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星瑜聽到敲門聲,懶散的在床上滾了一圈,這才慢悠悠的得坐了起來。

正想去開門,突然反應過來,因為她休息的時候向來喜歡安靜,所以一般情況下她在卧室里的時候,是不會有傭人上樓來的。

那會是誰在敲門?

心裡咯噔一下,她突然想起來白皓睿好像在她家來著。

頓時繃緊了神經,不會是那個渣男吧?

頓時臉色就不怎麼好看了,她真不想和那人見面,搞的彼此都挺尷尬的。

所以她一直刻意躲避著,雖然兩個人是在同一屋檐下,但是見面的次數屈指可數。

墨墨也朝門口看了一眼,然後又看了她一眼,催促道:「蠢女人你還坐著幹嘛?還不過去開門?」

舒星瑜撓了撓腦袋,一臉不情願的走到門口打開門,正準備開口攆人,但是看到來人的時候,硬生生把想說的話憋了回去。

「白……白皓霆?你……你怎麼來啦?」

舒小姐一抬頭就撞上他野獸一般都眸子,被他嚇的往後連退了兩步。

男人一邊慢悠悠的解著自己黑色西裝的扣子,一邊笑著說,「怎麼,不歡迎我?」

是啊,不過我敢實話實說嘛?

擠出一個燦爛的笑容,撲過去抱住他的胳膊,「……當然沒有啦,怎麼會呢,親愛的你不知道,你去出差的這一周我可想你了。」

才怪呢。

白皓霆不動聲色的往旁邊躲了一下,避開她的身體,側身進了她的房間。

舒星瑜:「……」

別告訴我你在嫌棄我……

雖然心裡在腹誹著,但是身體還是很狗腿的跟了上去。

柔聲撒著嬌,「哎呀哎呀,親愛噠,人家抱你一下又不會少塊肉的,你躲什麼嘛。」

白皓霆依然冷著一張臉,視線打量她的「閨房」,連一個多餘的眼神都沒分給她。

來到她卧室的時候,還沒來得及抬腿往裡走,突然有一個白糰子朝他撲了過來。

墨墨在他進房間行時候就感應到一股強大的力量用腳趾頭想也知道是那傻女人的男人。

果然,被他猜對了。

它等了這人這麼久,好不容易等來了,激動的也顧不得胖成球的身體了,直接後腿蹬地撲了上去。

一邊撲一邊哀嚎著,「男神,你怎麼才來呀?人家等你等的好苦啊,嚶嚶嚶……」

本以為能和他來著近距離接觸,好好感受一下人類最強大的力量,沒想到被他一手接住了。

踢蹬著兩條小短腿還想往他懷裡去,但是發現自己根本動不了,沒一會兒就果斷放棄了。

白皓霆看著手裡的白糰子,臉色難以描述。 墨墨踢蹬著兩條小短腿還想往他懷裡鑽,但是發現自己根本動不了,沒一會兒就果斷放棄了。

白皓霆看著手裡的白糰子,臉色難以描述。

舒星瑜也被墨墨的直接粗暴給嚇了一跳。

現在這年頭,他們做神仙的都這麼生猛的嗎?直接生撲啊?

看著白皓霆,露出一個討好的笑容,「嘿嘿,我就說了吧,墨墨很喜歡你的,你不要嫌棄它哦,它可是個可愛的小公主呢!」

白皓霆努力壓下想要把這臭兔子的扔出去的衝動,面無表情的把它放在地上。

把她拉過來,然後順手關上門。

「你可以開始解釋了。」

舒星瑜:「……」

她需要解釋什麼?

「……要不你先給我個提示,讓我知道要解釋什麼闊以咩?」

白皓霆扯了扯嘴角,露出一個明媚又邪肆的笑容。

「裝傻?」

舒星瑜被他看的渾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沒有啊,我真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不好聽的笑容更濃烈了,「和白皓睿共處一室很開心?我看你都快找不著北了。」

舒星瑜:「……」

內心狂汗,她怎麼把這茬給忘了?

白皓霆看她一臉心虛的表情,繼續說,「要不要我這個男朋友退位讓賢,給他白皓睿讓路?」

舒星瑜:「……」

默默低下頭。

早已被仍在角落的角落的墨墨捂著臉不忍直視。

完遼,它的飼養員今天怕是要壯烈犧牲了。

舒星瑜做好了心裡建設之後開口解釋,「那個……你聽我解釋啊,這事兒真的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是我爺爺奶奶才非要他來我家暫時住幾天的。」

「那你不會自己搬出去?」

自己沒有公寓嗎?自己好好的公寓不住,非要跑過來和前男友住同一屋檐下,反了你了。

舒星瑜覺得自己真是委屈,忍不住辯駁兩句,「那他也是昨天晚上才搬過來的呀,我這不還沒來得及搬出去嘛!」

白皓霆黑著臉坐在沙發上,氣場兩米八,「我只看到你現在還呆在這兒,我只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

舒星瑜:「……」

那我能怎麼辦?我也很無奈呀!白渣渣一來我就走豈不是明擺著告訴大家她心裡還有他嘛?

你以為我願意和他抬頭不見低頭見嗎?我為了躲他都使出了吃奶的勁兒了你知道嘛?

情網 白皓霆看著她一副無話可說破罐子破摔的樣子,頓時嗓子就像被什麼堵著一樣。

隨手扯了扯領帶,一字一頓的說,「你知道嗎,為了儘快回來,我在m國每天只睡三個小時,這才趕在五天之內把工作完成。

我坐了二十多個小時的飛機,到現在都沒有合過眼,就是為了讓你儘早看見我,結果你呢?忙著給我戴綠帽子?」

舒星瑜把腦袋低的更低了,聽他一頓控訴,覺得自己好像真的做得不太妥當。

「……你別說了,我現在都無地自……」

「無地自容是吧?」

白皓霆拎著她纖細的胳膊,直接把人甩到牆上,毫不憐香惜玉。

胳膊撐在她耳邊,欣賞著她有些愣怔的表情,毫不壓抑自己的親了上去。 多多坐在沙發上,默默低著頭,一句話也不敢說。

這次他偷偷跑回國,肯定把他媽媽給惹生氣了,而且是很生氣很生氣的那種。

以前他調皮的時候,媽咪挺多罵他兩句,結果現在媽咪一句話也不跟他說了。

他有點慌,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大概十分鐘之後,他開始慌了

突然覺得這麼拖著不是辦法,一定要先發制人,先和他媽咪解釋一下自己獨自跑過來的理由,這樣才好求原諒不是?

於是醞釀了一下情緒,等他在抬起頭來的時候,已經是淚水漣漣的模樣,伸手扯扯坐在他旁邊的唐糖。

細聲細氣的道歉,「媽咪,我錯了。」

唐糖面無表情的甩開他的胳膊,也不說一句話,顯然是被他氣得不輕。

這小子是要上天啊,一個人從世界的那一邊飛過來?萬一遇到壞人怎麼辦?

多多被甩開之後,又挪動著小身子撲了過去。

可憐巴巴的看著她,順便還擠出兩滴眼淚來。

「媽咪,你別不搭理我呀,我就是太想你了……」

唐糖聽到他軟軟的說著想自己了,其實心裡已經有一絲鬆動了,但是還是控制住自己。

面對這種事情一定不能心軟,要不然他肯定意識不到事情的嚴重性,如果下次再犯的話怎麼辦?

多多看他們臉上好像有一絲鬆動,再接再厲的說,「我知道你為了養活我,需要做很多工作,不能一直陪在我身邊,可我已經好久沒見你了,寶寶不要一個人在國外生活了,我也可以在國內讀書上學呀。」

唐糖終於忍不住了,面色嚴肅的警告他,「唐多多,我跟你說多少次了,你無論怎麼調皮怎麼了,媽咪都可以隨你,但是一定不能做危害到自己的安全的事情。」

「不會的,如果沒有遇到那個帥叔叔的話,我肯定乖乖的回去啦!那個帥叔叔可好了,不會傷害我的。」

唐糖皺了下眉,「帥叔叔?」

多多點點頭,「對呀,就是那個叔叔把寶寶帶上飛機的,要不然我就回不來了。」

多多兩隻手指頭攪了攪,繼續裝可憐,「這樣的話,我肯定有好久之後才能再見到媽媽。」

唐糖依然還是很生氣,把他的小臉扭過來,和他面對面,「媽咪之前就跟你說過了,過一段時間一定會把你接到國內的,你怎麼就這麼不聽話?」

多多默默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又低下了頭。

「可是我不想等了,其他小朋友都有爸爸媽媽陪著,我只有媽咪,我想讓媽咪一直陪著我。」

唐糖聽著小傢伙委屈爸爸的說的話,說不出來心裡是什麼樣的情緒,有些心疼又有些難受。

伸手摸了摸他的頭頂,問,「多多是不是也想要一個爸爸?」

他默默的搖了搖頭,「寶寶不要爸爸,寶寶只想媽咪能一直陪著我就夠了。」

其實他心裡是想的,但是他不想讓媽咪為難。

唐糖心裡是說不出的酸澀,如果他還活著的話……多好啊! 最後這場談判在舒星瑜的妥協下終結。

白皓霆心滿意足的驅車離開,準備帶人去看他在帝都的所有房產,總有一套能滿足她的要求。

舒星瑜也不掙扎了,住在他的房子里也好,這樣她還能省一筆房租,這麼好的事哪有拒絕的道理?

一直窩在她懷裡的墨墨倒是開心極了,一路上激動的手舞足蹈的,還一直和舒星瑜絮絮叨叨的說閑話。

舒星瑜額頭突突的跳,她又不能當著白皓霆的面跟它說話,這蠢兔子就不能安靜點嗎?

最後還是白皓霆受不了了,陰測測掃了它一眼。

「你這兔子怎麼這麼聒噪?你晚上睡覺的時候一定不能把它留在卧室里,要不然遲早得神經衰弱。」

墨墨:「……」

舒星瑜:「……」

墨墨嘟嘟嘴,雖然心裡很氣憤,但是它現在得抱人家大腿呢,還是乖乖聽話吧……

於是默默閉上了嘴,安靜的坐在一邊,乖的不可思議。

舒星瑜嘴角抽了抽,這蠢兔子居然還有這麼聽話的時候?就是欺軟怕硬是吧?

「對於住房你有什麼要求?」白皓霆一邊開車,一邊分神問道。

舒星瑜擼著墨墨的兔毛,想著她家小狼狗的房產環境和質量肯定是沒得說,只要方便她上班就成。

「我也沒有其他的要求啦,就是最好離我公司近一點,這樣每天早上我說不定還能多睡幾分鐘。」

掛逼巨星 白皓霆思考了幾秒鐘,突然想到什麼似的,眼睛亮晶晶的說,「可以,我這兒有一處房產離我們兩個人的公司都挺近的,我帶你去看看,如果覺得還好的話,今天晚上你搬過去。」

離他們倆的公司都很近?這句話有點奇怪耶,離她的億瓏近就算了,還要離他公司近要幹嘛?

難不成他還要時不時的過來蹭住?這可不行啊,這樣她的處境好像有一絲絲不安全。

張了張嘴剛想說點什麼,就見他直接打方向盤換了條道,於是默默的閉上了嘴。

成吧成吧,反正她的意見也不重要,他也不會聽,算了,他讓住哪住哪吧。

只是希望他們兩個人之間的關係不要這麼早的就暴露。

大概半小時后,白皓霆直接將車子開到了別墅的院子里,門口正掃地的阿姨見了連忙迎了過來。

兩人下了車后,掃地的阿姨笑呵呵的跟他們打招呼。

「白先生您回來啦?」

白皓霆點點頭,淡淡的嗯了聲。

舒星瑜在一旁悄咪咪的打量著這棟別墅,心裡滿意的不行。

雖然這兒的面積不大,卻是獨院的,而且建立在市中心的黃金地段,按目前的市價來說,怎麼著也得幾千萬吧?

白皓霆扭頭就看到自家女人正直勾勾的盯著大門看,伸手在她腦門兒上輕輕敲了一下,「想什麼呢?傻唧唧的。」

「嗷,很疼哎。」舒星瑜捂著腦袋看著他裝可憐。

白皓霆呵了聲,知道她是在裝可憐,連安慰都省了。

「這兒離你公司很近,開車二十分鐘左右就到了,你覺得如何?」

舒星瑜挪開捂在腦袋上的手,一本正經的說,「位置好環境也好,我喜歡。」

「那今天就搬過來。」

舒星瑜:「……哦!」 最後這場談判在舒星瑜的妥協下終結。

白皓霆心滿意足的驅車離開,準備直接帶人去看他在帝都的所有房產,總有一個能滿足這女人的要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