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處高空,可以欣賞到諸多奇異的美景,北州域大半疆域幾乎一覽無餘,其中不乏類似紫荊谷的地方,然而無論多麼美麗的景色,看多了,自然也就失去了味道,大地蜥蜴王腦海中唯一的想法,便是趕緊飛到天奎城,結束這枯燥乏味的行程。

他是神級後期妖獸,是蜥蜴族的王!

可在藍楓這裡,他卻成了充當坐騎的工具,以及打雜的小廝,除此之外,他便毫無用處,在他的內心裡,其實也很無奈。

要怪,只能怪藍楓太強了!

以藍楓的實力,若是遇上弱小的敵人,藍楓一手便可除之,根本用不著他來幫忙,若是遇上連藍楓都打不過的敵人,大地蜥蜴王衝上去也沒用,除了給對方送人頭,似乎也沒有別的結果。

「唉!」心裡發出一道無奈的嘆息聲,大地蜥蜴王嘴角泛起一抹苦笑,悶著頭繼續趕路。

終於,在經歷了一天一夜的飛行后,天奎城的輪廓,漸漸清晰起來。

約莫又飛了一個多時辰,大地蜥蜴王慢慢降低速度,洪亮的聲音將其背部的眾人喚醒:「大人,天奎城到了!」 「這麼快就到了?」

「是啊,太快了,感覺就像是睡完一覺,就從紅石城到天奎城了。」

醒來的學員們,望著下方的天奎城,話語中充滿了驚嘆。

君傾我心 要知道,紅石城位於北州域極西之地,天奎城位於北州域極東之地,從紅石城到天奎城,等於是橫跨整個北州域,僅僅一天時間便跨過如此遙遠的距離,這種速度,令諸多學員無不震驚。

「行了,大家一會兒直接跟希爾特一起去天驕青年賽那邊報到。」藍楓環顧一圈,輕聲說道。

「藍楓表哥,你呢?」楊雪不解地看著藍楓。

「對啊,大人,您不去嗎?」大地蜥蜴王也是有些發矇。

其餘的學員,包括楊光在內,紛紛注視著藍楓。

迎著眾人投來的目光,藍楓沉吟道:「我?我當然會去!不過……」

頓了頓,藍楓露出一抹神秘的笑容:「我會改變一下容貌,在暗中保護你們。」

聽得藍楓此言,眾人依舊是有些不解,藍楓為何多此一舉?

「你們不需要知道原因。」藍楓並未詳細解釋什麼,一來是嫌麻煩,二來是為他們著想,畢竟,知道得太多,除了讓他們徒增煩勞以外,起不到任何作用,「總之,你們該做什麼就做什麼,就當我沒來過,如果有人問起,你們也不要透露我的存在,就說,我去別的地方辦事去了。」

雖然不明白藍楓為什麼這麼做,但眾人相信藍楓此舉一定有什麼深意,因此紛紛點頭答應下來。

擺了擺手,藍楓吩咐道:「好了,希爾特,你先帶他們下去吧。」

聞言,大地蜥蜴王迅速化形為人身,然後釋放十道柔和的神力,托著學員們的身體,緩緩朝著下方的大地墜落而去。

待得所有人離去之後,藍楓捏了一下自己的臉龐,喃喃道:「老師,這次又得依靠您傳授的膨脹術了。」

話音落下,藍楓的身材頓時間變得臃腫起來,就像被吹大的氣球一般,那張稜角分明的臉龐,也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膨脹起來,看上去就像是一個體虛的胖子。

「光是改變外表模樣還不夠。」藍楓看了看身上這一套被撐得幾乎快破裂的衣袍,急忙運用元力在體表幻化出一套衣服,然後脫下原本的衣服,穿上另一身早就準備好的寬鬆長袍。

如此一來,即使以藍楓此刻的肥胖身材,也不會顯得過於擁擠。

雖然沒有鏡子可以對照,但藍楓依舊可以肯定,即使是最熟悉的人站在自己面前,恐怕也認不出自己。

「咳、咳……」藍楓輕咳了幾聲,刻意壓低聲線,使得聲音變得粗狂了一些。

滿意地點了點頭,藍楓低頭俯視了一眼下方,旋即身影迅速墜下,不多時,便瞧見了剛剛落地不久的大地蜥蜴王等人,不過他並沒有跟大地蜥蜴王等人打招呼,而是自顧地走上前,從容地從他們身邊走過。

一直到藍楓走出很遠,包括楊雪、大地蜥蜴王在內的所有人,都沒有認出他。

對於易容的效果,藍楓十分滿意,就連楊雪等人都認不出自己,想來,聖殿那些傢伙,就更加不可能認出自己了。

當然,若是對方出動了一位神尊強者,結果可能會不一樣。

畢竟,神尊強者擁有著意志威能,而意志威能,乃是靈魂之力、元力、肉身力量等所有一切的融合力量,極有可能通過藍楓的氣息分辨出藍楓的身份,因此,單憑膨脹術,很難瞞過神尊強者的探查。

不過,截至目前,聖殿唯一確定已經達到神尊境界的,只有聖殿殿主一人。

藍楓倒是並不擔心自己被發現。

進城之後,藍楓一路走走停停,始終在暗中關注著大地蜥蜴王等人,其速度不快不慢,既不會讓大地蜥蜴王等人察覺到他的存在,也不會讓大地蜥蜴王等人離開他的視線。

約莫一個時辰后,大地蜥蜴王等人經過一路的詢問,終於抵達了目的地。

天奎學院!

這是天奎帝國除皇宮以外舉辦各類賽事最頻繁的地方,對於天奎帝國的人們而言,天奎學院也是一個極為神聖的地方,因為天奎學院是北州域頂尖級的二級學院之一,與蒼狼帝國的蒼狼學院、扶搖帝國的京武學院齊名,整個天奎帝國,幾乎有著近三分之一的頂級天才,都是天奎學院的學員,抑或曾經在天奎學院修行過。

天驕青年賽,又名青年天驕賽,一般輪流在天奎學院、蒼狼學院與京武學院舉辦,而這一屆的天驕青年賽,顯然輪到了天奎學院。

除了天驕青年賽,煉丹師青年賽與煉器師青年賽,偶爾也會在天奎學院舉辦,只不過間隔的時間更久罷了。

此刻的天奎學院十分熱鬧,學院內外迎來許多外地的遊客,以及來自各大學院的天才。

少帥:夫人又在鬧離婚 「比賽還沒開始就這麼多人了,等到比賽那天,整個天奎學院豈不被擠爆?」楊光等人看著眼前的陣勢,有些目瞪口呆。

大地蜥蜴王倒是不以為意:「少見多怪,等你們以後經歷得多了,也就不會奇怪了。」

蜜婚超甜:墨少家萌寶排好隊 不一會兒,一行人穿過擁擠的人潮,來到一座大樓面前。

大樓門口掛著一塊刻著「天驕樓」三個燙金大字的牌匾,門外圍滿了看熱鬧的人,然而大樓中卻是顯得頗為冷清,只有寥寥幾道人影,老神在在地坐在椅子上,門外的喧嘩彷彿引不起他們半點興緻。

「走。」

確定了地點之後,大地蜥蜴王直接帶著楊雪一行人穿過人群,走向天驕樓。

周圍的人群,在見得這一幕以後,紛紛打起了精神,就連附近嘈雜的談話聲,也是迅速減小,變得安靜了許多。

所有圍觀群眾,都在暗暗猜測楊雪等人的身份。

瞧著迎面走來的大地蜥蜴王等人,樓中年齡最大的一位老者,不由站起身來,臉龐帶著一抹笑容:「請問你們是哪個學院的?」

「猛武學院。」大地蜥蜴王還沒說話,楊光身後的幾位學員,便急著開口。

楊光點點頭,道:「嗯,我們是猛武學院的。」

嘩啦啦!

剎那間,周圍的聲音消失得無影無蹤,所有人的目光,都是齊刷刷地投了過來,匯聚到楊光一行人身上,看上去有著一絲激動。

「猛武學院?」老者略微楞了一下,臉上的笑容,頓時愈發燦爛了,態度也是熱情了許多,「原來是猛武學院的天驕們,哈哈,老夫代表天奎學院歡迎諸位天驕駕臨!」

曾經的猛武學院,聲名不顯,即使是漢王朝境內的人,也只有極少數人知道猛武學院的存在,然而近兩年,由於藍楓的緣故,猛武學院不僅等級提升到二級,而且還享有與天奎學院、蒼狼學院、京武學院同等的資源和待遇,可謂是風頭大盛!

儘管猛武學院是最年輕的二級學院,可誰也不敢小瞧猛武學院,只因猛武學院擁有一個特殊的院長,這院長便是藍楓,人族第二強者!

因為藍楓,曾經貌不起眼的猛武學院,現在卻成了整個北州域最受矚目的學院,它的吸引力,幾乎快接近一級學院了!

可以毫不誇張地說,許多天才,即使身在神州域、蠻州域、中州域等地,也是不遠萬里慕名而來,參加猛武學院的招生考核,希望能夠成為猛武學院的一員!

「前輩客氣了。」楊光依舊保持著沉穩,態度不卑不亢,「與天奎學院相比,我們猛武學院還是缺了不少的底蘊。」

花花轎子人抬人,在老者面前,楊光不介意奉承幾句,反正自己又不會損失什麼。

人群中,暗中關注著楊光一行人的藍楓,不由暗暗點頭:「看來楊光堂哥是真的變了!」經歷了許多事情之後,楊光終於變得越來越成熟穩重了,不復當年的年少輕狂。

這對楊家而言,是一件好事。

「死胖子,你擠到我了。」這時,藍楓身旁一個青年忍不住皺了皺眉,用著惡狠狠的目光瞪了藍楓一眼,然後用力推了一下藍楓,只是藍楓那看似虛胖的身子,卻是猶如定海神針,任青年如何用力,都紋絲不動,青年意識到自己看走眼了,有些悻悻地收回雙手,重新將目光移向楊光一行人,嘴裡發泄似的不屑道:「還以為猛武學院多厲害呢,沒想到這些參賽者只有這麼一點兒水準……」

藍楓看了青年一眼,沒有說話。

雖然青年的評價並不中聽,但也算中肯。

猛武學院近兩年確實名氣大增,也吸引了許多天才,但時間畢竟太短了,許多有潛力的天才,還沒來得及成長起來,也因此,除了楊雪外,其餘的參賽學員,水準普遍較低,就連楊光,距離那些真正的天才,也還有著一些差距。

「三年,最多三年,猛武學院便能達到天奎學院、蒼狼學院、京武學院這樣的水準!」藍楓心裡有著自信,「若是時間再久些,猛武學院甚至可以超越北州域其餘三個頂尖級二級學院!」

不是藍楓自誇,而是猛武學院的確擁有著龐大的潛力!

至於現在,猛武學院還得繼續低調。 「想來這位便是希爾特先生吧?」樓外的吵鬧聲並未影響到老者等人,只見老者目光躍過楊光,落在大地蜥蜴王身上,臉上帶著熱情的笑容,「天奎學院條件簡陋,招待不周,還請希爾特先生見諒。」

大地蜥蜴王淡淡道:「沒關係。」

「希爾特先生,請問……」老者的目光在楊光等人中搜尋了一陣,然後有些失望,略微遲疑后,忍不住問道:「藍楓先生沒來嗎?」

「我家大人原本是打算過來一趟的,只是在來的途中,忽然有急事離開了。」

大地蜥蜴王沉聲道:「大人離開前曾交代,關於此次天驕青年賽的事情,全部交給我負責,如果你有什麼問題,可以直接找我。」

聽得大地蜥蜴王此言,老者目光閃過一抹失望,旋即點點頭:「那就勞煩希爾特先生了。」

「如果沒別的事,就先幫他們登記吧。」大地蜥蜴王催促道:「大家趕路累了,最好還是讓他們早點休息。」

聞言,老者沒敢再多問,立即吩咐幾個手下替楊雪、楊光等人登記起來。

登記完信息以後,老者不敢怠慢,親自帶著楊雪一行人上樓,安排住宿、修鍊場地。

大地蜥蜴王則全程陪同,一言不發。

片刻之後,楊雪等人各自住進一個房間,大地蜥蜴王也是呆在一個獨立的房間。

「這就是人類世界的卧房嗎?」大地蜥蜴王打量著周圍,雖然已經融入人類世界近半年時間了,但大地蜥蜴王對於人類的許多生活習慣都不太適應,也從未體驗過睡在床上是什麼樣的感覺,而眼下這一次機會,對他而言,儼然是一種新奇的體驗。

……

親眼看著楊雪等人消失在天驕樓大廳后,藍楓悄然離開,在距離天奎學院最近的一個客棧,重金盤下一個房間,然後遠程關注著天驕樓的動靜。

對於大地蜥蜴王,藍楓還是比較放心的,前者的實力,以及處事的能力,都算不錯。

想來,這一次讓大地蜥蜴王負責管理猛武學院的學員們,應該也不會出現什麼問題。

「也不知道聖殿狙殺部這次會不會上鉤。」藍楓心裡有著一絲期待,對於活躍在各個時代令無數天才聞風喪膽的聖殿狙殺部,藍楓不僅十分好奇,而且期望著與他們交手,最好一舉摧毀這個聖殿部門。

太陽慢慢跌下地平線,彎刀一般的月亮,從另一端升起。

熱鬧的天奎城,即使到了夜裡,依然人聲鼎沸,尤其是接近天驕青年賽舉辦的時段,天奎城似乎比以往顯得更加熱鬧。

藍楓獨自坐在窗邊,炯炯有神地注視著天驕樓的方向,那明亮的眼睛,彷彿永遠都不會疲倦。

翌日。

從椅子上站起身來的藍楓,緩緩伸了一個懶腰,臉上浮現一抹失望,一晚上的時間,天驕樓風平浪靜,什麼動靜也沒有。

不過藍楓並沒有放鬆警惕,而是時刻關注著天驕樓的動靜,以免被聖殿狙殺部鑽了空子。

時間過得很快,一轉眼,三天時間便悄無聲息地過去了。

在這三天里,藍楓始終保持著警惕,可讓他失望的是,天驕樓太平靜了,什麼事也沒有發生,讓得藍楓一度對一級學院獲知的情報產生懷疑,聖殿狙殺部,真的會出手嗎?

按理說,在比賽之前動手,應該是最好的時機,一旦等到比賽開始,屆時各方勢力都會派來高手,聖殿狙殺部想要在眾目睽睽之下狙殺眾多天才,難度無疑會翻倍提升。

思來想去,藍楓都無法理解聖殿狙殺部的用意,只好按兵不動,繼續躲在暗處,偷偷保護楊雪等人。

次日一大早。

斗羅大陸之雪琉音 整理了一下略微繃緊的衣服,藍楓打開房門,緩步走出客棧,然後在眾人詫異的目光中,旁若無人般徑直地走向天奎學院。

天驕青年賽,即將開始了!

「哇,好胖的胖子!」

「嘖嘖,人居然可以長這麼胖,真是不可思議啊!」

「也不知這傢伙是吃什麼長大的,長這麼胖,簡直就是奇迹!」

一路上,藍楓所經過的地方,引起不少人的驚奇圍觀,其中自然不乏嘲笑者。

原本擁擠的人群,在瞧見藍楓以後,也是面帶著一抹嫌棄,趕忙讓開,彷彿生怕被藍楓傳染一般。

「呵,倒是替我省了不少力氣。」眼看著擁擠的人群自動讓出一條道路,藍楓不由得淡淡一笑,從容不迫地穿梭過去,至於周圍之人的態度,以及那些極為難聽的話語,他卻是充耳不聞。

多麼熟悉的畫面啊!

多年以前,藍楓身受魃毒折磨的時候,不也是這樣嗎?

面對眾人的異樣目光與嘲諷,藍楓就好像自帶免疫一般,神色從未變化過,甚至,他心裡還有著一絲懷念。

不可否認,無論是前世,還是這個世界,絕大部分人,都是看碟下菜之人。

就連藍楓,都不否認自己也是有著這種心態,區別只是有的人高調,有的人低調,有的人懂得剋制,表面上不動聲色,有的人則更加肆無忌憚一些。

若是讓眾人知道藍楓的真正身份,或許他們便講不出這些話來了。

……

仗著肥胖得有些過分的體型,藍楓奇迹般地在一刻鐘之內,便來到了賽場!

藍楓剛一到場,周圍原本站立的人,便是不出意外地往兩邊移了幾步,使得藍楓的周圍,出現了一個小小的空白地帶。

面對這種情況,藍楓不僅沒有氣惱,反而怡然自得:「這樣似乎也不錯。」

周圍之人看著藍楓自得其樂的模樣,忍不住翻了翻白眼,然後無奈地轉過頭,繼續投入到激烈的辯論之中。

「依我看,上一屆天驕青年賽中被淘汰的人,這一次應該勝面極大!」

「是啊,北州域天才裡面,除了極個別忽然崛起的天才,恐怕沒人會是他們的對手。」

「可惜了,這一屆天驕青年賽的質量比上一屆差了不少。」

「這話我可不認同,要知道,我們蒼狼帝國的參賽者可沒有一個差的,其中一個還是我們蒼狼帝國公認的年輕代第一天才,若不是上一屆天驕青年賽舉辦的時候,他正在衝擊境界,不得分心,否則他便是上一屆天驕青年賽的冠軍了!」

「你們錯了,天驕青年賽的冠軍,肯定會是我們扶搖帝國的天才!」

……

耳邊傳來眾人的爭辯,看著他們為此吵得臉紅耳赤,藍楓不由搖了搖頭,目光重新落到賽場中,瞧著廣場邊緣盤膝而坐的楊雪,藍楓臉上頓時浮現一抹笑容:「這一屆天驕青年賽的冠軍,應該沒人能搶過她吧?」

或許猛武學院這次前來參加天驕青年賽的學員普遍質量不高,其中除楊雪之外最強的楊光,也不過是地級巔峰強者,很難取得理想的名次,可天驕青年賽的冠軍,卻幾乎沒有人能夠從楊雪手裡搶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