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著當真不曾與二月前變了數字,裁衣的娘子笑著收回來布尺,「倒是姑娘瞧起來鍾靈毓秀,如小郎君般俊朗了。」

又是那裁衣的娘子給另一人量了腰圍,「看來是姑娘瘦了。」

那老闆娘見這裡面真是在忙,半點都不顧及的將顧晚娘帶了進去。

「可是什麼時候來了位客人,我都是不曾知道了。」

顧晚娘不曾跟著一道進去了,但是稍稍側開來目光,瞧著那被老闆娘說了之後抬起來頭的裁衣娘子。

倒是早就在顧晚娘的意料之中,是在顧府的王娘子。只是這王娘子全然不是在顧府那般,低著頭不敢瞧人,一幅逆來順受的模樣。

這王娘子臉上照舊是一塊胎記,也照舊是長發掩面,遮住半邊的臉。但是王娘子卻笑得開懷自在,想是極為的得心應手。

而另一人,若是顧晚娘不猜錯,全長安城中,敢穿著著男子裝,如此招搖的人,自然只能是宋嬈。

方才遇見了宋堯臣,現在遇見了宋嬈,顧晚娘也不知道是與宋家人有何的緣分,一日居然是能遇見了二位了。

王娘子與那老闆說道了起來,「徐嫂子,不是我這私下見了客,這是位老客人,便是不曾與徐嫂子招呼了,直接進來了。」

宋嬈也是接著道,「方才見著徐嫂子在忙,便是不曾打擾,是我宋嬈疏忽了。」

那老闆娘開門做生意,自然是不會這般小氣介懷,她急忙便是與宋嬈寒暄,「可都是貴客,哪裡會是宋小娘子的錯。」

「只是我若是早知道王娘子這裡有宋姑娘,便是不會帶客來了。」

「王娘子可是瞧了,是位新客。」

顧晚娘還是不曾取下面紗,但是王娘子與顧晚娘見過。四目相對,王娘子對上顧晚娘的臉,便是一愣,沒有了反應。

王娘子自然是不會忘記顧晚娘的眉眼,更是知道顧家的三姑娘在這處,瞧見了她在西街裁衣謀些銀兩。

「三……」2k閱讀網 顧晚娘倒是先給打斷了王娘子的話,「聽聞王娘子手藝了得,不妨與我裁二件衣裳?」

王娘子到底還是年輕功力淺,見著顧晚娘這般故作不認識的模樣,稍稍一愣,不曾回應顧晚娘。

這般驚愕的模樣,便是宋嬈與老闆娘都是瞧出來了意外。

「你們二人可是見過?」

那王娘子是勛貴人家的裁衣娘子,顧晚娘一眼瞧去,便也是知道這人,像是個勛貴人家的姑娘。

老闆娘先是反應了過來,「原來是顧家的娘子,當真是湊巧了,在這裡瞧見了王娘子。」

老闆娘打著和牌,許是怕了顧晚娘牽連到王娘子身上,堵了她日後的財路。

「不管是誰家的小娘子,今日都只是個上門來做生意的客人。」

顧晚娘算是應了,也算是警告了老闆娘,不要說錯了話。

顧晚娘是應給王娘子聽得,但是王娘子卻是瞧見著顧晚娘這個顧家人,自然的便是垂下來眉眼,更加的將自己的胎記給隱藏了起來,還是動手撥了自己的頭髮,想讓胎記給蓋得住了一些。

這般模樣的王娘子,半點都不像是故意的,只是若是這樣的王娘子。為何三年後卻是那般的自然的,遊走在長安城的各大勛貴之間?

見著王娘子當真慌了,老闆娘急忙陪著話。

「是是是,王娘子,還不是來給眼前的客人量體裁衣,瞧著人家都是等了這麼久了,天色都是快黑了。」

王娘子應聲急忙是走上前來,但是宋嬈卻是沒有那種識人的本是,她瞧著顧晚娘,只覺得好似見過,有些面熟,但是卻不知道是誰了。

顧家,有五位娘子,其中二姑娘與五姑娘都是顧的胞妹,二顧最喜歡的妹妹,卻是三房的三姑娘。

但是無論是誰,都不曾是應該在這裡,裁這種男子的新衣才是。

宋嬈想是問顧晚娘,到底是哪位娘子的,但是剛張著的口。想著自己現在這般模樣,若是問了,自報家門之時,豈不是等於告訴了顧家人,自己是個不愛紅妝愛男裝,這麼一個不男不女的女子?

宋嬈糾結著,便是說不出口了。

「那我便是十日後,來你這裡取新衣。」

宋嬈還是不曾有見著顧的妹妹,有自個人說起來自己是誰的本事,便只好先離開了。

顧晚娘:「宋姑娘留步。」

倒是顧晚娘先叫住了宋嬈,與宋嬈打起來了招呼,宋嬈都是驚了,「顧姑娘有事?」

「我在族中排行第三,宋姑娘叫我顧三便是。」

宋嬈見著顧晚娘自報家門,自然是開心的,且還是與顧最為相熟的顧晚娘。

「宋嬈有緣,竟是在在此見到了顧三姑娘。」

「不知顧三姑娘叫我,可是有事?」

顧晚娘方才都是沒事的,但是瞧見宋嬈那般不敢抬起來的眼神中,對著顧晚娘的那點期盼。像極了從前一心只有程諭的自己,不管是程諭喜不喜歡的,只要是與程諭有半點關係的,便是要去了解。

顧晚娘無奈,這宋嬈,當真也是個傻的。

「我瞧著宋姑娘的衣裳,是當真的不錯,我也是喜歡這般衣裳,只是我到底是會的少。若是有緣,宋姑娘不妨來顧府與我交談一二,這般女子的男裝?」

「我在家中實在是無聊,若是宋姑娘肯賞光,三娘便是開心了。」

顧晚娘邀請宋嬈去了敞梅院,宋嬈先是疑惑,后是吃驚,最後便是一口應下。

「我才是多謝顧姑娘願意讓我去拜訪顧府,不日我便是向著顧姑娘送請帖。」

萬古界聖 宋嬈與顧晚娘是不謀而合,瞧著那將小女子情事寫在臉上的宋嬈,這女子才不像是長安城中傳的那般,明明就是個可愛的女子。

「我不同意。」

也不知道是哪裡跳出來的一個宋堯臣,邁著大步子,手裡還是拿著,方才從顧晚娘的荷包上扯下來的紅穗子不曾丟掉。

宋堯臣直接便是將宋嬈護在了自己的身後,不讓顧晚娘與宋嬈對上。宋嬈是宋堯臣的軟肋,一直都是,他半點都見不得人別人利用了他的妹妹。

見著顧晚娘,自然的便是聯想起來,顧晚娘是故意接進他妹妹的。

顧晚娘是有意接進宋嬈的不錯,只是宋堯臣卻是不知,顧晚娘故意接近宋嬈,為的是顧與宋嬈。而不是宋堯臣想的那般,為了故意接進他……

「你這般女子,到底是知不知道羞恥?一而再再而三,可是知道臉字如何寫?」

宋堯臣瞧著顧晚娘的眼神實在是太凶了,凶到那給顧晚娘裁衣的王娘子都是嚇了一跳,手一不穩,便是將那手裡拿著的布尺都是掉在了地上。

宋嬈不知道自己的哥哥認識顧晚娘,更是不知道宋堯臣為何對顧晚娘有這般大的怒氣,「宋堯臣,你作何呢?」

宋堯臣見著宋嬈還在為顧晚娘說話,便是一皺眉,愈發的覺得顧晚娘別有用心起來。

「嬈兒,像你這般善良的女子,才不是要與這種不知道羞恥的女子帶壞了。你可知是她故意接進你,算計你的?」

宋嬈有些哭笑不得,「宋堯臣你說什麼的胡話呢,她故意接近我,有何圖謀?我宋嬈有什麼還是被圖謀的?」

「莫不是圖謀你宋堯臣不成?」

這話宋堯臣接不上,宋堯臣自然沒有這般臉面,在眾人面前,尤其是在他妹妹面前,如此自戀。

宋堯臣不管了,「總之你不必管了,她便是一個不知道羞恥之人,你不要與她接觸便是了。」

「你說誰不知羞恥呢?」

顧晚娘今日是當真忍不住了,對上了宋堯臣的臉,他宋堯臣才是一而再再而三的針對自己,口出狂言。

顧晚娘倒是當真,到現在也是沒有想明白宋堯臣為的是何,直到是宋堯臣說了起來。

宋堯臣冷笑一聲,「便是顧侯爺如何施壓,就算是我老子鬆口了,我也是不會輕易鬆口,讓你這般不知羞恥的女子得手。」

顧晚娘先是皺眉,然後是瞧著宋堯臣氣的是黑臉,然後是看著宋堯臣在自己的注視下,愈發是紅起來的耳根。

最後顧晚娘是如何都是忍不住了,當真是笑出了聲,隨著顧晚娘的笑,宋嬈也是忽然之間明白了自己的這個傻哥哥,也是跟著笑了起來。2k閱讀網 顧晚娘只是笑著,然後別開宋堯臣頗有些尷尬的目光,免得是四目相對,更不知道說如何的好。

絕代名師 宋嬈許是想著自己的哥哥是想的過多了,便是拉著宋堯臣的,「宋堯臣,你可是莫要在外面丟臉了。」

「我如何就丟臉了?」

「你這般與別家姑娘說渾話,不是你丟臉,那是誰丟臉。不僅是丟了你的臉,連是我的臉都是被你丟完了。」

見著宋嬈與宋堯臣鬥嘴,顧晚娘垂下來目光瞧著王娘子,雖是突然出現的宋堯臣嚇了那王娘子一遭,但是王娘子還是不曾荒廢了手裡的工作。

王娘子記下來顧晚娘的臂長,然後又是走來,想是量一量別的數。

顧晚娘阻了王娘子的動作,「不必了,想是府邸娘子里,都是我近來要的衣服的大小,你便是按著那個裁衣便是。」

王娘子拿住池子的動作一輕,倒是頗有些如釋重負的往後撤了二步。

「那我將這衣裁好了之後……」

「我會遣了人來這處取衣的,你不必送到我的院里。」

「謹遵三姑娘的話。」

顧晚娘應了,便是轉想走,剛是走出那賣布的鋪子,便是感覺到有人追上的步子。

一回頭,果不其然是宋堯臣。

宋堯臣方才與宋嬈鬥嘴去了,都是忘記了詢問顧晚娘方才的事,便是一晃眼,就讓顧晚娘走掉了。

驚蟄見著跟上來的宋堯臣,自是記得自己在國子監之時,此人對顧晚娘,對顧的那般惡意。

驚蟄隔在顧晚娘與宋堯臣之間,不管是宋堯臣想是與顧晚娘說什麼,驚蟄都是講宋堯臣攔住了。

宋堯臣瞧著生氣,「你家姑娘這般的人,你莫是還擔心我對你家姑娘有圖謀不軌不成?」

驚蟄見著宋堯臣這般口吻,愈發的便是生氣。

「我家姑娘好著呢,是你,便是面露兇相,瞧著便不是什麼好人了。」

宋堯臣被驚蟄說了不是,頗有些吃驚,竟是有這般大膽的丫鬟了。隨即,宋堯臣瞧見驚蟄之後的顧晚娘,便是明白了。

「當真是有什麼樣的主子,便是有什麼的丫鬟。」

顧晚娘:「驚蟄,宋公子要送我回了府邸,你在後頭跟著便是。」

「誰是要送著你……」

宋堯臣雖是一百個不願,但是看著顧晚娘側著不瞧自己的眸子,眉頭便是一縮。「送便是送。」

驚蟄瞧著顧晚娘,只見著顧晚娘朝著自己點頭,無奈,也只好不遠的跟在顧晚娘的后。

報告總裁爹地:媽咪又跑了! 「宋公子想是說什麼便是說吧,后可是不會再瞧見宋公子了。」

顧晚娘本是不想見到宋堯臣的,所以在黑街的街口,特地是摔了宋堯臣。可是怎想到,會在裁衣局裡遇見宋嬈,且是閑話幾句便是又遇見了宋堯臣。

當真是怕什麼便是來什麼,顧晚娘也只好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了。

宋堯臣倒是也不曾與顧晚娘離得太近,隔著一步的距離,只是讓二人都聽得見彼此的聲兒。

「你為何出現在西街?」

宋堯臣雖是長安城中勛貴子弟,但是畢竟宋尚書並非勛爵,宋堯臣並無這些桎梏,但是顧晚娘踏足西街,卻是一道有趣的事。

其實倒也是有趣,百花樓與紫菊樓都並非是西街之地,但是它們那長長的後巷子的黑街,卻是直通西街。顧晚娘自然不能是說自己是去了紫菊樓,不是去了紫菊樓,那自然只能是來了西街了。

「我便是來這處買布裁衣的,不可嗎?」

這個理由倒是也是說得過去,可是宋堯臣明明是瞧著顧晚娘從那黑巷子里走出來的。

宋堯臣不問,顧晚娘倒是自己答了,「我不過是瞧著那巷子漆黑,不像是可以行人的模樣,便是覺得好奇,便是走進去了幾步。」

「瞧著漆黑,你便是進去了?」

宋堯臣當然是不會相信顧晚娘的說辭,他可是不行了誰家的閨閣女子,無事的時候,偏偏是往那黑巷子的地方走去。

顧晚娘:「我瞧見了有人進去了,我便是跟著進去的。」

宋堯臣將信將疑,「何人?」

「自是與你無關。」

若是跟著人進去的,宋堯臣倒是還有些相信。

宋堯臣又是打量著顧晚娘,顧晚娘輕飄飄的,像那晚風般,一刮便是過了,像是什麼都是不曾留下。宋堯臣恍惚,竟然剎那之間,覺得顧晚娘有些過於的寡淡了,像是個心死的老人,面無波瀾。

顧晚娘瞧著便是面無表,心裡卻是翻騰如浪一般了,可是怕了宋堯臣又詢問起來自己,自己到底是不是顧晚娘之話。

只是宋堯臣,似乎是忘記了方才顧晚娘掩面撞了他,忘記了自己質問顧晚娘的,都像是隨著那傍晚的徐徐的晚風,一道是給忘了。

「宋嬈與你不是一般的人,她從不曾隱藏自己的心意,只是一心待人。你若是有所籌劃,不是要將我妹妹牽連在其中,宋嬈應付不來。」

比起來方才,遇見顧晚娘與宋嬈對話之時,宋堯臣那般的生氣的模樣,宋堯臣現在倒是平和了不少。與其說是威脅顧晚娘不許與宋嬈牽連過多,更多的像是與在求著顧晚娘,不要牽連了宋嬈。

顧晚娘自然是知道,宋嬈是個捧著一顆真心對人的女子,不然也是不會與宋嬈接觸了。

顧晚娘刻意與宋嬈來往,自然不是為了自己,而是宋嬈自己。

若是宋嬈今生還是可以一心對了顧,顧晚娘自然是會牽著顧與宋嬈熟了,免是又是像前世一般,蹉跎了宋嬈的一生,讓了顧也是后一薄涼。

顧晚娘抬起來眸子,對上宋堯臣,張著口,對著那滿心期盼顧晚娘答應的臉,直接便是拒絕了。

「宋公子未免是cāo)勞的過多了,我可知,宋公子只是個宋姑娘的哥哥而已,宋姑娘與我如何相熟,都是宋姑娘自己的事。」

顧晚娘不再與宋堯臣閑話,便是快步走了二步,拉開了自己與宋堯臣的距離。

Website 驚蟄倒是著急跟在了顧晚娘的后,顯然是顧晚娘不打算與宋堯臣談了。

宋堯臣見著顧晚娘走遠了,想是去追上,但是見著顧晚娘漸行漸遠,又是攤開自己的手心。

宋堯臣的手心,還是握著,方才從顧晚娘荷包上扯下的紅穗子。 宋堯臣一皺眉,又是忘記將這扯下紅穗子還人了。

宋嬈見著宋堯臣站著發獃,便是走到宋堯臣的跟前,「你不是說要與祖母買回去紅酥,怎是站在路上呆了,紅酥呢?」

「你這手裡拿的是什麼?」

宋嬈從不曾見過宋堯臣瞧著東西這般失神,便是順著宋堯臣的目光,瞧著宋堯臣正在看著東西。

只是幾根亂了的紅穗子,只是這東西,瞧著怎是這般的眼熟了?宋嬈瞧瞧自己腰上的荷包,一驚,從宋堯臣的手心撿起來一根的紅穗子。

「宋堯臣,你這是從哪位姑娘的荷包上扯下來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