硃砂感覺自己真的是天地良心啊,此心都可昭日月了。 硃砂跟陳幺毛告誡完這番話,也不再管,轉身從容的指揮這騎鞍村的這一群人,開始清點傢具。

她不是聖母,作為同一個村的人,硃砂已經遵從良心,一而再的提了告誡。

別人實在不願意接受,硃砂也沒辦法。

硃砂沒有責任和義務,一定要苦口婆心的勸說他,要將他規勸上路。

有這個功夫,不如好好打理一下自己的生意。

於是,大家都開始清點著自己的摺疊桌。

這種簡易的摺疊桌,也算輕巧,一個成年男子一次扛五張是輕輕鬆鬆。

「這桌子好,收起來挺輕巧,這鋪開,四平八穩又挺紮實。」劉金生誇著這桌子,也是間接的誇著李青松。

他甚至還詢問著楊桂華:「這桌子看著漂亮,要不,我們也買一張回去?」

楊桂華直接白他一眼:「這是讓你來賣桌子的,這還錢沒賺,就想先買一張回去了?」

大家哄堂大笑,卻也感覺,這主意不錯。

反正這桌子,他們看著都想買一張回去,那想必,要買的人還是挺多。

楊金生一個人,就一口氣要了十張桌子。

他想的是,只要賣上了三張桌子,這就相當於賺了一張桌子的錢了。

只要自己多賣幾張,到時候剩的,就扛回家自己用。

反正家裡的那個老八仙桌,桌腿都有些壞了,趁這個機會換了好。

硃砂讓人拖著板車,將這些桌子,都給拉到了縣客運站。

這兒,是發往各個鄉鎮的班車,大家買上一張貨票,就將桌子,捆到了車頂上。

果真這事,還真得這些大男人來做啊。

這搬搬扛扛的,一般的女同志,還真搞不定。

一群人,很快就坐著班車走了。

這一趟,也就一下出掉了兩百張桌子的貨存。

看樣子,這一千多張桌子,年前應該能搞定得。

楊春生也是蠢蠢欲動啊。

他就看著硃砂:「我是不是也可以去市場上賣賣?」

硃砂好笑的看著他:「去吧。」

楊春生趕緊的拉著板車,一口氣拉了十張桌子走。

李青松看著空了一角的存貨區,趕緊加油動手,將剩下的桌子,忙著加工趕出來。

硃砂也沒閑著,她也坐著班車,去了最近的一個鄉鎮,想看看,這桌子的銷量究竟如何。

畢竟,理論是一回事,實際操作也是一回事。

只有親臨第一線,看看銷售的過程中,具體有什麼問題,她才好及時的跟進處理。

否則,這第一次拿貨出去賣,就遇到了各種問題,這會打擊這些人的積極性,不會再來賣貨了。

****

一中學校校門口。

隨著期末考試的完結,以往熱鬧的校園,一下就安靜下來。

畢竟這樣的中學,跟大學不一樣。

大學生還可以說是路途遙遠,一時買不著火車票,還可以拖延兩天再走。

這中學的學生,可都是本縣的人,考試后,就當天離校。

除了還要留下來批改卷子的老師們,學校都不見學生了。

朱貴明和張金芳慢慢收拾著桌椅。

「我今天這眼皮,怎麼老是直跳呢?」 京極家的野望 張金芳掃著地,又按了按自己的眼皮。 朱貴明回答:「該不是小蓮要回來了?」

學校放假,朱小蓮也應該放假了。

雖然地區不同,學校不同,這放假的準確日期也不一樣,可大概是差不了幾天。

兩口子正在嘀咕著,就見得有人站到了門口:「爸,媽。」

張金芳抬頭一看,這不就是她家的寶貝女兒朱小蓮?

這一學期不見,自家這閨女,似乎還變得更漂亮了。

張金芳就上上下下的打量著朱小蓮。

這身上穿著一件大紅的滑雪衫,腳下,是帶毛的小皮鞋,整個身上不知道是擦了什麼,人都是香噴噴的。

這跟當初離家求學的模樣,完全是變了不少。

「哎呀,我家小蓮,這是越變越漂亮了,這衣服……看著就挺好的吧。」張金芳就拉著朱小蓮的手,一個勁的看。

朱貴明笑道:「那當然,小蓮是肯定漂亮,現在啊,考上大學,是城裡人了,以後吃皇糧的人,怎麼也不會差啊。」

確實,以往朱小蓮呆在鄉下,不管再怎麼講究,還是有些土裡吧嘰的。

帝道獨尊 現在,這去了京城讀書,看著別人京城人是怎麼穿衣打扮的,她也跟著學了起來。

這不,這身上的滑雪衫,就是現在京城最最時髦的衣服,只怕這縣城,還根本就沒有。

朱小蓮只是放眼打量著自己家的這個「鑫鑫」小吃店。

這「鑫鑫」小吃店當初就是模仿著那邊的「辣妹子」小吃店的風格還有擺設來經營的,朱小蓮看了看,倒是對這個環境滿意。

見得店裡除了她爸媽,沒有別人,還有些奇怪:「怎麼店裡沒有生意?」

「這學生都放假了,我和你媽也正在商量,是不是也放假。」朱貴明回答。

「哦。」朱小蓮這下放下心來。

她還以為,是生意差得沒人來呢。

雖然她爸媽在信中告訴她,小吃店生意挺好,但朱小蓮也不能保證,這兩人就是說的實話。

「小蓮,你的行李呢?」朱貴明注意到,朱小蓮除了身上背了一個小挎包,就是兩手空空的過來。

「我把行李寄存在客運站里。」朱小蓮回答。

總不至於她大包小包的自己扛著走吧?

從小朱貴明兩口子指望著她讀書,是什麼活也沒有讓她干。

朱小蓮又過去,跟她的舅舅客氣的打著招呼,說著什麼舅舅辛苦了,多虧舅舅幫襯的這些話。

張金全聽著這些好話,心中舒坦。

果真這讀過書的人,就是說話不一樣。

朱小蓮跟大家客套了一陣子,就直接將她媽拉過來,要說點悄悄話。

朱貴明還笑了笑:「瞧瞧,這閨女還是跟媽親,這是有多少悄悄話說不完啊。」

「我跟自己的女兒說點悄悄話,未必還要你們大男人來聽?」張金芳嗔怪了一句,拉著朱小蓮,就進了裡面說悄悄話了。

朱小蓮一下車,就直往這小吃店而來,當然也是關心著這小吃店的生意。

現在,她就詢問著張金芳:「媽,剛才我過來,看見旁邊有個小吃店,那就是硃砂開的小吃店吧?」 「是啊,就是那個死丫頭開的,我天天在這兒,看著都來氣。」張金芳咬牙切齒的說。

說起這「鑫鑫」小吃店和「辣妹子」小吃店,表面上,是各不相干的兩伙人在做事。

這邊「辣妹子」小吃店是李明蓉在經營,而「鑫鑫」小吃店,是朱貴明兩口子在經營。

可她們,都只是明面上的管理人,而背後站著的,卻是硃砂和朱小蓮。

這兩家小吃店競爭生意,也就是硃砂和朱小蓮之間的間接較量了。

「不是說,要搞低價競爭,將她的店抵死嗎?」朱小蓮詢問著,這遙控指揮,信息不便,她也怕自己的父母不聽自己的話。

「怎麼沒有?你看,那招牌都還在那兒擱著,價格可比那邊的便宜不少。」張金芳揪著帘子指了指外面。

朱小蓮也就有些想不明白。

既然都低價了,怎麼對方還沒有關門大吉呢?

「我也不知道是怎麼了,明明我們這邊的價格,都比對方便宜這麼多,可怎麼還是有學生,非要跟錢過不去,要跑對面去吃飯。」這是張金芳同樣想不明白的。

可惜,現在學生放假了,否則,朱小蓮肯定要好好的看看,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了。

「對了,你們去拜訪了胡校長沒有?」朱小蓮詢問著張金芳。

自己以往在這兒讀書,現在父母也把店開在這兒,那跟一中的校長搞好關係,這是必然。

「我也想搞好關係啊,可是,似乎胡校長不想理我們。」張金芳提起這個話題,自然而然,又是將硃砂給怨恨上了:「都恨硃砂那個賤貨,趁我們開張的時候,故意跑在胡校長的面前說三道四。」

朱小蓮聽著這話,都不免有了怒氣。

她可不信,一個硃砂,還真的有這麼不得了了。

不就是長了一張漂亮的臉,還能有什麼本事。

「學校是徹底的放假了?」朱小蓮就問著張金芳。

「老師們還在,這才考完,說要改卷子。」張金芳很肯定的回答。

前幾天吃了消息不靈通的虧,現在,她是把一切,都打聽得很確切。

「那好,我去看看我的老師們,再拜訪一下胡校長。」朱小蓮起身,就要去學校。

朱貴明急急攔住她:「小蓮,你……不可能就這麼兩手空空的去吧。這好歹從京城回來,總要給老師校長這些帶點禮物吧?你等一下,爸去買點東西,你給老師這些送過去。」

朱小蓮輕哼,對於朱貴明的這一套,有些不屑。

以往在鄉下,還感覺自己的父母很會來事。

可這往大城市轉了這麼一圈,朱小蓮就感覺,自己的父母,真是太俗套了。

這真要送禮,這送些糖果之類的,太上不了檔次,可送點水果之類的吧,大袋小袋的,看著影響也不好。

朱小蓮就拍了拍自己的小挎包:「爸,你就放心吧,我這裡面,有禮物呢。」

這次從京城回來,她還是買了幾支新的鋼筆在身上。

這拿出來送禮,即不顯眼,送人也倍有檔次,老師們也樂意接受,一點也不俗氣。 「什麼禮物啊?」張金芳還好奇的張望了一眼。

她想不明白,什麼禮物能用這麼一個小的挎包就給裝了。

朱小蓮也就只能將那幾支鋼筆拿出來炫了炫。

「這禮物好。」朱貴明誇著。

張金芳也跟著誇朱小蓮:「還是我家小蓮聰明,我怎麼就沒有想著這個呢。這拿出去送人,多有面子的。」

反正在她兩口子的眼中,她們家的這個女兒,是處處都好。

朱小蓮就從「鑫鑫」小吃店出來,向著校門口走去。

李明蓉此刻也出來收拾著招牌。

這學生放假了,也就意味著沒生意,李明蓉想的也是,關了店門,回騎鞍村的老宅看看。

這幾個月沒有回去過,也不知道那老宅象什麼樣了。

以往都是個破爛房子,只怕現在沒人住,房子會更爛了吧。

這一看,就看見一個穿著大紅衣服的姑娘,從鑫鑫小吃店出來,往學校走。

李明蓉不認識朱小蓮,一時間,也想不能這是什麼人,還以為,是學校的老師呢,李明蓉也就沒有在意,只管收拾著東西。

朱小蓮踩著反毛皮鞋,就向著學校走去。

鄧師傅正在無聊的看著報紙,見得有人走過,抬頭詢問了一聲:「那個……你要幹什麼?」

朱小蓮沒料得,這人居然問自己。

「你好,鄧師傅,你不認識我了?我是這個學校的學生啊,才剛考上大學,這不,放假了,我就回母校來看看,過來看看我的老師們。」朱小蓮就露出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

不管內心怎麼瞧不起這個看門的,可她還得裝出知書識理的樣子。

「哦,是學校的學生啊?」鄧師傅指了指教學樓:「不知道你要找哪個老師,現在他們都在這邊集體改卷子,你看去這兒能不能找到。」

「謝謝鄧師傅。」朱小蓮跟老鄧道著謝,然後,進了校門。

朱小蓮當然不會蠢得真的先去見老師。

固然老師們當初教了她,有點情份不假。

可現在,她都離了學校,這些老師對她也沒有利用價值了。

倒是胡校長,還得要他多多照顧一下自己的這一個小吃店才對。

最好,能說動胡校長,將硃砂的店,從一中這兒給趕走才好。

想著這樣的小心思,朱小蓮輕車熟路的,找到了胡校長所在的校長辦公室。

胡校長當然是在校長辦公室里。

這考試考完,學生們放假,不代表他們這些領導能放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