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何凡笑了笑,掏出一個空間包裝滿,再掏出一個,又掏出一個……

濟玄:「……」

你特么家裡是賣空間包的么?哪弄這麼多空間包?

「不怕多,就怕不夠裝。」秦薇幽幽道。

「我不喜歡和和尚打交道,告辭。」何凡瞥了眼濟玄,直接帶著他們向前走去,那些進化者們看了眼濟玄,也沒開口要蛇肉,快速離開。

「何凡,這麼好的機會,為什麼不和濟玄交朋友?佛門勢力極為強大,能有一位佛門朋友,絕對是好事。」凱文想不通,幾塊蛇肉,何凡為什麼不給。

「因為你們不了解他,他這人特別摳。」秦薇冷笑道,你以為你們這幾天吃的不錯,就覺得何凡很大方?我告訴你們,你們純粹想多了,何凡只是想研究天使進化者!

「我不喜歡和佛門打交道。」何凡淡淡地道,我身上還有紫金鍋,六根清凈竹,真佛舍利,這要是被知道了,我還能保得住?我腦子有坑,才去結這個善緣,和濟玄做朋友。

密林之中,諸多進化者快速前進,濟玄沒要到蛇肉,也沒多留,快速跟了上去。

血靈蛇果,生長在血靈巨蟒地盤,一座斷崖上,怪石嶙峋,石縫之中,一株青色小樹,上面掛著五顆血紅果子,正是血靈蛇果。

在血靈蛇果周圍,還有五頭巨蟒,皆是成熟期,察覺到諸多進化者到來,五頭巨蟒兇殘的眸子緊盯進化者們,發出嘶吼聲,好似在警告他們。

何凡四人站在一棵樹下,其餘進化者有的潛伏在雜草中,有的直接站出去,沒有絲毫隱藏,濟玄趴在一棵樹上,藉助雜草隱蔽。

「五顆血靈蛇果,怕是不夠分啊。」一位藍衣進化者緩緩開口,聲音不大不小,剛好讓所有進化者聽見。

「那就按照老規矩來,誰搶到歸誰。」有進化者開口。

「如果西方人搶到了呢?」藍衣進化者掃了眼何凡,淡淡地道:「還有天雲市之外的人,來自江河市,何凡?」

「嗯?」何凡微微一愣,詫異地看著藍衣進化者,這人認識自己?

「我天雲市的東西,自當天雲市人分配。」有進化者冷冷開口,敵視地看著何凡四人。

「行,我們不插手,你們去爭,我們離開。」何凡沒想到,這群人排外這麼嚴重,江河市的人還不能搶了?

「慢著。」一聲冷哼傳來,藍衣進化者再次開口:「江河市人人皆知,何凡狡詐萬分,口中說退走,待會趁我們動手,必定返回,趁機奪走血靈蛇果。」

何凡目光微冷,他確實是這麼想的,這傢伙對自己這麼了解? 「我只是一個小小涅槃,我就算想法再多,也爭不過你們這麼多人,倒是你,一直在針對我。」何凡冷聲道:「我們有多大仇?」

「無仇,只是為了諸位天雲市兄弟利益。」藍衣進化者淡漠道。

「何凡,我們對你不了解,但是,你若參與競爭,我們絕對不會留手。」一位進化者冷冷道。

「不錯,我們絕對不會留手。」又有進化者開口。

「我現在要走,你們說我會返回,我該怎麼辦?」何凡很無奈:「我看著,你們也不放心,要不,我們打頭陣,分一顆果子?」

何凡目光看向血靈蛇果樹,+7!

這數據不低了,對於現在的他來說,一頭成熟期,只有+4的數據。

「不可能,果子只有五顆,我們都還不夠分。」進化者們果斷拒絕:「五頭成熟期血靈巨蟒而已,我們輕易就可拿下。」

「那你們說怎麼辦?」何凡冷笑,這是要先圍攻自己的節奏?

「自縛雙手,放棄反抗,我們才能信你。」藍衣進化者說道:「你在江河市,可是出了名的鬼話連篇,你說的話,一個字都不能信。」

凱文和麗莎獃滯,何凡是這樣的?

秦薇看著何凡,陷入沉思,她在想,究竟是誰走漏了風聲?

我的不好形象,已經傳到這裡來了?果然是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老黃也是,將我功勞捂的那麼緊,就不能發個新聞說下,讓全東方知道我是個英雄么?

「告辭。」何凡果斷轉身離開,冷笑道:「有本事你們追過來。」

「諸位,看樣子何凡還沒有放棄……」

轟隆

陡然,轉身的何凡猛地轉身,狻獅刀剎那出鞘,兩道刀芒破空而去,一刀直斬藍衣進化者,一刀直逼血靈蛇果,冷聲道:「既然你廢話連篇,那大家都別要了!」

「何凡,你……」

諸多進化者臉色大變,尼瑪,要不要這麼狠,不讓你爭奪,你就要毀掉?

「凱文,麗莎,帶秦薇離開。」何凡冷聲道。

「你想幹什麼?」秦薇面色難看,她有不好的預感。

「沒什麼。」何凡淡漠道:「快離開。」

「麗莎,你帶秦薇離開。」凱文沉聲道。

「凱文也走,你到時這樣。」何凡壓低聲音,低語道:「到時繞過去,上面還有個和尚沒動,等他動了之後,你再出現。」

「好,你小心點。」 億萬繼承者,帝少的甜妻 凱文思索著點頭,轉身離開。



五頭血靈巨蟒嘶吼,蛇尾拍打,阻攔刀芒。

藍衣進化者急忙抽出長劍,青光閃耀,一道青色劍芒施展而出,抵擋刀芒。

「風痕七劍。」何凡冷笑一聲,道:「我當是誰,原來是你們,老仇人!」

「仇人?」其餘進化者目光閃爍,驚疑地看了眼藍衣進化者,沒有再開口。

「什麼老仇人,我只是在某位朋友那裡,看見你的信息。」藍衣進化者劍芒破空,攔截刀芒,身形閃動,不敢與刀氣有絲毫接觸。

「朋友?你背後的人吧?」何凡冷笑連連:「沒想到,你們還會記得我這個小人物。」

你們有本事去找老黃,朱元算賬去!

諸多進化者動了,四頭血靈巨蟒嘶吼衝下斷崖,一頭盤著身子,守護在血靈蛇果之前,冷視著所有人。

「諸位先殺何凡,他妄想毀掉血靈蛇果,而現在血靈蛇果還有一刻鐘才成熟,血靈巨蟒不會吞掉血靈蛇果。」藍衣進化者急聲喝道。

「你的私人恩怨,自己解決。」諸多進化者冷哼一聲,劍芒紛起,籠罩血靈巨蟒。

「看來,他們都不傻。」何凡淡淡地道:「你想讓他們圍殺我,是不是太天真了點?」

「殺你,我自己足矣!」藍衣進化者冷笑一聲,身如鬼魅,帶起數道殘影,同時周身青光繚繞,劍氣交織,宛如長龍,殺向何凡。

「千刀萬剮!」何凡速度更快,同樣有一縷青光凝聚,融合了風痕七劍的刀法,更加快速和凌厲。



刀氣,劍氣碰撞,勁氣四射,碎石炸裂,雜草化為齏粉,藍衣進化者劍鋒急轉,不與何凡橫刀碰撞,對他極為了解。

「對於你,我們早已了解的清清楚楚。」藍衣進化者冷笑道:「不與你接觸,你的刀,還有幾分威力?」

「是嗎?」何凡嗤笑一聲,刀鋒再起,五臟俱損上手,刀速更快,刀勢更猛,強大刀芒好似要劈開虛空一般:「那你了解我的實力么?」

「風殺。」藍衣進化者輕喝一聲,劍芒破空,青光如龍捲,狂風過境,絞殺刀芒。

刀芒所過,強大刀氣瞬間斬破龍捲,直逼藍衣進化者而去。



刀芒落下,凌厲刀氣肆虐,藍衣進化者身上亮起一道屏障,面色微微發白:「你的實力,超出了涅槃四級!」

「真富有。」何凡很羨慕,背靠進化學家真好,隨身帶著防護罩。

「所以,你還是要死!」藍衣進化者冷笑一聲,劍光再起。

「誰給你的自信?」何凡冷笑一聲,狻獅刀泛起金光,刀勢更猛,刀芒更強。

諸多進化者與四頭血靈巨蟒交戰,何凡這邊和藍衣進化者糾纏,打的相當激烈,每刀落下,雖然被屏障擋住,但何凡毫不灰心,依舊一刀接一刀,毫不停頓。

樹上,濟玄飛快下來,在雜草中穿行,快速繞向血靈蛇果樹:「你們慢慢打,這血靈蛇果,貧僧就笑納了。」

凱文看著繞行的濟玄,飛快跟上,前往斷崖。

而在斷崖附近,一名金髮青年抬頭看著血靈蛇果樹,又看向打起來的進化者們,冷笑道:「愚蠢的東方人,咦,有人來了,我讓他開路。」

何凡這邊打生打死,濟玄快速衝上斷崖,看著盤著身子的巨蟒,佛光散發,一道澎湃掌力轟向巨蟒,大笑道:「此物乃是罪魁禍首,貧僧除惡,將這果子……握草,誰?誰敢截貧僧的胡?」

一道人影閃過,趁著濟玄牽制巨蟒,沖向血靈蛇果樹,而還不等他竊喜,又一道蒙面人影,以更快速度衝來,一把抓住血靈蛇果樹。

「兄弟,我們三人平……你根都不留?」人影開口,希望還能分一顆,但這蒙面人著實過分,連根拔起,看也不看他們一眼,快速沖向斷崖,直接跳了下去。

「這有三百米吧?」濟玄都愣住了,就這麼跳下去,他都受不了,這人絕對沒他強。

人影也愣住了,看著蒙面人背影,又看了看斷崖,啐罵道:「比凱文還瘋,為了幾顆果子,命都不要了。」

……

(推薦好友的書,楊門水滸,喜歡歷史的朋友可以去支持一下) 電光火石之間,血靈蛇果連帶著果樹都沒了,一群進化者麵皮直抽,這特么就尷尬了,我們打生打死,你特么帶著果子跳崖了?



血靈蛇果沒了,血靈巨蟒瘋狂了,瘋狂衝擊進化者們,兇殘的眸子一片血紅,徹底發狂。

「阿彌陀佛,貧僧憤怒啊。」濟玄氣壞了,自己趁機摸上來,沒想到還有兩個比他還精的,什麼都沒撈著,還惹得一身騷。

「何凡,你要的果子沒了,你也準備死吧!」藍衣進化者冷笑一聲,一口藥劑灌下,氣勢暴漲數分。

「確實該死了,外焦里嫩。」何凡冷笑一聲,狻獅刀歸鞘,人刀出鞘,刀芒落下,青光內斂,金光不顯,無聲無息,卻又帶著一股迫人壓力。

「殺!」一聲怒喝,藍衣進化者激發青色劍芒,進化之力化作鋒銳劍氣,迎向刀芒:「你連我防禦都破不了,今日必死!」

「是嗎?」

何凡冷笑,刀過無聲,人過無痕,人刀剎那斬過,青色劍芒炸裂,藍衣進化者身子一怔,體表竟是散發出焦糊氣味,一口血水混雜焦黑內臟噴吐而出,一頭栽倒下去:「怎麼……會……」

藍衣進化者一死,屏障自動消散,何凡看了眼還在戰鬥的進化者,收了對方空間包,又在身上找出一個小圓球,快步離去。

不斷交手,他早已摸清了屏障,進化之力可以滲透進去,但他沒有解決,因為血靈蛇果還沒到手,快速解決藍衣進化者,這幫敵視外人的進化者,難保不會將他拉入戰圈。

現在血靈蛇果連帶著血靈果樹都到手了,何凡自然不會再糾纏。

離開血靈巨蟒地盤,何凡在密林中快速穿行,回到之前落腳的山洞。

「何凡,你回來了。」秦薇快步迎了上來,麗莎和凱文也走了出來,只是凱文有些狼狽,是被麗莎攙扶的。

「怎麼樣?傷得重不重?」何凡關心地道。

「我這次斷了四根骨頭,距離八根不遠了。」凱文咧嘴道。

何凡:「……」

我是不是該向你坦白,哪天你真斷八根,估計也就掛了。

「咳,我先做飯,待會再給你按摩。」何凡輕咳一聲,說道。

「我已經服了療傷葯,要不了多久就好了。」凱文滿不在乎地道:「也就幾個小時,給,血靈果樹和果實。」

「麗莎,你去弄點水來,今天吃火鍋。」何凡接過血靈果樹和果實,歡快地取出紫金鍋,讓麗莎去裝水。

何凡處理血靈巨蟒血肉,之前雖然切成塊狀,但涮火鍋還有些厚,必須要改刀。

「何凡,你這刀法,怎麼練的?」凱文忍不住問道,當時何凡一刀劃開血靈巨蟒身子,裡面的肉都切好了,他完全看呆了。

「多努力就行了。」何凡說道,又用進化之力洗菜,看的凱文直接懵逼。

很快,麗莎回來了,何凡取出一顆血靈蛇果,按照配方上的記載,丟下藥材,配製火鍋底料。

「這能吃嗎?你剛才扔的,好像都是毒藥?」凱文和麗莎面色微微發白。

「這是秦薇覺醒的配方,你覺得,基因覺醒,會覺醒出毒死自己的么?」何凡問道。

「不會。」 神醫嫡女 兩人搖頭。

「那不就得了。」何凡笑道,好吧,我心中也沒把握。

一刀掃過,火焰燃燒,紫金鍋里的水沸騰起來,何凡將肉片取出,道:「來,吃火鍋,涮起來。」

秦薇拿著筷子,夾了一塊血靈巨蟒的肉,放進紫金鍋里煮,低垂著頭,眼角餘光看向凱文和麗莎。

這是她覺醒的配方沒錯,但這是最霸道的淬體藥劑,用來葯浴的,你卻用來做火鍋!

何凡面色平靜地涮著蛇肉,淡笑道:「凱文,聽說你們西方喜歡吃八成熟的,我們東方就不一樣,我們喜歡吃全熟的。」

凱文拿著叉子,挑著一塊肉,看了看秦薇,又看了下何凡,很想來一句,我們西方也喜歡吃全熟的,要不,你們先吃一口?

「你們不吃,貧僧吃了。」

一聲輕笑傳來,洞口突然鑽進一道人影,刷地一下奪過秦薇的筷子,一口塞了進去。

「濟玄?」何凡看著來人面色微冷:「你來幹什麼?搶奪蛇肉,你是想逼我動手?」

「阿彌陀佛,這怎麼能算搶呢?貧僧只是被香氣吸引而來,幫施主品鑒一下廚藝。」濟玄和尚宣了一聲佛號,正色道。

「既然來了,一起吃……」

「嗯?」何凡目光一冷,道:「這裡不歡迎你,趕快走。」

說完,何凡就要去將紫金鍋收起來,這是佛門的紫金缽盂啊,要是換個人,我肯定讓他吃了,但這和尚就算了,而且,濟玄到來,他居然沒有發現,這和尚不是有秘法,就是實力比他強。

「等等,紫金缽盂?」濟玄怪叫一聲,看著紫金缽盂,又看了看手上的筷子,自己剛才在紫金缽盂裡面撈肉吃?

「你看錯了。」何凡淡定地道,對秦薇和凱文二人使了個眼色。

「這不是紫金缽盂,這是打造的一口鍋,只是樣式有些相似。」秦薇說道。

「你們覺得貧僧瞎么?」濟玄嘴角抽了抽,這明明就是紫金缽盂,上面的經文烙印,貧僧都認識!

你瞎一次會死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