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袍哥人家絕不拉稀擺帶,如果你少幺爸堅持,我馬老二保證棒棒軍基建公司的三萬人和所有工程機械全部投入長生橋,一個月之內完成少幺爸的要求莫得問題的。

對了,我斗膽再問一下子少幺爸哈,你剛纔說得那個長生橋工程是個啥子火柴廠啊?啊!真是火柴廠啊?!少幺爸,你果然不愧是掌舵把子的!媽喲,一個火柴廠都要弄幾萬人的規模!?……”

火柴廠,其實應該被稱爲火柴城的住宅小區及其配套設施土建工程轟轟烈烈開始了。白天黑夜,喧囂的車鳴人喊聲打破了長生橋自古到今的那份沉寂,這個風景秀麗的重慶市區的最邊邊角角完全成了一個大工地。

ωwш●тTk дn●¢○

周大少團長並沒有調動馬老二棒棒軍基建公司的全部力量,只是用了兩個基建隊三千餘人的隊伍和幾十臺、套的工程機械、車輛。

這麼一個大工程,一個月內建成,這麼點人夠啊?自然是不夠的。但整個工程量中,那些佔了很大部分的挖坑運渣填方埋土的使笨活路(川渝方言技術含量低,用力氣的工作的意思),那幾天時間就全招滿了的五千工人和他們一些成年的家屬們也可以幹嘛。免費下載

再說,周大少團長從不白白使喚人,那也是照樣給了下力錢的。那這些工人和他們的家屬願意啊?

老實說哈,願意得很喲!

一則是爲自己將來的住房出力流汗;

二則也能掙錢啥。有些人看到跑到重慶城幾個月了這才用自己的勞動汗水第一次掙來工錢,都激動得哭了。唉,有活路做才知道沒有活路做得苦啊,這幾個月可是遭罪了。重慶人把工作叫做活路真是最真切的認識啊。

賀國光市長一行人,一個月後來到這座重慶市區最邊緣的火柴城爲之竣工剪綵的時候,幾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青山綠水間,宛如五朵花瓣般的五個住宅小區圍繞着中間一個大的橢圓形大壩子(運動場),向所有目瞪口呆的來賓展示着自己的美麗風采。

五個住宅小區裏,學校、醫院、娛樂、後勤服務等設施齊全、配套完善。每個住宅小區內,有排列整整齊齊的二層小樓房二百幢,能容納千戶左右的人家,大概在五千人上下。整個這個名字叫着“大中華城”的住宅區,現在已經安排了上海大中華火柴公司五千工人及家屬娃兒,總人數近二萬三千餘人。跟不遠的巴縣老縣城人口幾乎一樣多了。

這五個大致一樣卻相對自成一體的住宅小區,分別叫着:

桃花園、櫻花園、桂花園、梅花園、梨花園。都分別種植了與名字一致的樹木。可以想見,幾年以後,這些住宅小區內的花繁葉茂,那真是成了美麗的花園式住宅小區了。

看着工人們的娃兒們跳着歡快的舞蹈歡迎衆人前來參觀,聽到孩子們興高采烈地大聲唱着:

“我們的工廠像花園,花園裏花朵真鮮豔,和暖的陽光照耀着我們,每一個人臉上都笑開顏,娃哈哈啊,娃哈哈啊,每一個人臉上都笑開顏……”

賀國光市長感嘆地對身邊衆人道:

“居者有其屋,勞者得其食。曉舟做得好啊!”

周大少團長的幹老漢盧作孚盧老爺子則是拉着周大少團長非要問出個所以然:原來,前幾年,盧作孚也在北碚農村搞起了一箇中國新農村試驗區,結果運行了半年多最終打了收場鑼鼓。

“周小六,我那個北碚中國新農村試驗區實行各盡所能、各取所需,最後落個冷場散了。

你這說起來,工人們住房要付房租,屋裏的傢俱擺設日常用品等也是工人們按你搞得啥子分期付款買來的……可以說在你這大中華城裏,除了娃兒們上學、工人們上夜校等教育方面不花錢,其餘都是要花錢的。啷個工人們幹起活來卻是熱火朝天的,人們也是充滿了對美好未來的憧憬,整個大中華城也是生機勃勃的?”

周大少團長聽了大笑,對同樣也是充滿迷惑的衆人說道:

“盧老爺子,不是我這個乾兒打擊你老爺子哈。你在北碚新農村試驗區美其名曰搞得那個‘各盡所能、各取所需’,換句白話說就叫‘幹多幹少一個樣,幹好幹壞一個樣’,純粹就是吃大鍋飯!

結果就是再勤快再老實的人也能養懶了、學刁了。最後大家都白吃混喝,少幹活甚至不幹活了。互相還埋怨不休,人和人之間的關係也弄得一團糟。盧老爺子,你那個新農村試驗區最後是不是這個樣子收場啊?”

“啊?對、對、對!是這樣子的。”盧老爺子不由得連連點頭。

說起來這個事情是幾年以前的事情了。當時咱周大少團長還在重慶大學意氣風發喲,之所以說得如此一針見血,原因大家都知道:父輩們都曾經經歷過嘛。

周大少團長又說道:

“商鞅協助秦孝王治理秦國的時候,有一個奇怪的法令:

災不賑窮不救!

當時無人能理解。當然現在我們也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商鞅這個法令的實質出發點就是深刻認識到了人性的弱點。

我們現在生活在一個經濟社會當中,如果脫離這一基本社會情況,一味寄託於人們思想靈魂的昇華,那是不切實際的。

怎麼辦?那就只能按照經濟社會的客觀規律來做:誰幹得多誰就多得,誰幹得好誰的日子就過得好。對了,老鄭師傅你過來一下。”

周大少團長說到這裏,招呼一個叫老鄭的工人師傅過來。這老鄭師傅,現在也算是個名人了。爲啥子?住宅小區土建工程時是個挖土方的能手,更出名的是第一次掙了錢後,一火色去割了(川渝方言買肉的意思)二十斤二刀腿子肉,一家人美美地連吃了三天紅燒肉,一舉成名,其他師傅們直接喊他“鄭紅燒”。

“老鄭師傅,你掙錢多連吃了幾天紅燒肉。其他人羨慕不?”

周大少團長笑眯眯地問他。

老鄭師傅顯得有些不好意思,咧嘴笑道:

“到重慶城半年多,堂客娃兒們連點肉星星都莫看到,這回掙了錢,好好生生打個牙祭嘛!別看現在那些人喊老子‘鄭紅燒’,現在幹活可都跟我標着勁呢!哼,想超過我可不是那麼容易的,我還尋思着再當回生產能手,得老闆你獎勵的一輛自行車呢。”

“哦,那好、那好,老鄭師傅,如果你真幹出成績獲得了生產能手的稱號,我親自把自行車獎給你!”周大少團長高興地說道。

衆人依稀有些明白了:人有差距纔有壓力,有比較纔有動力,有想頭纔有盼頭。重慶人常說黃鱔泥鰍不一般長,盧老爺子非拽成一樣子長,失敗是註定了的。

那這個問題上週大少團長尊重了經濟社會的經濟規律辦事,那他娃嚴重違反科學規律,非要以人工代替現代工業機械化生產,不是註定也要碰一鼻子灰,嚐到失敗的苦果啊?

令衆人,特別是火柴行業的老手劉鴻聲劉老爺子十分不解的就是,在這個明顯荒唐的違反常識的做法上,周大少團長卻又贏了,而且還贏得相當的精彩!

說是人工生產火柴,其實這裏面是大有玄機的。還得從大中華城談起:大中華城分成五個住宅小區,並不是簡單地安排。而是周大少團長根據火柴生產的生產工藝流程主要分成六個部分精心設計的。

火柴生產工藝流程的這六個過程就是:(一)原木分解(板材);(二)火柴梗枝製造;(三)梗枝的處理;(四)梗頭的製作:(五)火柴盒子的製作;(六)裝盒總裝過程。

周大少團長把這火柴生產六道工藝流程中的前五道一個小區給安排了一個,依序下來相當於形成了一個很大的流水線生產。

而每一個住宅小區負責的一道火柴生產工藝流程,比如原木分解的這道工藝流程,周大少團長又具體分解細緻到鋸木、剝樹皮、旋片、切片、烘乾、篩選等二十多道小工序,使每一道小工序既簡單易操作,又能形成標準化的生產模式。

對於這些基本上都是大老粗的文盲工人師傅們只需要簡單培訓,就能很快上手。周大少團長爲了有效進行標準化生產,保證質量。爲此還親自動手做了一整套標準化生產工具,他娃笑稱是:“認不到字不要緊,認不到公差誤差也不要緊,做個框框給你們,比到起框框下鴨蛋嘛!”

標準化,流水線,產前產中產後全面質量管理,這就是iso嘛!這個周大少團長故弄玄虛。

試生產一個月下來的效果怎麼樣呢?,從劉鴻聲劉老爺子翻着生產臺賬,一疊聲的驚呼:“出乎想象!不可想象!難以想象!”就知道了。

試生產一月,上海大中華火柴公司的月產量達到了令衆人瞠目結舌的五萬箱(十盒爲一封,一箱子爲一百封,即一千盒。那五萬箱是多少盒火柴?五千萬盒!),足足是以前月產量三千多箱的近二十倍,遠遠超過了周大少團長與劉鴻聲劉老爺子打賭的十倍的約定,周大少團長漂亮的贏了。

而這一切卻是在基本上都是人工,沒有使用機械化生產的這個“荒唐”的情況下完成的,怎麼不令所有人都瞠目結舌嘛。其實很簡單,周大少團長實行了一種嶄新的工資結算方法:

不保底,全計件!可謂是把工人們每一滴油都榨乾淨了,這個“可惡”的資本家!工人們卻並不恨他娃,要想掙錢多全靠自己多幹活幹好活。

產量上去了也有麻煩了,現在上海大中華火柴公司從劉鴻聲劉老爺子到一般管理人員,看着大中華城中間的大壩子上堆積如山的火柴包裝箱有喜更憂:老天爺!這一月產量相當於以前的兩年,怎麼賣的出去啊?!

說起來,三四十年代,中國火柴市場上競爭很是激烈的,主要是瑞典、丹麥等大火柴廠商出產的洋火充斥中國市場,使國產洋火幾乎少人問津。可以說,火柴的市場是有的,而且還十分巨大。

你想嘛,一盒子火柴二十根裝,又是家家戶戶的日常必備的生活必需品、消耗品:點個火生個爐子抽根菸打個亮片,幾乎都離不開。二十根裝的一盒火柴說不好聽點,能用一天不哦?!

家庭主婦們家務需要就不說了,遇到起像重慶城那些抽旱菸杆的老爺子們,常常是吸吸滅滅的,一杆旱菸不點上五六次都抽不完(各位看官不知道吧,筆者爺爺留給他這個嫡長孫子的傳家寶就是一杆兩尺多長的翡翠旱菸杆!?東西是好東西,不敢抽,旱菸太嗆人了。再說在這個時代抽那玩意,要被別人當做從過去穿越來現代的老古董),哪個一天不用上幾盒火柴。

就是像周大少團長這樣子抽菸卷的,一天二、三盒煙,也得用上幾盒火柴。重慶城,可以說哈,只要是嘴角冒點鬍子茬茬的男人,基本上都是煙、酒、茶全來!所謂之“不會菸酒茶,不能當爸爸”嘛。

整個四川又有好多人,大概是全中國四萬萬同胞的八分之一,這就是五千多萬人。上海大中華火柴公司現在一月的火柴產量也就僅僅夠這四川五千萬人一人用一盒的,火柴賣不出去?火柴市場大着呢,這點產量哪裏夠喲!

聽了周大少團長一通分析,衆人信心增加了不少。對於營銷高手周大少團長來說,接下來的幾招簡單而且新奇:

第一充分利用報刊雜誌廣播等大衆傳播媒介,大造輿論,創造出“中國人就用中國火柴”,“用國貨火柴就是愛中國!”的社會氛圍。

穿書後我渣了反派大佬 至於那像宣傳百花油時用過的鋪天蓋地的小廣告又是粉墨登場,貼的甚至連小鬼子佔領的淪陷區的大街小巷都是:

號稱當時的“三躲不起!”,那三躲不起,小鬼子的“仁丹”,周大少團長的“百花油”、“美麗火柴”!

後世人們笑稱:早在1938年底,周大少團長的“百花油”和“美麗火柴”就已經收復了中國半壁河山。

第二,周大少團長把西南畫院的那個出身於洛陽畫牡丹的丁畫家院長喊起來,讓他組織西南畫院的藝術家們重新設計火柴盒面的貼花,原先的那個太簡陋了:幾筆簡筆畫再加幾個字“美麗”火柴。賣相太差了!

於是專工山水的畫家拿出了祖國各地秀麗奇美的山河集錦,專工仕女的畫家拿出了四大美女、十二金釵……甚至連畫小人書的一個叫邱素美的畫家乾脆推出了《三國演義》、《水滸傳》各一套。

這些火花設計拿給劉鴻聲等人看了,那是讚不絕口,這些火花太美了!簡直是美不勝收的藝術品啊。衆人甚至有點覺得當火花貼在這一分錢一盒的火柴上是不是有點暴殄天珍了!?

不僅把“美麗”火柴打扮得實至名歸,周大少團長還通過各地報刊雜誌滿世界的嚷嚷:

凡收齊上海大中華火柴公司的“美麗”火柴火花之《水滸傳》中的一套一百單八將的,可憑完好無損的“梁山泊”人馬全套火花,到上海大中華火柴公司的“美麗”火柴在各地的代理經銷處,兌換黃金二兩(時值大洋二百元)。

這個噱頭一處,可是了不得了:全重慶城、全四川、乃至全中國(包括淪陷區)的人們都是爭相購買“美麗”牌火柴。人們抱着試一試的僥倖心理,企望能撈到這“二兩黃金”。不少人甚至一箱(一千盒裝)一箱的端。

劉鴻聲劉老爺子等幾乎是目瞪口呆地看着堆積如山的五萬箱子火柴幾乎在十天之內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上海大中華火柴公司的“美麗”牌火柴一舉佔領了中國各地的火柴市場。

現在別說月產量五萬箱,就是十五萬箱都不夠:各地要求進貨的單子如雪片一般飛來。

周大少團長的三位佳人的一萬元投資,三個月後就賺了好幾萬,喜得十月懷胎一朝分娩各得了一個兒子的女人們對啥子都還不曉得的娃娃念:

“你娃娃的奶粉錢是你屋老漢賣火柴一分錢一分錢賺出來的喲!”

但不知道爲何哈,無論人們如何積攢《水滸傳》人馬的火花,總是缺少那個母夜叉“孫二孃”這一張。即使是那些上海大中華火柴公司“美麗”火柴的代理經銷商們,偷偷摸摸把整箱火柴拆封尋找,也找不到“孫二孃”這張火花。

於是“找人就找孫二孃”這句口頭禪不脛而走!

這個祕密周大少團長在收到劉鴻聲劉老爺子心悅誠服送到的賭資---四支極品“雪舫蔣腿”的時候道出了實情:

是他娃專門扣下了“孫二孃”這張火花設計圖,根本就沒有印刷,那哪裏找得到嘛?!也就說,所謂的《水滸傳》一百單八將,周大少團長就只印了一百單七將!?

所謂的收齊《水滸傳》一百單八將兌換二兩黃金,那只是他娃玩得一個噱頭罷了。你想嘛,二兩黃金他娃要賣幾十萬盒火柴了,啷個捨得嘛。劉鴻聲劉老爺子笑着不住聲的罵他:

“得了便宜還賣乖,你個小赤佬!小流氓!” 348章 南嶽會議和長沙大火

348章 南嶽會議和長沙大火

1938年11月底,湖南衡山。衡山,位於湖南南部衡陽一隅,爲五嶽之南嶽。雄踞在湘江之畔,主峯祝融峯海拔三千多米,如南天一柱,俯視着周圍的茫茫羣山。

雖然時至深秋,衡山上仍然還是松柏蒼翠,古木參天(很多都是一兩千年的,五六個人環抱都抱不過來的古木,多爲松柏)。幾十座寺院禪廟紅牆黑瓦,掩映在青松翠柏之間。叢山峻嶺中,時時飄‘蕩’着悠遠的鐘磬之聲,使這座南國第一名山,顯出一派莊嚴肅穆的氣象。

武漢失守以後,素來深遠清幽的南嶽開始變得熱鬧喧囂:國民政fǔ的不少軍事部‘門’和機關搬遷到了這裏。每天,汽車的轟鳴馬達聲,打破了寺院的寂靜。戎裝佩劍的軍人們時常出現在山‘門’內外、古剎之間,使佛像前的繚繞的縷縷香菸之中,似乎也能嗅到硝煙的氣味。

武漢是10月29日失守的(只比周大少團長曾經看到過的歷史上晚了四天時間,算是他娃這隻小小的蝴蝶掀起的幾乎可以忽略的漣漪)。

五個多月的時間中,中日雙方一百多萬大軍在上千裏的戰線上,連番‘激’戰。小鬼子不但投入了四十多萬兵力,武漢會戰期間,又先後補充了五、六次兵員。甚至到了會戰的後期,小鬼子的軍事大本營已經無力再向武漢會戰增調兵力了:

整個小日本國內,竟然是隻剩下一個近衛師團!十七個甲種常備師團,中國戰場上去了十六個!後來擴充的像101師團等八個乙種師團也全在中國戰場上。可以說。小日本人已經深深陷入了中國戰場這個大泥潭中。

而對於中華民國方面,整個武漢會戰,最高領袖也是幾乎動用了所有的部隊。所有的參戰中國軍隊,不論是中央軍,或是地方部隊,大多打得英勇頑強,其間有數次殲滅小鬼子聯隊甚至是旅團級別部隊的輝煌戰績。

像武漢會戰的初期的金官橋大捷:南潯線中國軍隊的第一第二兵團總司令長官薛嶽上將指揮,一舉殲滅小鬼子的松浦師團(第106師團)之113野戰步兵聯隊(田中大佐)、145野戰步兵聯隊(長市川大佐)整整兩個野戰步兵聯隊六千餘人,給了小鬼子第11軍司令官岡村寧次中將一個迎頭痛擊。而且使其在南潯線逡巡數月不前,毫無進展。

其後又有小鬼子轉移主攻方向,在大別山北麓發動攻勢,中國軍隊取得的富金山大捷:在第五戰區的右兵團司令長官孫連仲及71軍宋希濂中將的指揮下,殲滅荻洲立兵中將的第十三師團下轄的沼田忠德少將率領的26旅團逾萬人(主要是配屬了野戰炮兵、裝甲戰車、工兵等一些部隊),而且繳獲頗豐,使71軍搖身一變而成中國軍隊的第一支擁有裝甲戰車、重炮、大卡車等大批現代化軍事裝備的部隊。

在十月份,重新補充了兵員的岡村寧次中將的第11軍重新在長江南北發動新的攻勢,出動了第101、第106、第9、第27師團及幾個支隊等十五萬餘人,中國軍隊在第二兵團司令長官薛嶽上將指揮下,巧妙利用防禦陣型(反八字陣型),將小鬼子的第101、第106師團及第9、第27師團一部包圍在萬家嶺一帶。

薛嶽上將果斷集中南潯線二十餘萬大軍,歐震的第4軍,俞濟時的第74軍,葉肇的第60軍,川軍王陵基(就是已經卸任四川省省主席要率軍打小鬼子的那位)的30集團軍,滇軍盧漢的30軍團,第54軍(陳誠的起家部隊,軍長是霍揆章中將,參謀長則是我們說過的那個周大少團長的銅梁老鄉郭汝瑰少將),吳奇偉的第60軍,黃維的第18軍等將沿長江南岸進攻的小鬼子第101、第106師團盡數包圍。

經過十幾日浴血奮戰,將小鬼子第101、第106師團兩個師團下轄的本島聯隊、池田聯隊、津田聯隊等四個野戰步兵聯隊及來救援的第9、第27師團一部予以全殲,共殲滅小鬼子三萬餘人,取得空前的萬家嶺大捷!

小鬼子在南潯線二十多萬中國軍隊的重圍中,死傷慘重,尤其是各級官佐戰死尤多,致使小鬼子許多部隊無法統率指揮,日軍華中方面軍司令長官畑俊六大將爲此還派出十餘架飛機,將師團長以下的各級官佐二百多人,空運到小鬼子被圍困的萬家嶺地區空投,以補充戰場指揮官。但是最終也沒有挽救出陷入重圍的部隊,還又賠進去一批有經驗的軍官。此次萬家嶺大捷,小鬼子光將、佐級官就陣亡628人之多!

整個武漢會戰,中國軍隊共消滅日軍二十多萬人,而且基本上是小鬼子的‘精’銳主力(都是些老鬼子),使小鬼子陸軍可謂是元氣大傷,此後一段時間內再無力發動新的攻勢,中日戰爭在打了一年半以後至此進入了相持階段。

武漢會戰的長江以南的南潯線打得這麼好,啷個武漢最終還是被迫放棄了呢?兩個方向上還是出了紕漏:

其一,最主要的長江沿線沒有能夠頂住。日軍第11軍的長江北岸沿江進攻的第6、第116師團,擊破川軍王瓚緒上將的第29集團軍、劉汝明上將的68軍、譚連方中將的84軍(面對久拖不決的僵持局面,岡村寧次這個老鬼子下令大規模使用毒氣戰,使這一線主要是地方部隊的中國軍隊猝不及防,傷亡慘重,又加上心理畏怯小鬼子的毒氣,致使戰線潰敗),攻佔了廣濟、黃梅,然後集中了陸、海、空優勢兵力火力,猛攻武漢在長江上的最後一道鎖匙---田家鎮要塞。

在擊破長江南岸的中國軍隊的張一純中將的48軍、蕭之楚中將的26軍、何知重中將的86軍的阻擊後,佔領了至關重要的碼頭鎮,再加上長江北岸的廣濟、武‘穴’的陷落,攻克田家鎮要塞後,實際上小鬼子已經從長江上直‘逼’武昌!

這是第九戰區的陳誠上將的失誤,對於從來對這個最高領袖身邊大紅人的小矮個嗤之以鼻的第五戰區的代司令長官白崇禧上將則是五十步笑百步:他的第五戰區的方向上也出了紕漏。

不是大家都以爲的大別山北麓方向上,儘管日軍華北方面軍的第二軍司令官東久邇中將將第二軍的主力第十三師團、第十師團、第十六師團、第二十師團主力猛攻富金山、固始,及商城一線,但是第五戰區的右兵團孫連仲司令長官率領自己的西北軍舊部第二集團軍,及宋希濂中將的71軍、田鎮南中將的30軍等,一直堅守着自己的防線,前後消滅小鬼子‘精’銳(都是日軍甲種常備師團)二萬三千餘人,其中包括富金山大捷殲滅沼田忠德少將率領的第十三師團之26旅團一萬餘人的輝煌勝利。

這個防線上孫連仲、宋希濂打得之好:一直到11月份武漢被放棄總撤退之前,右兵團仍然堅守着自己的防線!

哈嘍,勐鬼督察官 東久邇中將將第十師團主力,及劉桂堂僞軍(華北僞軍)、野戰炮兵兩個聯隊(一個旅團)、野戰重炮兵一個聯隊、騎兵一個旅團組成一支奇兵,饒過白崇禧上將苦心經營的大別山防線(白崇禧在這個問題上輕視了小鬼子這支奇兵的力量和作用,逐次派兵,先是張自忠、又派川軍、最後胡宗南,一次一次添油,最終無法控制局面)直刺信陽以東地區。

先是於張自忠將軍的第27集團軍在信陽以東的潢川至光山一線,大戰十二晝夜;隨即又於川軍第22集團軍的44.45軍戰於羅山、息縣地區;擋住小鬼子的最後希望寄託在胡宗南的第17軍團身上,起初胡宗南還是打得不錯,將這路小鬼子壓縮在羅山地區。

但是隨着東久邇中將又將第三師團主力,配屬山炮。重炮一個聯隊,在第三師團師團長藤田進中將的指揮下,會同日軍華北方面軍增派的騎兵第四旅團,三路進擊羅山的時候。胡宗南羅山不戰而退,致使信陽很快陷落。

小鬼子打開了通向武漢的立足點,隨即小鬼子第三師團、第十師團、第四騎兵旅團及配屬的炮兵等,從信陽南下,分別勢如破竹攻佔了應山、安陸地區,而與之配合,第十三師團也攻佔了宋埠,第十六師團攻佔了麻城,第六師團攻佔了黃陂。

至此,小鬼子已從北、東、南三面包圍了武漢。沿長江溯江攻擊的小鬼子的海軍陸戰隊甚至直‘逼’武昌城下!

10月25日,中國軍事委員會決定棄守武漢三鎮,各部實行總撤退,武漢大會戰就此結束。

11月底的南嶽軍事會議就是在這種情形下舉行的一次全國‘性’的重要軍事會議。參加這次軍事會議的,有國民政fǔ軍事委員會各部的負責人和高級將領何應欽上將、白崇禧上將、李宗仁上將、程潛上將、陳誠上將、顧祝同上將等幾十人。

早早就西遷到了重慶城的軍委會下屬的軍事參議院作爲軍委會一個不鹹不淡的部‘門’,唐生智上將以院長之職也參加了此次軍事會議。唐孟瀟(唐生智字孟瀟)自然是要把周大少團長這個忘年‘交’加軍事參議院的高級顧問當做隨從一起‘弄’起去的。

當時擔任軍委會政治部(第四部)的副部長周恩來和第十八集團軍中將參謀長葉劍英(就是八路軍啦)也參加了這次軍事會議。

中國空軍的總指揮錢大鈞、‘毛’邦初也出現在參會的高級軍事將領中,另外,參加武漢大會戰的第五戰區、第九戰區的師以上軍官百餘人,也被通知列席此次大會。

這次軍事會議的主要議題是總結第一時期對日作戰的經驗教訓,確定第二時期抗戰的戰略方針(有看官說老蔣這是個出了名的大漏斗,什麼祕密都保不住,今天開完會情報小鬼子很快就知道了。這可以說是對抗戰歷史的無知和曲解,筆者據掌握的中華民國的抗戰史資料,明確泄‘露’重大軍事情報的只有那個著名的黃俊父子間諜案。在戰略、戰役層面上,小鬼子從未真正獲得過有價值的情報。

至於小鬼子對於局部戰鬥情況的掌握那是可能的,一則非常重視軍事情報的獲取,爲此在部隊中都有專‘門’的軍事情報機構---特高課,二則知道的範圍大了人多了,這密可就難保。

所謂之大漏斗之說,是指內戰時期對於中共來說,是這樣的!那個參謀次長劉斐和作戰廳廳長郭汝瑰都是中共紅‘色’間諜,他倆就是國民黨制定具體軍事行動的負責人,所以國民黨還有啥子軍事祕密可言嘛!搞求的一份軍事行動絕密計劃‘毛’太祖比老蔣還先看到,中共比到起下刀子老蔣不輸?天理不容喲。這個纔是漏斗子啊)。

軍事參議院院長唐生智上將、副院長陳調元上將及高級顧問周大少團長等一行人是從重慶南岸新江南機場乘坐梟龍直飛湖南衡陽衡東機場的,跟最高領袖的“美齡號”專機是前後腳,老蔣則是剛剛從長沙城飛來:那個湘江邊美麗的千年古城此時已經灰飛煙滅,變成了一片焦土。

這又是怎麼一回事情啊?說起來話就長了。

當時長沙城的情況,已是草木皆兵,民衆在武漢失守後一片驚慌。而岡村寧次中將率領第11軍佔據武漢後,逞其餘威,乘中國軍隊總撤退之際,沿江西進,奪取了岳陽。

豬頭,爺要嫁人了 與此同時,小鬼子的飛機也對長沙城及其附近的一些城鎮大肆轟炸。於是各種謠言甚囂塵上,更誇張的是有的傳言(這個多半就是小鬼子的間諜、漢‘奸’搞的鬼)說日軍已經渡過了汨羅江,都快打到長沙城了!?

就是在這種人心惶惶之際,背時戳戳的最高領袖又下了一道添‘亂’的指令:原來武漢失守後,老蔣認爲長江中下游平原上的長沙城,必將成爲小鬼子下一步爭奪的目標(這個沒判斷錯,問題是現在小鬼子還沒有緩過氣,哪有這麼急迫嘛!岡村寧次中將所做的不過是虛張聲勢罷了)。如果日軍奪取長沙城,將會成爲日軍進攻中國中南部地區的一個重要的基地。

俗話說:兩湖熟,天下足。光是湖北、湖南的糧食就是重要的戰略資源。於是老蔣指示湖南省省主席張治中將軍:如日軍進犯長沙城,而長沙城無法守住的時候,可以將重要的設施燒掉,以免資敵。

張治中這個人我們知道,抗戰態度那是非常堅決地,而且他也是非常贊同抗戰初期李宗仁發表的《焦土抗戰論》中的焦土抗戰的提法,亦認爲:

一個老大落後的中國,與工業十分先進,軍力十分強大的日本相對抗,中國將會非常困難的。但是隻要我們樹立必勝信心,發揚中華民族的誓死抗戰‘精’神,以及之長克敵之短,把我國遼闊的疆土都變成反抗侵略的戰場,把每一箇中國人都變成打擊敵人的鬥士,實行堅壁清野,實行焦土抗戰,就將陷敵人於人民戰爭的泥沼之中,而我們也必將贏得最後的勝利。

所以張治中將軍一接到最高領袖的焦土抗戰的指令後,馬上召集了長沙警備司令酆悌(這個老蔣的黃埔學生名字川渝方言念出來就是瘋的,果然是個瘋子啊!)、保安處長徐權等人祕密佈置了放火燒長沙城的事宜,親自審閱並同意了酆悌擬定的焚城計劃。

其中的一條竟然是:

“見長沙城市區內火起便是放火燒城的信號”?!

如此荒唐的燒城計劃,張治中將軍竟會批准,整得一輩子都爲此負疚不堪啊。

對自己的城市大放其火,對於主要是長沙城百姓的警備團這種民團‘性’質的官兵們願意啊?這你就小看了湖南人的蠻子‘性’格!這些不願意當亡國奴,家住長沙城的警備團的民團官兵們,那是積極投身於這種自焚的其屋、其城的果敢行動中,還唯恐將自家的屋子晚燒一步,落後於他人!?所以古有楚雖三戶,亡秦必楚!現代人說:中國要滅亡,湖南人必死絕!真是無虛言啊。

結果11月11日深夜,長沙城市中心的天心閣一帶一處民房不小心失火燃燒起來,長沙城警備第二團的丁森(完了,三木助火啊)起來灑水,驟然看見天心閣起火,馬上帶頭就把自己家的屋子給點了,這一下子‘亂’子就大了!

警備團的官兵們因爲知道:“見市區內火起便是放火燒城的信號”於是這些民團官兵們狂呼‘亂’叫“放火囉!”“快點!快點!”便一齊動起手來,在長沙城各處放起火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