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原來是村支書家的兒子?」

「所以你覺得你爸是支書,你就可以為所欲為了?你的朋友就可以不經過我的同意,直接動我的玉米?踩踏我的莊稼?」

「小姑娘,我們只是看看。沒有其他的意思。」

「看看?就看進去了?就剝了我的玉米?還笑嘻嘻的站在那裡不出來?看來你們上學教會了你們不尊重人。」

看到沈傾絲毫不讓,王贇軒有些生氣了。

「你是哪家的姑娘?」

沈傾卻是不理會她他,而是對著霍牛,「我再給你一次機會,你要是不馬上出來,我就扔你出來。」

「哈哈哈,小牛牛,聽到沒有,你們被挑釁了。」

「似乎是咱們的不對,小牛牛確實沒經過主人的同意……」

「不過是莊家而已,只不過是用她的莊稼做個直播罷了,她肯定是想要訛詐!」

直播間里的觀眾紛紛議論。

我欲吞天 「小牛牛,你把鏡頭轉過去,我們看看這個母老虎是不是真的老虎/」

直播間的觀眾繼續說。

「好啊,聽大家的。」霍牛完全不理會沈傾,而是將鏡頭調轉,讓大家看沈傾。 只見面前一道影子閃過,大家還沒有看清。

一個拳頭便直接砸在了霍牛的鼻樑上。

嘭!

劇烈的疼痛,讓霍牛手一抖,手機便直接掉在了地上,摔了一個破屏。

「你們這些自以為自己了不起的人,就是喜歡敬酒不吃吃罰酒!」

王贇軒幾人也快來跑了過來,「你怎麼打人!」

「是啊,有話不好好說,你簡直是個瘋子!」

「好好說?本姑娘跟你們說過幾遍了?是你們自己沒有當作一回事吧?現在來跟本姑娘說好好說?如果不是本姑娘不懼怕你們這些東西,恐怕你們蹬鼻子上臉,不經過我的同意,已經用我來賺錢了吧。」

你……

他們確實有這樣的打算,原本以為不就是一個小村子里的人嗎。

能懂什麼?

自然是他們說什麼就是什麼了!

王贇軒看著沈傾,「你這麼不給我面子,你這片地里種的莊稼,一個也別想賣出去!」

王贇軒沉著聲。

其他人也是等著沈傾,畢竟不好大庭廣眾之下打人。

另外一人將霍牛扶了起來。

「喲呵,還真把你自己當作一回事了?這些莊稼,本姑娘要賣就能賣出去,而且價格還比村子里都高,你能怎麼樣?」

看著沈傾西囂張的樣子,王贇軒很是不爽。

「是嗎?只要我開口說話,我看誰還敢買你的糧食!」

「要不要試試?」沈傾挑釁。

這個女人的力氣有多大,霍牛已經完全見識到了,用紙巾堵住了正在流血的鼻子。

霍牛一句話都不說,他只想讓人教訓沈傾。

「你這莊稼成熟還要多久?」

「連這個你都不懂,你還來承包?真以為全世界都是你爸?」

「你!少廢話!」

「那好,一個禮拜為期,看看有沒有人買。」

「好!」

「如果能賣出去,我們給你道歉!」

「不!如果能賣出去,你們跪下來道歉。」

「如果賣不出去呢?」

「你們提要求。」

「那你也跪下來伺候我們兄弟們,哈哈哈。/」

「好呀。」沈傾很是爽快的答應了。

「現在這個玉米被這個混賬弄壞了,你們先賠償吧。」

王贇軒直接拿出來五塊錢,放在了沈傾的面前,「已經賠償,你等著吧。」

「贇軒啊,為什麼我們不直接收拾了她?」

「你們想啊,咱們這次回來是為了什麼?是事業啊!總不能因為這點小小的事情,就毀掉了我們的事業,被村子里的人知道,那我們往後還怎麼發展?」

「還是贇軒有高見啊!」

「放心吧,這次一定要讓她跪下來!我這就去打電話!」

村支書家裡,自然知道每年來收糧食的人,電話也有。

王贇軒直接用支書兒子的名義,給那些收糧食的人都打了一遍電話。

眾人都答應了,但是很奇怪。

這個時間莊家還沒成熟透呢,這個王贇軒就來說這些話。

真是外行人啊!

收到這些人的答覆,王贇軒便開心了起來。

看你怎麼賣?!!!

這些事情,王贇軒都是自己作主的,並沒有和家裡人說,也沒有問村子里的人,

自然不知道沈傾到底是哪一家的人,

只是憑藉那塊地的位置,隱隱約約記得是什麼貧困人家。

沈傾直接給李達和王老闆都打了電話。

兩人都是在第二天開著車來了沈傾田地旁。

這次李達和王老闆毫不相讓,最終各家約定拿一半。

談這事的時候,正好王贇軒和他拿棒子的朋友又來了。

指染江山:攝政毒王妃 看到似乎有人在看田裡的莊稼。

王贇軒慌忙走了過去,「兩位老闆看著有些眼生啊,不知道是哪裡來的?」

李達和王贇軒卻是根本沒有理他。

王贇軒有些尷尬,畢竟這是自己的地盤,還當著自己同學的面。

王贇軒再說,「我是村支書王來福的兒子王贇軒。」

李達和王老闆這才轉身看著王贇軒,笑眯眯的看著。

「原來是來福的兒子啊,果然一表人才。」

這態度真的是天壤之別。

不過王贇軒沒有在意,在他看來面子似乎找回來了,一聽他爹是村支書,這些老闆也不敢不給面子了。

至少自己在同學們面前,面子沒丟。

「兩位老闆不知道啊。你們如果想要收糧食,我可以介紹給你們村子里最好的糧食,價格肯定不會貴。」

王來福幸好不在這裡,要是聽到他這話,肯定一巴掌就呼死了這個乖孫子!

主動壓價,村民們還怎麼賣啊?

王八蛋蠢貨蠢驢一個!

王贇軒的同學,卻是看到王贇軒有這麼大權利,很是開心。

起碼自己有面子了啊!

「不必了,我們已經和沈姑娘談好了,就買她的糧食/」

「唉,你們不能這樣,做生意不是要貨比三家嗎?你們還沒有去其他地方看看,怎麼就定下來了?

我的總裁 我跟你們說啊,這片地不好啊!種什麼都種不出來好結果。」

王贇軒得意洋洋的說著,這個時候,突然。

「是嗎?可是我已經從沈姑娘這裡拿走一批蔬菜了,還都是高端蔬菜,買菜的人都很開心。」

王贇軒的表情頓時凝固了。

「你看著第二批的成色長勢和味道,哪能差的了?所以啊,我們確實不需要王書記的兒子幫我們介紹其他的蔬菜了。」

「兩位,可是想好了?」

王贇軒的臉色頓時沉了下來,「來我們村裡收糧食的人,我都認識。」

李達和王老闆已經聽出來是什麼么意思了。

完全是想要挖牆腳啊!

很可惜,牆角這麼好挖嗎?

村子里的糧食怎麼樣,他們心裏面自然有數,而且數比王贇軒還要大。

難不成,這人和沈傾有過節?

李達頓時看向了沈傾。

沈傾笑了,「別看我,這是你們自由選擇的機會,我不會說意見。」、

王贇軒冷笑了一聲。

現在知道低頭了?

可惜,晚了!

看到沈傾的表情,李達嘆了一口氣,「沈姑娘,你這麼莊稼我和王老闆全包了,保證高於市場最高價!」

王贇軒一臉懵蒙蔽的看著李達和王老闆。

隨後,緩緩說道,「你們,是要和我作對?和我爸作對?」

「沈老闆,我看我們還是儘快交易吧。「 李達和王老闆,完全沒有繼續理會這個不知天高地厚以為自己是少爺的王贇軒。

而是用自己火熱的心和炙熱的眼睛,看著沈傾。

王贇軒臉色很是難看。

身旁的同學們,似乎也對王贇軒產生了懷疑。

記得來的時候,王贇軒告訴大家。

所有人都要聽自己的壞,就連那些來到村子里的老闆們,也要給他幾分面子。

卻是沒想到,第一個遇到的老闆,就把這個王贇軒當成了空氣?

「我爸是王來福,兩位老闆,我想請你們去我家吃個飯。」

儘管難堪,王贇軒也要繼續下去,找回自己的面子。

「吃飯就算了吧,我們有自己的生意要忙,你要是沒什麼事情,我們就不招待你了。」

「傾傾,我已經打電話了,讓員工過來,現在已經在路上了。」

李達笑嘻嘻的看著沈傾。

王老闆也是如此,「就按照我們的市場最高價,豆角二十塊一斤,玉米二十塊一斤,青菜十五塊一斤,蘿蔔十塊一斤!香菜三十塊一斤!」

看得出來,李達和王老闆這個時候似乎也是故意。

讓他們站隊,肯定也是在沈傾這邊了。

王贇軒的臉色就像是吃了屎一樣。

這是市場最高價?媽的!欺負自己不知道嗎?

村子里的這些蔬菜,都不超過五塊錢,全部被收購了,現在這個兩個老闆當著自己的面,給沈傾的蔬菜漲了好幾倍的價格!

如果這樣闊綽的老闆,能爭取過來,王來福對自己肯定是刮目相看啊!

這麼想著,王贇軒又笑了起來。

「不管兩位是什麼意思,我想要請兩位去坐的心思還是沒變,畢竟大家大老遠的一起過來,需要休息一會兒吧,正好我爸也是村支書,我家適合招待客人,所以兩位老闆,可否去坐一會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