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境界越高,自己越來越膽小了。

換在當初,像這樣的跳樑小丑,他管對方是什麼背景,第一箭就殺了。

拉弓凝聚,脫手!

佛魔箭帶著無畏一切的氣勢,疾射出去。

「葉星星,你敢……」

桑海根本就沒想到對方會這麼瘋狂,大驚失色,一連在面前布了好幾道防禦,還從身上祭出自己最強的法寶,希望能擋住這一箭。

可惜,在佛魔箭面前,他所有一切防禦都形同虛設!

一箭穿心!

瞬間死亡,然後被火焰吞噬,燒成灰。

楚天嬌驚呆了,不敢置信地望著葉雄。

她沒想到這個儒雅的男子,還有如此瘋狂的一面。

「你知道自己做了什麼嗎?」楚天嬌震驚地望著他。

「聖母都得罪了,多一個始祖又如何!」

葉雄聳了聳肩膀,好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一樣,上前將魔迪的卡片塞進陣眼之中,走了進去。

獄衛也驚呆了,但由於死的不是地獄道的人,他就睜一隻眼睛閉一隻眼睛,反正與他無關。

「葉星星,你有種把魔迪也說服了。」楚天嬌在背後大吼。

「我有沒有種,你一會就知道了。」

葉雄說完,身影已經消失在禁制之中,進入了大陣。

……

大陣里,八根虛無柱子,射出八條鐵鏈,將一個外表只剩下殘魂的男子綁住。

從那虛無的黑影之中,葉雄能看出來,對方是人首獸身。

雖然只剩下一具殘魂,但是氣勢依然非常強大。

「你就是魔迪?」葉雄來到他面前,淡淡地問。

「煩不煩啊,一天來幾個,還讓不讓人休息?」

殘魂幻化成一張大嘴,朝葉雄大吼,彷彿就將他吞噬一樣。

雖然被綁住,但是,那氣勢,還是讓人不寒而悚。

「我聽夜迦邏說你生前很牛逼,但是我聽了之後,覺得不過如此。」葉雄冷笑。

「你是何人?」殘魂那黑洞洞的眼睛盯著他,問:「給你一分鐘時間,說說自己有多牛逼?」

「我上輩子把天道罵了一頓。」葉雄說道。

「哈哈哈,罵天道的人多了,老子就天天罵天道不公。」

「我的意思是,當面罵。」葉雄補充。

魔迪目光盯著他,瞪大眼睛,震驚地問:「你到底是誰?」

「宇宙法界,監天四聖皇之一,人皇葉凡,當然,這都是上輩子的事情,我說說這輩子的事情吧!」

葉雄從身上掏出一顆測骨珠,握在掌心之中。

「這是測骨珠,我現在的骨齡是一千七百歲,境界是合體巔峰。對了,我是從神界逃過來的,因為被聖母追殺,逃到聖界。可是,我剛才一不小心,在門口把來度化你的那個叫什麼來著……桑河,對,就是桑河,我把他給宰了,估計在聖界也快呆不下去了……」

魔迪看著他的手中的測骨珠,有些懷疑地問:「這珠子不會是假的吧?」

「你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

葉雄將手中的測骨珠拋了過去。

魔迪殘魂將測骨珠接過來,仔細看了片刻,確定之後,這才震驚地望著對方。

「我剛才跟夜迦邏喝酒,他說你很牛逼,我這輩子沒見過比我牛逼的人,所以過來看看你。沒想到,一個修鍊了幾萬年的人,都被關在這裡,能牛逼到哪裡?」葉雄聲音之中,滿滿都是嘲諷。

「你是重修之身,一千七百歲修鍊到現在這種境界,有何了不起,我也能。」魔迪傲然說道。

葉雄右手一抓,凌空將旁邊一杯已經擺放了很久的孟婆湯拿過來,懸浮在他面前。

「你不是覺得自己很牛逼嗎,重修試試,看看能不能勝過我。」葉雄道。

「你激我,別以為我會上當。」魔迪冷哼。

「魔迪,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了,你想去宇宙法界找將你打入十三層地獄的人報仇,除了我,沒人幫得了你。伊莎不得,始祖也不行,唯有我一人矣。」葉雄仰著頭,傲然說道。 魔迪看著他,還是有點不敢相信。

「你說你是什麼監天四聖皇,有什麼證據?」他問。

葉雄身上頓時湧起佛,道,魔,三種元氣。

同時,身體也開始變身,變成五靈獸。

「同時身兼佛,道,魔,妖四道神通,你這輩子見過第二個嗎?」葉雄問。

魔迪看著他,沒有說話,依然在猶豫著。

「我數五聲,如果你還不答應的話,那麼你就等著更厲害的人來度化你吧!」 豪門總裁的小嬌妻之豪婚 葉雄根本就不給他再多考慮的時間,開始數了起來:「五,四,三,二……」

「我答應你。」魔迪終於同意了,說道:「不過,我要你答應,我進入輪迴之後,你一定要找到我。」

「我說話算話,現在我要在你的靈魂上刻下印記,你可願意?」葉雄問。

「沒問題。」

葉雄當下出手,一連竄白色,金色,黑色銘文交錯在落到殘魂上,在上面刻下一個個虛無的文字。

這此文字只有他能激發,別人根本就激發不了。

也就是說,魔迪轉世之後,只有自己能找到他。

「你可以喝孟婆湯了,等你轉世之後,我會用最快的速度找到你,我還要跟你一起做大事呢!」葉雄道。

「我轉世之後,會輪迴在修羅道,你想要找到我,必須要去修羅道,你可知道怎麼去?」魔迪問。

「我正要問。」

「修羅道因為跟其餘五道是跨道的,所以沒有前去的辦法,唯一的辦法就是找到通界令牌。但是,我並不知道,怎麼才能得到前往修羅道的通界令。」

「你放心,我會想辦法弄到的。」葉雄向他保證。

「希望你別食言。」

魔迪拿起孟婆湯,一飲而盡。

他的殘魂化成一道道光芒,衝天而起,那是靈魂踏入輪迴的景像。

外面,楚天嬌看到這一幕,頓時臉色大變,連忙沖了進去。

可惜沒有令牌,她根本就進不去。

恰好,葉雄從裡面出來。

「你是用什麼說服魔迪的?」楚天嬌不敢相信地問。

連自己的師尊,堂堂聖母都就說不服魔迪,她就不明白,他是怎麼做到的。

「用嘴說服的啊!」

華娛之瘋狂年代 楚天嬌:「……」

「令牌還你。」

葉雄將手中早已沒用的令牌扔了過去,就要離開。

楚天嬌身影一晃,擋在他在面前,急道:「你在魔迪身上種下了什麼印記,告訴我。」

「我在他靈魂上用佛,道,魔,三種元氣刻下了銘文,你會三道神通嗎?」

一句話,嗆得楚天嬌就不出話來。

靈魂印記,一般施展之人都會用自己最牛逼的神通刻下,就是不讓別人找到。

葉雄用三道元氣,很正常。

「葉雄,魔迪是師尊看上的,你不能中途搶了。」楚天嬌不甘心地說道。

「誰讓伊莎派了你這麼一個廢物過來……」

「你才是廢物。」

「你不是廢物,為何說不服他,而我又能說服?」葉雄反問。

「你……」

楚天嬌被他氣得說不出話來。

不是自己廢物,而是他太妖孽了!

「這樣吧,咱們打一架,如果你贏了,我就告訴你我刻在魔迪靈魂的印記是什麼,以伊莎的實力,找到他應該不難。」葉雄雙手環胸,饒有興趣地看著她。

楚天嬌嘴角不停地抽動著。

跟他打,不是找死嗎?

他射殺桑河那一箭,她依然心有餘悸,根本就沒有信心接下這一箭。

「不打是嗎,那我走了,拜拜。」葉雄朝她揮了揮手。

「你去哪?」她急問。

魔迪被搶,她的任務失敗,如果知道對方的行蹤,還能跟師尊交待一下。

「想知道,親我一下,我就告訴你。」

葉雄指了指自己的臉,開始調戲起來。

「你無恥。」楚天嬌大罵。

「無恥總比殘忍好吧,明知道你對我不利,還不殺你,你覺得有幾個像我這麼憐香惜玉的男人?」

一番話,又說得楚天嬌無力反駁。

她很清楚,如果面前的不是葉雄,而是伊莎另外一個仇人,早就將她殺了。

「葉雄,我承認你跟別的人不一樣,正是因為這樣,我師尊才這麼看重你……」

「打住,這個話題別再聊,我已經聽你的師妹說了無算遍了。」葉雄做了一個停止的手勢。

冷月,鐵男,趙麗貞,她們都曾經遊說自己,連她們都說不服自己,何況是她。

她當自己是誰呢?

「回去告訴伊莎,洗干屁股,等我……」

葉雄沒繼續說下去,再說下去就邪惡了。

說完之後,他化成一道流光,朝夜迦邏而去。

魔迪都說服了,夜迦邏就易如反掌了。

多度化一個人,就多一點的功德量,何樂而不為?

片刻之後,葉雄就來到夜迦邏所在的星球,進入地宮之中。

「小子,吃憋了吧?」夜迦邏見他進來,馬上說道。

葉雄沒有說話,用手在面前布了一個水鏡,播放起來。

剛才度化魔迪之前,他偷偷用水鏡錄了,魔迪根本就沒發現。

看到魔迪主動喝下孟婆湯,進入輪迴,夜迦邏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些年,有多少修士想度化老大,沒有一個成功,沒想到他給成功了?

「小子,你沒騙我吧?」夜迦邏懷疑地問。

「是真是假,你自己還不清楚嗎?」葉雄笑道。

他右手凌空一抓,將孟婆湯抓住送到夜迦邏嘴邊,說道:「快點喝吧,我要趕時間。」

夜迦邏再次看著水鏡,直到確認老大真的被說服,步入輪迴之後,這才將孟婆湯一飲而盡。

片刻之後,他就跟魔迪一樣,靈魂之光衝天而起,步入輪迴。

至此,葉雄來地獄道一行,任務全部成功。

不但自己的任務,就連魔迪也度化了。

是時間離開,找個地方兌換功德量,吸收星辰之力了。

等自己突破到半步大乘,到時候,就可以堂堂正正,無所畏懼地往返於兩界了。

葉雄懸浮在十三層地獄入口,朝下望去。

下面還有十四層,十五層,十六層,十七層,十八層。

連魔迪這種恐怖實力的強者,都只能被關第地獄十三層,可見下面關著的是何等厲害的人物。

極有可能,是宇宙法界的修士。

好奇心起,葉雄決定近些距離看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