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知道游年對你的愛護,對你的喜歡,怕是把自己憋死也不願意在結婚前傷害你一分一毫啊,可是,男人畢竟是男人,不然哪天失控怎麼辦?到時候……吃虧的還是你一個女孩子啊!」秦瑤自然深知游年的性格,但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不是?

這時,一陣有節奏的敲門聲之後,出現了游年似笑非笑的神情伴著無奈的語氣:「我說瑤姐,你就這麼不信任我?我對天發誓好不好!我一定會盡我所能保護時漾,也一定不會做出任何傷害時漾的事情。」

秦瑤看著游年嚴肅的表情,心裡一嘆,「行吧行吧,你們倆個人的事情我管到這裡了。一個個的真的讓我操碎了心啊!」

時漾抱了抱秦瑤,「不操心,不操心,瑤瑤你也老大不小了,也該找個人來疼疼你啦。」

秦瑤垂眸掩下眼中的痛楚,「嗯,我知道了,」秦瑤從時漾懷中抬起頭,對著游年中氣十足的吼道:「喂,一定要好好對我們漾漾啊!」

游年含笑的點點頭,應承下來。

……

時漾把最後的洗漱用品擺好,看著洗漱台上,兩隻牙膏,兩支牙刷,兩條毛巾,游年的洗面奶和自己的洗面奶擠在一起,不由的失笑,她真的沒想到自己會和一個男孩子婚前同居,說出去估計別人都不信,他們所謂的同居就是居住在同一個屋檐底下。

身體突然一輕,時漾無奈的笑笑,最近游年好像特別喜歡抱她。

「好啦,這下開心了?以後的每天都能見到我了,小奶狗!」

「你難道不開心?以後每天早上睡醒啊,都能看到我這張帥臉哦,醫學證明,看好看的人,可是會長壽的哦。」

時漾捏著游年的臉,又沒敢太用力,失笑道:「我怎麼沒聽說過這條醫學證明啊。」

游年耍賴道:「我說有就有啦,要不要感謝我給你延長壽命?」

時漾一向拿游年沒有辦法,尤其是耍賴的游年:「感謝感謝,謝謝游年先生,讓我延長壽命。」

「那還差不多!」游年放下時漾,「累了嗎?我給你放了熱水,好好去泡個澡吧。」

時漾心一暖,游年很多時候真的太貼心了,很多小細節都能注意到,上次自己忘了剪指甲,不小心划傷了自己,被游年看到了,那時候時漾和游年都非常忙,時漾自己都忘記了要剪指甲這回事,反而是游年,第二天特地抽時間,幫時漾把指甲剪掉了。

等時漾洗完澡,看見游年已經濕著頭髮,穿著睡衣,半躺在床上看一本醫書,看到時漾洗完,朝著她招了招手。

時漾走過去,被游年拉過,跌坐在他的腿上,時漾算是發現了,自從游年知道自己的腿可以給她當做凳子之後,似乎就愛上了這種方式。

此時,游年聞了聞時漾才洗過的頭髮,「好香,我幫你吹頭髮吧?」

時漾任由游年把自己的頭髮搗騰干,看著自己像草窩一般雜亂的頭髮,一手作梳,把頭髮捋順,然後把一臉不好意思的游年,按在椅子上,輕柔的吹著他的頭髮。

沒過多久,游年聽見吹風機的聲音停了下來,隨後是時漾溫柔的聲音響起:「好啦,早點睡吧,別看書了,明早該起不來了。」

說完要走,被游年一把拉住,「去哪兒?」

「當然是去客房睡啊!」時漾想都不想回答道。

「不許!」游年緊了緊拉住時漾的手。

時漾徹底無語了,難道真的要睡一張床?

「漾漾,我保證不會對你做奇怪的事情,你真的不想以後早晨的一睜眼看的就是我?然後一個早安吻?!」游年撒嬌道。

「……」時漾真的有點被游年說服了,可是……真的不會出現問題嗎?

游年趁著時漾還沒反應過來,默默的把卧室的門關上,燈熄了,時漾被突如其來的黑暗嚇了一跳。

游年從後面抱住時漾,輕輕的時漾耳邊說道:「漾漾,睡覺啦,好累哦。」

……於是,一直拿游年沒辦法的時漾還是被游年拐上了床。

游年也心滿意足的將時漾抱了個滿懷,本來以為自己世上最幸福的男人了,可是才過了一會兒,游年發現自己其實是世上最痛苦的男人。

軟玉在懷,沒點想法都不能算男人,游年沒有辦法,生理問題不是那麼好解決的啊,怎麼辦,怎麼辦,可是已經睡著的時漾真的一點感覺都沒有,游年簡直是痛並快樂著。

第二天早上,時漾的生物鐘是六點醒,睜開眼的瞬間,游年的俊臉就放大了在時漾眼前,游年睡的很沉,時漾輕輕的吻上游年的眼睛,柔聲道:「早安。」

然後一點點挪開游年環在自己腰上的手,起床洗漱做早餐。

幾乎是一夜沒睡的游年,好不容易才睡著,感覺自己沒過多久,就被秦瑤的聲音叫醒,等等,怎麼是秦瑤?他的時漾呢?

艱難的睜開眼睛,看到的是秦瑤正準備掀他被子的動作,因為才睡醒,游年的聲音啞啞的,「漾漾呢?」

秦瑤插著腰,氣勢十足的告訴游年:「漾漾幫你把早餐做好就去上班了,你看看幾點了,趕緊起床吧,好在你今天的戲被安排的往後,不然可有你哭的了。」

游年扒了扒自己雜亂的頭髮,走到衛生間洗漱,看著擠好的牙膏,手一頓,本來想自己寵著時漾的,怎麼到頭來變成了時漾寵他呢?

從和安起陽的對話中,游年都能猜到時漾的家境有多優渥,可是這樣的一個小公主,怎麼會為別人擠牙膏,洗衣服,作羹湯,打掃家務?

漾漾,你真的給了我太多太多的驚喜了。 “呃。?”白筱這才意識到,兒子在她的懷裏,好像真的非常不舒服的樣子,“那個,兒子,你沒事吧”白筱忙把兒子鬆開。看看他有沒有怎麼樣。

“咳咳。”司空純不由的咳了起來,天吶,沒有想到媽媽的力氣也能這麼大呀,真的是快要勒死他,“我沒事。”他擺了擺手在一邊死命的咳着。“媽,我沒事。咳咳,就是,就是沒有想到母愛會這麼的有力。我一時沒有防備。放心,以後我一定不會再這樣了。”

似乎一切和白筱的舉動沒有問題,而是他這個做兒子的不太好,居然沒有意識到媽媽的愛是如此的有力的。哈哈,這還真是給足了白筱的面子。白筱聽後自然是非常的高興的。不由的抱起兒子,往死裏親。

“麼麼麼。我的好兒子。麼麼。讓媽媽親親,麼麼麼。”

看着白筱這樣的舉動,司空冷語真是無言以對,至於嘛這個女人,真是的,一點也沒有做母樣的樣子。反而像是那些追星族一般。看到明星以後那種不由自己控制的感覺。

“媽。你就只愛弟弟啊。你一點都不愛我啊”司空翼看着白筱對弟弟的舉動,還是多少的有些吃味,明明他也是她的兒子呢,怎麼都不受到母親的注意呢

白筱聽到後,馬上一把拉過司空翼,“麼麼麼。乖兒子,吃醋啦媽媽當然也愛你啦。媽媽這不是太激動了嘛乖乖乖。媽媽也是愛你的。麼麼麼。” 一個電影帝國的誕生 這一親又是親了兒子一臉的口水。可是司空翼卻沒有反抗,媽媽的愛是他所渴望以久的,又怎麼會嫌棄呢

兩個兒子在白筱的身邊,又是被親,又是被誇的。不過,三個人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他們都流着眼淚。因爲他們分別的七年,這七年來他們都沒有在一起,這七年來,他們並不相識。所以,當這一天來到的時候,還是控制不住自己內心的那份喜悅之情。

“好了好了你們到底還要抱多久啊。我們要趕飛機啦。”司空冷語現在可沒有心情再讓他們這麼相親相愛下去了。剛剛是他施的恩德。可是不代表這個施恩會是長久的。

“趕飛機飛機早就已經到了津律市啦。還趕什麼飛機啊。您也不看看現在都幾點啦。太陽都下山啦。”司空翼好心的提醒父親,想借用這樣的藉口讓他們和媽媽分開,這樣的想法還真的是幼稚啊。

“什麼已經飛了”司空冷語這才衝到了窗前向外面看,果然呢,真是夕陽西下的美麗景象,“你們這兩個臭小子,爲什麼不早一點叫我起來”

“叫怎麼叫隔着門叫嗎隔着門叫你能聽到嗎真是的。”司空翼沒好氣的說道。

“不過老爸,我們還有一個消息要告訴你呢。呵,那就是,我們現在還出不去呢。”司空純說道。他現在真的感覺出不去還是好的,至少能和媽媽多呆在一起一會啊。多呆一分鐘也是呆啊。

“什麼出不去那怎麼辦啊你們已經試過了嗎真的出不去了嗎”司空冷語真的是頭大了。那現在該怎麼辦對了,“白筱。你不是你們老闆的房子嘛叫你們老闆過來開門啊,把我們鎖在這兒是什麼意思想讓我們重歸於好啊”

“呃。”白筱不知道要不要告訴他實情啊。可是,這真的不是她老闆的房子啊,而且,她也沒有這樣的想法啊,他還真是想多了呢。算了算了,還是不要講的好,這一講啊,說不定以後公司合作的機會就沒有了。老闆這次搞的這麼大的動靜,不就是想要和這個男人的天輝集團合作嗎不能黃了老闆的生意啊,“呃,你等一下吧。我去打一個。”

白筱說完很不自然的拿着手機走了出去,是和誰打電話呢居然還要跑到外面去打,不能當着他的面打看來這其中一定很有問題,司空冷語在內心想到,不過他又裝着不在意似的,就是不跟去偷聽,至於兒子們去不去偷聽,那是兒子的事情,他反正是不去的。

司空純和司空翼也沒有去,因爲偷聽人家講話是不禮貌的事情。何況媽媽可能是怕讓人家知道了他們的關係不太方便吧。不知道爸爸什麼時候會把媽媽娶回家,這樣他們就可以天天見到媽媽了呀。

“你們兩個也不怕你們的媽媽丟了呀。”司空冷語提醒他們要跟去偷聽。

“不會的。門是從外面鎖的,出不去的。”司空翼搖了搖頭,表示他肯定不會跟去。

“小純。你不是說要保護女士的嘛,萬一這個房子有個鬼啥的,你媽害怕。快去。”司空冷語又發動二兒子快去看看。可是他的兒子嘛,聰明,聰明的沒話說,哪會受這樣的騙啊。“爸。你就別迷信了。這世界上哪裏有鬼啊。這話不是你平時跟我講的嘛。您自個兒要是關心我媽和誰打電話打的這麼神祕的話。我覺得您還是自己去看看,自己去聽聽。我們小p孩,哪知道什麼東西啊。”

司空冷語見兩個兒子沒有一個想動的,不自覺的有一些的失望。唉。

一會兒過後,白筱就回來了,“大家在等一會,很快就會有人過來幫我們開門了。很快的。”白筱說道,臉上有一種甜蜜的感覺。

“你剛和誰通電話了啊。笑的這麼甜蜜,和剛談戀愛的小女生似的。”司空冷語看不下去了,很不客氣的就把自己心中所想說了出來。

“什麼呀。”白筱辯解道,“我不過和一個朋友打了電話而以。其實吧,這個房子是一個很好的朋友的房子,然後他們一家人出國了嘛,所以沒有人保管鑰匙,就交給我們郝老闆保管鑰匙啦。那我剛打了電話給郝老闆,他現在正忙着呢,抽不開身,所以,讓我另一個朋友給送過來啦。總之,沒有你想的那些事情。”

“媽媽。晚上我們一起去吃飯吧。就我們四個人,好不好”司空翼說道。

“好啊好啊。當然好了。你們要吃什麼呢是北京全聚德的烤鴨呢,還是吃東來順的涮羊肉還有啊,燒肉宛的燒牛肉也很出名啊。要不就是去天福號吃醬肘子,還有還有,砂鍋居的砂鍋。也是非常好的啊。怎麼樣怎麼樣要吃哪個”白筱問道。

“哪個聽上去都很好吃啊。哪個都很想吃啊。怎麼辦怎麼辦”兩個孩子在那兒興奮的說道,“要吃什麼,要吃什麼好呢”

“誒。我說你們兩個臭小子,沒吃過好東西是吧真是的。”司空冷語對於這種不受他控制的場面還是非常不滿意。

“可是,在這津律市是真的沒有的嘛。所以,當然會興奮,當然會想吃啦。媽媽,媽媽,我們去吃吧。不用帶爸爸去。真是的。”司空純撒嬌道。

“好好好。”白筱對於兒子的要求自然是儘可能的滿足。

就在一家人那兒商量,好吧,應該說,就在這母子三個人商量的很快樂的時候,有一個對於他們來說是不速之客出現了。這個人就是李子旭。

當他出現在這兒的時候,他的臉上有一種要守衛自己領地的感覺。不解的看着白筱,“筱筱,這是怎麼一回事”

白筱見他來了,忙將他拉到一邊,“你來啦。謝謝啊。這麼晚還讓你跑一趟。真是不好意思。那個,昨天晚上,不是在這兒開酒會嘛。這個,這個男人就醉到了。真的很酒啊。然後我就只能安排他們在這兒先住一晚了。我也弄不走他們嘛。然後我又忘了和老郝說一聲,結果就讓他給鎖在這兒了。就是這樣。”

佯裝着很輕鬆,可是她此時的心裏真的是非常的緊張的。

“這個男人和你很熟嗎”李子旭不高興的說道。

“呃。當然。當然很熟啦。”白筱說道,“那個,他就是我的一個很好的女伴的老公嘛。所以,按理來說,她得管我叫姐。他就是我的妹夫。然後這一次我們公司要合作的對象,也是他的公司。所以這一次是特意來北京談合作的事情的。沒有想到昨天晚上會喝的那麼醉而以啦。”

“是這樣嗎那這兩個孩子是怎麼一回事”李子旭繼續問道。

“這兩個孩子當然是我姐妹的孩子啦。就是我的乾兒子啦。因爲他們從來沒有來過北京嘛,這一次有機會就一起帶他們來玩的吧。”白筱解釋道。

“那你的女伴呢怎麼沒有看到她來呢”李子旭果然不是好騙的,白筱真不知道以後和這樣的男人相處,她會不會說謊都要說上好半天啊

“那個,我的姐妹,她有事情來不了嘛。她的媽媽得了重病啊。得在醫院照顧的嘛。兩個小傢伙在家裏又沒有人帶。所以,我妹夫纔會帶來的嘛。其實,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對吧。”白筱再次的說謊道。

“好吧。”見白筱也沒有打算說出實情的意思,李子旭也就不再問了。“回去吧,時間已經不早了。我送你去吃飯。”

“呃。”白筱此時真的不知道要如何去拒絕這個男人了。 蜜愛腹黑老公 明明,是她要和兒子們一起去享用這個難得一次的晚餐的。可是平白無故的加這個人進來。兒子可能會反感吧。“那個。你有時間嗎不是說這幾天挺忙的。”

“是挺忙的啊。可是你不是也把我叫出來了嗎我都出來了,如果不好好照顧你的話,我就不是人了吧。”李子旭說這話的時候,沒有壓低自己的聲音,是故意讓別人聽到了,這是他在向別人宣佈他對白筱的所有權。

“好吧。那就一起去吧。我們剛剛在討論去哪裏吃飯呢。去吃砂鍋。不知道你喜歡不喜歡吃就是了。”白筱說道。

“沒關係。只要有你在一起,吃什麼我都覺得好吃。”李子旭溫柔體貼的樣子的確是司空冷語所不可能做出來的事情。至少是在別人的面前,他基本上做不出這樣的動作來。可是,明顯看着白筱的臉也的確是因爲這個男人的原因而有些紅,就知道這妮子對這個態度還是很接受的。要不然也不至於這樣。

氣在心裏,可是表面上他又不是做什麼。當初是他說的,讓白筱不要和孩子有過密的接觸。也是他一手把白筱推到了這個地步的,其實一切都是他一手造成的。是他說了不會愛上這樣的女人。是他說了,不要和女人結婚,他要獨身一個人。生孩子無非是要給家裏人一個交待而以。並沒有別的什麼情素,那麼現在,他是不是就應該當什麼事也沒有,什麼事也沒有發生的樣子呢他不知道,他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麼想的。他不成認他喜歡她。她有什麼地方是值得他喜歡的呢是不是

不過也就是因爲有這樣的想法,所以他才更容易的一次又一次的錯過。

不過孩子比這個老子就要直得多了,直接就衝上前去,一把把李子旭推開,“走開,我們又不認識你,爲什麼要和你一起吃飯”

對於兒子如此不禮貌的行爲,白筱皺眉喝道:“小純,你怎麼可以這樣太沒有禮貌了。”

“他要和我搶媽咪,我爲什麼還要和他客氣啊。有禮貌的人,纔不會搶別人的媽咪咧。”司空純沒好氣的說道。

“媽咪,你說了要帶我們單獨出去吃的啊。你怎麼可以加一個外人進來呢”司空翼也狀似不解的問道,其實他當然懂,他比誰都懂。

“可是,人家大老遠的來幫我們開門,就這樣不讓人家吃飯的又跑回去,不是更沒有禮貌嗎怎麼樣也要謝謝他吧。” 難得有情郎 白筱說道。

“是你的郝老闆把我們關在這兒的。要謝讓你的郝老闆謝啊。和我們有什麼關係。不要理他啦媽咪。我們走啦。”說完,司空純和司空翼兩個人就把白筱往外拉。根本不讓白筱有機會再和那個男人說話。 英國某公寓……

一位男子站在超高層的公寓落地窗前,接著電話:「爸,我知道了,等我把手上的研究結束,就回家看您好不好?」

電話那頭的中年男子,成熟穩重的聲音傳來:「什麼叫回家看我?你想一輩子待在英國,再也不會來了?你自己看看你多大了,你要是敢給我找個外國媳婦兒帶回家,我就不認你這個兒子!」

柳慕青無奈道:「柳先生啊,能不能不對外國人那麼偏見,人家氣質身材樣貌哪裡不好了?」

結果沒有聽到預想中自己父親的聲音反而是聽到了母親的聲音,「兒子啊,我們家也不是那麼不開明的父母,就是你父親和我捨不得,你要是找了個外國媳婦兒,以後要是定居外國怎麼辦?我們就你這一個兒子啊!」

柳慕青聽著自己母親思念的聲音嘆了口氣,「媽,我發誓我不找外國的女孩行不行,別擔心,外國的女孩哪有咱們國內的女孩子溫柔可人啊,對吧?」

電話那頭柳慕青的母親,滿意的點點頭,笑道:「那好,你快回來吧,正好我有個摯友的女兒很符合你理想中的溫柔可人。而且我那安家的兒子都已經行動了,你還不趕緊回來?」

柳慕青一聽心裡就有數了,自己母親說的那個溫柔可人的女孩子,怕不就是時家的那個女兒吧,可是那隻能當朋友,從小玩到大的人怎麼可能突然變成女友?可是話就在嘴邊,還是停住了,沒辦法還是不能說,母親是看著時漾長大的,心裡喜歡時漾喜歡的不得了,現在告訴她,他和時漾不可能簡直是在傷他母親的心,等他回國后好好和時漾計劃計劃吧,嘴上還是乖乖道:「我一定會儘快回來的。」

……

時漾坐在醫館里接完上午最後的一位病人,看到門口依著的安起陽,朝他點點頭,起身要離開,被安起陽攔住:「時漾,你真的看不見我嗎?」

時漾搖搖頭,「一個一米八的男人站在我面前,我怎麼會看不見?」

安起陽抓住時漾的肩膀,無奈道:「你知道我說的不是這個!」

時漾慢慢的把安起陽的手架開,道:「不是看不見,是不想看,我想我說的已經很清楚,我喜歡的是游年,你應該能聽懂我的話吧!」

安起陽把身體靠上門框上,看著時漾,笑道:「你應該知道你父母親那關游年絕對不是那麼容易過的,我知道時叔叔不是那麼封建的人,可是一個醫學世家有一個明星女婿,你覺得時叔叔有多反對游年?」

時漾皺了皺眉,認真道:「游年的優秀我知道,不管他過不過得去我父母那關,既然他可以過我的那關,就一定可以過我父母那關。」

「你是不是想的太簡單了?你現在一定還沒有在你父母面前提起游年吧。」

這下時漾沉默了,良久:「到了時候,我的父母親會知道的!所以……你在我的醫館多久都沒用的,你那麼優秀真的適合一個更好的女孩子。」

說到這裡時漾又想起之前父母給自己打的電話……

「漾漾,你到底有多久沒有回家了,媽媽都想死你了。」 愛情逃兵 時漾都能從母親的語氣里聽到濃濃的思念,卻是,時漾真的很久沒有回家了,以前在上大學的時候總是想家也經常回家,可是現在反而回家的越來越少,抱歉的告訴母親:「媽媽,我知道了,等我有空,我一定會回家看您和父親。」

電話被時漾的父親接過,「時漾,我和你媽媽其實最希望的不是你總是回家看我們,哎呀,別打我,好啦,知道了,也希望你多回家看看我們,你看你已經二十七歲了,我們也老嘍,每一個父母到了我們這個年齡啊,真正的希望其實是有一個人能代替我們陪你愛你,照顧你。」

時漾閉了閉眼,是啊,人總會老的,自己的父母也是,自己好像不能再把游年藏著了,一味的逃避畢竟不是萬全之策,「爸媽其實我……」

時漾還沒說完被母親打斷,「漾漾啊,既然人家安起陽有心想去你的醫館,你就答應吧,你看看,你安叔叔都打電話了,我們這兒拒絕也不好,對吧?」

時漾真的無語了,扯了這麼半天,最後就是……要自己接下安起陽啊,自己心裡的感動都少了幾分,不過事實上,自己真的要多回家看看,綜藝《戀愛季》預計今年春天播出,到時候自己想藏都藏不住了,本來還想和爸媽說清楚的,看來還是等爸媽看了節目,自己來問她吧,趁著還能多和游年好好的安安穩穩的過幾天日子。

想到這裡時漾不由得失笑,什麼嘛,怎麼弄得像自己那對活寶爸媽像惡毒丈母娘和岳父一樣啊。 因爲白筱根本沒有想到兒子會做出這樣的舉動,所以,在她完全沒有做出任何一點的心裏準備的情況下,她就這樣外後一倒,被兩個兒子給拉走了。?這兩孩子雖然才七歲吧。可是對於一個只有九十來斤重的媽媽,他們還是能拖動的。特別是司空純,平時就喜歡玩一些練力氣的遊戲。所以,他的力氣也相對的比司空翼大一些。

李子旭完全沒有想到,兩個小孩子會做出這樣的舉動,“喂,你們幹什麼啊”看着自己心愛的女人就這樣被兩個小男孩拖走,心裏好是不甘心啊。可是,如果自己上去把她搶奪回來。估計她肯定是會生氣的。他知道白筱是那種很疼愛孩子的人。

“當然是帶他們的乾媽去吃飯。孩子們只是不希望你在一邊打擾而以。對不起了兄弟,看來今天晚上,很遺憾不能和你共進晚餐,這讓我非常的失望。相信我,我是真心的。很感謝你能在這麼晚跑來幫我們開門,真的很感謝你。希望下次我來北京的時候,我們能好好的吃一頓飯,當然,希望那個時候,我的兒子不會再對你反感。”司空冷語一派很紳士的樣子。天知道他現在心裏正樂開了花。這個人就是很賊啊。

李子旭氣在心裏,可是現在他又不好發作,這個男人和白筱的真實關係他還不知道。所以他更不知道要如何去應對這樣的情況。如果一個處理不好,白筱只有可能會離開他。那是他最不想看到的結果。

眼見計謀得逞,兩個孩子笑的好不開心,“媽媽,那個叔叔是不是喜歡你的男人啊”

“剛剛那個叔叔嗎”白筱問道。

“對啊。就是剛剛那個叔叔啊。看他長的是挺帥的,可是帥不一定有用啊。媽媽,不管怎麼看,還是我爸好一些吧。您都在外面飄了這麼多年了,是不是應該回家陪我們了啊”司空翼說道。

“呵。傻孩子。你們的爸爸是一個不婚主義者。所以,勸說我們成一對是沒有用的。當初你們的爸爸也就是一時的頭腦發熱。再加上你們的姑婆天天的和他念叨,他是實再沒有辦法了,纔想到要生個孩子堵她老人家的嘴的。只不過沒有想到,你們兩個會一起崩出來而以啦。這麼多年過去了,他肯定還沒有結婚對吧。”白筱說這些的時候,看上去很是平靜的,就好像這些事情和她一點關係也沒有。當然了,她的內心還是有一點點小期待,期待着他能和孩子們說出一樣的話來。那許那個時候

不過有一種人,就是和驢一樣的笨。“你們的媽媽說的沒有錯。我是不婚主義者。”司空冷語是順口接的這個茬嗎還是有意而爲之

“老爸。你就閉嘴吧你。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司空純沒好氣的說道。

“媽,你別聽我爸的。我爸那個人就是一張嘴死硬死臭的。說真的,這些年要不是我的小純,老爸都不知道要取幾個姨太太了。三天兩頭的那些祕書就要對我爸下手啊。好在我們兄弟二人明查秋毫,才讓那些女人一次又一次的計劃失敗。我們兄弟可是不惜犧牲自己的名譽來保護爸爸的。”司空翼說的好認真,就好像事情就真如他所說的那樣。爲了這個家他已經做出了多少的努力一般。

白筱心疼的摸着司空翼的頭道,“小翼,真是辛苦你了。沒有想到你這麼的懂事,都已經會照顧爸爸了。不過,當初媽媽在公司上班的時候就知道了,你們的爸爸很多女人追他的。都在私下自稱了對你們爸爸的所有權了。只不過他從來都沒有自覺,也沒有看出來這一點。所以手下的人,有的就飛揚拔扈,有的就只能忍受欺負。現在有你們在他的身邊,我也就放心了。”白筱還真的很用力的舒了一口氣出來。

司空冷語無耐的搖搖頭,有沒有那麼誇張呢他真的是那種很沒有良心的男人難道在公司的那羣女色狼眼裏,他這個總裁是這麼的好欺負的嗎不過白筱說的也沒有錯,當初她流產的時候,的確是麗娜乾的。而且麗娜就是佔着他對她的信耐,所以才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就很肯定的認爲,他一定不會拿她怎麼樣。只不過讓她沒有想到的是,最後他還是親自把她告上了法庭。想到這兒,司空冷語從口袋裏拿出一個小本子,還有一隻簽字筆,遞給了白筱,“把你的銀行帳號寫一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