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沉重的皮鞋聲,讓大廳里正在忙碌的工作人員紛紛停下了手裡的工作,將目光看向了來人,在看清走進來的一行人後,他們紛紛站直身體,恭敬地朝著夜魅修行禮打著招呼:

「boss」

夜魅修一路頷首作答。一行人來到總裁專用電梯前,閔睿立刻走上前,伸手按了下電梯門的開關,邁步走進去,對閔睿淡淡地吩咐了一句「睿,一會兒,到我辦公室來一下」

「是,boss」

閔睿立刻答應了一聲。

電梯門閉合,夜魅修漆黑的眸子注視著不斷上行的數字,腦子裡卻不由自主又回憶起清晨起床時,與小丫頭在房間里的那一幕,不知不覺間嘴角噙上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這時,耳邊傳來「叮」的一聲響,電梯到達頂層。將夜魅修的思緒拉回到現實,墨染的眸子朝已經打開的電梯門看了一眼,隨後,凝神靜氣,邁步走出電梯,朝著辦公室走去。

來到辦公室門口,他從褲子口袋裡掏出鑰匙,伸手打開房門,走進了房間,隨手脫下披在肩上深咖色羊絨大衣,掛在門旁的大衣架上,然後,邁步走到辦公桌前坐下,伸手按下了秘書室送茶進來的服務鈴聲。

很快,門口傳來輕微地敲門聲,緊接著,秘書端著剛剛沖好的咖啡從門外走了進來。

「boss,您的咖啡」

夜魅修頷首作答,讓秘書將咖啡放在辦公桌上,隨後,他又淡淡地吩咐道:「讓許秘書過來一下」

「是」

秘書立刻答應著退出了房間。

沒過一會兒,許喬手裡拿著記事本輕輕敲了下房門,從外面走了進來。

「boss,您找我有什麼吩咐?」

夜魅修左手端著咖啡杯,一邊慢慢喝著,右手一邊隨意翻看著接下來日程安排,頭未抬地對許喬吩咐了一句:「去給我訂一張明天飛往曼哈頓的機票」

「是」許喬連忙答應了一聲,隨後,他低聲問了句:「總裁,您上次讓我訂做的那些衣服,已經全部訂做好了,這兩天就會送過來,您看是送到……」

夜魅修翻看日程安排的手停頓在半空,凝眸思索了片刻,隨後,說道:「直接送辦公室……」

沒等他把話說完,擺放在辦公桌上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夜魅修伸手拿起手機,朝屏幕上看了一眼,隨後,抬手向許喬示意了一下。

許喬連忙輕聲答應,躬身向他行了個禮,轉身朝著房門走去。

一開門,迎面正巧遇到準備推門進來的閔睿,許喬連忙跟恭敬打了聲招呼:「閔特助」

閔睿朝他點了下頭,隨後,走進總裁辦公室,見boss正在通電話,閔睿立刻轉身想要離開,準備過一會兒再過來,不想身後夜魅修卻出聲喊住了他「睿」

看到夜魅修一手舉著手機,一手朝他指了下旁邊的沙發,示意他稍等,閔睿便邁步走到沙發前,坐了下來。

儘管不想去聽boss的談話內容,但從隻言片語中,閔睿還是聽出了此時與夜魅修通電話的是沐雨。

昨天,他聽墨言提起,說沐雨現在的身體很不好,病犯得非常勤,也不知道能不能堅持到……

「睿,我已經安排許喬去給我定明天回曼哈頓的機票,這次回去,我恐怕要在那住上一段日子」

閔睿正在凝眸沉思,忽然聽到夜魅修的說話聲在近前響起,他慌忙循聲望去,見夜魅修已經打完電話,走到他旁邊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boss,你是準備春節后回來嗎?」

春節還有一個月就要到了,boss選擇這個時候回曼哈頓,閔睿猜想著,他恐怕接下來會直接回M國了。果不其然,夜魅修的回答正如他所料的一般:

「嗯,我先去曼哈頓看看沐雨。聽墨言說,那邊的醫生告訴他,最近沐雨病犯得很勤。陪她呆些日子,我就要回M國,陪母親過完春節,我會回曼哈頓帶沐雨一起回海城……」

接下來的話,夜魅修雖然沒有繼續說下去,但是,閔睿明白,等boss把沐雨再次帶回來時,殷漓懷孕已經快六個月了……

「boss,那殷小姐?」想到殷漓,閔睿不由地開口問了句。

「這段時間,我會把容嫂派過去陪著她,你和墨言平時多留意照看著點。」

聽到boss已經把事情都安排好了,閔睿點了下頭,沒有再就這個話題多說些什麼。

稍稍沉默了一會兒,他開口說道:

「boss,晚上叫上墨言一起出去聚聚吧」

「好,下班后,你和墨言先去會所等我,我回去陪殷漓吃完晚飯就過去。」夜魅修笑著拍了拍閔睿的肩膀,隨後,站起身,結束了此次的談話。

冬日的夜,總是來得特別的早。

才近傍晚,道路兩旁的街燈便都點亮了,整個海城很快便籠罩在了霓虹閃爍的燈海之中。

晚上六點,下班的鈴聲,準時在Y.M公司辦公大樓響起。

紛亂的腳步聲,在走廊里驟然響起,員工們像退潮的海水般蜂擁著擠進電梯,爭相走出公司大門。

沒過多久,公司大樓里便恢復了寂靜。

頂層,總裁辦公室,燈光依然點亮著。

此時,距離下班已經過去了很長時間。

辦公室寬大板台前,夜魅修坐在舒適的老闆椅上,還在處理著面前堆積如山的文件。

下午,許喬已經將明天的機票訂好了。 在距離餐廳較遠的地方,她微微側轉頭,朝著廚房悄悄瞄了一眼,看到容嫂從廚房裡端出一碗熱騰騰的素麵條,走到餐桌前坐下,慢慢吃了起來。

看到擺放在餐桌上的紅燒肉和辣子炒雞,容嫂並沒有動筷子去夾。

殷漓放慢腳步,琢磨著是不是回去告訴一聲,那些菜她都可以吃的。

不過,這個念頭在她腦子裡只是一閃,便被她打消了。

算了吧,那些菜,畢竟都是她吃剩下的,這樣巴巴跑過去告訴容嫂去吃那些剩菜,很容易讓她產生一種,她在讓她打掃剩飯的感覺。

一夜沉婚 挺著隆起的肚子,殷漓回到卧室,在房間里稍稍溜達了一會兒,感覺還不困,她稍稍琢磨了一下,拿著換洗的衣服走進了浴室。

自打墨言醫生在這個房間里說了一句「孕婦泡澡不能超過15分鐘」的話后,她便被夜魅修這個老男人嚴令禁止泡澡了。

傅少的億萬甜妻 老虎今天不在家,她這個小猴子就稱一稱霸王。

反正墨言只是說泡澡的時間不能超過15分鐘,又沒有說過就不能泡澡。

殷漓覺得自從懷孕后,夜魅修就整天的草木皆兵,變得神經兮兮的。

一會兒擔心她洗澡的時候,地滑會摔倒,一會兒,又擔心洗浴用品含化學用劑對胎兒有刺激……

不僅安排人將浴室里的地面全部鋪上了防滑的膠墊,洗浴用的,沐浴露,洗髮水也都換成了純天然,無刺激的……

這簡直讓殷漓唏噓不已。

不過,夜魅修這樣,雖然讓她覺得有點小題大做,太過於在意了,但是,看到他能夠這麼重視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殷漓的心裡還是很高興的。

打開注水開關,將浴缸中放好了水,殷漓脫下身上寬大的睡袍,扶著浴缸的邊沿邁進了浴缸。

背倚靠在浴缸邊沿,殷漓將身體坐穩,隨後,拿起放在旁邊架子上的純天然沐浴液往浴缸中灑上一些。

15分鐘,絕不超過15分鐘……

殷漓在心裡暗暗告誡自己,雖然很想多泡一會兒,但是,她也不希望因此而傷到肚子里的胎兒。

拿著浴花,她快速擦拭著身體,忽然,感覺水下那隆起的肚子,動了一下。

又動了?

這是繼昨天那次胎動后,第二次有這樣的感覺。

殷漓心裡感到好新奇。

放下手裡的浴花,她伸出兩隻小手輕輕撫摸著自己隆起的小肚皮,小心翼翼地愛撫著,想到裡面正有個小傢伙在孕育成長,那種與生俱來的母愛,暖暖的在她稚嫩小臉上揚起。

「你在幹什麼?」

突然,浴室門口傳來容嫂一聲驚喝,把殷漓嚇了一哆嗦,連忙轉過頭去,看到容嫂正一臉怒意從浴室門外走了進來。

「容嫂」殷漓眨巴著黑亮的眼睛,一臉茫然地注視著容嫂,不知道她這是怎麼了。

「孕婦不能夠長時間泡澡你不知道嗎?」容嫂面色溫怒,一邊斥責著,一邊走到浴缸前,伸手摸了下裡面的水,臉上的表情更加難看了「水溫還這麼高,萬一出現頭暈,呼吸困難怎麼辦,你這樣會導致小寶寶缺氧的,你知道不知道?」

水溫高,殷漓倒是承認,可是,這麼大冷天的,水溫太低,她還不得凍感冒了嗎!?那樣還不一樣會對胎兒不好的嗎?再說,她也沒有泡很長時間……

雖然感到容嫂這樣憤怒斥責,有點太小題大做了,但是,殷漓耷拉著腦袋並沒有反駁,因為她知道容嫂這樣,也是在擔心她和她肚子里孩子的安全。

「快出來,快出來」

「慢點,別滑到了」

「先生不在家,你這要是有點什麼閃失,我可擔當不起,想泡澡,等先生回來再泡吧……」

容嫂一遍喋喋不休地嘟囔著,一遍伸手把殷漓從浴缸中攙扶出來,將寬大舒適的睡衣套在了她的身上,隨後,拿著乾爽的毛巾幫她把濕漉漉的頭髮擦拭乾。

直到把殷漓送回到卧室,看到她躺在了牀上,容嫂這才關上房間的燈,轉身離開了。

感覺到容嫂走遠后,殷漓這才伸手悄悄將牀頭的壁燈打開。隨後,將旁邊夜魅修睡覺枕的枕頭抱進了懷裡。

自從她與夜魅修住在這裡,先是夜魅修生病一直沒有出門。

寶窯 後來,又發現她懷孕了。

所以,夜魅修病好後去公司上班,也都盡量堅持按時下班回來陪她吃晚飯。

即便,晚上有出去應酬的場合,他也都會盡量在她睡覺之前趕回來了,晚歸的時候很少。

躺在他的懷裡,她睡得倒還踏實,沒有感到過害怕。

可是,現在他不在這。

這個房間,讓她感到很瘮得慌。

亮著燈,她都不見得睡得著,更別說是關上燈,讓她一個整晚待在這個黑咕隆咚的房子里了。

將臉埋在帶著夜魅修淡淡洗髮水香味的枕頭裡,殷漓感到心中的那份不安,稍稍好了一些。

這時,放在牀頭柜上的手機響了起來。

殷漓連忙翻過身,伸手從柜子上把手機拿了過來,看到手機屏幕上顯示的是個「夜」字。

看到夜魅修這個時候打電話過來,殷漓稍稍有些心虛。

該不會是容嫂打電話告狀了吧。

接還是不接?要不幹脆裝睡覺吧?

正在猶豫著,忽然,她聽到容嫂的腳步聲朝著卧室的方向走來。

容嫂要是聽到電話響肯定是要進來提醒她的,要是看到她亮著燈舉著手機不接,「嘿嘿」殷漓猜想,電話里的那個男人應該很快便會知道她拒接他的電話的。

「先生」聽到腳步聲已經停在房門口,殷漓連忙接聽了電話。

果然,腳步聲在稍作停留後,又朝著剛才來的方向,漸漸遠去。

「睡了嗎?」男人極富磁性,優雅地聲音從電話里淡淡地傳了過來。

「還沒」

從他的聲音里,殷漓並沒有聽出不高興的情緒。

許是自己多心了,容嫂應該不會那麼嘴尖舌快,眨眼間就把剛才的事情向男人彙報吧。

然而,殷漓內心裡美好地揣測,還沒有來得及讓她把心放安穩,電話里男人低沉地詢問聲,卻讓她的心瞬間提溜到了嗓子眼。

「聽說,你做了不該做的事情?你在浴室里泡了很長時間的澡?」

「沒有,先生,我發誓,我真的沒有?」雖然從剛才容嫂的溫怒中,殷漓便猜到她有可能會向夜魅修彙報,可是,她沒有想到容嫂竟然會添油加醋說她泡了很長時間。

「沒有?是沒有做不該做的事情?還是沒有泡澡?」電話里傳出夜魅修咄咄逼人地詢問,聲音帶著淡淡地冷漠。

「額……」

殷漓眨巴著眼睛,伸出舌頭舔了下嘴唇,感覺男人的問話,好像自己怎麼答都不對。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 電話里,始終沉默著,殷漓知道對面的男人在等著她回答。

無奈,她只好乖乖承認了:「先生,我剛才是泡了一會兒澡,不過只是一會兒會兒,並沒有很長時間……」

聽到電話里,男人依然不說話,殷漓氣惱地翻了個白眼,噘著嘴心不甘情不願地說了句:「先生,我下次不敢了」

「嗯」

電話里終於傳來了男人用鼻音作答,表示滿意的聲音。

隨後,在殷漓以為這件事就此可以告一段落的時候,男人優雅、磁性的聲音,再次從電話里傳了過來。

不是充滿關懷,也不是滿懷問候,而是冒著寒氣,透著冰碴,濃濃地威脅:

「這次的事兒,我暫且給你記下。要是再敢做我不允許做的事情,仔細我回去揭了你的皮……」

望著已經被掛斷的電話,殷漓氣的一抬腿,「砰」的一下,將剛才還被她抱在懷裡,汲取男人身上的氣息,賴以尋求安全感的枕頭,凌空一記怒射,踢飛了出去。

嘴裡還給自己地動作配著旁白:

「靠,你特么不威脅人會死么?

這個該死的男人,跑出去多老遠還忘不了打電話來嚇唬她……」

將自己放到在大牀上,殷漓氣呼呼地翻著兩眼,望著頭頂上的天花板,「呼哧,呼哧」喘著粗氣,被這個該死的男人一通連數落,帶嚇唬的,她既不不困了,也不感到害怕了。

男人嚇唬她,雖然讓殷漓感到很生氣。但是,更讓她感到惱火和想不明白的是,容嫂就為這麼芝麻大點兒的小事,這樣大費周章,至於嗎?

不就是泡了個澡嗎?又沒有出什麼狀況,她直接跟她說,讓她以後注意不就行了嗎?

非要這麼巴巴大老遠地給夜魅修打電話過去告狀嗎?

怕擔責任?

那是不是以後,她放個屁,她都要向夜魅修彙報一下是香是臭,是不是消化不良了?

「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