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就沒有一個作為陌生人的自覺嗎?雖然她是覺得這人挺和自己眼緣的,但是並沒有到互相熟悉的地步好嗎?

深呼一口氣,壓下想要抨擊他的衝動,畢竟是在陌生人面前,她要注意自己大明星的形象。

可是偏偏她把人家當陌生人,人家卻沒這麼想。

重生俏軍嫂:首長,放肆撩 裴遠看著女人臉上掛著的明媚的笑容,忍不住勾了勾唇角,憑他對她的理解,這丫頭已經忍耐到了極限。

看來是時候適可而止了,要不然把人嚇跑了反而適得其反。

「唐小姐最近在拍戲?」

唐糖嗯了聲,「我最近在拍一部古裝劇,熱度還是挺高的,有興趣的話裴先生可以關注一下。」

男人挑眉,「有時間的話。」

唐糖剛想說些什麼就感覺到,放在口袋裡的手機振動了一下。

隨手掏出手機,是公司里的一位比較資深的證人發來的,大致看了一眼消息的內容,知道她就是自己剛上任的新經紀人。

所以說編輯了一條消息發了過去,「哈嘍,我現在在衡殿拍戲,是一個大女主的古裝戲,大概得三四個月,在這期間你都不必管我了。」

對面只發了兩個字過來,「了解。」

唐糖收回手機,這時菜剛好上齊了,裴言幫她倒了一杯溫水,問道:「工作上的事情?」

唐糖聞言愣了下,心裡忍不住想,她還以為這個人就單純的是自己的粉絲而已,現在怎麼突然感覺有些奇怪?

她怎麼覺得他們兩個人的關係有點曖昧呢?

難不成這人喜歡自己?這倒也不是不可能,看他好像對自己還挺了解的樣子,而且他跟那個黃毛還是兄弟,看起來不太靠譜。

眼珠子一轉,看著他說道:「不是,剛才是我男朋友發的消息,問我現在在幹什麼,我跟他說在吃晚餐。」

裴言聞言拿筷子的動作頓住,眼底閃過一抹寒光,不過轉瞬即逝,快到唐糖甚至都沒有察覺。

慢慢的放下筷子,好半晌才抬頭看著她,聲音淡淡的問道:「哦?唐小姐有愛人了?這我倒是從未有耳聞。」 「對呀,我當然是有男朋友的人了,畢竟我今年都已經二十八歲了,已經到了該結婚的年紀,裴先生呢?還是單身嗎?」

男人淡定的搖了搖頭,「不是,我有一個未婚妻,我很愛她,只可惜現在她不在我身邊。」

唐糖鬆了口氣,原來這人都已經有未婚妻了呀,看來估計是她想多了,就算是喜歡她估計也是那個黃毛。

心裡沒了負擔,頓時心態就很不一樣了,大喇喇的來了句,「這樣啊,能找到你這麼優秀的男人,你的未婚妻一定更優秀吧?」

裴言搖搖頭,「不,她就是個傻姑娘,但是在我心裡她就是全世界最美的女人。」

唐糖:「情人眼裡出西施嘛。」

兩個人正一邊聊著天一邊吃晚餐,唐糖好不容易放鬆了下來,一抬頭就遠遠的看到那個黃毛走了過來。

忍住自己想要翻白眼的衝動,看了一眼對面的男人,道:「裴先生,你堂弟過來了。」

話音剛落黃毛就走了過來,笑得眼睛都快看不見了,看著兩個人調侃了句,「喲,你們兩個是怎麼湊到一起去的?我說言哥,你給我女神出來吃晚飯也不叫上我,真是太不夠意思了啊!」

唐糖:「……」

她覺得有些尷尬,這貨雖然嘴上說的女神,但是看著她的眼神裡面並沒有絲毫愛慕之情,平淡的就連普通朋友都算不上吧?

真是奇怪了,這兩個人既然誰都不喜歡自己,為什麼還裝作是自己的粉絲呢?

難道他們把房間安排在自己旁邊,是蓄謀已久?那他們到底圖什麼呀?

他們一個個的,這穿著打扮看上去怎麼著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她一個小小的明星,就算是有些名氣,在這些個有錢人眼裡估計也是微不足道吧?還有什麼好覬覦的?

對面兩個男人可不知道她腦子裡這些彎彎繞繞。

小飛行 裴言看著很是自覺的坐下來的裴楓,一個眼神冷冷地撇了過去,示意他趕緊滾蛋。

但是有些人來了可就沒有這麼容易送走了,他就是坐著不走,能把他怎麼樣?

裴楓扭頭笑眯眯的看著唐糖,「唐小姐,好巧啊,我們又見面了。」

唐糖面無表情的看著他,「不巧,我們既然在同一個酒店裡,抬頭不見低頭見是常有的事情。」

「所以你就是這麼跟我言哥認識的?」

說著拖著腦袋,扭頭朝自己身邊坐著的男人插不上眼睛。

不錯嘛,這才剛認識就一塊兒吃上飯了,進步神速呀!

唐糖嘴角抽了抽,「我們是剛認識,有問題?」

裴楓哈哈笑了聲,「沒問題,沒問題,就算是有問題,和我沒有什麼關係。」

裴言一個眼神掃過來,「既然知道和你沒關係,麻煩你不要在這打擾我們用餐,影響胃口。」

裴楓:「……」

言哥說什麼?說他坐在這裡影響他胃口,有沒有搞錯?

為什麼要這麼傷害他,他們兩個人公認虐狗也就算了,現在居然還說他是一個多餘的電燈泡?

嗚嗚嗚,這日子沒法過了。

一臉悲憤的看著兩個人,「我走還不成嗎?你們繼續吃晚餐,啊,我這個電燈泡乖乖的消失。」 吃完晚飯,裴言和唐糖一起回到頂樓,兩個人簡單的說了聲晚安,就各自回到房間里休息去了。

——

帝都。

早上六點,舒星瑜剛一睜開眼睛就看到了某人堅毅的胸膛。

有些不敢置信的眨了眨眼睛,他還在!

不會吧,今天太陽從西邊出來了?白皓霆居然也會睡懶覺了,有沒有搞錯?

雖然這人一直跟他說要早睡晚起,但是每天早上不到六點就會爬起來,很少會睡懶覺的。

舒星瑜眨巴眨巴眼睛,在心裡瘋狂的竊喜,看來今天確實沒有工作,那他們兩個人就可以一整天都賴在一起了?

真棒棒,屬於情侶的二人周末就要來……不對,差點忘記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他們家還有一個小破孩兒在這住著來著,完了完了完了,他們的二人世界爆炸了,現在要過二人世界居然還得帶上一個孩子。

一臉不開心在男人的胳膊上戳了戳,「白皓霆。」

喊完一聲,男人沒有任何反應。

舒星瑜皺著眉又戳了戳,「白皓霆快點醒醒,太陽都曬屁股了。」

男人這才慢悠悠地睜開了眼睛,一雙眼裡閃著迷人的光,完全不像是剛睡醒的樣子。

舒星瑜看著他一副精神勃發的樣子,表示相當的懷疑,這人真的是剛睡醒嗎?完全不像好嗎?

有些不敢置信的問了一句,「白先生,你不會是在逗我吧,老實交代,你是不是早就醒了,一直在這裝睡?」

男人老實的搖搖頭,「沒有,剛醒。」

總裁的專寵棄婦 他確實是剛醒,也許是嬌妻在懷加上沒有工作要處理,這一覺睡得很沉,可以說是他人生的二十七年中,睡得最踏實的一覺。

扭頭看了眼牆上掛著的票,這會兒都已經八點多了,但是還是有些不捨得,又把人拉進了懷裡。

「今天是周末,我們沒有事情要做,再陪我睡一會兒。」

舒星瑜裝模作樣的掙扎了兩下,見他不鬆手也就做完了,其實她最喜歡睡懶覺了,哎嘿嘿。

「白皓霆,你困不困?」

男人目不轉睛的看著她,「不困。」

舒星瑜嘟嘟嘴,有些不開心了,「那你為什麼非要讓我陪你在這睡覺?」

白皓霆:「因為我想。」

舒星瑜:「……」

這算是什麼答案啊?你有沒有搞錯?

就算是想讓她當抱枕,也要有作用好嗎?你丫的都不困,難道就這樣百無聊了的在床上躺著?

「那要不我們聊天吧。」

舒星瑜點點頭,「那我們就來說一說多多的事情吧。」

白皓霆皺了皺自己好看的眉頭,「他有什麼好說的?關於他的事情,知道的我都跟你說過了,不知道的,我們說再多也沒有用。」

舒星瑜我在他懷裡慢悠悠的說道:「你爸媽還有你奶奶見過他了嗎?」

白皓霆把下巴放在她的頭頂,如實說道,「回國那一天就見過,在把他送回家的時候,讓他在我家裡呆了幾個小時。」

「那你家人對他是個什麼態度呀?」

白皓霆面無表情地說道:「還能是什麼態度?當成個寶貝疙瘩,我媽一見到她就哭,就連我爸那麼嚴肅的人,看到他都把他當成心肝寶貝。」 「既然你們家人這麼在乎這個孩子,他們為什麼不把他帶回家裡去呢?」

「這個我為什麼要把他帶回家?唐糖把他教得很好,他也習慣了和母親相依為命的生活,如果我們突然介入他的世界,可能反而不利於他的成長。」

「我覺得你們白家做的也真是可以的了,早知道這個私生子的存在,但是居然沒有想過要把孩子的撫養權奪回去。」

舒星瑜嘟囔完,才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生怕他聽到自己的話之後臨時改變主意,爭奪孩子的撫養權,連忙又加了一句。

「當然我希望你們以後也不要和小糖糖承諾撫養權,這些年她一個人帶著孩子過得很不容易,她能夠安心的把孩子擠壓在我這裡,就說明她也是想讓孩子和你家有一些接觸的,所以將來就算是想要孩子回到白家,也和小糖糖好聲好氣的商量可以嗎?」

白皓霆淡淡的嗯了聲,好想完全不把那小傢伙的事情放在心上。

舒星瑜在他的胸口拍了一下,「你這是什麼態度啊?他可是你的親侄子,你怎麼這麼漠不關心的呀?」

白皓霆呵了聲,「一個侄子而已,如果你肯給我生兒子的話,我可能會對他多一些關心。」

舒星瑜:「……」

得,之前是想要女兒,現在又想要兒子,你都快兒女雙全了。

「我們能不能不聊這個話題?你作為我的男朋友,離老公還有一段距離呢,你要繼續努力。」

白皓霆低頭看著懷裡的女人,我也不可查到他的口氣,「我總算是可以理解為什麼這個社會有這麼多大齡單身青年了,這年頭想要拐一個媳婦兒回家是真不容易。」

舒星瑜傲嬌的哼了聲,「我是你想娶就能娶的嗎?就算是我同意了,我爸也不一定同意,你爸媽也不一定同意……」

「打住,我現在心情挺好的,不想生氣,你不要和我說這些問題。」

白皓霆現在想起來他們兩家人的世仇就有些腦殼疼。

舒星瑜:「好吧。」

白皓霆想著那天自家未來岳父看到自己時候的表情,雖然不怎麼待見,好歹沒有直接拉下臉,看來自己還是有機會的嘛。

「寶貝,你爸有給你打過電話嗎?」

舒星瑜有些疑惑的眨眨眼睛,「沒有啊,你怎麼突然想起我爸來了?」

「那天我們出去吃飯,路上遇見你爸爸你忘了?」

舒星瑜冷一下這才想起這茬來,這幾天她過得挺滋潤的,把這件事情都給忘了。

蹭了一下坐了起來,頓時慌亂,「啊!你怎麼不早點兒提醒我,我都快忘了,完了完了,等我下次回家的時候,他估計得找我的談話,我的趕緊準備好借口。」

白皓霆:「……借口?」

「當然啦,要不然被我爸知道咱倆在交往,我估計他會直接被氣到高血壓,我決定暫時先瞞著他吧。」

「……沒有這麼誇張吧?」

舒星瑜嚴肅的看了他一眼,點點頭,「有。」

男人也慢悠悠的坐了起來,突然感覺自己有些腦殼疼。

「我想要討好未來岳父,看起來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要不還是直接放棄吧,等到我們領了證,他再反悔也來不及了。」 男人話音剛落,舒星瑜就連忙拒絕三連,「不行,不要,不可以。」

「隨你,反正到最後說服你爸的任務終究會落到你頭上。」白皓霆也就是隨便說說,自然不會在意她怎麼回答。

「我們先不說這個了,親愛的,多多在我這兒的事情既然你家人都知道,那麼你要不要帶著孩子回你家一趟?」

舒星瑜覺得,既然白家人都已經知道這孩子的存在,那麼帶他去見一見長輩也是理所應當的。

白皓霆扭頭看著她,柔聲問道:「唐糖有沒有交代你不讓他接觸我家人?」

舒星瑜翻了個眼,「她既然把孩子放在我這兒了,就說明她不會阻止孩子和你家人相見呀,你怎麼會這麼問?」

這人該不會是腦子突然短路了吧?怎麼突然變得傻乎乎的?居然會問這麼傻的問題。

白皓霆:「他肯把孩子放在你這裡,卻不一定願意讓孩子跟我回白家,因為她並不是排斥孩子見我的家人,她恐怕更害怕潛在的危險。」

男人聲音低沉,眸色瞬間變得冷厲無比。

「唐糖之所以一直把多多保護起來,是因為她懷疑當初我哥去世不是意外,我也一直在調查那件事,可是直到現在,也不知道當天究竟發生了什麼。」

舒星瑜從床上坐了起來,提到了他過世的大哥,神色瞬間變得正經了許多,「你們白家的偵查實力是國際最高水平,按理來說在帝都不應該有查不到的事情才對。」

「就是因為什麼都查不到,所以只可能有一種情況,當初我哥的事情並不是意外,而是有人蓄意為之,而且幕後的勢力很強大,強大到足以抹掉所有的痕迹。」

「所以你們才一直沒有讓多多認祖歸宗嗎?」

白皓霆點點頭,「為了留住我哥最後的血脈,當初唐糖生產的時候,我的人抹去了所有的線索,謹慎起見,足足過了五年,我才敢暗地裡打探他的行蹤。」

舒星瑜伸手扯著他的衣袖,然後靠了上去,「那你上次把他從國外帶回國外,把他帶回了家,豈不是很冒險?」

男人伸手在她毛茸茸的腦袋上揉了揉,然後說道:「我奶奶這幾年身體一直都不太好,又一直念叨著那臭小子,既然在飛機場遇上了,我自然應該把他帶回家,讓我家人看一眼,但是事後的掃尾工作也很麻煩。」

「嗷,那好吧,我本來還打算今天帶著他去你家一趟呢,看來還是我把事情想的太簡單了,既然會可能存在危險,那麼暫時不讓他見你家人也無所謂,畢竟安全最重要嘛!」

白皓霆淡淡的嗯了聲,然後起身下了床。

一邊慢悠悠地穿衣服,一邊分神問了句,「你不是要招新藝人?裴遠有回復你嗎?」

「沒有哎!」舒星瑜摸了摸下巴,「我覺得你說的對,裴遠作為裴家的少爺,在娛樂圈裡估計就是來體驗平民生活的,體驗完了,自然不願意再呆在這兒,也許他的名氣一落千丈,就是自己一手策劃的呢,我還上趕著想把他簽進公司,估計人家都不願意搭理我。」 白皓霆從衣帽間里走了出來,順便把她要穿的衣服也一塊打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