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為友?」

月千歡戲謔鄙夷盯著黃毅元打量。「黃門主說錯了吧。我記得剛剛偷襲想殺我的那個人,就是你元清派的弟子對嗎?而且還是你的侄子。」

黃毅元一噎。一張臉又黑又青,說不出話來。

月千歡又看了眼弓異。開口:「我們走。」

武宗和藥師盟一同離開。看在陌輕煙被廢昏過去的慘象上,兩個藥師盟弟子偷偷帶上陌輕煙站在最後面。

月千歡看見了,不過她沒說什麼。淪為廢物,陌輕煙咎由自取。等她醒來,這可比殺了她更要痛苦千萬倍!

在月千歡他們走後。弓異冷冷盯著黃毅元。「黃門主,我再給你一次機會。媛媛到底在哪兒?」

……

險而又險的離開元清派大殿。眾人頓時鬆了口氣。只有洛雲華緊皺眉頭。

月千歡看了眼他一眼。「你在擔心元清派?」

「不。元清派弟子偷襲師叔,是我們武宗的敵人。但是其他門派勢力還在那裡,我們走了恐怕他們出事後……」

洛雲華欲言又止。但未說的話,大家都明白。

月千歡嘴角微勾,冷笑。「那些人死不了。毒酒的作用還有一盞茶就要消失了。到時候該逃走的是弓異才對。」

「呼,原來是這樣。」

洛雲華鬆口氣。後知後覺反應過來,臉色微變。急忙看向月千歡,「師叔你的傷怎麼樣了?」

「沒事,養養就好了。」

「哼!」

聽見月明堂冷哼聲。月千歡瞪大眼,目光和墨九卿對視一眼。糟糕了!

忘了三叔也在這兒了。雖然玉丹已經將月千歡治療的七七八八,但月明堂那一關不好過啊。

墨九卿握住月千歡手。「歡歡別擔心,有我。」

「你們兩個都到我房間來一趟!」 子龍話音一落,立馬就開始往村子的方向跑。我連喊都來不及,更不敢抽身離開,只能繼續擋在村口的位置。

很快就看不到子龍的身形了,我只得朝林依依大喊了一聲,「依依,快去看著子龍,千萬不能讓他做傻事!」

其他人都被水鬼墊腳上身了,就連孟嬴和葉洙晶也不列外。現在唯一清醒能抽出身的,只有林依依了。

看到這麼多水鬼控制著活人對付我,林依依很擔心我。可聽到我的交代,還是沒有任何的猶豫,提醒了一聲讓我小心點后,直接跑去追子龍了!

「葉家老祖,咱去幫子龍拖住鬼帝吧!這個時候,你我都沒有退路。如果解決不了鬼帝,我們所有人都要死!」這時,老鬼頭忽然朝葉家老祖說了起來!

武人無敵 現在這群人中,也只有他們兩人的道術厲害些了。那葉家老祖此時也是一臉的慎重,點點頭,說:「好!」

隨即,兩人拿著法器便朝鬼帝沖了過去。我爺爺到現在一直沒有開口說話,看起來很迷惘,好像是嬰兒剛來到這個世界一般,正逐漸熟悉著周圍的環境。

而且,他此時正朝我的方向走了過來,看這樣子,他是想要離開麻溝村!

葉家老祖和老鬼頭,兩人分別從左右兩側攻向了我爺爺!在衝過來之時,兩人便咬破了食指,用指尖血在法器上畫了殺鬼符。

剎那間,兩人的法器頓時金光大作。只聽見兩人怒吼了一聲,同時就朝我爺爺發動攻擊了。可我爺爺好像根本沒有把他們放在眼裡,老鬼頭的金錢劍率先刺中了我爺爺的身體。

但完全沒有產生任何的法力,那金錢劍直接刺進了我爺爺的身體中,沒有鮮血流出來,卻是激怒了我爺爺。

只見我爺爺扭頭瞪了老鬼頭一眼,老鬼頭當即臉色大變,拔出金錢劍就想要逃。可還沒跑出兩步,當即被我爺爺一抓,彷彿有一股強大的吸扯力一般,直接把老鬼頭給吸了過來,一把抓住了他後頸的脖子,像拎一隻小雞一樣把他給拎了起來!

我能感覺到,爺爺的手正在用力,更是聽到了骨頭咔咔的聲響,好像要把老鬼頭的脖子給扭斷了。

葉家老祖看到這一幕,猛的沖了過去,身體騰空而起,一劍劈向了爺爺的手臂。可他的法器還沒有劈下來,爺爺忽然抓著老鬼頭朝他的方向仍了過去。

葉家老祖此時還在空中,根本沒辦法躲閃,老鬼頭的身體剛好撞在了他身上,兩人抱著就摔倒了地上。痛苦的掙扎了幾下之後,這才從地上爬了起來。

一爬起來,就再次一前一後的包圍著我爺爺。老鬼頭的狠勁兒也是出來了,咬牙道:「葉家老祖,我們的道術和法器沒有任何的作用,只能硬抗了!現在這鬼帝的意識還沒有完全蘇醒過來,說不定還有機會!」

「好!」葉家老祖點點頭,再次發動了進攻,只見他猛的往前一衝,在快要衝到爺爺面前時,突然往地下一滑,想要用腳去把爺爺鏟翻在地。

他那一腳重重的踢在我爺爺的膝蓋上,可如同是踢在了僵硬的鋼板上一樣,非但沒有產生任何的作用,反而是疼的直咧嘴。

而同時,老鬼頭也出手了,直接跳上了我爺爺的後背,一把摟住了爺爺的脖子。兩人一上一下,老鬼頭摟著脖子,葉家老祖纏著我爺爺的雙腳。

兩人加起來快一百五十歲了,也是有些聲望的老江湖,可現在的打法,就好像是小孩子打架一樣。已經顧不上啥招式和道術了,心裡只有一個目標,那就是儘可能的拖著我爺爺,不讓他離開村子!

可是,我們還是太低估了鬼帝的力量!只見我爺爺身體猛然一震,一股衝天的陰氣瞬間從他體內爆發了出來,當即把兩人震飛了出去!

這一次直接飛出去了好幾米遠,兩人倒在地上,估計骨頭都快散架了!掙扎了好幾下,這才顫顫巍巍的重新站了起來。但情況也很糟糕,兩人都是一臉的蒼白,虛弱的不行,嘴角更是有鮮血流了出來。

奇怪的是,我爺爺好像沒有想殺他們的意思,好像一心想離開這麻溝村。 姝香 震飛了老鬼頭他們后,就徑直朝我走了過來。

他一過來,邊上的水鬼立馬給他讓出了一條道,好像是迎接王者降臨一般,無比的尊重。爺爺一直沒有看我,在快要走到我面前時,這才看到我擋在了村口的位置。

那眼神看向我的時候,冰冷、陌生,看的我心裡一陣難受。

「爺爺,是我,我是初九啊!」難受之餘,我連忙朝爺爺喊了一聲,語氣中已經快帶著哭腔了。在爺爺面前,我永遠是個孩子,無法讓自己堅強起來。

爺爺似乎聽到了我的喊聲,突然怔了一下,目光也變得有些複雜了起來,一直在打量著我。

我看到爺爺那複雜的眼神,心中當即大喜,再次喊道:「爺爺,你快醒醒,你好好看看我,我是初九。」

「初九……初……九……」爺爺開口說話了,只是說話好像很艱難!但那語氣中,沒有絲毫長輩的語氣,反倒是異常的冰冷。

我原本以為爺爺還有意識,可誰知,在他呢喃了幾遍我的名字后,眼神突然變得冰冷無比,冷聲道:「滾!」

他這一聲,喊的石破天驚,嚇的周圍那些水鬼瑟瑟發抖,全都往後退,離他遠遠的。我還沒有反應過來,他就一步瞬移到了我面前。

最先有反應的,乃是我插在地上的龍淵劍。此時的龍淵劍就好像感受到了威脅一樣,一直顫抖個不停,更是發出了「嗡嗡」的劍鳴聲。

眼瞅著這龍淵劍快承受不住了,我趕緊雙手握著劍柄,手上再次發力,那剛結痂的傷口再次被撐開,鮮血順著劍柄就流到了劍身上。

童子血流過,龍淵劍瞬間金光大作。可好像對爺爺一點兒影響都沒有,在爺爺朝我出手的剎那,龍淵劍的金光瞬間熄滅了!

咔!

我只感覺喉嚨一緊,爺爺就一把掐住了我的喉嚨,立馬我就呼吸不上來了。大腦也開始缺氧了,意識跟著就模糊了起來。

模模糊糊中,我只看到爺爺慢慢張開了嘴巴,那舌頭也是朝我伸了過來。他好像,是要吸我的精血!

我連反抗的力氣都沒有,更是喊不出聲音來,只能用喉嚨發出「吚吚嗚嗚」的聲音。眼淚也是忍不住從眼角滑落了下來,剛好滴在了爺爺的手臂上。

總裁老公麼麼噠 眼淚剛一滴到爺爺的手臂上,那手臂的地方立馬冒出了一道青煙,爺爺的身體更是哆嗦了一下。

就是這麼一剎那的功夫,爺爺就僵在了原地。那看著我的眼神,再次變的迷惘了起來,眉頭也是皺了起來,怔怔的呢喃了起來,「初……初九……」

爺爺在喊我名字之時,語氣儼然已經沒有那麼冰冷了,好像是回想起來了。

我想喊,可被他掐著脖子,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幾乎快窒息了。

「沒想到,現在這個時代,竟然還能出鬼帝!只可惜,他沒有意識了。否則的話,或許還有重轉為人的機會!」就在這時,王磊突然從村子外面躥了進來!

還沒來得及回頭看他,就看到他衝到了我面前,手裡結出了一道奇怪的手印,有些像是菩薩印,但又比菩薩印複雜,應該是屬於上古道術的一種!

邪皇獨寵:逆天二小姐 只見他衝上來后,猛的一下就點在了我爺爺的額頭上。這一點,我爺爺瞬間猶如觸電了一般,當即鬆開了我手,更是往後退了兩步。

我一落到地上,王磊就一把扶住了我,我揉著被掐疼的喉嚨,連著深呼吸了幾口,那種窒息感才消失了。

「磊爺,子龍,子龍他出事了,快去幫他!」一想到子龍,我就連忙朝他喊道。

王磊笑了笑,說:「九哥,別著急!其實磊爺我剛才一直在村子外面,沒有出手,就是想看看龍哥對我們到底隱瞞了什麼?!」

我被王磊的話給弄糊塗了,還沒理清楚,就看到林依依跑了過來,一邊跑,一邊哭,「九哥哥,龍哥哥讓你們把鬼帝引過去!嗚嗚……」 月千歡乖乖坐在凳子上。伸出手讓月明堂給她把脈。

月千歡換掉了那身沾染血跡的裙子。洗掉渾身血腥氣,又梳洗了一下才讓自己看起來沒有那麼慘。只是月明堂盯著月千歡慘白的臉色,仍然沉著臉。

月明堂開口:「去了武宗幾個月,長本事了。敢拿命來搏了?」

「三叔,有墨九卿在我不會有事的。」

說著月千歡扭頭看向墨九卿。「墨九卿,我要是遇見危險。你會出手的對不對?」

「嗯。保證歡歡突破八階,不受任何危險!」

「難道剛剛那還不危險?」

月千歡勾唇笑了笑。她認真看著月明堂,開口說:「三叔。這是我突破的契機。修鍊當武師,哪裡有不受傷的?再說了,你看我現在不是好好的了嗎?」

「三叔你放心,我會好好保護歡歡的。」

「閉嘴!」月明堂冷冷瞪著墨九卿。「這是我們月家的事。歡歡還沒嫁給你,你插什麼嘴?」

「咳咳咳,三叔!」月千歡被嗆到了。

看見墨九卿被噎的委屈,月千歡想笑。但月明堂盯著她,又不能笑出來。

月千歡只能摸了摸鼻子。急忙給月明堂遞了杯茶,「三叔消消氣。我知道分寸。受傷是難免的,但我會小心的。」

「哎。丫頭長大了,三叔也管不住你了。」

無奈接過月千歡的茶。月明堂喝了口茶,繼續說:「剛剛三叔給你把了脈。你的進階很快,但修為都很紮實。沒有浮躁,這點很好!」

「歡兒,你在武宗的師父可真的是武宗宗主的師叔?」

這個消息,早就傳遍了滄淵。可是沒幾個人相信。一是他們沒聽說過武司還有師叔,二是一個剛拜入武宗的弟子突然間身份如此尊貴,也讓人不敢相信。

月千歡點頭。「嗯。至少宗主是叫師尊一聲師叔。」

「這樣就好。三叔也不用太擔心你了。」月明堂皺眉,神色變得複雜。「今日雖然是你力戰弓異,險勝可以平安退出大殿。但恐怕那些人不會那樣想。」

這個世界上,多得是用心險惡。用惡來猜測別人的人。

只怕今日一事。那些人走出去后,會妒忌忌憚月千歡的實力。來污衊月千歡和弓異有勾結!尤其是元清派。月千歡殺了黃毅元的侄子,這之間多了一層仇。

月千歡知道月明堂在擔心什麼。她剛要開口,墨九卿先她一步說。「三叔放心,這件事我會解決。」

「任何敢打歡歡主意的人,我會讓他們後悔降臨這個人世。」

月明堂有些不爽墨九卿這麼霸氣,太無情。他問:「如果元清派要抓歡歡呢?」

「那就讓元清派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月明堂被噎著了。他不知道,墨九卿這不是空口白話。他連武司都暴揍了一頓,元清派算什麼?

又或者該說,滄淵在墨九卿眼底。除了月千歡,還有誰能阻攔墨九卿?

不管信不信。墨九卿的承諾,讓月明堂寬心了一點。只是他不知,他一語中的。冥冥之中說准了一件事!

與月千歡為敵的不是元清派,而是…… 此時的林依依,哭的太傷心了,眼睛都已經哭腫了,我看的心裡很難受!心裡也明白,子龍肯定出事了。不然的話,她不會哭的這麼凶。

還沒來得及問她子龍到底怎麼了,王磊就開口了,「老鬼頭,鬼帝除醒,需要吸食人血!用你們的血,把他引到龍哥那兒去!」

「嗯!」老鬼頭點了點頭,立馬用銅錢劍割破了手掌心,鮮血一灑,那血珠子直接灑到了我爺爺的身上。

剎那間,爺爺的身體就哆嗦了起來,人也是變得亢奮了起來。特別是他的眼睛里,更是出現了貪婪之光。

猛的就轉過身,眼神瞬間鎖定了老鬼頭。老鬼頭臉色刷一下就白了,掉頭就往子龍的方向跑。他一跑,爺爺就追了上去。

「龍哥,磊爺我就不相信,這樣你都不把秘密說出來!」王磊眯著眼睛呢喃了一聲,也是拔腿追了上去。

剛跑了兩步,這才想到了我不能離開村口,又退了回來,抓起了我的手,用他的手蓋在我的手掌上,壞笑道:「九哥,借你學一用!」

我手上的傷口剛才已經撐開了,他這麼一蓋,手掌心瞬間印上了我的鮮血。而後,才一巴掌蓋在了地上,怒道:「磊爺之血,萬鬼莫闖!」

我看並沒有起任何效果,就問他:「磊爺,你這個法子有效嗎?」

「沒有!」王磊搖了搖頭,笑道:「你傻啊,這血是你的,自然沒用!磊爺我這麼做,是嚇唬他們,他們有意識的。別擔心,快去看看龍哥!」

「……」聽到他的話,我冷汗就下來了。都這個時候了,這貨還是如此不正經。可我不能開玩笑,這些被水鬼控制的人,都是道門的功臣。

如果他們被拖到了河裡,那我如何向他們交代?

王磊看我不走,一把拉住了我,直接拽著我跑,說:「九哥,相信我!磊爺我說沒事,就一定不會有事!」

王磊的力氣很大,是活生生把我拽著往村尾走的。我心裡還是擔心,就回頭去看。這一看,就看到身後這些水鬼竟然追上來了。

直到此刻我才明白過來了,他們是要去追隨我爺爺!看到他們沒有出村子,我心裡才猛然鬆了一口氣。

還沒有跑到村尾的位置,就看到子龍正坐在村公所的面前。而他面前的地上,早已經畫了一道巨大的殺鬼符!

那殺鬼符是用劍在地上畫出來的,像是刻在地上的劍痕一樣。而子龍,就坐在那「敕令」的劍痕上面!看到我們走過來之後,咧嘴爽朗的笑了起來!

「老鬼頭,還能給我爭取點時間嗎?」子龍先開口了,老鬼頭嗯了一聲,又在身上割了一刀,用鮮血引著我爺爺跑。

「子龍,你到底要幹什麼?」我此時已經完全糊塗了,根本猜不到子龍的心思。王磊也是眯著眼睛看向了子龍,一言不發,似乎在等子龍的解釋!

子龍自顧一笑,那笑容,全是釋懷,「初九,磊爺,恐怕要告辭了!」

「子龍!」我一聽到他這句話,當即擔心的大喊了起來。可還沒來得及往下說,子龍就打斷了我,笑著說道:「初九,聽我說完,時間不多了!在分開的這一年裡,我算了你們兩人的命運!五弊三缺,你們誰也無法擺脫!初九,孤,註定孤獨一人!磊爺,傷,註定與佛有緣!而我自己,卻是缺命!哈哈哈……」

子龍說到最後之時,忽然失聲大笑了起來。那笑聲,我卻是感受不到任何的喜慶,反而內心猶如針扎一般難受。

「磊爺,初九的路還長!往後,就靠你了!」突然間,我們都還沒回過神來時,子龍忽然朝老鬼頭大喊道:「老鬼頭,可以了!」

在他話音剛落之時,我就看到他撿起了地上的金錢劍,猛的一下插進了自己的胸膛里。剎那間,我的心跳就好像停止了一般,瞳孔瞬間放大,看到眼前這一幕,張著嘴巴,一個字也喊不出來。

而子龍臉上沒有任何的痛苦,依舊是陽光爽朗的笑著。那鮮血順著金錢劍,剛好滴進了殺鬼符的劍痕里。

鮮血如注般的噴出,流到地上后,順著劍痕就流動了起來,快速的填滿著地上這個用劍痕刻出來的殺鬼符!頃刻間,子龍身體流出來的血液就快把殺鬼符給填滿了!

而他,也是慢慢閉上了眼睛!

「子龍!」此時的老鬼頭也是完全傻了,撕心裂肺的咆哮了一聲,完全停在了殺鬼符外面,根本沒有察覺到,我爺爺已經到了他背後!

王磊眼疾手快,一步躥了過去,一腳踢在了老鬼頭的屁股上,當即把他踢進了殺鬼符中。幾乎是電光火石間,我爺爺也跟著撲了進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