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您怎麼走路線?”

“那還用說,直插小王莊,奔天穆,然後就拿我沒轍了。”

“我規劃的路線是直奔楊柳青,然後到河西務,從香河縣城附近繞過去,到時就有接應的人了。”

鳳臨天下:傾世女丞相 “你這可好,方向應該向北,你向西,猴吃麻花滿擰。”

“您想不到,小鬼子肯定也想不到,我看只有這樣才能出人意料。” 朱彭壽被捕,造成了電話局全局的緊張氣氛。其時,正是1939年水災之後,電話機械線路受到嚴重破壞,職工們忙於修復工作,抗交活動表面上沉寂起來。

日軍對英租界當局仍在不斷施加壓力,經過多次交涉,英、法、意租界當局終於在1940年9月,同日僞簽訂協定,將電話局的管理權移交日方



職工們聞訊,集合包圍了局長室,向英租界駐局代表表示抗議,要求電話局與租界共存亡。這大概是電話局職工抗交的最後一次活動了。

電話局的抗交鬥爭,最後就這樣以英租界當局對日軍的妥協而被迫結束,前後歷時三年有餘。

“不管怎麼樣,這也是早晚的事,只是沒想到能堅持了三年。”

“我看,你要讓天津市內的人員少用電話。”

“是啊!我會和老二說明白的。”

“說說你那裏的情況。”

“新發生的情況主要有以下兩條。

1.成立票據交換所,加強市場和金融管理。

日僞當局進一步推行戰時經濟體制,嚴格控制行莊一切業務活動,在天津成立票據交換所,行莊收付必須通過僞聯銀。5月僞華北政委會財務總署責成僞聯銀主持籌備,6月1日開始實行票據交換。

參加直接交換的華商銀行有22戶,日本橫濱正金銀行、朝鮮銀行和它們的傘下銀行共6戶,還有委託交換的銀行13戶。轉年3月又成立票據交換分所,專門辦理各錢莊的票據交換業務,有36家錢莊直接參加交換,83家委託交換。

票據交換所表面上是金融機構,受由僞聯銀、金城、上海、橫濱正金和朝鮮等幾家銀行負責人組成的票據交換委員會領導,卻聘請天津日本特務機關長雨宮巽爲名譽顧問。

每天交換的數額由日人監事炳澤信男填寫報數單,除報送票據交換委員會委員長外,還要報送日軍陸軍司令部經濟課、日本領事館、日本憲兵隊經濟課等有關部門,實際上票據交換所已成爲日本經濟情報機構和日軍特機關掌握天津經濟命脈的情報站。

票據交換所成立後,各行莊原來收受大量同業存款一律結清,其流動資金必須存入僞聯銀,停止同業橫向往來採用撥碼或撥條的清算方式。

各行莊參加票據交換所交換,如果有的行莊頭寸不足,可允許向同業拆借,但必須當天補足差額,否則這個行莊就要受到停止幾天交換的處理,使各行莊不能以同業撥碼橫向串換爲靠山,在開展業務方面受到嚴重打擊



而僞聯銀通過票據交換所卻得以洞悉各行莊的業務活動情況,包括存款餘額、放款對象、利率、金額以及抵押品等,以便進行嚴密監控。同時,僞聯銀中也不乏有人趁機做些手腳,撈取好處,如僞聯銀會計主任靳展經常爲頭寸不足、當天不能補足差額的錢莊向頭寸富裕的行莊拆借,其中奧祕,不言而喻。

2.731細菌部隊在北平建立了1855部隊,專門在華北從事細菌研究和細菌戰的實施,現在還沒有具體動作。”

“好啊!佔有經濟生產,糧食和金融控制,軍事圍剿。毒氣用了現在加上細菌戰,基本的招也就這些了。”

“我們的對策是什麼?”

“我是這樣想的,咱們合計合計。

1.針對無人區,我們反向打出一個無人區。具體地說,就是在山區這一帶沿線消滅日僞基本據點和政權。

2.對興隆,承德一帶的人圈實施襲擊,破壞日本人的封鎖。組織一支部隊專門進行。

3.再爲軍統訓練一批行動人員,還是讓他們覺得欠着我們。

4.教育要抓緊,把我們的思想灌輸給下一代,那是以後的希望。

5.摧毀細菌武器部隊,你我都知道這種東西的危害。

6.搶錢,包括日本的銀行,錢莊,造幣廠。

7.對兩條鐵路線沿線的日軍倉庫實施搶劫,實在不行就毀了。

8.按部就班擴展部隊,反正一個獨立的編制,多少還不是我們說了算,尤其是炮兵人員。

9.收集國寶,文物,藝術品等等。”

“這得分解,這些事幹起來也不算太難

。”

“是在我們的能力範圍之內,主要我們要增強實力,說不準,一年就把我們的儲備打光。”

戰少,一寵到底! “那你得馬上佈置。”

“得幾個月,思想還有問題,你說呢?”

“可不。”尚進勇苦笑着說。“可你也不能自己打到自己吧。”

“當然了,我就當什麼也不知道,由他們折騰吧。”

“也只能這樣了,不過可能也是好事。”

看着葉奮韜的要求,蘭黎明,姚水明,霍晶都在想。

click this link. “都說說,多難的事,有這樣難嗎?”

“葉叔,我的情報沒問題,軍統那邊扣下那兩個狙擊手,其餘的也辦妥了,您放心。”

“二叔,只要有準確的情報,我也沒問題。”

“老叔,我只是想人圈的問題。部隊不能少,指揮人員也要得力。”

“我想好了,不用特別組建,以長槍隊一箇中隊和市外突擊隊爲主,再加強一下火力,配好醫療隊就可以了。”

“遠離根據地要想的周全一些,指揮官我看讓嚴明和梅婷婷負責,您看呢?”

“這是你的事,我不管,上千裏地的轉戰,是要好好規劃規劃。有一條我要反覆強調,堡壘都是從內部攻破的,現在形勢開始變了,對奸細和叛變行爲要盯嚴。”

“老叔,關於生化武器的事我是這樣考慮的,毒氣沒有什麼可怕的,一則我們有防護裝備,二則,溶洞那裏也有密封的措施,三則,溶洞的洞口那裏裝了兩個巨大的排氣扇,毒氣根本進不來。其實,後兩次進攻都使用了毒氣彈,只不過沒彙報。

生化武器我就頭疼了,好像沒什麼好的辦法。”

“我也頭疼,先看看情報再說吧。老二,晶晶,任務艱鉅,那個部隊地址應該在北平。” 盛建武送走了天津市的護衛隊和鐵鋪的人,他們突然沒了消息,一連兩天,沒人知道他們的消息。

在中國人的文化裏歷來對那些能夠潛入敵營,捨命一擊的人抱有難以名狀的崇敬,專諸刺王僚、要離刺慶忌、荊軻刺秦王,刺客的精彩人生也總能激發出後來人的英雄氣概

1940年11月29日9點50分,北平東皇城衚衕14號美國教會遠東宣教會門前,發生了一起震驚中外的刺殺事件。兩名騎着東洋馬的日軍高官被一名神祕黑衣人連打數槍,兩個日本人一死一傷。

這一事件不僅在全北平引起巨大震動,也震動了日本國內。這就是抗戰歷史上著名的刺殺日本天皇特使案。

兩個被殺的日軍高官到底有着怎樣的特殊背景?神祕的黑衣殺手到底是誰?精心策劃實施的刺殺事件背後有着什麼祕密。

就在日本特使被刺殺後不久,潛伏在北平的軍統行動組麻克敵等人也謀劃了一起行刺大漢奸的行動,目標是汪僞華北準備銀行總裁汪時璟,麻克敵刺殺汪時璟是採取翻牆而入的方法,結果在翻越第二道院牆的時候被汪時璟的警衛人員發現,雙方發生槍戰。

麻克敵等人見不能得手,便迅速撤離。他的搭檔因有輕功首先跳到院外,當時一時不見麻克敵,情急中喊了一聲“老麻”,被汪時璟的手下聽到。那麼究竟是什麼細節,讓日軍將這兩個案子聯繫到一起?又最終將目標鎖定在麻克敵身上的呢?

刺殺日本天皇特使事件發生後,日本憲兵隊和僞警察局特務偵緝隊立刻趕往現場勘察,發現現場留有手槍彈頭一枚,槍殼7個。並從彈頭分析出,當時刺客所使用的槍支正是這種駁殼槍。麻克敵在刺殺汪時璟時所使用的也是駁殼槍,而且留下的彈殼與刺殺現場的完全一致,於是日軍判斷此案可能是同一人所爲。

而根據汪時璟手下提供的線索,那一聲“老麻”使汪僞當局認爲作案者是個麻子。這樣,就引發了滿街“抓麻子”的風潮。

邱國豐的這一聲“老麻”,使得本已非常混亂的搜查工作陷入更爲尷尬的盲目境地,那麼刺客到底是不是麻克敵呢?此案又是如何破獲的呢?

高月保和乘兼悅郎遇刺後

。雖然在現場有目擊證人,多田峻迫於壓力也全力督促破案,但汪僞當局的破案還是不得要領,由於目擊情報不足,有限的報告中被他們通緝的人形象差異卻很大,但對刺客的描述除了衣着一致外,相似之處不多

穿中國黑色小上衣,黑褲子,帽子爲黑色毛反制,上頂繫有結,中國式黑布鞋,灰襪,並戴黃色反制口罩。

犯人行兇後立即扶起自行車向西方馳去,形狀頗爲狼狽,自經過離現場西方約百米之石橋後,即不知去向矣。

自行車系黑漆之新車,並無車牌、置放貨物之車架及布套。

體格不瘦不胖,居具中量體形,一見可知爲相當有知識之分子。

刺客被形容爲“相當有知識之分子”,麻克敵是武行出身,顯然與知識分子形象不符。

那麼如果真是麻克敵所爲,只能證明一點,那就是當時目擊者所提供的消息與真實刺客的差距有多麼大,並且在北平,30多歲穿黑衣,騎自行車的男子隨處可見,這樣的搜捕顯然是徒勞的。

就在刺殺日本天皇特使的事情在城裏廣泛流傳的時候,一個名叫馬元凱的大盜在持槍搶劫時被抓了。

經審訊馬元凱承認是他刺殺了日本特使。這下汪僞警察局可算是鬆了一口氣,迫於日軍方面的壓力,馬元凱的自首爲他們解決了燃眉之急,於是當局迅速將審訊口供交給了日本當局。

但是事情沒有那麼早結束,日本華北特務機關不相信,認爲馬元凱的供詞破綻很多,而刺殺特使的作案手法很像軍統活動,於是派人繼續調查搜捕。

不久,軍統北平站站長劉文修在電車上被抓了,劉文修不堪酷刑的折磨,交代出交通員任國倫,任國倫隨即也叛變了。這就像點燃了導火索,爆炸是遲早的事情。

層層人員的叛變使得參加這次刺殺活動的人員陸續被捕,軍統剛剛在華北組織的力量又損失了大半。

被捕人員被關在外寄人犯看守所,俗稱炮局監獄,並且遭到日軍的嚴刑拷打和殘酷拷問

。那麼,先前的馬元凱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原來,馬元凱在被捕之後也被關在炮局監獄,但他不甘就此處死,爲逞英雄索性自稱是刺殺兩特使的殺手,並與汪僞警察局一拍即合,炮製了假口供,這下真相大白了。

這裏不得不再提提麻克敵這個人。麻克敵,槍法好,膽量大,但就是不夠冷靜,急於立功,但是特工的工作,光有高漲的熱情還是不夠的,更加重要的是對形勢的足夠把握和冷靜的分析。

“老二,一看就不是我們訓練的人。”

“可不,槍法太次,還有不知道適可而止。”

“頭批軍統的人都回去了吧?”

“是啊!現在陸陸續續又來了三十人。”

“你們爲嘛留下軍統梅婷婷和助手?”

“還不是英娟說的,嚴明那小子看上人家了。英娟的面子沒法駁,於是,我給軍統去電報,以幾個條件留下的人。”

“那邊沒說什麼?”

“沒有,我的條件很誘惑,再給他們訓練兩批,我哥那裏給這些人配武器,都是我們突擊隊現在用的。”

“的確,要我是戴笠,這樣的條件,損失個把人還是划得來的。”

“另外,細菌部隊查清楚地址了,開始研究行動方案。它的全稱是北支甲1855部隊。

本部設在北京的天壇公園西門南側的神樂署,就是原來國民黨中央防疫處所在地,對外稱華北派遣軍防疫給水部,後稱第151兵站醫院,也被稱爲西村部隊。”

“告訴晶晶,抓緊時間,這可不是小事,不惜一切代價,我要的可是完全摧毀。”

“這個您放心,黎明說了,過了今年,日本人不敢再使生化武器了,美國人已經發表正式的聲明。” “老葉,我要和你提個醒了。”

“嘛事?瞧你嚴肅的樣子。”

尚進勇點燃了一支雪茄:“你還不知道吧?你家那兩個小姑奶奶準備在黑字成立一個組織,是以你作爲信仰的對象。叫它黨也好,教也好,都是一回事,反正是個人崇拜那一套。”

“我真的一點也沒想到這倆小丫頭,一點沒感覺到啊。”

“所以嘛,你是身在局中不知局外事。不過,在內部倒是很有市場,尤其是老二,他是一個堅定分子,斷劍那羣人就更別說了。”

“老二上學的學習不好,肯定沒好好學過哲學,這和我的理想不太一樣。”

“我是說,需要你從思想上好好把關。難不成我們要做新軍閥?”

“民主是趨勢,也是救國之道,我可不想黑字以後成爲我的私家軍隊,一旦這樣,內部就會出現各個幫派。”

“還說,現在你家不就兩派。”

“說的也是,要引起高度重視。軍隊是國家和人民的觀念,對我來說可不是隻是說說而已。”

“所以,還要你這個領導好好統一思想。一旦搞成個人崇拜,你一旦不在現場,那內部就會形成派別,鬥個不停,現在的形勢也不能允許我們內鬥。”

“你說得對,這種苗頭一定壓下去。我利用去基地例行視察的機會發表我的看法,《紀事報》一登,我們也搞個思想運動。”

“我建議,你以後這方面的講話,《紀事報》一次刊登一星期,讓人們有個消化的時間

。你可別說我說的,那兩個小姑奶奶我可惹不起。”

“瞎說,你什麼人?說着說着就來了,內鬥就要開始,我還是要和那倆丫頭好好談談,認真看我的講話。”

葉奮韜的例行巡視是三個月一次的,對於基地他是不敢放手的,這是黑字賴以生存的基礎。

這次來有些不一樣,他要召開一次特別的會議,因爲參加者和以往不同,所有中隊長以上的黑字人員都要參加,這是以前所沒有的情況。

看着眼前的面孔,葉奮韜還是有些激動的,尤其是介紹的時候,每個人立正敬禮大聲報出–我是黑字某某年,某某部隊,某某職務時,更使他感到黑字的凝聚力和感召力。

可越是這樣,他越是不安,他不能允許自己凌駕於組織之上。在他的設想裏,一個組織的名號一定是超越個人的而不管這個人是誰。

他點上一支雪茄:“今天讓大家來,主要是和大家談談心,有些時候我也在感慨,作爲黑字最高領導人,平時和大家交流的不多,無外乎是戰鬥,生活等等。

不過,今天當大家都在高談闊論信仰的時候,我卻想從另外一個方面敲打一下大家。我想大家也注意到了,當我們,尤其是作爲自以爲是精英的我們在談論信仰的時候,絕大多數都會立即把信仰與國家聯繫起來,和國家的發展前途,與救國聯繫起來。

這就讓我有些警覺了。因爲信仰這個東西在本質上是非常個人化的,如果真要很功利地拿信仰來拯救什麼?排在前面的首先應該是我們自己,我們的靈魂,而不是某個國家。

當初我們在吸收西方先進經驗的時候,就曾經鑄下大錯,把我們向西方學習長技與制度的目的定爲救國,而忽視了人,人救不過來,國家就算救活了,又靠什麼支撐?

結果大家都知道了,走了一百年,幾乎還在原地踏步。同西方的長技與制度相比,信仰這東西是更加私人化的,與我們每一個個體密不可分,說白了是自己的事情。

最紅女主播:總裁的網秘情人 我並不否認,大家有信仰了,那麼由大家組成的國家也就有了信仰與方向,可不能因此就把本末給倒置了。我們需要信仰,是爲了我們自己,爲了拯救我們的靈魂,而不是爲了這個國家。國家倒應該爲每一個公民的信仰自由創造條件與保駕護航,世間最可怕的事莫過於由國家來統一國民的信仰



我曾經,而且也竭力推崇自由、民主、法治與人權的價值觀,並期盼這些普世價值能夠成爲國人的核心價值的一部分,但我要提醒諸位,這些和我們今天說的國人的信仰是有本質區別的,不是一個概念。

一個國家應該有得到大家認可的共同的核心價值觀,但卻絕對不能要求國人都要有共同的信仰,而這一點,恰恰是我在一些擔憂中國缺乏信仰的有識之士身上察覺到的。

有些信仰某個宗教的朋友常常發出–如果中國人都信什麼什麼教了,中國就民主了,作爲教徒,以此話來宣揚教義,這無可非議,但如果要拿來要求國人與國家,當作政治宣傳,那就很可怕了。

有些信仰固然更接近民主民主價值,但爲了民主而去號召大家擁有某種信仰,則是非常功利的,並且又把事情的本質顛倒了。

不知道該怎麼說,信仰是屬於全人類的,不是哪個黨派,哪個國家,某個個人的。

信仰是相信敬仰,是道德的行爲準則。愛國和愛某個團體是兩回事吧?中國人沒有信仰原因很簡單。

信人,往往會叫人失望。從大的方面說,國家對人民失信加專治,會直接影響社會和個人。

中國人的信仰自由是建立在維護某個團體和和人的基礎上,是有條件限制的信仰。”

葉奮韜看着鴉雀無聲的會議室,作爲記錄的蘇紫以渴望的眼神看着他,希望聽到他下面的言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