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死的,我以爲戰爭結束呢,這羣人也太無恥了,怎麼還回來打,看來是沒完了,傳我命令,所有部隊提警惕,所有狙擊手全部上最外圍的陣地警戒,不管是現役軍人還是僱傭兵。”伍俊文下完命令後拿出自己的手機,他打算再找以前的朋友幫忙,以前他認識不少買軍火和開僱傭兵公司的,他們認識很多亡命徒,也認識很多專家級的僱傭兵,有不少人的槍法出奇的準確,他希望用高額的賞金吸引人才過來,至於國防部是不是最後批准給這些人發錢,伍俊文也要把他們請來,否則南洋州的駐軍都要死,他這個司令官也遲早會被幹掉,錢的問題餘飛也能解決不少,以前他從賭場裏沒收的賭資還很多,足夠給那些專家級狙擊手發工資的。

參謀回到車上用電臺傳達命令,伍俊文把傷亡報告簽署上自己的名字,傳真給國防部,他這是爲擴大招募外籍人士參加戰爭打基礎,他招來的僱傭兵在獅子城保衛戰裏獲得巨大成績,在陸軍和陸戰隊都不提供步兵的前提下,十幾個小隊的士兵守衛着幾十百萬人口的現代化城市,以極小的傷亡獲得了巨大的勝利,很多敵人的戰車士兵都是僱傭兵消滅的,害怕損失士兵的國防部官員們,也意識到了使用外籍人員的重要性,對於伍俊文要求的士兵待遇國防部都予以滿足。

陸軍步兵營的狙擊手連同僱傭兵小隊全部抵達陣地最外圍,每個狙擊組都選擇有利的地點隱蔽,僱傭兵中很多沒有狙擊步槍的乾脆把導彈發射架帶到前邊,隨着陸軍部隊的抵達彈藥也補給上來,發射器內又有了備用導彈,龍式反坦克導彈又能繼續作戰,別說是一個狙擊手,就是一個碉堡也架不住龍式導彈的攻擊,士兵們把導彈當成昂貴的狙擊武器用,有敵人的戰車就打戰車,沒戰車就對付敵人的重型狙擊步槍,以及其他遠程武器。

被手下的煩的沒法打球的伍俊文只能返回指揮部,餘飛身爲正式的參謀長也不能自己在這裏玩,他們一起離開,雅雲只是個士官,指揮的事情沒她什麼關係,她可以繼續拿着球杆在空曠的球場上玩,千慧問:“雅雲姐,你不用回去工作麼?”

雅雲奮力揮杆,把球打飛出去,球飛的又高又遠,“我只是個憲兵中的士官,憲兵不是在最前線的兵種,我只是個普通的軍械士官,狙擊步槍我也會用,但是打擊對方的狙擊手我可不專業,這工作太危險,腦袋隨時會打開花,一般人沒這個能力。” “回了家是我說了算,工作以外的時間也是我說了算,可在工作中我管不了他,危險他也知道,估計他是找比他厲害的人去,他親自去也打不死幾個敵人。”雅雲說的十分輕鬆,拿着球杆繼續把球往遠處打,千慧聽了以後很感興趣就問:“打仗的時候你殺過人麼?”

“應該殺過,那是我的職責,距離太遠我也不知道是打死還是打傷,總之我沒被打傷,我要是受傷,伍俊文和餘飛倆人都完蛋了,我父親肯定要追究他們的責任,任何一個士兵的犧牲都是指揮官的無能,既然別的國家打仗可以零傷亡,我們這的人也追求這個。”

雅雲坐到車上,繼續開着車過去打球,千慧也只能跟她一起玩,好不容易從家裏出來了,不好好瘋玩一天怎麼行,倆人開着車滿球場的轉,雅雲把伍俊文和餘飛沒打完的也接過來,繼續往遠處的球洞裏打,一上午的時間就在幾十次痛快的揮杆中度過,中午千慧請客倆人一起去吃午飯。

“你不用回去工作麼?”千慧吃着三明治問。

“當然不用回去,我什麼時候想回去就回去,不過要是有人告訴我他去了危險的地方,我就要回去把他弄回來,他膽子大的驚人,有危險的時候他不知道是察覺不到還是不在乎,好幾次我都覺得他很危險,他可不着急往安全地方跑。”雅雲手拿比薩餅大口的吃,邊吃邊說雖然講的不太清楚,不過千慧還是聽的明白,她讚歎道:“你可真了不起,我感覺你膽子也不小,戰場上你這樣的女兵不多吧?”

“還有個非軍事專業的女軍官,你也見過的,她不是學這個的不用去冒險,我也不用去,不過我想得到一枚國會頒發的勳章或獎章。”雅雲喝着果汁把比薩餅嚥下去,千慧看她吃像不怎麼好千慧就笑,“你在家裏也這樣吃東西麼?”

“笑我呀,我在家裏纔不這樣呢,在他面前我很斯文,我很文明,今天餐廳裏也沒別人,我沒把你當外人,我在父母親面前,和我姐姐面前就這樣吃,他們管不了我。”雅雲繼續下手拿盤子裏的東西吃,千慧說:“那你以後要跟他在一起,整天裝作很斯文,那不是很累麼,裝一段時間你就累了。”

“我本來就很斯文,這麼吃東西只是發泄一下不滿的情緒,跟他在一起我心情好算不錯,也就不用這樣吃,他在廚房也不會同時做出一桌子菜,我可以坐在那慢慢吃,看着電視吃躺着吃都可以。”

“我好羨慕你呀,我在家裏可不敢這樣。”千慧遺憾的說,雅雲基本吃飽,來了精神頭,興致勃勃的對她說:“你不要失望,你比我歲數小,你有很多機會找男朋友,挑到自己滿意爲止,能容忍你全部缺點,也不花你的錢就可以,你跟我不一樣,你是名人,錢又多,你能保證找你的那個人不是爲了錢麼,所以沒錢還比較容易,你自己把難度提高了,我父親雖然當總統,可他不能當一輩子,也就幾年而已,我家也不算有錢,總統的工資也不高,還沒金領們賺的多,律師都比他有錢,所以我就簡單的多呀,我要做的事情很簡單,就是幫他花錢。”

“因爲你父親的關係你也是公衆關注的人物,沒有記者跟着你麼?”千慧好奇的事情非常多,只有雅雲能跟她很好的交流,雅雲說:“軍校是個封閉的環境,記者不能隨便靠近,專業士官學校跟軍官學校,以及部隊訓練場,還有很多保密單位,進入警戒區就是違法,周圍的憲兵可以拘捕闖入的人,可以不公開審判,由軍事檢察官起訴,軍事法庭可以祕密判刑,被判刑的人會關在與世隔絕的監獄裏,當然不會有人採訪我,到了軍隊裏還是憲兵,我可以抓人,穿上制服戴上頭盔還有防彈背心,有防彈護目鏡還有面罩,防毒面具,都用了上了還有誰認的出我呢,還沒當幾天憲兵敵人就打過來了,記者都是些怕死鬼,除了想出名想發財的戰地記者外,沒人偷拍我們的,不過我還沒看見記者,珍惜生命的人還是很多的。”雅雲把自己真實的生活狀態告訴千慧,她只是更加感興趣。

“那我也學你好了,我也去這個學校上學。”

“你不行呀,你身體這麼瘦弱,每天出操很累的,三個五千米越野跑,基本都要帶上裝備,太陽會把你曬黑的,在太陽底下一整天,擦什麼防曬油都沒有用的,軍校裏的東西十分難吃,廚師說做的太好吃只會讓我們變得臃腫,所以故意弄的不好吃,那是最受苦的地方,一呆就兩年,你父母肯定不捨得你去,還指望你大把賺錢讓他們過好日子呢,你不能學我的,我不愛上學,我討厭每天上課,我只能躲在軍隊裏,這裏工資也非常低,還不如普通警察,危險程度又高,你就不要考慮了。”

千慧失望的問:“那我以後一直這樣麼?”

“有錢賺還不好呀,多少人晚上都做一個夢,那就是發財出名,你兩個都有拉還有什麼不滿意呢,不過做普通人也沒這麼難,伍俊文還有家公司,就是做能源的,你看過很大的風車一樣的發電機麼,那就是他弄的,公司裏需要很多人,比如你可以當文員,看着電腦屏幕,有空坐在辦公室裏喝着咖啡聊電話,上網打遊戲,工作時間可以做很多私人事情,就是工資不太高,你要想換個環境,等戰爭結束了我推薦你去,你只要會用電腦和打印機就好了,很簡單的,很多沒上過大學的人都能做。”雅雲這麼說是給她解悶,估計她也不會去的,她這個年齡應該去上學。

“你可不許騙我,我非去不可。”

雅雲笑着說:“你還未滿十八歲,公司裏不用童工。”

“還要等兩年呀,真麻煩。”

“你覺得賺夠錢就可以退出,不願意唱歌就不唱歌,不想拍電影就不去,想幹什麼就幹什麼,這樣纔是最舒服的,世界上每個國家都印鈔票的,錢是賺不完的,明白這個你就輕鬆了。”雅雲只是隨便一說,千慧問:“那我就想出去玩,什麼都不做。”

“那你就告訴父母,拿錢買很多基金,不要買股票,不要太過度的花費就夠拉,沒必要讓你小小年紀就受累的,其實讓人累的不是工作,是功利心,要是你不喜歡發大財不喜歡出名,那就了,比如我這樣,過幾年我就辭職,不做軍人了,我就在家裏想怎麼玩都可以,賺錢讓他去,我做全職太太,世界各地,空中海下好玩的多了,我喜歡潛水,開快艇,駕駛滑翔機,開着帆船環遊世界,以後我可以讓你一起去,只要你捨得放棄一些。”雅雲想着自己美好的未來十分高興,只是鄰國的軍隊不肯停戰,才讓她這麼累,軍人不能在國家危難時候離開,眼下先打贏再說。

伍俊文在午飯時間以前就召集營級軍官開會,中午飯時間大家邊吃邊聽他說,“你們這些人,自以爲是軍校畢業,有文憑,有資歷,年紀也比我大很多,因爲你們覺得有的東西太多,所以從來不諮詢我的意見,死了這麼多士兵,你們每個營都有份,我指揮的戰鬥中因爲我的失誤有人陣亡麼,如果有我負責,這次死了一百多人,我上報國防部,我會再報告裏寫的很明白,是你們指揮不當麻痹大意導致重大傷亡,做什麼都專業一點,好不好,拜託各位了,軍隊是個很容易混飯吃還能賺錢的部門,你們不要這麼浪費納稅人的錢,浪費士兵的生命。”

伍俊文說了一段低頭吃飯,餘飛接着說:“爲什麼司令官打個電話就有無數僱傭兵前來投奔,就因爲他專業,他做普通傭兵的時候沒有受過傷,跟他一起戰鬥的人也沒事,他指揮別人的時候依然保持全勝記錄,世界各國僱傭兵都知道跟着他可以有活路,可以賺錢繼續生活,你們對自己的士兵盡職盡責了麼?”

“我已經建議上級繼續調更多的狙擊手過來,你們也有足夠的裝備,應該增加反狙擊和狙擊作戰的訓練,只有自己專業才能教會士兵,另外我也向國防部建議,訂購幹活外的先進設備,狙擊手探測系統很快就會有的,不過目前敵人多數狙擊步槍都安裝消音器,這個系統有了以後未必可靠。”伍俊文說話間外邊傳來巨大的爆炸聲。

一艘納努契卡級導彈艇在距離獅子城很遠的海面上,一枚ss-n-2c冥河導彈持續的發射出去,四枚經過改裝的導彈全部射向市區,v國海軍已經接到戰區司令部的命令,最先抵達的一艘艇率先從海上攻擊市區內的軍用目標開火,老式的導彈被拆除了老舊的制導設備,gps導航定位裝置讓導彈可以從容擊中陸地目標。 回到首都的林登昆拿出拼命的架勢開始工作,軍政府下屬內閣各部一改文官時代辦事拖沓的作風,各部門全速運轉起來,林登昆把所有文官政府的駐外大使全部升爲國家安全會議顧問,讓駐外武官出任大使一職,除了爲他爭取外交空間之外,第一要務就是購買軍火,不管是強國還是弱國,總有點庫存武器,他要求大使盡快幫助購買武器,尤其是彈藥,那個國家不更新武器呢,廉價的武器彈藥滿地是。有的辦事效率高的大使都去港口去監督裝運工作了。

除了大量買軍火外林登昆還讓大使和領事們四處找銀行貸款,沒有銀行的地方也有資金充足的投機商,他用領海內的石油天然氣的勘探權和開採權做擔保貸款,錢不成問題,陸地上的資源也可以變成錢,各部門都圍繞這些重點工作,外交部大樓一整夜燈都亮着,其他部門也是一樣,效率提高以後想辦的事情很快就成了。從各國訂購的二手軍火正在運輸途中,很多舊的軍艦和導彈艇也大量採購,專門的採購團去國外找知名的武器出口公司和製造商訂購東西,林登昆需要的不光是舊武器,還有廉價的新武器,以及生產線、零部件、生產許可證等,很多太貴的武器就搞合作生產,儘量在本國製造,價格一般的可以進口,價格低廉的大量進口。

本國海軍中艦齡很高的納努契卡導彈艇第一批奔赴戰場,早在曲志豪兵變前海軍就有個龐大的武器升級計劃,很多舊的艦艇不做退役處理,像納努契卡這樣的導彈艇可以更換制導雷達,可以更新導彈制導設備,增加了gps制導設備,還有的導彈增加了數據鏈,國內的太空部隊還爲此發射了數量不少的衛星,有海洋監視衛星、導彈預警衛星、照相偵察衛星、雷達成像偵察衛星,以及最重要的通訊衛星,導航衛星依舊使用國外的。海軍把老掉牙的ss-n-2c導彈升級,把ss-n-9型導彈改成對地攻擊型,一部分比較新的導彈艇和護衛艦裝先進的反艦導彈,舊艦艇裝改裝彈專門對地攻擊,正好還能把彈藥庫騰出來儲備其他武器。

襲擊南洋州陸軍指揮部的導彈就是一艘很舊的導彈艇發射的,導彈艇距離南洋州也就幾十公里,在海面上乘風破浪的返航,導彈艇上的導彈全部發射出去,艇長指揮快艇全速返回港口補充導彈。一直想利用戰爭提升自己在國內地位的海軍也積極跟着林登昆發動戰爭,海軍裝備局發現即使購買了很多新舊艦艇,也難以封鎖敵國全部海岸線,所以加速以前的一項民船改軍艦的計劃。

這項計劃中很多民用船隻被海軍部買下,分別作爲醫療船、綜合補給艦、大型綜合運輸船,還有的外型和噸位合適的戰艦被改成非常另類的軍艦,比如火箭炮船,這早已經多少年沒出現過的軍艦也被改裝出來,就是用來支援登陸作戰,可以大量的發射火箭彈轟炸敵人的防線,不過很多登陸艦艇上還保留一兩門的也有,專門的火箭炮船沒有,加上現代火箭炮技術的發展,v國陸軍的龍捲風火箭炮也被仿製出來安裝在軍艦上,成爲海軍進攻作戰的頭號主力。此外還有多用途支援艦,就是把甲板寬大的商船改裝爲多通途軍艦,安裝了兩座五聯裝反潛魚雷發射器,很多類似mk41型導彈垂直髮射器的通用發射器也被裝在船上,商船一下就擁有巡洋艦的火力,寬大的甲板上還停放着各種各樣的直升機。佈雷艦也是用幾萬噸的貨船改裝的,幾條佈雷軌上放滿水雷,佈雷艦也安裝了大量的防空炮和導彈,用來保護艦艇的安全。還有專門的導彈艦,貨船上安裝了很多從舊軍艦上拆下來的導彈發射管,裏邊裝着改裝彈,改裝的導彈艦上還安裝了舊艦艇的雙管57艦炮,單管76、100、130毫米艦炮,甚至還有從現代1型驅逐艦上移來的雙130毫米艦炮。

各種怪物一樣的改裝船本來海軍是慢慢的改裝,隨着兩國爆發了邊境衝突,改裝工作不斷加速,當曲志豪退回國內的時候,海軍很多改裝船已經下水試航,林登昆上臺以後海軍部更是夜以繼日的趕工,爭取在地面戰爭擴大後投入戰鬥,海軍參謀長下令一切可以執行作戰任務的艦艇全部開赴戰區,兵力在三軍中並不多的海軍竭盡全力的出動,南洋州西部的海域上軍艦的數量,海軍只有兩艘現代級驅逐艦,還有四艘無法使用的正在購買中,林登昆不但批准購買即將退役的,還批准購買封存的,拆解中的軍艦,反正拿回來改裝好了還可以用,免得戰爭一結束海軍就沒了軍艦用。

第一波四枚導彈落在南洋州陸軍指揮部附近爆炸,伍俊文在爆炸中沒受什麼傷,會議室附近的建築物遭到毀滅性破壞,看來敵人的偵察機和偵察衛星沒有搞好情報工作,否則伍俊文就被埋在廢墟里了。

“該死的,敵人偵察到了指揮部的位置,下次應該把指揮部設在地鐵車站內,指揮部外邊停了太多的指揮車,偵察機掃一眼就知道這裏有誰。”伍俊文說話就是命令,司令部的參謀們這就收拾東西準備轉入地下,把指揮部放在市區裏簡直太冒險了,敵人導彈打準了軍隊指揮系統癱瘓,打不準落在居民住宅裏就麻煩了。

“下次車輛應該進行僞裝,不如你把指揮部放在酒店裏,酒店都有地下停車場。”餘飛跟着他換了一個地方,在防空洞內的一個餐廳內繼續開會,營級軍官繼續聆聽伍俊文的教誨,伍俊文和餘飛說的最多的就是隱蔽和僞裝。

“敵人綜合國力不強,但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各種衛星他們都有,戰場上的偵察機更多,敵人的三軍都有自己的偵察機,一定要加強防空,儘量多的擊落偵察機,士兵的陣地和營地要加強僞裝,沒必要暴露在外的車輛儘量全部停在地下,市區的地下停車場很多,海軍空軍不全力反擊我們只能躲在地下。”伍俊文說完喝了口水,餘飛忽然說:“陸軍雖然沒有足夠的武器,不過我們可以創新戰術,我們的小型無人機都可以偵察兩三百公里的範圍,不光是陸地,海上也能偵察,我們可以從陸戰隊借來一些橡皮艇之類的運輸工具,然後帶着專用電臺夜間出海,陸軍每個班都有gps,在海上也不擔心迷路,無人機專門偵察一個區域內的海域,把周邊海域分區,然後每個無人機中隊或者小隊負責一個區,發現目標後通知海上的士兵,偵察機可以輕鬆的完成偵察定位,只需要用電臺告訴快艇上的士兵,他們只需要看看自己的gps就可以,如果攜帶數據鏈設備,那就更容易的多。”

伍俊文看看自己的掌上電腦,這就是陸軍比較普及的無線通訊設備,可以傳輸語音、圖片、錄像,就是一臺小型的數據鏈終端,可以接收指揮部發來的信息,也可以把信息往上級指揮部發,不過陸軍的通訊衛星能支持基層的終端設備到海面使用麼,“這個東西在海上能用麼,軍事通訊衛星陸地上足夠覆蓋,海面誰試過?”

“我試過,我的坦克營在通過登陸艦運輸的時候我打開過軍用電腦,能跟上級取得聯繫,通訊絲毫不受影響,車載數據鏈終端也可以接受信息。”坦克營的少校軍官回答道,伍俊文又提出疑問,“你乘坐軍艦的時候,西邊就是我國的陸地,艦隊在領海內航行,距離陸地不超過二十公里,可是西部的海域跟東部不一樣,敵人的反艦導彈和巡航導彈至少有一百公里射程,距離獅子城一百公里外就可以發射,我們要到海上,軍用電腦未必能通過通訊衛星傳輸數據,但是我們的電臺沒問題,帶上電臺就可以獲得位置,不要太依靠高科技。”

“這樣也可以,帶上設備出去還能測試一下,不用怎麼知道能不能用。”餘飛很想讓陸軍下海作戰,陸軍特種作戰大隊的指揮官點點頭,“這個辦法好,我們還可以使用滲透工具進行偵察,動力滑翔傘飛行距離太小,無法攜帶遠程通訊設備,懸掛滑翔翼沒問題,一個人負責駕駛,一個人負責搜索和偵察,也能攜帶一部電臺隨時報告情況。”

“用有人駕駛飛行器太不安全,敵人的艦載直升機和軍艦都有紅外偵察設備,懸掛滑翔翼的發動機紅外特徵太大,一旦暴露就是傷亡,偵察機被擊落也沒關係,再申請補充就可以,士兵死了就不好向國防部和士兵家屬交代,今天夜間就開始偵察,特戰大隊的橡皮艇好用麼?”伍俊文問。

“型號跟海軍陸戰隊的是一樣,只是我們只在近海訓練,多數都在內河執行任務,頭一次去遠海,還不太清楚橡皮艇的性能,燃料足夠去一百公里外。”特戰隊的軍官很有信心,他對橡皮艇當導彈艇的想法很是欣賞,決定去冒險一次。 發動戰爭的林登昆當然不用去前線,但是他也不可能放個心思跟自己不一樣的人去指揮,地面上有曲志豪負責,海面和空中指揮官他想來想去一直沒什麼合適的人員,他看不起那些使用手段巴結文官的將領,稍微有劣跡的他就不予以考慮,那些人只配當個副職,各部門和各部隊的當家人絕對不能是他們。

翻開高級軍官的資料林登昆忽然看見了林孟平的資料,這是他的兄弟,他無需看資料就可以背出他的履歷,他在海軍發展了很多年,可惜軍銜一直也不高,只是海軍裝備局的一個准將,既然沒人可用不如用他。海軍裏一直有好幾個派系,岸基航空派、艦載航空派、潛艇派、水面艦隊派,他們的的主張都跟自己的兵種有關,都想在軍中做大做強,可惜世界上還是以和平爲主,這些派別都期待戰爭,期待依靠戰爭可以加快晉升速度佔據海軍司令的要職,戰爭一開始各派停止了內鬥,正在全力擴充實力,根據需要徵召預備役軍官和士官,水面艦隊派很快的被推到前臺。出身於導彈艇和護衛艦的林孟平準將正穿着焊工的衣服,帶着防毒面具在一艘巨大的貨船裏檢查,焊工、電工等很多軍工廠的職員正在加班加點的工作,造船廠正在建造新的導彈艇,毒蜘蛛級導彈艇和更大的導彈艇都在建造中,碼頭上很多正在改裝的舊艦艇也非常多,林孟平正在一艘多用途戰艦上忙碌了。計劃中這艘幾萬噸的貨船將安裝很多從其他艦艇上拆卸下來的火炮,還有好幾種導彈發射器,還有陸戰隊用的火箭炮,使戰艦能從一百公里外發動打擊,導彈負責攻擊點目標,火箭炮負責面目標,貨船後甲板已經安裝了新的助降燈,海軍的直升機可以降落,船上還有機庫等新增的艙室。

林登昆簽發了新的任命書,副官乘坐直升機直接去了海軍裝備局下屬的工廠裏,出發前他們就知道這名將軍正在一線監督工人工作,陸軍的直升機直接降落在寬闊的軍港內,副官拿着任命書直接進去找林孟平,最後在一間船艙裏他,看上去他跟技術工人一樣。副官把林孟平叫到後甲板上,宣讀了任命書,宣讀完了就請他上任。

林孟平摘下防毒面具,“能用你們的飛機去麼?”

“當然可以。”副官請林孟平上了飛機,這個海軍准將還穿着工作服,林孟平在飛機飛行中脫下了套在外邊的連體工作服,裏邊還穿着整齊的海軍制服,白色的海軍褲白色的半袖襯衫,“去正在改裝的船上必須穿工衣,否則都沒空洗,坐辦公室可以穿常服,上了艦又要換作戰服。”

副官沒說話幫他把工衣疊起來,林孟平用飛機上的電臺直接跟海面上的艦隊取得聯繫,此時新的任命已經從國防部下達到了每一艘艦艇上,前來參戰的艦艇還沒指定旗艦,都是直接受海軍司令部的遙控指揮,打擊目標是戰區指揮部發來的,林孟平詢問過了各艦的位置後,親自指揮陸軍的駕駛員飛向一艘軍艦。

“長官,陸軍的飛機沒有助降設備,跟海軍艦載機不一樣的,降落是不是有很大的風險?我可沒降落在軍艦上的經驗。”飛行員擔心的說,林孟平說:“你放心,甲板大的可以降落米26,你的這架飛機不算大,隨便降。”

飛行員按照林孟平的指示繼續飛行,一艘幾萬噸貨船出眼前,寬大的後甲板的確可以降落米26直升機,陸軍飛行員飛到軍艦上空慢慢的落下去,一羣海軍軍官在甲板上恭候,林孟平準將拿到任命書的時候也拿到艦隊司令的將官旗,南方艦隊司令的將旗很快的掛在一艘貨船改裝的軍艦上。

陸軍直升機駕駛員鬆了口氣,隨後起飛離開軍艦,林孟平登上他很熟悉的改裝艦,艦長也不是固定的,是一個正在大修中的導彈艇指揮官,軍銜只是上尉,艦長走過來向林孟平報告,“長官,我的艦艇在港口內大修,正在換裝ss-n-22導彈,我是這艘輔助戰艦的臨時艦長,您是艦隊司令,可以任命一個艦長,我的艦艇升級完畢後我還是要回去的。”

“你不擔心這艘船,你在這裏一天你就是艦長,這艘船是我親自設計並改裝的,我非常熟悉他,雙聯裝130艦炮,雙聯裝76炮,雙57炮,還有兩座單管100毫米炮,知道爲什麼安裝這麼多炮麼?”林孟平準將問身邊的軍官,上尉艦長回答:“它的主炮有七座,我就知道他的火力比導彈艇大隊的全部火力都強。”

“雙管130炮來自被拆毀的現代級,是從俄羅斯運回來的,雙聯裝76炮來自退役的卡辛級驅逐艦,雙57炮也是退役艦艇上的,雖然十分陳舊不過更換了新的火控設備和炮管,運轉起來還湊合,獨立的光電火控設備和火控雷達,在控制檯上一個人就能指揮所有炮射擊一個目標。”林孟平介紹着自己得意的作品,這麼改裝只是爲了減少平臺數量,做到一艦多能。

“長官,爲什麼要這麼設計呢?”副艦長問。

林孟平看看他肩膀上的軍銜,這個軍官太年輕了,林孟平賣弄一樣的說:“海軍是最薄弱的軍種,撥款非常少,執行的任務特別多,要去索馬里打海盜,要爲科學考察船護航,還要保護漫長的海岸線,保衛港口,打擊走私船,幾乎擔任了很海岸警衛隊的任務,我們海軍又是軍隊又是海警,主炮多了有利於近戰和支援登陸作戰,對於大量的非法捕魚船走私船,這麼多炮也不在乎他們的船多,長時間的執勤中武器很容易壞,炮多了不怕故障,其他的依舊可以開火,故障的在航行中維修,這艘船可以執行很多任務,這麼多炮還可以提供給軍校學員用,他也是很全面的訓練艦,防禦能力也不錯,有卡什坦近程防禦武器,還有多種防空導彈,前甲板後邊的發射器你們也都看見了,能發射兩種舊反艦導彈,還有兩種發射主站導彈,沒有這麼完美的訓練艦了,寬大的後甲板還有機庫,能搭載各種直升機。”

“反潛直升機每天出動很多次,附近並無敵人的潛艇,偵察機已經發現敵軍艦艇全部返港檢修,他們在戰區部署的時間太長了,我們主要任務就是陸地上的目標。”艦長拿出打擊目標清單。林孟平看了一下,“你們還沒開始打,艦上有四十枚改裝過的海妖導彈,還有四十枚冥河導彈,所有的海妖導彈加起來就有一百二十多噸重,你們需要在發射後儘快給導彈發射筒裝填導彈,老式導彈又大又重,我設計了升降機,你們進行過裝填訓練麼?”林孟平問。

“長官,我們之前只是把艦艇開回去,又專門的吊裝分隊把導彈裝進發射筒裏。”艦長對自己要做的工作十分陌生,林孟平說:“裝填系統是半自動的,導彈裝在推車上用升降機送到甲板,發射器可以動,把導彈推入發射器,不過在顛簸的海面上確實不容易。”

“我們什麼時候開打?”

林孟平掏出便攜式gps看一下,“馬上就可以。”

一羣軍官走進艦橋內,商船的內部空間十分大,安裝了很多電子設備和控制檯,林孟平對自己設計的東西十分熟悉,他對航海長說:“向東南方向行駛,中速前進,各部門人員進入各自崗位。”

控制檯上的電子設備十分先進,林孟平可以看着雷達屏幕指揮全艦,其實說是指揮實際上他一個人就能完成駕駛和射擊,所有雷達的開關都在他手邊,艦長控制檯可以控制任何一個雷達和武器,只要他關閉手動駕駛設備輸入航線,軍艦就會自動航行,他把很多高科技的東西弄到一艘改裝船上,他即使一個口令都不用,就能在電腦的幫助下完成導彈的發射。

八枚海妖導彈已經接通電路,導彈裏新增的gps導航設備已經記住了目標,發射筒的蓋子打開林孟平一起打開八枚導彈的保險,幾個發射按鈕亮了起來,他依次按下發射鈕,在視野開闊的艦橋內,所有軍官看見甲板兩側的兩個四聯裝發射器轉動着指向獅子城,導彈發射筒不是固定的,他們不知道林孟平爲什麼設計成這麼複雜,重達三噸的海妖導彈先後飛了出去,巨大的火箭發動機噴射出一陣陣濃煙,甲板上的煙很快被海風吹散。

導彈以超音速在海面上飛行,遠處一百公里外就是曾經繁華的獅子城,那座與犯罪共同發展起來的城市已經失去了往日的光彩,夜晚沒有路燈,通明的大樓也漆黑一片,導彈正飛向黑暗的城市,經過幾分鐘的飛行導彈靠近了獅子城,發動機的噪音離市區越來越近,導彈先後俯衝了下去,被認爲是敵軍營部之類的目標遭到猛烈的打擊,導彈俯衝下去爆炸,五百公斤的tnt戰鬥部釋放出一個明亮的火球,伴隨着劇烈的爆炸周圍的建築物都在搖晃,附近房屋的玻璃震得粉碎請記住:E3更好看(E3GHK),E3小說努力提供最爽快的閱讀體驗![叄打不六點E3更G好H看K點康母:罪惡之城(我就是小宇)最新首發就在三打不溜點E3更G好H看K點康畝] 海妖導彈速度快威力大,幾十秒內就全部發射完畢,此時甲板上的水兵看着空空的發射筒,無人機大小的導彈飛走了,沒人會操作改裝船上的裝彈設備,林孟平準將離開艦橋,親自走到甲板上,打開甲板正中間的一個巨大的艙門,他敏捷的順着梯子到了甲板下的彈藥庫,裏邊有幾十枚裝配好的導彈,林孟平對自己改裝的軍艦十分熟悉把彈藥拖車推到一枚導彈跟前,然後按動一個電鈕,導彈吊臂吊放在彈藥車上,林孟平招呼士兵,“過來幾個人,把彈藥車推到升降機上。”

十幾個海軍官兵把彈藥車推到升降機上,升降機載着十幾個士兵直接升到甲板上,導彈發射筒正對着彈藥拖車,甲板上還有簡單的吊裝設備,士兵們很容易的把導彈起吊後裝進發射筒內。並不是太複雜的裝彈過程重複了八次,升降機上上下下好幾趟,最後才把所有發射筒裝滿,這些工作本來不是在航行中做的。

艦長對林孟平說:“爲什麼不弄更多的發射筒呢?”

“老式導彈的發射器能拆下來不少,要裝在很多改裝船上,要是都集中在一艘船上那就不用我們裝填,不過導彈儲備量大於發射器好幾倍,回港裝填太麻煩,儘量在每艘船上增加個升降機和兩個吊臂,很多國家都用mk41型發射器,裝填導彈就簡單多了,俄製武器就這點不好,儲存發射都是分開的,無畏級的防空導彈都是左輪槍發射原理,彈庫的導彈總要轉移到發射井裏,多浪費一點時間而已,mk41發射器多好,儲備箱就是發射箱,打開井蓋就能開火,少了裝填的環節,我們也要設計這樣的東西,俄羅斯可買不到現成的東西。”林孟平跟年輕軍官介紹着就回到了艦橋,導彈的電路接通後完成檢測,發射筒再次轉動,調整了角度以後打開發射筒蓋,體積巨大海妖式巡航導彈發出濃煙和烈焰,依次飛離軍艦。

很多士兵一天見到兩輪齊射,十六枚導彈就出去了,當兵這麼久也沒見過如此壯觀的場面,艦橋裏和甲板上的水兵激動的歡呼起來,老掉牙的導彈順利發射出去後艦長說:“我長這麼大也沒看見發射過這麼多導彈的場面,演習的時候也就兩三枚而已,我們再去裝填導彈去。”

林孟平邊走邊說:“老式導彈都打完了戰爭也就結束了,俄羅斯庫存的舊導彈不多,他們之前很多年就習慣利用過時的彈藥訓練,每次實彈演習就打舊的導彈,這些海妖和冥河導彈都是從其他使用國購買的,原產國都沒多少,戰爭結束了你都沒機會見這麼老舊的導彈。”

一羣人再次進入彈藥庫,笨重的導彈在商船的船艙內顯得不是那麼佔地方,不過細心的水兵發現,船的吃水越來越淺,一次就發射出二十幾噸的導彈,船能不輕麼。軍艦每發射一次獅子城就多一次災難,伍俊文站在一個高樓頂上看着從海面上飛來的導彈,七八道白煙出眼前,伍俊文大聲問:“什麼東西,是什麼東西沒完沒了的飛來?”

導彈是超音速飛行,餘飛他們一大羣人拿着望遠鏡四下觀看,伍俊文雖然是僱傭兵出身,你要是拿着某種輕武器讓他鑑賞,他對武器的性能倒背如流,高興呢還能在你眼前做個射擊表演,當然常見的重武器他也會用一點,比如t-55坦克的駕駛,或是d30榴彈炮操作,他也能行,可讓他擺弄一下導彈艇和護衛艦,發射幾個艦艇上的武器,他可就不行了,每個人能學會的東西只是一點點,海上的武器他別說操作,有的見都沒見過,在叢林打仗上那去見導彈艇和魚雷呢?

海軍的聯絡官迅速的用望遠鏡盯住一枚導彈,型號肯定不是他們常用的魚叉或者魚叉2型導彈,海軍聯絡官看着導彈說:“這是海妖反艦導彈,型號是ss-n-9,敵人的納努契卡改進型導彈艇可以裝六枚,導彈超音速飛行,戰鬥部五百公斤tnt。”

“天那,好大的戰鬥部,五百公斤tnt,一個工兵排才能搬得動,這麼大的戰鬥部爆炸,可比一噸重的航空炸彈威力大,大炮是沒法比。”伍俊文只在簡氏艦船上見過納努契卡導彈艇,模型店裏也有那東西,有的裝四枚冥河c或者d型導彈,要麼是兩個三聯裝的導彈發射筒,裏邊是海妖導彈,這種叫做海妖的反艦導彈已經誕生四十來年了,很少聽說它有什麼戰績,導彈外型就跟無限放大的小牛導彈相似,近三噸的重量,比吉普車還重,落在地上別說是爆炸,就不爆炸也能把房子給砸沒了。

“什麼軍艦一次能發射這麼多海妖導彈呢?”餘飛問。

“根據情報顯示敵人把拆卸下來的海妖導彈發射架裝在改裝船上,估計安裝了八個發射筒,因爲商船體積大估計船上有備用導彈。”海軍聯絡官介紹道,伍俊文生氣的罵道,“該死的,怎麼還改裝商船用,這羣混蛋簡直瘋了。”

“他們把舊導彈改成對地攻擊武器,還有安裝了龍捲風火箭炮的艦船,以及裝備大量魚雷水雷的改裝船,對我們的威脅也十分巨大,如果是改裝的炮艦開過來,不知道他們在一艘船上裝了多少炮。”

餘飛問聯絡官,“海軍沒有計劃擊沉他們麼?”

隱婚萌妻:老公情深不換 “由於長時間作戰,所有艦艇的設備十分疲勞,都在港口內大修,我們只有幾艘護衛艦和許多導彈艇,爆發海戰後我們的火力是比不上敵人的,航空兵的偵察機也難以靠近,艦艇上的防空火力也不遜色。”

“還他媽對付不了它了,等天黑我們的土導彈艇去對付它。”伍俊文知道敵人一動真的,海空軍就退縮了回去,起碼有個潛艇擊沉一艘敵艦振奮一下士氣也好,戰區內見不到空軍的影子,連運輸機都不來了。

林登昆在辦公室裏遙控着邊界上的戰爭,他把國內的防空導彈都部署在邊界上,還有大量的龍捲風火箭炮,敵人的很多機場不敢起飛飛機,他們升空後就會被s-300pmu3導彈系統擊落,敵人的港口也在戰術導彈的打擊範圍內,另外陸航正在練習低空突擊的戰術,隨時可以派卡52和ah-64d直升機端掉敵人靠邊界的機場。林登昆完成部署後寫了兩封信,信已經通過特殊渠道送到敵軍海空軍參謀長的手裏,信上詳細的告訴兩位將軍,如果他們敢支援南洋州的戰鬥,機場港口將會被多種導彈襲擊,還有成羣的su-30戰機發射密集的遠程導彈配合打擊,將徹底毀滅他們。

收到警告信的m國海空軍將領決定學戰爭初期的經驗,儘量保存實力,前線只留偵察機,前線機場的彈藥庫和油庫儘量空着,f-16機羣轉場到了敵人戰術彈道導彈打不到的地方,敵人的直升機什麼的也無法偷襲,海軍把艦艇撤到遠離戰區的港口內大修,官兵放假回家跟家人團聚,海軍也躲得遠遠的,反正陸軍需要的物資全部運輸到了,其他的事情海軍不管,潛艇也回港口休息,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的海空軍將領玩起明哲保身的一套把戲,除非伍俊文打贏了,他們過來爭搶戰功,否則他們是不會出動的,伍俊文也習慣了他們這樣。

林孟平每過一個多小時都齊射一次導彈,四十枚海妖導彈全部打了出去,他指揮改裝艦全速前進,逼近獅子城海岸,在距離沿海四十多公里的地方又用老掉牙的冥河導彈對地面發動攻擊,偵察機只要發現一個地方可能有敵人地面部隊集結就遭到導彈襲擊,剛剛疏通航道的港口可以使用,幾十枚冥河導彈落在碼頭上爆炸,把港內設施全部炸燬,爆炸聲響徹夜空,離着很遠就可以聽見。

兩艘橡皮艇發動起來開離海灘,伍俊文的土快艇藉助夜幕掩護出發了,駕駛快艇的陸軍特種兵打開夜視儀看着漆黑的海面,快艇上只有幾個人,一個人負責駕駛,一個負責通訊和導航,還有負責操作導彈的。電臺和gps都打開,快艇上的人時刻知道自己在那裏,隨時跟後方聯繫,陸軍的無人偵察機盡數出動,離開獅子城四十多公里無人機的攝像機就拍攝到了海面上的閃光,控制檯的士兵注意了一下無人機的座標,隨後把座標發給橡皮艇上的特種兵。

通訊兵對快艇駕駛員打了個招呼,快艇全速開往一個明確的目的地,當橡皮艇靠近後艇上的導彈射手說:“降低航速,距離五公里,可以用短號導彈打一下,讓艇跟敵艦保持平行。”射手把導彈發射筒轉動了一下,導彈發射筒的尾噴口朝着大海,沒有對着艇後邊的幾個人,導彈的火控設備打開,一束激光照射到體積巨大的商船上,這個商船就是改裝船,通過紅外成像儀可以看見船上安裝了大量的艦炮。 兩艘橡皮艇減速行駛,快艇上的陸軍特種兵第一次在顛簸的小船上發射導彈,短號導彈呼嘯而出,在一空中劃出一道明亮的火線,三公里的距離導彈轉眼就飛了過去,在商船寬大的船身上炸開兩個火球,導彈攻擊完畢橡皮艇的駕駛員知道馬上就有反擊火力,把馬達功率開到最大,橡皮艇如離弦之箭一樣向東全速航行。

重生暖婚:復仇悍妻霸道寵 通訊軍士用電臺向指揮部報告,“發現改裝軍艦一艘,體積巨大,至少是艘三萬頓的貨船,船上有很多火炮,導彈成功擊中船身,造成多大的傷亡暫時不知道,我們正在全速返航,請無人機評估毀傷程度,完畢。”

守在電臺跟前的伍俊文聽到報告後回覆道:“注意安全。”

無恙的青春 餘飛帶上耳機跟快艇上的士兵說:“全速返航。”

“收到,長官。”通訊軍士說完看看後邊的軍艦,就見一座雙管57毫米艦炮已經轉動過來,指向兩艘快艇,曳光彈隨着激烈的射擊聲飛出來一大片,軍艦上還有不少30毫米23毫米高平兩用炮打出無數發曳光彈,林孟平用光電火控儀鎖定目標,紅外成像儀看的十分清楚,只有兩艘橡皮艇全速向東逃跑,軍艦上的中小口徑炮都紛紛開火,槍炮兵用獨立的光電火控設備鎖定目標射擊,快艇很快的逃出小口徑炮的射程,只有雙管57和76毫米艦炮持續的發射高爆彈,炮彈在海面上炸起密集的水柱,水柱落下後依然見敵人的快艇拼命跑,成像儀上的目標越來越模糊,紅外雷達還依稀的能捕捉到橡皮艇馬達排出的廢氣,紅外信號十分明顯,艦炮繼續射擊,把炮座下的彈庫都打空了才罷手。

林孟平心愛的改裝艦受傷後他忙着指揮各炮位炮火,說是指揮其實都是各自爲戰,獨立的火控系統不用艦長指示目標,水兵們只在耳機裏聽到開火的命令後按下電鈕開火,直到目標出了射程水兵們才停止射擊。此時林孟平準將才想起來受損的軍艦,就問艦長,“什麼部位中彈,損失情況如何?”

“將軍,導彈在艦體側面炸開兩個洞,衝擊波和金屬射流擊中艙室,艙內的走廊起火已經被撲滅,只損失了一間士兵的住艙,不知道他們用的什麼型號的導彈。”艦長是海軍軍官學校畢業的,對於名氣很大的短號導彈不太熟悉,這不是他的專業。

“我去看看。”林孟平帶着人下到船艙裏看,這裏的火已經被泡沫滅火器撲滅,中彈的一側有個不大的彈洞,導彈是飛行速度比較快的反坦克導彈,撞擊到沒有裝甲的船殼上爆炸,破甲彈戰鬥部釋放出來的火和金屬射流全部灌入艙室,把士兵住的船艙點燃了,強大的金屬射流似乎還擊穿了另一側的艙壁,差一點把整艘船炸通,反坦克導彈顯然不適合攻擊體積巨大的商船,要是擊中油艙或者輪機艙,那造成的災難就更大。

“陸軍的反坦克導彈威力好大呀。”士兵們議論道。

“看上去是短號導彈,它可以擊穿坦克的貧鈾裝甲,就是威力小了點,畢竟不是海戰武器,看來要防備小型艦艇偷襲了,他們的陸軍被我們逼的下了海,看來幾十枚巡航導彈沒白打,把他們打急了。”林孟平說完得意的笑了,其他軍官士官也是一樣得意,他們沒想到這艘商船身體的軍艦還如此厲害。

航海長問:“長官,現在我們還向東航行麼?”

“現在我們在什麼位置?”林孟平邊走邊問。

“距離獅子城西海岸二十八公里。”航海長答道。

“太好了,導彈長,你安排其他士兵休息,槍炮長,準備使用主炮射擊。”林孟平返回艦橋,親自設定了航線和航速,改裝艦以緩慢的速度向獅子城開去,林孟平親自給艦艏火炮設定了座標艦炮自動向目標開火,槍炮兵只是隨時準備維修出故障的艦炮。

漆黑的海面上雙管130毫米艦炮持續射擊發出的火光格外醒目,巨大的炮聲非常震撼,林孟平就站在艦橋上看着主炮猛烈開火,他給主炮指定的目標是獅子城市區中,讓艦炮猛烈的炮火覆蓋密集的建築物羣,等發動地面戰的時候市區已經成了廢墟,還有什麼東西能阻擋陸戰隊的進攻。

林孟平這是用民用目標給軍艦上的士兵熱身,也是給大炮熱身,雖然炮彈打不死死守市區的敵人,可炮彈爆炸的震撼力可以摧毀他們的抵抗意志,也可以恐嚇市區的居民,讓他們遠離戰場,倘若不走就小心不長眼睛的炮彈。軍艦邊往前行駛邊射擊,幾百發的炮彈以最大射速發射,每分鐘七十發的最大射速,彈藥庫裏的那些炮彈也就能維持十幾分鐘的。

城內的伍俊文居然聽見市中心傳來爆炸聲,他乘坐電梯來到一座高樓頂上,遠處的居民區已經是一片火海,密集的炮彈從東到西一直炸,已經炸燬很多座民房,炮彈還在繼續落在西邊的居民區內,不少消防車冒着炮火已經抵達轟炸地點,眼見着一座座房屋倒塌大半,大火劇烈的燃燒,消防隊員只能用水炮製止火勢蔓延。

“這又是怎麼回事?”伍俊文看看身邊的人。

剛從前線回來的幾個特種兵互相看看,軍銜最高的一個首先說話,“在海上我們見到了一艘改裝船,前甲板全部是各種火炮,最前邊是一座雙管130毫米炮,後邊還有其他火炮,甲板中部是十幾個導彈發射器,看上去體積很大,是發射冥河、海妖之類的體積巨大的導彈,市區遭到襲擊肯定跟這艘船有關係,我們沒見到其他戰艦,無人機操作員也只告訴我們有一艘船。”

“一艘船給我們就帶來這麼多麻煩,以後他們的軍艦都來了我們怎麼辦,市區還不被炸平了?”伍俊文心想我今天晚上就別睡覺了,一艘軍艦就這麼折騰我可怎麼辦呢,海空軍躲的連影子也看不見,橡皮艇冒充導彈艇打人家兩下也沒見人家完蛋,看來是不繼續收拾他不行了。

參謀長餘飛說:“根據敵人使用武器來看,白天距離我們很遠,使用的海妖導彈,他們邊射擊邊進入我國領海,隨後使用冥河導彈,打完幾十發冥河導彈就使用射程最遠的艦炮,按照他們這種打法,改裝艦邊走邊**彈打光,改裝艦也進入我國領海了,它安裝了那麼多艦炮恐怕會挨個使用的,接下來就會使用單管炮了吧,一門的最大射速就五十發炮彈,兩門炮一分鐘就傾斜一百多發炮彈,比火箭炮也查不到拿去,這樣下去市區非炸平不可。”

“參謀長,命令特種部隊,操作所有橡皮艇出海作戰,每艘艇配備一具反坦克導彈發射器,特種兵大隊導彈不夠,就從陸軍各部隊抽調,沒有導彈就配備重型火箭筒,打碎這個找麻煩的傢伙。”伍俊文也急了,他邊說邊往樓下走,準備去特種兵駐地親自率領他們出擊。

“你這是去那?”餘飛問。

“我也弄艘船出海,我要親眼看看這個傢伙是怎麼個厲害。”伍俊文長這麼大沒見過這麼改裝軍艦的,這樣也太不要臉了吧,什麼東西都使勁往上安裝,欺負陸軍沒有遠程打擊武器呀。

伍俊文來到海面已經能看見敵艦炮口的火光艦炮正在全速射擊,炮彈落在市區西部的環城路附近,這裏本來就經過激戰,所剩的建築物也不多,炮彈雨點般的落下,讓廢墟再次遭到炮火襲擊,炮火隨後向東延伸,可能炮彈發射的太快了炮管磨損很嚴重,射擊幾分鐘以後炮彈的彈着點越來越靠西,餘飛拿着無人機拍攝的一張照片說:“如果沒猜錯的話軍艦打光100毫米炮彈後繼續航行,獅子城就在艦炮的射程呢了。”

“艦載76炮和100毫米炮射程是一樣的,只是炮彈威力稍微小一點,彈頭也就六公斤左右,破壞力不會很大的,就是射速很嚇人,每分鐘九十多發,也不知道他們怎麼佈置的火炮,兩座雙管76炮部署在前甲板左右舷,前邊是兩座艦炮,遮擋了76毫米炮的視線,似乎這兩門炮就是對付小艇用的,不會同時轟擊市區,他們只能轉過船身,一側船舷的武器射擊,除了76炮就剩下雙聯裝57炮,這些炮對市區的威脅也就小了。”伍俊文用紅外望遠鏡看了看十幾公里外的軍艦,76毫米艦炮還在發射,特種兵紛紛攜帶導彈發射器登上小艇,有的艇甚至只有兩個人,也不需要什麼通訊軍士,離岸十幾公里單兵電臺就夠了,另外有GPS導航,不會在大海上迷失方向。

海灘上還有不少特種兵扛着毒刺導彈警戒,生怕沒有空軍保護部隊會遭到空襲,不過林孟平已經放出兩架米24直升機出來巡邏,他的改裝船上還有一架反潛直升機,林孟平坐在卡27直升機上觀看獅子城的海岸,蜂擁下水的橡皮艇確實讓他感覺到一點害怕。

> > 正文 第八節威脅市區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如果您喜歡,請,方便以後閱讀

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

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 發表。

本站提供玄幻小說,武俠小說,言情小說,網遊小說,網絡小說,小說下載,小說導航,如本站無意侵犯到您的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繫!

本站所有小說的版權爲原作者所有!僅代表發佈者個人行爲,與本站立場無關!

歡迎您訪問8810讀書吧,7×24小時不間斷超速小說更新,首發站!

Wωω⊙ тт kān⊙ c○

《罪惡之城(我就是小宇)》 “攻擊小艇最密集的地方,注意安全。”林孟平協調攻擊直升機斷後,改裝艦掉頭就炮,艦上的雙管57毫米艦炮和雙管30毫米炮已經指向側後,還有幾門AK630自動炮也進入待發狀態,米24直升機降低高度飛向海灘。?

負責沿海地區防空的陸軍自行防空戰車已經向空中發射了幾枚毒刺導彈,戰車上的紅外熱成像儀已經捕捉到目標,很多戴着夜視鏡的特種兵也看的清楚,紛紛扛着西北風導彈發射器對着空中猛打,十幾枚導彈撲向兩個目標,與其同時兩架米24直升機上的火箭巢也開火射擊,密集的火箭彈散落在海灘附近,士兵們依舊冒着被火箭彈炸死的風險推着橡皮艇下了海,隨後飛快的駛向漆黑的海面,幾枚地對空導彈命中了米24直升機,在夜空中炸開兩個明亮的火球,此時誰也沒心情看熱鬧,各自駕駛小艇追擊遠處的敵艦。?

“擊落兩架直升機,型號米24,完畢。”防空排的指揮官報告着成績,天上導彈亂飛,也不知道是誰的導彈擊落,隨後防空排的三輛自行防空車退了回去,隱蔽到附近的地下停車場內,艦炮的襲擊給他們留下太深刻的印象,不隱蔽好了肯定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伍俊文站在海灘上,他帶上耳機仔細聽前邊士兵的報告,十幾公里的距離橡皮艇眨眼就開了過去,艇上的駕駛員儘量讓快艇於敵艦向一個方向行駛,導彈射手好轉過發射器從側面發動攻擊,可迎接他們的是無數曳光彈的攻擊,30毫米炮57毫米炮的炮彈雨點一樣落下來,在海面上炸開無數朵水花,57炮射速快但是精度一般,牀墊大小的橡皮艇它很難鎖定。小_說_屋?

艦上的士兵只能對着一個非常不清晰的目標持續射擊,AK630艦炮也是防空用的,對遠處的目標無法構成足夠的毀傷,可對面飛來的十幾枚短號導彈持續命中身軀龐大的改裝艦,爆炸的火光持續閃爍,不過絲毫不影響甲板上的副炮射擊。伍俊文派出的特種兵對商船不是很熟悉,他們不知道用導彈攻擊什麼部位會讓船停下,讓船失去電力供應,每一艘小艇上的導彈射完導彈後就只能返航,讓出地方讓其他小艇攻擊。?

後下水的小艇上根本沒法配備導彈,導彈發射器已經不夠用,很多小艇直接尾隨敵艦,用重型火箭筒猛轟敵艦尾部,這裏比較安全,沒有什麼火炮,後甲板是直升機起降用的,沒安裝多餘的武器,改裝艦無法有效攔阻,十幾枚火箭彈接二連三的命中,但還是絲毫沒有影響敵人逃跑。特種作戰大隊的士兵只能遺憾的開艇離去,岸上的伍俊文聽到的都是命中之類的話,但是就沒聽見敵艦下沉的消息。?

士兵們紛紛返回,伍俊文命令:“統計傷亡數字。”???特戰大隊的指揮官大聲吆喝着,每喊一個分隊的代號都有人回答,每個作戰分隊派出的人員都回來了,隨後他向伍俊文報告,“出去的人都回來了,沒有什麼損失,現在是否還要繼續派艇攻擊。所有章節都是手打請到?xs555.com”?

伍俊文十分無奈,“撤回駐地休息,注意安全不要暴露。”?

“明白,長官,我會安排他們住在能抵禦炮火的地方休息,不會讓他們隨意走動。”大隊長回答完就招呼自己人撤離,小艇被搬上軍用卡車,車隊飛快的開回市區。城西的地鐵站暫時成了部隊的駐紮地,地鐵車廂成了臨時宿舍,特種兵只能在這裏休息,空空的酒店雖然舒服,可是很容易被炮彈炸塌,沒有命令地鐵站入口的哨兵不會放人出去,地面是非常不安全的地方。?

伍俊文的指揮車開到地下停車場裏,不少步兵營和坦克營在此地駐紮,很多士兵席地而坐,吃着熱飯菜閒聊着,有個士官說道:“司令官和參謀長都去海邊看特戰大隊作戰,很少看我們跟敵人作戰,我見過司令官一次,你們猜什麼樣?”?

“還能什麼樣,打開電腦上國防部的頁面上就能看他的照片和履歷,現在都是公開任命,免得小報杜撰他的履歷。”士兵端着餐盤繼續吃飯,班長模樣的士官說道,“我見過他,當時他正跟連長營長們說話,離我的戰車不遠,我怎麼看怎麼感覺他還沒我歲數大。”?

伍俊文在背後聽他們說話感覺好笑,能打不能打跟歲數有什麼關係,難道將軍都該是不退休的長壽老人麼,伍俊文也沒跟士兵說什麼,只是走到停車場排風口下邊,那裏有好幾輛野戰廚房拖車,幾個士兵正在這裏做飯,伍俊文拿起一快麪包邊吃邊說:“你們選的位置不錯,這裏排風條件好,不會把油煙弄的到處都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