實力底下的教廷人手即使聯合在一起,也是無法攻破覆蓋華夏全境,成天罡地煞之局,又有諸多厲害禁制的一百零八座龍脈大陣。如此自然可保華夏邊境無恙。

對於教廷的無恥偷襲,華夏自然是對外界大肆宣揚,這一段時間內接連幾次的失策,也導致教廷在世界範圍的威望直線的下降。

星海道盟分部作戰指揮中心。

氣勢威嚴的江元峰坐於上座首位,左右各是上清、崆峒與崑崙三派的四位化神期高手,以及新晉化神的師妹玉嬌妍。一門兩大化神高手,已不輸於三仙宗派。至於也有著元嬰高手的天魔宗,只派人傳來了口信,卻還並未正式趕到。

再下手便是三仙掌門、東海屠龍老人與八派掌教等修道界高手,各按實力輩分依次而坐。

其中還有幾位坐於客位的正裝與軍裝之人,卻是政府方面的各個代表,江元峰的外公林琦老將軍赫然在位。

「媒體方面安排的怎麼樣了!」卻是上首的華夏修道界臨時盟主開了口。

對於這個位置,再沒有比身為神人轉世,天帝之尊,實力又在化神境界的江元峰更合適的人選了。即便是崑崙崆峒兩派有心爭一爭這道門盟主象徵之位,礙於此般情勢,也不敢隨便出首。

眾人聞言,國安特勤組總負責人魏建國有些惶恐的起身而出,答道:

「各大媒體都由我特勤組人手配合,安排在陣后,保證拍攝效果一流!」

眾修道人點點頭,雖然不明白這位盟主為什麼要這些世俗政府的人參與大戰,而且還要全華夏國人都能看到大戰的狀況,不過卻也都沒有表示反對之意,在他們來說這些都是小事,犯不著為了一些小事而惹得上面那位盟主不快。

在這大戰之際,被眾人推上了修道界的臨時盟主之位,江元峰自然不會浪費這使用權力的機會。不但對前線戰事的變化了如指掌,一些按照以往想法所作的安排目前也全部到位,只等有了結果再看成效!

「此戰事關我華夏存亡,萬萬不得閃失,眾道友合力,我等再得民心,自然是無往不利。」

目光掃過殿中眾人,江元峰語氣肅然的道:

「諸道友大可不必憂心門人弟子在戰中傷亡,有我玉符與甲胄在身,足可以保他們安全,就算對方有化神實力的高手出現,也不可能出現一擊即殺的狀況。一旦肉身損毀,我這批仙府寶物也能夠護住他們的元靈返回。只要元靈不滅,江某雖無法恢復肉身,卻有能力為他們賜封神位,雖為陰神之位,但若是有足夠的香火供奉,升為化陽神實力也僅是時間問題,且不受上界天庭轄制。」

看著在場的修士欣喜中卻帶著猶疑,江元峰抬手道:「諸位倘若不信,江某便招來屬下讓大家一觀!天關地闕何在?」

隨著他話音剛落,殿中升起兩道金光,兩個身披金銀甲胄,手持畫戟長槍的威武神將就出現在眾人眼前。

兩名神將一出場,就朝上首拜倒,口中崇敬道:「末將見過帝君!」

以四位化神、元嬰高手的實力一眼就能看出二神將的實力不輸於地仙金丹後期頂峰的修士,再進一步就是那與他們同級的化神修為!而其他在場的各派掌教高人都是修道界一等的絕頂高手,眼力也自是非凡,望向江元峰的目光盡都火熱起來。

茅山、閣皂、天師府等派中,千多年以前就曾賜封鬼仙,供奉過護法靈官,自然知道其中的利害。如果他們派中能有兩個這般長生不死,而且實力最少也能提升到化神境界的護法神人存在,那麼定能保門派道統千年不滅,傳承萬年!

「江某雖是轉世之身,但賜封些許神位的能力還是有的。而且雖然品級稍低,但此乃天地正神,為真正上古天庭大神通賜封的神職,不同於上界天庭手下那些傀儡小神,除了能自行吸收人間香火修鍊之外,對於天地法則的掌握也遠非那些天庭僕役能比。」

此番話不但說的各派高層心動,連那政府的代表也都欲言又止的。畢竟登仙成神,長生不死,都是自古凡人們所追求的最高境界,

在座的政委副主席忍不住出言道:「敢問江盟主,我等世俗人能否受封成神呢?」

江元峰答道:「生前在職為官造福一方者,於人間有大功德者,受世人敬仰者,此三者死後也可封為陰神。凡人封神雖無我等修道人法力,且受部分神職約束,但最基本的長生不死,以及神人該有的神通還是有的!」

在場幾位政府代表聞言立時神情大變,除了江元峰的外公不動聲色之外,其他人都心神劇顫,面上震驚混合著狂喜。

成仙成神!長生不老!自古上至帝王將相,下至黎庶小民千萬年來所追求的終極願望,如今就擺在眼前,讓他們這些凡人怎能不動心?

眼看自己的種子已經埋下,只等日後收穫果實,江元峰便將話題轉到稍後的大戰上去。

邊境那裡已經分配好了仙府玉符與兵器甲胄的歸屬。五百名法修與五百名武修整裝待發。不多時便有道盟弟子與國安下屬來報,教廷一方大隊伍已經集合完畢,開始有了動作。

江元峰長袖一揮,同在座數位化神實力的高人一起連結遁光,將在場眾夾裹進去,轉瞬即逝,出現在了市區濱海之外。 ?二百二十七正式交手

到了現場,華夏這邊各自五百名的兩個修行隊伍剛自集合完畢。

只見對面海灣遠遠停泊著兩艘大型游輪,以教廷的手段,自有辦法瞞過世俗的耳目,將船開至華夏邊境來。

海灣洲島之上一片白銀閃亮,那是西方教廷屬下聖殿騎士團的鎧甲反射的光芒。銀光包圍中,還有一片黑色陣營,其中數個鮮紅的身影分外惹人注目。這便是教廷第二大勢力聖祭司團,以及他們的首領紅衣大主教。

稍後就見那教廷陣營中一陣歡呼雷動,最中央的人員紛紛避讓出一條通道,身穿金紅兩色的神袍,手持銀色天使權杖,頭戴三重皇冠的教皇查理十三世,莊嚴的走上臨時搭建的高台寶座前,舉起了手中權杖,高呼:「為了我主的榮光!」

底下所有教廷人員盡都隨之呼喊。

調動了眾神職人員的信心與激情之後,便有幾位精通華夏語的神甫朝著華夏這方宣讀教廷宣言。其中含義還是希望華夏能夠不戰而降,歸於他主神的榮光之下等等。

華夏一方自然全當空氣,甚至還惹來一些脾氣不好的修士一陣唾罵。那幾名神甫氣憤之餘,回稟了教皇。隨後教廷大軍轟然而動。

所有騎士皆單膝跪地,雙手合於胸前,口中發出吟唱,身體周圍發出淡淡的白光。數千人的光芒集合在一起,彷彿連綿不斷的一片光雲。

待這光芒凝聚到極點,那教皇一揮手中權杖,射出一道濃郁的聖光,大喊道:「降臨吧!我主之使者!」

只見那些聖殿騎士祈禱所出的白光與那道聖光融會在了一處,漸漸縮小為數畝大小的光雲。隨著下面教廷眾人祈禱的聲音越來越洪大,忽然雲光中亮起一道十人合抱的光柱,衝天而起。片刻后光柱散去,顯出雲光中四道聖潔的身影,

身穿白色絲衣,高大的身材,中性的英俊面容,背後還有純白聖潔的寬大羽翼,正是傳說中神的僕人天使的模樣。

看到天使降臨,神跡顯現,所有教廷中人都狂熱起來,那些聖殿騎士們更是高聲的吶喊!

那邊華夏數位高人卻是看的一清二楚,那四個所謂天使並非應教廷召喚而來,卻是一早便躲在騎士團人群之中,趁著聖光掩蓋眾人視線的時候,出現在空中的。

脾氣火暴的崆峒派元通子看這些西方妖教的傢伙玩弄那虛假手段極不順眼,起身哼道:「裝神弄鬼!待我去拔了他們的鳥毛!」

只看一道火光劃過半空,以迅雷之勢擊向那四個天使所在。

本來那四個天使還要遵循以往的傳統,在出場時宣揚主神的光芒,卻不想敵人這時候突然襲來,為首者大喝一聲:「卑鄙的異教徒!」

然後展開他背後六隻光焰四射的羽翼,結出一道熾熱的聖光在身前防禦。

就見那火光撞擊在那團聖光之上,轟然將其擊散了大半,而威勢不減的火光竟然一分為二,不理會剩餘的聖光,分朝另外三個天使中的兩名擊去。

華夏一方几位化神期高人俱都點頭一笑。蒼鶴道人還為身旁的江元峰釋疑道:「此乃元通這小子的隨身法寶,離火天鉤,以數千載的勾離火玉煉就,經數百年元神溫養,如今威力大增啊!」

纏綿不休:危情總裁 他不說江元峰也已看出,這對離火天鉤已經初步達到一般仙器級別的程度了,威力可想而知。

「啊!」

果然見對面猝不及防下的兩個天使雖然極力躲避,卻也各自被擊穿了一扇羽翼,痛吼一聲險些由半空摔落下去。其餘兩個天使怒吼著想要追擊兇手,不想那兩道火光油滑無比,眨眼間就已經回到元通子身前,鑽入他的袖中不見。

華夏一方眾修士俱都大聲喝彩,元通子將法寶收回體內,得意的揚起了下巴。

其餘幾位化神高手好笑之餘,也對視一眼,由蒼鶴道人開口道:「江道友身為盟主,理當坐鎮在此,那四個不倫不類的妖人就歸我等打發好了!」

說罷,三人也不等江元峰迴話,就長笑一聲,會合元通子,化光朝那憤怒的天使們迎擊過去。

江元峰見了不由一笑,回身向那魏建國問:「方才一幕可曾直播給國內民眾觀看?」

魏建國一臉激動的回答:「全國各大電視台都在全程直播,數大網路媒體也都集體在線播放,廣場、酒吧等公共場所都聚滿了人群,據統計全國除了收不到信號的少數深山居民,所有華夏人都在注目觀看這一戰!」

江元峰笑著點頭,看來情況都在他的掌握之中。經過這一戰,華夏修道界也暴露在了世人眼中,想必不久就能夠徹底扶正了華夏萬民的信仰,將那些外來宗教連根剔除。

屆時他東天宮不但起步早,而且還握有冊封陰神之法,將來陸續冊封的神位雖然相對自由,卻在大事之上不得不聽從東天宮調遣。由此可以預見,不過數年他就可以得到大多數華夏人的信奉,只要天人通道不出意外,上界仙人無法下凡,那麼他這份基業就穩如泰山,無人可以撼動了。

教廷高層見他們的最大依仗已經與華夏修士開戰,於是也就不再講究什麼騎士精神,立刻調動了聖殿騎士團,在五大聖騎士的帶領下,數千人護住了聖祭司團,由那些神職人員一齊祈禱,無數道聖光合成一道巨大的光柱,朝著華夏這邊轟擊過來。

道盟幾位高層一見,也忙叫手下武法兩團共一千修士向前迎擊。不過眾人也知這兩團修士恐怕非是那集合諸多教廷人員合力發動光柱的對手,所以把目標放在了那些施放攻擊的教廷祭司團和護衛他們的聖殿騎士團身上。至於那襲來的巨大光柱,自有那些金丹化神之流的高手們去抵擋,這一千修士的任務就是盡量去殺傷敵人。

位於華夏陣營最上首的江元峰便朝他下首的師妹看去,玉嬌妍與其對視一眼,然後身形爆起,一到五丈之高的三首魔神身影就出現在了華夏陣營之前。

那魔神三隻巨首神態各異,六隻魔眼神光大方,八條巨臂齊齊揮舞,手中八件煞氣濃重,包裹在赤紅火焰中的奇形法器各放奇光,聚攏出一道不輸於對方的玄黑光柱,朝著教廷那方擊來的聖光巨柱迎了上去。

只聽一聲震耳欲聾的巨大轟響,兩道光柱對轟,中心處能量聚集強大到一定程度,竟然互相湮滅,出現了黑洞一般的狀態。而黑洞外圍隨著能量散溢,卻產生了強大的爆炸,爆炸的餘波震的周圍雙方的人員都立身不穩,而且將方圓千里之內的天地元氣都攪的一片混亂,不時在其範圍中出現大雨或者冰雹等等異樣天氣情況。

足足一盞茶的功夫,兩大光柱對轟所造成的天地異象才逐漸消散,影響減弱之後教廷華夏雙方才開始繼續大戰。

先是五百法修朝著對方陣營齊放一陣法術符咒,只見滿天光彩如霓虹交雜一般絢爛,雖然騎士團已經各自展開了聖力護體,又有身後祭司團的聖光神術加持,但也在這美麗卻帶著毀滅的攻擊下有了損傷。

華夏這方第一次攻擊,教廷那裡受傷的騎士就超過十分之一。還有些倒霉的同時被數道法術擊中,那身防禦力高強的騎士鎧甲也保不了他們,聖光護罩被瞬擊碎,鎧甲護不到的地方如氣化了般消失,再強的聖力修復功能也挽救不得身體缺失三分之一以上的傷勢。

不少沒受傷的騎士也鬧得一幅灰頭土臉的模樣,再不復聖殿騎士那鮮衣亮甲的威武形象。

吃了一個大虧,這讓一向集體作戰所向披靡的聖殿騎士團感到大為羞怒,在他們的首領幾位身穿華麗聖天使鎧甲的教廷聖騎士帶領下,怒吼著朝著華夏陣營殺來。這幾大聖騎士因為藉助身上那全身鎧甲的威力,每個人至少都有結丹期的實力,原本對付最多不過是結丹初期的華夏修士團自然是不費多少力氣。但現在這些武法兩團修士都各有頂級的防護在身,武修們把自身安危都交託於身上甲胄,不顧自身,不理對方攻擊,只憑著身上甲胄與手中神兵與敵人周旋,一群刀槍不入、如狼似虎的武修士圍攻上來,就是練氣化神的高階修士也得暫避鋒芒。

而法修士們雖然身體脆弱,卻有能抵擋元嬰實力高手全力一擊的玉符護身,面對幾大聖騎士的猛擊,這些法修們紛紛被巨力擊飛出去,但身上除了比較狼狽,卻不曾傷了一絲一毫。見自身安全有了如此強力保證之後,過去與人交手時都要小心防護,從不敢令敵人接近自身的法修們,如今全都集體變身一般興奮的大聲嚎叫著,索性便不去管自身安危,頂著一層護身光幢硬抗住敵人的攻擊,然後肆意的釋放自己最大威力的法術還擊。無數燦爛的火花霞光朝著敵人迎去,如此絢爛的景色,換來的卻是教廷騎士團的死傷慘重。

而那幾名聖騎士們一擊不成,又不死心的連續攻擊那些身體脆弱的法修們,可那一層看似薄弱的光幢,幾經打擊卻仍牢牢的護住這些華夏法修士不見消散,幾位聖騎士殺敵不成,反而拖累的己方人員損失更大了。這些聖騎士們卻不知,武修們的制式盔甲還好,都是最下等的天庭地界兵丁所用,雖是仙器品質,卻只有天階法寶品級。

那些偽仙府玉符才是威力強大之物,雖然是江元峰仿造自己身上真正大威力的天闕奇寶,由手下黃巾力士們批量趕製的,但無論是所採用的各種材料和煉化時的火源,都是足以煉製仙器的等級。反正這些在上古神人眼中被視為建築邊角料的東西,在赤城天闕里隨處可見,而焚天殿里積存了數萬年的各種神火也是將要溢滿,不用也是浪費,所以才造就了這批凡間修士們苦求不得的寶貝。

如此玉符,就算無相應實力操縱,但硬接化神後期高人全力一擊,都可以撐得住一次,何況這些實力只在結丹期的聖騎士們?如果他們都有金丹期實力的話,對同一枚玉符重複全力攻擊數十次,或許可能將其打破,但他們一沒這般實力,二來見幾個教廷高手混戰在己方弟子中,雖然沒有什麼傷亡,可華夏陣營一方還是不能放任不管。 ?二百二十八天使之魂

當幾名華夏高手各自尋找對手,將幾名聖騎士全部接下的時候,戰鬥至此,華夏修士兩大修士軍團無人戰死,僅有一些武修士在混戰中受了輕傷,卻還不下火線,生龍活虎的奮戰在前端。

在教廷與華夏下方混戰進行到激烈的同時,上方的華夏四大高手與教廷降臨天使之間的戰鬥也已到了白熱化。即便是方才的兩道光柱對轟,雖然波及到了雙方的戰鬥地點,卻也沒有對實力高強的他們造成太大的影響。

以華夏四位化神、元嬰境界高手的實力,對付實力與他們達到同等境界,但各方面經驗缺失又不通道法,只知道強攻蠻打的對手,自然是沒有意外的大佔上風。

甚至連壓箱底的本命法寶與仙器都沒有動用,兩個對戰崑崙元真子、元靈子師兄弟的兩名下位天使中的權天使就被打殘失去大半戰鬥力。

https://tw.95zongcai.com/zc/4113/ 崆峒元通子見老對頭竟然要比自己先解決對手,不由將火氣全撒在了自己這名對手身上。

只聽元通子一聲大喝,口誦咒語,隨著他法訣的展開,九條熾烈的火龍憑空出現,朝那名天使洶湧而去。

九條帶著鋪天蓋地火焰的火龍將那天使籠罩,這可不是一般的火焰,而是純正的道家三昧真火,如果不是元通子這樣精修火術的高手,一般化神修士耗盡了元神也無法一下子放出這許多三昧真火!

面對水潑不滅,風吹不散,以修士精氣神之三寶凝練出來的三昧真火,這名天使也只能拚命的以聖力護身,抵禦烈焰的侵襲。可無論做什麼也都是徒勞的,垂死掙扎而已。不過半分鐘這天使的肉身就被烈焰焚化,只留下一個拳頭大的光團,質地如水銀一般,發著純凈的光芒,在半空中緩緩飄落著。

這些純白光芒的東西,就是天使死後所化的天使精魂,正當元通子準備隨手滅了之時,就聽那邊有人道:「道友暫且留手,這東西與我還有些用處!」

見是現在華夏修道界第一人的江元峰出言,元通子也樂得做個順水人情,一揮手將那光團送到對方面前。

江元峰不動聲色收起光團,實則心裡卻是十分滿意。

教廷神職人員召喚聖力所使用的神術,是其他依靠自身修鍊的修行者一直弄不明白的詭異法門。而即便是召喚聖力的神職者本身,也不知曉這憑空出現的聖力從何而來,就好像真的有神在時刻關注著他們。

但在江元峰眼中,所謂的聖力,不過是信仰之力與精神力,還有那乾陽離光結合的產物罷了!其他人不懂,但他卻知道這些天使之魂可是好東西啊!直接拿來補益元神幾乎沒有什麼副作用,無論是自己使用,還是拿來給二護法神將及弟子家人們提升實力,都是比一般靈丹更合適的寶物,而且還少有其他以外力提升實力的那些方法的後遺症。

隨後元真子師兄弟的對手也相繼殞落,又為江元峰留下兩團天使之魂。只有蒼鶴道人的對手智天使拉法葉還在這老道手下苦苦支撐著。

蒼鶴道人本體乃是修鍊數千年的上古靈禽,自從散了妖體,在師門的幫助下渡過天劫成就人身之後,法力雖有損失,但道行卻更加深厚了,幾百年來很快就將修為重新恢復到了化神後期階段,這還是在當年天地元氣日漸稀薄的情況下得成的。

智天使拉法葉雖然是傳說中的大天使長,但這位大天使長原本不過是能天使階位,他是在天堂之亂后,才被主神提升為力天使的君主、伊甸園生命之樹的守護者,而且以智天使之身,得賜有熾天使六翼,成為站在神的御座前的七名天使之一。實力根本無法與號稱光之君主的米迦勒和晨曦之星的路西法想必,這兩位可是出身便是最高熾天使級別。就算是與同位七大天使的耶荷華原本手下幾大高手之流相比,他這後來者也差的很遠。以拉法葉表現出的實力至多不過化神中期,在蒼鶴道人的壓制下能夠支撐得這麼久,已經是很不容易了。

蒼鶴道人手執他的隨身法寶蒼翎劍,乃是以他本體雙翅中最堅利的長羽與尾翎所煉,經過數百年溫養,威力堪比下品仙器,智天使拉法葉手中武器根本無法抵擋。只不過但每當被蒼翎劍所傷,這拉法葉都會大喊一聲「聖光」,然後就見他受傷的身體立刻被一層光耀的乳白色聖力包裹,身上諸多大小傷口瞬間就會閉合。

可是拉法葉自己知道,這種聖光大恢復術,一般都是以透支未來生命力的方式來癒合傷口的。普通傷勢還好,能夠真正的瞬間恢復,但現在他的重傷傷口癒合,看似已經完全恢復,其實這不過是表象而已。因為對手武器中蘊含的力量已經深入體內,不是那麼輕易就可消除的,而不把外來異力驅逐,身體內部的傷痕也沒有這麼容易治癒。透支了大量生命力之後,他感覺自己的身體彷彿已經搖搖欲墜了!

不過不管怎麼說,他都是暫時恢復到了最佳狀態,只是不能持久,戰鬥的時間一長必然複發,甚至有可能身體整個崩潰。即便是飲鳩止渴的做法,身為智天使,絕對忠於主神,以完成主神使命為己任的拉法葉也不得不為之,在對方攻擊下苦苦咬牙堅持著。

這種情況,一直維持到拉法葉看見對方將戰死的三名權天使的天使之魂收走才被打破。

降臨天使之所以令西方其他勢力為之膽寒,是因為他們不怕犧牲,無所畏懼,甚至在處於下風的時候,也能夠自爆以傷敵人的強悍做風。究其根由,卻是因為這些天使們受主神所控制,一身的實力都在背後光翼以及體內那團天使之魂之上。只要不被人活捉禁制,一旦讓他們得到機會自爆,天使之魂就會化為細微的粒子逃散開去。在天堂的主神便可以再度收攏他們的天使之魂,令其重新復活。雖然每復活一次,原本的實力都會大損,甚至降低一階,但這般情況也算是相當於有了變相的不死之身了。

方才那三名權天使連自爆的機會都不曾有,就被輕易斬殺了去,而且還被對方收去了天使之魂。一旦天使之魂被人控制,那麼除非對方主動釋放,否則很難再逃脫出去。所以原本對於死亡無所畏懼的智天使拉法葉心中也感到危機與恐懼了。

收拾了三名低階天使,而剩餘那名高階天使雖然厲害,卻也不是原本華夏修道界化神高手當中,修為最深厚的蒼鶴子的對手。見此元真子師兄弟與元通子各自解決了對手之後,也不插手空中那兩位的戰鬥,而是回返華夏陣營,立於江元峰身邊觀戰。

「江道友以為如何?」崑崙元真子指的是戰場上的蒼鶴子與六翼天使的戰鬥。

一旁元通子插口道:「還用說嗎,自然是老鶴一劍斬了那鳥人!」

江元峰則略沉吟道:「蒼鶴道友道行深厚,自是穩贏不輸,就怕對手狗急跳牆,有玉石俱焚之心啊!」

元靈子疑問道:「此話怎講?莫非那妖人還有何依仗不成?」

江元峰點頭說:「不錯,據江某得知,他們這些天使都有著自爆肉身的手段,與魔門邪道的化血飛遁之術,或是天魔解體之法皆是不同,這些天使一旦自爆,卻都是抱著同歸於盡的念頭,將自己所有能量爆炸,以求殺傷敵人,巧妙的是如此做法他們的精魂卻不會隨著自爆毀滅,只要那天使之魂不失,就可被那耶荷華收回灌輸能量,使其再度復生!」

元真子皺眉道:「如此這些妖人豈不是殺之不絕,滅之不盡了?」

江元峰笑道:「非也,要想復活一名高階天使,所要付出的能量絕非少數,即便是那耶荷華全勝時期,也絕不可能一口氣復活數量過多的天使。而且即使是高階天使,復活之後因為之前自爆受到的損傷,實力也會有所下降,再次對上,就更容易解決。」

元通子雙眼一亮的說道:「所以道友才要收集那妖人的精魂,不令其溢散或者逃脫?」

江元峰點頭:「正是如此!只要控制住了這些天使逃散的精魂,就是慢慢給他耶荷華來個斷根,等到他再無天使可派,自身能量也消耗了不少,就更加容易被消滅了!」

元真子幾人聞言心中明了,便暗自將目光緊緊鎖住戰場,一旦蒼鶴子斬殺了敵人,三人必然齊齊出手,定不能讓對方的精魂逃走就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