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只是硃砂和沙雪莉兩人,最終這隊伍,就變成七八個姑娘結伴而行了。

這幾個姑娘跟硃砂不是同一個院系,但也能看得出,跟沙雪莉之類的差不多,都是家庭條件比較好,至少衣食無憂。

幾人說說笑笑,這點距離倒也不遠,很快就到了集市。

雖然這也是市郊的集市,但因為總算是京城大範圍,這兒賣的東西也算多,遠比硃砂她們那個縣城的小集市熱鬧多了。

別的東西幾人都不想買,現在只想吃吃吃。 這驢打滾、豆沙糕、八寶粥,這一群姑娘是儘快的吃。

沙雪莉雖然沒有找到她心心念念的烤鵝,但是,這兒也有烤鴨啊。

這勉強算是安慰了一下沙雪莉。

等她正準備付錢的時候,才猛然察覺,她口袋中的錢包已經不見了。

明明剛才買驢打滾的時候錢包都在啊。

沙雪莉嚷了起來:「我的錢包不見了。」

「啊,不會吧,你仔細找找。」同行的女孩子提醒沙雪莉。

而硃砂,已經警惕的四下張望了。

她做生意這麼久,當然是清楚,小偷之類的有多可惡,也有多猖獗。

說不定,就是她們幾個姑娘在這兒大肆的買買買,引來了小偷的注意。

「真的不見了,我就這麼一個口袋。」沙雪莉幾乎是氣急了。

這本來就是夏天,大家都是簡單的穿了一件襯衣,也不可能有多的地方擱錢包。

「被人偷了。」硃砂大聲嚷了一句。

這話一落,卻見前面不遠處一個背對她們的男子立刻發足奔跑起來。

雖然沒見著他偷錢包,可這莫名的跑,總是令人生疑的。

硃砂立刻不顧一切向著那個男子追過去,一邊追,一邊叫著:「抓小偷。」

她這麼一叫,沙雪莉等人也反應過來,一起呼啦啦的跟在硃砂的後面去追。

奈何幾個都是女孩子,沒有誰特別的厲害啊,更沒有誰是什麼長跑冠軍之類的。

眼看著前面那個小偷越跑越遠,甚至利用著地形優勢,拐進小巷,就要將她們給甩開。

突然斜地里插出一個穿著軍裝的男子,向著前面的那個小偷追過去,甚至還遠遠摞下一句話:「我去追,你們就在這兒等著。」

幾個姑娘異口同聲的回答:「好。」

等那綠色的身影都消失在巷道拐角處,什麼也看不見了,才有人怔怔道:「剛才那個,好象是藍教官?」

硃砂自然也是認出,剛才追上去的,是藍燁。

想一想,之前在小賣部,她都那麼大聲的跟沙雪莉說,要來這個集市轉轉。

所以,藍燁這是打算來集市跟她會合?

硃砂沒作聲,沙雪莉卻是點點頭:「聽聲音,象是藍教官。」

幾個姑娘剛才追小偷,也完全是一時頭腦發熱,現在回想,卻有些害怕:「藍教官一個人追上去,不會有危險吧?」

硃砂無語了。

剛才要是自己一個人追上去,大概是有危險,這藍燁追上去,怎麼可能有危險?

要是他有危險,那這個教官不當也罷了,回家跟自己擺地攤去。

「我們就在這兒等著吧,大家看看,還有誰的錢包不見了。」硃砂氣定神閑的問著大家。

另外有幾個姑娘往身上一摸:「哎呀,我的錢包也不見了。」

錢包不見的人,居然有三人。

可以想象,要是剛才沙雪莉不是摸錢包,一下警覺起來,只怕大家的錢包,都會被扒。

「那小偷好可惡。」

「是啊,我的生活費全在裡面,這給我偷走了怎麼辦?」

「希望藍教官給我們把錢包追回來吧。」

「希望藍教官給我們把錢包追回來。」 大家心中都在祈禱,但願藍燁能幫著把小偷給追上,把錢包給大家拿回來,也將損失給降到最低點。

這一會兒,大家也沒心情再買什麼吃的了,留在原地乖乖的等著藍燁。

有人就自我檢討:「我現在知道,這軍訓練好長跑的好處了,否則剛才我就追上去將那小偷給抓住。」

「嗯,多練練也挺好,看看剛才我們就這麼追一會兒,就上氣不接下氣。」

「剛才硃砂反應好快,也好勇敢,是她第一個發現那小偷,也第一個追上去的。」

大家就以一種崇拜的眼神看向硃砂。

在大家的心目中,硃砂大概就是那種類似於千金小姐的人物。

沒辦法,誰讓她整個人長得如此漂亮,言談舉止還有吃穿這些,都不象窮苦人家的孩子,大家理所當然的,把她劃歸為書香門第家庭,從小就經受棋琴書畫培養的那種文藝女神。

結果哪料得,人家軍訓的時候,絲毫不帶一點嬌氣,不管是隊列還是軍姿,人家一樣的力爭處處達標。

這不僅在軍訓的時候為了爭標兵努力刻苦,這出來追小偷,也是體現了她的大無畏精神啊。

要不是剛才她大吼一聲,又奮不顧身的追上去,只怕幾人的錢包,就這麼無聲無息的被人偷了都不知曉,只能無奈的望天了。

雖然現在錢包也沒有追回來,可不是還有藍教官在追嗎?

何況,就算追不回來,大家至少也明白,這錢包究竟哪去了啊。

「硃砂,你真勇敢。」

「嗯,比我勇敢多了,要是我碰到這事,我都不敢追。」

「硃砂,我再也不說你是個嬌嬌女了。」

硃砂哭笑不得:「你們也一樣勇敢啊,不都是一起在追小偷嗎?」

「可你先追的啊,你起了帶頭作用,我才敢跟著追,要不,我也不敢追的。」

「我也是,我其實也怕,可我又怕硃砂一個人追上去,是不是有危險,所以,我才跟著追的。」

幾個姑娘此刻都是挺佩服硃砂的。

雖然不是了個院系,也不是一個宿舍,可經過這麼短暫的接觸,這些姑娘跟硃砂倒是迅速的熟悉起來,結成了友誼。

大家在這兒說了一陣,不多時,就見得藍燁從巷道中走過來。

他一手拖著一個獐頭鼠目的瘦小男子,而另一手,則是拿著幾個錢包。

「那是我的錢包。」沙雪莉一下叫起來。

「我的錢包也在。」

「也有我的」

藍燁輕抬了一下手,阻止大家七嘴八舌:「我現在將他扭送到派出所,你們跟著過作個筆錄吧。」

「好。」一群姑娘紛紛應好,大家跟著藍燁,一塊兒將這個小偷送到了當地的派出所。

解決了小偷,又拿回了錢包,沙雪莉等人很高興,從派出所做了筆錄出來后,就嚷著要請客,感謝今天藍教官的幫忙。

「謝謝,心領了。」藍燁拒絕著這個要求,並沒有答應跟這些姑娘一起。

「藍教官,你就讓我們請客一次吧,當作感謝你的心意。」另外的姑娘也嚷嚷著。 藍燁其實想和硃砂在一起,可是,他還是能分得清場合的:「謝謝,心領了,這請客的事就不需要了。」

都說好的男人,會知道分寸感,會跟異性保持著合適的距離。

藍燁現在就注意著這一點。

硃砂站在一邊,只是淡淡的含笑看著藍燁,並不插話。

正說話間,一輛白色的白旗轎車從集市的那一頭穿了過來,這車是開得極為囂張,捲起後面的黃土滾滾。

看樣子,這就是一輛從集市經過的車,大家都往路邊靠了靠,讓著這輛車。

可這輛車,居然在她們的身邊停下,接著,車門打開,一個戴著蛤蟆太陽鏡的男子從車窗中探出身來。

他的目光,徑直掠過那幾位姑娘,直直的就落在硃砂的身上,然後,他才輕扯著唇,問著藍燁:「藍燁,什麼時候你身邊也是這麼一群花姑娘左摟右抱了?這是帶著她們在逛集市?要逛也不是逛這樣的集市吧?要我捎你們一程,去市裡嗎?」

這輕浮的舉止,令一群姑娘都有些憤怒了。

好歹她們都是京大的學子,有骨氣有實力的,這被這麼一個紈絝子弟這麼說,不僅是在羞辱她們,也是在羞辱著藍燁啊。

沙雪莉直接出聲:「你少胡說八道,人家藍教官剛才是幫我們忙,才沒你想的這麼齷齪。」

「藍教官?」對方有些詫異的打量了藍燁一眼。

他知道,藍燁一慣是呆在軍營,是少於外出,可什麼時候,居然被一群姑娘稱為教官了?

看這些女孩子,一個個風華正茂的,可又不象部隊中的女兵。

梁俊傑微微一思索:「你們是在這兒軍訓的女學生?」

他倒是知曉,這兒是有個軍事訓練基地,許多學校的軍事訓練,都是在這兒舉行。

看樣子,這些姑娘,都是來軍訓的女同學了。

這麼一想,梁俊傑倒是收了一點輕浮之色,很殷切的道:「對對對,我的錯,該罰該罰,姑娘們,要不要我送你們一程啊?」

這嘴上是問著大家,可是那視線,是一點也沒從硃砂的臉上給收回來。

這只是外出打獵,剛好經過這個郊區集市,誰能料得,在這樣的灰朴朴的集市中,這路邊站著的姑娘,就如秋日葵花般的嬌艷奪目。

一慣遊戲花叢,也見識過不少漂亮的女人,漂亮也算是漂亮,可久了,也總有些膩的嘛。

特效之王 這乍然間見著這麼一個令人眼前一亮的姑娘,梁俊傑也就難免冒點小心思了。

何況,這麼漂亮,還是個大學生,嬌艷而美麗,卻不失青春活潑,比那些只知道拜訪一個勁往他身上撲的女人強多了。

藍燁上前一步,站到車門前,恰到好處的阻斷了梁俊傑的視線。

然後,他微微低頭,眼神中是濃濃的警告意味:「梁俊傑,別隨便騷擾我的這些學生。」

梁俊傑嬉皮笑臉的舉了雙手作投降狀:「知道,不敢。」

他又不是傻了,怎麼會當面跟藍燁衝突。

他笑嘻嘻的道:「那藍哥,我先走了。」 既然已經確定,這些真是過來在這邊軍事基地訓練的學生,梁俊傑自然也就改變了想法。

梁俊傑慢慢的打著方向盤,改變了方向。

等他的車開走,藍燁才回身,看著大家:「你們還需要逛嗎?」

大家被這麼一鬧,已經沒有多大的心思再逛了。

想想,一來就被人扒了錢包,要不是藍教官及時趕到,這會兒只有哭的份。

「不逛了。」大家異口同聲的說。

夜旅人 藍燁抿著唇:「那好,我送你們回去。」

這居然能讓藍教官送他們回去,這可真是令大家即開心又意外。

這雖然原路返回,可這些學生也沒有讓手空著,依舊還是一路走一路買。

硃砂也買了不少。

當然,都是吃的。

這出來就是為了打打牙祭的嘛。

趁買東西的時候,硃砂低頭看了一眼跟在她們身後不遠處的藍燁。

藍燁身板筆直的站在不遠處,也是一臉的無可奈何。

還以為,今天休息,這出來集市逛逛,有機會跟硃砂單獨呆一會兒,哪料得,居然生出這麼多的事。

這見得硃砂回頭給他一個好笑的眼神,他也只能無奈的聳聳肩。

硃砂當然能明白,剛才碰上的那個紈絝子弟看自己的眼神,那分明就是不懷好意嘛。

若是以往,藍燁肯定是直接就拉著自己宣告身份,直接斷了這些人的念頭。

可現在嘛,有這麼多的同學在場,這身份,也不好一時弄開。

硃砂也沒有往心裡去,最多還有一個星期的時間,她們軍訓就結束了。

她和藍燁的這一層身份,也就不用再怎麼藏著掖著的。

在藍燁的護送下,大家平安的回了軍事訓練基地。

一回基地,這些女生就各自回自己的宿舍樓了,跟那些沒出去的同學們講一講她們今天的歷險記。

硃砂和沙雪莉回了宿舍,也拿出今天路上買的東西,分給大家吃。

朱顏改:有鳳來儀 這有點東西拿出來跟大家分享,這樣的舉止,也不會傷害那些家庭貧困學生的自尊。

耿菊花也樂樂大方的吃著硃砂給出來的花生,跟大家道:「以後我回家去,也給你們帶炒瓜子來,我家後院種了不少的向日葵,年年也能收許多的瓜子。」

「好啊,我們到時候就等你的瓜子吃。」大家笑著介面。

沙雪莉一邊剝著花生,一邊就講著她們今天外面的奇遇:「你們只知道吃,也不關心一下我,我今天的錢包,都被小偷給偷了。」

「不會吧?」

「真的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