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時至今日,寧珊珊已經基本好徹底了,如此,看到兩個人旁若無人,他心裡那份怒火再也無法壓制。

許是沒想到父親心裡偏見居然這麼深,一時間寧珊珊有些驚呆了。

回過神來,她苦笑道:「爸,你別說了,你不要臉我還要臉呢!

人家不缺錢,房子車子也不缺,身邊女人更是一堆,個個都比我強。

爸,不是女兒看不起你,就你那點家底,還不夠人家塞牙縫的……」

苦口婆心。

她感覺自己都沒臉見人了。

林昊什麼人?

他能看得上她家那點芝麻粒兒?這話說出來簡直笑掉大牙!

儘管如此,說完,她又不得不扭頭央求林昊。

這人脾氣太壞,她比他差遠了。

以他念動間章彪雷虎那等猛人橫死的兇殘手段,她真怕他一怒之下老爸就要去見馬克思了。

結果林昊也沒理會!

「放心,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不要他的命……」

聲音有點冷。

寧珊珊心裡發寒,卻也悄悄鬆了口氣。

相處這麼久,林昊的性格她清楚,這話說出來,他父親的命是肯定保住了,而與此同時,她也失去了繼續央求的資格。

強者不容冒犯!

這一點從前她不太懂,可這些日子下來,她已經懂了。

在林昊這種視人命如草芥的存在眼中,能在這個時候說出這樣一句話,那真是很給她面子了。

這樣一來,作為一個聰明的女人,她自然不會不知好歹,不知進退。

當然,很重要的一點是因為她知道她還沒那個分量,就算她繼續央求也沒用。

寧父卻什麼都不知道!

寧母還有身邊寧珊珊嫂嫂也什麼都不知道!

他們根本不信寧珊珊的「鬼話」,更加驚怒於林昊的狂妄。

「不要我的命,哼,好一個不要我的命!」

「小子,別以為我女兒護著你我就要對你萬般忍讓,信不信我分分鐘讓你連保安都當不成?」

「若我再狠一點,信不信你下輩子就要坐在輪椅上?」

「……」

憤怒。

幾近瘋狂。

即因為林昊口出狂言,也因為女兒寧珊珊的態度。

在他之後,寧母及寧珊珊嫂嫂一邊出言呵斥,一邊伸手來抓,想迫使他放手。

然而卻一點用處沒有!

林昊紋絲不動。

靜靜盯著寧父,他道:「不得不承認,你的膽子真的很大,敢如此威脅本帝之人,你是頭一個。

不過,你有個好女兒!

放心,本帝說話算話,說不要你的命,自然就不要你的命。

現在你有兩個選擇,第一,自己把地上溢出的湯舔乾淨,第二……」

重重一頓,聲音突然變得森冷。

「第二,本帝按下你的頭,幫你把地上的湯舔乾淨。

兩個選擇,二選其一,現在你有一分鐘的時間思考。

一分鐘后,若是你還沒做出選擇,那本帝默認你選第二條!」

獠牙露出來了。

的確,他不記仇,他也通常不在意那些無聊的事情,可這並不代表他沒脾氣。

恰恰相反,他脾氣很大,很壞,大得出奇,壞得髮指。

周圍這些人,所有的輕視與辱罵他都不在乎。

對他來說,唯一不可忍受的一件,那就是那桶精心熬制的老鴨蘑菇湯被打翻了。

看在寧珊珊的面子上,他不打算要寧父的命,也不打算傷他,可那已經是極限了。

兩條路,要麼自己舔,要麼他按著舔,這是他能給出的最輕的懲罰!

可沒人懂。

這話不說則已,一說,寧父笑得更加放肆,旁邊兩個女人也「鬧」得更加歡騰。

寧珊珊知道是真的。

可作為一個女兒,她依然認為這樣的懲罰太重,是以硬著頭皮出言想求。

而事實證明,她之前的想法是對的。

林昊可以看在她的面子上不要父親的命,但絕對不會因為她將這一切無視…… 「饒他?」

「我為什麼饒他?你又憑什麼讓我饒他?」

「寧珊珊,你聽清楚了,留他一條狗命,不傷他身體髮膚,這已經是我能做到的極限!」

「如果你覺得你的面子足以讓我無視這件事,那我很認真的告訴你,你錯了,你在我這裡沒那麼大的面子!」

重生之最佳編劇 「這樣說你可能不愛聽,但我還是要說,寧珊珊,我不欠你什麼。

就算欠過,從我把你從陰曹地府拉回來那一刻起,我也不欠你分毫!」

「……」

直白。

毫不留情。

寧珊珊的請求被乾脆回絕,所有的麵皮也被拆得乾乾淨淨。

語落,寧珊珊淚流滿面。

長姐 是羞愧,是氣惱,也是心疼……

林昊卻看也不看,轉而言道:「還剩三十秒,請抓緊。」

寧父勃然大怒:「混賬,信不信我找人廢了你?」

「還剩二十秒!」林昊充耳不聞。

寧父怒氣更甚,凶言惡語不斷。

林昊卻從不搭理。

「十!」

「九!」

「八!」

「……」

十秒倒計時后,一分鐘到了。

林昊一句話都沒有,抬手便將寧父按倒在地。

「……」

「……」

安靜!

起初還罵罵咧咧的反抗,慢慢的,發覺胳膊擰不過大腿,也就服氣了。

半響,林昊收手,這時地上已經差不多乾淨了。

寧母和兒媳攙扶下,寧父狂犯噁心,嘴裡卻還比不認輸,不斷出威脅之語。

林昊也不生氣。

一邊拎起保溫桶,一邊摸出手機。

「我,林昊!」

「有人說要讓我丟工作,還要讓我下半輩子坐輪椅!」

「看著辦,要過年了,別弄太狠,隨便意思意思,關進去兩天就好!」

「……」

一邊說,一邊就這麼走了。

看著那毫無留戀的背影,寧珊珊心中一陣絞痛。

從前她也沒發現,現在才知道,原來不知不覺,這個人已經在心目中佔據了那麼重的分量。

一想起從今往後形同陌路,老死不相往來,她便心痛得滴血,想死!

病房裡,對於林昊留下的話,父母嫂嫂並未重視,反而譏笑不斷,商議著怎麼找回場子。

聽著那些話,心痛之下,她也耐心全無。

「不想遭罪就趕緊躲回中海去,這是我唯一能幫你的事。」

說完便頭也不回追了出去,任後面如何呼喊責罵,終不回頭。

天氣不錯!

陽光溫暖,沒有風。

住院部大樓前的花園裡,熱熱鬧鬧的,很多病人家屬推著病人在賽太陽。

她卻很冷!

身體冷,心更冷!

為了不讓自己被凍僵,她必須跑快點,因為唯有跑得快點,她才有可能追上那團融化堅冰的火焰。

林昊本也沒走太快,是以終究她還是追上了。

兩個人就這麼靜靜看著,那麼近的距離,卻彷彿隔著一堵牆,怎麼都走不進彼此的世界。

看著對面平靜的男人,寧珊珊很想跟從前一樣,大大咧咧箍住他的肩膀,隨意開玩笑。

可彷彿嗓子啞了,使勁想笑,使勁想說話,卻一個字出不來,只能眼淚橫流。

兩個人就這麼對視著,相顧無言!

沉默不知多久,林昊皺眉道:「你哭什麼?」

這話不說還好,一說,寧珊珊哭得更凶,原本出不來的聲音也出來了。

這一哭,頓時不少人目光被吸引過來。

漸漸的,有人議論,有人數落,甚至還有老人小孩過來調解安慰。

林昊就煩這些,信步就走。

寧珊珊也顧不得哭了,快步跟上。

一路走到快出醫院,林昊才停步回頭,想了想,他道:「回去吧,你的家人還在等你……」

聽著平靜的聲音,卻隱藏著一絲淡淡的追憶與嘆息。

寧珊珊感覺很敏銳。

聽出這一絲嘆息,她迅速破涕為笑,道:「你不怪我嗎?」

「我為什麼怪你?」林昊搖頭,神色平靜。

「因為……」

寧珊珊剛開口,又迅速收住,緊跟著改口道:「他們叫我回中海去,可我不想回去……」

神色有些落寞。

她看著林昊,她希望他能出言挽留一下,那樣她會有無窮勇氣。

林昊沒說話。

他就看著她,安安靜靜,許久,側過臉去:「他們是對的,你應該回去!」

「林昊……」寧珊珊呆了,仿如雷擊,淚水再次滂沱。

林昊沒看她,繼續言道:「我原本可以一次性讓你恢復,甚至讓你變得比從前更好,但我沒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