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書恭恭敬敬遞過來,衰老鬼說道:“當年隨我來到冥界的,只有這本兵書了,如果舒大人不嫌棄,請您收下一覽,如果可以的話,能將曹家兵法發揚光大,也讓我曹家後人無憾而已……”?? 最強靈魂收割者337

黃道生鄭重的接下這本書,小心的收入烙印中,感嘆說道:“曹將軍,等我回到人界,絕對會將它出版,署名也是曹將軍的大名,再找到曹將軍後人,看看有沒有我可以幫助到的地方。曹將軍,請您放心,這些都是小事,我一定能辦得到的,您就安心走吧……”

衰老鬼突然行了一個跪拜大禮,這在宋朝可是臣子面對主上的最高禮節。黃道生驚的是慌忙上前扶起,唏噓不已。

“曹將軍一路走好!”黃道生和凌草看着衰老鬼一步一步走向輪迴的結印中,心中一陣感慨。

不知道將來自己死去後,是否也會面對這樣的場景,不知道自己做了這麼多傷天害理的大事小事,會不會進入悽慘的輪迴中。

黃道生嘆了口氣:“妹子,走吧,送走了曹將軍,咱們現在回人界!”

綠水青山,藍天白雲。紅日黃土。夕陽一片好。

黃道生站在豐都的國家森林公園山頂,看着夕陽西下的美景,感動的眼淚都差點掉下來。

兩百多天,在灰暗沉悶的冥界待了七個多月。終於回到了人界。腳踏實地的踩着神州大陸上。呼吸着森林公園內新鮮的空氣,聽見各種清脆的鳥兒叫聲,黃道生閉上眼。長嘆一口氣。

凌草跟在身邊,被這裏的景『色』震撼到了,對她來說,周圍的植物越多,她的感應能力就越強,花妖一族就是植物進化成的妖族,當然會對這裏相當滿意。

黃大師睜開眼,拉着凌草說道:“妹子,走吧,美景以後再看,現在最重要的,是找到幾個知情人,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出了森林公園,坐在回縣城的汽車上,黃道生拉着凌草偷偷笑着。

兩人身上一分錢也沒帶,只好趁人不備,跳到旅遊大巴的車頂,由凌草用兩股藤蔓將兩人固定住,爲了不必要的麻煩,逃票了……

來到豐都內,黃道生和凌草趁着夜『色』悄悄的從車上跳下來,碰到一個好心的姑娘,借給他們手機打了一通電話。

黃道生第一個撥打的是萱姐的電話,不在服務區。喬嵐的也一樣,關機。龍天也關機,驅魔人小隊全部聯繫不上。

這下麻煩了,黃道生努力回憶着那些朋友的聯絡方式,終於想起來天府屠靈閣的齊海兄弟,幸好這下撥通了。

齊海的聲音很憔悴,但是還能聽的出來,沒想到竟然是黃道生打來了的,齊海驚喜的聲音傳來:“舒……你回來了?你先不要說話,聽我交代一些事情。第一,不能叫我們所有人的名字和代號,第二,不要在電話中說出有關我們職業的事情。”

黃道生笑道:“剛剛回來。先不說別的,麻煩你給這號碼衝100元話費,我可是身無分文,找人家善良妹子借來的電話。如果不麻煩的話,能不能派個人來豐都接我?這裏是山城吧?我和山城,嗯,距離那個一把手辦公的地方遠不遠?”

齊海連忙說道:“你先把電話給那個手機主人,我來和她說幾句。”

借他們手機的妹子莫名其妙,不過還是接過了電話,嗯嗯答了兩聲,又把電話遞給黃道生。?? 最強靈魂收割者337

齊海說道:“舒克,我給這個妹子做通工作了。我待會兒給她充值1000塊錢的電話費,然後再給她銀行卡里打5000塊錢,等她查到帳了,幫你們買兩張豐都到山城的汽車票,連夜趕過來。我們現在還在天府,立刻開車趕過來,有300多公里,最快也要4個小時。”

黃道生奇怪了:“怎麼?不能通過,嗯,那個地方,快速過來嗎?”

齊海急忙說道:“出了大問題!見面再說,你們到了山城,在解放碑大都會廣場等我,千萬不要急着去那個地方!就這樣,你把電話給那個女孩!”

真的出大事了!政務廳傳送陣都不能用,而且不能隨意進出?最古怪的是,有些關鍵字,說都不能說!

黃道生將手機還給女孩,女孩嗯嗯啊啊回答了幾句,將信將疑的掛斷電話。

黃道生長的普普通通的,但是笑起來挺真誠的,凌草更是散發着『迷』人的魅力,雖然現在又到了六月份,凌草穿着一身古怪的植物纖維長裙,但怎麼看,這兩人都不像是壞人。

女孩猶豫了一下,突然手機響了,短信提示真的充值了1000元話費,這才放下心來,笑道:“跟我來吧。”

三人走向豐都車站對面的建設銀行前,沒過多久,女孩子短信又來了,飛快的跑到取款機錢,查詢餘額後。又取出5000元錢,笑眯眯的對站在門外的黃道生和凌草說道:“好啦,你們的朋友轉來了5000元錢,還幫我衝了1000元的電話費,我只是借給你們電話,用不着謝那麼多,這5000元給你們吧,沒事我就走啦!”

黃道生連忙感謝,接着帶着凌草,返回車站。買到了最後一班前往山城的長途汽車。

事情透着古怪。黃道生想要立刻搞清楚發生了什麼,趁着車還沒開,在車站外的通訊店買來一部國產手機,配了三四張充值卡。隨意買了一點特產吃食。回到車上。

凌草對一切都是充滿了好奇。任何事物對她來說都是新奇無比的,但是黃道生表情嚴肅,她根本不敢去問。只是默默的看着他做所有的事情。

黃道生再次試着撥打驅魔人小隊的電話,還是沒有人接,而神農團的炎火等人,黃道生又沒有刻意去記他們的號碼,就連齊海,也僅僅是因爲他的號碼裏面最後幾位是66778899,他才勉強記住。

驅魔人小隊沒有人接,黃道生按出了家裏老黃的電話,手指停在撥出鍵上,久久不敢按下去。

猶豫了再三,黃道生還是掛斷,撥給了齊海:“是我,剛剛買了新手機。你出發了吧?能不能在電話裏給我講講,發生了什麼事?”

齊海說道:“電話裏不能講。還是到山城見面了再說。這次問題真的鬧大了,已經成了全國範圍內的大事。”

黃道生苦笑起來:“你這不是玩我麼!我現在誰都聯繫不上,我的女朋友,我的隊伍,那些人不是關機就是不在服務區,唯一能聯繫上的只有你了,你卻給我賣關子!”

齊海也是無奈的很:“不要說這些,那些事情,已經有人出手了,上面也分成了兩派,有人支持,有人反對。現在我們的處境都沒有原來那麼好了。”

『政府』『插』手屠靈界的事情了?黃道生有些緊張:“那我能不能和我的父母打電話?”

齊海想了想說道:“換號打。而且儘量少和我聯繫,雖然我這個電話有加密,但是打多了還是會暴『露』你的身份和地址。”

掛斷電話,黃道生匆匆忙忙拆電池換新卡,給老黃打了過去:“喂爸!是我!我今天回國了!”去冥界之前,黃道生給出的理由是公司外派非洲公幹,而且沒有信號,沒法上網打電話什麼的。

老黃驚喜的聲音傳來:“你回來了?在哪裏?要不要我們去接你?”

黃道生笑笑:“我剛到國內,安全到達了。剛回來有很多事情要處理,我過兩天就回來看你們!媽還好吧?讓她不想我。我給你們帶來好東西了的,過兩天再聯繫啊!”?? 最強靈魂收割者337

老媽的聲音從電話裏傳來,一陣哭聲:“生啊……你這沒良心的,半年多了都不打個電話回來……”

黃道生快速說道:“爸,媽交給你了,我掛了啊,真有事!急事!”

長出一口氣,黃道生這才放鬆的躺在座位上。

凌草接過這個手機,左右翻看,好奇的把玩着,好半天才問道:“舒大哥,問題真的很嚴重嗎?”

黃道生握着她的手,輕輕撫『摸』着:“何止是嚴重!待會兒到地方了,我再和你好好講講。現在抓緊時間休息吧。對了你吃不吃東西?這可是人界中的美味哦……”

最後一句用只有兩人才聽得清楚的話說着,凌草美目一亮,看着黃道生打開在車站外買的豐都特產小吃,好奇問道:“這是什麼?”

“麻辣雞塊……”黃道生正準備用牙籤串一塊送到凌草嘴裏,看見她一陣躲閃的樣子,突然醒悟過來,小聲笑道:“妹子,你們不吃葷的吧?那你們平常吃什麼?”

凌草確實不吃肉食,而且很反感這些,說道:“我們喝水就夠了……”

黃道生豎起大拇指:“佩服!果然只喝水的妹子,身材就是好啊!哎,這麼美味的東西,只好由我一個人享受咯!”

…… 兩人說說笑笑,一百多公里的路,走了兩個多小時纔到山城。

出了汽車站,兩人打車來到解放碑,黃道生數了數,還有4000多塊,乾脆拉着凌草逛起了商場,按照自己的品位和嗜好,很快就將她打扮成一個打扮時尚,肌膚嬌嫩,天姿麗『色』的純天然美少女,黑絲熱褲,細腰豐『臀』,很是吸引人眼球。

很快齊海就來了,在廣場附近碰面後,將兩人帶到路邊的一輛商務車中。

司機也不是外人,齊河,都在第二看守所開荒時見到過。

齊海拿過黃道生的手機,直接從車窗扔了出去,小心翼翼地說道:“小心一點比較好。國家開始關注我們這個羣體了,一部分人持支持態度,任由我們自由發展,一部分人堅決反對,想將我們這類人統一放在一起,準備集中營模式管理。我待會兒給你一部衛星加密的手機,以後方便聯繫我。舒克,你這下去了七個多月吧?人界發生了大變化,聽我一一道來。”?? 最強靈魂收割者338

黃道生和凌草繫好安全帶,任憑齊河開着商務車在車流中急速前行,聽着齊海按順序說出人界大事件,眉頭緊皺。

從黃道生下到冥界開始,第一個月,人類屠靈者世界中,第一個7級的高手出現了,竟然是海神!

這個神一樣的男子,從最開始的血『色』『迷』宮撿漏開始,一直走在等級的最前列,是最頂尖的那幾個之一。

而且因爲裝備領先。海神在升級的路上走的很順利,在黃道生沒有走的時候,那時候加上特殊局的幾個超級高手,還有幾個常年在各地當地方諸侯的獨行俠,都到了6級巔峯,準備衝擊7級。

海神是在西伯利亞訓練營附近瘋狂廝殺了一個月,在與幾個等級差不多的人族高手聯手後,再加上冥界頂級僱傭軍的協助,最終辛苦的打下鎮守的最高指揮官7級亡靈,掃『蕩』了整個西伯利亞訓練營。

除了升級之外。所有參與的這些人收穫也是相當巨大。獲得了大量的裝備和財務,回來後海神卻突然神祕失蹤,沒有人看到他。

在海神失蹤事件鬧的沸沸揚揚時,第二件大事發生了。特殊局重組。力王。天樂,火神,這三人重組了特殊局。擔任最高仲裁人,下面建立了情報部,糾察部,外聯部,仲裁部四大部門。

梅時雨 其中情報部是一個空殼,主要是神農團在做外圍工作,算是兩個組織的合作。

糾察部是外包給了幾家有實力的大團隊,由原特殊局預備成員負責,主要處理整個人界的幽冥戰士之間的恩怨,處理各地投訴,調節糾紛。

外聯部負責發佈命令,整理特殊局章法,負責整合全國的幽冥戰士,成立一個全新的公會,並且和國家的某些特殊機關部門打交道。

仲裁部則是處理重大惡**件的地方,有點像重案組,吸納了一些高手,培養祕密成員,提供各種等級的極品裝備,並且買下大額的人身意外保險,福利待遇特別好。

特殊局重組後,第一件事就是啓動訓練營計劃,這件事可以並稱第二件大事,由三巨頭共同選擇參與人員,提供最優秀的訓練場所,三巨頭親自教授戰鬥經驗,並且食宿和工作全包,從訓練營畢業後,可以選擇進入特殊局四大部門工作,或者推薦給全國『性』的大組織。

訓練營這件事鬧的特別大,在神農團的支持下,做成了一個全國『性』的選秀,堪稱整個屠靈世界的盛事,吸引了大批的4級5級高手爭奪訓練營的名額,更有不少3級新秀,以及被淘汰下來的4級高手,自發的組織成一個小團體,向特殊局爭取第二梯隊的訓練。

訓練營事件還沒有結束,第三件大事發生了。

其實第三件大事一直可以持續到現在,這件事就是各地高手的突然離奇失蹤,不知道生死,不知道去向,很多霸佔一方的土豪,都消失不見。

比如說曾經糾纏了黃道生很久的祥瑞軍麒麟,還有霸佔西北的狼王,兄弟會大熊的師傅也離奇失蹤。

說是失蹤,但是更多的人都相信是謀殺,因爲特殊局三大神之一的天樂,就被人偷襲至重傷,拼死爆了自己的一條胳膊,才留下一條小命。

一連串的大動作大變化,還有越來越瘋狂的屠靈界異事的發生,對正常人類的影響日益彰顯,於是國家出面了,派出神祕的有關部門,首先直接找到了躺在醫院裏的天樂,進行審問,這是第四件大事。

國家想要控制這一部分特殊人才,這是軍方和『政府』方面的激進派強烈支持的,因爲強化之後的幽冥戰士在軍隊上的重要『性』,以及『政府』方面對鬼神傳說的維穩『性』,這部分激進人士決定必須自己掌控。?? 最強靈魂收割者338

而特殊局在自己的支持勢力暗示下,一直和激進派打着拉鋸戰,他們可以成爲保守派,不願意將這部分特殊人才公佈於衆,藉口民衆不能得知這種事情,而且唯恐社會發生『騷』『亂』,出現新的派教,畢竟,現在執政黨的宗旨是無神論,所以保守派必須要掩蓋這件事,保住這個祕密。

歸根結底是利益方面的問題,誰都不願意放手屠靈世界的領導地位。

但是激進派有辦法,雖然不敢大規模的對普通民衆炒作,但是鑑於有關部門的特殊『性』,軍警部門大權在握,可以讓他們通過短時間的排查,找到這些與衆不同的人,再進行分頭拉攏,收編不成就恐嚇,恐嚇不成就關押,這就造成了現在國家層面上,對屠靈世界的兩種不同態度。

而在屠靈界正面交鋒的陣營中,保守派最大的領頭羊是特殊局三巨頭,激進派的先鋒軍竟然是整體收編的祥瑞軍,再次變成京城和廣深之間的對抗。

所以黃道生聯繫到齊海時,齊海第一句話就是讓他不要說出關鍵敏感字,否則萬一被激進派監聽到關鍵字,跟蹤上這些人,抓住了好不容易保留下來的這些種子,可能再次面臨滅頂之災。

黃道生對滅頂之災這個詞很敏感,問道:“爲什麼會是滅頂?難道現在的屠靈界戰士,數量很少了嗎?”

齊海嘆了口氣:“比起原來,不足十分之一!這就是第五件事的發生了。”

第五件事,在大量高手失蹤後,三個月前,人界中突然出現了來歷不明的異獸。

這些異獸一開始不敢在人類城市中大規模出現,最多也只是和政務廳發佈的屠靈任務目標在一起,也就是說,幽冥戰士在接到政務廳任務後,去某個地方與靈魂戰鬥,可能在靈魂身邊,甚至是半路上,碰上這些異獸。

這些異獸的實力也不算太強,一般也就是3級4級的樣子,只要不是落單,三五成羣的幽冥戰士,都可以滅掉異獸,或者打不贏還可以跑的掉。

但是到了後來,異獸的數量越來越多,實力越來越強,現在基本上找不到4級以下的異獸了,基本上都是4級,而且單個的都少,多是成羣結隊,整日在城市中游『蕩』,尋找符合條件的目標。

這些異獸普通人看不見,所以一旦在街上發生戰鬥,有結界的那些幽冥戰士還好掩飾,沒有結界的幽冥戰士就好像和空氣在搏鬥一樣,拳打腳踢,拼死搏鬥,圍觀的人看的莫名其妙,只會看到這人打着打着就渾身流血,缺胳膊斷腿,腦袋分家內臟消失之類的。

靈異事件在全國各地都發生過,讓一些嗅覺敏感的普通民衆紛紛猜測,更有消息靈通人士從有關部門拿到消息,在網上發出驚世駭俗的警示,對平靜的人類社會造成了巨大的恐慌。 黃道生拿手撐着腦袋,愁眉苦臉,嘆了口氣問道:“這五件大事,就沒有一件是好事。我估『摸』着唯一看起來像是好事的特殊局訓練營,恐怕最終也變成了虎頭蛇尾的事情。”

一說到這事,齊海也是搖頭不已:“可不是!到後來,天樂被襲擊,屠靈界大『亂』,投訴,仲裁,這種事情忙都忙不過來,誰還在乎訓練營學員?聽說還是有人突破了,成爲5級6級的高手,補充了特殊局的梯隊,增加了替補成員的厚度。”

“那這半年整個人界就只有一個到7級了?”黃道生表示不敢相信,“當時我走之前,力王不是都6級巔峯,衝擊7級的嗎?還有另外的那些高手呢?”

齊海說道:“這就是第六件大事,也是和整個屠靈世界相關,可能是所有事情中最好的一件了,那就是殺異獸,也是可以有經驗的。所以在與異獸爭鬥一個多月後,聽說7級的大高手出現了幾個,而更多的3級4級戰士也隨着戰爭成長成熟起來,很多都進入4級5級了。”

黃道生這纔好想一點:“我說呢!怎麼可能被壓着打?神器就是仙界丟下來的,死了這麼多人,仙界有沒有再找另外的新手補充?”?? 最強靈魂收割者339

齊海苦笑一聲:“現在滿大街都是4級異獸,還是成羣結隊的,你讓一二三級的小戰士怎麼辦?現在的局面就是,死一個少一個,越打越少。不僅要自保,和異獸鬥,還他嗎要防着國家機關來捉咱們。列個瓜娃子!”

黃道生笑笑:“剩下的都是精英,咱們也不用太擔心!另外我想知道,能不能聯繫上神農團他們,我想知道驅魔人小隊去了哪裏,他們現在一個人都聯繫不上。”

齊海鄭重起來,坐直了身體,嚴肅的說道:“最後,第七件大事。說出來你可不要驚訝。”

黃道生心中咯噔一響。突然血衝到了大腦中,心中一片空白,說話的聲音都顫抖起來:“難道……驅魔人……全軍覆沒了?”

齊海搖頭:“不是,現在全國各地的大型政務廳。絕大部分都失去了作用。被異獸羣佔據。我們所有的屠靈戰士,都被趕了出去,過着水深火熱的日子。不能接任務。沒有交易市場,沒有辦法傳來傳去,沒有辦法聯繫其他人,每個省份,各個城市,幾乎都變成了孤島。現在唯一還在人類手中的,只有京城和上滬兩個城市,還是人類集合了幾乎所有的精銳力量,嚴防死守才保住的唯一根據地。”

震撼!絕對的震撼!

這個消息果然是遠遠出乎黃道生的意料,他聽到異獸攻擊人類已經很驚訝了,沒想到全國那麼多城市,大大小小的政務廳可能有幾十上百個,到最後還剩下京城和上滬兩處?其他的地方全部失守?

黃道生雙手緊緊抓着商務車座位上的扶手,好半天才喘過氣來,艱難的問道:“那你知不知道怎麼聯繫上神農團他們?我想,就算他們失去了政務廳,但是整個情報網應該不會崩潰吧?沒有政務廳的信息共享,他們應該還有普通交流方法啊 ?電話裏不能說敏感字,但是可以用暗語啊……”

齊海搖搖頭,遺憾的說道:“舒克,這個恕我無能爲力。我和屠靈閣的人一直留守在天府,我們川軍生是天府的人,死是天府的鬼,絕對不會離開我們的故鄉,一定會保護我們的家園,浴血奮戰到最後一滴血。神農團在天府政務廳淪陷後,就再也沒有來過,聽說在山城,也沒有看到神農團的身影,也許他們都退縮回了京城和上滬呢。”

黃道生長嘆道:“這個我不會強求你幫我什麼,你能告訴我這些事情,能幫我解決了最迫切的難題,我已經很謝謝你了。”

說完,黃道生從烙印中取出一袋魂石,大約就幾十顆,遞過去,說道:“齊海,我在冥界也有一番奇遇,她叫凌草,是我在冥界中生死相依的同伴,這次也隨着我一起回人界,就是爲了幫我。”

齊海捏着這一袋魂石,激動的不知說什麼好,擦了擦手,想要和凌草握手,黃道生擺擺手,示意不必客氣,繼續說道:“這是一袋魂石,就送給血『性』的川軍漢子們了,我也不知道魂石現在還值不值錢,反正我拿得出手的,也就這些了。”

齊海連連點頭:“值錢值錢!比原來你在的時候,好像還要值錢的多,不過現在政務廳沒了,已經不換積分了,偶爾有一些小型的交易集市中可以看到用軟妹幣收購,或者是其他值錢的東西換購。”

黃道生看的很淡,說道:“命都沒有了,還在乎什麼錢啊……齊海,能不能借我哥萬兒八千的,我想等一下就去上滬找他們。”

齊海有些激動:“錢什麼的都好說,我給你準備一張50萬的銀行卡,你拿去用就是了。反正都回來了,這麼急着去上滬幹什麼?休息一夜再說吧?我爲你們接風洗塵。還有,你下去是爲了療傷,現在傷口好了沒有?”

黃道生乾脆扒開自己的衣服,『露』出一片恐怖的黑『色』,苦笑道:“我也不瞞你,在冥界我雖然混的還可以,但是時間也不多了,恐怕用不了多久,我就會被幽冥鬼氣同化,就會成爲一個活死人。所以我一天時間都耽誤不得,這次回人界,還是請假回來的,過幾天就要不得不重回冥界,爲它們賣命……”

這話說的相當悽苦,齊海也不知說什麼好,掏出電話撥了出去,低聲吩咐了幾聲,然後從副駕駛上的皮包中抽出一張銀行卡,遞給黃道生,鄭重的說道:“舒克,如果我能幫你什麼,你儘管開口。現在人類屠靈界已經大『亂』了,我們這些曾經並肩戰鬥的朋友們,更應該團結起來。”

黃道生笑笑:“多謝你的銀行卡了。你放心,我命由我不由天,我是絕對不會輕易放棄的。說不定過幾天,我還會聯繫你,如果在不影響你們天府屠靈閣的整體安排,我還是希望能夠得到你的大力相助!”

齊海伸出手,緊緊的握住黃道生不放:“那是當然!一世情,兩兄弟!”?? 最強靈魂收割者339

“一世情,兩兄弟!”黃道生重複了一遍:“送我們去機場吧,現在應該買得到午夜航班的機票。不過我和凌草都沒有身份證,看看你能不能想想辦法了……”

“沒問題!”

齊海答應的倒是相當爽快,讓黃道生驚訝無比:“你連這事都搞的定?”

齊海哈哈大笑:“砸錢嘛!你知道一顆魂石多少錢嗎?”

黃道生默默一算:“靠!剛纔手抖了,送多了,還給我……”

……

……

機場暫時沒有發現異獸的出沒,不過黃道生相信,要是異獸的數量足夠多,在控制住各大政務廳之後,肯定不會放過機場,火車站,長途汽車站,甚至是高速路。

戰爭中,講究的就是兵力運輸的效率和速度,現在這個情況,異獸控制了全國絕大部分的政務廳,已經構建了一個巨大的傳輸網絡,任何一處受到攻擊,全國各地都可以迅速派出增援。

只有京城和上滬這兩個傳統陣地在人類手中,恐怕這場戰役,不好打!

凌草看着黃道生一臉苦惱,小心的擦了擦他額頭上的細汗,問道:“你在擔心贏面很小?”

黃道生嘆了口氣:“人類比異獸和大妖要聰明的多,戰鬥打下去,絕對是人類獲勝。但是這個時間我耗不起啊!我還有一個星期,怎麼可能一個星期內收復全國?”

一時間兩人又沉默起來,坐在頭等艙裏,靜靜的看着窗外。

飛機在山城上方盤旋了一圈,向上滬飛去,這一夜,恐怕很多人又無眠了。

…… 來到上滬,已經是午夜時分,最後一班的大巴裝滿了回市區的人,黃道生和凌草也不例外,擠在人羣中上了車,坐在前排靠門的位置上。

精神奕奕的凌草對一切都好奇,不過她很有眼力價,不該問的從來不問,不知道如何處理的從來不做,就連幾個故意用眼神挑逗她的帥哥在她身前走來走去,她也是老神入定一樣,眼觀鼻,鼻觀心,出神的盯着窗外的夜景看着。

這臉蛋,這高聳,這腰肢,這黑絲大白腿,再加上一副寂寞美人的形象,更勾人了,引得幾個不長眼的成功人士,接着在司機旁邊打水,或者是問路問點,眼珠子總往凌草身上重點部位瞟,絲毫不顧忌坐在旁邊的黃道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