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聽旁邊一些人說,南城這邊攻城的勢力,是那個傳說中的林牧啊,能守住嗎?」小公會的一個玩家對他老大問道。

「守得住吧,這青石城牆,如此雄偉高聳,隨便拋個石頭都能砸死人!而且,你看,南城這邊駐守著15萬士兵,雖然不知道其等階,但肯定比我們高,以對面的那些軍士,肯定攻不進來的。」

「希望吧!不過我還是很擔心,早知道我們就不選擇這必敗的陣營了。」

「不選擇許詔,難道選擇大漢陣營啊,之前接會稽郡太守許詔的任務,誰知道最後被坑了!」

「老大,不如我們反叛吧,到時候若是城破了,我們洗劫餘姚城裡面的店鋪、豪族莊園如何?」

「滾蛋,論壇上,童話鎮不是傳播有一個信息嘛,劫掠系統商店和莊園會有巨大的懲罰,扣除聲望,甚至,若被npc抓到后擊殺,會被洗白的!」

「那我們要如何?」

「隨機應變吧!」

「……」

……

林牧三人在周泰離開后,來到餘姚城附近,以南城牆為目標,觀察了一番地形。

搞定一些細節后,快馬加鞭剛回到營地中。剛回到營帳,他就被何淵攔住。

「主公,在你們去外面偵查地形之時,有三伙異人勢力前來拜訪,想要加入我們隊伍中,參與攻城之戰。」何淵在見到林牧后,馬上迎上來說道。

終於是有玩家勢力找上門了。

會稽郡沒有什麼大勢力盤踞其中發展,也就是一些超級公會的分會或者是中小公會,偶爾會有一兩家大型公會。

「哦,有異人玩家過來嗎?」林牧點點頭,手指輕輕有節奏拍打著。

林牧沉默著,旁邊何淵繼續說出這些異人玩家的信息……

異人玩家,是一柄雙刃劍,可傷人亦能害己。

因為目前系統還沒有把玩家的通訊系統限制,所以異人玩家可以當眼線,是天然的探子間諜!

「那些異人玩家如今何在?」林牧沉吟一會後,凝聲問道。

「在東邊營地那裡。」何淵說道。

「那我就去看看,會一會他們,文則,宣高,你們去安排士兵,準備好今晚的進攻陣勢。」

「是! 狐妖適合家養 主公。」兩人點點頭,輕輕一禮,就離開。

獨自一人的林牧,來到東邊營地中。

東邊營地,于禁安排了數千人駐紮著,只是起防備之用。

如今這裡,人頭涌動,很是熱鬧,甚至還形成了一條臨時的街道,很多玩家竟然盤膝擺攤,交易起來。

三伙人,分別是超級公會【傾國傾城】的傾國紫荊、【九州工作室】的九州戰神和中型公會【永歌之夜】的永歌之子。

傾國紫荊算是熟人,林牧沒有過多關注。

而【九州工作室】,隸屬神秘大公會,或者是神秘財團,具體情況不明,不過可以確定的是這個工作室背後有龐然大物在支持,雖然人數目前較少,不過隱秘的背後不知道具體的潛力情況,威脅程度不明。

【九州工作室】的會長是【九州戰神】。

這個人,林牧前世有點印象,而且【九州工作室】在虛擬遊戲上也算是一個中高端的玩家工作室,發展非常不錯,盈利情況聽說也好,口碑信譽也高。

目前其擁有一座使用玄階建村令建立的【九州鎮】,位於東冶縣城西北的酉藺峽谷中。

西北兩面環山,南面之一條大河流淌而過,東面就是廣闊的平地,地脈位置算是非常不錯,有山又有水,物產豐富,發展潛力非常好。

……

【永歌之夜】,是以工作室為根基慢慢發展起來的中型公會。

【永歌之夜】公會是全力專註在東冶縣城發展,勢力和名聲都不錯,在玩家圈子裡有非常好的口碑。

在散人玩家群中,影響力也非常大。

【永歌之夜】的會長,是一個中年男子,性情豪爽,實力也不錯,主武器是一柄玄階虎頭刀,遊戲裡面的名字為【永歌之子】。

【永歌之子】也擁有領地,其領地是使用玄階建村令牌建立起來的【永歌鎮】,位於東冶縣東北方向,也算是不錯的領地,具體的領地屬性暫時不明,原住民人數大概3500人左右。

這些信息,都是夜影部打探出來的,對於東冶縣附近所有的情況,夜影部重點關注。

來到東營地,林牧馬上聯繫傾國紫荊,準備和他們商量一番。

營地中玩家的數量,約摸著,也達到了十來萬人,是一股力量。

……

夜幕剛剛降臨世界時,在一個較為寬敞的麻布帳篷中,林牧見到了傾國紫荊等人。

帳篷內,排放著一張長長的四方桌,坐著六七個人。

「林牧,又見面了!」傾國紫荊見到林牧出現,豁然起身。

林牧臉上浮現淡淡笑容,道:「也不是很久,按照現實時間,不知道有沒有兩天呢!」

傾國紫荊一雙狹長的秋水眸子,帶著點點慵懶之意,嘴角含笑望著他,卻是不語。

這個時候,一個頗為英俊的玩家站了起來,快步上前,站在兩人中央,隔開林牧與傾國紫荊。

他盯著林牧,眼瞳中閃過一抹怒意,不過佳人面前,為了保持風度,他皮笑肉不笑的道:「華夏第一玩家,我是黃華炎,京師黃家子弟。」

還沒等林牧回話,繼而又頗為傲氣道:「不知道你是金陵林家子弟還是申城的林家呢?」

邊說邊探出右手,想要拍林牧的肩膀。

不過林牧早已不是以前的他,輕輕閃避開來,坐到桌子旁邊。

他的肩膀可不是無名小卒可以拍的。

而且聽到這傢伙的話語,林牧就知道,他想要在傾國紫荊面前裝逼,踩自己。

這些所謂的把戲,林牧真是離的很遠,他早已經沒有那種心情玩耍。

談情說愛、爭風吃醋、裝逼踩人……他看得很淡,頗為幼稚把戲。

他過來這邊,可不是耗費時間在這些腦抽的世家子弟身上。

林牧風輕雲淡坐著。 見到林牧輕鬆自信坐下來,在場的人,神色不一。

其中坐在林牧旁邊的永歌之子,和對面的九州戰神,臉色有些凝重。

林牧此人,他們不管是神話世界還是現實,都略有耳聞,一些隱秘的信息通過某些渠道也知道大概。

現代通訊這麼發達,一些圈子的新聞傳播,那是快如閃電,前一秒發生的事情,在下一秒就傳播開來。

此人非常神秘,崛起於微末之間,領航於豪門之上,實力不可預測,勢力不可預測!甚至一些大人物還放出話語,不要搞小動作,這樣大家都好……

見到林牧的行為,黃華炎甚是惱怒,不過在傾國紫荊安撫下,臉色陰沉坐回原位,坐在九州戰神旁邊。

傾國紫荊柳眉微皺,臉上神色頗為惱怒,她只是對林牧好奇,對林牧的神秘有些探索之心而已,並不是仰慕之情,更談不上愛慕。

而這個傢伙竟然就吃醋了,真是受不了,若不是黃家有點底蘊,她真是不願搭理這樣膚淺的人。

九州戰神在黃華炎坐下來的時候,眉頭一挑,欲言又止。

林牧稍微一觀察,就知道,黃華炎的家族,應該就是九州工作室的背後勢力。

那麼,黃華炎是跟著九州戰神過來的。

黃華炎可能只是黃家的普通子弟,不知道林牧的真實信息,只是在戰網論壇上得知部分信息,故而才會這麼去針對他。

淡然的林牧,環顧一周,發現有三個圈子,傾國紫荊一個,九州戰神一個,還有一個就是永歌之子,涇渭分明。

九州戰神和永歌之子,兩人臉上都有著相同的東西,那就是久經高位而練就的不怒自威的老練。

繡花王爺:殺手王妃不好惹 永歌之子年齡是在場中最高的,整個人坐在那裡,頗顯穩重成熟,如同開會時領導人的樣子。

不過在林牧出現后,他的腰桿挺了挺,顯得有些嚴肅。

林牧坐下后,他馬上打招呼,與林牧握手。

「林先生的大名,最近那是如雷貫耳,久仰久仰!」永歌之子豪爽道。他不是說虛的,而是真的久仰。

林牧也謙遜笑著,輕輕與其握手,道:「哪裡,閣下以一個小小的三人工作室,發展都如今規模的永歌公會,才是真正值得我們這些後輩久仰!」

在永歌之子與林牧交談的時候,,九州戰神沉默著,明顯用通訊系統,在與黃華炎交談著,慢慢地,黃華炎臉色也凝重些許。

之後眾人,也微微起身,與林牧握手打招呼。

在林牧與眾人打過招呼后,傾國紫荊與永歌之子、九州戰神對視一眼,都輕點頭,沒有拐彎抹角,直接對林牧說道:「林先生,我們三個小隊伍,也想要為攻破餘姚城作貢獻,不知道是否能帶上我們這些小士卒喝喝湯呢?」

「對於華夏區的玩家,我都是期待大家一起努力成長的,若是能幫上忙,肯定不吝嗇的。」林牧輕笑道。

「不過,如今要攻的餘姚城,可是一座固若金湯的要塞,付出代價肯定會很多,說不定還不能攻破,你們怎麼知道就能喝湯呢?」

「林先生若是沒有十足把握,怎麼會貿然起兵呢?我們都相信林先生!」永歌之子呵呵笑道,彷彿對於林牧的攻城之戰,非常看好。

「林先生若是有什麼小事需要我們效力的,我們定當全力以赴!」傾國紫荊對林牧的信心更足,高聲道。

「我有點不明白,大家可能都知道,餘姚城北面不是有歷史超級諸侯孫堅在嗎,那裡名將名士甚多,怎麼不去抱大腿,反而過來我這個無名小卒這裡呢?」林牧略帶著疑惑問道。

「那邊聚集的玩家勢力實在太多,油水太少了!」永歌之子直率道。

「我們寧願拼一把,也不願隨大眾!」九州戰神凝聲說道。其他人也都點點頭。

聽到如此,林牧就知道這些傢伙之前都商量好了,死跟著他了。

也好,既然這些傢伙能如此清晰認知自己的定位,想必不會做出什麼意外一舉,林牧就讓他們跟著。

林牧在眾人期待的目光下,答應了他們的請求,不過卻約法三章,讓他們不可魯莽行事。

眾人也滔滔不絕承諾著,同時還給出很多餘姚城的信息,希望能幫助林牧。

最強山賊系統 這些傢伙的信息,其實還挺有用的。

餘姚城,目前守備軍數量只是90萬人,其中南城牆駐守15萬人,北城區駐守75萬人!

這個信息,是玩家打聽出來的。

林牧聽到這個信息,心中一動,思緒急轉。

餘姚城的守軍,之前得到消息,本就已經達到140萬人,而在玩家口中,卻只有90萬人,明顯是不對的。

若有巨大數量的軍力調動,夜影部的人不可能不通報,林牧對夜影部的信息,十分信任。

那麼如此一來,只有一個可能,埋伏!

90萬守城士兵,是對外的煙霧彈而已。

林牧手指拍打著桌子,不斷思考著。

140萬周泰的本部人馬,加上雲麒的10萬本部精銳人馬,共計150萬人。

按照周泰沉穩的性格,對於超級諸侯孫堅的防備,肯定是在自己之上,那麼北城門定布置大部分軍力,抵禦孫堅的數十萬精銳人馬和那數不清數量的異人。

那麼,南城門這邊,肯定不會超過一半守軍,有可能是達到30萬守軍。

如此多的守軍,怪不得周泰一點都不著急,連尋找外援都只是調來10萬人馬。

可惜,目前夜影部的滲入較為淺薄,對於重要的軍事布置絲毫不知情,只是根據云麒的部分信息來判斷而已。

若真是根據表面信息,強攻,說不定傷亡慘重。

150萬守軍,表面只出現90萬,定然埋伏60萬軍士。

60萬軍士,三個校場就可容納而下,只要周遭派遣士兵巡邏警戒,很輕鬆就能掩蓋起來。

雲麒的本部人馬,就埋伏在南城牆這邊,那麼預計還可能埋伏有一個校場20萬的士兵!

35萬守軍,加上10來萬許詔陣營的玩家,預計會有45萬人!

林牧這邊20萬士兵,加上釘子云麒的10萬士兵,也才30萬,不過若是禍起蕭牆,定能擊潰這45萬人的。

林牧與這些玩家交代一番后,就回到中央營地中,與于禁臧霸等人商量一些細節,繼而布置具體攻城任務。

……

夜色漸漸而深,今晚的夜空中,皓月星辰之光被濃重的雲層遮掩著,黑漆漆的,瀰漫有一種澎湃的肅殺之感。

野外一些動物的幽幽嘶叫聲緩緩傳來,在這個深沉的夜晚,更顯得有些恐怖。

在夜色的掩蓋下,三十多萬人緩緩接近餘姚城。

餘姚城南城牆上,站在兩個魁梧不凡的武將,遠遠眺望著林牧這邊。

一個菱角分明,頗為英俊不凡的武將,此時,臉上掛著不屑的神情,口中也絲毫不客氣道:「這個霍亂我們南昭國的小老鼠終於出現了,竟然把我們國內數個城池攻陷,掠奪大量土地、士兵,真是可惡!如今,是時候給這傢伙一個深刻的教訓了。」

這個武將說完后,臉上浮現躍躍欲試的神情。

一旁,另外一個魁梧武將卻凝重開口道:「雲麒兄,不可魯莽!將軍囑咐我們要堅守城牆!」

「對面的軍隊,士兵也非常精銳,將帥之中,也有超級猛將,若是被他們攻上城牆,後果不堪設想!我們要慎重視之。雲麒兄麾下的10萬精銳,雖比府兵強悍一籌,但也數量太少了,不可妄動。」

「公奕兄,你太謹慎了,對面的賊子,也就是普通的三十萬人而已,都是烏合之眾,不堪一擊,若是我們在抵禦了一波攻勢后,趁其敗退,迎面痛擊,定能擊潰這伙賊人,保餘姚城的周全。」

公奕,就是蔣欽的表字。原來這兩個武將,就是雲麒和蔣欽。

周泰本來重兵把守著北城牆的,蔣欽等重要將領也在北面,不過在調整布置后,麾下最忠誠的,又是兄弟的蔣欽,被周泰派遣來南城牆坐鎮,可見他對於禁林牧的重視。

「公奕兄,若我所料不錯,這支軍隊,今天晚上定是試探性攻城,連那些攻城器械都不上,只是安排部分士兵上前送死,到時候,我們一鼓作氣,出城痛擊敗軍,甚至直衝軍陣,大破賊子!」

雲麒不斷勸說著,彷彿林牧就是不堪一擊的存在。

可惜,蔣欽臉上有些猶豫和意動,不過卻一直不肯出城一戰,堅持固守城牆。 林牧這方,確實沒有把攻城器械拿出來,都是輕裝上陣。

實力深厚的蔣欽,虎目一凝,也看到林牧方的情況,對於雲麒的話語頗為認同,然而,周泰的慎重囑咐彷彿還繚繞在他耳邊,讓他堅持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