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雷正可不是非要什麼底薪低能的職位,而是他自己缺少那麼點自信心,還有不希望給趙詩楠添加麻煩。

管佳余來到趙詩楠辦公室,只見趙詩楠對她微笑,「面試完了?」

「嗯!」管佳余點頭,鬱悶道:「如果不是從小一起長大,我都懷疑你跟他是不是串通好的。」

「現在相信了吧!」知道結果后,趙詩楠嘴角上揚笑得更開心。

「哎!不得不信,世上真有這樣的人。」 雷正走出萊華大廈后,內心沉重的石頭總算落下,雖然還有許多煩惱的事,至少現在已經解決一件,其他的可以慢慢去思考。

拿出手機,雷正神情猶豫不決,最後還是動起手指打字。雷正給趙詩楠發了一條簡訊,問她下午幾點下班,有沒有時間,為了感謝她,想請她吃飯。

不一會兒,趙詩楠回了兩個字,「可以。」

不過,趙詩楠並沒有說時間,因此雷正只好在萊華大廈附近等她。

這一等便是等到晚上八點多,趙詩楠才姍姍來遲,從萊華大廈走出來。

「抱歉!讓你等這麼長時間。」趙詩楠道。

雷正搖搖頭:「是我自己要堅持的,公司的事處理完了嗎?」

「算是吧!」趙詩楠不太肯定回答。

「哦!那我們走吧!勞動了一天,也該好好補回來。」雷正倒不介意地笑道:「今天我請客,為了感謝你把我從失業的困境拉出來。」

「嗯!不過,即便沒有我推薦,像你這麼優秀的人到處有企業搶著要吧!」趙詩楠難得誇獎他人。

雷正苦笑,如果真是那樣他早便找到工作。雷正沒將被全城快遞企業拒絕的事告訴趙詩楠等人,因此趙詩楠等人以為雷正只是失業后感到沮喪而沒心情去進行正常求職,所以趙詩楠才會推薦雷正到她工作的公司上班。當時趙詩楠還以為性情正直的雷正會拒絕,沒想到雷正居然毫不猶豫答應,這點讓趙詩楠感到有點小意外。當然,其中包含趙詩楠自己的許些私心。

「可能只有你這麼認為!不過,至少,有你這麼認同我,我還是很開心的。」雷正甩掉苦惱笑了笑。

「不只是我,我相信芳芳和夢夢也是這樣認為的。」

「能遇到你們真的是我三生有幸。對了,你現在可是我的領導,嗯!那!我是不是應該巴結一下。」雷正正正經經說道。

趙詩楠被逗笑,「隨你!」

「領導請上車!」

聊著聊著電巴已經開來,雷正順勢做作,還真是裝的有模有樣。

吃過,玩過,晚上十點,雷正送趙詩楠回家,依舊是老地方,這一次雷正終於鼓起勇氣向趙詩楠表白自己這段日子以來的感情感受。

「詩楠,那個,我有件事想跟你說。」一開始雷正扭扭捏捏緊張的不敢與趙詩楠對視。

「什麼事?」

見雷正的模樣,連趙詩楠自己都變得有些緊張起來。主要是,剛剛兩人散步的時候雷正有幾次欲言又止,被趙詩楠察覺到。

雷正將心一橫,直視趙詩楠:「這幾天我想了很久,一直猶豫不決,我擔心說出來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但,我又想將自己心中的感情表達出來。我,我想說,我喜歡你,詩楠,我可不可以追求你?」

一口氣把最後一句吐出,雷正突然放鬆很多,他現在就期盼著趙詩楠給他的答覆,不管結果如何,他都不想後悔錯過這一時間,也許過了今天,他再也沒有勇氣開口。

趙詩楠突然感覺緊張感來到自己身上,女人的感情要比男人曖昧,她至今還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喜歡雷正還是崇拜雷正,在沒有分清楚之前她不想做回應,因為會毀掉很多關聯的事情,也會傷害到雷正還有真正喜歡他的人。

「我現在不能答覆你。」

趙詩楠話一出,雷正突然感覺天要塌下來,很是沉悶。

修仙界生存手札 趙詩楠看在眼裡,心有不忍,笑了笑,「以後的話,看你表現!」

雨過天晴,春暖花開,趙詩楠後面的話讓雷正重新燃起希望。

「那!就是說我還有機會?」雷正小心翼翼問。

「是的!」趙詩楠點頭。

得到肯定后,雷正開心笑起來。 八月十號上午。

管佳余登記入職信息后,雷正終於開始他的新工作。

入職第一天自然是要熟悉公司環境,管佳余還比較有耐心的帶雷正參觀公司各個部門,而雷正同樣非常有耐心用筆記下管佳余的介紹。

參觀完公司后,最後,管佳余領雷正到二樓一間小房間里。

「這裡就是你以後辦公和休息的地方。」管佳余走進去后對雷正道。

「我還有辦公室?」雷正問道。

主要是辦公室裡面的辦公用品,電腦,印表機等都很齊全,因此雷正感到非常詫異,他在想,他不是文案派送員嗎?需要那麼多東西嗎?

「對!這些東西你以後都會用的上的。比如,有些通知文件會直接從你這裡列印出來,由你分發到公司各部門。」管佳余道。

「噢!原來如此!我還有同事不?」

「沒有!這個崗位目前只有你一個人!說到底,本來準備打算取消的,既然你願意做,那便繼續留著吧!」

「好吧!」

雷正尷尬,原來自己選擇了一個沒用的職位。

千億繼承者的女人 「樓下是我們公司的後門,那裡有一個車庫,你的專用派送車便放在那裡,有時候公司的一些加急文件,需要你去送達。(停頓了一下)電車會開吧?」

「會的。」雷正回答。

「那就好!還是那句話,如果你改變主意,想到其他崗位工作時,隨時來找我。」

雖然管佳余很少笑,不過,雷正看得出來她是真的在關照自己。

「暫時不用吧!我想還是熟悉公司后再做決定,還是要謝謝管經理你的關心。」

管佳余搖頭,「你要感謝的是趙總,我只是按吩咐辦事。」

「嗯!我會的。」

雷正點頭,這個趙總的稱呼雷正聽的有些彆扭,更不可能說出口。

「那就好!我先走了!記得,如果公司有任務會直接發到你的網盒裡,你要隨身攜帶,空餘時間你可以在公司裡面多走走熟悉一下環境。」

管佳余口中的網盒便是雷正手裡握著像手機一類的信息接收工具,公司的任務會直接發送到個人網盒,不需叫人面對面吩咐。以前雷正在快遞公司工作也有這個,所以算是熟悉的程序。

「好的!」

目送管佳余離開,雷正轉身回到自己的小辦公室,正確來說是休息室吧!不過,雷正沒想到他選擇了一個雞肋的職位。回頭重新選吧!也要面子的啊!所以雷正決定先觀察一段時間再說。

簡單收拾一遍休息室后,網盒接收到第一條任務。

「請到1009辦公室領取工作任務。」

1009辦公室,如果雷正沒有記錯的話,那應該是趙詩楠的辦公室,萊華公司副總裁。

噹!噹!雷正敲兩下門。

「請進!」

雷正推門進入,果然看到趙詩楠。

「趙……」

雷正原本想著在公司要按公司的規矩稱呼,可怎麼也開不了口。

「叫詩楠就好!」趙詩楠笑道。

「在公司這樣叫不太好吧!」雷正鬆了口氣,同時感覺不妥當。

「沒事的!我在公司的存在感不大!差不多算閑職!」

趙詩楠一說,雷正便想到自己的境遇,早知道當初選一個好點的崗位,薪水多少無所謂,只要靠近趙詩楠一點就好。

「哦!那……詩楠……你找我?」

「嗯!想問問你在這裡適不適應。」

「還行!之前管經理帶我走了一遍公司,至少不會迷路吧!」

「那就好!」

自從昨晚表白后,雷正見到趙詩楠總覺得有點緊張,不知道說點什麼好。

短暫沉默,突然一個女人推門進來將雷正嚇到。

「阿楠,你看看我這個計劃怎麼樣!肯定天衣無縫!」

「咦!還有人?阿楠,這是哪位?」

「他叫雷正。」趙詩楠介紹道。

「原來你就是那個雷正啊!嗯!近距離看普普通通嘛!」女人的目光在雷正身上上下遊走仔細打量雷正。

「你好!」雷正禮貌問候,他不認識這個跟他和趙詩楠年齡差不多的女人,聽她的話和趙詩楠的關係應該很好。

「不要叫你好!叫我林總!我是你的領導,公司總裁,林亦兒。」女人突然變臉,嚴肅批評。

「噢!林總好!」

「這就對了嘛!」

「林總,聽你的話,你之前見過我?」

「見過,見過,雷正嘛!我們的人民英雄!上次晚宴坐在角落裡發獃那個不就是你咯!」

「額!」

被林亦兒一說,雷正不知該如何回應。而且,林亦兒好像不大在乎雷正會怎麼回應她,因為此時她已經走到趙詩楠身邊,看也不看雷正一眼。

「阿楠,給你看看我的方案,如果照我這個辦法進行,我相信我們的新產品肯定能迅速打開市場……」

趙詩楠被林亦兒纏上后,給雷正一個抱歉的眼神。雷正心領神會,搖搖頭表示沒關係,隨後擺手示意自己先行告退。

走出辦公室之時,雷正無意中聽到聽到揪心的對話。

「阿楠,阿俊喊我們中午一起吃飯,你說,我們要不要去呀!」

「你想去就去!不用顧及我!」

「可是他非要你去!陪我一起去嘛!」

…… 萊華大廈附近一家咖啡廳里,管佳余和一個年輕帥氣的男人會面,男人的名字叫陳英俊,此前林亦兒口中的阿俊便是他。

「叫我出來有什麼事?」管佳余開口便是直奔主題。

「沒事就不能叫你嗎!」陳英俊笑道。

「沒事的話我走了。」管佳余面無表情站起欲離開。

「管佳余,如果你不想你閨蜜再次傷心,你儘管離開。」陳英俊無所謂笑笑。

管佳余雙手一拍桌子,怒聲道:「陳英俊,你想幹什麼!」

「問得好!」陳英俊拍拍手,「我要你開除雷正。」

管佳余沉默坐下,她大概知道陳英俊為什麼不惜拿閨蜜的事威脅自己也要讓她對付雷正。

「這事我說了不算!你找林亦兒吧!」管佳余開口。

「不行!不行!我可不想讓阿楠知道這種事!而且,你是人事經理,只要故意在他的工作上面動點手腳,讓公司開除他,對你來說簡直輕而易舉嘛!」

「我辦不到!」

管佳余起身離開,她不是做不到,而是不想做,因為她不想再受陳英俊的威脅,同時,相比陳英俊,她更願意支持雷正。

「我給你一個星期的時間,你好好想清楚。」陳英俊對管佳余的背影冷笑道。

轉眼,一個星期過去,雷正到萊華已經工作滿一個星期。

這一個星期的時間裡,雷正數次想要接近趙詩楠,但,總被林亦兒的出現打斷,讓雷正感覺,雖然與趙詩楠在同一棟大廈工作,時刻可見,距離反而變得越來越遠。

於此同時,雷正認識一個人,一個男人,一個富家子弟,本地最頂尖集團董事長的獨子,陳英俊,一個全身上下充滿壕氣的年輕人。這個男人基本每天都會來萊華公司找趙詩楠和林亦兒,三人感情看起來還非常好。當然,雷正可不知道陳英俊認不認識他,陳英俊這個名字還是雷正從前台小姐姐那裡聽到的,那個小姐姐每次見到陳英俊兩眼冒花,直呼男神。

理性的角度來說,大多數人無法拒絕華麗生活的誘惑。而,支撐那種生活的東西無非就是金錢,這一點,雷正在上周周末已經領悟到。一次旅遊花費他兩年多以來一半的存款,而且僅僅只是兩天時間,可想而知,普通人享受生活的代價是多麼沉重。

一個星期里,雷正對自己的新工作變得遊刃有餘,主要原因,這個崗位太閑,工作量太少,太輕鬆,沒有一點挑戰性。

就在今天,雷正又看到陳英俊開他的瑪莎拉娃橋跑來到萊華公司,這人還是一如既往地笑著向前台小姐姐打招呼,同時詢問趙詩楠在不在公司。這種時候,雷正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總是下意識避開。同時,因為陳英俊的存在,雷正不再主動找趙詩楠,可能,內心深處萌生自卑感,放在以前,老劍仙在之時,這是根本不可能發生的事。

唔!唔!唔!唔!手機來電震動。

雷正拿起手機一看,是王叔。

「喂!王叔!」

「胃!雷正啊!我聽說你現在不送快遞了,發生什麼事了嗎?」電話里王叔問道。

「額!王叔,你怎麼知道的?」雷正奇怪,他都沒告訴過其他人。

「你管我怎麼知道,是不是有人故意刁難你?告訴王叔,我來給你出氣。」

看樣子王叔知道的還挺多。

「沒事!沒事!再說我現在已經找到工作。」

「怎麼能沒事,你要是不說我直接找你原來的上司問。」

「別!別!我說,我說。」

自己已經從原來公司離職,同時公司的補償金雷正在猶豫良久后也接受了,不能回頭還騷擾人家吧!於是雷正將自己離職到求職的事情經過告訴王叔。

「雷正啊!你一開始就應該告訴我!王叔來給你安排一份政府的工作!以你的榮譽,和我的推薦,定能有一個光明前途。」

「這不是不想勞煩你嘛!而且王叔,我覺得還是輕鬆一點的工作好!政府的工作對我來說過於繁忙。」

「好吧!好吧!既然你覺得現在的工作可以我就不多說了!不過,之前那件事我一定要為你出口氣,你等著,王叔一定會找出到底是誰對你下的黑手!」

「這,不太好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