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靜!”郭烈大喝一聲。

混亂的室內很快就安靜了下來,一個個全都向他望了過來。

“叛徒的事日後再說,現在我們還有更重要的一件事!”郭烈目光從所有人身上緩緩掃過,語氣沉着。

“還請郭門主明示!”有人說道。

“這次我們的行動也不是毫無成果。”郭烈緩緩說道,“那就是摧日門那個小師叔確實身受重傷,一身實力怕是十不存一,否則摧日門又何以使用這等卑劣的手段?”

“確實如此!”一個小門派的門主眼中一亮,“郭門主的意思是,我們繼續刺殺那個小師叔?”

“沒錯。”

郭烈面色沉着,緩緩點頭。

其餘人也都紛紛點頭,覺得確實應該抓住這個機會,繼續刺殺那個小師叔。

“但我們當中很可能存在叛徒。”也有人表示擔心,“萬一再向摧日門通風報信,被摧日門利用怎麼辦?”

“所以我們這一次的刺殺計劃必須更加謹慎、周全才行!”

郭烈從身後的天烈門弟子手中接過一份文件。

“爲此我已經做了一份詳細的計劃,諸位可以聽……”

還未等他說完,外面突然響起了一陣劇烈的槍聲!

“砰!”“砰!”“砰!”……

此起彼伏的槍聲中,夾雜着大量的慘叫和重物摔落在牆壁地面的聲音。

怎麼回事?!

郭烈臉色一變,從沙發上猛地站了起來。

正在他準備讓身後的天烈門弟子出去看看什麼情況的時候,外面都陡然安靜了下來。

只用了幾秒鐘,所有的槍聲、慘叫聲都消失不見,彷彿只是一場幻覺。

就在這時——

嘭!

一聲巨響,實木房門直接四分五裂,如同被什麼怪物給隨手撕裂。

便在所有人驚駭恐怖的視線中,一個足足三米高,如同完全由肌肉堆積而成的恐怖怪物從外面硬生生“擠”進了房間。

咵啦!

周邊的牆體被那恐怖的身軀直接撐得崩塌開來,大量碎石煙塵簌簌落下,變成了一個原來門框三倍大的不規則大洞。

“聽說這裏有人在找我。”

看着會議室裏衆人那茫然、呆滯還有恐懼等種種不一的神情臉色,恐怖怪物裂開了嘴巴,露出了一個兇殘的獰笑。

“現在,我來了。” 霸道兇戾的恐怖氣勢肆無忌憚地席捲全場,將所有人覆蓋其中!

衆人就像被一塊大石頭壓在胸口,只覺得說不出的壓抑與難受。

甚至有些實力過弱的人,臉上都失去了血色,變得一片蒼白。

而在聽到眼前這個恐怖怪物說出來的話後,絕大部分人眼中都露出茫然、不解的神色。

只有極少部分人臉色大變,猜到了對方的身份。

“你是……”郭烈瞳孔猛地一縮,死死盯着對方那恐怖的身形,“摧日門的那個新任門主?!!”

他此話一出,其餘人頓時都臉色劇變!

原因無他,只因他們心中的僥倖都被徹底擊碎,都明白這個恐怖怪物的目標是在場所有人。

“你是天烈門的那個副門主?”李悼打量了片刻,認出了對方的身份。

他在過來之前,將南天盟所有重要成員的大概資料全都看了一遍。

高達二點幾的智力讓他擁有常人遠遠不及的強大記憶力,那些資料只是看過一眼,就已經全都記在了腦子裏。

“很好,看來人差不多都全了。”

認出郭烈後,李悼又掃視了一遍全場,臉上露出了一個滿意的笑容。

“…你…你想幹什麼?!”

郭烈被他那恐怖的笑容嚇得心臟一突,差點跌倒在後面的沙發上。

“帝國武盟早有規定,所有門派一切恩怨都要在拳臺上解決……你們摧日門難道想不守規矩不成!!”

他表面上一副聲色俱厲的樣子,實際上內心極度慌亂。

對方的實力遠遠超出了他的預料,而且身上沒有一點受傷的跡象,他們這邊人數雖多,但他幾乎可以肯定他們絕不是對方的對手!

“哈哈哈哈!”

李悼就像聽到什麼很好笑的笑話一樣,頓時就大笑了起來。

恐怖的笑聲在會議室裏迴盪,震得所有人耳朵裏都嗡嗡作響。

“老東西! 悅君曲:嫡女傾國 先不說是你們先玩的這一套陰招!就算不是,別說帝國武盟,哪怕帝國皇室也擋不了我滅你們南天盟!!”

話音剛落,李悼就腳下一蹬,將整個地面猛地踩塌下去一大片!

轟!

他整個龐大的身軀化作一道肉眼難見的模糊殘影,如同狂暴的人形暴龍一樣衝進了會議室!

李悼的速度快得恐怖,和龐大的體型完全不相稱,以至於一直都防備着他的郭烈都沒能及時反應過來。

而等到郭烈反應過來的時候,李悼已經帶着一道劇烈的狂風衝到了他的身前。

便在他驚恐的眼神中,眼眸中倒映的恐怖大手急劇放大!

嘭!!

就像一巴掌拍在了一個熟透了的番茄上,郭烈的腦袋直接爆開,紅色的“汁水”爆濺四射。

後面的兩個天烈門弟子被濺了滿頭滿臉的腦漿血水,但還未等他們感到噁心,就各被一隻恐怖的大手一把抓了起來。

然後兩人就被狠狠撞在一起!

巨大的力量瞬間碾碎了他們身上六成以上的骨頭,內臟也被直接擠爆,整個身體變得血肉模糊,已經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吼!!

伴隨着一聲恐怖的巨吼,一人身上的肌肉瘋狂暴漲,整個身體急劇膨脹變大,轉眼間就化作了一頭通體暗紅的恐怖魔猿!

正是通背門的超凡武學,魔猿變!

狂暴的巨吼聲中,那名通背門高手所變化的魔猿貼伏在地上,全身肌肉緊繃起來,貼在地上的四肢猛地發力!

轟!

他整個身體暴射而出,帶着一道驚人的狂風衝向了李悼!

下一刻——

恐怖大手一把抓在了他的臉上,將他死死扣住,舉在了半空中。

豪門盜情:她來自古代 任由那通背門的高手掙扎得如何激烈,那隻粗壯的恐怖手臂都沒有晃動半分。

兩米多高的魔猿雖然確實恐怖強悍,但站在三米高的李悼面前,就像小學生和成年壯漢站在一起。

而他們之間的實力差距更甚於此。

李悼隨手一甩,他整個人就像炮彈般飛了出去,狠狠撞在了旁邊的牆上,將牆體轟塌了一大片。

通背門高手雖然一招落敗,卻爲其他人創造出了絕佳的出手機會。

“叮!”“叮!”“叮!”……

隨着一片密集的金屬交擊聲,一片血影籠罩了李悼的下半身,大片的火星四濺飛散。

那是一個用劍的高手在瘋狂攻擊他,劍速極快,沒有一個人能看清楚劍的軌跡。

哧!哧!哧!

激烈的破空聲中,四五個不同形制的暗器撕裂氣流,射向了李悼的眼睛等各處要害!

更多的攻擊先後相繼而至。

帶有腐蝕劇毒的腐屍毒功,能產生絞殺勁力的鬼絞掌,利用震盪技巧可無視防禦直接傷人內臟的暗殺拳……

便在這短短片刻,七八種不同的攻擊就打在了李悼身上。

然而一切都是徒勞。

重生之妖嬈毒後 任由那個高手的劍速再快,攻勢再猛,他的劍都完全無法破開李悼的防禦,只能徒勞留下一道道白印。

而李悼只是微微偏開腦袋,那四五個暗器就沒有一個能打中他的要害,濺開大量火星後就直接彈開。

至於其他各種攻擊更是如同泥牛入海。

腐蝕性堪比一級強酸的腐屍毒功,只在他表皮上留下了一道巴掌大的淡淡黑印。

使用鬼絞掌的高手不但沒能對他造成絲毫傷害,反而震裂了自己手骨。

可以無視防禦的暗殺拳,根本無法讓他那身恐怖的肌肉產生共振效果,完全沒起到任何作用。

便在下一刻,他們就迎來了李悼的反擊——

嘭!!

重物撞擊的悶響中混合着骨骼斷裂的聲響,一個個高手橫飛了出去,重重撞在會議室的各處。

沒有任何花哨的技巧,粗壯的恐怖胳膊橫掃而出,就將一衆高手直接砸得筋斷骨折,慘叫着倒飛而出。

但不是所有人都心存鬥志,也有人趁機落荒而逃,向外面衝去。

李悼也沒有去追他們,直接伸手在天花頂層上摳下去,硬生生挖下一塊塊不規則的混凝土石塊,向他們甩了過去。

呼!!

混凝土石塊帶着撕裂氣流的劇烈呼嘯聲,宛如炮彈般高速射了出去,精準地轟在了那些人的後背。

他們就像被一個大錘重重轟在後背上,被轟得狂噴鮮血,一個個向前撲飛了出去,重重摔在了地上。

片刻功夫,會議室裏的十幾個門派高手就被李悼盡數解決,橫七豎八地躺在各處地方。

儘管很多人身上傷勢並不是很重,但在親眼見證到李悼展現出來的恐怖戰力後,再沒有人還有任何鬥志。

當然他們這麼快就徹底放棄的原因,更是因爲誰都看出李悼故意留了他們一命。

除了一開始的郭烈和那兩個天烈門弟子外,其餘人雖然都被打傷,但卻一個都沒有死。

“都冷靜下來了?”李悼視線從衆人身上掃過。

有人壯着膽子問道:“你不殺我們?”

李悼望向說話的那個人。

看到李悼的視線落在自己身上,那人只覺得就像被一個遠古兇獸給盯上了,心跳都加快了許多。

“如果有人謀劃刺殺你,你會放過那個人嗎?”李悼語氣陰沉,恐怖的大臉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便在所有人都臉色發白的時候,他語氣陡然一轉。

“不過…我這個人向來大方。”李悼咧開嘴巴,露出一個自認爲和善,實則異常恐怖的笑容,“所以決定可以給你們一個活命的機會。”

沒有人是傻子,知道對方不可能白白放過他們,肯定要付出相應的巨大代價。

但只要能留下自己的命,就是付出再大的代價都值得。

所以當即就有人問道:“條件是什麼?”

看到對方這麼上道,李悼再次笑了,回答道:“武功!把你們各自所學的超凡武功全都交出來,我就放過你們!”

他的目標正是這羣人的超凡武學。

南天盟由大小十幾個門派共同組成,有的門派很小隻有幾個人,如紅鶴門這樣的暗殺門派,而有的門派則有數百人。

他們大小規模各不相同,能加入南天盟只有一個原因,那便是這些門派都有超凡武學或是祕法(殘缺超凡)的傳承。

若是沒有超凡武學,就算門派規模再大,都無法加入南天盟。

大千劫主 這些人既然能作爲門派的代表,說明他們本身在門派的地位就很高,定然都學過門內的超凡武學。

李悼此話一出,頓時所有人都遲疑了起來。

倒不是他們都堅貞不屈,而是在這麼多人面前,就算再惜命的人也不會迫不及待地跳出來,丟了自己顏面。

但確實也有堅貞不屈的人。

“你做夢!”一個高手怒吼道:“想要我赤焰門的焚身魔功,除非我死……”

嘭!!

劇烈的破空聲中,一個足球大的混凝土石塊高速射出,精準地轟在了那個赤焰門高手的胸口!

巨大的力量從他身上碾過,胸骨被直接轟碎,內臟被碾成了肉泥,整個人倒飛而出,重重摔在了後面的地上。

那個赤焰門高手躺在地上,混凝土石塊就深深嵌在他的胸膛中央,暴凸出來的雙眼佈滿了血絲。

整個人一副死不瞑目的模樣。

“還有人想要以身殉志嗎?我非常欣賞這種高尚的品質,所以如果還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