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啤酒?」武將伸手接過,雖然不懂那個啤字是什麼意思,但好歹知道是酒,而且冰冰涼涼的。

「剩下的都是些小零食,泡椒雞爪,鹽酥花生,麻辣小魚乾……」從這幾人臉上疑惑的表情來看,陳偉就知道,他們肯定沒聽說過這些東西。

旋即,四人盤腿坐下,因為陳偉帶來五瓶啤酒,多出一瓶,還被幾人硬拉下來,一起碰瓶子。

「這個叫做啤酒的東西,喝著可比大會上的酒還暢快,入口冰涼,太爽了。」

「我還覺得這個泡椒雞爪更好,酸酸辣辣,合我口味。」

「胡說!麻辣小魚乾和啤酒才是絕配。」

「花生啤酒表示不服。」

「……」看著四人在那裡爭論什麼更美味,什麼與啤酒更搭配,陳偉完全插不上話,也不敢插話。

這要是打起來,雖說只是守門的,但這個守門的,可不像普通小保安那麼容易對付。

「店主你來評價評價,我們說的哪個更好?」

「……」感受到四人聚焦到自己身上的目光,陳偉汗顏。

還真是怕什麼來什麼。

這得罪誰感覺都不合適啊。

忽然語塞,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他向來不擅長做選擇題。

「你們這是在做什麼呢!」

聽到聲音,四人臉色同時變得緊張起來。

陳偉扭頭看去,只見來人穿著官服,手裡握有一塊令牌,在頂端寫著個獄字。

應該是天庭獄官之類的人物吧?

陳偉內心猜想道。

「工作時間,私自偷閑,罰去天庭監獄閉關反省三日!」

四名武將連開口的機會都沒有,只見獄卒手中令牌一甩,直接原地消失。

陳偉聽到一聲鐵門關上的響動,抬頭便看見,一座浮空監獄。

馬上又隱於雲霧之中,來得快,去得快。

腳步聲響起。

陳偉扭頭看去,是新的武將趕來,步調整齊劃一,鐵面嚴肅。

「你是什麼人?」獄官目光落在陳偉身上,有些奇怪,為什麼這人沒有被收監。

「我就一在凡間開百貨店的普通人。」陳偉答道。

這可是天庭的獄官,陳偉可不想被他關進天牢。

還是坦白從寬吧……

「凡間,百貨店……」獄官眸前一亮,似想到什麼,「我聽太上老君說起過你。」

他怎麼可能會記憶不深刻呢?

看到太上老君提著大包辣條回來,獄官想要一包嘗嘗口味,誰知那老君卻是摳到家,別說一包,連一根都不肯。

還說什麼,「要吃自己去換,我這可是損失了足足五枚仙丹,休想白嫖。」

雖然氣憤,可仔細想想,這太上老君在仙丹方面向來摳門,竟然會捨得用仙丹與陳偉交換,而且還是五顆。

獄官越發好奇,這凡界美食,嘗起來到底是個什麼滋味。

彎腰,在地上翻找,獄官輕聲埋怨道:「這些傢伙,怎麼吃的那麼乾淨。」

「如果獄官是想嘗嘗人間美食的話,我這還剩下一包。」這根泡椒雞爪是武將之前強行遞送到陳偉手中的,他還沒來得及打開品嘗。

「可以嗎?」獄官看著陳偉手中的泡椒雞爪,咽了咽口水。

「當然,就當做是試吃品吧,獄官要是喜歡,可以到我店裡換。」陳偉點頭肯定。

「那我就不客氣了!」一陣風刮過,等到陳偉反應過來,才發現原本還在自己手上的泡椒雞爪,已經被獄官拿去,起開包裝,賣力的啃了起來。

「這,這是什麼人間極品!」一邊吃,一邊還念叨著。

眼睛瞪大到,讓人擔心他的眼珠子會從中掉落出來。

其餘幾位武將原本還鐵面無私,看獄官啃得那麼香,口水開始瘋狂分泌,時不時就會吞咽一口,饞到不行。

心裡盤算著等獄官走後,一定要讓陳偉也給自己來一包,那什麼泡椒雞爪。

「怎麼樣?」陳偉問。

「極品,極品啊,再給我一根,再給我一根吧。」看到獄官乞求陳偉的模樣,讓四名武將只覺得大跌眼鏡。

這和他們眼中,鐵面無私的獄官形象,完全不相符啊!

原來也是個吃貨,陳偉內心一笑,然後道:「這試吃品你已經吃完,想要的話,得用錢買,或是東西換才行。」

「好,我換!」獄官毫不猶豫的說。

可搜遍全身,也沒找到什麼好東西。

於是,目光瞥向手中的令牌。

「你看我用這個換行不行?」獄官伸手道。

「這個有什麼用?」陳偉不解。

他原本還以為,只是一種身份的象徵。

「這是天牢令牌,也可以說是天牢鑰匙,如果有神仙犯錯,無論法力再強,都能把他關入其中,時間多久,全憑你決定。」獄官解釋說。

「尋釁滋事也算犯錯嗎?」

「當然。」獄官點點頭。

有了這樣法寶,天庭誰還敢動手招惹我?

抱著這種想法,陳偉果斷點頭同意,「好,我換了,你等著。」 「你看看,這些夠不夠?」很快,陳偉便提著一口袋,十多根泡椒雞爪走了回來。

獄官都那麼有誠意,陳偉這邊自然也不能失了誠意,十幾塊換來一個保命神器,陳偉怎麼想,都想不出來自己有什麼可虧的地方。

打開塑料袋,看著裡面滿滿的泡椒雞爪,獄官一連咽了三口唾沫,重重點頭道:「夠,夠了!那我就不繼續打擾店主的時間,先行告退一步。」

打擾是假,趕快享用泡椒雞爪才是真。

而且,現在資本充足,是時候去向太上老君那個老王八蛋報仇了。

你有辣條,我有泡椒雞爪!

「誒!等等,這天牢我能不能進去?還是說,只能關神仙?」眼看著獄官就要騰雲駕霧飛起,陳偉趕忙開口將他叫住,問出問題。

「這天牢令牌就是鑰匙,店主可自由出入,不受限制。」獄官回應說。

「好,沒事了,你走吧。」陳偉擺擺手。

為什麼要這麼問?

因為剛才那幾個武將吃完東西,還沒給錢呢!

這虧,不管別人能不能吃,陳偉反正吃不了。

手上令牌一揮,天牢門打卡的沉重聲音便傳來。

陳偉順著樓梯,一步三個台階,走上去。

入眼是一條走道,兩邊是鐵圍欄,再一眼望去,陳偉傻眼了。

這裡面關人,不對,是神仙還真不少,甚至連麒麟這種神獸都有!

天牢令牌里有存儲各個神仙為什麼會被關入天牢的詳細資料,以及關押時間長短。

像麒麟之所以會被關在這個地方,是因為偷闖蟠桃園,偷吃了蟠桃,要被關押……三百萬年!

三百萬年,雖然知道神仙壽命長,但這個數字,還是不免嚇了陳偉一跳。

拋開壽命的問題不說,這天牢裡面什麼都沒有,就一堆雜草供人睡覺,怎麼呆三百萬年?

「新來的獄卒嗎?我給你黃金千萬,放我出去如何?」

「只要你願意放我出去,你想要什麼,我給你什麼。」

「趕快放我出去,不然,我殺了你!」

……

見陳偉到來,威逼的,利誘的,什麼牛鬼神蛇都有。

看一眼資料,有死靈將軍,還有屠殺百萬生靈的惡龍,將天捅出一個窟窿的魔劍……

這些人,給再多報酬,陳偉都不敢放。

放出去一旦惹出麻煩,自己肯定逃不掉罪責,要是被關押個三百萬年,骨頭恐怕都化成灰了。

想想都讓人毛骨悚然。

趕忙捂住耳朵,不聽不聽,王八念經。

尋著令牌標註出的一根浮空指印金線,往關押南天門武將的牢房尋去。

「這不是店主嗎?你也被關進來了?」注意到陳偉的存在以後,幾人連忙起身,往鐵欄杆這邊走來。

「等等!天牢令牌!」

似料到這幾人想說什麼,陳偉趕忙抬手打住,說清楚來意,「誒!徇私舞弊的事情我可不會幹,你們還是放棄吧,我之所以到這來,是為了收賬。」

「店主不說這件事,我都差點忘記了。」武將伸手到背後,取出一串鑰匙,遞交到陳偉手中。

不過細看之下會發現,這上面掛的並非鑰匙,而是三把金色小劍。

「這是什麼?」他不解的問。

「這叫意念劍,顧名思義,可以隨你的意念而動,別看體積小,殺凶獸於千里之外,絕對不在話下。」武將詳細說道。

殺人於千里之外!

「那可真是個好寶貝。」陳偉點點頭,收下,正好掛在鑰匙扣上當裝飾品,遇到什麼危險的話,還能用來保命,殺敵。

陳偉已經事先提醒過,不會動用職權減輕罪行,武將他們也沒刻意為難他,反正就幾天時間而已,一晃便過去了,要真得罪上這傢伙,以後不換自己東西,那才是大事不好!

「等等!你怎麼會在這?」

聽到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陳偉扭頭看去,是玉兔。

這傢伙會被關進來,陳偉倒是一點不奇怪。

「我為什麼不能在這?」陳偉走近鐵欄杆,反問。

「這裡是關押神仙的地方,你一個凡人……」話說到一半,玉兔忽然注意到陳偉手上的東西,一副震驚表情,「天牢令牌!你,你成獄卒了?」

「可以這麼說吧。」陳偉微微挺起胸膛,要說不驕傲,那絕對是假的。

「既然這樣的話,大家都是老朋友了,你能不能行個方便,放我出去?」玉兔整個人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變,扭扭捏捏,向陳偉拋著媚眼。

陳偉沒有著急回答,而是先查看了一下玉兔的犯錯記錄。

性命:玉兔。

年齡:三千七百五十六歲。

三千七百五十六歲?

目光看向玉兔,不知道為什麼,陳偉現在覺得,這丫頭一點都不萌萌噠了。

目光回到令牌上面,繼續往下瀏覽。

罪名:尋釁滋事。

剩餘關押時長:兩個時辰……

「你沒事去找人打什麼架?」陳偉無語道。

暴力蘿莉?

「人在江湖飄,身不由己啊。」 ???? 玉兔忽然像是個**湖一般,雙手抱胸,用很沉重的語氣,嘆息道。

「誒!等等,就兩個時辰,通融通融嘛。」見陳偉要走,玉兔趕忙伸出小短手,臉狠狠壓在鐵欄杆上面,想要抓住他。

「我可以帶你去見嫦娥仙子!」

玉兔此話一出,陳偉立馬停住腳步,「我現在人就在天庭,想見嫦娥仙子的話,我自己去不就可以了,為什麼要你帶。」

「你自己去?」玉兔聞言,呵呵一笑,「別怪我沒提醒你,你最好不要這麼做比較好。」

「為什麼?」被玉兔這麼一說,陳偉反倒來了興趣,追問。

「你區區一個犯人,估計連月橋都過不了,就得被守橋的怪物給吃掉,連骨頭渣都不剩的那種。」玉兔解釋說。

守橋的怪物?

陳偉記得,廣寒宮確實挺偏僻的,在月亮上,沒想到居然還有怪物守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