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睿看了眼定時炸彈的顯示屏,微微一嘆:“太沒挑戰性了。”

談蘇正想瞪他,讓他收回他的烏鴉嘴,下一秒就看到他後方的虛空突然出現了一團長着觸手,滿是粘.液的紫.紅色不明怪物。那怪物的觸手慢慢又無聲地伸展開,目標正是還一無所覺地蕭睿。

嚴淼看不到,沒可能給蕭睿提醒,而談蘇不能說話,只能不斷給他使眼色,眼皮都抽筋了才引起蕭睿的注意。

面對談蘇的“眉目傳情”,蕭睿挑眉,臉上正要綻開的笑被談蘇瞪了回去,他摸了摸鼻子,根據談蘇的辛苦示意轉過了頭。

最前端的那根觸手離他只有一臂遠。

蕭睿臉色一變,轉頭就跑向正中央,跑得太急還差點摔下去,好在他及時穩住了身形,將中央的箱子打開。

箱子裏有的,依然是一個按鈕。

蕭睿啪的一聲按下了按鈕。

然而,那怪物的觸手依然鍥而不捨地向他伸去。

作者有話要說:電鋸驚魂某一部裏,豎鋸把兩個人一個縫上嘴巴,一個弄瞎眼睛關在一起,瞎子手中有武器,身上還有鑰匙,但他自己不知道,啞巴能看到那鑰匙,卻沒辦法說明,在規定時間內拿不到鑰匙,兩人都得死(大概是這樣,太久沒看有點忘了)……這樣的設置簡直是太壞啦哈哈哈,相對來說,我果然是個親媽呢~

ps:感謝letitia童鞋和我自妖嬈童鞋的地雷,親親你們! 蕭睿那邊的怪物依然健在,談蘇這邊束縛她身體的隱形力量卻消失了,與此同時,她胸口的定時炸彈的倒計時也停了。

總裁追妻之落跑甜心 身體一獲得自由,談蘇就飛快地沿着腳下細細的道路向那箱子跑去。嚴淼那邊箱子裏的按鈕作用在蕭睿身上,蕭睿那邊的按鈕作用在她身上,那麼她這邊的按鈕,自然是作用在嚴淼身上。在蕭睿獲得自由之後,那怪物就出現了,如此進行類推,此時說不定她的身後也出現了怪物……但談蘇不敢去看。現在她走的這條路實在太窄,她要是回頭看的話,身體一定會失去平衡,一個不小心就會摔下去。作爲第三個也是最後一個按鈕,她覺得一旦它被按下後,那些東西都應該會消失,所以現在最重要的事就是儘快按下它。

蕭睿那邊的那隻觸手怪速度不快,談蘇很快就趕超了它,衝到箱子旁蹲下,飛快地打開箱子,用力敲下按鈕。

觸手在蕭睿眼前十幾釐米遠的位置停住了。

談蘇回頭,就見她剛纔站的那位置也有一個觸手怪。因爲她剛獲得自由就跑了起來,那觸手怪的觸手才伸到一半,離她還遠着呢。她又等了會兒,周邊一片寧靜,沒再出現什麼意料之外的狀況。

兩隻觸手怪漸漸變淡消失,很快就如同來時一般悄無聲息地隱去。蕭睿站起身,整了整衣服,臉上一片鎮定自若,轉頭看向談蘇,抓緊時間道:“我在e-05。”

談蘇沒法說話,但現在她已經恢復了自由,便用右手擺了個c的形狀,然後再用左手比劃了個六的樣子,告訴他自己在c-06號房間。

嚴淼聽到了蕭睿的話,也開了口:“我在b-04。”

談蘇沒法告訴嚴淼她現在所在的房間號,便瞪着蕭睿,想讓他轉告嚴淼。

蕭睿扯了扯嘴角,假裝看不懂,對談蘇道:“一會兒見。”

談蘇還沒來得及用眼神譴責蕭睿,這個房間中的任務時間就到了,她的眼前驀地一黑,再睜眼時蕭睿和嚴淼都已經不見,房間恢復成了空無一物的樣子,一行字在她眼前停留了幾秒後散去。

“c-06房間任務完成,玩家獲得規則之碎片1片。”

談蘇低頭一看,她的手中又多了片三角形的淺藍碎片。她將它小心收入口袋中,打開門走了出去。出去後,她朝着c-01的方向跑了起來。

嚴淼是在b-04,那麼按照順序來說,與c-01房間那頭相交的走廊最可能是編號爲b的房間的走廊。

談蘇很快就跑到了盡頭,一條很長的走廊橫在她面前,距離她所在位置兩三米遠的地方就有一個房間,然而令她失望的是,房間上的標號是h-17。

看來,任何兩條相交的走廊並不是按照順序排列,而是打亂了次序的。

時間緊迫,找不到嚴淼談蘇也沒停留太久,又往回跑去。這一回,她沒在c-07號房間和c-08號房間門口停留,直接到了c-09號房間。之前她就若有所覺,在得知蕭睿和嚴淼的房間號後,她就基本確定了。

c開頭的這條走廊上,有任務的房間是3號和6號,都是3的倍數,而c正好是第3個英文字母。嚴淼剛纔的房間號是b-04,b是第2個英文字母,而4正好是2的倍數。蕭睿在e-05號房間,e恰好是第5個英文字母。也就是說,以英文字母作爲房間號開頭的走廊中,有任務的房間號是那字母在順序表中排位的倍數。只要知道了這個規則,談蘇就不用一個個房間找過去,能節約不少時間。雖說現在還有50分鐘時間,但後面會碰到什麼事還不清楚,時間自然是能省就省。

談蘇打開c-09號房間,隨手將門關上。

如同她所料想的那樣,房間門一關上,光線就暗了下來,與此同時,這個房間的描述也出現了。

“c-09房間規則:人必須餓着。

c-09房間任務:5分鐘內不能吃任何東西。

c-09房間備註:在這個房間裏,你不能閉眼,不能轉身,你不得不直面美食的誘惑。在飢腸轆轆的情況下,你能抵擋住誘惑嗎?”

房間再度明亮了起來,卻不再是原先一片空白的模樣,而是變成了相當華麗奢靡的風格。而談蘇,則坐在一張裝飾繁複,雕刻精緻的椅子上,面前是一條紅毯,一個個身穿燕尾服的英俊男僕手捧各色精緻菜點,優雅地走向她。

談蘇的肚子發出了咕咕叫的聲音,從此刻的飢餓感來看,她現在的狀況起碼是已經三天沒吃飯了,那種飢餓的感覺像是跗骨之蛆,讓她的整個肚子都攪動起來,叫囂着要將面前的精緻美食都吞下去。

三個纖細英俊的男僕率先走到談蘇身邊,手中的托盤精緻可愛,菜點是中式的,色香味俱全,誘人的香氣鑽入談蘇的鼻子,讓她的胃又是一陣渴望的抽搐。

“我親愛的主人,請享用吧。”其中一個男僕嘴角帶着勾人的微笑,呈上他手中的菜點,優雅撩人的聲線再搭配上他英俊的外表,端的是秀色可餐,令人忍不住食指大動。

談蘇條件反射性地嚥了下口水,腦中不斷告訴自己,不過就是5分鐘而已,忍忍也就過去了。

這個房間的任務,對人來說真的是極大的挑戰。這不僅僅是美食的誘惑,還是美.色的誘惑。這些男僕個個都長得英俊無儔,每個人表現出的性格還都不同,有溫文爾雅型的,有禁慾冷淡型的,有邪魅狂狷型的,有活潑可愛型的……總之,什麼樣的類型都有,能滿足所有人的喜好。

見談蘇沒有理會自己,那說話的男僕委屈地說道:“主人,您是不滿意我的服侍嗎?那就讓其他的僕人服侍您吧,請不要餓着自己,我會心疼的。”

他關切地望着談蘇,不管是語氣,還是神情,都充滿着濃濃的眷慕。

談蘇依然不說話。

她不能閉眼,也不能轉身,只能努力催眠自己,當他們都不存在。

第二個男僕走了上來,在談蘇腳邊跪下,漂亮的雙眼溼漉漉的:“主人,求求您了,您就吃一點吧,您這樣,我的心裏真的好難過好難過……我的心情不算什麼,可是,請您一定要憐惜自己啊。”

談蘇看看這個幾乎可以稱得上是少年的男僕,再看看他手中託着的托盤,腦中鬱悶地想着,5分鐘到底什麼時候能過去。她覺得再這樣下去,她就要撐不住了。

第三個男僕見談蘇依然不搭理他們,便站起身想要上前,然而,他纔剛站起來,男僕隊伍中就有個高大英俊的男人走了出來,快步走到談蘇跟前,卻不像其餘僕人一樣恭敬地在椅子旁跪着,而是走到了她的身邊,居高臨下地望着她,臉上帶着邪惡又魅惑的笑容:“我的主人,您又調皮了呢。”

談蘇瞬間覺得雞皮疙瘩起了一身。他說的話,內容很雷,但他的聲音卻相當好聽,低沉暗啞的音色如同一根羽毛在她心間輕柔地掃來掃去,若即若離,讓她的整顆心都癢癢的——這是聽了後連耳朵都能懷孕的聲音。

談蘇依然忍着不說話。她對她自己的自控力越來越沒信心了,就怕嘴一張後就忍不住吃東西。

男僕也不在意,他手中的托盤上是一些已經剝了皮的晶瑩葡萄,他將托盤遞給一旁的男僕,自己則用指節分明的手指捏起了一顆葡萄,放到了嘴邊,輕聲撩撥着談蘇的意志力:“我親愛的主人,這個葡萄,可是相當美味呢,您……不來一顆嗎?”

不來!堅決不來!

談蘇心裏狠狠地否決了,視線落在男僕的腰間,不看他的臉也不看他手中的葡萄。此刻她覺得特別不科學的是,連葡萄都能那麼香,香味直撲她的鼻子,讓她口中不自覺地分泌出唾液。

男僕幽幽地嘆了一聲,他突然伸手挑起了談蘇的下巴,令她猝不及防地對上了他的雙眸。他勾起一邊嘴角,深邃的眼中滿含挑逗之意:“我的主人,就讓我來服侍您吃吧……”

他的尾音隱沒在他含住葡萄的動作之後,在談蘇微微瞪大的眼中,他優雅地彎下腰,含着葡萄的雙脣向她的雙脣靠近。

談蘇眉頭微皺,艱難地從這男僕刻意營造出的旖旎氛圍中走出,頭一偏,擡手按住了他的肩膀,不讓他繼續動作。

而此刻,她也不得不開了尊口:“我不吃,下去!”

她故意說得疾言厲色,希望能嚇住這些叫她主人的英俊男人,至少讓他們5分鐘之內不要來煩她。

然而,她的如意算盤卻沒有奏效。

被她攔住的男僕分毫沒有爲她冷冰冰的神色所撼動,依然保持着彎腰的姿勢,輕輕咀嚼着口中的葡萄,喉結滾動着,將汁水緩緩吞下,這才輕聲笑道:“我的主人,您今天是心情不好嗎?呵,沒關係,我會立刻讓您高興起來的。取悅您也是我理所應當的職責呢。”

這個英俊的男僕突然抓住了談蘇按住他肩膀的手,輕輕往後一扭,就將她的手拉到了她背後鎖住,與此同時,他身體下壓,將她的身體圈在椅子之上,對着她的脣就吻了下去。

談蘇大驚——她不想吃東西,對方居然還能霸王硬上弓逼着她吃麼?這什麼破任務啊!

作者有話要說:感謝letitia童鞋和==童鞋的地雷,親親你們! 上半身基本被制住沒法動,談蘇雙眼微眯,一腳踢了出去。

男僕一聲慘叫之後摔了下去,捂着某個部位痛苦地呻.吟着,臉上全是冷汗。

其餘男僕的臉色都變了。

談蘇從椅子上站起身,視線在下方掃了一圈,冷冷地說:“我不吃,別來煩我!”

男僕們面面相覷,好一會兒,他們面上的表情變來變去,最終每個人都面朝談蘇,直勾勾地盯着她——除了還在地上呻.吟,根本無暇他顧的男僕。

談蘇被他們古怪的目光盯得心底發毛,卻不能示弱,只是挺直了脊背站在那兒,冷冷地看了回去。

氣氛一瞬間變得異常詭異。

看着那些男僕們的眼神,談蘇只覺情況要糟,他們不會一擁而上,強灌她吃東西吧?

任務時間還有兩分多鐘,這麼久的時間,他們要是來硬的,完全足夠了。

在情況變得糟糕之前,談蘇面上的表情忽然緩和下來,她的視線又掃了一圈,然後坐回了椅子上,單手撐着下巴支在椅子扶手上,對着下方的男僕道:“算了,都呈上來吧,我看看吃點什麼。”她頓了頓,指着還躺在地上的男僕道,“把他帶下去吧,好好照顧他。”

聽談蘇這麼說,下方的男僕們臉上的表情一瞬間放鬆下來,有兩個男僕將受了傷的男僕帶了下去,而其餘男僕則紛紛端着托盤,分批次來到談蘇跟前。

托盤中的菜點種類很多,中式西式都有,冷盤主菜點心各備。談蘇看着那些美味的食物從她眼前一個個過去,只覺得意志力都快崩潰了。

三人一組的僕人輪過六七輪後,談蘇爲了抵抗自己胃中的飢餓和心中的渴望,也爲了安撫又開始變得不安的男僕們,開了口:“這些菜看得我沒胃口,有沒有清淡一點的?”

談蘇有點擔心這些男僕們看出她是在敷衍,是在拖延時間,便故意提出了要求。

其中一個男僕對還沒有呈上菜餚的男僕們打了個手勢,有些男僕自動往旁邊退,而另外一些則拿着托盤走上前。跟之前的相比,這一批菜餚確實看上去清淡了不少。

談蘇做出細看的樣子,隨便指了一盤菜餚問道:“這是什麼?”

她指的看上去像是白色菌類,帶點兒米黃色,再點綴上綠色小葉子和紅色的蘿蔔絲,只是看着就覺得特別好吃。

“我的主人,這是神山腳下的特產蘑菇,名叫神之低語,享用此菜餚者能聆聽到神的聲音。”拿着托盤的男僕恭敬地回答道。

談蘇挑了挑眉。

聽到神的聲音什麼的……這就是毒蘑菇吧?吃了後會產生幻覺的毒蘑菇什麼的……

不過她並沒有說出自己的想法,只是微微向前傾身,做出感興趣的模樣道:“哦?有人吃過,聽到了神的聲音嗎?”

“是的,很多人都作證。”男僕依然恭敬地回道。

談蘇點點頭,又靠回椅子上,懨懨地說:“算了,我對神的聲音沒興趣,換。”

聽到談蘇的吩咐,她面前的三個男僕只能相繼退下。

“我親愛的,你不乖哦。”

身後突然傳來一個優雅的男聲,緊接着,一隻手臂從後方伸了過來,橫在了談蘇的肩膀之上,將她禁錮在椅子中。

談蘇微驚,這個聲音的主人,又是從哪裏冒出來的啊。

她想要轉頭看看身後的人是誰,然而腦袋纔剛轉了三十度,嘴脣上就多了一樣冷冰冰的觸感,而她的鼻翼中也竄入了一股子香甜的氣息。

壓在她嘴脣上的,依然是顆剝了皮的葡萄!

談蘇本想說話制止此人的,現在也不敢開口了,只緊閉了雙脣沉默不語。她有種預感,只要她一張嘴,身後人就會把葡萄往她嘴裏塞進去。

見談蘇沒動靜,身後的男人輕笑了一聲:“還在跟我鬧脾氣呢?”

“……”

談蘇心裏默默地祈禱着時間快過去。她覺得這個房間的任務劇本一定有問題,不然發展怎麼就越來越詭異了呢?

“乖,張嘴。”男人俯.□,在談蘇耳旁似誘哄似命令地說道。

談蘇不理。

男人輕笑,突然壓低了聲音,用只有談蘇能聽到的聲音道:“想從這個遊戲裏出去嗎?”

談蘇心中一驚,也不管葡萄汁是不是會弄髒自己的臉,用力地轉過頭,跟那男人面對面。

跟他好聽誘人的聲音不相符的是,這個男人的樣貌跟那些男僕們比起來,算不上多英俊。他有着一張西方人的深邃面龐,皮膚好得吹彈可破,有些普通的五官組合在一起,令人從心底產生一種想要親近他的感覺。

談蘇皺着眉,用眼神表達了自己的疑惑。

男人微微一笑,臉上突然露出了遺憾的神情,低聲道:“下回見。”

他話音剛落,房間突然暗了下來,再亮起來時,又變成了什麼都沒有的白色房間。談蘇腹中的飢餓感瞬間消失,而方纔的那顆葡萄,漂浮在空中,等談蘇伸手去接的時候,它發出一絲淺藍色的光芒,變作了規則之碎片。

這個房間的任務時間到了。

“c-09房間任務完成,玩家獲得規則之碎片1片。”

系統冷冰冰的聲音提示讓談蘇驚醒過來,她又看了這個房間一眼,轉身走了出去。

剛纔最後的那個男人,到底是怎麼回事?

什麼叫做“從這個遊戲裏出去”?他口中的“這個遊戲”,指的是c-09號的房間任務?那句話,是這個任務中的劇本臺詞?還是說,他指的是這個叫“規則之下”的主線任務?抑或是指的“嚇死人了”這整個遊戲?他口中的“下回見”又是什麼意思?

談蘇只覺得滿心都是疑惑。那男人語焉不詳的話,彷彿暗含深意的眼神,都讓她很在意。她知道就算是在主線任務中的人物也都充滿了個性,與真人沒什麼差別,比如說之前的小八,天之御中主神之流。所以,她是不是可以將剛纔那男人的怪異之處,都理解爲遊戲本身的真實性?

出了c-09房間後,談蘇邊思索着邊向c-12房間走去。

她的直覺告訴她,事情沒那麼簡單。但只憑那一句話和那一場不到30秒的見面,談蘇實在想不出更合理的解釋。她只好將疑惑埋在了心底,只等跟那男人“下回見”的時候,再尋求答案。

談蘇回神時發現她竟然站在了和另外一條走廊的交叉口。她忙又退了回去,最近的房間是c-11號,並沒有c-12號房間。

c打頭的走廊,有規則的房間是3個,這應該不是巧合。也就是說,a走廊的房間應該只有a-01這一個房間有規則。而b走廊的b-02和b-04房間有規則,至於房間號是在b-04停下,還是b-05停下就不知道,也不重要了。以此類推,d走廊的最大房間號是在d-16到d-19之間。字母越往後,走廊上的房間就越多。那麼,這個空間中,字母到哪兒爲止?一直到第26個英文字母z的話,那麼那條走廊上至少會有676個房間,該多長啊。不過,房間號只有兩位,這或許是個提示——也就是說,一條走廊上的房間不會超過99個。當然,還有一種可能是系統會根據走廊房間數量的多少來改變房間號的編號方式。但談蘇記得嚴淼當時報自己所在房間時,說的就是b-04,在b走廊上,頂多只有5個房間,如果系統根據走廊房間數調整房間號,那麼只寫b-4就足夠了,但它顯示的是b-04,所以說,談蘇幾乎可以根據房間編號確定,一條走廊上的房間不會超過99個。那麼,從第十個字母開始往後的都可以排除了。也就是說,走廊一共只有9條,到i爲止。

談蘇快步往前走去,很快就看到與c走廊交叉的另一條走廊上的編號:走廊的兩頭,一邊是h,一邊是f,都沒有超過她所判斷出來的字母範圍。

談蘇突然低頭看了眼手錶,離一個小時結束還有四十多分鐘,只有9條走廊的話,完全夠時間把人都找齊了。

之前因爲不知道這個空間有多大,所以她纔會暫時不去想共贏的可能性,但現在判斷出走廊的數量那麼少,她自然要爲此努力一把。畢竟在這個次世界中,大家還是結盟的關係,共贏是最好的選擇。

談蘇這邊剛想好,那邊的f-18號房間門突然開了,葉思薇走了出來。

f-18號房間離談蘇不過三四米遠,葉思薇剛出來就看到了在交叉口站着的談蘇。

望着葉思薇瞬間變得戒備的神情,談蘇只是站在原地,微微一笑道:“只要我們每個人都分別拿到4片規則之碎片後,再進入同一個規則房間,那麼,所有玩家都能得到門之碎片。”

葉思薇也不笨,立刻就明白了談蘇的意思。

“你希望所有玩家一起合作?”葉思薇挑眉道。

談蘇認真點頭。

葉思薇盯着她,半晌後點頭道:“好啊,我沒意見。”

如果是別人來說這提議的話,葉思薇或許還會疑神疑鬼,但她還記得在進入這個主線任務之前,談蘇從死神手下救過她。她很清楚,在死神襲擊他們的時候,談蘇本不必理她,但她還是出聲提醒相救了。所以,葉思薇選擇相信談蘇。

談蘇笑道:“那我們去找其他人吧。蕭睿在e走廊附近,而嚴淼在b走廊附近。”畢竟已經過去了好幾分鐘,蕭睿那條走廊相對較長,他或許還在e走廊上,但嚴淼很可能已經進入另一條走廊了。

葉思薇點點頭,指着f走廊的一頭道:“那邊是d,另一邊我還沒去過。”

談蘇道:“我這條是c,另一頭是h……稍等!”

談蘇忽然想起一件事,忙又走入c走廊,進入了c-09號房間,不過就像她想的那樣,在她關上房門後,房間沒有再出現任務。

她打開房門,對還站在f走廊中疑惑地看着自己的葉思薇招了招手:“葉思薇,你過來一下。”

葉思薇快步走了過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