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們噼里啪啦的長槍短炮進行拍攝,雖然今天有點冷,可女演員依舊穿的想當露骨。

還是那句話,要靚度,不要溫度。

想一下原時空的各種頒獎典禮,尤其是大冬天的,基本上男女藝人們有的都凍哭了,可依舊保持微笑。

這當年,老一輩就並不在意了,想想之前的華表獎,斯琴奶奶那真穿的想當暖和,就像是去菜市場買菜,順便前來參加個活動。

「為什麼要拍攝這麼一個題材?」

蔣生面對著諸多媒體記者說到「我之前並沒有關注過走失被拐兒童,可是在林塵給我這個劇本后,我關注了一下,發現真的是觸目驚心,當然,網上大家也看到了,有說什麼每年20萬失蹤兒童,這個肯定誇張了,可是每年失蹤的兒童都代表著一個甚至兩個家庭的破裂,這也是我為何願意拍這個劇本的原因,因為我希望天下無拐。」

蔣生說了這番話就帶著劇組的人員離開了,媒體還想問也問不成了。

影廳里。

余林生是自己來的。

自從有了孩子后,他和老婆對於這些拐賣兒童啊,虐待兒童啊,還有什麼其他的事情是完全的看不下去了。

所以,看了預告片明顯就是一部催淚的片子,余林生最後決定讓老婆就別看了。

美玲也是同意了,畢竟林塵寫的劇本不虐的太他媽少了。

除了余林生之外,還有諸多的影評人,他們都是受邀前來。

林塵的劇本,蔣生執導,剛憑藉著《泰囧》大獲成功的李虎來主要,等等吧。

不管從哪方面來說,這部電影都值得期待一下。

除了影評人外,導演來捧場的也不少,其中和蔣生關係最近的東方明來了。

然後還有一直想著超越林塵的洛氏哥倆。

去年一年,別看星火影視一系列的手段成為炙手可熱的除了八大影視之外最牛逼的公司。

不過還是要說一句,這個最牛逼是之一,畢竟其他公司也沒有閑著。

去年,洛青的兩部電影票房還算不錯,在電視劇這一塊,洛海的幾個劇本也都獲得了不錯的成績。

怎麼說呢?

要是跟星火影視相比,這哥兩個還是差距很大的,但是和其他人相比則稱得上很牛逼了。

「哥,你覺得《親愛的》這電影會繼續破紀錄嗎?」

洛青低聲說道。

洛海搖頭說道:「不好說,記錄不是那麼好破的,而且蔣生一直以來拍攝的都是低成本的片子,票房也都不算太高,可這一次是林塵的劇本,更不要說林塵自己自編自導自演的《楚門的世界》刷新了這麼多年的紀錄片記錄,確切的說他給紀錄片重新定義了記錄。」

洛青這個時候有點沮喪:「哥,你說她媽的林塵到底是不是人?憑什麼他什麼類型都能拍,還拍的全破了記錄!」

「你問我?」

洛海一攤手「我還想問呢?」

……

陸續的人都到齊了,林塵是最後一個到的,他直接上台當起了主持人。

「謝謝大家前來參加《親愛的》首映禮,我是主持人林塵」

林塵的話音一落,現場響起了掌聲,還有一些調侃聲。

「我現在就想問一下,還有林塵不會的嗎??」

「我了個去,林塵這是準備當主持人了啊。」

「哈哈,表示笑死我了,林塵其實可以想辦法考一個主持人的證啊。」

……

玩笑歸玩笑,這一次的首映禮依舊是非常符合星火影視的風格。

林塵沒有任何的廢話。

說了這麼一句就直接表示:「現在首映禮正式開始。」

說完,林塵就下台了。

十秒后,影廳里的燈光關閉了。

緊接著,屏幕亮了起來。

電影正式開始。

因為大家看了預告片,所以知道李虎飾演的這個角色叫田文軍,而且之前的海報也都預告了。

田文軍的兒子叫鵬鵬,至於田文軍和自己妻子的魯曉娟關係卻很緊張。

田文軍開著一個小便利店,隔壁就是一個網吧,然後因為要找自己的毛頭就讓田文軍幫忙看下。

畫面一轉,另一邊,魯曉娟在蛋糕店正給自己的兒子買著禮物。

「我們把它帶回家好不好?」

魯曉娟這個時候拿起一個造型蛋糕說道。

「好」

田鵬奶聲奶氣的說道。

劇情繼續,鏡頭給到了一幫流里流氣的年輕人,他們來上網,結果借口自己沒身份證。

悲劇在這裡就埋下了。

魯曉娟帶著兒子來找田文軍。

「我看了下鵬鵬的傷口,將來肯定落疤,你說這麼好看的孩子」

魯曉娟埋怨著田文軍,然後看著丈夫竟然交兒子方言,也忙說道「鵬鵬,咱不學方言,咱說普通話。」

顯然魯曉娟對丈夫很生氣「我和你說話呢,說了好多遍了,不要教方言。」

「我願意,咋啦,」

田文軍惱怒的說道「陝省孩子不說陝話說什麼?」

「我是為鵬鵬好,跟咱倆沒關係。」

「你別管,回去吧。」

……

兩人的聊天大家恍然。

原來倆人其實已經離婚了,但是法院把孩子判給了田文軍。

不過魯曉娟則想讓孩子跟著自己,旁敲側擊的告訴田文軍孩子很著媽媽好。

可惜,對牛彈琴。

兩人最終不歡而散,但兒子鵬鵬的可愛卻展示的淋漓盡致。

「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

「高桌子,低板凳,都是木頭」

……

等魯曉娟一走,田文軍教起了鵬鵬,然後幾個小朋友找鵬鵬滑冰。

就在這個時候,網吧突然有人吵架了,然後幾個小朋友把鵬鵬給拉走了玩了。

影廳里此時突然很多人變得緊張了起來。

「我靠,不會孩子在這丟了吧。」

「我覺得有可能啊。」

「汗,小孩子很可愛啊。」

……

討論中劇情繼續。

鵬鵬跟著小朋友跑遠了,鏡頭這個時候一直給了他們。

他們來到了滑冰場,可是鵬鵬突然看見了媽媽開著車,然後追了上去,越跑越快,邊跑邊哭。

可惜魯曉娟並沒有看到,手機也沒電了,最終一個拐彎,小鵬鵬沒有看見媽媽。

鏡頭一直對準著他,車一輛一輛,然後一個男的一下子把鵬鵬抱走了。

………

余林生看了一眼時間。

「10分鐘。」

余林生喃喃自語「前面的所有鋪墊在這裡一下子讓人揪心了起來,林塵和蔣生聯手果然沒有讓人失望啊。」

烈焰交易:錯惹狼性總裁 影院里其他人也都討論了起來。

「我靠,孩子還真的被拐走了啊。

「我日,這她媽的」」

「該死的人販子啊,氣死我了」

「都安靜一下,我們繼續看下去」

………

劇情繼續。

畫面一轉。回到了網吧,田文軍收拾了起來,顯然這裡打了一場架。

此時,電影才算正式開始。

屏幕上打下三個字。

親愛的。

田文軍開始找鵬鵬。

「小宇,鵬鵬呢」

「他不是回家了嗎?」

「不是讓你看好他嗎?」

「我們在幼兒園門口玩,之後他跑了,我就以為他回家了。」

……

這個時候田文軍焦急萬分,小宇的父親說看見了鵬鵬的媽媽,說是不是他帶走了。

於是,鏡頭一轉,田文軍直接來到了魯曉娟家裡,還貼著面膜的魯曉娟不清楚發生了什麼。

「魯曉娟,我告訴你。你以後這樣就什麼都別想」

田文軍硬闖進了家裡,邊找邊說著。

獨家佔有:老公大人不好惹 這個時候李虎的演技也稱得上炸裂了。

在看到鵬鵬沒有在魯曉娟這裡的時候,他終於慌了。

兒子真的失蹤了。

報案因為未滿24小時派出所也不立案。

在火車站,田文軍和鵬鵬錯過了,就差那麼一點點就能找到自己的兒子了。

回到派出所,警察查了監控。

魯曉娟直接崩潰了。

「我理解你們的心情,這樣,你們幾個先到市局,做個DNA血樣測試,以備留存。」

民警望著他們說道「萬一將來孩子找到了呢?先回去吧。」

魯曉娟,田文軍,魯曉娟現任丈夫三人離開,鏡頭一直對準了田文軍無奈的臉龐。

離開時,他正好看到酒吧鬧事的幾個小年輕人,一個個的得瑟的不在意進派出所的樣子。

走到門口的魯曉娟突然轉過來神,她走到了田文軍的面前,一巴掌又一巴掌的打著,被老公攙扶開了,但已經掙脫著想打死田文軍?

「田文軍,你還我鵬鵬,你還我鵬鵬」

魯曉娟號啕大哭,聲嘶力竭的喊著。

這個時候,畫面一轉,田文軍拿著自己而已的照片說道:「大家好,我叫田文軍,這是我兒子,田鵬,他於……」

接下來,田文軍開始了尋找自己兒子的漫漫長路。

而且還有一些人為了騙他的錢故意說有他兒子的線索。

田文軍發傳單,唱歌,各種的為了自己的兒子努力。

眨眼一年後過去啦。田文軍依舊就沒有找到自己的兒子。

「你們報紙連條狗都報道,為什麼不報道我的兒子」

「你兒子的事我們不是沒有報過,只不過這都一年了,沒有新聞性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