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說了一句,韓義走到10米外的凳子旁,把手機放了上去。

「斑仔你好!」

「韓先生你好~」斑點狗口中發出一陣機器合成音。

「跟大家打個招呼。」

蹲在那裡的機器人站了起來,「嗨,大家好,我叫斑仔!」

「斑仔你好~」

「斑仔你看著好可愛啊……」

機器狗嘴巴張了張,打了一個很「擬狗化」的哈欠,

「那些懶惰的工程師並沒有給我編製太多的模擬語境,所以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你們!」

哈哈哈……

現場嘉賓以及大多數記者跟著哄堂大笑。

不過那些專家表情卻顯得很不屑,「哼~不知道怎麼回答,你又怎麼能確定是工程師懶惰?真是不打自招!」

「就是!這跟前幾年那個索菲亞有什麼區別,不過換了一張皮而已。」

「嘁,還以為有什麼了不起呢!」

就在這些專家議論紛紛之時,台上的機器狗在韓義的命令下,朝10米外凳子上的手機「走」去。

是真得在走。

四肢輕靈,沒有任何機械的僵硬感,讓那些避震系統專家也是暗暗驚嘆。

「斑仔」速度很快,而且相當靈活,輕鬆避開了那些障礙物,抵達終點,隨後大嘴張開,「叼起」凳子上的手機走了回來。

啪啪啪——

現場發出熱烈的掌聲。

「太厲害了~」

「是啊,這個技術太嚇人了~」

……

聽著那些啥也不懂的觀眾口中的溢美之詞,那些AI專家內心嗤笑不已。

只要事先做好規劃路徑代碼,這些根本沒什麼大不了的。

「我知道確實沒什麼了不起的,甚至可能很多觀眾認為,這是我們工程師提前做好的路徑規劃。」

頓了一下,韓義笑道:「不過不要緊,斑仔真正厲害的地方在於它的學習能力。比如,當它沒有完成你交代的任務時,你可以教導它學習,以便它下次能出色的完成任務。」

嘩——

場內外所有人都不淡定了。

這要是真得話,那豈不是代表真正的人工智慧時代來臨?

「我不相信,你們這分明是公然造假!」前排站起來一個頭髮花白的老頭。

看到這個人,現場頓時議論紛紛。

那些正在觀看現場轉播的各路大佬,也是忍不住笑了起來。

這個老頭叫薛旭剛,是微軟亞洲研究院的名譽主席,同時兼任國內某著名科技大學的人工智慧專家,另外還有一大堆的頭銜。

別看這老頭年紀不小,爭名奪利的心卻一點不老,自詡為國內AI領域的權威教授,國內那些研究AI的院校、公司,沒一家他看上眼的。

這兩年也沒少發表貶斥文章,把那些院校公司說的一錢不值,包括天義,在他口中也是炒概念的垃圾公司。

現在這個人公開叫板,這下子有熱鬧瞧了。

網上收看直播的數以十萬計的觀眾,一下子炸鍋了。

「這老頭誰啊,這麼牛逼哄哄的。」

「香江科技大學的薛旭剛,自封為AI領域的權威教授,很出名的~」

「聽說這個老頭挺厲害,很多科技公司都邀請他站台。」

「厲害什麼啊,就是一個老騙子,阿哩吧吧跟白度的工程師就足以吊打他!居然敢跟韓老闆叫板,他怕是石樂志。」

……

發布會現場,韓義很快便知道這個人是誰了,眉頭也跟著皺起。

他可以允許人質疑,但是大庭廣眾之下說他技術造假,那就是打他臉。

「薛教授是吧,你說我公然造假,那你倒是說說我哪裡造假了?」

薛旭剛接過觀眾席遞過來的話筒,面向身後的來賓以及諸多攝像機侃侃而談,「人工智慧英文縮寫為AI。

很多人對人工智慧可能有誤解,實際上它分為兩部分,即「人工」和「智能」。

「人工」比較好理解,爭議性也不大……

而智能就不同了,這涉及到其它諸如意識、自我、思維等等問題……」

薛旭剛滔滔不絕,把人工智慧問題詳細的闡述了一遍。

現場很多一知半解的人,聽得連連點頭。

「原來是這樣,虧我剛剛還拍手叫好呢,原來是被蒙蔽了~」

「不愧是知名專家教授,理論知識真得非常深厚。」

「這樣看來,這個機器狗好像也沒什麼了不起的……」

這邊薛旭剛一番話說完,轉身指著台上的機器狗問韓義:「請問它有意識嗎?請問它有思維嗎?請問它知道它是誰嗎?

狠妻耍大牌 它什麼也不知道,你居然大言不慚的在這裡說它擁有自我學習能力,請問這不是公然造假又是什麼?」

薛旭剛選擇在天義產品發布會上公然開撕,自然不是吃飽了撐的,沒事找事做。

幾年前,紐約大學終身教授,創辦了紐約大學數據科學中心,同時也是Facebook人工智慧實驗室的負責人的YannLeCun;

藉助Facebook這個平台,開撕漢森機器人的「索菲亞」,而一舉登上了神壇;

如今,他自然也想有樣學樣,當著全國媒體記者的面把天義給踩下去,登上國內「人工智慧教父」的寶座。

台上,韓義冷笑著。

這個老傢伙打的什麼算盤,他心裡自然一清二楚。

「想踩著天義的屍骨往上爬,怕是瞎了你的老眼!」

韓義摁了一下耳麥,笑呵呵的看著薛旭剛,然後手指身旁的斑點狗問道:「薛教授是吧,你覺得它認識你嗎?」

「噗嗤——」

「啊哈哈……」

「韓老闆太壞了,這不是指著和尚罵禿驢嘛~」

場內外一時間笑成了一鍋粥…… 正為自己一番精彩言論而自鳴得意的薛旭剛,怎麼也沒想到,韓義居然會當眾「辱罵」他,氣得鬚髮皆張。

「韓總你好歹也是公眾人物,沒想到說話卻猶如市井之徒一般不堪入耳,你不覺得有失身份嘛。」

見兩人爭辯了起來,會場里聲音小了下去。

台上韓義一臉疑惑的表情,「我只是想讓薛教授見識一下斑仔的自我學習能力,你這話從何說起?」

薛旭剛黑著臉不說話。

韓義繼續道:「而且之前我好像並未說過斑仔有思維、意識,薛教授卻在這裡強詞奪理,故意歪曲我意思,不知道什麼意思?」

「我故意曲解?」

薛旭剛拿著話筒走上台,指著蹲伏在那裡的斑點狗說:

「既然你說到深度學習,那我就好好跟你說說,它包含著卷積神經網路,循環神經網路,遞歸神經網路……

這裡每一項技術都涉及到無窮量的知識,連YannLeCun教授也只是剛入門而已;你們居然推出了產品,這不是貽笑大方嘛!」

頓了一下,薛旭剛說:「你們商業公司要賺錢我不管你們,但是你們利用信息不對稱的不誠實做法;

利用媒體的不專業,推動媒體一起為了流量收割注意力,把媒體變成騙局的同謀,從投資人那裡攥取資金;

我作為一個搞了半輩子AI的老學術人,卻不容你們繼續胡作非為!」

薛旭剛的一番話說的義正辭嚴;

配合上他的身份,他的灰白髮,他特意穿上的一身灰色唐裝,確實有那麼幾分當世學術大儒的味道。

韓義心裡冷笑不已。

他要不加最後兩句,自己今天還真不好意思讓他下不來台;

但他口口聲聲又是不誠實,又是騙局的,最後卻給自己老臉上貼金,真是夠不要臉的。

而且他說的自我學習,跟薛旭剛口中的「深度學習」根本是兩碼事。

那個說到底也只是一種演算法,跟真正的「機器人」,中間還差著一個生物工程學呢!

重生之侯府小嬌娘 「無謂的爭辯毫無意義,我也不想跟你說那麼多。」韓義指著地上的斑點狗說:「你覺得它認識你嗎?」

會場里又響起了笑聲。

薛旭剛也豁出一張老臉了,冷冷道:「你到底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就是想讓薛教授確認一下,免得你待會又說是我們程序員作假,提前輸入了代碼。」

薛旭剛明白他什麼意思了,謹慎道:「你們這些大公司神通廣大,而且工程師眾多,把現場來賓有可能提到的問題提前編寫好,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這個老傢伙,可真夠可以的!

韓義說:「斑仔剛剛已經說了,我們的工程師沒有給它編寫模擬語境,所以不存在對話的可能。

https://tw.95zongcai.com/zc/7110/ 而且在我看來,體現家用型機器人的能力,不在於它會有多麼機智的回答,而在於它是否能幫助人們更好的生活。

比如控制家庭電器/門禁系統,幫助人們更好的學習語言,幫助工程師、設計師更好的完成工作;

又或者拿個手機,倒杯飲料,洗個衣服,做個菜等等;

這樣的家用型機器人,才配叫機器人!

其他的都是玩具。」

韓義說完,場內掌聲如雷。

他抽空瞄了眼製造商應用,就這麼會,原力已經從不到9點,變成了【45點】,非常迅猛。

「果然……」韓義內心狂喜不已。

不等掌聲落地,這邊薛旭剛便舉起話筒質問道:「你說的這些跟深度學習又有什麼關係?還不是披著智能外衣的程序而已。」

看著兩人在台上你一言我一語,台下的記者都快樂瘋了。

軟妹嬌妻,總裁大人寵上癮 薛旭剛就不去說他了,很多記者心裡跟明鏡似得,說個不好聽的,這個老頭就是過來蹭熱度的。

但是韓義就不同了,除了南科大那一次的學術研討外,其人非常低調,深居簡出,絕少接受媒體採訪。

沒想到今天會親自主持產品發布會,而且還跟人當面撕逼,這樣的場面實在難得一見。

韓義也懶得去糾正薛旭剛「深度學習」跟「自我學習」的差別了。

「既然薛教授口口聲聲研究了半輩子AI智能,想必就是說斑仔採用了深度學習的「多層堆疊」技術吧?

我可以明確告訴你,斑仔沒有採用你口中的監督演算法,它是真正的自我學習。

至於它到底能做哪些事情,我可以給你一個概念,7歲以下兒童能做的事情,它通過學習后都可以完成。」

韓義此話一出,那些之前對天義機器人定義還有些模糊的人,變得目瞪口呆,甚至很多人根本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懷疑自己聽錯了。

今天真可謂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7歲兒童可以做的事情多了;

掃地,洗碗,洗/疊衣服,聊天,唱歌……

好像也就這些了。

可這也非常了不起,要知道目前很多所謂的智慧型機器人,大多數都是炒概念而已,很少有產品的。

像現在市面上風靡的做飯機器人,售價高達十萬,扒開外面殼子,裡面根本就是工業機器人的固定模型,套著AI模子騙錢而已。

此刻前排有很多專家都忍不住站了起來,「這怎麼可能……」

薛旭剛同樣不相信韓義說的話。

「來,試試吧,看看我們天義是不是如你所說,公開技術造假了?」

面對韓義,以及台下無數雙眼睛的注視,薛旭剛騎虎難下,脫口問道:「你知道我是誰嗎?」

「很抱歉,我不認識您。」

「哈哈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