矮子一直在擺弄手裏的“麪糰”,它在矮子手裏,就像是聽話的狗,完全沒有鼓動。

我說:“這真是太歲?”

凌天戰尊 矮子皺了皺眉,搖搖頭,“不,我爺爺以前告訴我,這東西,比太歲古老多了,甚至根本就不屬於這個世界…” 此刻作為排隊裝作病人的男人,其實是周博懷派出來的密探,他負責通過近距離觀察菲米安治療的過程,以此來獲取情報。

原本他們對菲米安的醫術持懷疑的態度,現在看到這一手斷臂重鑄,就連這位密探心中都是一陣顫抖。

「是的,他所施展的並不屬於醫術的任何一種,若是真的要說,看起來像是某種特異功能……如果這真的是一種異能,那也實在是太厲害了!」

那密探的話語中都帶著一絲興奮,此刻他對於菲米安也逐漸的出現了崇敬之色。

「如果他是我們的同伴,那麼他的這項神奇的技能確實算得上是非常實用,想必就算是星翊看到這種人也會非常的心動。但他真的是帶著善意來到華國的么?這一點,我們必須弄清楚。」

周博懷看到了密探發來的視頻后,心中也是無比震驚,這種近乎能夠生死人肉白骨的異能,也許只存在於神話傳說,這個名為菲米安的外國人究竟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態來到此地,又為什麼偏偏是華國。

多年的只直覺告訴他,事情沒有表面上所顯現的那麼簡單,這個菲米安的身後,很有可能藏著不為人知的秘密。

密探本還拿著手機上的攝像頭,拍攝著菲米安治病的畫面,突然從他們的身後湧來的一群黑衣人,將其他排隊的人都擠到另一邊。

「讓一讓,讓一讓,可都別擋道。知道我們嗎?我們是京城馬家的人,識趣的就不要在這裡擋路。」

只見這群身穿制服的黑衣人很快就清理出了一條走道,隨後一位穿著時尚的公子哥走了上來。

「這不是馬輝少爺嗎?他也來到這裡看病嗎?」

「馬輝這種有錢的少爺居然也會來到這裡看病?那麼多大醫院他不去,偏要與我們這些老百姓擠在這裡?」

「看來這菲米安醫生的名頭,可謂是越來越大,以後想要在他這裡見上一面可就難了。」

馬輝志高氣昂的從人群中走了出來,他先是看了一眼還在看診的菲米安,隨後走了上去問到:「菲米安醫生,我最近身體有些不舒服,不知道你能不能幫我看一下?」

「當然可以,身為醫生,治病救人是我的天職,你的身體有什麼問題,可以先向後排隊。」

菲米安看著馬輝身後所帶領的保鏢團,卻是不慌不忙的伸手指向隊伍後邊。

「你說什麼?你知不知道我是誰?過來給你看病是給你面子,你待會出去問一下,整個京城誰不知道我的名字?」

馬輝還從來沒有見過如此頑固的醫生,他看了一眼那排著長龍的隊伍,如果要等的話,至少需要兩個小時。

別人到兩個小時和他的兩個小時從來都不一樣,他可是京城最富有的馬家的公子,就連京城張家的財力也比不上他們馬家,一分鐘幾十萬上下,別說兩個小時就上次,半個小時他也不願意等。

「不好意思,這是我們這裡的規矩,既然你來到了這個地方,就要按照我們的規矩辦事。即使你是國家的統治者,我們也一視同仁的對待。」面對於馬輝的威脅,菲米安仍舊淡定。

「有錢又了不起啊?有錢就能插隊了嗎?」

「對,仗勢欺人!菲米安醫生不用理他,我們永遠支持你!」

「快滾!這裡並不歡迎你快點滾回到大醫院去,不要來我們這種小地方湊熱鬧!」

其他人看到這個富二代居然如此囂張,因為看不過眼而紛紛的鬧了起來。

馬輝沒想到菲米安不給面子就罷了,這些小市民也敢對自己這樣說話,目光看向了那幾位說要將他趕出去的病人,一揮手身後的保鏢就走了上前。

那身強力壯的保鏢一上前,氣勢就湧現出來,剛剛還起鬨的那些人看到這位馬輝不好惹,連忙心虛閉嘴。

馬輝看到反對他的人已經閉上了嘴,於是得意的對菲米安說道:「我現在在這裡插隊,應該沒人有意見。怎麼樣菲米安醫生,要不要幫我看病呢?」

菲米安正在看診的病人已經離開,下一個病人卻因為馬輝的存在而不敢上前。

馬輝則是坐在了菲米安的對面,挑釁般的對他說道:「如果你敢說半個不字,我就叫人把你這地方給砸了。」

此言一出,他身後的保鏢已經從腰間掏出了警棍,做好了一副要干架的準備,氣氛開始就變得劍拔弩張,此刻已經有些病人被嚇得向後退出,生怕被戰鬥所捲入。

原本周博懷派來的密探看到這個馬輝居然想鬧事,還準備出手幫菲米安一把,卻見菲米安仍舊不慌不忙的搖了搖頭。

「既然你不願意遵守我們的規矩,那就請你離開這裡吧。」

說著菲米安身後湧出了數十位面目兇惡的海盜,他們的造型與影視作品里的海盜長相無異,但熟悉菲米安的人都知道這些海盜面噁心善,雖然長著一副壞人的臉,但是卻無比的溫柔。

圍觀的病人看到兩邊似乎要打起來,還有些擔心菲米安會吃虧,誰知那幾位海盜不僅長得十分兇惡,動起手來也沒有留情,馬輝的保鏢可都是經受過專業訓練的高手,然而在這些海盜面前,卻如同小孩子一般被打得毫無還手之力。

他們剛掏出警棍,那些海盜就上前以精湛的格鬥技巧,將警棍奪過,隨後輕易折斷,三拳兩腳就將馬輝所請來的保鏢全部打趴在地。

原本以為會有一場激烈的戰鬥,沒想到卻是壓倒性的勝利,一個回合下來馬輝的人全都倒在地上,被海盜拖走,只剩下馬輝一人還站在原地。

「馬先生,如果你不想被我的手下拖走,那麼就請你回去排隊。」菲米安自始至終都保持著淡然的笑容,彷彿早已預料到事情的結局。

「你……你們都給我等著!」馬輝看著事態已經逐漸的脫離了他的控制,為了不讓自己更丟臉,他就只能留下狠話落荒而逃。

密探看到這菲米安不僅醫術高超,就連身邊跟隨著的手下也是武藝超群,心中對其更加佩服。

然而當他看向了綽綽的人影時,心中卻突然升起了一陣寒毛:「等等……這是……」

隨後他再次撥通了手機,對著周博懷說道:「報告周組長,有意外發現……菲米安的手下,也就是那群海盜,很有可能不是人類,或者說連生物都不算!」 一個極其微小的細節性,吸引了密探的目光,若不是這小細節,可能密探也無法發現他們不同尋常之處。

就在剛剛有位客人等得不耐煩而打起了火機,很快便被另一位海盜勸導其不要在公共場所吸煙,但在火光亮起來的那一瞬間,牆上出現了所有人的影子,但卻唯獨沒有出現那位海盜的影子!

「是的,火焰的光無法使這些海盜的影子成像,但他們的身影在燈光和目光下,卻與常人沒有絲毫的差別。」

自然之光無法照耀到的影子,這種存在確實詭異至極。

「聽起來有點像亡魂,但一般的鬼魂都是自然之光能夠照耀到其存在,而人造的光源,比如照相機和燈光無法看見他們的身影。這個菲米安,到底是什麼來頭?」

周博懷心中雖然無比詫異,但現在他還不想打草驚蛇,只能靜觀其變稍作等待。

馬家的事情剛解決不久,又有另一批人找上門來,這次是一群身穿制服的城市管理者。

「讓一讓,讓一讓。我們是京城大隊的城市管理者,現在請你出示你的行醫資格證以及你的護照和身份證。」

很快管理者們就圍了上來,迅速的控制了場面。

菲米安有些意外的舉起雙手:「呃……實在是抱歉……」

「別跟我廢話,我們這是為了保護人民的安全,請出示能夠證明你身份的任何證件,無論你是什麼身份,在這片地方都要服從我們的管理。」

這是他們的責任,身份不明的外國人進入了城市,他們自然要進行身份調查。

「其實……不好意思,我並沒有身份證,也沒有行醫資格證,如果你們打算把我拉走的話,那麼你們就來吧,我絕對不會進行反抗。」面對於這群管理者的詢問,菲米安一攤雙手。

隨後他與身邊的十幾位海盜,一同被城市管理者帶上了開往拘留所的車。

「主人,我們怎麼做?」

「配合他們的調查吧,如果隨意反抗的話,我們之前所積累下來的名聲和形象,都會毀於一旦。放心吧,會有人將我們救出去。」

菲米安不慌不忙的舉起了手,配合著城市管理者,一同離開了現場。

這個場景被許多人記錄了下來,他們都覺得城市管理者就是在多管閑事,一些新聞媒體更是在這件事情上大做文章,開始抨擊上層管理,覺得是菲米安的出現影響到了某些人的利益,所以才會引來城市管理者。

「組長,菲米安要被帶走了,我們是否要上去阻止?」密探有些擔心的看著這一幕。

因為周圍的群眾似乎非常的在意菲米安,人群已經開始出現了混亂的狀況,有不少人都在質問,為什麼要將菲米安抓走。

但城市管理者始終是掌握權威的存在,沒有理會其他人的不滿就直接將菲米安帶走。

此時許曜坐落於泰山之巔,手中持著赤霄之劍看著自己面前的紅袍男子。

這位紅袍男子便是異能者協會會長星翊,被稱之為華國利劍,十二家族之外最強的守護者,坐落於京城中心時刻兼顧著大地八方的瞭望人。

「我曾經聽說過你,星翊會長。之前我似乎也與你見過一面,當時我還沒有感受得到你身上的實力,如今與你面對面相見,我才感受到你身上有著無比磅礴的劍意。」

許曜曾經以為,自己的實力已經足以被認定為當世最強,就連美眾國都無法對他下手,就連共濟會也拿他沒轍,對於實力他確實非常的有自信。

但此刻面對星翊之時,他才感受得到,這個男人非常的可怕,甚至於比起自己當年的老對手西本正明所帶來的壓迫還要可怕!

「雖然在道法上,我不如你,因為我並不是修真之人,但在劍道上的造詣,你不如我。」星翊緩緩抬起了手,碎石與流沙凝聚於他的手掌之中,逐漸的出現了一把流沙之劍。

這一幕聚物為刃算不上是什麼高深的本領,只要是到達過境的劍道強者,都能輕易的聚物成兵。

然而星翊在抬手之間,周圍的山嶽在同一時刻化為粉碎,隨後那山嶽化為了成千上萬的流沙之劍,主動的朝著許曜湧來!

面對著成千上萬把流沙之劍,許曜僅是赤霄之劍朝著虛空中一劍,這千萬把劍皆被許曜這一劍所蘊含的劍氣再次斬落為塵土。

然而這些塵土在一瞬間卻化為了沙塵暴朝著許曜席捲而來,許曜以劍斬之,劍刃接觸向沙煲卻傳來了叮叮噹噹的兵器交接之聲。

「這是什麼情況?」此刻許曜開始感到不對勁,這沙塵暴如若利刃所化,彷彿萬物皆以化成了劍刃,彷彿萬丈流沙也被星翊這隨手一揮生出劍靈。

這沙塵暴很快便撲向了許曜,面對於這種處於有形與無形之間的攻擊,許曜完全無法承受其威力,身上的衣物開始被數到劍刃劃開,而他的身上也開始出現了密密麻麻的劍傷。

直到最後,風煙散去,世間萬物開始回歸到了平靜,星翊負手而立看著身上多處劍傷的許曜,緩緩說道:「你知道劍道的境界嗎?入境只是最基本的境界,卻是凡人最難以逾越的境界,達到了入境也只不過是等於剛剛學會了加減法算數的孩子,但是這在平凡人的眼中入境卻已經是傳說級別的存在。」

對於平凡人來說,劍道只分為:入門、初級、中級、高級、入微。

達到了入微之境,那便是極為厲害的存在,甚至於就連手槍的子彈都能夠用劍將其切下,這也被稱之為劍切格擋。

而在真正的劍修面前,入微之後的入境,才是真正的天才劍客的入門境界。

入境、過境、破境、超凡、無境、空境、聖境、神境。

縱使是許曜這種繼承了玉真子劍術的天才,所達到的也就只有超凡之境,而宮本千葉也憑藉著自己的天賦和努力達到了過境,即使以她特殊的體質,也只能在短暫的時間內達到破境。

星翊方剛所使出的招式並不屬於任何一種道術,但爆發出來的威力卻不輸於道術!

「我能在一秒的時間裡,取走先天高手的性命,一呼一吸之間,覆滅千軍萬馬。身為華國的守護者,卻是連十二家族都畏懼的存在,身上被十二家族烙上十二把枷鎖抑制劍威。」

星翊解下了自己的連衣帽,露出了一張年輕的臉:「吾乃華國劍聖,永恆的劍意,華國異能者協會會長,星翊!」

劍入聖境的強者,在沉浸了上百年後,此刻傲然現身於許曜的面前。

【一些讀者發現人物關係有些混亂,比如秦天文設定本來是秦雪她爺爺,突然變成了秦雪他爸。這也是有原因的,為了貼合有關規定,文章的大量地方被迫出現了改動,一些劇情和人物情節發生了變化,導致細節方面有些混亂,出現了拆東牆補西牆的操作。這實在是對不起各位,我也是改文改得很煩躁,畢竟自己寫出來的東西,現在又回頭去修改,也是極其累人。東瀛之旅、醫鬧一段甚至被迫重寫。現在就連書名都被迫改了,細心的網友應該也已經發現了,希望各位體諒體諒,畢竟現在看文也免費。】 矮子拿着手裏的“麪糰”,端詳着,他輕輕捏了一點下來,“麪糰”立刻在他手上,變成了一根一根的細針。

矮子手指懸空,像哈利波特正在施魔法,對着它們轉了轉,那些針,就像是收到了什麼訊號,隨着矮子手指滑動的方向,開始旋轉。

“你知道女媧嗎?”矮子突然問道。

我點頭:“當然知道,女媧造人,補天的故事,小學生都聽說過。”

“女媧補天和造人,都用到了一種黏土,神話故事裏說,她用黏土捏成了人類。”矮子道。

我看着矮子再次把針捏成一團,那些針一合攏,立刻又變成了“麪糰”。

我忽然意識到他想說什麼,倒吸了一口氣,這個設想,也太大膽了!

我道:“難道,你的意思是,女媧造人用的粘土,就是你手上的這個?”

我立刻又說,這不現實。

矮子笑笑,收起那一團“麪糰”,吃了兩口蜂肉,剛準備躺下來休息,居魂一下子站了起來,矮子嚇得一翻身。

“兄弟,現在流行人嚇人?我膽子瘦,不帶這樣的!”矮子埋怨。

居魂緊皺眉頭,盯着黑黢黢的洞外,低聲說:“有事!”

本來稍稍放鬆,他這一句話,我感覺我的神經,又緊繃了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我也聽見,一連串急促的腳步聲。

我們幾個聽力都很敏銳,一聽就知道,這是花七。

果然,花七一下衝了進來,神情很不對勁。

“怎麼了?”我站起來,走過去。

花七大口喘着,半晌才從牙縫裏擠出幾個字,“白白復他”

我心裏一緊,拍拍他的背,“慢點說!”

婚後試愛:女人,你被捕了 花七一下轉身,又跑了出去,一邊跑一邊喊:“跟我來!”

立刻跟過去,花七在前面舉着風燈,光線搖擺得厲害,他的速度很快,一下子消失在了一個拐角。

剛想加速追,居魂一把拉住我,猛地一下,腳邊傳來一塊碎磚掉落的聲音。

我打起火摺子,低頭一看,猛地發覺,這裏的構造有些奇怪。

放眼看過去,這裏的空間十分大,火摺子的光根本無法照到對面。

矮子見我看得入神,把火摺子綁在手指上的針尖,像甩魚鉤那樣,用力甩了出去。

隨着火摺子的迅速下落,四周的環境,才盡收眼底。

我們所在的位置是洞窟外的走廊,這條走廊包圍着整個殿內,有弧度,應該是一個圓形。

走廊只有不到五米寬,外面沒有圍欄,不注意就會掉下去。

走廊形成的圓圈中,也不是空的,有一座十字橋樑,橋樑四周有四處入口,十字中間是一個類似於涼亭的建築。

涼亭中好像有一樣四方形的牆面。

花七消失的位置,是在我們剛纔消失的洞窟之中的順時針方向。

我對空間的想象力,使我在火摺子照亮的幾秒鐘之內,就在腦子裏完整的構建出這裏的基本地圖。

再一轉頭,居魂也已經消失在了那個拐角。

我和矮子跑了過去,那也是一個半圓形洞窟,只見洞窟一側的牆上,被人打開了一道暗門。

居魂舉着風燈,燈光從暗門之後傳了過來。

暗門只有半米高,我蹲下來,爬了進去。

裏面的空間倒是很大,這條甬道,四周裝飾得非常華麗,有許多顏色豔麗的壁畫。

壁畫上內容是一整個星空,星空上一個個星座,排列清晰。

壁畫所用的顏料,是一種我從來沒見過的,更像是油畫所用的,厚重的膏體。

這種顏料發出暗暗的藍色光,讓星空顯得格外真實。

彷彿我們身處的,是真真的星辰大海。

矮子驚訝道:“草,八卦星雲?”

我對星像毫無研究,問道:“就是占星用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