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我只是個下級議員!由我來斷後!照顧好我的部落!”(爲了部落,嘎。)

空幻的話似乎讓赤影陷入了艱難的抉擇之中,這時候的空幻,則盡力做出一副慷慨激昂的樣子。

雖然這種動作讓空幻自己很是不舒服,精神力通信之中,更是能聽到楚玲的嬉笑,但派過來的人要趕到這裏顯然還得花點時間,空幻要做的就是要拖延住時間。

誰知……

“好吧,鍾爲,你是個好人!放心吧,你的部落,我會好好照顧的。”

“啊咧?”

(……)

在說出上面那句話後,赤影居然毫不猶豫地轉過頭去,看都沒看空幻一眼,就隱入樹林之中。

微風吹過,捲起幾片春夏交季掉落的花朵,留下了一臉蛋疼的空幻。

“這,這是神馬情況?你還真走啊?”

(很顯然,空幻你被髮好人卡了。)

“好人卡它喵的,這他嘎的太乾脆了點吧!不是應該互訴衷腸,或者來的長篇大論神馬的嗎!劇情怎麼會發展成這種樣子!”空幻有些抓狂地看着消失的赤影。

很顯然,他小瞧了這些還掙扎在自然生存之中的影族人們,對於任務和生存的重視。

赤影這種行爲,事實上在影族中很多人看來還有些不乾脆,如果是他們,恐怕在空幻表示斷後的同一時間,就會直接轉身離去,哪還會有心情給空幻發好人卡啊。

(啊哈哈哈!笑死我了!還互訴衷腸,空幻?你、你在想些什麼啊?)

腦海中傳來楚玲的嬉笑,讓空幻一臉子無奈。

搖了搖頭,空幻翻身坐到樹幹上,帶着一股難以言喻的囧色。雖說貌似被涮了一次,但赤影還是逃不過天空中楚霞和楚玲的監視的,這方面空幻倒是很有信心。

“那個,空幻大人,還追嗎?”

兩名身着第二代幽神鎧甲【銅壁1型改】的女性原人出現在空幻面前,雙眼中閃爍着名爲好奇的光芒,顯然對於影族外貌的空幻感到新鮮。

對於現如今的朋人而言,高層的外貌顯然見得不多。而第一次見到空幻的時候,卻是影族樣子的情況,很明顯讓她們感到有趣。要知道,她們的手下在不久前,可是輕鬆地收拾了十四個影族人,雖然其中佔了裝備和伏擊的優勢。

“這個……”想了想,空幻還是搖了搖頭:“既然是我這個比較厲害的傢伙斷後,就要有點斷後的樣子不是,你們喝杯茶再去追吧。”

“……”囧

一盞茶時間之後,深深地看了看赤影消失的樹林,空幻自嘲地搖了搖頭,向樹下兩名坐立不安,趴在地上數草的原人將領點了點頭。

“好了,我這個斷後的工作也算功德圓滿了,你們去吧。”

“記得,對方不像之前的影族人那麼好對付,你們要小心特別她的飛針。”

腹黑Boss的狐狸妻 聽到空幻的話,兩人興奮地向空幻點了點頭,起身帶着鎧甲碰撞之聲,向樹林深處奔去。

“影族空幻啊,也許該說再見了。”

漸漸地,坐在樹幹上的‘鍾爲’的樣子,逐漸模糊了下去…… 潘明月神色如常的坐在自己的椅子上,不辯解也不說話。

羅謙看了她一眼。

似乎這些對於她來說並不算什麼。

「都聚集在一起幹什麼呢?」劉姐從門口進來,就看到這一幕,不由小聲詢問羅謙。

羅謙有心想幫潘明月說話,上次評分之後,他看過潘明月寫的分析,無論是主題還是大方向上,他確實不如。

畢竟是京大推薦來的人,羅謙覺得京大推薦來的人肯定是有道理的:「潘明月是應屆生,他們認為她是關係戶。」

范童婭的簡歷太過出彩,辦公室幾個正式員工同范童婭關係挺好,第一天江科長明顯是看重范童婭的,第二天就變成潘明月了。

茶水間。

范童婭把一次性杯子放到桌子上,看著如此淡定的潘明月,她看了外面一眼,才踩著高跟鞋去了衛生間,進了隔間,關起門來直接打電話。

電話那邊說了一句,范童婭眯了眯眼,眉宇里的輕視顯而易見,只是語氣卻有些淡:「陸少也是膽大,竟然給一個應屆生對接名額,也不想想,她能配得上這個名額嗎?放心,我會繼續盯著的,後續情況我第一手跟你說。」

**

潘明月去茶水間倒水。

她看著接的溫水,兜里的手機響了一聲。

低頭看了一眼,是陸照影的消息——

【你的東西落我車上了。】

陸照影又發了一張圖。

是副駕駛座位上的一個白色藥瓶,上面寫著維生素的標誌。

潘明月看了一眼,愣了下,打算回一句讓陸照影丟了,陸照影下一句話很快就發過來——

【晚上順路給你。】

手機那頭,陸照影發完一句,下意識的摸了下自己的耳釘,又加了句——

【工作忙,先不說了。】

他關了手機,直接站起來,神色莫測。

**

稽查院這邊,潘明月的消息在18層的群里也不脛而走,大部分人背地裡都在討論這個八卦。

半個小時后,江科長神色如常的從辦公室出來,「潘明月,跟我來一趟。」

潘明月放下手中的事兒,去江科長的辦公室。

進去后,江科長拿了一個密封的牛皮袋紙給她。

「組裡的傳言你知道嗎?」等潘明月要走了,江科長才想起來傳言的事兒。

潘明月抬頭,藏在鏡片后的眼睛十分平靜,她微微頷首。

江科長認真道:「壓力別太大,雖然一開始我帶你是有一部分其他原因,但讓你跟進陸家的案子。完全是因為你上次的評價分析驚艷了我,你很有天分,我希望你這一點能用到社會上。」

「只是現在爭議太大,陸家的對接案,這個名額我先幫你保留,已經把情況遞交給上面了,等正式通知。希望你能理解,我這不是對你有意。」

江科長是認真想要把她培養起來,保不齊再過兩年他們科室也會出現一個「何院」。

這一點潘明月也看得很清楚,她認認真真對江科長道謝。

看到她這樣,江科長鬆了一口氣,她能認清局勢,那最好不過。

等潘明月出去了,江科長才看向身邊的屬下,微微皺眉:「紀檢部的人插手了?」

身側的人點頭,「潘明月的這件事在網上擴散的太快,尤其您把陸家的名額撥給了她一個,影響不好,紀檢部的人注意到很正常,劉副那邊也正在抓您的錯處。」

江科長按著太陽穴,沒再說話,稽查院新老成員更替中,他如今坐的也不穩,一點風水草動就足以讓他陷入水深火熱之中。

**

潘明月拿著牛皮紙袋出來,與此同時,江科長把潘明月名額保留的事情宣布了。

茶水間,一個同范童婭關係還不錯的正式員工壓低聲音,「聽說沒有,江科長把潘明月的名額撤下來了,美名其曰等上面通知,派了兩個組長去開會,還不是因為心虛,她一個應屆生怎麼進來的還是未知呢?」

「都是一個辦公室的,你們怎麼就對新來的實習生抱這麼大惡意?」能進稽查院的,都不是普通人,尤其18層,多少有些心高氣傲,劉姐不由看向說話的那人。

被人聽到,說話的那男人也不心虛,直接看向劉姐,似笑非笑的,「是不是心虛你還不清楚嗎?不說她一個應屆生是怎麼在一群研究生博士生的競爭下進來實習的,單說陸家的案子,她又資格進?她一個應屆生跟過幾個案子?誰知道背地裡幹了些什麼,若不然,江科長怎麼心虛了把名額給待定了?」

「你都沒有見過潘明月的分析,就這麼說一個女生合適嗎!」羅謙畢竟年輕氣盛,差點兒跟那男人打起來,被劉姐攔住了。

「你管我們合不合適,現在紀檢部的人插手了,看看她能不能留下來再說吧。」男人嗤笑。

茶水間的吵鬧驚動了不少人。

大部分人都不由自主的疏遠了潘明月,看向她的目光多了些怪異。

整個辦公室,也只有羅謙跟劉姐還同潘明月說話。

羅謙還想說什麼,潘明月拉住了他,她側身倒了兩杯水,一杯遞給羅謙,一杯遞給劉姐。

因為茶水間的事,辦公室的氣氛都變了。

臨近十一點半。

兩個去開會的組長回來,兩人人手拿著一份文件,容色看起來有些匪夷所思。

看著兩個組長什麼都沒說,剛剛再茶水間內涵潘明月的男人終於開口叫住了兩個組長,詢問他們潘明月名額的事情,「我們的名額是不是有變化?」

說話的時候,還意有所指的看了潘明月一眼。

其他人雖然手上忙著事兒,但兩隻耳朵卻是豎了起來。

「啊,」聞言,大組長反應過來,他看了潘明月一眼,這才似乎反應過來,「對了,差點忘了,你對接陸家案子的事情已經徹底下來了,報名表你還在吧?直接提交給江科長就行。」

潘明月從電腦上抬起頭,似乎並不感覺到驚訝,只是禮貌的道謝。

辦公室的其他人大感驚訝,尤其是說話的那男人,還有范童婭。

大部分不相信這個處理結果,去找紀檢部的人核實。

紀檢部的人沉默了一下,然後直接給他們發了一份上面的文件——

第一個,是七年前潘明月協同封樓誠等人參與712案子的記錄,特等功。

第二個,是三年前潘明月協同郝隊長參與一樁案子的記錄,一等功。

……

後面,京大特批她進稽查院的文件,是京大校長周生親自批的。

再後面,她一個應屆生成功進稽查院的名額是總部親自批的。

這是唯一一個越過政法系直接讓校長著手的人,稽查院這邊,也是唯一一個越過了人事部,直接讓封樓誠著手的人。

紀檢部的人發完,並附言——

【想要她的人很多,連刑警大隊那邊在她沒來之前就投了橄欖枝,你們的舉報完全不合理啊。】

18層其他人:「……」

「……特等功一等功?不是,七年前就跟封院一起合作了??日你妹,難怪上面霹靂啪啦的就給了陸家的對接案,還給了一個應屆生的實習名額。刑警大隊,要我是總部,閉著眼睛也會給她通過啊!(微笑)」

「卧槽,笑死了,你們18層在玩蛇皮!知道京大宋律庭嗎?此人是宋律庭妹妹,被宋律庭知道誰舉報她,不管誰對誰錯,你先死一次再說!對了,你們知道她其實跟129有合作,據完全不統計消息,129老大十分想收她做徒弟,129老大是哪位牛叉的大佬就不需要我跟你們解釋了吧?hhhh拍桌狂笑!」 歷史記錄

公元14年4月2日,影族議會代表與朋族長老院代表,在‘小樹軍營’外圍,展開了第一次的正式接觸。

在接觸期間,雙方進行了友好而又全面的軍事技術交流,展開了一次實兵實戰的、潛行與反潛行的對抗演練。經過半天時間的演練,演練最終在友好的氣氛之中結束。

演習結束後,朋族方代表楚霞長老表示,雙方的友誼是真誠的、是能夠長久維持下去的……

影族方代表赤影議員則表示,這次演習,讓己方充分認識到了自身的不足,非常感謝友好的朋族朋友給予的真誠教導……

嘛,如果你相信的話,這就是歷史,嘎……

話題迴歸正途。

赤影顯然還是被抓住了,在行蹤暴露的情況之下,身體素質並不佔優的影族人,根本不是久經戰陣,並熟悉技巧,同時還裝備精良的朋族戰隊成員的對手。

何況,她所遭遇的,還是地(遁甲人)、陸(原人)、空(翼人)、神(幽神級)的強大陣勢,在這種陣勢之下,就算靈族統御者都只能含恨而終,何況一名普普通通的影族議員。

赤影並沒有遭遇到和其他影族人一樣的‘深層次睡眠’待遇,而是被楚霞用念力束縛着,在兩名前去抓捕她的人員帶領下,來到了她們本打算繞過去的軍營之中。

一開始被抓住的時候,她還奮力反抗過,意圖逃跑,這當然沒什麼效果。

但在見到軍營,或者說接近軍營,見到裏面一堆好奇的戰隊成員之後,她就完全安靜了下去,差距太大了。

大廳中,兩名之前追擊赤影的原人將領,施施然掀開門簾,走進了大廳後方的小屋。

看着坐在小屋中,正扇動着翅膀的翼人,她們很快反應過來,這應該就是之前所見的空幻大人,因爲楚霞和楚玲兩位就坐在對方兩側。

“空幻大人,對不起,讓您失望了。”

一臉平靜地轉了轉手中的茶杯,輕輕將其放到桌面,茶杯與石桌接觸時發出的輕響,讓兩人身子一頓。

這讓空幻頓時一臉無奈:“怕什麼怕,我又不會吃了你們。”

“吃一塹長一智,之前雖然有過提醒,但你們畢竟沒有和影族議員戰鬥過,何況穿的也不是全覆式鎧甲,這方面我能諒解,記得吸取教訓!下去吧。”

向坐在一旁的楚霞感激地點了點頭,兩名將領催頭喪氣地從大廳中退了出去。

在之前的戰鬥中,兩人雖然合力攻擊赤影,但赤影卻依靠着強悍的隱祕性和靈活的動作,遊走在兩人之間。期間更是抓住機會在兩人身上留下兩道傷痕,算是此戰唯一的戰傷了,這讓兩位將領在屬下面前很沒面子。

如果只是這樣還沒什麼,只要抓住赤影,兩人也可以推說議員實力強悍,這也是事實,只不過她們還是小瞧了赤影的實力。

因爲身穿非全覆式的鎧甲,赤影抓住機會,對着其中一人隱祕地使出飛針偷襲。

當時若不是監控着這裏的楚霞,及時用念力替她們擋住飛針,然後立刻禁錮赤影的行動,這兩人中的一人,此刻恐怕已經是一具乾屍了。

“影族不能成爲敵人,而且要全滅也很難。”點了點頭,空幻說道:“影族其它能力都沒什麼,最主要的還是那個飛針的毒,我們現在完全無解。所以,她們必須在我們的控制中,至少不能爲敵。”

看着走出去的兩人,空幻嘆息一聲,點了點桌面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的確。”同樣點了點頭,楚霞轉頭,通過精神力看向牆壁另一面的大廳,然後向空幻問道:“你打算怎麼應對這一堆影族人?”

“示威完成,現在就是施恩、以及平等交流了,不過,不知道有沒有用呢。”放下手中的杯子,空幻奇怪地笑了笑,在楚霞和楚玲的注視下,收起翅膀,站起身子。

※※※

赤影認爲自己真的很倒黴。

沒錯,的確倒黴,或者說杯具,任誰這一路上遭遇斷橋、面對史詩生物、被從前的弱者打敗、明明有人斷後還是被追上、明明都要勝利了卻突然間無法行動……

最後的最後,居然還被帶到了之前以爲是巨人小屋,實際上卻是個讓人不敢置信的大型建築的‘小山’之中後,卻就這樣,似乎被無視了一般丟在了一個如同山洞一樣的大廳之中。

“他們想要把我怎麼樣呢?其它人呢?該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