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博懷的身影先是一陣的顫抖,隨後堅定的站在了原地。

「……難道你覺得還會有奇迹出現嗎?現在的首要之舉是結合全球的力量,如果能夠引動所有的核彈,將所有的力量聚集於菲米安身上,可能才有機會逆轉戰局。」

星翊看到周博懷居然不願意離開,伸手抓著他的胳膊想要將他帶離。

周博懷卻是搖了搖頭,將畫面切換到了變成冰雕的許曜。

「你居然還在期待他?他處於菲米安中心,溫度最低的地方,那裡甚至已經成為了一座大冰塊,放棄吧,除非出現奇迹否則他決定無法起來。」

星翊長嘆一口氣,伸手便拉住了周博懷的手,想要將他帶離。

然而周博懷卻是一甩手直接脫開,堅定的說道:「許曜本來就是能夠創造奇迹的人,我相信他還未落敗,他會重新站起來!」

此刻屏幕卻散發出了絲絲金光,所有陷入絕望的人都忍不住抬起頭看向了屏幕,心中出現了一片震撼之色。

原本處於中心的菲米安再看到了那金色的光芒后,那雙大眼睛展現出了詫異之情。

隨後包裹著許曜的冰開始出現了破裂的聲音,不一會巨大的爆炸聲響起,天空之中竟是傳來了一陣鳳凰啼鳴聲!

最後一條火龍衝天而起,一龍一鳳在天空中不斷的盤旋飛舞,那浩蕩的龍吟鳳鳴之聲,讓所有人為之振奮。

此刻原本被烏雲覆蓋的天空,居然也隱約的出現了一陣亮光,在那亮光的中心,許曜的身影緩緩的浮現在他們的面前。

此刻許曜的身上圍繞著龍與鳳,兩股火焰糾纏在一起,浩浩蕩蕩的熱度朝著四周不斷的散去,光芒所照耀到的每一寸土地,冰雪都開始不斷的溶解。

「這是什麼光?居然能夠破解得了我這無盡冰封……」

菲米安看著自己身旁不斷融化的冰,眼神之中充滿了震驚和難以置信。

許曜此刻如同太陽一般懸挂於高空之中,光芒所照到的每一寸土地,所照到的每一個地方都冰雪融化。

主君的甜心有點咸 原本那些被冰封的人,被光芒所照耀到后,紛紛解除了自己的冰封,同時他們感受到一股溫暖的陽光流入,這道光芒並不熱,相反顯得非常的溫柔。

「這就是屬於許曜的奇迹……他做到了,他並沒有被菲米安封印,他甚至取回了自己的力量。十二道封印,如今他已經解鎖了十一道……他已經重新的回到了地仙之境!」

周博懷有些感動的抹了一把自己那有些濕潤的眼眶,有一種喜極而泣的感動。

替嫁嬌妻:冷情凌少腹黑寵 「不可能……為什麼……好吧,縱使你能夠破解我的神術,縱使你到達了神的境地,那又能如何?你對於這個力量原不如我熟悉,在神術的對決上,你比不過我!」

菲米安心中雖然驚訝,但很快他又恢復了之前的囂張。

此刻位於高空之上的許曜,卻是緊握著自己的拳頭,在他的拳頭上隱約出現了一道火光和雷光。

「是嗎?你覺得現在的我還無法掌控神之力嗎?那麼就讓你試試看吧,達到神之境界的拳法,雷神拳!」

下一秒許曜就已經來到了菲米安面前,手中的重拳狠狠的揮出,直接砸在了菲米安的身體上!

剎那之間電閃雷鳴,許曜這一拳居然引動了天地之威,剎那間無限的雷鳴在他的手中爆發開來,菲米安的身體傳來了一陣陣電流,瞬間便在他的身體上打出了一個巨大的黑洞!

「這是……」菲米安不敢相信的看著自己身前的大洞,隨後憤怒無比的大喊:「你居然敢傷我的肉身!」 把車開到三茅山,我已經快掛了。

我不像矮子,癒合能力那麼強。經過連日的顛簸,腦震盪愈發嚴重,已經讓我嘔吐不止。

到了三茅山,我拖着半條命,來到了那條街上,憑着記憶找到了那個瞎子老道士的家裏。

我敲了很久的門,接着進門直接吐在了他家道童的身上,然後就不省人事了。

我感覺好像過了很長時間,我醒來後,道童正在碾草藥,他看見我醒來了,露出一副非常嫌惡的表情。

我想說話,嗓子卻發乾,怎麼也發不出聲音來。

道童走過來,不知道端了一碗什麼東西,直接灌進了我的喉嚨裏,我差點被他嗆死。

不過這苦水喝下去,我感覺好多了。頭也沒有那麼疼了。

就在這時,瞎子道士走了出來。他摸了摸我的額頭,道:“你昏睡了三天三夜,我還以爲你死了。你來這裏,是有求於我?”

我艱難地爬起來坐着。看着瞎子老道士,接着在跪在牀上,磕了一個頭。

“我無法掌握我的力量,請你收我爲徒。”我開門見山的說。

瞎子老道士也許沒有想到,我會有這樣一出,半晌沒說話。

道童可能還在記恨我吐了他一身,趕緊對老道士說,“師傅,這傢伙來路不明,搞不好是別家弟子來偷師的!”

我沒有起來,繼續低着頭,道:“我沒有拜過任何人爲師,我實在是…無能爲力了!”

道童還想說什麼,瞎子老道士伸手一攔,說:“我們三茅山道門,不收外門弟子,要收,也要從小培養,這鬼門之事…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接觸的。”

我心說我不僅僅接觸過鬼門,我還進過陰曹地府,說着,我直起身,破血畫蛇,阿九直接變大,一剎那間,整個房子都開始搖晃。

阿九直接把老道士的房頂衝破了。

瓦片掉了一地。

瞎子老道士卻沒有躲,所有瓦片,都掉在了他的腳邊。

道童嚇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阿九轉頭過來,蛇頭蹭了蹭我的額頭,我用手摸了摸阿九,阿九的身體慢慢變成透明,最後化爲黑煙散去。

我道:“看見了吧,我不怕什麼鬼門,我就是封鬼門的,但是我無法精確控制自己的力量。一到關鍵時刻,就掉鏈子。”

我繼續道:“這蛇,是陰間靈獸九頭蛇,你們現在相信了不?我不會用它來害人!我…我只想救人!”

瞎子老道士笑了笑,對道童說,“看護好你師兄。”

道童一愣,“師傅,他比我晚來,應該是我師弟吧!”

瞎子老道士搖搖頭,“他從血脈裏,就有鬼門陰氣,捉妖服法之事,可是比你要早!”

道童嘖了嘖,橫了我一眼,又端了一碗苦水給我,非常不情願地道:“師兄請吃藥。”

我喝完之後,道童又拿了一排銀針,我說你要幹什麼?你是容麼麼?

道童顯然沒有看過還珠格格,一副不解的表情瞪着我。

“我要扎你穴位,通你的血脈,要不然你腦子裏萬一出血了,有血塊,很容易死的。”

我想了想,這樣的解釋,還頗有醫學根據,平躺下來,道:“扎吧。”

道童掀開我的衣服,瞬間就愣住了。

我全身上下,全是紋的鬼怪。

道童問:“這些是什麼?”

我笑了笑:“這就是你們所說的鬼門。我就是爲了封印它們而存在的,你聽過通靈鬼畫師一族嗎?”

道童搖搖頭,“你是這一族的族人?”

我閉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氣,“是啊,我是這一族留下來的唯一的人類。”

“人類?”道童摸着我的穴位,手指一壓,銀針就戳進了皮膚。

我以爲會很疼,但是卻酥酥麻麻的,有一種全身上下,都放鬆了的感覺。

道童年紀比我小很多,一下子就對我說的東西感興趣了,纏着我讓我說一些以前發生的事。

我躺在牀上,這裏的環境讓我非常舒服,涼風似有似無。

我給他說了矮子第一次來找我,把我家房頂踩爛了,然後兩人去了精神病院的事情。

道童聽得非常入神,接着就問我,“那個居魂到底是誰?他們現在在哪裏?”

我說我也想知道他是誰,他好像不屬於這個世界,又不屬於妖鬼一列。

以前有一句話,“這個世界這麼大,難道還找不到我的立足之地嗎?”

如此想來,居魂真的是這樣的人。

他好像是一個世界與世界夾縫中存在的人,有時候會在這裏,有時候,又會在那裏。

道童又纏着我講下去,不過六門的故事,實在是太長了。

我沒有力氣重新再講一遍,要說的話,幾天幾夜,估計都講不完。

道童給我扎針灸的時候,突然就看見我的手指,他驚訝的問:“你的手指上,怎麼那麼多疤?”

我說,這是代價。

道童把我紮成了一個人型仙人掌後,我的身體慢慢變得非常沉重,不知不覺中,就睡了過去。

第二天一早,我起來後,發現頭上的傷好了許多,整個人的精神狀態,也變得不錯。

瞎子老道士坐在院子裏曬太陽,像一個雕像。

這裏有兩個養魚的水缸,我走過去的時候,看着水中的倒影,驚訝地發現,自己的頭髮,沒有以前長得那麼快了!

就在這時,瞎子老道士突然開口,道:“你知道這是爲什麼嗎?”

我被嚇得一激靈,心說你這是腦子後面長了第三隻眼啊!

“師傅所指何事?”我道。

“你的頭髮,是你身體裏陰氣控制的表現。”瞎子老道士說。

我摸着自己的頭髮,想了想,好像確實如此。自己情緒動盪的時候,頭髮就長得很快。

瞎子老道士拍了拍自己旁邊的地面,示意我坐過去,對我道:“你要是想控制自己的力量,首先要做的,就是控制住你的頭髮生長速度。”

我坐了過去,瞎子老道士閉着眼睛,擡頭對着太陽。

“要怎麼控制?”我驚道:“你們道士,不是善於用符嗎?不能教我用符咒來控制嗎?”

瞎子老道士看也沒看我,接道:“我們用的法器,全是洞開鬼門的,你早就不需要了,你這個人本身就是一個法器。”

“太陽是一切陽氣的來源,它會抑制你身體裏的陰氣,現在,我要你用自己的陰氣,使頭髮長到腰部的長度。” 「我不僅要傷你肉身,還要滅你神魂!」

許曜的手指猛的用力,瞬間就陷入了他的身體之中,狠狠的將他緊握在手中。

同時他舉起了右手,右手的拳頭如同雷光一般狠狠地打在了菲米安的肉身之上,那如同機關槍掃射般的拳速,一秒鐘就已經打出了三萬拳,就連周圍的空間都被這一道道拳擊打出了一片虛空!

每一拳都深入菲米安的肉身之中,凌冽的拳法瞬間就將菲米安那龐大的身軀打出了一連數十個大洞,那身長數十米的拉麵般的身軀居然突然二維畫面被戳破一般,出現了一個個大洞。

僅是數拳就將菲米安的肉身打得支離破碎,一拳所打出的音爆在一瞬間形成了能量的衝擊,瞬間就將菲米安的身上打出了一個個巨大的血洞。

「你……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明明此刻才剛剛到達神的領域,卻已經掌握了神力的使用方法……」

菲米安瞪大著自己的眼睛,震驚的看著許曜的拳頭,心中升起了一股恐懼感。

眼前的許曜哪裡有那種剛剛躋身神級的迷茫,從他出手的力量來看,每一拳都蘊含有神級的法則之力,每一拳都帶有無上的破壞力,就彷彿並不是剛剛階升神級,而是已經在神級修鍊了數千年的老怪物!

穿越之小妖種田日記 許曜抬起手,於虛空之中落一串道家符文,最後三顆巨大的火球在符咒之中顯像,下一秒風火破魔訣在瞬間形成,三股巨大的力量在同一時刻湧向了菲米安,瞬間就綻放出了一朵火焰之蓮!

「禁咒級別的道術,沒想到他居然能夠瞬間釋放,而且還是在一念之見就放出了三道禁咒!」

張狂瀾看到這三團火球在同一時間引爆,那樣耀眼的光輝,那升起的蘑菇雲,不由得震驚而感嘆。

劇烈的光芒在一瞬間便將天地點亮,所有人的屏幕都陷入了一片白茫,隨後便沒了影像。

這一刻彷彿將所有人都從睡夢之中叫醒,周博懷等人瘋狂拍著顯示設備,一群工作人員瘋狂的在滑鼠上敲打著,過了好一會才將畫面重新調出來。

在那一瞬間,他們看到了天空中許曜那傲然立於空中的姿態,而菲米安已經再次變回了人型,倒在了地上身上出現了多個血洞,他們知道,這場戰鬥最後的勝者必將是許曜!

那一瞬間在基地的所有人都忍不住的狂歡,有的甚至相擁在一起喜極而泣,他們的眼角都流出了淚花,周博懷等人也鬆了一口氣,看著自己的手下們,臉上流出了安心的笑容。

「你輸了。」許曜來到了菲米安的面前,手中的赤霄劍已經抵在了他的脖子上。

「……為什麼你剛剛階升神級,就能夠將神的力量那麼熟練的引出……甚至於一拳一腳就能引發天地之力……甚至於就連肉身都能夠使用神之力……」

菲米安躺在地上大口的進行呼吸,他看著許曜十分憤怒的握緊了自己的拳頭:「難道世間竟有如此可怕的天賦嗎?這天地居然真的如此不公,任何好處都給了你,任何罵名都給了我神!」

就在這時,玉真子的靈魂突然出現在許曜的身旁:「傻逼,我可是渡劫期的修真者,地仙我也到過,神之領域我也觸碰到過,這小子傳承了我的記憶,在地仙之境,自然如魚得水。」

地仙之境算是初步踏入神之領域,與金丹最大的區別就在於,地仙之境后肉身與神識都進化為半仙之體,同時體內的真氣開始凝練為仙氣,力量也逐漸的轉化為神力,所使用的道術也逐漸的化為仙術。

這種轉變十分巨大,普通的修道者需要很長的時間來適應,有的甚至需要達到數千年,甚至數百年。

但許曜只用了不到一個星期就適應了這種力量,並且能夠將這股力量完美的發揮,就是因為玉真子也曾經到達過這個境界,記憶也傳給許曜,所以他自然也明白了這個境界的規則。

「原來如此,原來你居然是這麼一個存在。怎麼想來,我敗得不虧啊,哈哈哈。」

菲米安愣神看著玉真子良久,突然仰頭大笑,兩滴淚水也從他的眼角邊流露而出。

許曜盯著眼前的菲米安,半響后才說道:「你並不是傳說中的飛天意麵神吧,以你現在的神格遠遠達不到創世的地步,不只是因為信仰達不到要求,就連你的力量,也只是初步的停留在神界。」

菲米安望著天空嘆了一口氣,隨後他的身體再次發生了變化,他的臉上多出了一道刀疤,他的裝束也換為了海盜的裝扮,同時他的臉也變得無比的猙獰,與之前那外國小帥哥的模樣如若兩人。

「不錯,原本我是飛天意麵神身邊最忠實的信徒,是服務他本人的海盜。但……」

菲米安不禁陷入了回想之中,那一日洛瑪曾經使用特殊的手段溝通了上天,並且取得了與祖神聯繫的資格。

而卑微的菲米安,則是在一旁聽到了他們對話的全過程。

洛瑪告訴祖神,他有辦法能夠讓祖神來到下界之中,只要飛天意麵神能夠下凡,那麼就能夠得到許多的信徒,而且還能消除許多人對於他們神教的偏見。

人們嘲笑著祖神的名字,覺得這個名字聽起來就像是胡說八道的笑話,覺得擁有這樣滑稽名字的人沒有資格創世,沒有資格得到人們的擁護和信仰。

菲米安不明白為什麼自己的神沒有同意,明明這樣一來就能夠改變別人的偏見,明明只要下凡彰顯神跡就能夠得到一大片的信徒。

他覺得必須為祖神做點什麼,最後他通過降低自己的神格,終於來到了凡間,同時對洛瑪宣稱自己就是飛天意麵神本人。

而菲米安的目標就是將自己的神教擴散到全世界,讓所有人都知道他們的名字,讓所有人都尊敬自己偉大的祖神。

「沒想到,最後不僅大事未成,還使得我們神教罵聲一片……」菲米安面色慘然的躺在了地上,閉上眼睛不斷的搖頭。

許曜卻無情地打斷了他的感慨:「我來這裡並不是為了聽你煽情,告訴我京城的幾十萬人該如何解救。」

菲米安卻是無奈的笑了笑:「許曜先生,你知道什麼叫做命運嗎?命運無法被打破,他們的生命也終究會終結,神的詛咒已經無法阻止……太陽快要出來了,那幾十萬人,終究迎來自己的滅亡。」

許曜驚愕的抬起了頭,此刻他才發現,七日之約,只剩下五分鐘就到達凌晨!

最後的鎮魂曲,終將奏響! 瞎子老道士讓我坐在院子裏一坐就是一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