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儲物戒範圍畢竟有限,儲存的沙子不多,比起剛才那片沙子差遠了。

「古娃聽命,把這片冰封破開。」黑衣男子朝正在圍觀一名男子喝道。

「得令。」叫古娃的男子大手一揮:「動手,把這片冰封破開,讓土地露出來。」

葉雄情知如果這片冰封被破,自己的勝算會大大減弱,當下將一柄墨劍拋出來。

「邪劍靈,殺無赫。」

「是,主人。」

邪劍靈得到命令之後,化成一道流光,朝遠處那七道人影疾射過去。

啾啾啾!

只聽聞五聲慘叫,那五名築基巔峰的修士,全都被一劍穿心。

「巴娃,當心,這劍很邪門。」古娃大叫起來。

另一名叫巴娃的男子也反應過來,躲過邪劍靈之後,跟邪劍靈戰在一起。

葉雄看了下那邊情況,雖然邪劍靈短時間之內,還不能將兩名半步金丹殺死,但是他們也沒辦法破冰了。

他的目光,這才落到面前的黑衣男子身上,冷聲說道:「今天誰也救不了你。」

身體化成一道金光,快速出擊,瞬間就來到那黑衣男子面前,一掌拍出。

金光四射,真元激蕩。

黑衣男子不敢大意,手中已經多了一把月牙形的彎刀,一刀劈出。

兩鼓氣勢在半空炸開,不分勝負。

葉雄氣勢再漲,頭頂之上,出現一座佛像法相,梵聖功第二層施展出來。

黑衣男子臉色更加凝重,雙手一招,半空之中的沙雲,快速朝葉雄籠罩而來。

半空之中,法相一掌拍出。

一鼓讓人窒息的氣勢,瀰漫出去,那成片的沙子,瞬間就被葉雄一掌擊破。

掌印氣勢不減,摧枯拉朽,繼續擊在黑衣男子身上。

黑衣男子嘴裡噴出一口血,知道今天是討不了好處,身影啾的一聲,朝天邊逃去。

葉雄知道,如果被他逃到森樹其餘的地方,那時候再想抓他就難了,有沙子的地方,他的實力會瘋漲起來。

「哪裡逃,吃我一掌!」

半空之中,佛像虛影再次一掌拍出。

沙雲自動凝聚在黑衣男子頭頂防禦,可惜,哪裡擋得住如此勢大的一擊。

砰,黑衣男子被擊落地上,撞破冰層,陷陷地陷進土地里。

「再來一掌!」

這麼好的機會,葉雄怎麼可能放過,當下從天空俯衝下來,頭下腳上,一掌拍出。

一個金色的大手印,狠狠地擊落在樹林之中,深入十幾米,留下一個巨大的掌印。

掌印中間,黑衣男子躺在那裡,奄奄一息,幾次想爬起來,都站不住身體。

葉雄落到他身邊,冷笑地看著他:「現在,知道咱們修真界的厲害了吧?」

黑衣男子滿血是血,突然嘴角露出一絲獰笑。

「想得到我身上的靈石與寶貝,你做夢去吧!」

不好!

葉雄知道黑衣男子想自爆,正想阻止,已經來不及了。

就在這時候,突然黑衣男子身上燃燒起熊熊烈火,疼得他慘叫起來。

很快,他就被燒得屍骨無存,只剩下兩樣東西,掉到地上。

一團火焰從屍骨時面跳出來,化成迷你小人,不是火靈是誰。

「火兒,你真是幫了我的大忙。」葉雄鬆了口氣。

「劍兒跟冰兒,都幫了你的忙,我不表示一下怎麼行。」火靈得意地道。

「你們都是我的好幫手,有你們幫忙,我何愁不贏。」

葉雄一邊說,一邊跑過去,將兩枚儲物戒指撿起來。

這兩枚戒指,一枚空間巨大,是用來儲物這艘巨大飛船的;另一枚,就是這黑衣男子的儲物戒。

「主人,快過來幫忙,他們要逃掉了。」遠處,邪劍靈大喊。

葉雄連忙將儲物戒收起來,疾飛過去。

做這種殺人越貨的事情,自然要斬草除根,不然的話,被人知道就麻煩了。

好在那兩名修士,比起那黑衣公子實力弱得多了,片刻之間就被葉雄追上。

葉雄跟邪劍靈,一人一個,將這兩個傢伙殺掉,然後把他們的儲物戒指拿走。

葉雄用儲物戒將那艘宇宙飛船收起來,這才問道:「冰兒,你剛才所說的,沙靈化身,是不是逃走了?」

「這沙靈化身,似乎跟那男的訂立了死亡契約,應該一起死了。」冰靈化身說。

死亡契約,是一種非常霸道的契約術,一些修士為了不讓自己的傀儡背叛自己,把對方生命跟自己綁在一起,那樣的話,主人死了,傀儡也跟著死亡。

沒想到,這種死亡契約能用在五行之靈身上。

「得手了,咱們先回去吧!」

回城之後,葉雄第一時間就是把自己關在房間之中,查看幾枚儲物戒指。

雖然他早就知道,儲物戒指裡面會是一筆巨大的財富,但是真正看到,葉雄還是忍不住大笑起來。

「髮菜了,這個真是髮菜了。」

重生妃狂,御寵成凰 儲物戒之中的靈石數量,在五千萬顆以上,擺滿方圓一公里的儲物空間,除此之外,還有很多珍稀物品。

靈物,丹藥,各種珍稀的材料,看得葉雄哈哈大笑起來。

「什麼事情,笑得這麼開心?」

慕容如音走了進來,奇怪地問。

這種殺人越貨的時候,葉雄感覺還是別跟她說,畢意她知道得越多,對她越不利。

「沒什麼,就是想到一點好笑的事情。」葉雄隨口道。

慕容如音知道他的性格,能讓自己知道的,他一定會跟自己說,如果不能讓自己知道的,他也絕對不會說。

「你的事情,辦好了嗎?」 如血海棠 慕容如音問。

「辦好了。」

「咱們什麼時候離開這裡?」慕容如音問。

葉雄頓時就沉默了,他考慮很久,這才說道:「如音,我接下來要去一個很危險的地方,咱們可能要暫時分開一段時間。」

剛才在儲物戒裡面,葉雄找了很久,都沒有找到靈木液,所以他準備去一趟修羅界。

在修羅界,他已經發展到了極限,沒辦法再進階了,不如趁機去那邊找到靈木液,再看看能不能在那邊獲得機緣,找機會突破到金丹期。

聽說他要離開,慕容如音臉上頓時就露出黯淡之色,有些傷心。

葉雄走過去,柔聲說道:「修真一道,能讓咱們多活幾十年,甚至幾百年,咱們相聚的時間多得是。」

慕容如音這才點了點頭。 「如音,我想讓你幫忙帶一批靈藥回地球,然後幫我把駐容丹給小喬跟華姐,薇薇。」

在修真界,葉雄經常想起自己在地球的那些女人,她們進入修真一道還好,如果進階快的話,還能保持容貌,但如果像楊小喬這樣,不願意進入修真一道的話,她們很快就會老去。

十年時間,對於修真者來說,彈指即過,而對於凡人來說,卻是生命之中,最重要的年華。

還有一點,他想讓慕容如音帶大批量靈藥跟資源回地球,把這些資源帶給仙門,這樣就能讓仙門培養越來越多的優秀弟子,進入修真界。

「南帝會答應咱們嗎,下界可是明文禁止的事情,如果人人都像咱們,豈不是對每一界的升仙大會不公平,對其餘的星球不公平?」慕容如音擔心地問。

「這些所謂的禁令法則,全都是人定,愛羅莎確實是文明禁止,但是下面的人能完完全全執行嗎?如果沒有人走後門,為什麼以前每一年的黑暗森林,來來去去都是那幾個星球贏得前幾名?」

對人際關係這一方面,葉雄比起少與人打交道的慕容如音強得多。

「可是,愛羅莎會答應咱們的嗎?」慕容如音還是有點擔心。

「你放心好了,我會想辦法說服她的。」

兩人決定之後,準備去往摩洛城。

盤龍城根本就沒有直接到南域的傳送陣,只有皇城才有。

葉雄不得已之下,只能先傳送到東域皇城,因為城傳送陣控制在龍王手中,所以他不得不又去見了一面龍王龍霸天。

「江南王,久仰大名,聞名不如見面。」

龍霸天見到葉雄的第一面,就哈哈大笑起來,十分熱情。

對於這個東域王,葉雄不敢造次,他可是跟愛羅莎齊名的一域之王。

在龍宮應酬兩天,龍霸天這才依依不捨地將他送走,踏上去往摩洛城的傳送陣。

站在傳送陣的時候,慕容如音想起這兩天龍霸天的盛情款待,不由得感嘆。

「在修真界,名聲太重要了,沒想到咱們也有這樣一天。」

在兩人剛來修真界的時候,如履薄冰,隨便一個人都不敢得罪。

現在去到每一個地方,都有人熱情地款待,就連一域之主都跟自己男人那麼客氣。

她扭頭看了眼葉雄,短短三年之間,他不怕在修真界立足,還闖下一番不凡的名氣。

「是不是突然間覺得,你的男人很高大?」葉雄笑道。

「如果不是那麼花心的話,就完美了。」慕容如音嘆了口氣。

傳送陣一束光芒閃爍,兩人身影已經消失了,下一刻再出現的時候,已經在摩洛城外。

東域跟南域外交關係不錯,雙方有直通的傳送陣。

看著眼前這片熟悉的城市,葉雄不由得內心一陣感慨。

想當年,自己狼狽不堪地逃離之里,何曾想過,自己有一天會光明正大地回到這裡。

「愛羅莎不會跟咱們秋後算帳吧?」慕容如音還是有點擔心。

「你放心好了,愛羅莎這個女人,雖然霸道專橫,但是還是一諾千金的,當初我在死亡之城守城的時候,她答應過我,只要我守住死亡之城,咱們兩人之間的恩怨就一筆勾消;她不會出爾反爾的。」葉雄說道。

「那就好。」慕容如音鬆了口氣,問道:「咱們現在去哪,是不是現在就去皇宮找愛羅莎談談?」

葉雄看了一下時間,已經是傍晚了,當下說道:「咱們還是先休息一晚,明天再去找她吧!」

慕容如音點點頭,問:「咱們去哪裡落腳?」

「先回皇城學院看看吧,從那裡也應該能探清愛羅莎對咱們是什麼態度。」

慕容如音點了點頭,不由得佩服他的想法。

以管窺豹,可見一斑,這個傢伙,為什麼每次想事情,都想得那麼透。

兩人當下朝皇城學院而去,很快,就來到皇城學院門口。

「天啊,我看到誰了,江南王回來了。」一名女生尖叫起來。

聲音瞬間就吸引很多人的注意,然後無數的學員圍了過去,把兩人團團圍住。

個個都七嘴八舌地說著,有些人甚至還要親手簽名。

葉雄一開始還有點耐心,片刻之後就有些煩了。

好在這時候,一道聲音傳來。

「都圍著幹什麼,全都散發,不用修鍊了?」

一道熟悉的人影出現在面前,正是陣法系的導師胡夫。

胡夫跟洛可兒是葉雄在皇城學院最熟悉的兩個人,當初就是兩人,將他從黑暗森林招回學院的。

「胡導師,還好你來得及時,不然我都被撕成八塊了。」葉雄笑著走了過去。

「現在你都成名人了,是整個學院的傍樣,現在你回來,他們激動是正常的。」胡夫呵呵地笑道。「走,咱們去見見院長,他可想你了。」

「好吧,我也很久沒見過布吉院長了。」葉雄笑道。

……

洛可兒剛從後山修鍊室出來,聽到前面兩個女的在大聲說著話。

「江南王來學院的,你知不知道?」其中一個女生問。

「什麼,江南王回來了,什麼時候的事情?」別一名女生激動地問。

「兩個小時之前吧,聽說他現在正在院長室,正商量著什麼。」 絕世神皇 先前那女生說。

「布吉那老猾頭肯定讓江南王演講,那老傢伙,江南王不在的時候,他已經整天吹噓,彷彿想讓全修真界知道江南王是皇城學院出來的;現在江南王回來,他不往死里打廣告才怪。」

兩人的聲音漸漸遠去,很快就聽不見了。

洛可兒激動得拳頭緊緊地握了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