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這二十多年過去以後,他也不想讓兒子牽扯到上一輩的恩怨當中。

「他的實力太弱了。」

「是,小天現在只有宗師境界,別說天王,距離大宗師都還有不小的距離,但你知道嗎?他從零開始到現在,花費的時間連一個月都不到!」

說到這兒,林語塵眼中滿是傲然,彷彿是在誇讚自己的兒子,「人人都說你齊狂徒是近五百年來第一人,是一個不能用言語描述的妖孽怪物,但和小天一比,你可就差的遠了。」

齊宇皺眉道:「這就是你懷疑小天破解了天機石秘密的原因?」

「除了這個,你還能想到其他可能嗎?」

「告訴我原因。」

「什麼原因?」

「讓小天報仇的原因。」

「你知道的,我會成為林家的義女,是因為天賦,在他們眼裡我只是一把武器,姐姐卻當我是人,當我是她的親妹妹!」

話語勾動了回憶,林語塵的情緒也不免激動起來,「當年,我太小太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一切發生,我要努力,努力的成為天王,這樣就可以讓他們把姐姐接回去!」

「男女終究有別,武林中大多數的功法都為男性所創,不適合我這陰柔的體質,即便靠著姐姐從諸多秘籍中幫我編撰的神女心法,一路高歌猛進踏入天王境,但依舊太弱,做不到如你那般視天下英雄如無物的霸道。」

「齊天卻可以!」

林語塵一口飲下白酒,將杯子隨手扔在了桌子上,「我要讓所有人知道,林舒月的兒子回來了,為了取他們的命而來!」

「你醉了。」

見林語塵想要直接拿起瓶子喝酒,齊宇凌空將酒瓶吸到了手中。

「我沒醉,我很清醒!我用十幾年的時間成為天王,不是為了讓他們說我是女武神,而是為了讓他們把齊天接回去,但他們不答應!甚至連考慮都不想考慮!」

林語塵雙眼猩紅,不知是醉了,還是怒了,「齊天一定要回去殺光當年的所有仇家,讓他們後悔,後悔自己當年是多麼的有眼無珠!」

「姐夫,我想求你一件事,這是我第一次求你,也是最後一次。」

林語塵緊緊地盯著齊宇的雙眼,一字一頓道:「求你把昊天功傳給小天!」 北陽市,市一中正門斜對面,老友飯店。

齊天上高中那會兒,跳牆出去只有兩件事,一個是去上網,另一個就是到老友飯店吃飯。

或許這家店的飯菜不是最好吃的,但回憶的味道卻是誰都無法替代的。

尤其是落地窗這個位置,齊天和葉嘯塵一坐就是三年。

比起教室,這裡對齊天顯然更有意義。

「報菜了嗎?」

齊天還在思緒當中,一個熟悉的聲音便響了起來。

來人是一個年紀和齊天差不多大小的年輕人,長相十分英俊,屬於回頭率非常高的段位,如果當明星肯定又是一個無數少女的老公。

齊天變帥了沒錯,但跟這個年輕人比就有一定的差距了。

畢竟他的變帥,是在原本五官為基礎上,上調了一下容貌值,而不是真的整了容。

葉嘯塵也不說什麼好久不見,想死你了之類的話。

光從態度上來看,兩人根本不像是多年不見,好像昨天還在一塊吃過飯是似的。

「沒呢。」

「老闆先來兩碗餄餎面,一筐啤酒,菜按照老規矩來。」

齊天沒好氣道:「都這麼多年了,人老闆還記得屁個老規矩啊!」

老闆卻一瞪眼,「這我還真記得,他叫葉嘯塵,當年一中的小姑娘來這兒吃飯,雨中的嘯塵說個不停,好傢夥,你們那屆的男生跟瘋了似的,下雨天全都不打傘回家!」

「哈哈哈——」

齊天聽后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這件事兒簡直承包了他整個高中生涯的笑點。

葉嘯塵則是一臉尷尬,「老闆,你就不能記點別的嗎?還有我跟你解釋過很多次了,那天我是沒帶傘好么!」

「中二病就中二病,哪來那麼多廢話!」

「屁!」

葉嘯塵似乎是想起了什麼,笑眯眯的對著老闆說道:「老張,你還記得他叫什麼名字嗎?」

「嘿,當然記得,忘了誰的名字都忘不了他啊!名字太有特色了!」

齊天眼睛一亮,他在高中的時候可謂是平凡到了極點,談戀愛打架沒他什麼事兒,成績也不是非常優秀,考進商大這種重點墊底的學校,都算是超常發揮了。

「你叫……」

我叫……

「你叫……孫悟空對不對!」

這一個急轉彎,差點沒把齊天給甩到天上去。

豪門禁愛:冷酷總裁雙面妻 見葉嘯塵也在哈哈大笑,老闆得意的拍了拍齊天的肩膀,「我年齡大了,可你的名字絕對不會記錯,當時人都叫你大聖,我還好奇問了一下呢。」

「老闆,你還是趕緊做飯吧,再不走,葉嘯塵這傻比估計要笑死了。」

「啊?」

老闆有些迷糊,但也沒多想回頭走進了后廚。

「孫悟空,哈哈哈,孫悟空!」

葉嘯塵笑得大拍桌子。

「笑你妹啊,喝酒!」

雖說兩人不論多久沒見,關係都和從前一樣好。

但終究還是很久沒見了,一頓飯吃了整整一個下午。

老闆老張時不時還會進來插兩句,畢竟他也算是看著齊天他們這群學生長大的了。

每次有學生回來他這兒吃飯,都高興的不得了。

「給!」

離開飯店后,齊天給葉嘯塵遞了根煙。

「呼——」

葉嘯塵點燃抽了一口,忽然感嘆道:「臨走前還能再見你一面,真好。」

齊天疑惑道:「走?幹嘛去?」

兩人認識這麼多年,葉嘯塵還是頭一次喝這麼多。

再加上這話,他更肯定自己的感覺沒錯——這小子有心事。

但正是因為這樣,齊天才疑惑。

因為葉嘯塵一直都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很少會有讓他心煩意亂的事情。

「去死。」

「開什麼玩笑!」

「我沒開玩笑。」

葉嘯塵一本正經的說道:「不,不是死,是生不日死!」

「發生了什麼事?」

「我要——」

葉嘯塵似乎想說什麼,但最終卻搖了搖頭,「武林里的事兒,我跟你說不清楚。」

武林?

難道老葉是武者?

非常有可能!

要不然當年,他怎麼可能一個打劉浩他們十幾個。

「算了算了,你就當我武俠片看多了吧!」

葉嘯塵擺了擺手,從地上站了起來,「總之能交你這個朋友,對我來說就已經足夠了。」

「你現在是玄勁還是罡氣?」

聽到齊天這話,葉嘯塵的酒猛然醒了大半,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齊天,「你……」

「我什麼我?說啊!」

「玄勁巔峰!」

葉嘯塵回答完以後,死死地盯著齊天,「你怎麼知道武者的級別?」

「你猜?」

齊天一臉賤笑,心裡卻不由感嘆。

不跟自己這個未來可以和天道肩並肩的存在相比,葉嘯塵毫無疑問是一個武道天才。

「猜個屁!快說!」

「你猜我現在什麼境界?」

齊天仍舊沒有回答問題,而是笑呵呵的問道。

「狗曰的,你也成武者了?」

葉嘯塵搖了搖頭,似乎想讓自己變得更加清醒一些,「不可能啊,我當時明明檢查過你身體,根本不適合練武,就算練了,能到淬體境就不錯了。」

「再猜。」

「玄勁?」

「不對,再猜。」

葉嘯塵沒好氣道:「你不會想說你是罡氣境了吧?你別跟我開玩笑了,我這歲數到了玄勁巔峰,都是世間少有的天才了,你怎麼可能——」

不等他把話說完,齊天便豎指發出一道罡氣,擊穿了馬路對面的燈柱!

葉嘯塵雖然還沒到罡氣境界,但身為武者,感官極其敏銳。

在齊天刻意放慢的動作的情況下,他看得更是一清二楚。

「我草!」

這下子葉嘯塵的酒意全都沒了,「你真是罡——不對,這種距離和殺傷力,你該不會已經是宗師了吧!」

「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二十歲的宗師,比他媽我爺爺還強!」

葉嘯塵忍不住爆了句粗口,然後眼中一喜說道:「哈哈哈,太好了,老子有救了!」

「傻比,這次兄弟我能不能活著,可就全都靠你了。」

齊天沒好氣道:「那你也得先說說是怎麼回事才行啊!」

他刻意展現出自己的實力,就是為了幫忙,否則哪至於浪費這些功夫。

「你聽說過八極拳嗎?」

齊天愣了一下,身為第一個接觸到的武技,這他怎麼會不知道! 「聽說過,難道……你家是玩八極的?」

齊天說這話的時候,回憶了一下當初葉嘯塵以一敵十的場面。

手腳乾脆利落,但和八極拳並不是一回事兒。

別武技齊天不敢說,八極拳他已經玩的超凡入聖。

並且陰司鬼獄出品的八極拳,和兵王手冊的性質是一樣的,包羅萬家之長。

毫不誇張的說,連鍾長鳴等人嘴裡的八極門都不一定比他還了解八極拳。

「哪啊,我們家是玩炮拳的,我師叔伯那一輩還讓市裡批了非物質文化遺產呢!」

說到這兒,葉嘯塵的臉上泛起了一絲驕傲,不過很快就又垂頭喪氣道:「這種事兒,也就我們這種小家族才會做了,在那些武道世家眼裡,人家壓根不屑做這種事兒!」

「那跟你說的八極拳有什麼關係?」

「因為你兄弟我這回跟頭就栽在這八極拳上面了!」

大明星的小萌妻 葉嘯塵沒好氣道:「咱們北陽市武道家族其實也不少,最出名的就是常陽陳家,玩太極的。」

「你怎麼又說到太極拳上面了!」

齊天滿頭黑線,不過他也大概能夠感受到,這次的事情有多嚴重了。

要是不嚴重,葉嘯塵壓根不會像現在這麼羅里吧嗦的。

「中山縣有個寶光寺你知道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