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妹妹保護真安心呢。」

乾陽輕輕摁著胸口,或許這都是表演吧,可為什麼緊張心安靜下來了呢。

不過還好,暫時逃避了妹妹的懷疑。

妹妹。

呼~

不為自己,就算是為了可愛的妹妹,賭上這條命也要殺出一條血路來。

「也不要想的那麼壞呢。」坤月或許是真的單純,也或許是為了安慰乾陽。她輕撫著乾陽的後腦,柔聲道:「我們只需要支持幾天,政府一定會派人來救我們的。」

救?

乾陽心中呵呵一笑。

估計是不可能了,因為在某個朋友的口中得知了一種BadEnd。

等待救援,堅持到即將餓死的彌留之際,目睹一朵蘑菇雲的綻放。

這地方絕對不能久留,不然真的死在人類本身的手中可就太冤了。

「樓下超市,十八層樓,十分鐘步行的路程。」乾陽能確定,這一路絕對不會順風順水,需要一些準備了。

想到這,他的目光不斷的從家中掃過。

求生的遊戲玩的不少,一些奇奇怪怪的武裝方式,乾陽可記住不少。

能行!

必須能行。

事實上,坤月同樣在思考這個問題。

只是自己的天真沒有什麼問題,但為了姐姐,她必須要做好萬全之策。

若家中資源真的無法撐到政府的救援,那麼超市將會是她們的救命稻草。

這條路,若沒有任何的武裝,斷然闖不過去。 三天了。

乾陽日漸習慣了自己新的身份。

「坤月,新聞的時間到了。」

「嗯。」坤月來到電視旁,手指緩緩摁下了電源鍵。

她的心中在祈禱,祈禱著今天的新聞會給他們帶來不一樣的消息。

食物快要耗盡了,若再沒有救援……

下面的事情,坤月不敢去想。

而乾陽則早已做好了準備。

他是個大學生沒錯,這個年紀正直青春,所以不想死。

而不想死的唯一方法就是不怕死。

這具身體告訴了他,若坤月死去,她不可能獨活。

隨著鐘錶的指針指向了整點。

坤月期待的目光化作無盡失望。

一如往常,滿是雪花的屏幕,令整個房間死一般的寂靜。

坤月眼中閃過一絲決然。

霸道帝少惹不得全文免費閱讀 乾陽亦是如此。

為了另一位的安全,她們二人皆想著獨自前去超市。

「沒消息呢。」坤月沒有讓乾陽看出異樣,只是無奈的輕笑了一聲:「嘛,先吃早飯吧,說不定明天就有了。」

這樣的話,乾陽已經不知道聽了多少遍。

他點了點頭,翻身下了床跟隨者坤月走向了餐廳。

早飯很簡單,兩塊餅乾,以及一杯水。

坤月小口小口蠶食著餅乾,並時不時的飲上一口請水。

乾陽則握著餅乾,心想著這要是壓縮餅乾該多好啊。

肚子不斷的發出抗議。

聲音之大,就連另一頭的坤月都能聽到。

「餓嗎,吃我這份吧?」坤月並沒有再去多拿一塊餅乾,而是將自己的了另一塊推給了乾陽。

乾陽見狀連連搖頭,餓狼撲食般的吞下了自己的兩塊餅乾,並一口飲盡了被子里的水

「我不餓,你正在長身體,多吃點。」

乾陽說著還抖了抖自己的胸。

坤月揚起嘴角淺淺的笑著,絲毫沒有因為對方的挑釁而生氣,反而有些好笑。

姐姐總是這麼逗弄自己,希望自己開心。

擁有這樣的一位姐姐,自己真是幸福。

坤月看著還剩下的一枚餅乾想了想,最終將其全部塞進了嘴裡。來到乾陽身旁,在對方目瞪口呆中,輕輕吻在了她的唇上。

感受到對方口中傳遞過來的餅乾,乾陽心肝直蹦躂。

似乎是察覺到了乾陽的抗拒,坤月一緊眉頭,咬碎了口中餅乾用舌頭用力的擠壓了過去。

乾陽被迫將餅乾咽下,坤月卻沒有停止,舌頭繼續的探索向深處,大有不窒息不停止的意思。

許久之後。

兩唇相分,坤月面帶笑意,乾陽則依舊沒回過神來。

「還讓我長身體,你都沒我高。」

說著,坤月又輕輕啄了一下乾陽的額頭。

「……」乾陽依舊獃滯著。

這幅蠢萌的樣子,逗笑了坤月。

之後的整整一天乾陽都是處於獃滯的狀態,一直到傍晚的降臨。

感到小腹略痛的錢陽,正坐在馬桶上發著呆。

他突然察覺到有那麼一絲不對。

隨著視線下移,一灘黑紅的鮮血入目。

這是,來大姨媽了?

該怎麼辦?乾陽的大腦瞬間變得一片空白。

當前的情況,似乎也只有請教坤月。

可沒等乾陽開口,他突然發現自己的血液正在變藍,發光。

這變化使其看起來不像是血液,而是熒光劑了。

「發生了什麼?」乾陽很快便注意到,不只是流出體外的血跡,自己胳膊上的皮膚也透出了一種好似電路板的亮藍色迴路。

這種迴路!

乾陽呼吸一滯,答案顯而易見。

隨著一聲無力的輕笑,乾陽緊緊捏起了雙手,這也使得亮藍色的迴路更加明顯。

感染了。

這是被侵蝕的顯著特徵之一。

血管中充斥著萬用粒子,用不了多久,自己將會被取締,成為一隻只知道殺人的怪物。

「首先必須要將自己隔離!」

想到這,乾陽一愣扶住了額頭笑了起來:「這種時候最關心的不是自己的安慰,卻是妹妹坤月?」

真不知道是身體原主人的影響,還是自己真的喜歡上了這個姑娘。

誰知道呢。

簡單的擦拭下體后,乾陽立刻反鎖了衛生間的門,並用一旁的雜物堵住。

在確定以自己的力量無法離開這房間后,乾陽長出了一口氣,抱著腿坐在了浴缸里。

總覺的還是不怎麼保險。

乾陽環顧四周,很快便發現了窗台上的膠帶。

似乎是為了修水管用的膠帶,很堅韌。

在用這膠帶將自己雙腿困了個結實后,乾陽也越發感到來自於內心的嗜血渴望。

該死的,萬用粒子已經開始侵蝕大腦神經了嗎?

乾陽一咬牙,將膠帶緊緊得在脖子上纏上了一圈,若是能夠就這樣死去,也挺好。

挺好……

氧氣在消逝。

意識逐漸模糊。

「咚!咚!咚!」一聲一聲震耳的撞門聲。

乾陽看向了堵上的大門,一定是坤月在擔心我吧?

終於,他的眼前一黑,失去了神志。

不知過了多久。

漆黑世界中的他,漸漸醒來並看到了一束明亮的光!

就好似天堂的接引。

他不禁想起了自己曾經的室友,那位平易近人的神靈。

說起來現在還沒相信對方真的是神靈呢。

但不介意祈禱一下。

救救我。

有生以來的第一次祈禱,或許也是最後一次。

「別有空沒空的來找我祈禱,跨世界要是被發現,你少不了一頓打。」

奇怪的話,卻猛地讓乾陽從昏迷中驚醒過來。

「呼!」

乾陽想要坐起來看,卻發現自己被束縛在了床上。

這是?

手腳上捆綁的粉色絨毛皮帶是什麼鬼啊,怎麼看都像是sm裝備,啊喂!!!

「你總算是醒了!」一旁等候已久的坤月,見到乾陽是正常的后,一把撲了上去。

坤月的手中捏著刀,想來若醒來的不是乾陽,那麼這把菜刀……

不說這些。

回來了就好。

坤月擦了擦哭紅的眼睛,就要為乾陽鬆開捆綁。

「別!」乾陽制止道:「我依然有一點吃人的衝動,還是先把我捆著吧。」

聽聞事情並未結束,坤月的手一抖。

縮回了手,坤月扯出了一副勉強的笑容,並取來一面鏡子。

「來看看吧,這是你現在的樣子。」

「現在的樣子?」乾陽好奇的看向了鏡子,頓時被鏡子里的景象嚇到了。

鏡子里是一位毫無血色的女孩。

銀色似金屬的髮絲,蒼白無血色的肌膚,身體各處沒有一處不是白色的,除了……

一對血色的眼睛。 這幅尊容,像極了白化病患者。

「我這是怎麼回事?」 守護天使與你同在 隨著乾陽的劇烈精神波動,鏡子中的自己純白色肌膚,頓時亮起了細密的亮藍色光紋。

光紋很漂亮,卻不是人類該有的。 神筆聊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