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靜馨很不淡定的朝著龍韓傲怒吼,劉靜馨也不知道為什麼,來到這個異世界,自己在前世的那股淡定從容的魄力就沒有了,一遇到那個從來就沒有見過娘親的事,就變得更加不淡定了。 「馨兒,你先冷靜下來,跟我去書房,我會告訴你是怎麼回事的,好嗎?

龍韓傲說完就想去牽劉靜馨的手,但是有一次被她避開了,冷漠的開口問道:

「為什麼要去書房,在這裡不能說嗎?」

劉靜馨被氣的有些暈頭轉向了,要是以前有人敢這麼對龍韓傲說話,肯定會死得慘的,但是現在這麼對他說話的人是劉靜馨呀!如果說這個世界上出了龍韓傲的母妃的,就連當今聖上都不敢這麼對著龍韓傲的,也只有劉靜馨了。

所也就有了現在的畫面,在王府做事,而且還是在龍韓傲身邊做事的人,都是龍韓傲的心腹,所以剛才武榮過來,龍韓傲沒有讓那些下人下去,而武榮也有些著急,沒有注意大廳里還有些什麼人,但是現在這一群人看著劉靜馨朝著自家高高在上的主子如此說話,嚇得他們面色蒼白,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剛剛見劉大小姐甩開自家主子的手,本以為劉大小姐死定了,卻看見自家那個高高在上的主子居然低聲下氣的哄著正在發火的劉大小姐,而且一點都沒有不耐煩,眼中更多的是寵溺,這一個認知再次打擊到了他們。

這一群下人在內心吶喊,絕對是自己今天起床的方式不對,不然就是還沒睡醒,還在做夢,對一定是這樣的,不然一直都是冷酷無情的主子怎麼會對著劉家大小姐露出寵溺的眼神呢?

只是這些人的心裡的小九九,劉靜馨不知道,她現在只知道,有了自家那神秘娘親的線索了,只是面前這個俊美冷酷的男人居然攔住她,不然她查,這讓劉靜馨很憤怒,不然查還不算,還說什麼去書房了在告訴自己,人都走了,還怎麼告訴自己呀!所以劉靜馨很憤怒的吼道:

「人都走了,還去書房幹嘛,難不成你還比他知道的更多不成」

「馨兒乖,不著急,走走,跟我去書房,一切你都會明白的。」

劉靜馨都這樣了,但是龍韓傲還是一點不耐煩都沒有,反而更加細聲細氣的哄著她。

「好,這可是你說的,你要是騙我,後果嘛·····」

劉靜馨嘴角浮上一絲詭異的笑,讓在場出了龍韓傲以外的人背後一陣毛骨悚然。

劉家大小姐的笑容好恐怖呀!這那裡像是一個傻子呀?簡直就自家主子的翻版呀!別人不了龍韓傲,但是從小照顧龍韓傲的齊管家是絕對的了解自家主子的,自家主子可是自己從小看著長大的,要知道自家主子從小到大,只要他露出跟劉大小姐現在如出一轍的笑容,就說明了有人要遭殃了。

「好好好,馨兒說什麼就是什麼,現在可以跟我去書房了嗎?」

龍韓傲也不理眾人那瞪大的眼神,從容淡定的再次去牽劉靜馨的手。

而此刻的那群下人,見自家主子再次去牽劉靜馨的手,大家的內心齊齊喊著,『王爺,不要呀!會被劉大小姐再次甩開的,千萬不要去牽呀!!!』 但是這次劉靜馨卻沒有甩開龍韓傲的手,任由著龍韓傲牽著自己的手,在一眾吃驚的人面前走出了大廳,朝著盛南閣的書房而去。

剛進入書房就看見一個全身上下都是黑色的人跪在地上,滿身充滿了寒氣。

龍韓傲像是沒有看見跪在地上的人,而是牽著劉靜馨朝著書房的上位走去。

劉靜馨有些疑惑,看了看跪在地上的人,又看了看龍韓傲。

「你是想問他是誰吧!」

見到她眼中的疑惑,輕笑了聲,替她問了出口。

「是呀!他是誰呀?」

劉靜馨也不驚訝,很是大方的說道。

龍韓傲抬手揉了揉劉靜馨的頭,說道:

「他叫雨,是我的五大暗衛之中的一個,現在實力藍階五級了」

「哦,暗衛呀!」劉靜馨裝作不以為意,擔心內心那個驚訝呀!一個暗衛都藍階五級了,自己現在連入門都不是,這讓劉靜馨心中有些說不出的感覺,而龍韓傲怎麼會看不出她心裡的那些小九九呢!不由得再次輕笑出來。

這麼一笑不打緊,但是跪在地上的雨就震驚到了,他沒有看錯吧,尊上居然笑了,還是對著一個女人笑的,是不是自己今天醒來的方式錯了呀! 九界仙尊 怎麼會看見尊上笑了呀!

「你笑什麼笑?」劉靜馨見龍韓傲笑,頓時就不樂意了。

「沒笑什麼,你不是想知道你娘親的下落嗎?問他就是了」

龍韓傲知道,要是自己說在笑她,她肯定會炸毛的,所以連忙轉移話題。

「你說問他,你在調查我娘親!」劉靜馨不是用疑問的語氣,而是肯定的語氣問龍韓傲。

龍韓傲用力揉揉劉靜馨的小腦袋,說:「不是你要找你娘親的嗎?原本我不是叫他去查你娘親的,不過是派他去監視你們家蘇姨娘三口的,卻不想聽到一些有趣的事,你想不想知道呀!」

「不要再碰我的頭了,有什麼事直接說就是了,不要動手動腳的,很讓人討厭的。」

劉靜馨很不高興的將龍韓傲的手從自己腦袋上移開了,嘴裡還不滿的叫嚷著。

這讓一直跪在地上的雨看呆了,居然還有人不怕死的反抗尊上大人,這個劉家大小姐不會真的是傻子吧!如果她要是不傻,怎麼敢反抗尊上呢?

「喂·····喂·····」劉靜馨叫了半天,雨都沒有回過神來。

劉靜馨見他半天沒有回過神來,還以為他怎麼了,不解的轉頭去看龍韓傲,用眼神問他。

龍韓傲不由皺了皺眉頭,他那裡知道是因為自己的跟劉靜馨的互動所刺激到了雨了,但是這些龍韓傲都不知道呀!所以龍韓傲面帶不善的看著雨,聲音寒冷無比。

「雨」只是輕輕一個字,就讓跪在地上的雨瞬間感覺到全身周圍猶如在冰窟中一樣,不由得打了個哆嗦,立馬回過神來。

「對不起尊上,屬下走神了。」雨連忙低頭道歉,但是心裡很是擔心,生怕龍韓傲因為他之前走神而懲罰他。 「起來吧!把你在相府蘇姨娘三母子那邊查到的事說來聽聽吧!」

只是龍韓傲沒有今天根本沒有打算懲罰雨的想法,知道身邊的小女子著急知道線索,所以更加沒有要懲罰雨的想法了。

「是,雨見過王妃。」

雨的性格本來就是比較活潑,特別是看見剛才自家那個一直都是不讓人近身三丈的尊上大人,居然會主動靠近劉家大小姐,更是用手去揉人家姑娘的頭,被人家姑娘掀起了,還笑盈盈的,這就說明了,尊上這次是認真的了,既然是讓我你真的,那麼現在不叫王妃,還要等什麼時候叫呢?

很明顯龍韓傲對於雨的這一聲王妃很受用,眼角眉梢都帶著笑意,說明了他很喜歡雨這麼稱呼劉靜馨了。

雨見自家尊上很受用,頓時就知道自己叫對了,不由有些得意起來了,但是他也明白了,不能得意過頭了。

龍韓傲是對這聲王妃很受有了,但是劉靜馨就不樂意了,雖說自己跟龍韓傲已經是賜婚了,但現在兩人不是還沒成婚嘛,怎麼就可以叫自己王妃呢?再說了,未來的事誰又說的准,之前自己不還跟太子訂婚嘛,不是也退婚了。

「唉,別叫我王妃,我還不是你家王妃呢?我跟你家尊上可還沒成親呢?不要叫的那麼早」未來的是誰也說不準呢!

只是這最後一句劉靜馨可不敢說出口,劉靜馨敢肯定,如果自己將這句話說出來,龍韓傲絕對會立馬去安排成親事宜。

「馨兒這是在怪我嘍」龍韓傲漫不經心的說著。

「沒····沒····我那裡敢怪您老人家呀!我這隻比喻,不是說在相府聽見了什麼有趣的事嗎?趕緊說來聽聽,好讓我也樂樂。」

聽見龍韓傲的話,劉靜馨立即明白了,這個話題不能在聊下去了,不然的話,龍韓傲真的會做出讓她無法應付的事,連忙轉移了話題。

雨有些不知所措,這個劉家大小姐還真是·······雨都不知道怎麼形容了,看了看坐在劉靜馨身邊的龍韓傲,不知道要不要說話。

龍韓傲微微嘆了一口氣,知道劉靜馨這是在轉移話題,也知道她這是在逃避,心中不免有些難受,更加知道,這麼快讓她接受自己是不可能的,只是心中不免有些難受,但也無可奈何,只是朝著雨微微點頭,示意雨可以說。

雨深深吸了一口氣,清了清嗓子道:「本來屬下是潛伏在劉四小姐閨房外的,卻發現在劉四小姐的閨房外還潛伏這一黑衣人,所以屬下就將那麼黑衣人抓起來,問出了他的身份,居然是蘇二小姐的人。」

「劉玉飛的人,她怎麼會派人去監視劉雪飛呀?她們不是親姐妹嗎?」

劉靜馨有些不解的問雨。

「回王妃的話,本來屬下也是不信的,隨後我又問了那個黑衣人,黑衣人告訴我,劉二小姐跟劉四小姐私底下根本就沒有平時表現出來那麼的和睦,暗地裡也是爭得你死我活的」雨越說語氣就多了一絲不屑。 「為什麼呀!難道是因為太子嗎?」

劉靜馨試探性的一問,卻沒想到居然給問對了,只聽雨再次說道:

「王妃猜對了,就是因為太子殿下,劉玉飛自小就喜歡太子殿下,在劉四小姐的天賦還沒測試出來的時候,太子曾有意讓劉二小姐代替當初的王妃你,但是不知是什麼原因,太子的這個想法被太後知道可,怎麼也不肯,之後這件事也就擱置了,過了三年,劉四小姐也到了天賦測試了,當時劉家對於這個庶女沒報多大的希望,但也就在那天,原本很是疼愛自己妹妹的劉二小姐恨上了自家妹子了。」

雨說道後面越來越不屑了,眼角都有些嘲諷的意味,就連聲音都帶著嘲諷與鄙夷。

「你不要跟我說,是因為太子看上了劉雪飛了,所以才被劉玉飛給恨上了吧!」

劉靜馨本來就是猜猜,以為肯定沒有難么狗血,哪裡知道,還真的是那麼狗血呀!

雨聽見劉靜馨如此說,更加不屑了。

「回王妃的話,的確是這樣的,劉四小姐天賦測試那天,也不知道劉二小姐也不知道那裡出了問題,跑去邀請太子一起去看,這一看不要緊,或許劉二小姐以為自家妹子的天賦應該跟自己差不多,誰知道,居然測出了兩種屬性,是降龍國除了尊上,和太子並排第二的天才。」

「兩種屬性的人很少嗎?怎麼有兩種屬性的人就是第二天才,那麼五種屬性還有七種屬性的算什麼呢?」

也不知道劉靜馨是問雨還是龍韓傲,還是說在喃喃自語呀!

先不管劉靜馨是問還是喃喃自語,主要是她說的那是什麼意思呀!雨有些不解了,他怎麼記得元素只有五種呀,那麼王妃口中的七種是什麼呀?雨很想問,但是看了看上座的自家的主子,頓時就蔫了。

劉靜馨想了半天,沒想出來,也就不想了,抬頭看著雨「繼續說。」

「那個黑衣人還說了,也是在那之後,他就被排到劉四小姐監視她,屬下還問過他自己的身份,只是那個人死活都不肯說,就在屬下想用強的,但是那個黑衣人卻咬毒自盡了。」

雨說道那個黑衣人自盡,雨眼中滿是疑惑。

其實不止是雨疑惑,就連劉靜馨也是很疑惑的,按正常來說,那個黑衣人都已經是將劉玉飛都給出賣了嘛?怎麼雨疑問到他是什麼身份,他居然死活不肯說,這不就說明了這個黑衣人有問題,而且現在劉靜馨有理由懷疑黑衣人是故意告訴雨那些事,因為這樣顯得故意為之呀!

「你說,你問他身份的時候,他才有了自殺的念頭?」劉靜馨總覺得是那裡不對勁,不由的再次問清楚。

雨聽見她的話,深思認真的想了想,可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猛地一個抬頭,望向了龍韓傲的方向,眼神像是在表達什麼一樣。

劉靜馨不明白雨想表達什麼,但是龍韓傲卻知道,他只是淡淡的看了雨一樣,就又轉頭看劉靜馨,語氣淡淡的說道:「無礙,有什麼你就直接說吧!」 雨聽見龍韓傲的話,看了看劉靜馨,又看了看龍韓傲,像是下了什麼決定道:

「是,屬下遵命,在那個黑衣人失去氣息的時候,屬下在他身上感受到了一絲邪惡的氣息,這跟尊上的尊師所說的氣息近乎相同,屬下本來想抓住那一絲邪惡氣息,對不起尊上,屬下沒用,屬下的修為不夠,無法捕抓到。」

雨越說越愧疚了,如果不是自己的修為不夠,怎麼會讓那一絲邪惡氣息逃走呢。現在想想都感覺自己超級沒用呀!

「什麼邪惡氣息,什麼尊師??你們在說什麼呢?我怎麼都聽不懂呢?」

聽著說雨說的話,劉靜馨那叫一頭霧水呀,她怎麼一句都聽不懂呀?

「師尊是我的師傅,至於邪惡氣息,我們還在調查中,之前我的師傅說過,有邪惡氣息的都是魔殿的人。」

龍韓傲知道劉靜馨肯定會問清楚,不能她一個個問,直接就開口回答,這讓還跪在地上的雨又驚訝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今天自己醒來的方式不對呀!不然怎麼會出現這麼多奇怪的事情人,先不說邪惡氣息,就說自家尊上居然會給人解釋,跟在尊上身邊這麼多年,還從來都沒有見過尊上會對著一個女的說這麼多話,哦不!就連面對男的,都沒有說過這麼多的話,就連當今聖上也沒有這個破例,而現在,尊上一天會說這麼多話,還是對著一個女人呀!真讓雨驚奇到了。

龍韓傲才不管雨在想什麼呢,而是溫柔的看著劉靜馨,再次開口說道:

「魔殿的人,個個身上都有黑暗屬性,原本大陸上是不禁止修鍊暗黑屬性的,但是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出現了魔殿,出現了當年那件事,之後大陸上就開始禁止修鍊黑暗屬性,也是從那以後凡是具有黑暗屬性的,都被大陸上的人視為邪惡之人」

劉靜馨聽見凡是有暗黑屬性都被視為邪惡之人,不由得眉頭皺了皺,她想到自己好像也有黑暗屬性的,她深思了一會兒,抬頭看著龍韓傲問道:「屬性是天生的,是他們不能選擇的,這樣不是對那些天生有黑暗屬性的人很不公平的嗎?難道就沒有人出來辯解嗎?」

龍韓傲抬了抬手,示意跪在地上的雨起來,然後溫柔的對劉靜馨說:「這個問題我們一會在討論,風回來了,看看他給我們帶回來什麼消息。」

龍韓傲話音剛落,劉靜馨只見眼前一花,一個黑影閃了進來,劉靜馨面上沒什麼變化,但是心中一驚。

暗道:『好厲害,此人的修為肯定比雨的還高,如果不是龍韓傲的提醒,自己根本就察覺不到他的氣息』

「屬下參見尊上,見過劉大小姐」隨著風的話音剛落,劉靜馨就感覺周身的空氣逐漸下降,有一股冷颼颼的冷氣,而退在一旁的雨內心吶喊道:『完了,完了,風呀!平時你腦子不是很靈光的嗎?今天這是怎麼了,居然看不出尊上對待劉大小姐的不一樣呀!』 劉靜馨不知道雨的心裡話,她看見風,感覺到此人的氣息跟剛才那個叫雨的人的有些相似,那麼也就是說這個人肯定也是龍韓傲的暗衛之一了,那麼他現在過來是不是也是有了娘親的線索呀!

想到這裡,劉靜馨面上全是喜悅,這讓在一旁一直關注她的龍韓傲不高興了,原本聽見風叫她劉大小姐就不高興了,現在看見她看著風,眼中滿是神采,更不高興了,所以,他又將周身的冷空氣開到最高,都讓坐在他身邊的劉靜馨都不由的打了個哆嗦。

轉頭不解的看著他,但是現在龍韓傲正在生氣,所以就很傲嬌的不理她,這讓劉靜馨有些莫名其妙,看著他問道:「你沒事吧?」

眼神還帶著一絲疑惑,但是龍韓傲就是不理她,更是冷哼了一聲,別過頭不看她。

這讓劉靜馨更加莫名其妙了,她見龍韓傲不理自己,只得抬頭看向站在一旁的雨,用手指,指了指龍韓傲。

問道:「他怎麼了?」

雨很想說還不是您對著風笑的那麼的燦爛,惹得尊上不高興的嘛,但是雨不敢直說呀,只得用手指了指劉靜馨,指完之後,立馬底下頭。

這下劉靜馨更加疑惑了,她伸回指著龍韓傲的手,指著自己說:「我??我怎麼了嗎?我哪裡得罪他了?」

只是這次不管劉靜馨怎麼問,雨都沒有抬頭回答,其實那裡是雨不理劉靜馨,而是敢理呀!沒看見尊上那眼神嗎?都快要吃人了,那裡敢回答您的話呀,都怪風那個傢伙,要不是他,現在會是這樣的嗎?

風自己也不知道怎麼會這樣,他總是覺得劉家大小姐配不上自家尊上,所以就沒有要叫她王妃了,本來他以為自己不叫她王妃,那個劉家大小姐肯定會生氣,肯定會向其他千金小姐,會跟尊上撒嬌,但是這位劉家大小姐真的不一樣,居然看見她看著自己笑,一點都不在意自己怎麼稱呼她,反而看起來還很喜歡自己對於他的稱呼了。

劉靜馨圍繞著雨的提醒,想了半天,還是沒有想出來,甩了甩頭,嘴中喃喃自語:「想不到,算了,不想了,可能他是有病吧!」

本來劉靜馨以為他們都沒有聽見,但是她忘記了,她現在已經不是在21世紀,這裡的人,都是有些修為的,而且現在在她面前,先不說龍韓傲的修為了,就說雨和風的修為也算是祥龍國的強者了,那就更不要說龍韓傲了,那裡會聽不見劉靜馨那喃喃自語呢?

雨聽見劉靜馨的話,心中都給她捏了一把汗,他家尊上是什麼人呀!誰敢罵自家尊上呀!

而風他雖然沒有像雨那麼驚訝,但是驚訝還是有的,或許這個劉家大小姐真的不一樣吧!但是就算她跟其他小姐有著不一樣,還是沒有資格做他們的王妃。

不似雨和風的驚訝和擔憂,龍韓傲心中那叫怒火中燒呀!這個小丫頭真真是不怕死,居然敢罵自己,但是要真的凶她,他自己又不捨得。 「唉」龍韓傲微微嘆了一口氣,真真是拿這丫頭沒有辦法。

劉靜馨很是不解?看著龍韓傲,眼中充滿了疑問,歪著小腦袋,很是呆萌。

其實龍韓傲還在她的眼中看見了狡猾,只是他沒有點破,但是也敗下陣來了。

「說吧!」龍韓傲突然說了這麼兩個字,讓在場的人都有些反應不過來。

但是有一個人反映過來了,那就是跪在的地上的風,只見跪在地上的他,微微低了下身,應該算是行禮了。

「是,屬下遵命,屬下奉尊上的命,前去追蹤相府邪惡氣息的來源,追到了劉二小姐的院落外面,感覺到了那股氣息居然是在劉二小姐身上,確切的說,那股邪惡氣息就是劉二小姐發出來的,屬下還在劉二小姐院落門口聽見了兩個丫鬟的對話,讓屬下不解的是,其中一個叫翡翠的丫鬟說,劉二小姐在掉進了池塘後起來,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了,而另外一個丫鬟明明就是在演戲,但是那個叫翡翠的丫鬟根本就沒看起初,還以為她也有跟自己一樣的同感。」

「呦,這是在內鬥呀!看來劉玉飛想除掉自家的貼身丫鬟翡翠了呀!可憐的翡翠估計到現在都不知道自己快要死了吧!哦,對了,你還聽見了什麼了?」

劉靜馨聽見風的話,一推敲就知道劉玉飛想做什麼了,看來翡翠是活不長了。

但是她覺得劉玉飛肯定還安排了什麼?所以就開口問風。

風聽見劉靜馨的問話,眉頭皺了皺,抬頭看向龍韓傲,好像是在詢問什麼,就見龍韓傲微微點了點頭,示意他繼續。

「屬下還聽到了一些關於劉大小姐的事」

風本以為這樣子說的話,劉靜馨會著急要知道,會害怕的,但是他卻沒有想到的是,劉靜馨真的跟別的千金小姐不一樣,只見她坐在那裡,淡定自落,好像風說的事跟她沒有一點關係。

風見自己這麼說,劉靜馨半天都沒回應自己的意思,這讓風有些尷尬,但是能夠做龍韓傲的暗衛的人會傻子嗎,見劉靜馨不問,風也知道自己輸了,所以也不再試探劉靜馨了,直接說了出來。

「那個叫翡翠的丫鬟好像是給劉二小姐出了一個一箭雙鵰的主意,準備收買殺手刺殺劉大小姐,等到尊上要查到的時候,在栽贓給劉四小姐,既可以殺死劉大小姐,也可以置劉四小姐死地,一次性除掉兩個礙眼的人,在屬下回來的時候,那個叫翡翠的丫鬟已經去找人了,而且那個劉二小姐帶著另外一個丫鬟去了劉四小姐那邊。」

聽著風所說的話,劉靜馨眼中原本狡猾的笑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冰冷,嘴角勾起一絲嗜血的冷笑。

「呵呵,一箭雙鵰是嗎?很好,我會讓她們知道什麼才叫做是一箭雙鵰,你又沒有打聽到關於我娘親的事?」

聽了半天,劉靜馨發現都只是關於自己的事,根本就沒有自家娘親的消息,不由的就脫口問了出來,因為她相信,蘇荷她們三母女絕對知道自己娘親的消息。 「這個······屬下沒有聽見劉二小姐有提起劉夫人」風下意識就回答了。

「什麼,沒有我娘親的線索,不對呀!不是蘇荷殺了我娘親的,她們不應該會不知道的呀!」

劉靜馨疑惑了,這是怎麼一回事呀,是那裡出了問題了,還是說劉文濤在說謊。

「哦,對了,屬下在劉四小姐的房外偷聽到,當年的確是王妃的姨娘殺了王妃的娘親的,王妃的姨娘還在懊悔當年沒有殺了王妃,讓王妃現在有機可乘」

雨突然想起自己先前在飛雪閣聽見的事,連忙都說了出來。

風聽見雨叫劉靜馨為王妃,頓時就明白了,難怪自己叫她劉小姐的時候,尊上會那麼生氣,原來尊上是在生氣自己沒有叫她王妃,難道尊上對待這位劉靜馨小姐是認真的嗎?只是不等他想清楚,就聽見一個冷冰冰的聲音傳進耳朵里。

「你們先下去吧!繼續去相府監控相府。」

「是,屬下遵命!」雨和風異口同聲的回答,說完就一個閃身,消失在書房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