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把所有的怒火全部發泄在妞的身上。衝上去再次跟妞纏在一起搏鬥。

雙方足足打了40分鐘,直到邁不開步子,揮不動拳頭才罷休。

兩個只穿貼身內衣的姑娘躺在夜色籠罩着的草地上呼哧呼哧喘着粗氣,鬆軟的胸部像大海的潮水一樣跌宕起伏着。

**個僱傭兵索性坐在地上上津津有味的看着。

“看着什麼啊?去照顧照顧阿藍,不然,他的命就沒了!”妞仰望着兩個僱傭兵,提醒他們照顧同伴。

妞在如此的關頭還在關心自己的同時,還有什麼話可說的。兩個僱傭兵默不出聲的走了。

現場還有7個僱傭兵。瑪麗也吼着:“你們這幫狗孃養的傢伙,愚蠢的驢糞,都在這裏幹什麼?去幹自己的活啊! 二手總裁俏嬌妻 是不是等軍警把我們包圍,全部幹掉就心滿意足了?還有那個該死的程霸天,別讓他們跑了!”

剩下的7個僱傭兵極不情願地站起來,提着槍走了。

望着他們的背影,瑪麗跟妞說話。

“我發現你的話更好使!”

“什麼意思?是說我謀權篡位嗎?” 735:懷疑唐小米

“哈哈哈!算你機靈,就算你有這個膽子,他們也不會跟你走,更不會聽你的。”

“當然,他們要錢。他們是在爲錢拼搏!”

“當然,錢是個好東西!”

“哎呀!錢真是個好東西啊!錢可以買到一切。”

兩個人互相試探着,躺在地上說話。這時候,一個僱傭兵出門,朝她們兩個低聲地喊道:“阿藍不行了!”

“怎麼回事?”

瑪麗一個鷂子翻身,朝屋內走去。妞也爬起來,跟在後面。

別墅一樓的一個房間裏,阿藍躺在一張破舊的木板牀上說着胡話:“媽媽我不行了不行了,媽媽,我都想你啊!”

一個僱傭兵不斷的用熱毛巾擦着阿藍滾燙的額頭。儘管這個僱傭兵細心的照顧他,可依然不能讓他安定下來。

“他一直這樣嗎?”瑪麗進來,低聲問道。

“是>

那個僱傭兵見兩個女人進來,連忙閃在一邊,把手中的熱毛巾搭在牀頭上,然後蹲在門後面,小聲的啜泣着。

阿藍這個樣子讓所有的僱傭兵擔心極了。都捏住一把汗,爲他的安危着急。

阿藍是老僱傭兵。是這些僱傭兵的頭兒。

僱傭兵的世界跟真實的部隊類似,又不一樣。比如,僱傭兵是鬆散類型的,他們沒有一個大的整體,不會出現什麼團、營、連的建制,但是會以班的形式存在。

也就是說,十個左右的退役特種兵會組成一個班單位的小隊,配備有機槍手,狙擊手,偵察手,突擊手,拆彈手、隊長、火箭筒手等等角色。他們組成的小隊會以工程發包的形式提供給安保公司。安保公司覺得合適可靠,如果有任務,直接把這個活派給僱傭兵小隊的隊長,隊長便拉着這支隊伍出去執行任務,履行安保合同。黑蜂小隊就是這種模式。當然現在的黑蜂已經不一樣了,他比這種模式更爲強大。黑蜂有自己的基地,後勤,以及資金鍊與軍火商。

從瑪麗對阿藍的態度可以看出,阿藍在這個僱傭兵小隊的地位非常高。而其它的僱傭兵對阿藍也是擁戴有佳。

後來周嫺對我說,一個優秀的軍情特工會在平時的生活中細心觀察,不能放過任何絲毫的細節。阿藍在這個僱傭兵小隊中的地位他早看出來了。

當初周嫺要去境內的時候,瑪麗指給她4個人。4個人都是從其他僱傭兵中抽出來的。他們跟周嫺並不熟悉,也談不配合默契。周嫺並不需要這些僱傭兵做什麼事。人越多,就標誌着危險越多。想來想去,決定順便解決這些僱傭兵。怎麼解決?那就是借7308之手,幹掉他們。

如果幹掉他們,危險倒是解除了。但是瑪麗會懷疑她。得不到瑪麗的信任很危險,這標誌着她不能繼續在瑪麗身邊潛伏。那麼C軍區埋在敵人那邊的內線就會中斷,任務不能繼續開展。這是一個重大損失。

思前想後,周嫺想出一計,帶一個地位比較高的僱傭兵過去,演戲給他看,保全他的性命。這樣一來,既抓住了夏威風,又放走了夏威風;既消滅了大股非法入侵的敵人,又消除了瑪麗的懷疑。

不得不說,周嫺成功了。她導演的這場戲天絲無縫,讓所有的僱傭兵覺得她費經千辛萬苦救回了阿藍。從此,她的地位也急速攀升,讓那些僱傭兵對她刮目相看。

當然瑪麗是不會輕易消除懷疑的。這也好辦,保持緊張的合作關係。有矛盾,也要有衝突,當然更要有合作的傾向。只有這樣複雜的關係,纔會讓瑪麗這個狐狸不會把矛頭對準她。

至少暫時不會給她的工作制造障礙。

周嫺是從公主嶺方向滲透的。沿着黑蜂的痕跡,前面的戰鬥一結束,我們的軍隊撤走後,她就帶着人走上了這條道。這條路線是瑪麗指給她的。瑪麗說:“這條十分安全,放心大膽的走,不會出現任何問題。”

果然,周嫺帶着5個僱傭兵踏入境內,什麼事情也沒發生。她們繞了上千公里,繞到鄔暘市,化妝成流動人口,在夏威風的家門口劫走了夏威風。

夏威風早就風聲鶴唳了。他惶惶不可終日,總覺得警方會隨時帶走他。當週嫺帶着他奔向東南山,又去了樑子溝時,夏威風也以爲這是瑪麗來接他走的。

周嫺安頓好夏威風和幾個僱傭兵,藉着弄吃的喝的爲由,悄悄離開樑子溝,在金鵬農家樂山莊附近的小山上跟我見面,又誘導我去了王朝小區,她和我商量好計劃,又迅速回到樑子溝。整個行程滴水不漏,計劃安排的相當合理。

我們擊斃敵人、劫走夏威風的“屍體”後,瑪麗帶着阿藍突圍。

阿藍在逃跑的過程中被7308的特種兵打成重傷,也是柳葉刀他們安排好了的。打暈阿藍,接下來的事情就好辦了。其實是柳葉刀和火眼開着軍車送她和昏迷的阿藍去邊境線的,還爲周嫺準備了T國的一輛皮卡車。

在上車之前,還跟阿藍手下的僱傭兵進行了一次通話。要求他們過來接應。如果接應,就要選擇徒步進行,巧好瑪麗不許僱傭兵接應,正中柳葉刀的下懷,於是叫周嫺開着車,載昏迷不醒的阿藍,走了一條偏僻的公路進入T國境內,最後直奔圓頂山。

這的確是一個成功的經典的案例,各方面策劃的相當出色,完成的十分漂亮,達到了效果,又隱瞞了周嫺的身份。

到現在,周嫺仍然是唐小米。周圍的敵人對她高看一頭。

望着瑪麗心急如焚的樣子,還有幾個僱傭兵傷心欲絕的情景。

周嫺索性心一橫,好人做到底。走到瑪麗的身邊幫阿藍療傷。

瑪麗雖然聰明狡猾,但在阿藍中彈的情況下,還是束手無策。

阿藍的腹部中了一彈。血如涌泉,在中國那邊的時候,柳葉刀就告訴過她,這個敵人只能挺一天,如果不及時治療,會死人。 736 敵內部衝突

??736:敵內部衝突

柳葉刀是想提醒周嫺,可以根據自己的要求來決定:留不留阿藍的性命?

柳葉刀已經把受傷的部位,子彈的深度都告訴給她了。還給她講解用什麼草藥能治阿藍的傷。什麼是止血的草、消炎的葉子,用刀子怎麼剔除子彈,傷口怎麼處理等等,原原本本的全部說給周嫺聽了。

周嫺經過戰場救護的培訓,在軍校的時候,她還是業務尖子,對於這些醫學常識,柳葉刀一點撥就知道了。

這也是她爲什麼在瑪麗最爲難的時候挺身而出,幫阿藍處理傷口。

當然,不費一個艱難的過程,敵人是不會相信的。所以瑪麗和周嫺爲了救不救阿藍,又產生嚴重的分歧。

周嫺掏出匕首,用打火機點燃的方式消毒。然後撕開阿藍的衣服,用匕首鋒利的刀刃在阿藍的傷口裏試探了幾下。這一試,血流的更多了。

這個動作嚇壞了瑪麗。

“你想幹什麼?”瑪麗失聲大叫,花容失色。

瑪麗雖然頻頻經歷過實戰,像這樣的殘忍的治療方式她從來沒見過。 錦天 況且她見過的只是外傷。而周嫺現在要乾的是動手術。

在這麼簡陋的條件下,在缺少藥品的條件下,做這種手術是非常危險的。 總裁大人的離婚妻 況且動手術的器械只是一把匕首。

別說瑪麗,就連其他在戰場上摸爬滾打多次的僱傭兵們,也沒有見過這種荒唐的救人方式。

“瑪麗,你的意思是想眼睜睜看着阿藍去死,是嗎?”

周嫺早已經預料到瑪麗會阻止。索性收起匕首,走出房間,一個人到外面的林子裏轉了一會兒。

回來的時候,手中多了一些綠色的植物。

哐當哐當。周嫺把這些植物洗乾淨,在廚房裏忙碌起來。一個僱傭兵進去看了一下,覺得周嫺瘋了。僱傭兵以爲周嫺想做菜,把這些食物做成食品。事實上週嫺在搗爛這些植物,還用壓榨的方式擠出**。

除了搗爛葉子和草,她還燒了一壺滾燙的開水。她把什麼都準備好了,準備在接下來的時間裏,爲阿藍開刀,取出子彈。

阿藍在牀上說胡話說了一會兒,就不動了。瑪麗慌了,喊幾個僱傭兵過來看。在瑪麗的心底,這些僱傭兵都是有經驗的特種兵,他們肯定會想辦法救回阿藍的命。

其實這些僱傭兵也沒見過這樣重的傷。子彈打到腹部,估計把腸子都打斷了。他們會縫合傷口,可動不了肚子裏的腸子。況且他們也沒把握把子彈取出來。

阿藍對於瑪麗實在是太重要了。阿藍是瑪麗最信任的僱傭兵頭目。在西姆幾個老牌的僱傭兵死掉之後,阿藍就成爲她得力的助手。

雖然瑪麗能幹,畢竟是女孩子,況且在僱傭兵的世界裏,是看不起女人的。要不是瑪麗心狠手辣,僱傭兵早把她抱上了牀。

如果阿藍死了,那麼瑪麗在接下來的工作中有多被動,可想而知。俗話說一個籬笆三個樁,一個好漢三個幫,再能幹的人,孤家寡人,沒人做助手,也註定會失敗。瑪麗深知這個道理,這也是她心急如焚的重要原因。

幾個僱傭兵進了房間,在阿藍的身上鼓搗幾下,就敗下陣來。傷口太嚇人了,洞口很深,還淌着血。他們實在沒把握,只好結束治療。

https://tw.95zongcai.com/zc/8766/ 沒辦法,瑪麗只好用被子壓在阿藍的身上,企圖用堵塞的方式止住阿藍身上的血。

但是傷口的血還是源源不斷地流出來。 幾個僱傭兵搖頭嘆氣地離開了房間,不說話,默默離開,表示了他們的態度,實在是無能爲力。

過了十幾分鍾,阿藍的臉色開始發青,身體從高燒變爲冰冷。如果再不接受治療,阿藍會死去。

兩個僱傭兵守在阿藍的身邊,他們咬緊牙關,把牀擡起來了。往外搬。

瑪麗問:“你們這是幹什麼?”

一個僱傭兵面無表情地答:“救人!”

“怎麼救人?”

“去醫院啊!”

“這個樣子去醫院,那不等於向軍警報信嗎?”

“怎麼,你害怕了?”

“廢話,我怕什麼?”

“你怕軍警啊?”

“我說的意思是爲大家負責,避免帶領不必要的麻煩!”

“我們是幹這一行的,什麼危險也不怕。”

“別忘了,你們是我僱過來的,如果你們這樣,算違反了合同。”

兩個僱傭兵氣壞了,吼道:“你是想不給錢是嗎?”

“瑪麗,你如果這樣說,休怪我們不客氣了!”

隨着槍械一陣陣響動,幾個僱傭兵奔過來,舉起自動步槍朝瑪麗瞄準。

瑪麗氣得渾身哆嗦,她根本沒想到,這些僱傭兵居然會反水!

“你們這些蠢貨,竟然敢這樣對我?是不是不想活了?”

“瑪麗小姐,你這樣對待我們的人,是極其不負責的,這是一條命,知道嗎?”

“我知道,阿藍對我有多重要,你們難道沒看見嗎?”

“既然如此,那我們必須送他上醫院!”

“你這是自我暴露,會遭到軍警包圍!”

“那麼瑪麗小姐,你有其它的辦法嗎?”

瑪麗啞口無言,她猛地坐在牀上,找不出應對的辦法。

僱傭兵們簇擁在一起,擡起木板牀,往客廳裏移動。這張牀很窄,在幾個大漢的幫助下,很快搬出了房間。

瑪麗看見事情不妙,惱羞成怒,突然拔出手槍,指着一個僱傭兵的頭吼道:“放下,放下!如果不放下,我們就開槍!”

“你敢?瑪麗,你信不信我一槍打爆你的頭!”

一個僱傭兵狂吼着,衝上來,用槍戳着瑪麗的後腦勺。咔嚓一聲推子彈上膛。客廳的氣氛頓時凝固了。只要誰一衝動,就會發生嚴重的傷亡事件。

原來敵人之間也有這樣的矛盾?

周嫺越看,頭腦越清醒。她知道以後該怎麼幹了!

周嫺在廚房裏忙碌了一會兒,就坐在沙發上靠着,冷眼看着僱傭兵們跟瑪麗爆發衝突。

眼看流血就要發生!

瑪麗突然喊:“唐小姐,唐小姐,幫幫忙吧?”

周嫺假裝沒聽見,翹起二郎腿,在沙發上悠閒的唱着歌。“烏呀呀,烏呀呀,郎個裏格郎!” 737 出手相助

??737:出手相助

這首歌應該是朝鮮民歌《阿里郎》,在周嫺的演繹下變成了得意忘形的巔峯之作。

曲子的旋律全被周嫺唱亂了,簡直不堪入耳。但足以表達周嫺的心情。

妞就是想用這樣的方式警告瑪麗:得民心者得天下,民心不可違!

瑪麗不想把事情弄的太糟糕,她緩緩放下槍,朝妞發出哀求的聲音了。“行了行了,我親愛的唐小姐,你就別在這裏幸災樂禍了!還是你來動手術吧?”

妞仰頭,往着上面斑駁陸離的樓板發呆。“這是跟我在說話嗎”

“喲,唐大小姐在擺架子了?算你拽,快點吧?救人要緊!”瑪麗的語氣變了,是真正在求妞。

妞冷笑一聲說道:“剛纔我要救,你不許,現在要我來救,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你想怎麼樣?開個價!”瑪麗有點生氣。

“告訴我,你在我身上注射過什麼毒藥?”

“讓我來想一想。哦,那是一種情毒注射液,不過不要緊,只要你不跟男人親近,什麼事情都沒有。”

“情毒,我不會聽錯吧?瑪麗小姐,做人不能這樣無底線吧?”

“放心吧?我有解藥,只要乖乖聽我的話,我會把解藥給你的。”

“卑鄙無恥下流!”

“怎麼樣?唐小米,你救還是不救?”

“我救,你把解藥給我!”

“解藥在W國,等回去再給你,成嗎?”

“如果你不給,我怎麼辦?”

“哈哈哈!你是不相信我對嗎?”

瑪麗舉起手槍,徑直朝妞走去,她想用威脅的方式逼妞就範。

在瑪麗的世界裏,人與人之間要麼是愛,要麼是恨。如果不聽,就用殺人的方式解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