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爲進行交易的雙方有大規模的殺傷性武器,徵得上方同意,對他們直接射殺。

指揮官都是歐陽家的人,這一些說辭是要讓他們去傳達給下面的特種士兵。

但就在指揮官准備去各自的隊伍前面時,一道黑色身影一晃而過。

一道劍光閃過,兩個指揮官直接倒地。

“誰!”女祕書感覺到了殺意。

清心日記 等她回過神來的時候,另外兩個指揮官也已經倒在地上一動不動。

鮮血在地上蔓延開來。

“來人

啊!”女祕書感覺到了恐慌。

她清楚,她不是黑影的對手!

盛世強寵:純禽老公梟寵妻 聲音才喊出去,一個戴着面紗的黑影已經出現在女祕書的面前。

“好快……”女祕書的心底裏只有這一個想法。

帶着面色的女人手中劍橫在了女祕書的脖子上面,道:“給你五秒鐘,下令所有人撤退!”

這個身影正是葉婉清派過來的柔兒。

柔兒一如既往的冰冷,如機器一般。

“你……”

“五,四,三……”

“所有人撤退!”女祕書感覺到柔兒的陰冷,馬上喊了出來。

周圍有士兵已經過來了,也有狙擊手,其中一個狙擊手朝柔兒的腦袋開槍,可子彈還沒打到柔兒,就被柔兒身上的邪氣震飛。

柔兒也是修魔之人,身上涌動的是邪氣。

在子彈要落下來的瞬間,柔兒反手一劍,拍中那子彈,子彈飛射過去,速度竟然是原來的兩倍多。

那個躲在樹上的狙擊手肩膀被射穿,直接從樹上往後面摔了出去。

周圍的人恐慌地立馬退出了十幾米遠,他們生平第一次覺得手裏的槍好沒用。

柔兒不再言語,劍又落回到女祕書的脖子那裏,直接劃開。

有鮮血慢慢流了出來。

“還愣着幹什麼,全都給我滾回去!”女祕書暴躁起來。

那一些士兵這纔開始撤退,坐上車,迅速離開。

“現在可以放了我吧?”女祕書道。

“好。”柔兒聲音落下,一拳打在女祕書的丹田上。

“砰”女祕書倒飛出去,身體劇痛無比,丹田已然被廢。

等到她再擡頭,柔兒已經消失不見。

離開的柔兒往剛剛和葉婉清呆着的那一棵大樹趕過去。

就要趕到的時候,她感覺到了強大的殺氣,而這殺氣的來源不僅僅是邪氣,還有靈氣!

正邪兩派的人都來了!

柔兒感覺情況不妙,用掉一張黑色的符紙,傳音符,和葉婉清建立意念上的聯繫。

一般情況下可以維持一分鐘左右的時間,發力越強,維持的時間越久。

“怎麼了,柔兒?”葉婉清已經來到了別墅旁,她剛好看到林天秒了羅立成。

“門主,又有高人過來了,實力和你差不多,似乎今晚他們過來的目的可能不僅僅是金仙珠,您現在在哪?”柔兒問道。

猛然間,葉婉清反應過來!

難道,他們是猜到了我會回來幫林天,所以敢過來,準備要對付我?

他們是想要一石二鳥嗎?

既要殺我,也要奪走金仙珠!

葉婉清站在了原地。 “門主,你可千萬不能輕易暴露了自己!”柔兒道。

“我心中有數,你先不要着急過來!”葉婉清不想柔兒也陷入危險之中。

意念上的聯繫很快結束。

柔兒向來聽話,馬上躲藏在了一片黑暗之中,隱匿了全部的氣息。

程府的前院是半開放式的,一邊有圍牆一邊沒有,很有藝術氣息。

葉婉清這會兒就在半開放式的圍牆後面,藉着一片樹林遮掩。

前院的一切情景,盡收眼底。

盛寵甜妻:腹黑前夫賴上門 這會兒,看到了程府的前院那裏,走進來了一個穿着道服的中年人。

濃眉大眼,面若紅棗,虯髯鬍,只看面相就十分兇狠。

葉婉清行走江湖已經有一段時間,每一個門派的高手她多少了解一些!

來的這個人正是靈山派的金山真人。

金山真人是靈山派現任掌門的親傳弟子,已經進入金丹期,在江湖上名氣不小。

地球上雖然修仙的門派越來越少,可還是還一部分人在堅持,尤其是那一些古老相傳大門派。

比如說仙嶽派,靈山派等……

“再怎麼說他也是大門大派,林天又是修士,他應該不會爲難林天的吧?”葉婉清心中揣測。

不過,她也做好了準備,一旦有危險,她會先衝進去,馬上帶走林天。

當然,要是不用出手那是再好不過,否則,林天只會更加危險!

畢竟,誰都知道,林天是葉婉清的唯一軟肋!

前院裏,林天看到金山真人,心中一凜。

這傢伙的實力不俗,看樣子已經達到了金丹期。

“師父,藥王不把我們靈山派放在眼裏,不肯交出金仙珠。還有這個傢伙,偷襲了我,將我打傷。”于飛海跑到了金山真人的身旁,十分委屈的樣子。

明明是他不要臉,卻反而倒打林天一耙!

林天也不辯解,沒必要。

夏秋冬卻是快聽不下去了,她原本就是一個正直善良的女孩,只不過,,她平日裏十分膽小,遇事都不敢說。

可大概是因爲,是那個讓她芳心萌動的男人受了委屈,她咬了咬牙。道:“師兄,不是那樣的,我記得是你先出手……”

“住嘴!就你那一點本事,你能懂什麼,你根本沒看到他偷襲我!”于飛海呵斥道。

夏秋冬還要爭執,可看到金山真人不理會,便唯唯諾諾地低頭。

金山真人哼笑一聲,看向林天,在他要開口的時候,視線落在了林天手上的清泉劍上面。

“清泉劍!”金山真人一臉震驚。

原本,他進來的時候,

臉上十分驕傲,甚至帶着一股蔑視羣人的氣焰。

這會兒,因爲清泉劍,瞬間熄滅。

“你從哪裏得到的這一把劍?”金山真人喝問道。

林天覺察出金山真人的變化,心中盤算了一番,道:“我爲什麼要告訴你!”

“師父,我剛剛還看到了他用了一招清風劍法第十八式,叫什麼,狂風巨浪。”于飛海趕緊把知道的信息說了出來。

他卻沒想到,這一說,金山真人差點沒有站穩。

林天一下子捕捉到了這個信息。

“清泉居士是你什麼人?”金山真人問道。

原本,林天就要說出是我師父,可轉而想到妖廟裏的清泉居士看起來十分喜歡清靜,很有可能是一個與世無爭的人。

這種人最爲低調,只怕不會收徒弟,即便收了,也不會喜歡徒弟四處去說。

“無可奉告。”林天一臉平靜。

金山真人顯得更加緊張了。

而同時,李如明也是臉色有些不好看。

竟然是清泉劍,難怪了!

清泉劍他聽說過,清泉居士他更是聽說過。

實力身患莫測的修士,十七歲成名,二十歲橫行江湖,七煞門的門主年少時都是他的手下敗將。

原本,李如明就已經對林天很是忌憚,這會兒聽到他和清泉居士有關係,又畏懼了好幾分。

于飛海見金山真人一直沒有任何行動,十分不解地衝上前,問道:“師父,你爲什麼還不動手?還有那個七煞門的傢伙,他侮辱了我們老祖,也不能饒過!”

“退下!”金山真人喝了于飛海一聲。

于飛海這一輩的青年根本不知道清泉居士的恐怖,他很是生氣地偷偷瞥了金山真人一眼。

林天看已經鎮住金山道人和李如明,便回頭道:“程風,先帶程老進去休息,這裏我會照看好。”

林天暗中給了程風一個眼神。

程風會意,馬上扶着程不歸進屋。

李如明知道他們一旦離開,金仙珠也會被帶走,他往前面衝出去兩步。

林天回頭就瞪了過去。

只是一個眼神,李如明馬上不敢動了。

“師父,他們要是走了,金仙珠可就要沒了啊!”于飛海着急地喊了起來。

“你當爲師眼睛瞎嗎?給我閉嘴!”金山真人一巴掌直接扇在了于飛海的臉上。

于飛海摔在地上,嘴角有鮮血流出來。

他的拳頭猛地抓起地上的雜草,兇狠地瞪着于飛海,然後又瞪向林天!

是林天,給他帶來了這一巴掌的恥辱。

“你們兩個蠢貨,清泉居士早已經死了十多年,一具枯骸就把你們給嚇成這樣,也虧你們是江湖

上小有名氣的人物!”一個有些陰暗的聲音從門外飄然而至。

還有一陣“桀桀”的笑聲。

滲人心骨!

隨後,一道身影剎那間就來到了門前。

沒有人看到他是怎麼出現的!

猶如鬼魅一般!

而且,更爲恐怖的是,林天無法感知的到對方的實力究竟到了一個什麼樣的地步。

來人很瘦,甚至可以說接近皮包骨,眼眶凹陷,整個面容像是骷髏一般。

他穿着深灰色的衣服,衣服十分寬鬆,身上隱約有一股氣體散出。

讓人最爲驚心的是,他的身上竟然有兩條七彩的蛇在爬行,兩條蛇彷彿在纏繞着一顆樹一般地爬行。

夏秋冬嚇的直接叫了一聲,後撤了兩步。

“蟲王刀曉生!” 元界傳記 李如明脫口而出,額頭上有冷汗流了出來。

金山真人也是完全戒備起來。

“他……連他竟然都來了……”原本要走進去的程不歸身體猛然一顫。

程風扶住了藥王,問道:“爺爺,他是誰……”

程不歸眼神裏一下子滄桑了許多,他道:“他是這個地球上用毒最厲害的人,更爲可怕的是,他不是修魔,他也是修士,三年前我聽聞他進入渡劫期了,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

程不歸看似是說給程風聽,實則是說給林天聽。

“林天,你對我們已經仁至義盡,快離開這裏吧!”程不歸不想害了林天。

林天有勇有謀,更爲重要的是天資極佳還願意努力,他要是在這裏出了問題,於人類而言,是天大的損失!

“藥王,沒想到你都這麼老了!可惜啊!”刀曉生慢慢走了進來,臉上笑着,這一笑,卻是讓人更加後背發涼。

他繼續走過來道:“要是當時你沒有用盡全部功力救我,我也不會活到現在,說起來,我還應該謝謝你呢!”

藥王竟然救過蟲王!

全場的人都愣住了!

尤其是程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