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吾哥哥,龍馬那個小鬼還忘了一個人”我說。

“唔,還有麼?”景吾

“是啊,還有他自家的哥哥,那個橘子少年——越前龍雅。”

“哦,也對”景吾恍然大悟。

“對了亞夢,那麼你究竟是怎麼恢復記憶的”凪彥迴歸了正題。

“就那麼恢復了唄,還要感謝那天新一哥哥的一通電話”我低着頭輕描淡寫地說。

“你是說新一的電話你是恢復記憶的契機?”

我點點頭,他又問,“那離開聖夜呢?”

“那個在神話故事裏被稱爲預知夢,也就是說通過夢境知道一些不久的將來一定會發生的事情”我說。

“恐怕這就是你之前問我那個問題的原因吧?”凪彥

“對,因爲我知道你是撫子之後,就怕你會因爲內疚而選擇逃避,雖然我知道你不會傷害我,但是我不希望你因爲自己隱瞞那件事而不敢面對我。”

“我明白了,但是爲何你會做預知夢?”凪彥不解。

“我想是那個人從中做了什麼,他想要保護我吧”我說。

“那個人?”凪彥不明白。

我想了想說:“月之審判。”“丫頭,你確定是他?”景吾的聲音在頭頂響起。“事情確實是他做的,但是卻是桃矢哥哥讓他這麼做的”我說。“這又跟桃矢學長有什麼關聯?”景吾問。我想了想解釋道,“月之審判本身是屬於小櫻的,而小櫻跟我一直是關係很好的。桃矢是小櫻的哥哥,月的假身又是桃矢的同學,一定是小櫻在桃矢面前說了什麼,月纔會接受桃矢哥哥的建議來做這件事。”

“簡單來說就是小櫻知道了你會有事告訴給了桃矢,桃矢擔心你而告訴月,讓他動用預知夢告訴你這件事,讓你做好心理準備是麼?”景吾做着十分精確的分析。

“就是這樣”我說。

“等一下,這個月之審判是什麼?小櫻和桃矢又是誰?”凪彥摸不着頭腦的問我。

“月之審判,又名審判者月,是庫洛創造的庫洛牌的守護人;小櫻,全名木之本櫻,月的主人,我的好姐妹;桃矢是小櫻的親哥哥,現在讀高中”景吾替我解釋。

“還是不太明白”凪彥

“等以後讓節奏跟你解釋吧,雖然庫洛牌這個東西跟節奏差不多,但是卻只是牌而已”我說。

景吾聽到‘節奏’這兩個字忽然用力握了一下我的手,我明白了,“景吾哥哥今天不回去沒問題吧。”

“當然沒問題”景吾說。

——————————————————我是分割線—————————————————

甜心舉牌飄過:工藤家大宅(OS:因爲要住在這裏,提前拜託博士教了一切要用的花銷。)

“管家,你們先回去吧,跟奶奶說今晚我跟丫頭在一起”景吾跟管家交代着。

“是,少爺”管家再次上車離開。

“喏,景吾哥哥拜託你開門”我笑着把大門鑰匙給他說。

“你不會是想說你這幾天都是跳進去的吧”景吾接過鑰匙無語地說。

“的確是啊”我說。

“景吾哥哥,今晚你就住在客房吧,凪彥暫時住在我那間”打開裏面別墅的門,我說。

“好啊,那你呢?”凪彥&景吾

“我住在新一房間”我說。

“夢兒,開門,叔叔阿姨我接來了”外面響起羽的聲音。

我到門口,把門打開,說:“爸(媽、哥哥、月、炫、亞實),你們進來吧。”說着就把他們讓進了客廳。“夢兒(亞夢、姐姐)”衆人一起喊。我笑着讓他們坐下,“媽,我想景吾哥哥跟凪彥你也認識,至於這個宅子您也一定很熟悉的吧。”“嗯,這裏是有希子的家”媽媽說。“媽,以後你跟爸爸還有亞實就搬到這裏住吧,反正新一哥哥跟義父他們都不在,他們也把這裏交給我了。”我說。

“嗯,也好,這樣也方便照顧你”媽媽說。

“嗯,媽,你跟爸爸就住在我隔壁的那個房間,門口貼着牌子,在隔壁那間就給亞實。”我說。

“那他們呢”爸爸指着景吾跟凪彥。

“景吾哥哥住在客房,凪彥住在我之前的房間,我住新一哥哥房間”我說。

“嗯,這樣也好”媽媽點點頭。

“哥哥,你跟月兒要在我這吃飯麼”我轉身問坐在右側沙發上的羽。

“不了,我們三個還是回去,畢竟現在外人還是不知道我們是兄妹”羽

“那好吧,我送你們出門”我說着就把他們送出門,看着他們離開了。

——————————————我是吃飯分割線——————————————

“媽,你跟爸忙了一天了回房間休息吧”我說着就帶着他們到了房門口。

“那麼,亞夢,晚安”爸媽

“晚安,爸爸媽媽”我微微一笑目送他們進了臥室。

“每個房間都有電視啊”凪彥感嘆。

“那是自然的”我繼續着手裏的動作,說,“不然你認爲我會讓大家都擠在這兒看電視?”

“丫頭,什麼時候跟我打一場?” 纏綿不休:邪魅神探的殺手妻 景吾坐在我房間的沙發上問。

我若有所思,從書架上拿出一本書,不緊不慢地說:“等我回到本家。”

“少來,那時候你一定會出國。”景吾

“你倒是瞭解我”我笑了笑,翻開書說,“出國是一定的,我這個網球公主消失了這麼久,是一定要回去看看的。”“那時候你一定更忙”景吾說。“放心吧,走之前我去找你就是了”我說。“這還差不多”景吾頗爲不情願。我走到他身邊,放下書坐定,執起他的手,“你的這些小傷看着真讓人苦惱。”我說。他看了看受傷那些繭,撇撇嘴什麼也沒說。

閉上眼,我靜靜的想着什麼,忽然間一陣光芒閃過,我聽到一個溫柔的聲音,‘我的主人,你不想看到這些傷口麼,那麼就讓我來幫你吧。’聲音消失,一個穿着白色風衣、白色長褲和白色襯衫的小甜心出現在我的面前。(某夢:作者你廢話真多,直接說一身白不就好了。某暝:默。)

“你是?”我疑惑的問。

“亞夢,我是你的甜心夢,來自於你心中的夢想和期望,擅長:所有。”夢

“你可以幫我治好這雙手上的傷?”我有些不相信的問。

“當然”叫夢的甜心念道,“Wish!Hope!Dream!”我瞬間就變了一個樣子,然後我伸出手在景吾的受傷掃過,輕念,“夢想治療。”再看勁舞的手,薄繭全都不見了,只剩下一雙白皙的手。

“夢,出來吧”我輕聲說。

“亞夢,怎麼樣現在你相信了吧”那個叫夢的小甜心有些挑釁地問。

我伸出手指在她頭上點了點,說:“是,夢最棒了。”

“丫頭,這個就是守護甜心吧”景吾

“嗯,景吾哥哥有守護蛋吧”我說。

“嗯”景吾點點頭,說,“喏,你看。”他說完,掏出一顆蛋殼上帶有星星標記的黑白格蛋。

“戴雅,你來看看這顆蛋什麼時候出生”我說。

“好”戴雅應了一聲,飛到那顆蛋邊上。

“亞夢,這顆蛋沒有多久就會出生了,不過這個甜心應該沒有變身的能力”戴雅解釋着。

“哦,景吾哥不需要變身”我笑了笑滿不在意地說。

聽到我的話戴雅瞭然的點點頭,回到了我的身邊。

————————————————————————————————————————

聊着聊着,我無意看了一下時間,說:“晚安吧,明天還要上學。”

“嗯,那我們都睡吧”我們三個互相道了晚安,就各自睡了。c 崇禎在文華殿同內閣諸臣攤牌之後的第二天,便去了丰台巡視陸軍軍官學校及近衛軍,在陸軍軍官學校的操場上,檢閱完軍校學員操練的朱由檢,便當即發表了一場即興演講。

在表彰了學員們的刻苦訓練,並號召他們向衛國戰爭中的先烈和功臣們學習之後,崇禎又繼續說道:「…從前創辦陸軍軍官學校的時候,朕說過軍人的首要職責就是保家衛國。但是最近朕發現,某些將士對於保家衛國這四個字還是理解的太過膚淺了。

有些人認為,保家就是保護家人,衛國就是為國而戰。這話當然是正確的,但是如何才叫保護家人,什麼才叫為國而戰,就變得眾說紛紜,難以統一了。

那麼今日朕就要和你們說說,什麼才叫保護家人,什麼才叫為國而戰。什麼是家,想來大家應當是很清楚了,而所謂的家人,是指養育了你,撫養了你的父母長輩;和你從小一起相親相愛長大的兄弟姊妹;今後和你朝夕相處互相幫扶的妻子;你將來愛之如珠如寶的孩子…這些便是你的家人。

如何才是真正的保護家人,朕以為:應當是讓他們生活在一個和平年代,身上有衣可穿,缸中有米面積存,出門不必擔心被人欺負。年長者可以享受兒孫之樂,壯年者擁有一份可以養活家人的體面工作,年少者可以追逐自己的夢想。

至於所謂的國,朕以為:無家則無國。正因為有著千千萬萬個充滿希望的被保護的家庭,我們才有了一個值得我們去捍衛的國。

所以,保護家人,為的是保護家人過上富足而有尊嚴的生活;為國而戰,是為了千千萬萬個家庭過上富足而有尊嚴的生活。保家衛國,不僅僅是為了保衛我們家人的生命,國家的存亡。更重要的是為了保衛我們的生活,保衛我們這個國家賴以存在的價值觀念。

為了實現這樣一個偉大的目標,我們對外要打倒那些試圖顛覆我國價值觀念的野蠻民族和落後國家,要用我們的文明、鋼鐵、火藥去教育開化他們,讓他們知道人和禽獸是有區別的,他們想要過上文明的生活就應該用自己的雙手去建設,而不是試圖搶掠別人的成果。

在過去歐洲人發起的近200年的大航海中,這個世界的未知區域已經基本被探索完畢。我們不得不承認,在探索我們所居住的星球是如何的任務上,我們是落後於歐洲人的。但新世界的大門雖然已經為歐洲人所打開,可是這些歐洲人並沒有盡到領導這個世界文明前進的任務,他們所到之處除了掠奪和屠殺之外,並無其他建樹。

作為歷史悠久且從未斷絕的華夏文明,我們有這個責任去建立新世界的秩序,從而讓華夏文明的天下成為新世界的天下。將新世界所存在的蠻夷引導進入文明社會,避免他們成為如同后金這般只知道掠奪和殺戮的野蠻國家。 萬古帝神訣 這是大明軍隊對外應當承擔的使命。

當然,想要建設一個讓每個家庭都能過上富足而有尊嚴生活的國家,我們不僅要粉碎外部的敵人,還要時刻警惕著消滅那些內部的敵人。

什麼是大明內部的敵人,就是那些試圖不勞而獲,搶劫其他人的勞動成果以供養自己的人。這樣的敵人在大明內部並不少見,他們是貪得無厭的腐敗官吏;他們是聚眾山林湖泊劫掠行人的盜匪;他們是災荒之年囤積居奇的奸商;他們是把士兵視為奴隸任意驅使的軍閥;他們也是那些蓄養盜匪打手,橫行不法的土豪劣紳。

就如同最近傳的沸沸揚揚的太湖匪盜案中牽連到的士紳,他們一個個道貌岸然的在鄉里當著良善大戶。但是在背地裡卻勾結匪盜打劫過路客商,劫掠婦人以供自己淫樂。如果我大明各地都充斥著這樣良善大戶,我們國家的人民還能過上富足而有尊嚴的生活嗎?」

皇帝突如其來的問話,讓下方的軍校學員們一時沒能反應過來,直到崇禎再次問了一次。操場上列隊的學員們才陸續的反應過來,當即有人高喊道:「不能,不能…」

學員們的回答聲音,從參差不齊漸漸變得異口同聲,也從前排的少數學員擴展到了整個列隊的學員。聽到了如同排山倒海的回答之後,崇禎才滿意的豎起了雙手向下按了按,讓學員們安靜了下來。

崇禎這時才接著說道:「對,我們絕不能答應,我們不能讓這些內部的敵人阻礙我們建設美好家園的夢想。就好似那些后金這樣的外敵,也無法打斷我們建設國家的熱情一樣。所以大明的軍隊要時刻警惕起來,警惕內外敵人向我們發起的進攻。

朕以為,為了要使大明的人民擁有建設家園的和平,大明的軍隊就沒有奢談和平的自由。大明的軍隊要麼在打倒內外敵人的戰場上,要麼就是在準備著等待下一場戰爭…」

在學員們熱烈的掌聲中朱由檢結束了這場演講,返回校長室內稍作休息的朱由檢,突然想起了之前在某個教室內看到的牆上字帖,於是便轉頭對著身邊的軍校校長說道:「剛剛朕在某個教室內看到,牆上掛著一副字帖,寫的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朕覺得這話有些小家子氣了,應該改上一改。」

這位校長倒是很識趣,趕緊讓人找來了筆墨請崇禎親自題詞,好用來替換那副字帖。朱由檢也沒有多說,拿起了毛筆就寫下了兩行字,經過了數年的鍛煉,朱由檢發覺自己的大字倒是好了很多。

就在他還在欣賞自己的字體時,邊上圍著的人員已經念出了崇禎新寫下的題詞,「普天之下莫非漢土,率土之濱莫非漢臣。陛下高見,果然不是臣等所能及也…」

對於身邊官員的恭維,朱由檢並沒有往心裡去。只是稍稍再停留了一會,便帶著侍從立刻了軍校,前往了隔壁的近衛軍軍營中去了。

不過皇帝在軍校學員面前發表的這番演講很快就被大明時報刊登了出來,在天下百姓面前表明了皇帝的態度。在登基治國近七年之後,崇禎的聲望在百姓中一直都很不錯,不管是賑濟地方還是抵禦外敵,或是征服海外藩國等事務,崇禎都交出了一份合格以上的考卷。

哪怕是那些一直批評皇帝不好讀書,不虛心學習經典的守舊官僚,也沒敢在治理國家的能力上過多菲薄崇禎。因此當崇禎正式表明了態度,把那些同太湖匪盜勾結的士紳打上了大明內部敵人的印記后,朝野攻擊魏忠賢的輿論聲音反而小了下去。

而與此同時,大明商人協會控制下的商業報刊迅速發表了數篇文章,或是支持皇帝在軍校的演講,或是批評某些為太湖匪盜洗地的言論,甚至還有商人直接控訴了在江南行商時被當地牙行欺壓的經歷。

隨著這些商人的出頭,曾經掌控著大明輿論的士林清流再一次發現,他們的聲音不僅比不過代表皇帝和朝廷官方喉舌的大明時報,眼下居然連商人控制的報紙都敢於公然批評嘲笑他們了。

最讓這些士林清流惱火的是,由於商人們控制的報紙刊登了大量的小說及市井傳聞,且有商人協會進行補貼,因此這些廉價的白話文報紙是市井百姓中影響力是極大的。比起士林清流手中發行量低下的報紙影響力,簡直不可同日而言。

很快京城的輿論就開始反轉,百姓們關注的重點從魏忠賢身上轉移到了那些太湖匪盜的案子身上,特別是和匪盜勾結的士紳們犯下的案子。由於大明時報刊登出來的案件內容極為詳盡,因此不少小報在轉載時還進行了二次創作,把這些案件變成了市面上極為流行的公案小說。這不僅令大明百姓更為印象深刻,更是讓他們將江南士紳視為了一個個道貌岸然的偽君子。

時任上海市副市長的凌濛初,很快便嗅到了輿論中令人不安的變化。一直對魏忠賢復出感到不滿的他,此刻也顧不上堅持反對魏忠賢的主張,他趕緊派出隨從帶信返回家族,要求家族對太湖匪盜一案進行切割,不可再繼續牽涉不清了。

此外,他還托宋應升和沈廷揚向韓一良、馬士英進行說情,希望能夠把自己的家族和姻親家族一起從事件中摘除出去。

當京城的輿論轉向傳到南京、蘇州之後,類似凌濛初這樣迅速轉換立場的士紳可謂是比比皆是了。而原本還試圖對魏忠賢喊打喊殺的蘇州士紳們,現在則一個個變得如熱鍋上的螞蟻,擔心自己被秋後算賬,被魏忠賢牽涉進太湖匪盜案中報復了。

就在這些士紳們焦急的時候,魏忠賢卻以蘇州織造的名義邀請蘇州士紳、洞庭東西山富戶於11月11日赴宴。雖然不知道魏忠賢到底心存何意,但是接到了請柬的士紳富戶卻不敢再行推脫,基本上都按時抵達了蘇州織造府。

這日午時,織造府內的八仙桌從大堂一直擺到了前面的庭院,把織造府變成了一處臨時的酒樓。前來赴宴的士紳富戶也依舊把這些位子給坐滿了,一眼望去起碼有八、九百人的樣子。

不過雖然是宴席,士紳富戶很快便發現這賓客和賓客的待遇還是不一樣的,最靠外的桌子上每人面前只有一碗光面;大堂下就坐的席面則是八碗八碟,但也是尋常菜肴;唯有堂上的那幾桌方有一些過得去的山珍海味,不過也不會超過15元一席。

雖然坐在最外面的賓客感覺自己被羞辱了,但是也只能忍氣吞聲的坐在位置上,打算看著魏忠賢這位前九千歲究竟要做什麼。

等著眾人都入席之後,魏忠賢才慢騰騰的從後堂走出來,對著這些士紳富戶拱手見禮,這才站在大堂上笑容滿面的說道:「過去幾月里,雜家一直都忙著辦理陛下交代的差事,因此一直沒有同大家好生親近一番,這才讓大家對雜家、對陛下起了一些誤會,甚至在外面傳出了不少流言。

雜家這才邀請大家過來坐坐,算是澄清下我們之間存在的誤會,也算是安靖地方了。只是現在外有建虜這樣的敵人虎視眈眈,內有各地的天災人禍,朝廷四處周轉騰挪,這國庫也是實在空虛的很。所以雜家這待客,也只能看人下菜了,諸君皆是忠君愛國的士紳豪室,想來不會說雜家招待不周吧?」

「不會,不會,公公言重了…」大堂內就坐的士紳們趕緊站了起來,堆滿笑容的對魏忠賢應和道。外面的賓客經僕役傳遞的話語,也知道了魏忠賢的意思,同樣紛紛起身表明了自己的態度。

億萬寵妻:男神101℃深吻 魏忠賢掃視了一眼內外的情況,這才從高雲手中接過了一杯酒說道:「既然如此,那麼雜家就先敬各位三杯,之前的種種傳言,就算這麼過去了…」

見魏忠賢說的如此大方,眾位士紳心情一時有些恍惚,都覺得這位魏公公可真不像傳聞中的這麼不講理。

但是很快,眾人就知道自己還是放心的太早了。敬酒三杯之後,魏忠賢便再次開口說道:「各位今日能夠來赴宴,自然就都是忠君愛國之士。既然如此,雜家也就開門見山的說了。

國家現在正處於三空四盡之秋,但是各地的百姓卻時時為天災所苦。所以陛下說了,哪怕是餓著肚子,這水利也不可不修。淮河、長江、太湖、崇明、海鹽、錢塘江,這些河湖都已經年久失修,今後數年內都需要進行修繕,方能避免靠天吃飯。

我等身為臣子怎麼能夠讓陛下餓著肚子去治理國家呢,所以雜家就向陛下建議,江南的忠君愛國之士甚多,可令其樂捐一二,則陛下自可安枕了。

但是陛下仁厚,不願強迫臣子樂捐,因此便決定向忠君愛國之士舉債。每五千元為一份,今後每年還3%,還上99年為止,如此忠君愛國之士不吃虧,而國家也能緩解目前的財政困境…」

大堂內外的士紳富戶頓時目瞪口呆,有的人連手中的筷子都掉了,坐在最外面吃光面的士紳富戶頓時覺得,面前這碗面真是好貴。不過當他們想到坐在裡面吃宴席的那些士紳,卻又不由鬆了口氣。 第二天早上,我們起牀吃過了早飯,便各自去上學了。

“看樣子今天邊里君會讓那四個人加入守護者”凪彥一邊走一邊跟我說。

“那是一定的,凪彥你看出來了麼,那個凌汐姐妹對你跟邊裏有想法呢”我擡頭看着有些陰霾的天空說。

“她喜歡是她的事,我喜歡的可是璃茉呢”凪彥說。

好孕連連:總裁爹地霸道寵 “今天不是個好天呢”我悠悠的嘆息,“凪彥你不擔心璃茉麼?”

凪彥忽而一笑,說:“不,因爲我會站在她身旁,再說你不是說了命中註定。那麼亞夢,你呢?”

“我?我沒什麼好擔心的,因爲無論如何我都是她的姐姐,至於別的,更不需要我擔心”我說。

“對邊里君呢?”凪彥

“呵,我又不喜歡他,我的心早就不迷茫了,我在等的不是邊裏唯世。”

“會是誰呢?我一直以爲你喜歡邊里君呢”凪彥笑着說。

“我也曾經那麼以爲過,但其實當迷霧散去,我便知道自己的心裏想要的究竟是什麼了。”

“我迫不及待的想知道那個幸運的男生是誰?”凪彥

“你會知道的”我說。

———————————————————我是華麗分割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