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晚了一步,又不能釋放防禦護罩去阻攔他,只能揮手佈下一道乳白色的隨身光罩護在雷猴身邊,孔雀精也打出了一大蓬孔雀翎飛射向東嶽大帝。

東嶽大帝不屑的看着他們,手中太寶扇一扇,一道黑色的龍捲風呼的一聲出現,直接把孔雀翎全部吹飛了,琉璃的護罩也被打成了粉碎,只有雷猴駕馭着雷電,手裏捏着兩顆巨大的雷光球,狂呼一聲硬闖過龍捲風,奮力的砸向了東嶽大帝。

“去死吧!渣滓!”東嶽大帝舉起太寶扇,剛要扇下去,一道紅色的雷電突然出現在他背後的天空中,隨後咔嚓一聲擊中了他的後背。

紅色的雷電,這是神鷹皇的攻擊。

與此同時,一道黑影從他背後一閃而過,張謙只看到寒光一閃,東嶽大帝臉上就浮現出了痛苦的神色。

黑貓王也來助戰了!

一聲虎嘯,整個谷口再次飛沙走石,一個小型的龍捲風迅猛的飛向東嶽大帝的背後,把東嶽大帝的衣襟吹的獵獵作響!

駐守在萬妖谷的三大妖王全部出來助戰了!

東嶽大帝憤怒的叫道:“你們這是在找死!我要把你們通通殺光!”

“山河裂,日月滅!

五嶽鎮九州,妖魔俱魂泄!”

太寶扇金光大作,倏地從他手中飛起,凌空懸浮在他的頭頂,放出萬丈光芒!

張謙從這光芒中感受到了來自死亡的恐懼和威脅!

“啊!”

“啊!——”

凡是接近東嶽大帝的幾個妖王全都發出了撕心裂肺的慘叫!

神鷹皇、白虎王、雷猴、黑貓王……竟然全都在這恐怖的金光中化作了飛灰!

就連距離東嶽大帝比較遠的孔雀精和琉璃等人也都發出了痛苦的慘叫,被這股金光衝的倒飛了出去!

真仙…這就是真仙的真正實力!

只是這金光好像只對妖怪有作用,他也在金光範圍內,但是卻屁事沒有。

金光很快消散了,在餘輝中,張謙看到一股黑氣迅速凝聚——那是黑貓王丟掉了一條尾巴,再次重生了。

這個可憐的小母貓現在只剩下兩條尾巴了!

但是相對於她,其他幾個妖王更可憐,他們都瞬間被秒殺,甚至連屍體都沒留下!

“老二!老三!老七!”孔雀精撕心裂肺的喊道!

“兒子!”那個老頭慘叫了起來!

張謙只覺得腦子裏轟的一聲,一片空白。

不管怎麼說,這是自己的手下啊!居然……全被秒殺了……

哪怕自己曾經想過要弄死他們吸收,但是那只是一個一閃而過的隨便想想的想法而已!

他根本沒當真!

以他護短的個性,恨不得自己的手下全都活得好好的跟在自己身邊和自己一起闖蕩,一起打天下!

而現在…居然就這麼死了!像一條鹹魚一樣輕而易舉的死了!

張謙渾身哆嗦了起來,不可遏制的哆嗦了起來。

他憤怒的盯着哈哈狂笑的東嶽大帝,拳頭攥的嘎嘣作響!

“少年小心!”正在和巨劍纏鬥的井木犴大叫了一聲。

張謙猛擡頭,一直跟在他頭頂上的大山終於帶着沉重的氣勢壓了下來!

‘轟通!’

張謙迅速的召喚出青龍刀俯下身,然而很快,大山就壓在了地上,嚴絲合縫,張謙被完全壓在了下面!

“大王!”琉璃和孔雀精尖叫了起來!

“少年!”井木犴放聲大呼!

“哈哈哈!”東嶽大帝笑的更開心了,“死了!終於死了!被我的太寶大山壓住,絕對沒有活路!”

“我跟你拼了!”井木犴狂怒的叫道。 井木犴揮起鑌鐵槍,躲開巨劍的鋒芒,冒着被巨劍切在身上的風險直衝向東嶽大帝。

他是分身,可以不計後果不計損傷的發動攻擊,他之所以一直在躲避巨劍而不是冒着被巨劍殺死的風險去攻擊東嶽大帝,是因爲他想拖住巨劍,給張謙他們應得攻擊的機會。

但是沒想到東嶽大帝的太寶扇這麼厲害!

更沒想到張謙被東嶽大帝扇出來的大山給壓死了!

他無須再去顧忌什麼了,挺起長槍發動了猛烈的攻擊!

鑌鐵槍看起來普通平常,但是這是真仙星宿的武器,威力無比,只可惜現在的井木犴只是分身,沒法發揮出全部的威力罷了。

東嶽大帝冷冷的嘲笑:“你不要命了?那好,本帝送你一程!”

說罷,他揮起太寶扇開始還擊。

其他的妖王妖怪也向着東嶽大帝發起了憤怒的攻擊!

只剩兩條尾巴的黑貓王不敢往上衝了,和孔雀精她們匯合開始釋放妖術。

誰都沒有注意,另外還有一隻小巧的黑貓悄悄的躍到了一棵大樹上,瞪着碧綠色的眼睛看着眼前的這場混戰。

當他看到那座大山的時候,他那碧綠色的瞳仁猛地氤氳出了妖冶的血紅色。

“張謙!兄弟!”貓皇低低的說,“沒想到朕還是來晚了一步!”

張謙雖然‘死’了,但是他的風火輪還在,叮叮噹噹的和東嶽大帝的兩把飛劍打個不停,那把黑藍色的巨劍則是一直跟着井木犴,井木犴也很雞賊,總是朝着東嶽大帝急速飛行,飛到東嶽大帝面前的時候又會一個急轉彎,讓巨劍堪堪停在東嶽大帝面前。

就這麼來回了幾次之後,東嶽大帝也有點冒冷汗了。

巨劍攻擊力很高,如果被它傷到,就算是自己這個把它召喚出來的人也肯定會重傷。

他簡單的琢磨了一下,覺得那個叫張謙的已經死了,這些妖怪的威脅完全是0,井木犴也完全不像傳說中的那麼能打,自己拿太寶扇也能應付,無所謂了。所以他一揮手,太極圖案鏗然出現,巨劍猛地停在半空,隨後慢慢的沉入了太極圖案中,最後太極圖案也消失了。

“哼哼,爲什麼撤了?”井木犴冷笑問。

“對付你,太寶扇足夠了!”東嶽大帝也冷笑。

倆人重新打在了一起,井木犴真的不是東嶽大帝的對手,被打的節節敗退。

其他妖王發出的攻擊雖然威脅很低,但是也很煩,東嶽大帝突然有些後悔收回巨劍了,不過無所謂,只要加快速度滅掉井木犴,其餘的妖王都只是他的盤中餐了。

只是很快他就發現,在這些攻擊中又多了一道妖力攻擊,那就是急速風刀。

這道風刀不算很強,但是卻很陰險,總是瞄準他的腦門、腋下、胯下甚至是py,非常讓人噁心!

而且最重要的是,這道風刀的來源方向並不是那些妖王的地方,而是一個其他的方向。

難道還有別人躲在旁邊玩陰的?東嶽大帝皺起眉毛。

想到這他更加快了攻擊頻率,只要消滅井木犴,其餘的妖怪就都不是事了!

其他的妖怪妖王也發覺到了,但是他們並沒有太在意,不管這個耍陰招的是誰,既然也是攻擊東嶽大帝的,那就肯定是自己這邊的了!

而他們也受到了啓發,不再聚在一起瞄準東嶽大帝,而是向四面八方分散,不停的釋放涉及面很小的妖術瞄準東嶽大帝的各種弱點軟肋各種攻擊騷擾。

東嶽大帝鼻子都氣歪了。

真不愧是妖怪!一個比一個的奸詐狡猾!

光瞄準自己的py和胯下!

要死啊你們太他媽噁心人了吧!

憤怒的東嶽大帝手掐劍指,兩柄飛劍聽到了他的召喚迅速的飛了回來,疾射向井木犴。

井木犴沒有防備,被一柄飛劍當場射穿了自己的大腿。

東嶽大帝瞅準機會,一扇子扇出呼嘯的狂風,井木犴沒來記得躲開,當場被風沙迷住了雙眼。

“去死吧!”東嶽大帝一揮手,兩柄飛劍蹭蹭射向了井木犴,兩隻風火輪卻神奇的不再去追蹤飛劍,而是主動砸向了東嶽大帝!

東嶽大帝一驚,這怎麼會?它們的主人張謙已經死了啊!爲什麼它們會主動更換攻擊目標?!

主人死了以後,即便它們還能秉承主人的遺志繼續戰鬥,那也應該和飛劍死磕啊!

井木犴躲開了其中一柄飛劍,但是另外一柄卻已經疾射到了他面前,他再也無力躲閃!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黑影嗖的一下飛了過來,用自己的身體擋住了飛劍。

飛劍一下射穿了這個黑影,黑影發出了一聲悽慘的喵叫。

聽到這聲喵叫,孔雀精等人立刻把目光轉向黑貓王,但是黑貓王卻安安穩穩的呆在那釋放妖術呢,聽到喵叫她也是一愣。

‘砰!’黑影身體被射穿,黑氣當場炸開,但是轉瞬之間又迅速聚合,一隻碩大的黑貓出現在了衆人眼前。

又是一隻貓妖? 歡樂道士 東嶽大帝一愣,其他的妖怪妖王也愣住了。

這哪來的?

刷!黑貓的背後突然出現了九條靈活搖擺的尾巴,然後一聲輕響,其中的一條齊根斷裂,慢慢的跌落在了塵土裏。

而黑貓的身上也爆發出了一股猛烈的妖氣!

“輪迴九命!”黑貓王像是被人踩到了尾巴一樣放聲尖叫了起來!

所有人的目光刷的一下全都聚集到了她的身上。

“什麼?輪迴九命?!”東嶽大帝也愣住了。

井木犴轉過頭看着蹲坐在自己身邊的這隻黑貓。

“你還行吧?”貓皇側着頭瞄了他一眼。

“沒問題。”井木犴說,“其實你不用救我的,因爲我…”

“朕知道。”貓皇說,“你是那傢伙用神奇卡片召喚出來的,就算死了也不會真的死。”

井木犴眼睛一瞪。

“想不到朕居然會和自己最討厭的狗並肩作戰。”貓皇笑了笑,“真是諷刺。”

“我可不是一般的狗。”

貓皇一咧嘴:“朕也不是普通的貓。”

“輪迴九命,你當然不是普通的貓!”井木犴看着他,“不過我怕就算你輪迴到最後一條命,也打不過他。”

“那又怎樣。”貓皇傲然而立,“朕能有今天,全都是因爲張謙,他是朕最好的兄弟!現在他死了,朕也必不能獨活!要麼殺了這個傢伙給張謙報仇,要麼死了去陪張謙!”

“其實少年他…”井木犴剛說了幾個字,東嶽大帝就吼叫道:“那隻貓妖!你真的是輪迴九命?”

“是又怎樣!”

“輪迴九命,千載難逢!”東嶽大帝說,“我很欣賞你,只要你願意加入我這邊,我可以給你提供丹藥助你修煉!”

“哈哈哈,聽起來不錯啊。”貓皇笑了。

“那就來吧。”東嶽大帝笑着說。

貓皇邁開輕佻的貓步,緩緩的走向東嶽大帝,井木犴皺起眉毛,妖怪妖王們全都呆呆的看着貓皇。

貓皇走了幾步之後突然張開嘴巴噴出了一道巨型龍捲,同時怒吼道:“我來你嗎了戈壁!” 龍捲呼嘯而去!

雖然貓皇這一下勉強算是偷襲,但是也絕對傷不到東嶽大帝。

不過東嶽大帝還是受傷了。

張謙的風火輪還在呢。

飛劍追殺貓皇和井木犴,風火輪就瞄準了東嶽大帝的背後給了他狠狠的一記,貓皇的龍捲也順勢割裂了他的衣服。

井木犴擡起武器擋住了飛劍,貓皇卻不躲不閃的停留在半空,任由飛劍再次擊殺了自己。

幾秒種後,黑氣凝聚,貓皇再次出現,並且他這次爆發出的妖氣比之前復活時爆發出來的更猛烈更強大更驚人!

“真的…真的是輪迴九命!”黑貓王呆呆的看着貓皇,鬍子哆嗦個不停。

“輪迴九命到底是什麼意思?”離她很近的琉璃問,“你不也是九命嗎?”

“你不是貓族,你不知道。”黑貓王顫抖着說,“我是黑尾山貓一族,我們族羣的強者基本上都可以覺醒多尾,可惜我只覺醒了五條尾巴,所以我只有五條命。”

“而且這五條命也只是普通的命。”

“但是在傳說中,有一支山貓族羣可以覺醒出完全的九尾,這個族羣覺醒之後的貓不但有九命,而且每死一次,復活之後他們的實力都會成倍提升!”

“假設第一條命的時候他的修爲道行實力只有一千年,那麼復活一次之後他就能有兩千年!再復活一次就是四千年!再一次就是八千年,以此類推!”

“這就是輪迴九命!”

“什麼?!”琉璃驚呆了!

“有這種血統的山貓被稱爲貓族妖聖!”

“難怪…”琉璃喃喃自語着,“難怪這隻貓妖也不躲閃,他是想用自己的這個能力一直復活,知道最後一條命的時候和東嶽大帝拼個你死我活!難怪東嶽大帝要拉攏他!”

黑貓王激動的渾身的毛都在哆嗦,爪子更是神經質一樣的抓撓着地面。

井木犴大聲說:“喂!別再故意送死了。”

“死有何懼!”貓皇怒吼,同時張開嘴巴瞄準了東嶽大帝:“去死吧,讓你嚐嚐新鮮出爐的法術!”

“火荒吼!”

呼!一股帶着熾熱溫度、閃爍着火光的颶風組成了一道風柱,直奔東嶽大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