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青青別慌,我們說的脫飯只是逗你玩的。」

「呵呵,青青加油,我們永遠支持你。」

鑽石戀人 ……

這就是可愛的粉絲啊。

憑藉著這件事情,《人在囧徒》的熱度也是依舊保持不減。

洛氏兄弟影業。

「這個林塵果然是宣傳能手。」

洛青有點佩服的說道:「從殺青到現在,《人在囧徒》一直保持著極高的熱度。」

「是的,倒確實讓人意料。」

洛海也是輕輕點頭:「不過我們看戲就行,這個賀歲檔其它人該頭疼了。」

洛青一楞:「哥,你還真的覺得《人在囧徒》能夠成功?」

「到這個時候了,你還真覺得林塵都是靠運氣嗎?」

洛海也是有點覺得自己弟弟的智商好像有點問題。

憑藉著一系列電視劇和電影的林塵成功的成為了新生代導演的領軍人物。

這是實打實的,根本沒有摻雜任何的水份的。

此時竟然還質疑《人在囧徒》會不會成功?

你小子是不是最近透支自己的比較厲害?

「哥,你這是什麼眼神??」

洛青也是看懂了自己哥哥的眼神,因此一攤手說道:「我只是不相信面對著這次賀歲檔的眾位導演這林塵還能起勢?」

「那就看吧。」

洛海也是淡淡的說道:「我覺得林塵或許又會給業內一次驚喜。」

「哥,你是不是被林塵徹底打服了?」

洛青這時嘆息道:「在女人這一塊你失敗可能理解,但是你可是編劇界的天才啊,你怎麼能被林塵嚇破膽呢?」

「你給我滾。」

良久,洛海望著自己的弟弟一字一句的說道:「別讓我再看到你。」

……

網上。

廖青成功了。

先吃螃蟹的人總是能吃個飽的。

就像某位范藝人成功的開創了業內的的炒作狂潮一般。

就像某幾位藝人成功的開創了賣人設、自黑一般。

這就是先吃吃個飽,后吃吃不著。

目前這個時空的藝人炒作也是已經開啟了。

你像之前的鮑靜、梁慧、唐妮都是喜歡炒作的,當然,真正炒作最猛的還是朱悠悠。

這個我們以後再說。

但是關於自黑、關於主動道歉的藝人在這個時空還真沒有。

藝人們還是比較注重自己的羽毛的。

也恰恰如此,廖青的這翻話引起的轟動可想而知。

不僅僅只有粉絲們選擇力挺他。

大家都知道《愛情公寓》可以稱得上這個時空情景喜劇的一個紀錄了。

曾小賢、胡一菲、關谷、悠悠、展博全都是變成了大家的完美回憶了。

對於很多人來說想起那一年的《愛情公寓》都會記起婉喻這位妹紙。

尤其是飾演者廖青。

這不,很多中立的觀眾也都是紛紛的出聲。

「其實我們不反對藝人掙錢,但是我們希望的是藝人能夠拿自己的作品說話。」

「沒錯,這也是我想說的,藝人沒有任何作品卻一味的圈錢才是應該討伐的。」

「當初喜歡過你,後來看你天天的宣傳圈錢就取關了,現在重新關注。」

「希望你不要讓我們失望。」

……

很多觀眾對於廖青還是略帶容忍的。

這或許也是跟觀眾緣有關係。

當年的好男人嫖娼事件很多觀眾也是略帶不理解。

畢竟連出軌的、吸毒的、打人的等等全都復出了,可是只嫖娼一下卻是4年了都沒有復出。

這就是觀眾緣。

因此很多觀眾都是期待著他的復出。

廖青目前的情況也差不多。

但是如果她持續性的沒有作品又開始圈綜藝,那麼終其一生她也只能當一個綜藝咖,賣人設了。

至於以後具體如何,還要具體的看事情。

不過僅僅以目前來看,廖青的聲明營銷是滿分的。

從之前的粉絲80萬現在一躍粉絲足足飆升了20萬。

這一條微.博的轉發量已經破了2萬,評論更是破3萬。

這已經是一線流量小花們的轉發量了。

暮色天使 更難得的是這條微.博並沒有任何營銷,沒有任何的殭屍粉。

說人話:「這就是群眾的力量!』。

本來廖青已經是有過氣之際了,結果現在倒好,彷彿是鹹魚翻了身。

你要說還是鹹魚?

呵呵,這是大個的鹹魚啊。

身為廖青的經紀人張明明也是目瞪口呆。

說實話,他甚至不知道廖青參加了這一次《人在囧徒》的電影。

『天星傳媒』公司里。

張明明朝著藝人總監說道:「韓總,沒有想到廖青竟然偷偷的參演了《人在囧徒》這部電影,而且現在她的人氣卻是已經重新回來了。」

被稱作韓總的藝人總監微微皺眉:「你是怎麼搞的?旗下的藝人私自接戲你都控制不住??」

張明明苦笑道:「當時簽合約的時候廖青就說過她有權接演林塵的戲,這個我們在合約里也寫了,而且那個時候我想的是林塵畢竟和廖青有關係,可是誰能想到……」

一切盡在不言中。

當時『天星傳媒』之所以簽約廖青也是跟林塵有一定的關係。

畢竟經過調查林塵和廖青都是京華電影學院的,林塵也有力捧廖青的意向。

但後來發現不是那麼一回事。

張明明也是找過林塵的經紀人,結果人表示『要看機會』。

這讓『天星傳媒』感覺到覺得這簽約賠了,尤其是當時為了簽下廖青可是有高額的簽約金的。

那麼還說什麼?

努力透支吧。

老天爺。

誰能想到這接下來廖青竟然參演了《人在囧徒》這部電影呢?

久愛成疾,前夫入戲太深 你說咋辦?

沉吟片刻,韓總說道:「我看這樣吧,你再和廖青談一下,不管怎麼說這三年的時間我們待她也不薄。」

「好的,我再跟廖青談一下。」

張明也是嘆息一聲。

目前也只能這樣了。

……

林塵此時並未再去關注網上。

後期製作是一項繁瑣的工作。

並不是每一次林塵都可以精簡的。

尤其是這一次《人在囧徒》進行了一些小幅度的魔改。

林塵更需要一直盯著。

「這邊,倒回去,巴達木和童晴的戲再增加一場。」

「沒錯,在這裡,火車上有一場,著重主要展示出大馬和娜娜兩人的配合,另外,稍後加一場兩人的自白。」

「對的,就這樣。」

……

目前的星火影視有後期剪輯的工作間,林塵專門培養了一個團隊,每一次的剪輯同樣是林塵的一次教學。

是的,這一刻林塵單單是林導。

他還是林老師。

「那麼這樣的話會不會搶戲?」

一旁的副導演杜薇皺眉說道:「會不會搶張雨強的戲??」

「呵呵,若是真的能夠搶那才好呢。」

林塵卻是並不在意。

原時空,除了徐光頭和寶寶之外,你還能想起誰來?

對了,後來林塵又查了一下,也看了綜藝里徐光頭的自爆。

他在大二的時候就已經開始戴起了鴨舌帽,因為他那個時候就已經開掉頭髮了,所以戴著鴨舌帽看起來年輕帥氣,也頭髮老長,但是風一吹,帽子一掉,那就看起來禿頂了。

為此他真正的找回自信是理了光頭之後。

所以,《人在囧徒》的時候徐光頭應該是戴著頭套呢。

說回電影,你想一下,這部電影真正留下深刻的印象有誰呢?

大馬、娜娜、大偉這些都是一閃而逝。

王小寶和她的妻子其實說實話也並不算出彩,只能算是笑料,笑過就沒有了。

當然,李成功的妻子和小三也就那麼一回事。

至於詐騙的女的倒是有點出彩。

因此,林塵不怕這些配角搶戲,相反,一部好的電影必須有一個出色的配角。

看看《天下無賊》不就是如此。

當然,《人在囧徒》就是一部賀歲檔為了掙錢而已,所以林塵不會忘記這一點。

就這樣。

林塵重新恢復了拚命三郎的架勢。

中間,袁野也是想告訴林塵檔期定了的事情,結果被林塵給吼走了。

「唉,林總這個瘋子。」

袁野也是嘆息一聲。

吃住全都在後期剪輯工作室里,就像是逃荒一般的形像,鬍子拉長,幾乎除了電影之外再無任何的事情能夠讓他分心。

有時,想想,袁野覺得林塵這樣才能成功吧。

不過想一下,自己這老闆年紀輕輕的,一不好色,二不好酒,除了拍電影就是拍電視劇。

這他媽的活的像是一個機器人啊。

袁野想起自己女朋友說的話覺得也有道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