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結果如何,這次都是死定了啊!

最少,周圍上萬修士的眼中,這是一種找死的不能再找死的行為了。

齊曉雪見陰煞劍一直不曾落在自己身上,這心裡也有些好奇,忍不住睜開了眼睛,當看到那熟悉的背影,齊曉雪的雙目也猛的一瞪,頓時有濃濃的不敢置信之光綻放開來。

「難道,難道我已經死了,這是幻覺嗎?」

齊曉雪下意識的嘀咕道。

總裁的呆萌甜妻 「呵呵,不是幻覺,屬下救駕來遲,還望主人贖罪。」

林逸看著齊曉雪咧嘴淡淡的笑道,幾年未見,齊曉雪的顏值不但沒有減少分毫,反而更勝從前,出落的越發的水靈,便是以林逸的眼光來看,都漂亮的無可挑剔。

不但如此,因為這些年的鬱鬱寡歡,以及在金門內的不得志,使得齊曉雪的身材比之前更加的清瘦,可是某些地方卻更勝從前,這麼一加一減那視覺效果簡直恐怖到了離譜的地步啊!

也難怪章成文跟向天生這樣一等一的強者,在見到齊曉雪的時候,都會心生愛慕,實在是對方的身材太過完美了一些。

「我,我真的不是幻覺?」

齊曉雪聞言,頓時,眼淚就像是斷了線的雪白珍珠一般,順著那絕美的臉頰緩緩滾落,這幾年時間,支持著她撐下去的心念便是幫林逸報仇。

此時,一看到林逸完好無損的歸來,四年內受到的委屈,在這一刻,再也無法忍住,全部都化作眼淚嘩嘩的流了出來。

「好了,都多大的人了,還哭鼻子,別哭了,今天有我在這裡,誰也欺負不了你!」

頭條專寵:老婆第一甜 林逸看著哭的梨花帶雨的齊曉雪,抬起大手,溫柔的幫對方擦拭了一下眼淚,笑道。

齊曉雪一聽,整個人幾乎是本能的朝著林逸的懷裡撲去,只是這一動,纏繞在她身上,那如黑龍一般的東西,卻擋住了她的身形,讓她張開雙臂,就像是一個委屈的孩子一般愣在了原地。

「呵呵,小孩子玩的東西,不礙事!」

林逸咧嘴一笑,白凈的大手落下,輕輕一陣,頓時,一道痛苦又讓人脊背發涼的刺耳厲嘯驟然響起,宛如黑龍一般的東西,猛烈的翻滾了一下之後,便直接化作一股青煙消失在了天地間。

向陰見狀頓時面色驟變,雙瞳之內充斥著一股濃濃的痛苦之色,那東西可跟他的心神有關,此時驟然被林逸以無上神力打碎,帶給他的痛苦也是無法言喻的,簡直讓他有種心如刀絞一般難受之感。

「噗嗤!」

一道血箭直接從向陰的口中噴出,他的氣息,在這一刻也變得無比虛弱起來,甚至,被林逸禁錮在半空中的陰煞劍,此時都抑制不住的晃動了一下,彷彿隨時要從虛空之上跌落一般。

「你是何人,膽敢在這裡搗亂?」

向天生一看林逸似乎來頭不俗,頓時勃然大怒,直接起身,彰顯無上威嚴,咬著盯著林逸冷冰冰的呵斥道。

「不錯,今日,乃是我金門跟九霄門小公子之間的切磋,你竟敢擅自入場,打斷比賽,簡直該死!」

金瀚也轟然起身,同樣是半步戮仙之境的恐怖修為瞬間爆發,宛如海嘯一般抨擊蒼穹,帶給人一種恐怖到了極致的惶恐之感。

「小子,你敢壞我道法神通,讓我心神,今日,便是那九天之上的神明降臨,也救不了你的性命!」

向陰抬起手臂,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血跡,無比陰鷙的盯著林逸怒吼道。

今日,先是在齊曉雪的手裡吃了虧,靠著金瀚的幫忙,才算是勉強制住了齊曉雪,可還來不及殺了齊曉雪一雪前恥,竟然又蹦躂出了一個林逸,他心中的憤怒可想而知,簡直比他父親跟金瀚此時爆發出來的氣息都要恐怖一百倍。

林逸聞言,深邃的目光帶著一絲輕蔑落在了向陰的身上,咧嘴,不屑的冷笑道:「年紀不大,眉心深處卻是血光衝天,看來這些年你沒少殺人!」

「哈哈,不錯,本公子每天最少殺三人,今天還不曾開張,你跟這見人便是今天的兩個名額!」

向陰聞言,似乎頗為得意自己的戰績,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只是剛剛笑到一半的時候,臉上的笑容卻戛然而止,被一股濃濃的震驚跟不敢置信所替代。

當即,緩緩低頭看向了自己的胸口。

「兒子!」

向天生也忍不住發出宛如驚雷一般的怒吼,他的兒子那可是他的命根子啊!

可現在,竟然被陰煞劍擊穿了心臟。

「荷荷……你,你……」

向陰盯著洞穿了自己心臟的那一把陰煞劍,喉結用力的蠕動,似乎想要說些什麼,可是卻一個音節也無法發出,只能不斷發出一道道荷荷的奇怪聲音。

而後,這一代魔童,便如同一截朽木一般,直挺挺的朝著後方倒去。

「砰!」

一道細微的悶響聲,卻把演武場上數萬人嚇的心神狂顫,每個人都驚悚到了極致啊! 那感覺,簡直就像是有人劈開了他們的腦袋,在往裡面倒入冰水一般,似乎,連神魂在這一刻都被冰封了,無法言喻的驚悚震怖啊!

向陰,九霄門門主的小公子啊!

在整個左旋天都是最不能招惹的幾名魔童之一,可現在,竟……竟然被人殺了?

而且還是當著一名戮仙之境一層強者的面兒殺的,這簡直就是捅破了天啊!

「小畜生,我發誓,今天一定要將你碎屍萬段,老子要囚禁你的靈魂萬年,我要讓你嘗遍這個世界上所有的酷刑!」

向天生咬著槽牙,赤紅布滿血絲的雙眼死死的盯著林逸猙獰十萬分的咆哮道,他從來沒有想過,在這個世界上竟然有人敢如此的狂妄,殺了他的兒子,而且還是他比較鐘意喜歡的一個兒子。

這簡直讓他恨欲狂。

金瀚一聽向天生那憤怒的咆哮,整個人也一下子從那種無邊的震驚之中回過神兒,慌忙指著章成文呵斥道:「還愣著做什麼?去,去,把這個該死的狗東西給我拿下,拿下啊!」

章成文身體一抖,慌忙轉身盯著整個演武場依舊還處於驚呆,震怖之中的金門子弟咆哮道:「都還冷著做什麼?沒聽到師尊的旨意嗎?給我把他拿下!」

數萬子弟一聽,此時,一個個的思緒也宛如潮水一般,快速的回歸,每個人看向林逸的目光都充滿了濃濃的複雜之色。

想不到!

做夢都想不到。

這個世界上竟然有如此彪悍兇殘之輩。

「林少,你,你先走,我來墊后!能夠見到你安然無恙,我心愿已成。」

齊曉雪深吸了一口氣,掙脫了那讓她有些留戀的懷抱,抬頭,痴痴地盯著林逸笑道。

林逸聞言,緩緩扭頭,輕蔑的看著周圍數萬人,冷冷的笑道:「我林逸,自從修行開始,就從來沒有讓我的女人,朋友被人欺負過,今天,他們敢欺負你,自然要付出代價的。」

「豎子狂妄,老夫今日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區區聖人之境的修為,也敢在這裡大放厥詞?」

向天生咬著槽牙,猙獰十萬分的盯著林逸咆哮道:「我九霄門的弟子何在?」

「在!」

整齊有力的聲音,宛如驚雷一般,驟然在虛空之上炸開。

「我金門弟子何在?」

金瀚見狀也不敢落後,慌忙怒吼道。

「在!!!!」

這一聲應答明顯之前九霄門的弟子生意要更大。

「拿下這小子,務必留他性命!」

向天生跟金瀚同時瞪著眼睛咆哮道。

轟!

一股滔天的殺機轟然從這幾萬名弟子的身上爆發而出,那恐怖的氣勢,簡直就像是大海要覆滅天地,簡直就像是九天之上銀河落下一般,似乎連天地都被這恐怖的氣勢撼動。

「林少,你快走,你快走!」

齊曉雪一看,頓時面色大變,直接上前一步,把林逸護在了自己的背後,無比焦急的催促道。

看著眼前那有些驚慌,但是卻無比堅韌的背影,林逸的嘴角抑制不住的浮現了一抹笑意。

「小雪,你放心好了,當日,在吞天雷王的遺迹中,我都活下來了,這些人又算的了什麼?」

林逸盯著齊曉雪的背影,輕聲的笑道。

「老大,辦了她,就在這裡。」

神府激動的大吼道。

「滾犢子。」

林逸一聽,頓時一臉的黑線啊!

齊曉雪對他的好的確讓他非常的感動,而且,齊曉雪的模樣也的確不俗,倒也算是配得上他林逸,可在這裡,當著上萬人的面兒辦了她,林逸還真是做不出來。

「這麼好的女孩子,你可不能錯過啊!」

神府再度激動的尖叫到。

「你是不是皮癢了?」

林逸反問道。

原本,激動不已的神府一聽,頓時就像是被霜打的茄子一樣,淹了了起來。

「殺!!!」

數萬人,宛如妖獸一般,發出一道道讓人神魂顫慄,能夠撕裂蒼穹,粉碎大地的咆哮。

而後。

道道犀利無匹的寶光衝天而起。

一件件散發著強大波動的法寶,神器,先天靈寶,甚至是先天至寶,也同時衝天而起,在虛空之上漂浮,釋放著一股股恐怖到了極致的威壓。

齊曉雪的面色在瞬間就蒼白到沒有絲毫的血色,當日,林逸在吞天雷王遺迹內,被眾人偷襲,陣亡的畫面再度浮現在了他的腦海中,使得她的心情在瞬間就緊張到了極致,一張雪白的小臉也蒼白的沒有絲毫血色,雙眸內充滿了驚懼,甚至,軀體都抑制不住的微微顫抖起來。

只要這些人的攻擊同時落下,齊曉雪可以無比無比的肯定,她跟林逸恐怕會在瞬間被這一股無法形容的可怕攻擊撕裂成齏粉,甚至是神魂俱滅,徹底消失在天地間。

「金瀚,看在我這些年在金門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的份兒上放過他吧!我願意嫁給向天生,心甘情願的嫁給他,我保證以後一定會好好的照顧他!」

齊曉雪眼淚汪汪,盯著金瀚苦苦哀求到,那焦急,慌亂的樣子,就差沒有跪在地上了。

「哼!齊曉雪他殺了向門主的小公子,今天,便是天上的神仙來了都保不住他!」

金瀚聞言神色傲慢的冷哼道。

「你說的?」

林逸聞言,嘴角微微揚起一抹玩味的弧度,眼眸深深的盯著金瀚質問道,那眼神兒,深邃的就像是兩個能夠吞噬一切的黑洞,給人一種攝魂奪魄的恐懼之感。

哪怕金瀚貴為金門之主,此時在林逸的眼神之下,竟然也有一種惶恐不安的感覺。

「小子,你……不錯,就是本門主說的,你待如何?」

金瀚有些結巴的盯著林逸質問道。

「哼!金瀚,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威脅我家主人?」

突然,一道傲慢的冷哼驟然在虛空上響起,雖然僅僅只是一道聲音,可是散發出來的威壓,卻恐怖到了極致,甚至有種天雷落下的感覺,彷彿,眾生在這聲音之下,都是螻蟻一般不堪。

而後,便是一陣陣急促的腳步聲驟然在遠處響起。 一群人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中。

為首一人,穿著一襲白色的長袍,手中拿著一把鑲嵌有湛藍寶石的大刀,這大刀散發出來的波動也同樣十分的恐怖,竟然是一件先天至寶傲。

可當看到為人一人的修為時,在場眾人的心臟卻彷彿在瞬間被一根繩子狠狠的提起了一般,竟然緊張到了極致。

戮仙之境,雖然僅僅只是半步戮仙之境,可對方的氣息卻極為的渾厚恐怖,甚至隱約有種在金瀚之上的感覺。

「蒼雷閣,古翰海護駕來遲,還請主人見諒!」

話落,古翰海直接帶著背後一眾蒼雷閣的人直接跪在了林逸的面前。

「什麼?主人?」

古翰海的聲音簡直就像是一道驚雷再度劈開了眾人的腦袋,讓他們的腦子,跟神魂都再度處於寒風之中啊!

一名在修為上能夠跟金瀚齊名,甚至是家世背景,都同樣不弱於金瀚的超級強者,竟然叫林逸主人?

蒼雷閣不是整個左旋天最強大的宗門,可他的傳承同樣無比的久遠,同樣不是任何一個人,或者一個宗門實力能夠輕易招惹的啊!

特別是蒼雷閣在雷法上的運用,已經達到了一個爐火純青的地步,更不是一般人能夠輕易招惹的啊!

可現在……

「金瀚,你吃了熊心豹子膽?竟然招惹我家主人?」

眾人還整處於震驚之中的時候,又一道如同雄獅一般蒼勁有力的怒吼驟然響起。

隨後,又是一群人急匆匆的從山下沖了上來。

不過這次為首一人則是一名滿頭白髮,狀如雄獅的老者,他前行的速度極快,極快,上一秒,還在山腳下,可是下一秒,卻已經到了眾人的眼前。

「青龍盟,岳帥救駕來遲,還望主人贖罪!」

岳帥如之前的如出一轍,都是一臉恭敬的跪在地上,沉聲說道。

那尊敬的樣子,顯然是發自肺腑,絕非裝模作樣而來。

「咕嚕!!!」

整個演武場上,數萬的弟子強者,在這一刻,都彷彿被一雙無形的大手死死的掐住了脖子一般,都用力的伸長了一下脖子,用力的吞咽了一下口水,目瞪口呆的看著同樣跪在地上的越帥啊!

越帥之威名,那可是天下皆知啊!

在三十年前,曾經一人大戰左旋天三名教主之境初期的強者而聞名與天下,堪稱是戰鬥力彪悍之輩。

不但如此,青龍盟更是有幾十個小宗門聯合起來的龐大組織,雖然金門號稱是左旋天內第一大宗門,可在面對青龍盟這樣有數個小宗門凝聚的勢力面前,也不敢造次啊!

充其量金門跟青龍盟之間也就是半斤八兩的感覺,可現在呢?青龍盟的盟主竟然直接跪在了林逸的面前。

這一幕他們來說實在太過震撼了。

「金鳳旗,閻德元救駕來遲,還請主人贖罪。」

「萬里宮,翟同濟救駕來遲,還請主人贖罪。」

「巨靈谷,虞文成救駕來遲,還請主人贖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